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大方廣菩薩藏文殊師利根本儀軌經卷第
宋西天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明教大師天息災奉 詔譯

第三成就最上法品第十
爾時世尊釋迦牟尼佛復說此儀軌王最上
成就法若彼誦者作法之時乗船入大琲e
住河中間以乳爲食誦眞言三十洛叉別諸
眞言誦之皆得若誦數足見一切龍即作護
摩爐如蓮華相用前第一[]面西安置獻大
供養持誦者面東坐吉祥草座以白檀恭俱

摩香熏裛龍華復用佉禰囉木爲柴入在爐
中每一龍華加持七徧而作護摩如是護摩
數滿三萬作護摩時如有龍現或持香藥或
持寳物而與持誦者不得受之若護摩畢已
得持明輪王速具神通一切龍王皆悉降伏
如同侍從隨意自在無有能勝之者壽命三
十中劫親見聖妙吉祥尋以摩頂具五神通
不久當來得成佛果復有成就最上法亦於
大琲e中作法先用吉祥果木一段爲其舟
船牢固造作復用吉祥果木爲於篙棹所用

船工心須巧妙多有方便運彼舟船徃來安
穩琣b中流持誦者所有受持根本眞言或
六字眞言三字眞言一字眞言及明王眷屬
眞言爲成就法於船中面西安[]持誦者面
東持於齋戒以乳果子藥苗藥根等爲食一
日三時洗浴三時換衣默然至心於彼[]
誦前眞言六十洛叉持誦畢已船自徃於大
海所用之物隨行受持入大海時不得怕怖
唯持誦者一人可得迴船餘者皆否須臾之
間可行百千由旬然就海中作成就法先作

護摩爐如甕用佉禰囉木爲柴用白檀龍腦
龍華合和爲團以瓦器內盛或大或小臨時
俱得團數須滿六十洛叉加持作護摩亦然
於護摩時有楞伽國住者羅叉變醜惡形復
有龍宮名大富貴彼有大龍王從龍宮出變
種種身現善惡相與彼羅剎發如是言汝起
汝起爲我作主如是復有阿修羅夜叉天人
摩護羅伽及一切聖者發善輭言勸請令起
不得便起亦不得驚怖持誦者即誦眞言左
手結祈克印祈克彼等即生怕怖尋便退散 

護摩作畢龍鬼旣無持誦者并所有船剎那
中間徃色究竟天及諸剎土徃來自在發菩
提心見聖妙吉祥獲得五通大力所有一切
龍一切羅叉一切夜叉一切阿脩羅一切天
人一切衆生皆悉降伏受誦者勑復得一切
諸佛菩薩聖賢慈心護念所有摩多鬼及一
切鬼神不見其身何況能爲惱亂
復有成就最上法用吉祥果木一段於琲e
灘製作舟船復令一百二十人執燈身著白
衣作於擁護然將第一[]如前儀則安置獻

大供養復用龍華白檀恭俱摩龍腦合和爲
團數作三萬以佉禰囉木爲柴用作護摩作
護摩畢已人及舟船剎那中間徃彼梵世隨
意自在復見聖妙吉祥得菩薩地具大五通
住壽一劫作大持明輪王彼執燈者得持明
天同爲侍從常供諸佛於未來世當成正覺
復有成就最上法或於河岸海岸及大海中
離於喧閙寂靜之處起壇持誦求最上法皆
得成就或雪山香山香醉山阿没禰山三峯
山及有華果樹林之處如佛所說應是山川

林野深淨之處離諸雜穢衆惡之類忻樂誦
持眞言法行皆得成就若南印度或於吉祥
山吉祥舍利塔等亦得成就法若北印度迦
濕彌羅國你波羅國迦尾尸國以次小支那
國大支那國所有山林河海清淨之處皆得
成就眞言行法若於聚落城邑而作法者須
是國王重臣信敬佛法人民士庶孝養父母
恭敬賢聖無諸外道邪見衆生如是國土於
寂靜處或於舍下或於露地皆可起壇求成
就法若於中天大印度內所有殑伽河岸燄

母曩河岸信度河岸捺哩摩二合那河岸嚩訖

二合河岸賛捺囉二合娑誐河岸淨岸迦嚩哩
河岸娑囉莎底河岸枲多大河岸如是勝地
可得成就最上法復有勝地金剛座大塔中
轉法輪處安瑞像塔中及迦毗羅[]摩耶夫[]

