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四分律藏卷第十三
     
姚秦三藏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譯

初分之十三

爾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尊者難
陀爲衆僧所差教授比丘尼教授比丘尼已

默然而住爾時大愛道語言尊者難陀我等
欲得聞法願更與我等說爾時尊者難陀與
說法已默然而住大愛道復重請言我等欲
得聞法願與我等說時尊者難陀好音聲爲
說法聽者樂聞遂至日暮時比丘尼出祇
[?]

 

精舍徃舍衛城城門已閉不得入門便即依
門外城壍中宿晨旦門開在前入城時諸長
者見已皆言沙門釋子無有慙耻無清淨行
自稱言我修正法如是有何正法汝等皆觀
此比丘尼竟夜與比丘共宿晝便放還諸比
丘聞衆中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慙
愧者嫌責言云何難陀與比丘尼說戒乃至
日暮使諸長者嫌責耶諸比丘徃世尊所頭
面禮足在一面坐以此因縁具白世尊世尊
爾時以此因縁集比丘僧知而故問尊者難

 

 

陀汝實與比丘尼教戒至日暮耶答曰實爾
爾時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難陀言汝所爲
非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隨順行所不
應爲云何難陀與比丘尼說法教戒乃至日
暮耶呵責已告諸比丘此難陀癡人多種有
漏處最初犯戒自今已去與比丘結戒集十
句義乃至正法久住欲說戒者當如是說若
比丘爲僧差教授比丘尼乃至日暮者波逸
提比丘義如上僧者一教授一羯磨教授者
衆僧中差白二羯磨彼比丘衆僧所差教授

 

比丘尼應乃至日未暮當還若比丘教授比
丘尼乃至日暮者波逸提除教授若受經若
誦經若問若以餘事乃至日暮突吉羅除比
丘尼已若爲餘婦女誦經若受經若問若以
餘事至日暮突吉羅若日暮日暮想波逸提

日暮疑突吉羅日暮不日暮想突吉羅不日
暮日暮想突吉羅不日暮疑突吉羅比丘尼
突吉羅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是謂
爲犯不犯者教授比丘尼日未暮便休除婦

女已若爲餘人教誦經受經若問若以餘事

 

 

不犯若船濟處說法比丘尼聽共與賈客共
行夜說法若至比丘尼寺中說法若說戒日
來在衆中請教授人值說法便聽無犯無犯
者最初未制戒癡狂心亂痛惱所纏二十二竟

爾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彼比丘
尼聞教授師來半由旬迎安處房舍辦粥若

飲食牀座具洗浴處爾時六群比丘作是念
彼諸比丘不差我等教授比丘尼生嫉妬心
言諸比丘教授比丘尼無有眞實但爲飲食
故教授比丘尼誦經受經若問時諸比丘聞

 

其中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慙愧者
嫌責六群比丘云何作如是語諸比丘不差
我等教授比丘尼便生嫉妬心彼諸比丘教
授比丘尼無有眞實但爲飲食故教授比丘
尼若誦經受經若問諸比丘徃世尊所頭面
禮足已在一面坐以此因縁具白世
[尊世尊]

爾時集比丘僧呵責六群比丘言汝所爲非
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隨順行所不應
爲云何六群比丘乃作是言彼諸比丘不差
我等教授比丘尼便生嫉妬心彼諸比丘教


 

授比丘尼無有眞實但爲飲食故教授比丘
尼若誦經受經若問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
六群比丘已告諸比丘此癡人多種有漏處
最初犯戒自今已去與比丘結戒集十句義
乃至正法久住欲說戒者當如是說若比丘
語諸比丘作如是語比丘爲飲食故教授比
丘尼者波逸提比丘義如上彼比丘作是言
諸比丘爲飲食故教授比丘尼爲飲食故教
誦經受經若問說而了了者波逸提不了了
者突吉羅比丘尼突吉羅式叉摩那沙彌沙

 

彌尼突吉羅是謂爲犯不犯者其事實爾爲
飲食供養故教授比丘尼爲飲食故教誦經
受經若問若戲笑語獨處語夢中語欲說此
乃錯說彼無犯無犯者最初未制戒癡狂心
亂痛惱所纏二十三竟

爾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舍衛
城中有一乞食比丘威儀具足時有比丘尼

見便生善心數請彼比丘比丘不受後於異
時祇桓衆僧分衣物此比丘持衣分出祇桓
門彼比丘尼方來入祇桓彼比丘念言此比

 

