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 下一頁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卷第二十九
   唐三藏法師義淨奉 制譯

第六門第四子攝頌之餘

明佛從天下等事
爾時佛在室羅伐城旣現大神通降伏諸外
道利益無量衆隨類悉歸依一切人天咸令
歡喜遠近城邑婆羅門等及工巧人並皆來
集室羅伐城於世尊處而爲出家時彼諸人
所有眷屬皆來尋覓至此城中見已告曰仁
等捨俗而來出家欲令我等若爲存活答曰

汝若愛者可住於斯當受其法彼曰善哉我
當修學即皆出家時婆羅門等見已譏嫌此
等工人出家捨俗我有作務欲使何人時諸
苾芻以縁白佛佛作是念工巧之人來出家
後還畜昔時所有作具由是因縁致生譏醜
告諸苾芻曰旣出家後不應更畜工巧之具
若仍畜者得惡作罪佛制戒後時有醫人旣
出家已隨處遊行至室羅伐有舊苾芻身嬰
苦疾見客苾芻來報言具壽可爲我治答曰
佛不許我先是醫人更畜醫具欲將何物而

 

 

療病耶以縁白佛佛言我今聽許諸苾芻輩
先是醫人得持針刺物若是書吏得持筆墨
若剃髮人得畜剃刀子

縁處同前現神變後人天歡悅佛及苾芻多
獲利養爾時世尊爲欲斷其利養過故遂昇
三十三天於玉石殿上三月安居近圓生樹
爲母說法并餘天衆具壽大目連在逝多林
而作安居是時四衆旣無世尊咸悉共詣大
目連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尊者見來即爲
說法隨機演暢示教利喜默然而住是時四

衆各從座起偏袒右肩合掌恭敬白尊者曰
大德頗聞如來大師今於何處而作安居尊
者答曰我聞佛徃三十三天於玉石殿上而
作安居近圓生樹爲母說法是時四衆旣得
聞法知世尊所在深生歡喜禮足而去至安
居竟四衆還來禮尊者足在一面坐尊者爲
說法已大衆各起禮足白言大德諸人久不
見佛咸生渴仰我等願欲奉見世尊善哉大
德不憚勞者願爲我等至世尊處傳我等言
頂禮佛足伏惟大師自一夏來起居輕利無

 

病少惱安樂住不復更爲白贍部洲內所有
四衆久違聖顏咸希親奉我等四衆無有神
通能至三十三天禮世尊足親覲供養然彼
天衆得來至此願佛慈悲哀愍我等時大目
連默許其請衆知許已禮辤而去尊者觀知
大衆去已即入勝定猶如壯士屈伸臂頃即
於此没至三十三天現遙見世尊於玉石殿
爲諸天衆無量無邊說微妙法時大目連不
覺微笑作如是念世尊至此諸天圍遶猶如
贍部四衆無邊爾時世尊知大目連心之所

念告言目連此之大衆非自能來皆由我力
而有來去是時目連旣至佛所禮雙足已退
坐一面普觀大衆白言世尊念此大衆甚奇

希有悉皆雲集由彼前身於佛法僧清淨聖
戒生不壞信深心成就於彼命過來生於此
佛告目連如是如是此諸大衆由彼前身於
佛法僧清淨聖戒起不壞信深心成就於彼
命過得來生此時天帝釋見佛世尊與大目
連有所論說即於佛前告大目連重叙其事
由其敬信三寳清淨聖戒廣說乃至得來生

 

 

此復有天子告大目連重叙其事廣說乃至
來生於此復有天子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合
掌恭敬白佛言世尊我由前身於佛深信於
彼命過來生於此復有餘天作如是語我由
前身於法於僧於清淨聖戒深生淨信具足
受持於彼命過來生於此時有無量百千天
衆親於佛前悉皆證得預流果各禮佛足隱
而不現爾時目連見衆去已即從座起偏袒
右肩合掌向佛白言世尊贍部洲中所有四
衆各並虔誠來至我所作如是語大德我等

 

久不見佛咸生渴仰我等願欲奉見世尊善
哉大德不憚勞者願爲我等至世尊處傳我
等言頂禮佛足伏惟大師自一夏來起居輕
利無病少惱安樂住不我等四衆無有神通
能徃三十三天禮世尊足親覲供養然彼諸
天能來至此善哉世尊慈悲哀愍從彼天處
下贍部洲作此白已爾時世尊告目連曰汝
今可徃贍部洲中告諸四衆滿彼七日已佛
徃天處向贍部洲於僧羯奢城清淨曠野烏
曇跋羅樹邊而下時大目連聞佛語已頂禮