人生太子處鷲峯山中華氏大城俱尸那城
末度囉城曲女城塢濟你城廣嚴城如是國
土聚落皆是福德吉祥勝地所作所求皆得
成就若有天人住處或屍陀林或有一堂一
殿安尊像處或有華果大樹下或山頂高顯

處或優樓頻螺大池上或摩嚕波國滿城中
及你奔拏河琲e入處海門邊鉢囉野誐大
尸陀林及佛寺塔廟一切世間殊勝之地俱
獲成就最上祕密法所有邊陲之地野外無
諸華果樹木之地不得作法所有惡人集聚
不律儀處暫住即得久住持誦結壇作法終
不成就若佛菩薩縁覺聲聞一切聖賢經行
之處最爲殊勝其阿闍梨先須於眞言儀軌
法則道業並須精熟復須持戒清淨離諸貪
欲智慧通達利益衆生然可依法持明結壇

誦呪作於護摩所求滅罪其罪皆除所求吉
祥一切成就如起首作法先面西安置[]
持誦者面東座用蟻子所運之土琲e岸上
土復用白檀恭俱摩龍腦等香合和爲泥於
[]前作一孔雀於淨地生者長吉祥草於
[]前作如車輪形令持誦者右手執其輪
左手執孔雀於白月十五日夜[]前作大供
養燒龍腦香至天明日出時彼泥孔雀變成
大孔雀王輪亦出光持誦者現作天身身有
光明如日初出著最上衣莊嚴於身即時頂 

禮諸佛菩薩旋繞[]像已即自收[]經須臾
之間乗彼孔雀過於梵天有無數百千那[][]
他俱胝天人爲其眷屬自作天輪王壽命六
十中劫隨意自在富貴具足無能勝者親見
聖妙吉祥爲善知識此人不久當得成佛復
有成就法如是所樂拄杖淨瓶齒刷絡腋雄
黃眼藥刀劔弓箭鉞斧種種器仗等或二足
四足駝騾象馬師子龍虎等或飛禽之類孔
雀白鶴鸞鳳等禽用白蟻所運之土或河岸
土及諸妙香合和爲泥如前器仗生類隨意

所樂以泥作之或坐具卧具傘蓋頭冠一切
莊嚴之具亦隨意作之或是僧家所用之物
數珠革屣衣鉢錫杖剪刀針匙等物若是錫
杖刀斧等並用上好鑌鐵作之其餘之物用
前香泥修製修製旣成復用五淨之水洗過
然用閼伽水灑淨或一字眞言或別眞言誦
八百徧以爲結淨自作擁護以次如前所說
於清淨祕密之處面西安置第一[]像持誦

者面東坐於彼像前獻大供養燒龍腦香等
於十五日夜執持所造物像至心誦前根本

眞言至於天明日出之時[]出大光所有前

香泥象馬及彼鸞鳳乗之即可騰空自在若
刀劔器仗乃至數珠革屣等執之亦然身如
日出放大光明作天輪王爲一切天主壽一
大劫有無數百千那由他俱胝天人爲其眷
屬居最上摩尼寳殿前所乗象馬等類琣
隨身具大勢力自己眞言常得成就他所呪
法亦能破之於自誦者作大擁護令彼阿闍
梨有大勢力具大精進成廣大身得聖妙吉
祥讃言善哉以手摩頂爲善知識乃至當得

坐菩提道場成就佛身得一切衆生尊重供
養令諸有情到眞實際獲不退位是故我今
略說最上成就法行於最上寂靜之地建置
最上第一[]像作大最上殊勝供養行大最

上眞言事業所以持誦者乗空自在得天輪
王大菩薩位具五神通徃千佛剎於聖妙吉
祥前成就一切智智復能布大法雲降甘露
法雨普潤世間利樂有情以最上成就法力
而能現作諸佛菩薩縁覺聲聞一切賢聖如
是殊勝一切所欲吉祥之事皆得成就

第四淨行觀想護摩成就法品第十一之一
爾時世尊釋迦牟尼佛觀察淨光天中大會
之衆根機成熟純善相應告妙吉祥童子言
我爲汝等欲說中品[]像儀則之事有中品

事業中品成就法善哉汝等諦聽善思念之
爾時妙吉祥童子白佛言世尊如來爲一切
世間天人師利樂有情救拔羣品唯願世尊
悲愍我等及末世衆生今所有法略爲宣說
世尊告妙吉祥汝今諦聽若有持誦阿闍梨
若能修諸梵行持戒清淨身心柔輭悲愍有