 

丘尼數數請我而我不受我今寧可持此衣
分用請彼彼必不取足以相遺時此比丘語
比丘尼言大妹此衣是我分須者可取時比
丘尼輒便受之此比丘嫌責比丘尼數數向
人說言彼比丘尼數數請我以鉢中遺餘與
我而我不取作如是念彼比丘尼數數請我

以鉢中遺餘與我而我不取我今寧可持此

衣分與彼比丘尼彼必不受足以相遺而彼
便受之爾時諸比丘聞其中有少欲知足行
頭陀樂學戒知慙愧者嫌責彼比丘言云何

 

比丘與比丘尼衣不捨而請他耶諸比丘徃
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以此因縁具白
世尊世尊爾時集比丘僧呵責彼比丘汝所
爲非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隨順行所
不應爲云何比丘與比丘尼衣不捨而請他
以無數方便呵責彼比丘已告諸比丘此癡
人多種有漏處最初犯戒自今已去與比丘
結戒集十句義乃至正法久住欲說戒者當
如是說若比丘與比丘尼衣波逸提如是世
尊與比丘結戒其中有比丘畏慎不敢與親

 

 

里比丘尼衣白佛佛言自今已去聽與親里
比丘尼衣若與非親里比丘尼衣者波逸提
如是世尊與比丘結戒爾時祇桓中二部僧
共分衣物比丘衣分比丘尼得比丘尼衣分
比丘得時比丘尼所得衣持來詣僧伽藍中
白諸比丘大德持此衣共貿易耶比丘答言
諸妹我曹不得與非親里比丘尼衣爾時諸
比丘白佛佛言自今已去若貿易聽與非親
里比丘尼衣自今已去當如是說戒若比丘
與非親里比丘尼衣除貿易波逸提比丘義

 

如上說非親里者亦如上說親里者亦如上
衣者有十種如上說貿易者以衣易衣以衣
易非衣以非衣易衣鍼貿刀若縷線下至藥

草一片若比丘與非親里比丘尼衣除貿易
波逸提比丘尼突吉羅式叉摩那沙彌沙彌
尼突吉羅是謂爲犯無犯者與親里衣共相

貿易與塔與佛與僧無犯無犯者最初未制
戒癡狂心亂痛惱所纏二十四竟

爾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有比

丘尼欲作僧伽棃以作衣故來至僧伽藍中

 

 

語尊者迦留陀夷大德我持此衣裁欲作僧
伽棃願尊者與我作迦留陀夷報言我不能
作問言何故不與我作報言汝等喜數來相
催促故不能作比丘尼報言我不數來相催
隨作竟與我迦留陀夷報言可爾時比丘尼
授衣與之而去迦留陀夷善知作衣法即與
裁之作男女行婬欲像時比丘尼來至僧伽
藍中問迦留陀夷言大德爲我成衣未耶答
言衣已成比丘尼言衣若成者今可見與時
迦留陀夷即襞衣授與之語言大妹當知此

 

衣不得妄解披看亦莫示人若白時到當著
此衣在比丘尼僧後行時比丘尼如其教亦
不披衣看復不語人知後於異時白時到即

著此衣在比丘尼僧後行諸居士見皆譏笑

或拍手相向或打木或嘯或高聲大笑言汝
等看此比丘尼所著衣汝等看此比丘尼所
著衣時摩訶波闍波提比丘尼見已語此比
丘尼言大妹速脫襞此衣即便襞之著肩上
時摩訶波闍波提比丘尼食後還僧伽藍中
語彼比丘尼言取汝向者衣來我欲看之即

 

 

持出示之問言誰與汝作此衣報言是迦留
陀夷作語言何不披看持示同學耶縫割好
不牢不時比丘尼以迦留陀夷所勑事具向
說之時比丘尼衆中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
學戒知慙愧者嫌責迦留陀夷云何與比丘
尼乃作如是衣爾時比丘尼白諸比丘諸比
丘徃白世尊世尊以此因縁集比丘僧知而

故問迦留陀夷言汝實與比丘尼作如是衣

耶答曰實爾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迦留陀
夷言汝所爲非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

 