 

 

佛足即還入定猶如壯士屈伸臂頃於三十
三天没贍部洲中出告諸四衆滿此七日已
佛從天處來贍部洲烏曇跋羅樹邊而下時
諸四衆各持香花徃僧羯奢城時彼城中所
有人衆聞佛將至皆大歡喜淨除諸穢掃飾
街衢灑以香水名花遍布幢旛繒蓋處處莊
嚴如歡喜園誠可愛樂於一勝處敷妙高座
企想如來是時如來爲三十三天衆說當機
法示教利喜已即於此没將諸天衆至夜摩
天爲說法已即於此没復將天衆至覩史多

 

天爲其說法如是至於化樂他化自在梵衆
梵輔大梵少光無量光光音少淨無量淨遍
淨無雲福生廣果無煩無熱善見善現至色
究竟天皆爲說法示教利喜已即於此没至
善現天如是向下乃至三十三天是時帝釋
白佛言世尊今欲詣贍部洲答言我去白言
爲作神通爲以足步答言足步帝釋即命巧

匠天子曰汝應化作三道寳階黃金吠瑠璃
蘇頗胝迦答言大善即便化作三種寳階世
尊處中躡瑠璃道索訶世界主大梵天王於

 

其右邊蹈黃金道手執微妙白拂價直百千
兩金并色界諸天而爲侍從天帝釋於其左
邊蹈頗胝迦道手擎百支傘蓋價直百千兩

金而覆世尊并欲界諸天而爲侍從佛作是
念我但步去者恐外道見議沙門喬答摩以
神通力徃三十三天見微妙色心生愛著神
通即失足步而還若以神通徒煩天匠我今
宜可半以神通半爲足步徃贍部洲爾時世
尊循寳階下去此十二踰繕那人氣上熏如
死屍臭令彼諸天不能鼻齅世尊知已化作

 

牛頭栴檀香林令氣芬馥聞者歡喜佛作是
念若贍部洲男見天女女見天男情生愛染
由婬欲心極熾盛故便嘔熱血悶絶命終我
今宜可以神通力令男見天男女觀天女如
是作已不令染愛擾嬈其心爾時具壽須菩

提在一樹下晝日閑居遙見世尊諸天大衆
恭敬圍遶威德尊重從三十三天而來至此
便作是念所有此等大德諸天悉皆辤佛當
徃天處此諸人衆百年之中並皆身死佛化
縁盡亦復涅槃斯等威嚴無不磨滅善哉世

 

 

尊處處慇懃作如是語諸行無常體硠靬
生滅之法是可惡事我今於此深起厭心於
五取蘊觀察無常苦空無我如是知已以智
金剛杵摧二十種有身見山獲預流果得不
壞信即便速疾捨加趺坐右膝著地合掌恭
敬遙禮世尊瞻仰而住爾時嗢鉢羅苾芻尼
作如是念佛從天上下贍部洲作何方便我
得最初禮世尊足大衆皆集無地旋踵若其
直爾作苾芻尼形者人皆見輕莫由進路我
今宜可現大神通即以自身化爲輪王七寳

 

前導九十九億軍衆圍遶千子具足微妙莊
嚴如半月形詣世尊處時有無量億衆沙門
婆羅門外道內道無邊四衆悉皆影附歎未
曾有上持白蓋翊從雲奔猶如白日放千光
明朗月澄輝出於星漢如是嚴飾壯麗難思
至世尊所大衆見已皆生希有瞻仰忘疲各
生異念何處得有如是國王軍容可愛多是
他方輪王帝主旣見是已各生求願如何令
我得受斯樂大衆開路令彼近前爾時鄔陀
夷苾芻在斯衆會告諸人曰此非輪王乃是

 

 

嗢鉢羅苾芻尼自現神通來禮佛足時衆問
曰大德云何知是嗢鉢羅尼耶答曰嗢鉢羅
花香氣芬馥嗢鉢羅色舉衆同然故知是彼
現斯神變時苾芻尼旣至佛所便攝神通前
禮佛足在一面住爾時世尊旣安坐已告嗢
鉢羅尼曰汝今可去勿苾芻尼當我前立尼
對大師現神通者是非理事被佛訶已便詣
一邊佛作是念尼對佛前現神通者有如是
過我制諸尼於大師前不現神力告諸苾芻
曰從今已後諸苾芻尼不應於大師前而現

