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戒因縁經卷第九
姚秦三藏竺佛念譯

鼻奈耶第九

波逸提法第五之三

佛世尊遊鞞舍梨獼猴江石臺所當於爾時
鞞舍梨諸童子等在城門埵荇g筈筈相拄
時尊者迦留陀夷平旦著衣持鉢入鞞舍梨
分衛遙見諸童子共射筈筈相續即徃詣射
所語童子言汝等共射雖爲奇特不如我工
諸童子即授弓箭迦留陀夷問欲使我射何

 

物當於爾時有一鵄在上飛諸童子言仰射
此鳥迦留陀夷即以四角叉箭射鵄叉箭叉
鵄令住空不得飛童子復言不殺此鳥何以
爲巧迦留陀夷問欲射何處童子言射右眼
即射右眼鳥墮地死諸童子徃白世尊世尊
告曰若比丘斷衆生命者墮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六群比丘
常與十七群比丘爭二群共著道行六群比
丘語十七群比丘言汝等前行蹈蟲殺犯波
逸提可時來向我悔過時此十七群比丘即

 

 

向悔過諸十二法比丘聞徃白世尊世尊告
曰若比丘不殺蟲證言殺蟲者墮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諸比丘在
靜室坐禪時天甚熱各各欲睡諸比丘以指
相挃驚禪比丘覺次復以指挃口中諸十二
法比丘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禪以指
挃驚覺次復以指挃口中者墮

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諸比丘在靜
室坐禪時天甚熱各各欲睡時比丘以水相
灑驚禪比丘比丘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

 

丘不得以水相灑驚禪者墮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尊者阿
那律在拘薩羅界夏坐夏坐已著衣持鉢詣
舍衛國中道過一聚問中人此間得止宿不
人指示一寡婦家此中得住尊者阿那律即
徃此家語言大妹此間得住不阿那律面首
白淨婦人見婬意起答言得宿即與淨掃房
室敷牀使坐在內辦種種飲食日已向暮持
水來洗手持食來沙門可食阿那律答我今
一食不向暮飯婦人便作是念今雖不食暮

 

 

必與我卧更好布牀使卧婦人自食已然油
明燈時此婦人即牀頭立前牽引阿那律衣
裳欲作不淨行阿那律答梵行淨不得從汝
意世尊無數方便說婬不淨向婬念婬婬意
熾盛婦人竟夜擾阿那律婦人便作是念此
必清淨沙門非不淨人便心開意解向阿那
律阿那律爲說種種深法即時婦人壞二十
億惡得須陀洹見諦得果即從座起頭面禮
阿那律足我今日已徃歸佛歸法歸比丘僧
聽爲優婆夷盡命不殺生願尊者阿那律受

 

我請於此間食阿那律默然受請婦人入內
辦種種食行清淨水手自授食食已行水在
前長跪白阿那律言盡命受我請衣被飲食
牀卧病瘦醫藥阿那律默然受請阿那律爲
說法已即從座起而去詣舍衛國至世尊所
頭面禮足在一面坐佛問阿那律於夏坐中
無所乏少婆阿那律白佛無所乏少時阿那
律以此事具白世尊世尊告曰阿那律譬四
毒蛇同一室住寧與惡蛇同處不與女人同
牀坐譬如有明人王教令之守此四蛇食飲

 

 

不失時節若一蛇瞋殺汝不疑語此人從汝
所宜時此人便捨去復值五拔刀賊欲殺云
何阿那律此人畏四蛇得脫復值五賊越得
免之復值六怨家常伺其便今適相逢殺汝
不疑復得脫去前有空舍欲入中藏見舍空
無所有捫摸四壁值瓶器皆空有一人來語
此人言今有賊來可避去適出門遇賊復得
免去前值山水流駛墮水死者無數人所立
處復有狼虎欲來害人意欲渡水無有舟船
便作此念我以何方便得渡此水即收草木

 