隨順行所不應爲云何乃與比丘尼作如是
衣耶呵責迦留陀夷已告諸比丘此癡人多
種有漏處最初犯戒自今已去與比丘結戒
集十句義乃至正法久住欲說戒者當如是
說若比丘與比丘尼作衣者波逸提如是世
尊與比丘結戒時諸比丘畏慎不敢與親里
比丘尼作衣徃白佛佛言自今已去聽比丘
與親里比丘尼作衣自今已去當如是說戒
若比丘與非親里比丘尼作衣者波逸提比
丘義如上說非親里親里者如上衣者有十

 

 

種亦如上若彼比丘與非親里比丘尼作衣
隨刀截多少波逸提隨一縫一鍼亦波逸提
若復披看牽挽熨治以手摩捫若捉角頭挽
方正安帖若縁若索線若續線一切突吉羅
比丘尼突吉羅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
羅是謂爲犯不犯者與親里比丘尼作與僧

作若爲塔若借著浣染治還主無犯無犯者

最初未制戒癡狂心亂痛惱所纏二十五竟
爾時世尊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尊
者迦留陀夷顏貌端正偷蘭難陀比丘尼亦

復顏貌端正與人有異迦留陀夷有欲意於
偷蘭難陀比丘尼偷蘭難陀比丘尼亦有欲
意於迦留陀夷爾時迦留陀夷清旦著衣持
鉢徃至偷蘭難陀所在門外共一處坐時諸
居士見已皆共嫌之各自相謂言汝等觀此
二人共坐猶如夫婦亦如鴛鴦爾時諸比丘
聞其中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慙愧
者嫌責迦留陀夷云何與偷蘭難陀比丘尼
在門外共一處坐耶爾時諸比丘徃世尊所
頭面禮足在一面坐以此因縁具白世尊世

 

 

尊以此因縁集比丘僧知而故問迦留陀夷
言汝實與偷蘭難陀比丘尼在門外共一處
坐耶答言實爾爾時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
迦留陀夷言汝所爲非非威儀非沙門法非
淨行非隨順行所不應爲云何與偷蘭難陀
比丘尼共在門外一處坐耶呵責迦留陀夷
已告諸比丘此癡人多種有漏處最初犯戒
自今已去與比丘結戒集十句義乃至正法
久住欲說戒者當如是說若比丘與比丘尼
在屏處坐者波逸提比丘義如上一處者一

 

是比丘一是比丘尼屏障處者見屏處聞屏
處見屏處者若塵若霧若烟雲若黑闇不見
也聞屏處者乃至不聞常語聲障者若樹若
牆若籬若衣若復以餘物障若比丘獨在屏
處與比丘尼坐者波逸提若盲而不聾聾而
不盲突吉羅立住者突吉羅比丘尼突吉羅
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是謂爲犯不
犯者若比丘有伴若有智人有二不盲不聾
不聾不盲若行過卒倒地若病轉倒若爲力
勢所持若被繫閉若命難梵行難無犯無犯

 

 

者最初未制戒癡狂心亂痛惱所纏二十六竟
爾時世尊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六

群比丘與六群比丘尼在拘薩羅人間遊行
諸居士見皆共嫌之沙門釋子無有慙愧不
修梵行外自稱言我修正法如是有何正法
與比丘尼人間遊行若有所欲便下道諸比
丘聞其中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慙
愧者嫌責六群比丘言云何與六群比丘尼
共人間遊行耶諸比丘徃至世尊所頭面禮
足在一面坐以此因縁具白世尊世尊以此

 

因縁集比丘僧呵責六群比丘言汝所爲非
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隨順行所不應

爲云何六群比丘與六群比丘尼共在人間

遊行耶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六群比丘已
告諸比丘此癡人多種有漏處最初犯戒自
今已去與比丘結戒集十句義乃至正法久
住欲說戒者當如是說若比丘與比丘尼共
行從一村乃至一村間者波逸提如是世尊
與比丘結戒時諸比丘不先與比丘尼共期
卒道路相遇畏慎不敢共行佛言若不期無

 

 

犯自今已去應如是說戒若比丘與比丘尼
共期同一道行乃至一村間波逸提如是世
尊與比丘結戒爾時衆多比丘從舍衛國欲

至毗舍離時衆多比丘尼亦從舍衛國欲至

毗舍離諸比丘尼問比丘言大德欲何所至
耶諸比丘報言我欲至毗舍離比丘尼言大
德我亦欲徃諸比丘報言大妹若欲徃者當
在前我等在後若我等在前大妹在後何以
故世尊制戒不得與比丘尼同道行諸比丘
尼言大德是我等上尊應在前我等在後時