 

神通作者得越法罪爾時大衆見此輪王有
大威勢心生願樂求生人道或見諸天光明
可愛皆生願樂求徃天中爾時世尊見斯事
已爲欲遮其人天願故隨彼機縁爲說妙法
彼聞法已得預流果或一來果及不還果或
有出家斷諸煩惱獲阿羅漢果或發聲聞菩
提心者或發獨覺菩提心者或發無上大菩
提心者或發煖頂所有善根或發中下忍心
皆令大衆歸信三寳爾時世尊即以此縁而
說頌曰

 

 

設作轉輪王  或復生天上  雖得於勝定

不如預流果
爾時世尊爲諸大衆示教利喜說妙法已時
諸苾芻咸皆有疑請世尊曰何意具壽鄔陀
夷聞嗢鉢羅香氣知是彼尼佛告諸苾芻非
但今日聞香得知於過去時亦曾聞香而知
其事汝等應聽於過去世婆羅痆斯城有一
商主娶妻未久便即有娠是時商主欲入大
海求覓珍寳告其妻曰賢首我向他方求妙
寳貨汝看家室宜可用心答曰聖子若如是

者我亦隨去答曰誰當與汝共相供給彼便
啼泣徒伴見悲問言何故答曰欲得共我一
處同行我不見隨爲此啼泣伴曰彼意欲去
何不隨之答曰誰相供給伴曰但令共去我
爲相供即便將去旣入大海被摩竭魚破其
船舶是時商主因此命終餘人亦死其婦伶
俜遇得一板幸因風便飄至海洲有金翅鳥
王於此居住遂將此女以充妻室未久之間
昔所懷娠誕生一子顏貌端正後於異時復
生鳥子形如金翅其父遂亡是時衆鳥立子

 

 

爲王母告子曰汝承父族身得爲王此是汝
兄今可將去向婆羅痆斯於衆人中立爲國
主答言國母我當爲立時婆羅痆斯城現有
國王名曰梵授以法化世安隱豐樂廣如餘
說王於朝集在衆中坐時金翅鳥王以雙足
爪擒其兩臂棄於大海諸妙瓔珞莊嚴其兄
將至王城置師子座上告諸臣曰此是汝王
好當伏事如有相違還令汝等俱淪大海人
皆畏懼奉教而行臣亦不敢告令斯事衆人
皆謂是梵授王時王報金翅鳥曰於時時間

 

與我相見答言我來後於異時王有母象月
滿生兒但現其頭身不能出臣白王知王曰
牽入後宮令諸宮人作實語盟要使其速出
應如是呪若除王外無男子者宜令象子安
隱生出即便牽入時諸內人皆作盟誓若我
除王更無人者象子宜出雖作此誓象極辛
苦兒不能生人皆大叫不知如何時有牧牛
女宅去斯不遠聞人叫聲問其所以何故宮
內有大叫聲諸人具告牧牛女曰我爲盟要
能使象兒安隱得出諸人聞已具告大臣大

 

 

臣白王遂喚入內女即便以實語象前爲要
我從生來除一夫外無別男子此事實者即
願象子安隱產生作是語已象便生子而尾
不出女見微笑作如是語此之小過亦不相
容內人問曰爾有何過答曰我於先時抱他
孩子其兒失尿流入我隂當爾之時似如受
樂縁此小過尾不隨身由斯實語尾亦隨出
臣報王曰象子已生王曰誰能令出于時大
臣以事具白王遂傷曰我之宮女咸不貞良
唯牧牛人獨見清白王曰喚牛女來我須自

 

問女至王問汝以實言令象生子耶答曰如
是王作是念母旣賢善女亦應然我試問之
汝有女不答王言有其字如何答名妙容曾
與人未答未曾與阿母若如是者當可與我
答隨王意即辦儀禮娶入宮中王復念曰宮
女非貞已虧盟誓若令住此必行非法後因
金翅鳥來王即具告其事弟宜晝日將我婦
去安海洲上夜可持來答言善好遂便以婦
付與金翅如其言契晝去夜來時彼海洲有
好香花名曰去醫婦便日日結此花鬘送與

 

 

梵授時婆羅痆斯有婆羅門子因取樵木須
徃山林見緊那羅神女遂將婆羅門子入石
龕中便與交通共相得意其女若出求花果
時自旣出已便將大石掩閉其門人不能動
後經多時誕生一子其子行時身形速疾遂
與立字名爲速疾父於子前每常歎說婆羅
痆斯是好住處汝今應知子問父曰父何處
生答曰婆羅痆斯是本生處答曰若爾何不
還鄉父曰汝母若出求花果時必將大石掩
其穴口我不能動欲逃無路答曰我當爲開