縛以爲筏手足掊水得到彼岸得脫四蛇五
賊六怨家空舍賊山水虎狼得渡婆羅門得
活佛告阿那律所以引喻者當解此義蛇所
居以喻此身肥白好由父母得長此亦無常
是壞敗法四蛇者是四大地界水火風界各
各增則死不疑五賊者喻五隂色痛想行識
六怨家者喻六入空聚者喻六情眼耳鼻舌
身意處觀眼眼空觀耳鼻舌身心心空出門
見賊者外六塵山水者四使欲界欲使不可
使癡使見使河水者三愛者是欲愛色愛無

 

 

色愛所住處有虎狼者謂五道生死渡彼岸
者謂涅槃筏者八聖道手足掊水者是勇猛
婆羅門得活者謂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佛告
阿那律我與汝等勤苦學道正可爾耳是以
之故阿練兒常處樹下空處禪思莫懈時世
尊因此事爲沙門結戒若比丘與婦人同共
室宿者墮

佛世尊遊白善山時佛中夜起室前經行時
須那剎多比丘劦掣子反被拘執來恐世尊
曰我天地大神汝避我去世尊告曰十八億

 

魔來恐我不能動一毛豈當畏反被拘執來
恐我耶明旦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自恐人
教人恐者墮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六群比
丘取十七群比丘衣鉢藏犍槌以鳴比丘僧
入坐十七群比丘索衣鉢不知所在比丘僧
會罷還其衣鉢十七群比丘語汝爲沙門何
以盜人衣鉢六群比丘答戲耳不盜諸比丘
聞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戲藏衣鉢戶
鑰針筒革屣及種種物自戲藏若教他人藏

 

 

者墮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跋難陀
釋子賒賣衣與比丘尼後從借著旣著衣壞
復責他直十二法比丘聞徃白世尊世尊告
曰若比丘賒賣衣與比丘若比丘尼式叉摩
尼沙彌沙彌尼還借著旣著衣壞復責其直
者墮

佛世尊遊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所慈地比丘
數數證尊者達婆犯僧迦婆尸沙諸比丘聞
徃白世尊世尊集和合僧備十功德佛爲沙

 

門結戒若比丘證言犯無根僧迦婆尸沙法
者波逸提

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有一比丘從拘
薩羅詣舍衛國中道至
[ ]羅園與群賊相值

即問諸賊君何所至答言至舍衛國沙門語

相貪爲伴即與爲伴至舍衛國賊不著大道
行爲邏護人所捉邏人語群賊言此沙門亦
作賊耶答言亦作賊最是魁首即將詣耆老
所具陳事狀耆老心好道德言此沙門釋子
終不作賊放使去莫復更爾此比丘至舍衛

 

 

國語諸比丘諸比丘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
比丘知群賊與共行從一村至一村者墮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尊者摩
訶拘致羅從拘薩羅國來至舍衛國中路依
他聚宿爾時村中夫婦共
[ ]時婦逃走尊者

摩訶拘絺平旦著衣持鉢出此村詣舍衛國
道逢此婦人問沙門欲何所至答言至舍衛
國婦人語沙門言貪爲伴至舍衛國答言隨
意時夫覓婦不知所在逢一人隨道來即問
行人頗見有婦人西向行耶行人答言有一

 

婦人共一沙門西去即瞋恚徃逐捉得沙門
汝爲比丘將我婦欲何所至時比丘答我不
將行此自著路行即熟打沙門放使去至舍
衛國向諸比丘說諸比丘徃白世尊世尊告
曰若比丘與婦人同道行從一村至一村者

佛世尊遊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所爾時尊者
大目犍連將羅閱城內十餘童子爲道集諸
年少沙彌七八十人年未滿二十次第授具
足戒竹園門外諸沙彌少氣多饑喚呼索食

 

 

世尊知而問阿難喚呼涕泣者誰阿難白佛
尊者目犍連在外授諸沙彌七八十人具足
戒饑不得食是以喚呼世尊知而問目犍連
年未滿二十汝授具足戒耶答審爾世尊世
尊告曰年未滿二十者不耐寒熱饑渴亦不
堪行道年滿二十者耐寒熱饑渴復能行道
若比丘沙彌年未滿二十授具足戒者墮若
受具足戒則非得戒授者諸沙門犯慚愧罪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六群比
丘自手掘地復教人掘地諸長者見自相謂

