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根本說一切有部苾芻尼毗奈耶卷第一
唐三藏法師義淨奉 制譯

毗奈耶序
稽首大悲尊  能哀愍一切  面滿如初日

目淨如青蓮  佛生調伏家  弟子衆調伏
調伏除衆過  敬禮法中尊  佛說三藏教

毗奈耶爲首  我於此教中  略申其讃頌
如樹根爲最  條幹由是生  佛說律爲本

能生諸善法  譬如大隄防  瀑流不能越
戒法亦如是  能遮於毀禁  諸佛證善提

 

 

獨覺身心靜  及以阿羅漢  咸由律行成
三世諸賢聖  遠離有爲縛  皆以律爲本

能至安隱處  若此調伏教  安住於世間
即是諸如來  正法藏不滅  戒是能安立

如來正法燈  離此即便無  安隱涅槃路
佛遊於世間  隨處說經法  律教亦如是

故知難值遇  如地載群生  能長諸卉木
律教亦如是  能生諸福智  佛說由律教

能生衆功德  奉持得解脫  毀破生惡趣
象馬若不調  制之以鉤策  律教亦如是

 

不調令善順  如城有隍壍  能禦諸怨敵
律教亦如是  能防於破戒  譬如大海水

能漂於死屍  律教亦如是  能除諸破戒
律是法中王  諸佛之導首  苾芻喻商旅

此爲無價珍  破戒逾虵毒  律如阿伽陀
盛壯意難調  以律爲轡勒  律於善道處

常與作橋梁  亦於惡趣海  能與爲船栰
若行於險路  戒爲善導者  若升無畏城

以戒爲梯隥  大師最勝尊  親說於律教
此二無差別  咸應歸命禮  佛及聖弟子

 

 

咸依律教住  於戒生恭敬  故我歸命禮
我依律讃歎  此說應尊重  於初首歸依

吉祥事成就  毗奈耶大海  涯際淼難知
差別相無窮  豈我能詳悉  大師律教海

甚深難可測  我今隨自能  略讃於少分
世尊涅槃時  普告諸大衆  汝於我滅後

感應尊敬戒  故我申讃頌  欲說毗奈耶
仁等應志心  善聽調伏教
 
別解脫經難得聞  經於無量俱胝劫
 
讀誦受持亦如是  如說行者更難遇


諸佛出現於世樂  演說微妙正法樂
僧伽一心同見樂  和合俱修勇進樂
若見聖人則爲樂  并與共住亦爲樂
若不見諸愚癡人  是則名爲常受樂
見具尸羅者爲樂  若見多聞亦名樂
見阿羅漢是眞樂  由於後有不生故
於河津處妙皆樂  以法降怨戰勝樂
證得正慧果生時  能除我慢盡爲樂
若有能爲決定意  善伏根欲具多聞
從少至老處林中  寂靜閑居蘭若樂

 

合十指恭敬  禮釋迦師子  別解脫調伏

我說仁善聽  聽已當正行  如大仙所說

於諸小罪中  勇猛亦勤護  心馬難制止

勇決甯裗  別解脫如銜  有百針極利

若人違軌則  聞教便能止  大士若良馬

當出煩惱陣  若人無此銜  亦不曾喜樂
彼没煩惱陣  迷轉於生死
八波羅市迦法緫攝頌曰
不淨不與取  斷人稱上法  觸八事覆隨

斯皆不共住

不淨行學處第一
爾時菩薩在覩史天宮將欲下生先以五事
觀察世間云何爲五一觀遠祖二觀時節三
觀方國四觀近族五觀母氏時六欲天來至
母所三淨其腹摩耶夫人因寢夢見六牙白
象來降腹中于時大地六種震動於此世間
有大光明普皆照耀世界中間幽闇之所日
月威光不能照處皆悉大明其中有情由黑
闇障之所映蔽從生至死於自身分尚不能
覩何況餘類能互相見遇斯光已生奇特想

 

咸作是語云何此中忽有衆生乃至菩薩初
降誕時大地震動普放光明如前無異於此
三千大千世界有縁之類見斯光者歡喜踊
躍生希有想時有四大國王各生太子室羅

伐城梵授大王初誕子時有大光明便作是
念由我聖子福德力故放大光明普照世界
宜與我子名曰勝光又王舍城大蓮華王初
誕子時亦有光明便作是念我子福力誠爲
希有初生之時大光徧照猶如日輪影光熾
盛母又名影宜與我子名爲影勝又憍閃毗

 