 

諸比丘尼在後爲賊所劫失衣鉢諸比丘以
此事具白世尊世尊言自今已去若與估客
行若疑畏怖無犯自今已去當如是說戒若
比丘與比丘尼同期一道行從一村乃至一
村除異時波逸提異時者與估客行若疑畏

怖時是謂異時比丘義如上期者言共去至

某村某城某國土有疑處者疑有賊劫盜恐
怖者有賊劫盜道者村間有分齊行處是若
比丘與比丘尼期同一道行乃至村間分齊
處隨衆多界多少一一波逸提非村若空處

 

 

行乃至十里波逸提若減一村若減十里突
吉羅若多村間同一界行突吉羅方便欲去
共期莊嚴一切突吉羅比丘尼突吉羅式叉
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是謂爲犯不犯者
不共期大伴行疑恐怖處若徃彼得安隱若
爲力勢者所持若被繫若命難梵行難無犯
無犯者最初未制戒癡狂心亂痛惱所纏二十

七竟
爾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六群
比丘與六群比丘尼共乗船上水下水時諸

 

居士見皆共嫌之自相謂言沙門釋子不知
慙愧不修梵行外自稱言我修正法如是何
有正法與比丘尼共乗船上水下水若有所
欲時便住船岸邊隨意爾時諸比丘聞其中
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慙愧者嫌責
六群比丘云何與六群比丘尼共乗船上水
下水諸比丘徃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以此因縁具白世尊世尊以此因縁集比丘
僧呵責六群比丘汝所爲非非威儀非沙門
法非淨行非隨順行所不應爲云何與六群

 

 

比丘尼共乗船上水下水世尊呵責已告諸
比丘此癡人多種有漏處最初犯戒自今已
去與比丘結戒集十句義乃至正法久住欲
說戒者當如是說若比丘與比丘尼共乗船
上水下水者波逸提如是世尊與比丘結戒
爾時諸比丘不期而畏慎佛言不期無犯自
今已去當如是說戒若比丘與比丘尼共期
同一船上水下水者波逸提如是世尊與比
丘結戒爾時有衆多比丘欲渡琱翿q此岸
至彼岸爾時衆多比丘尼亦欲渡琱翿q此

 

岸至彼岸諸比丘尼徃問言大德欲何所至
耶比丘報言我等欲渡琱穭韖C尼言可得
共伴渡不諸比丘報言諸妹在前我等在後
若不爾者諸妹在後我等在前何以故世尊
制戒不得與比丘尼同一船渡水是故不得

比丘尼白言大德是我等所尊則應在前我

等在後爾時夏月天大暴雨江水汎漲船到
彼岸未還之間日已暮諸比丘尼即在彼岸
邊宿夜遇惡賊劫奪爾時諸比丘徃白佛佛
言直渡至彼岸者無犯自今已去當如是結

 

 

戒若比丘與比丘尼共期同乗一船上水下
水除直渡者波逸提比丘義如上共期亦如
上船者如上所說若比丘與比丘尼共期同
一船上水下水除直渡若入船堛i逸提若
一脚在船上一脚在地若方便欲入而不入
若共期莊嚴一切突吉羅比丘尼突吉羅式
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是謂爲犯不犯
者不共期若直渡彼岸若入船船師失濟上
水下水若徃彼岸得安隱或爲力勢者所持
或被繫或命難梵行難無犯無犯者最初未

 

制戒癡狂心亂痛惱所纏二十八竟
爾時世尊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舍

衛城中有一居士請舍利弗目連與飯食彼
即於夜辦具種種美食明日露地敷好坐具
已白時到爾時偷蘭難陀比丘尼先是居士
家比丘尼時偷蘭難陀明旦著衣持鉢詣彼
居士家見居士在露地敷衆多好坐具已即
問居士言敷此衆多坐具欲請諸比丘耶答
言欲請比丘尼即問
[]請何等比丘耶報言[]

我請舍利弗目連比丘尼語言居士所請者

 

 

盡是下賤人若先語我者我當爲居士請龍
中之龍居士問言何者是龍中之龍比丘尼
答言尊者提婆達三聞陀羅達騫馱羅達婆
瞿婆離迦留羅提舍是言語之頃舍利弗目
連已至比丘尼見已語居士言龍中之龍已
至居士即語比丘尼言汝向者言下賤人今
云何言龍中之龍耶自今已去勿復來徃我