 

言此沙門釋子云何自手掘地復教人掘地
與耕人何異諸十二法比丘聞徃白世尊世
尊告曰若比丘自手掘地若教人掘是地者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有一長者
請佛及比丘僧夏坐四月供養供給衣裳飯
食病瘦醫藥諸比丘徃詣長者所請夏坐四
月病瘦醫藥或有比丘長請四月外者諸長
者見自相謂言我等許比丘齊四月塈騕L
餘調十二法比丘聞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

 

 

比丘受四月夏坐徃請衣裳病瘦醫藥除其
長請或時有別請或卒一日請若長請物者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十五日
撾犍槌比丘僧集說戒尊者闡怒語諸比丘
我不學此戒當先問博學毗尼法師此戒有
何義諸比丘不知當云何答徃白世尊世尊
告曰若比丘說戒日便作是言我不學此戒
當先問博學毗尼法師此戒有何義者墮世
尊告諸比丘若不解戒當問比丘博學毗尼

 

法師此不犯

佛世尊遊拘舍彌瞿師羅園拘舍彌比丘喜

[ ]諍訟罵詈誹謗時六群比丘自相謂言此
等比丘罵詈誹謗我等誦習明日向說之十
二法比丘聞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共
諍默然誦習明日向說者墮

佛世尊遊拘舍彌瞿師羅園時拘舍彌比丘
集二十僧於中悔過時六群比丘自相謂言
我等默起去使不得悔過即從座起去十二
法比丘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比丘僧

 

 

斷事未竟默然起去不囑比座比丘者墮
佛遊王舍城耆闍崛山時六群比丘於大衆
中高聲大喚擾亂諸比丘十二法比丘聞徃
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不得高聲大喚擾
亂人若擾亂者墮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尊者海
從拘薩羅至
[ ]祇多國去[ ]祇多國不遠有

龍名阿末提吐於中住兇惡暴虐人不得到
其處象馬駝牛驢皆不得到鳥亦不得在上
飛時尊者
[ ]揭鬘平旦著衣持鉢入[ ]祇多

 

國分衛聞去城不遠有龍名阿末提吐兇惡
暴虐人不得到其處象馬駝牛驢皆不得到
其處鳥亦不在上飛分衛已還出城舉衣鉢
洗足舉坐布著肩上徃詣龍所樹下先三震
拂敷尼師壇結跏趺坐阿末提吐龍聞袈裟
臭即大瞋恚來尊者海即入三昧時龍放雷
雨霹靂尊者
[ ]揭化雨霹靂成優鉢羅鉢曇

摩拘物陀分陀利時龍復雨蛇蠆龜鼈尊者

[ ]揭化蛇作青蓮傅飾化蠆成薝蔔鬚化龜
鼈爲百葉華時龍復雨擲牟刀戟海化成甘

 

 

蔗石蜜蒲萄取而食之時龍便作是念此必
大神人欲度我故來坐此耳時龍心開意解
不懷瞋恚捨形化作婆羅門來至海前頭面
禮足叉手白言我歸於君海答言汝莫歸我
如我歸佛歸法歸比丘僧汝當從我時龍叉
手受教正爾歸佛歸法歸比丘僧聽爲優婆
塞從今日始盡命不殺生時國界人民聞海
降此惡龍長者婆羅門聞爭來供比丘僧
[ ]

揭漸漸來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有一優
婆夷聞
[ ]揭來至別請一日供養平旦[ ]

 

著衣持鉢至此優婆夷家是優婆夷見坐已
定頭面禮足行清淨水自手斟酌布種種食
海語優婆夷言大妹行來渴有漿水不優婆
夷便作是念若當與黑石蜜蒲萄漿苦酒漿
者恐發腹內風即盛酒似水亦如水味時
[ ]

揭不味而飲優婆夷行水訖在前聽法[ ]