國百軍大王初誕子時亦見光明便作是念
我子福力有大光明如日初現普照世間宜
與我子名曰出光又嗢逝尼國有大輪王初
誕子時亦見光明便作是念我兒生時有勝
光彩猶如明燈能破大闇宜與我子名曰燈
光雖彼四王各生喜念云此神異皆由我子
豈知威光乃是菩薩慈善根力廣大熏修不
可思議福德所致當於此日大釋迦氏難陀
爲先俱時誕生五百童子其耶輸陀羅鹿母
瞿卑此三爲首俱時誕生六萬童女復有五

 

 

百侍男闡陀爲首及五百侍女同時而生又
有五百母象建託爲首及五百牝馬各生一
子是時大地忽然自現五百伏藏諸有邊隅
不臣之處咸來賓伏是時釋梵大王與諸天
衆百千圍繞恭敬尊重親事菩薩又諸王都
城邑聚落一切長者婆羅門等咸爲瞻仰禮
事菩薩普皆雲集于時淨飯王作如是念以
我宿福之所招感今有聖子來生我家又能
成就一切勝事宜與我子名一切事成爾時
摩揭陀國有一大城名尼拘律安隱豐樂人

 

民熾盛於此城中有大婆羅門亦名尼拘徫
富有財產多諸僕使金銀珍寳倉庫盈溢有
大力勢如毗沙門王復有十八廣大聚落以
充封禄十六大邑以充僕使有六十億上妙
眞金其摩揭陀主大蓮華王有千具犁婆羅
門家犁數亦等恐招過咎於千數中但滅其
一然由宿因福善所感業果成熟種糠麥子
便生金麥每收果實滿二百餘石其人每日
朝覲王時琤H一掬金麥獻壽願王福命無
窮後於望族娶女爲妻經歷多年了無子息

 

 

琩D繼嗣竟未稱心遂便享祭一切神祇雖
久祈請不能遂意心懷憂苦掌頰而歎我今
家資巨億旣無繼嗣將欲付誰終被官收自
無毫分母曰汝今何故如是長歎答曰我今
身心豈得安隱資產豐贍世所希有現無子
息形命難保一旦壽終咸皆散失母曰且止
勿憂示汝方便我見世間無子息者或自祈
請或令他求發殷重心無願不果子白母曰
其事如何母曰我先無子求尼拘律樹遂便
有汝今宜於神樹竭力祈請但求一子必當

 

遂意時婆羅門奉母教已於後園內畢鉢羅
樹下廣設珍羞具申祈請曰伏惟樹神早授
我子若稱願者請於此處廣立神堂并設大
會慶謝殊恩於日日中常作如是祈請發願
又告神曰若不遂意我當連根伐樹令汝無
依于時天神知此慇懃心生惶懼念我無力
當如之何即便速徃毗沙門處白言大天有
婆羅門爲求子故於我住處欲爲斬伐幸願
垂恩曲存愍濟天王聞已自念無力即徃上
天白帝釋曰願見聽察今我所管居住之處

 

 

有人求子不能遂心欲爲斬伐旣有斯厄幸
願哀憐天主聞已告輔佐曰若有天子衰相
現前須來報我作是教已敬承天命後於異
時有一天子五衰相現即便速徃告天主曰
今有天子死相現前命來告曰汝今宜徃瞻
部州內尼拘律城大婆羅門家而徃受生作
是語已天子啓曰大天當知彼婆羅門自恃
尊貴深生放逸然佛大師出興於世化縁若
畢當入涅槃我有宿願於世尊處專修淨行
恐生於彼爲我障礙天主告曰汝勿憂慮我

 

當助汝於一切時令無放逸彼命終已便徃
尼拘律氏託蘊受生聦慧女人有五奇智何
謂爲五一知男子有欲心二知時節三知從
某人得娠四知是男五知是女于時彼婦旣
有娠已心大歡喜告其夫曰仁者知不今有
善子來入我胎宜大慶悅夫聞說已喜徧身
心高聲唱言善哉安樂我從昔來終日竟夜
一心願得承家之子百年之後隨己力分修
諸福業咸稱我名令此功德資助父母所生
之處福樂無盡凡我家務有所付囑作是語

 

 

已於高樓上敷設寳座安置其妻專使名醫
調和將護衣服飲食觸事合宜兼令一切冷
煖澀滑酸鹹之類輕重適時溫涼得所徧身
莊嚴上妙瓔珞塗飾華鬘光彩超絶譬如天
女居歡喜園凡所遊踐皆在牀褥徃來未曾
足履于地耳目所經終不聽視邪惡聲色月
滿生男姿容超絶光相炳耀如贍部金頂圓
如蓋臂長過膝鼻脩且直眉高而長額廣平
正衆相具足三七日後諸親歡會此兒今者
欲作何字相與議曰今此孩子本於畢鉢羅