 

父言大善子便數數取石試之乃至力成能
排大石報其父曰戶旣得開共父逃走父曰
汝母暫爲花果須出急即還來無由得去若
其於路逢見我者必定相害答曰我作方便
令彼遲來父言好事母持果至子便取噉嚼
而吐出母曰何意如是豈不美耶答曰母嬾
遠去近覓苦果誰復能餐故須棄却母曰若
爾我當遠去覓好果來答曰善哉爲覓好者
母至明日即便遠去子報父曰今是走時無
宜更晚遂去其石父子俱逃至婆羅痆斯父

 

 

生之處其母來至見石室空虚椎胷大哭隣
人問曰何意啼耶即以事具答隣人曰彼是
人類走向人間亦何事憂苦母曰我不憂此
相與別離但恨未曾教其一伎令得活命彼
便答曰我亦數向婆羅痆斯若有活縁汝可
與我我若見時轉授於子其母即以箜篌授
之報言姊妹若見我兒面親付與語言汝可
彈此箜篌以自活命其第一弦指不應觸若
觸著者必有損害彼即持去時婆羅門將兒
速疾付師受學師即教詔兒因假日即疾入

 

山採取薪木遇見隣人問速疾曰汝比何如
答曰常受飢苦知欲如何報曰汝母相憶泣
涕甯y何不徃彼答曰彼是藥叉誰能共位
答曰若不能去我今與汝活命之物不得與
他答言不與即授箜篌報言彈此而爲活命
其第一弦指不應觸若觸著者必有損害答
曰善哉我如是作即持箜篌至學堂處見諸
同侶彼便問曰汝來何遲答曰見我母友授
此箜篌諸人問曰汝能彈不答言我能汝可

爲彈我等共聽彼即爲彈初弦不觸彼言何

 

故不觸初弦答言觸者必生過患汝今但觸
何過之有即便指觸時諸學生不能自持悉
皆起舞縁斯日晚至先生處問曰何遲彼即

具答先生問曰汝能彈不答曰我能若爾爲
彈一曲彼即爲彈初弦不觸先生曰何意初
弦不以指觸答言若觸恐有過生汝但指觸
斯有何過即便彈觸先生及婦悉皆起舞不
能自持所居屋舍悉皆崩倒瓮器之屬盡破
無遺先生大瞋即扼其項驅出村外旣被斥
逐隨處孤遊唯彈箜篌而自活命時有五百

 

商人齎持貨物欲入大海諸人議曰衆事皆
有但無音樂何以自娛至大海中誰解憂悶
一人報曰速疾婆羅門子解擘箜篌可相隨
去即將速疾共至舶中於大海內諸人告曰
汝擘箜篌共相娛樂即便爲彈初弦不觸諸
人問曰何不觸弦答曰若觸有過彼言但觸
能作何過即爲彈觸其時船舶跳躑海中遂
便破碎所有商人悉皆漂没同時命過唯有
速疾一人得存遇板逢風天縁令活遂便吹
至金翅鳥洲於一園中更無男子唯見梵授

 

 

王婦妙容女人因與言交共行綢密晝日相
見夜即別離問言汝每於夜何處去來彼旣
通懷悉皆具告答言賢首若如是者何不將
我共至波羅痆斯女答言好共汝俱行問男
何字我名速疾汝復何名我字妙容其女即
便漸持小石乃至與人輕重相似斟酌得去
即喚速疾同乗金翅向婆羅痆斯女曰爾可
合眼開即損睛欲至城邊聞人呌響遂作是
念髣髴欲至開眼瞻望鳥急凌風兩目便瞎
于時妙容置之園內自向王邊後至春時名

 

花盡發衆鳥哀鳴王與宮人入園遊觀時妙
容女亦在其中速疾聞彼去醫花香即爲頌

風吹去醫花  芳香眞可愛  猶如海洲上

與妙容同居
時梵授王聞此頌聲勑內人曰遍可觀察誰
作此聲諸人答曰有患眼人作斯聲響王便

喚至問曰汝作頌聲答言我作汝應更作我
試聽之便作是念豈非雅頌王樂聽聞我爲
作之或容賞賜即還說頌


 