說法說法已便去至祇洹兩門間酒氣始發
醉不能前卧於道側三衣鉢鉢囊錫杖各在
一處佛知而告阿難曰汝著衣來共出祇洹
觀時世尊將阿難出祇洹門遙見
[ ]揭醉卧

 

 

路側三衣鉢囊錫杖各在一處世尊知而故
問阿難曰此是何人阿難白佛尊者
[ ]揭世

尊告阿難曰汝還祇洹告諸比丘盡來會此
時阿難敬承佛教即入祇洹召諸比丘將至
門外時世尊告
[]比丘云何比丘頗見聞知[]

[ ]揭比丘降惡龍不見者言見聞者言聞世
尊告曰云何比丘如今此人使降一蝦蟇不
能而降惡龍諸比丘對不能世尊世尊告曰
如是比丘此飲酒之大失諸比丘從今以徃
不得飲酒甞酒飲酒甞酒者墮漿有八種蒲

 

萄漿甘蔗漿柿漿梨漿奈漿煑麥漿麴漿苦酒

華漿取要言之其漿似酒亦如酒味飲而醉
者世尊曰皆不得飲其漿似酒亦如酒味飲
而不醉者世尊曰得飲其漿不似酒味不似
酒飲而醉者世尊曰亦不得飲其漿不似酒
亦不如酒味飲而不醉者世尊曰得飲八漿皆中

前飲其漿中後不得飲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迦留陀
夷以得阿羅漢道便作是念我本未得道時
與此六群比丘在此舍衛國多觸惱諸長者

 

 

家多犯諸事我今當教化用補前[ ]即於舍

衛教化九百九十九家少一不滿千家其婦
得道而夫不得者不在數其夫得道婦不得
者亦不在數夫婦同得者乃數有一婆羅門
夫婦應從迦留陀夷得道時迦留陀夷平旦
著衣持鉢入舍衛儐陀跋陀不失次第至此
婆羅門家時婆羅門出行不在婆羅門婦閉
門在內作食迦留陀夷即三昧正受從竈前
地中涌出婆羅門婦見便作是念此必從我
乞食若空中倒懸我不與食迦留陀夷即空

 

中倒懸婆羅門婦復作是念眼大如釜口我
不與食時迦留陀夷眼即大如釜口婆羅門
婦復作是念若戾口著額上我不與食時迦
留陀夷即戾口著額上婆羅門婦復作是念
正爾在我前死我不與食迦留陀夷即在前
死婆羅門婦大驚怖言此沙門釋子廣有知
識是波斯匿王善知識末
夫人阿闍梨備

當聞於此婆羅門家死則誅我門族命當活
者從意所索不逆其心時迦留陀夷小頻伸
起婆羅門婦見起復作是念著釜燋飯當與

 

 

其食即以杓酌終不得燋飯但得好飯時釜
飯流來向鉢婆羅門婦見此變化心開意解
此大神人來此間者正欲度我不來求食即
擎鉢飯授優陀耶優陀耶答妹不用此飯可
持徃施比丘僧此婆羅門婦在先佛種善根
語迦留陀夷共徃欲持此釜飯盡飯比丘僧
優陀耶言隨意時婆羅門婦負此釜飯詣祇
洹鳴揵槌集比丘僧以飯施比丘僧頭面禮
迦留陀夷在一面坐優陀耶即爲說種種法
破二十拘利惡得須陀洹果時此婦人已得

 

見諦頭面禮優陀耶從今日始歸佛歸法歸
比丘僧聽爲優婆夷盡命不殺生時此婦人
頭面禮迦留陀夷足便去還詣家語婆羅門
言尊者迦留陀夷至此分衛作若干變化我
即釜飯布施比丘僧與我說法得須陀洹道
君今及時可速徃聽法時婆羅門在先佛種
善根即徃詣迦留陀夷所頭面禮足在一面
坐迦留陀夷與說法破二十拘利惡得須陀
洹果時婆羅門得見諦從座起頭面禮足從
今日始歸佛歸法歸比丘僧聽爲優婆塞盡