家爾時居士白舍利弗目連坐即就座而坐

時居士出種種甘美飲食供養食已除去食
器頭面禮足更取小牀在一面坐白言我欲

 

得聞法時舍利弗目連爲說種種微妙法勸
令歡喜與說法已從座而去還至僧伽藍中
徃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世尊知而故
問舍利弗目連言汝等今日受請食爲得充
足不耶舍利弗目連白佛言食雖充足我於
居士家亦是下賤亦是龍中之龍佛問言何
故爾耶爾時舍利弗目連以此因縁具白世
尊言是提婆達提婆達部黨比丘尼爲作勸
化供養彼受飲食爾時世尊以此因縁集比
丘僧知而故問提婆達部黨比丘言汝等實

 

 

遣比丘尼徃歎譽勸化檀越得食不對曰實
爾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提婆達部黨比丘
言汝所爲非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隨
順行所不應爲云何汝等遣比丘尼勸化檀

越受彼食耶呵責提婆達部黨比丘已告諸

比丘言此癡人多種有漏處最初犯戒自今
已去與比丘結戒集十句義乃至正法久住
欲說戒者當如是說若比丘遣比丘尼勸化
得食者波逸提如是世尊與比丘結戒爾時
諸比丘不知有勸化無勸化後乃知或有作

 

波逸提懴者或有疑者先不知無犯自今已
去當如是說戒若比丘知比丘尼教化得食
者波逸提如是世尊與比丘結戒爾時羅閱
城中有大長者是棃師達親友知識彼作是
言若大德棃師達來至羅閱城者我等當爲
棃師達初至故供養衆僧長者家比丘尼聞
此語默然在懷於異時尊者棃師達來入羅

閱城爾時比丘尼聞尊者棃師達來入城便

徃語長者言欲知不棃師達已來入羅閱城
長者即遣信至僧伽藍中請之明日清旦願

 

 

尊屈意并及衆僧受我食爾時長者即其夜
辦具種種甘美飲食清旦徃白時到爾時諸
比丘著衣持鉢徃詣長者家就座而坐時長
者徃詣棃師達所語言正爲尊者故飯食衆
僧時棃師達問長者言云何知我來至此也
長者報言家所供養比丘尼見語棃師達語
長者言若實爾者我不應食此食長者報言
我亦不從此比丘尼語設此食我先有誓願
若棃師達來者我設飯食供養衆僧棃師達

復語長者言雖有此語我亦不應食此食時

 

棃師達即止不食爾時諸比丘具白世尊世
尊告言若檀越先意者無犯自今已去當如
是說戒若比丘知比丘尼讃歎教化因縁得
食食除檀越先有意者波逸提比丘義如上
教化者阿練若乞食人著糞掃衣作餘食法
不食一坐食一摶食塚間露地坐樹下坐常
坐隨坐持三衣讃偈多聞法師持律坐禪也
食者從旦至中得食彼比丘知比丘尼教化
得食食咽咽波逸提除此飯食已教化得餘
襯體衣燈油塗脚油一切突吉羅知教化教

 

 

化想波逸提教化疑突吉羅不教化教化想
突吉羅不教化疑突吉羅比丘尼突吉羅式
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是謂犯不犯者
若不知若檀越先意若教化無教化想若比
丘尼自作若檀越令比丘尼經營若不故教

化而乞食與無犯無犯者最初未制戒癡狂

心亂痛惱所纏二十九竟
爾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毗舍離
嫁女與舍衛國人後與姑共諍還詣本國爾

時阿那律從舍衛國欲至毗舍離國時彼婦

 

女問尊者阿那律言尊者欲至何處耶答言
我欲至毗舍離婦女即言可見將去不答言
可爾爾時尊者阿那律便與此婦女同一道
行爾時婦女夫主先行不在後日還家不見
其婦即問母言我婦爲所在耶其母報言與
我闘競便逃走去不知所在爾時夫主速疾
徃逐之於道路得婦將詣阿那律所語言何
故將我婦逃走耶時阿那律答言止止莫作
此語我等不爾長者語言云何言不爾汝今
現與同道行其婦語夫主言我與此尊者行

 

 