風吹去醫花  芳香眞可愛  猶如海洲上

與妙容同居
時王問曰言海洲者去斯遠近以頌答曰
妙容所居處  去斯有百驛  超過於大海

有洲眞可愛
王旣聞已以頌答曰
汝頗曾聞見  我所愛樂者  若是妙容身

汝可說其相
是時盲人以頌答曰
腰間有卍字  胷前有一旋  常結去醫花

 

寄來與人主
王聞語已便作是念此人惡行雖安海島亦
復通私旣無所用宜應與此忿恨居懷乃爲

頌曰
妙容具瓔珞  付與此盲人  宜可遣乗驢

驅之出城郭
于時二人被王擯出盲人將婦隨處棲遑至
日暮時投大聚落於空天廟權且居停時有
群賊五百夜入此村諸人覺知悉皆除剪唯
有賊帥一人走入天廟反閉其戶村人來問

 

廟中者誰盲人答曰我是客人非關賊類諸
人告曰若有賊者即宜遣出是時賊帥報妙
容曰汝何用此盲瞎人乎宜可出之與我同
活妙容便許推出盲人村人見之遂斬其首
旣至天曉賊帥便將妙容而去至一河邊無
有船栰不能得渡賊報婦曰賢首河旣汎漲
無由共過汝且住此洗浴身體所有瓔珞我
先將過安彼岸已還來相取婦言隨意便脫
衣裳及諸瓔珞與其賊帥入水而坐即作是
念豈不此人將物走遙告彼曰


大河今汎漲  瓔珞汝持將  我生如是心

恐汝今偷去
賊帥聞已以頌遙報
 
汝夫無過令他殺  誰信於我有親心
 
所有瓔珞我持行  恐汝得便還傷我
是時賊帥即便將物棄婦而行其女遂即露
體出河入草而住去此不遠有老野干口銜
肉臠循河而去時有一魚從水涌出擲身岸
上野干見已棄所銜肉欲取其魚魚入水中
肉被鵄撥兩事俱失垂耳而愁于時妙容於

 

草叢內遙見野干即說頌曰
肉被鵄將去  魚復入河中  兩事並皆亡

愁苦知何益
是時野干聞頌聲已四顧而望不見一人乃
爲頌曰
我不爲歡笑  亦不作歌舞  誰在草叢中

以言相調戲
妙容聞已在草叢中報野干曰我是妙容野
干聞聲即瞋罵曰汝罪過物不自羞恥反來
相調以頌答曰

舊婿已殺却  新夫將物行  彼此無歸伏

愁怨草中鳴
妙容聞已即以頌答
我今還本舍  眞心事一夫  恐損於宗族

不復作狂愚
是時野干亦以頌答
假使殑伽水  逆流烏鳥白  贍部生多羅

汝能專守一  烏與鵂鶹鳥  同共一樹棲
彼此相順從  汝能專守一  假使蛇鼠狼

共在一穴遊  二物情相愛  汝能專守一

 

假使用龜毛  織成上妙服  寒時可被著

汝乃有貞一  假使蚊蚋足  可使成樓觀
堅固不搖動  汝能專守一  假使蓮花莖

作橋令衆渡  大象亦能過  汝能專守一
假使大海中  水中生火聚  諸人皆共[][]

汝能專守一
是時野干說是頌已告妙容曰我且作斯戲
調之語我能令汝還得依舊爲夫人將何
酬報答曰知識若能令我還如昔者我當日

日供給肉食不使乏少野干曰若如是者當

 

用我言應入殑伽河內令水至胭合掌向日
念天而住我爲報王野干便去至王聞處出
大叫聲作如是語妙容今在殑伽河中洗心
練行宜疾喚取還入後宮王先曾學野干之
語旣聞其事告大臣曰卿今宜徃殑伽河邊
我聞妙容在彼勤苦改心易操即可將來與
我相見時諸大臣旣見妙容即以瓔珞衣服
嚴身將至王所王見歡悅還依昔日爲大夫
人遂日日中常以好肉供給野干後便即絶
是時野干還伺王宮相近之處叫聲告曰妙

 

 

容汝不以肉共相供者我當令王熟打於汝
與舊不殊夫人聞怖即還給與野干之肉汝
等苾芻勿作餘念徃時妙容者即嗢鉢羅苾
芻尼是彼時速疾者即鄔陀夷是徃時聞去
醫花香氣知是妙容今聞嗢鉢花香知是彼
尼汝等苾芻如是應知一切事業皆是串習
以爲因縁大衆聞已歡喜奉行