 

 

命不殺生時優婆塞聞說法已從座起頭面
禮足而去到舍語其婦言迦留陀夷最是我
等善知識斷我等生死根閉地獄門得度彼
岸所須衣被飲食病瘦醫藥使此間取時婦
語婆羅門若徃請即徃頭面禮迦留陀夷足
在前白言所須衣被飲食病瘦醫藥願到我
家取莫有疑難迦留陀夷默然受之所須常
到彼取此婆羅門唯有一子即與取婦呼子
與婦二人在前約勑子言若我夫婦死後汝
看迦留陀夷如我在時兒跪答言奉教漸漸

 

後父母死七日後澡洗著衣徃詣迦留陀夷
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白優陀耶言迦留陀
夷則是我父母所須衣被飲食病瘦醫藥至
我家取迦留陀夷有所乏少常徃取之時此
婆羅門子出行不在時有五百賊外劫人已
持財入舍衛城時群賊中有一魁首端正無
雙婆羅門子婦屋上遙窺即遣一婢使徃語
可暫顧屈見造貧舍即到其家與婆羅門子
婦爲不淨行尊者迦留陀夷尋亦至舍即就
座行清淨水布種種食食訖復行清淨水在

 

 

一面坐聽說法說婬之惡露犯戒墮惡道持
戒生天婆羅門婦便作是念此沙門後至說
婬不淨持戒生天必當見我爲不淨行又於
我夫最爲親厚若當語此事者罪我不少迦
留陀夷去後語此賊師此沙門後至但說婬
事必當見我爲不淨行又於我夫最爲親厚
若當告此事者罪我不少賊問當云何婆羅
門婦言當取殺賊答不得殺婦人問以何不
得殺賊答此是大種姓家子波斯匿王善知
識末
夫人師是故不得殺婦言當作方便

 

即詐病遣信呼迦留陀夷食後著衣持鉢來
至此家頭面禮足在一面坐迦留陀夷與說
法說法已欲去婆羅門婦白言小留莫去意
貪聞陀夷說法病如小差迦留陀夷復重說
深法日没時此賊執利刀在後斫頭即命斷
藏舍後馬糞下其日是十五日說戒撾犍槌
集僧說戒行舍羅長一簸
[ ]羅問誰不入說

戒比座對尊者迦留陀夷不來簸[ ]羅即問

有囑授不答言無時簸[ ]羅不知當云何徃

白世尊世尊告曰諸比丘但說戒迦留陀夷

 

 

已般涅槃少一不滿五百世尊迦留陀夷常
爲我善知識今日別矣時世尊平旦著衣持
鉢與大比丘衆入舍衛國徃詣馬糞所佛力
使迦留陀夷身涌出去地七仞諸比丘以牀
仰承即下卧牀上送至城外詣塚間種種香
華供養旛蓋圍繞作衆伎樂香油灌體而耶
維之與起偷婆王波斯匿聞尊者迦留陀夷
爲某婆羅門所殺即誅婆羅門家左右誅十
八家捕五百賊截手足擲祇洹壍中世尊因
此事集和合僧備十功德爲沙門結戒若比

 

丘不囑左右比丘非時入聚落者波逸提諸
比丘白佛尊者迦留陀夷本造何惡今得阿
羅漢故爲此婆羅門家所殺世尊告曰迦留
陀夷徃昔久遠時作天祀主有五百群賊劫
掠得物持入舍衛國五百群賊截羊四足持
來祠天天祀主即斷此羊命爾時五百群賊
截羊四足者今祇洹壍中五百群賊是時天
祀主斷羊命者今迦留陀夷是雖得阿羅漢
不免宿對爾時羊者今婆羅門婦是時世尊
說迦留陀夷昔所事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

 

 

作禮而去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六群比
丘宿所請佛比丘僧處平旦至彼家坐抱小
兒弄時天甚熱長者婦女脫衣與比丘僧辦
食羞六群比丘時即長者見自相謂言此沙
門釋子無有禁忌衆僧未來先至坐妨人辦
食十二法比丘聞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
丘請小食中食先至彼坐於大衆前弄小兒
者墮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六群比[]