如兄弟相逐無他過惡夫主報言此人今日
將汝逃走豈可不作此言耶爾時其人即打

阿那律幾斷命根爾時尊者阿那律即下道

在一靜處結跏趺坐直身正意繫念在前入
火光三昧時長者見已便生善心長者念言
若此阿那律從三昧起者我當禮拜懴悔時
尊者阿那律從三昧覺已長者即便懴悔唯
願大德受我懴悔阿那律受其懴悔爾時長
者禮足已在一面坐爾時阿那律爲長者說
種種微妙法令發歡喜心與說法已即從坐

 

起而去爾時阿那律食已徃到僧伽藍中以
此因縁具向諸比丘說爾時諸比丘聞其中
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慙愧者嫌責
阿那律云何阿那律獨與婦女共一道行爾
時諸比丘徃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以
此因縁具白世尊世尊爾時即集比丘僧知
而故問阿那律言汝實共婦女同一道行耶
答言實爾爾時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阿那
律言汝所爲非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
隨順行所不應爲汝今云何與婦人共同一

 

 

道行耶爾時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阿那律
已告諸比丘此阿那律多種有漏處最初犯
戒自今已去與比丘結戒集十句義乃至正

法久住欲說戒者當如是說若比丘與婦女
同一道行乃至村間波逸提如是世尊與比
丘結戒時諸比丘不共期道路相遇有畏慎
不敢共行佛言不期不犯自今已去當如是
說戒若比丘與婦女共期同一道行乃至村
間波逸提比丘義如上婦女者如上說共期
者亦如上說道者亦如上說若比丘與婦女

 

共期同一道行乃至村間隨衆多界分齊一

[]波逸提若無村若空寂處行十里波逸提

若減一村減十里突吉羅若村堣@界共行
者突吉羅若方便欲行而不行若共期莊嚴
而不去一切突吉羅比丘尼突吉羅式叉摩
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是謂爲犯不犯者先

不共期事須徃彼得安隱若爲力勢所持若

被繫閉若命難若梵行難無犯無犯者最初
未制戒癡狂心亂痛惱所纏三十竟

爾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拘薩

 

羅國有無住處村有居士爲比丘作住處常
供給飲食若在此住者當聽一食爾時有六
群比丘欲徃拘薩羅國無住處村至彼住處
經一宿得美好飲食故復住第二宿復得美
好飲食彼六群比丘作如是念言我所以遊
行者正爲食耳今者已得彼於此住處數數
食者時諸居士皆共譏嫌此沙門釋子無有
猒足不知慙愧外自稱言我知正法如是有
何正法於此住處數數受食正似我曹常爲
此沙門釋子供給飲食我本爲周給一宿住

 

者耳爾時諸比丘聞已其中有少欲知足行
頭陀樂學戒知慙愧者嫌責六群比丘言云
何六群比丘於此住處數數受食爾時諸比
丘徃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以此因縁
具白世尊世尊爾時以此因縁集比丘僧呵
責六群比丘汝所爲非非威儀非沙門法非
淨行非隨順行所不應爲云何於此住處數
數受食爾時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六群比
丘已告諸比丘言此六群比丘癡人多種有
漏處最初犯戒自今已去與比丘結戒集十

 

 

句義乃至正法久住欲說戒者當如是說若
比丘一住處食應受一食若過一食者波逸
提如是世尊與比丘結戒爾時舍利弗在拘
薩羅國遊行詣此無住處村住一宿明日清
旦得好食舍利弗於彼得病念言世尊制戒
比丘一宿處應一食若過者波逸提即扶病
而去病遂增劇爾時比丘徃白佛佛言自今
已去聽病比丘過受食自今已去當如是說
戒若施一食處無病比丘應一食若過受者
波逸提比丘義如上住處者在中一宿食者

 

乃至時食病者離彼村增劇者是若無病比
丘於彼一宿處過受食咽咽波逸提除食已
更受餘襯身衣燈油塗脚油盡突吉羅比丘
尼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是
謂爲犯不犯者一宿受食病過受食若諸居
士請大德住我當與食我等爲沙門釋子故

設此宿處供給飲食若不得沙門釋子亦當

與餘人耳若檀越次第請食若兒若女若妹
及兒婦次第請食無犯或今日受此人食或
明日乃受彼人食或水瀑漲道路急難若有

 

 

賊盜虎狼師子或爲力勢者所持或被繫閉
或命難梵行難過食者無犯無犯者最初未
制戒癡狂心亂痛惱所纏三十一竟

四分律藏卷第十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