第六門第五子攝頌曰
度尼八敬法  尼欲依次坐  二部事各殊

還俗尼不度

佛在劫比羅城多根樹園時大世主與五百
釋女徃詣佛所禮雙足已退坐一面佛即爲
說種種妙法示教利喜爾時大世主旣聞法
已深心歡慶從座而起合掌向佛白言世尊

頗有女人於佛法中出家近圓成苾芻尼性
堅修梵行得第四沙門果不佛言大世主汝
應在家著白衣服修諸梵行純一圓滿清淨
無染此能獲得長夜安隱利益快樂如是三
請佛皆不許頂禮佛足奉辤而去爾時世尊
著衣持鉢出劫比羅城徃販
[ ]聚落時大世

 

 

主聞佛去已與五百釋女自剃頭髮皆著赤
色僧伽胝衣常隨佛後隔宿而去世尊到彼
住相思林中時大世主涉路疲極塵土蒙身
便詣佛所禮佛足已退坐一面爾時世尊爲
說妙法示教利喜時大世主旣聞法已從座
而起合掌白言世尊頗有女人於佛善說法
律之中出家受近圓成苾芻尼性堅修梵行
證得第四沙門果不佛言大世主宜應剃髮
著縵條衣乃至盡形堅修梵行純一圓滿清
淨無染此能獲得長夜安隱利益快樂如是

 

三請佛皆不許時大世主知佛世尊頻請不
許遂於門外啼泣而立時具壽阿難陀見已
問言喬答彌因何啼泣而立答言尊者我等
女人世尊不許出家作苾芻尼是故啼泣阿
難陀報言憍答彌可住於此我問如來爾時
阿難陀詣世尊所頂禮足已在一面立白佛
言世尊頗有女人於佛善說法律中出家近
圓成苾芻尼堅修梵行證得第四沙門果不
佛言得有若如是者願許女人出家佛言阿
難陀汝今勿請女人於我善說法律之中出

 

 

家近圓成苾芻尼性何以故若許女人爲出
家者佛法不久住譬如人家男少女多即被
惡賊破其家宅女人出家破壞正法亦復如
是又復阿難陀如作田家苗稼成熟忽被風
雨霜雹所損女人出家損壞正法亦復如是
又復阿難陀如甘蔗田成熟之時遭赤節病
便被損壞無有遺餘若聽女人出家損壞正
法不得久住速當滅盡亦復如是具壽阿難
陀復白佛言是大世主於世尊處誠有大恩
佛母命終乳養至大豈不世尊慈悲攝受佛

 

告阿難陀實有斯事於我有恩我已報訖由
因我故得知三寳歸佛法僧受五學處於四
諦理無復疑惑得預流果當盡苦際證會無
生如是之恩更爲難報非衣食等可相比喻
爾時世尊告阿難陀曰汝爲女人求請出家
成苾芻尼者我今爲制八尊敬法盡壽修行
不得違越我此所制如種田人夏末秋初河
渠之處堅修堤堰不使水流漑灌田苗隨處
充足八尊敬法亦復如是云何爲八阿難陀
諸苾芻尼當從苾芻求出家受近圓成苾芻

 

 

尼性此是最初敬法事不應違乃至盡形諸
苾芻尼當勤修學阿難陀半月半月當從苾
芻求請教授此是第二敬法事不應違乃至
盡形當勤修學阿難陀無苾芻處不得安居
此是第三敬法事不應違乃至盡形當勤修
學阿難陀苾芻尼不得詰問苾芻憶念苾芻
所有過失謂毀戒見威儀正命阿難陀若苾
芻尼見苾芻戒見儀命有毀犯處不應詰責
苾芻見尼有毀犯處應爲詰責阿難陀此是
第四敬法事不應違乃至盡形當勤修學阿

 

難陀苾芻尼不得罵詈瞋恚訶責苾芻苾芻
於尼得爲此事此是第五敬法事不應違乃
至盡形當勤修學阿難陀若苾芻尼雖受近
圓已經百歲若見新受近圓苾芻應當尊重
合掌迎接恭敬頂禮此是第六敬法事不應
違乃至盡形當勤修學阿難陀苾芻尼若犯
衆教法者應二衆中半月行摩那
[ ]此是第

七敬法事不應違乃至盡形當勤修學阿難
陀若苾芻尼夏安居已於二衆中以三事見
聞疑作隨意事此是第八敬法事不應違乃

至盡形當勤修學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卷第二十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