 

丘自恃王家子雞未鳴入宮婼悛曭怢ㄕ
相謂言此沙門釋子自恃王家子雞未鳴入
宮十二法比丘聞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
丘天未明未藏舉寳王未著衣服過城門閾
除官及呼犯者墮有十事不得入王家若比
丘入王
宮第一夫人出笑向沙門作禮比丘

亦笑向王見便生惡心此沙門必與我婦通
此初不可入王家或
時王與夫人共宿後忘

宿而夫人有娠比丘入宮王便生惡心此

沙門數來入宮必當與我婦通此比丘第二

 

 

不得入王家或時王家失珍寳比丘入宮王
便生惡心此沙門數數入宮或時偷珍寳去
此比丘第三不得入王家或時王謀議欲殺
太子及諸宗族王未有教而事漏泄比丘入
宮王便生惡念更無餘人正此比丘傳漏此
事此比丘第四不可入王家或時太子欲謀
弒王比丘入宮與太子坐起言語王便生惡
念此比丘數至太子所必當與共同謀此比
丘第五不得入王家或時王欲殺大臣王未
有教而聲漏出比丘入宮王便生惡念更無

 

餘人此必比丘傳漏此語此比丘第六不得
入王家或時王欲以賊人作大臣王未有教
而聲漏出比丘入宮王便生惡念此比丘傳
漏此語此比丘第七不得入王家或時王欲
攻伐他國非人閱叉傳此語比丘入宮王便
生惡念此必比丘傳漏此語此比丘第八不
得入王家或時王左右大臣或不喜見比丘
比丘入宮大臣不喜見是比丘第九不得入
王家或比丘數數入宮留宿不得出妨不得
坐禪誦經禀受此比丘第十不得入王家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十五日
撾犍槌比丘集說戒時闡怒比丘自作是語
所有教誡我盡誦習上口諸比丘謂呼闡怒
比丘誦戒上口諸比丘徃白世尊世尊告曰
若比丘說戒時作是語我知此法半月次來
說戒我解此法諸比丘謂此比丘數數來聽
戒曾聞此戒或處處聞如法悔過教令一心
聽戒是比丘不解言解者墮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諸比丘以
象牙骨角作鍼筒諸長者見自相謂言此沙

 

門釋子不貪好云何持象牙骨角用作鍼筒
十二法比丘聞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
不得持象牙骨作鍼筒作者墮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諸比丘不
知作牀作牀施高脚十二法比丘聞徃白世
尊世尊告曰若比丘作牀足高八指除入梐
過者墮八指者佛指也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六群比
丘收取樹綿及蒲臺用貯卧具未經幾日便
生蟲十二法比丘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

 

 

丘持樹綿蒲臺貯卧具者墮樹綿野蠶綿也

佛世尊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六群比
丘作兩被不知長短十二法比丘徃白世尊
世尊告曰若比丘作兩被布長六肘廣二肘
半過者墮

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諸比丘衣被
單薄世尊聽著乾
[ ]車陀泥洹僧覆髖衣諸比丘不
知當云何作徃白世尊世尊告曰若比丘作
[ ]車陀長四肘廣兩肘過者墮

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世尊聽作尼師

 

壇諸比丘不知當云何作徃白世尊世尊告
曰若比丘作尼師壇長二肘廣一肘半除其
縁過者墮

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難陀比丘是
世尊弟姨母兒端正無雙佛有三十二相難
陀有三十相世尊所著衣難陀亦同如來所
著衣諸長老比丘遙見難陀來謂是如來皆
從座起迎難陀來到相見知是難陀非是佛
皆爲羞恥還坐十二法比丘徃白世尊世尊
集和合僧備十功德佛爲沙門結戒若比丘
 

作三衣與如來等者波逸提如來衣者長九
肘廣六肘此是如來衣比丘自用肘廣三長五

戒因縁經卷第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