 

樹求得應名畢鉢羅又從氏族可名迦攝波
由此時人稱畢鉢羅或云迦攝波便以孩子
授八養母隨其所須不令闕乏給以乳藥酥
膏及餘衆妙資養之物速便長大如蓮出水
至童子位將付明師習學技藝及諸典籍一
經耳目記持不忘執捉淨缾威儀進止無不
明察翁聲蓬聲及四薜陀悉皆明了所謂一
頡力薜陀二耶樹薜陀三娑摩薜陀四阿健
薜陀薜陀譯爲明智若解此四則智無不周用無不備應云四明論緫有十萬餘頌

口相傳授不合書於紙葉其中義者初廣明作業二盛陳讃頌三說祭樂法式四治國養

 

 

身諸婆羅門咸多誦習斯之四號無可正翻爲此俱存梵字翁聲即是呪術發端之句蓬

聲乃是命召神祇之言其薜陀聲韻外道執以爲常起乎自然來從無始此聲當住琣b

虚空人口發出即是無常舊云四圍陀者訛也於諸世間在地居空

考諸祥變復閑方法謂自祭祀教他祭祀自
習誦教他習誦或自布施及受他物於此六
事無不明曉并屬四明所有支泒究暢皆盡
能顯自宗善破他論智識分明利同於火衆
推先後請爲師導教婆羅門子五百餘人年
旣長大其父告曰迦攝波汝今知不年旣長
成宜遵婚禮答曰世間欲樂非我所願父又

 

誨曰夫爲人子須紹家業敬事祖禰無令絶
嗣迦攝波曰父豈不聞古仙論曰樂隱遁者
其神清升至究竟處父曰嫁娶之儀豈非正
典答曰此是近伐俗論非古仙法時迦攝波
即便歎曰我於今者何期禍哉一陷欲泥永
劫難出父母恩重復不可違此乃進退逃避
無路時父再三慇懃誨示其人恭順不敢違
命覆自思惟設何方便得免斯縛遂啓父曰
今若見逼爲婚娶者請以紫金鑄一女像父
速爲造應時成就色相分明容儀可愛量如

 

 

人等時迦攝波旣觀金女報其父曰若得如
此女人我當隨教共爲婚匹父聞語已內懷
愁惱以手掌頰歎息而住禍哉我今何處卒
可求得如斯美女時諸學徒見其憂苦問曰
何意長者如是憂愁便以事告誰能獲此端
正女耶學徒告曰可爲求覓徧觀世間未見
有器而無蓋者如迦攝波具衆福德如斯妙

女應亦可求時諸學徒即說頌曰
於此大地廣無邊  如是之人必應有
此子旣是大福德  今爲求婚願勿憂

 

應可更造三金女像我等擎持周徧四方必
望得見如斯美女時諸學徒持一金像號曰

金神鳴鼓吹螺盛興供養華蓋雲布周徧城
邑在處尋訪漸次行至劫比羅城於此城中
有大婆羅門亦名劫比羅富有資財多諸僕
使廣如前說乃於望族娶女爲妻未久同居
便生一女顏容超絶人所樂觀于時父母欲
與立名然此小女容儀可愛端正無雙禀性
賢善復是劫比羅女應名妙賢于時妙賢年
漸長大妍華婦德四遠咸知時諸學徒持金

 

 

女像所至城邑大聲徧告諸士女曰君等當
知若有能以香華妙物供養天神者此神能
與五種大願一者當生富貴家二者娉於貴
族三者不被夫輕四者生有德子五者夫常
隨意旣聞告已諸有少女各持香華詣金神
處咸申敬奉時妙賢父告其女曰諸人咸徃
供養天神汝亦宜應徃申獻奉妙賢答曰何
意當須供養於彼父曰奉彼金神能滿五願
生富貴家娉於貴族夫不見輕生有德子夫
主隨意于時妙賢告其父曰我性不是貪欲

 

之女誰能輒徃禮彼天神父告女曰雖無所
望禮亦何損宜可暫去與衆同觀其女敬順
不違父意遂將諸女以爲伴屬詣天神處旣
至彼已此女威光赫耀映蔽金神如聚黑鐵
時諸學徒旣見斯事各生希有共相議曰我
神威光今向何處爲是天龍八部神等吸將
去耶爲是此女映奪使然如何紫金變成黑
鐵妙賢見已共伴歸家此女天像神還復金
色時諸學徒共觀斯事並歎希奇問諸人曰
此誰家女容彩無雙由彼威光變金成鐵諸

 

 

人報曰斯乃是彼大婆羅門劫比羅女名曰
妙賢威光之力諸徒旣聞各懷驚喜遂便共
詣大婆羅門家稽首拜已白言長者南方有
城名尼拘律於此城中有大婆羅門亦名尼
拘律富有財產多諸僕使金銀珍寳庫藏盈
溢有大力勢如毗沙門王乃有十八廣大聚
落以充封禄十六大邑以充僕使有六十億
上妙眞金其摩伽陀主大蓮華王有犁千具
婆羅門犁數與王等恐招過咎但減於一其
人有子名迦攝波容貌希奇聦叡無匹明四

 

薜陀并閑雜術能建自宗善摧他論智識猛
利事同炬火未有婚匹故遠相求時婆羅門
劫比羅早已欽承迦攝波德今聞殷富喜副
先心報諸人曰敬隨來意共結親婚時諸學
徒旣蒙許已喜還本宅告大婆羅門曰我等
已爲迦攝波求得賢室端正無雙劫比羅城
大婆羅門女名曰妙賢其婆羅門聞是語已
生大喜慶答曰我比所求今蒙遂意其迦攝
波聞已便念爲我求妻雖言已得傳聞殊勝
未審何如我今宜可自徃觀察遂詣父母稽

 

 

首白言二尊當知我今暫欲遊觀他處父母
告曰我等二人有汝一子愛念情重婚時復
至暫隨遊觀可速歸還時迦攝波辤父母已
徃劫比羅城易服變形縫小葉器巡行乞匃
問知其舍至彼門首然而此國凡施食時令
少女持出于時妙賢聞有乞者遂自手擎食
授與乞人時迦攝波旣見女已生希有想遂
便歎曰如斯美貌舉世無雙虚棄光華甚爲
難事妙賢聞已便告彼曰豈所許者身已亡
耶迦攝波曰彼人現在女曰若爾何縁忽作

 

斯語復告人曰彼雖現在情不樂欲女聞此
語亦驚歎曰實爲希有實爲善事我亦至誠
不樂行欲迦攝波曰賢女必如此者我是其
人我今與爾共立盟誓父母之教誠不可違
除初婚時暫爾執手過斯已後所有身分誓
不相觸時迦攝波共立契已歸會宗親以成
大禮妻歸之後於一柱觀敷設牀座男女同
居隨處一邊各修善業共厭世事專求出道

曾無一念起染欲心時迦攝波告妙賢曰
徧觀生死諸過患  咸由愛染作因縁

 

世人皆悉共行非  豈悟長淪三有海

又告妻曰賢首凡是女人性多惛睡初夜後
夜汝可安眠於中夜時我暫消息後於異時
妙賢正卧垂手牀前其迦攝波或時經行或
坐思惟時天帝釋見此事已作如是念吾今
自徃試迦攝波爲是詐妄欲邀名利爲是眞
實求解脫乎即從天下化作一虵張口吐毒
現可畏相向妙賢處欲齧其臂迦攝波見已

乃疾疾行至妙賢所將寳扇柄舉手置牀是
時妙賢從睡驚覺告其夫曰聖子勿虧盟誓

 

勿虧盟誓迦攝波曰豈汝不見黑毒虵來于

時妙賢以頌答曰
寧使我身遭毒虵  慎勿虧誓來相觸
虵毒但令一身死  染毒淪没無邊際

時迦攝波告其妻曰賢首汝至誠心共修淨
行乃說頌曰
 
履刀入火事雖難  對女修行難於是
 
若能守志無虧犯  此實世間希有事

時迦攝波更以其事告妙賢曰非我欲心故
觸於汝然以扇柄舉手避虵時彼帝主見生

 

嗟歎遂徃天宮於是二人居一柱觀經十二
年修清淨行如佛所說
積聚皆消散  崇高必墮落  合會終別離

有命咸歸死
其迦攝波父母俱亡遂知家事復於異時徃
營田處觀其耕地而說頌曰
觀此耕犁處  損地害諸蟲  牛力復勤勞

愍念如親屬  農夫苦憔悴  風日損形容
作務倦耕耘  見此心酸楚
時迦攝波問耕人曰斯是誰家田作之處耕

人答曰是迦攝波答曰我家寧得有斯田業
耕人曰是父舊事今猶未息聞斯語已告耕
夫曰我從今日並放汝等不爲僕隸恣意遊
行及諸牛畜任隨水草亦無繫縛時迦攝波

見此無益便說頌曰
所食無過一升  眠卧唯須一小牀
兩張[ ]布足遮身  自外並是愚癡物

時迦攝波告其妻曰賢首我今有願捨俗出
家所以者何在家迫窄猶如牢獄痝Q一切
苦惱縈纏諸惡知識之所隨從造業因縁終

 

無休息出家寬曠猶若虚空任運能修清淨
梵行速能圓滿至解脫處乃爲頌曰
山林多寂靜  坦然無畏懼  於此可勤修

能離諸結縛  正見與邪見  皆從心所生
安處空閑林  智者當觀察  若人貪俗務

諸苦常隨逐  超然離塵網  能徃涅槃宮
作是語已命掌庫人曰汝當與我一最下衣
我欲捨家修出離業彼開庫藏檢閱諸衣悉

皆無價唯有一段最下[ ]布略准其價猶直

一億金錢持奉迦攝波彼旣受已從舍而去

爾時菩薩徧觀一切老病死已諸天圍繞便
於夜半踰城出家徃勤苦林時迦攝波亦於
此時棄捨家業修出離行作如是念若於世
間是阿羅漢者我當依彼敬心承事旣出家
已時人號爲隱士迦攝波住多子制底邊是
時菩薩住阿蘭若於六年中修苦行已知是
無益徒爲勞倦次於歡喜歡喜力二牧牛女
處食十六倍乳糜龍王讃歎於負芻人吉祥
之處受柔軟草即便徃詣菩提樹下於金剛
座自敷草座結跏趺坐端身正念如睡龍王

 

以慈悲仗降彼三十六億天魔兵衆證無上
覺次徃婆羅痆斯國仙人墮處施鹿林中爲
五苾芻及以隨五三轉十二行法輪次於大
軍婆羅門及二牧牛女爲說妙法令生正見
皆證初果并留髻外道一千人等並令歸佛
出家近圓頻婆娑羅王亦住見諦次詣王舍
城住竹林園度大目連及舍利子次徃室羅

伐城爲勝光王說少年經令其調伏次爲勝
鬘夫人毗盧將軍及仙授等咸令見諦無上
世尊常法如是觀察世間無不聞見痚_大

 

悲利益一切於救護中最爲第一最爲雄猛
無有二言依定慧住顯發三明善修三學善
調三業度四瀑流安四神足於長夜中修四
攝行捨除五蓋遠離五支超越五道六根具
足六度圓滿七財普施開七覺華離世八法
示八正路永斷九結明閑九定充滿十力名
聞十方諸自在中最爲殊勝得法無畏降伏
魔怨振大雷音作師子吼晝夜六時常以佛
眼觀察世間誰增誰減誰遭苦厄誰向惡趣
誰陷欲泥誰堪受化作何方便拔濟令出無

 

 

聖財者令得聖財以智安膳那破無明眼膜
無善根者令種善根有善根者令更增長置
人天路安隱無礙趣涅槃城如有頌曰

假使大海潮  或失於期限  佛於所化者

濟度不過時  如母有一兒  常護其身命
佛於所化者  愍念過於彼  佛於諸有情

慈念不捨離  思濟其苦難  如母牛隨犢
爾時世尊作如是念隱士迦攝波今應受化
即徃佛栗氏國人間遊行到廣嚴城多子塔
邊在樹下坐爲欲引導迦攝波故舉身光照

如妙金山晃耀希奇周徧赫奕時迦攝波見
是事已尋光而去到世尊所遙見如來儀貌
端正相好殊倫諸根湛寂一心無亂譬如山
王金色照耀歡喜踊躍高聲唱言此是我師
我是弟子世尊告曰如是如是迦攝波我是
汝師汝是弟子殷心禮敬佛復告言實是無
知詐言有知實未曾見詐言曾見實非大師
自言是師實非羅漢言是羅漢實非薄伽梵
云是薄伽梵非三佛陀云是三佛陀此詐僞
人頭便破裂以爲七分汝迦攝波我是知者

 

說言我知我是見者說言我見我是大師說
言大師我是阿羅漢說言阿羅漢我是三佛
陀說言三佛陀我有因縁爲諸聲聞宣說法
要非無因縁是眞出離非不出離是所歸依
非不歸依是實超越非不超越是有神通非
無神通由是因縁汝迦攝波應如是學當作
是念我所聽法與善相應我皆恭敬專心而
聽尊重存念一想不移攝耳諦思敬心而受

於五取蘊我實觀知是生滅苦於六觸處我
見是集是冥没故於四念處善住心故於七

 

菩提分我當修習多修習故於八解脫我當
身證得圓滿故我於大師及有智者同梵行
處痚_殷重極慚愧心我之正見念念相續
於身隨轉不令間斷汝迦攝波應如是學

根本說一切有部苾芻尼毗奈耶卷第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