情若安居處於此一切眞言成就法作其觀
想持誦護摩決定不虚皆得成就如儀軌王
所說若曼拏羅阿闍梨攝受弟子令入曼拏
羅與彼灌頂所受弟子依法進修琱J三昧
身心平等智慧明達所言誠諦離諸妄念勇
猛不退恭敬孝順不老不少於諸利養而無
愛著於自戒行亦無缺犯悲愍有情一切平
等如是之者於此眞言密行先作精熟而後
求法又此阿闍梨於妙吉祥曼拏羅眞言密
行深入無礙得大總持善能分別三密妙行

於法界性無畏無著人相具足生貴族家勇
猛精進善療衆病斷貪嗔癡有如是德是名
曼拏羅阿闍梨與彼爲師其行無等若彼弟
子夫欲求法於妙吉祥童子儀軌三昧深懷
愛樂發恭敬心五體投地誠心告白我今願
樂求受灌頂唯願闍梨慈悲攝受阿闍梨觀
彼弟子威儀梵行戒品身心得如前說者即
時攝受依法軌儀試驗彼等與彼灌頂教授
眞言令入三昧學祕密印如斯堅固信樂不
退即爲解脫一切眞言成就儀軌若非此人

於此儀軌不得爲說若彼弟子得阿闍梨歡
喜隨自力縁如法供養時阿闍梨教授養育
如同父子所業旣就復令隨處建置道場所
有儀軌如前所說揀好壇地無諸雜穢瓦礫
骸骨清淨之處安置[]像召請賢聖以香華

燈燭種種供養獻閼伽水獻座及發遣一日
三時洗浴著新淨衣持誦等日日如是復次
阿闍梨精進持戒審諦思惟微妙法界深猒
世間遠離幻法於諸眞言通達無二成就甚
深最上法行自作擁護如佛所說此眞言王

若人依行必獲聖道又持誦者善能分別三
世業報於微細罪生廣大怖所有世間呪法
諸佛眞言金剛部族蓮華部族如是法教不
憚辛勤勇猛修習學令成就如得成就於寂
靜處如理思惟至心持誦利益有情植衆德
本有如是行德而可於師若有學者書寫受
持眞言法行作曼拏羅求受灌頂如得成就
利益無盡復自隨其縁力供養於師以飲食
衣服卧具湯藥香華燈果恭敬供養如供諸
佛而無有異於四威儀無令缺犯保重於師

如保己命所學成就長壽無病一切所願皆
得滿足若彼弟子尊重事師得師歡喜所有
過去現在諸佛世尊聲聞縁覺及諸菩薩一
切天人皆生歡喜若師有德無德有梵行無
梵行不得毀謗又師自道法如法解說無復
悋惜令彼修學長養法眼使一切衆生歸依
有處如是弟子依阿闍梨得入諸佛祕密法
藏如是阿闍梨依彼弟子傳通聖法令下善
種是故師資相應成就佛法不斷三寳相續
若無弟子付受法教琣瘛O愍貧苦衆生與

彼宣說入聖法財大乗儀軌眞言法教上中
下品修行要道最上希有難得之法漸次誘
引令得修習熏生智種而得通達最上法行
依教奉行隨處還修曼拏羅法如前儀說揀
擇勝地於琲e岸信度河岸或大海或大野
或高山或近山或深山或樹下或林中或中
國聚落如是殊勝清淨之處至誠持誦心離
散亂隨縁乞食食已默然冥心密誦降魔息
災無不成就若復爲人所爲之者亦須信重
愛樂忍辱柔和諸根無缺人相具足一切法

事次第教授令彼早起於大河中取彼河水
濾過無蟲用自洗浴令身無垢復用粖香至
意加持然用塗身即令入壇彼阿闍梨亦自
洗浴於河岸坐復用淨土洗手二十一徧然
後刷牙整頓衣服於其佛前頭面作禮以香
華飲食種種供養種種讃歎重用香華獻閼
伽水獻已禮敬復自白言某甲弟子無始流
浪罪業無邊身口七支其過不一今對佛前
至誠發露願罪消滅如是懴悔復從座起於
[]前坐吉祥草座手執數珠一心持誦所

誦眞言須是依師傳受文言決定即許持誦
若非傳受若句義差錯及別眞言不得持誦
恐不成就

又此壇法有上中下今唯說中品法事誦課
儀軌眞言梵韻皆作中品又所發音韻亦不
得高亦不得低聲調和雅文句分明此爲中
[]像亦然過去諸佛同所宣說又每誦眞
言勿令異人聽聞恐彼疑惑返成墜墮須於
寂靜之處結界安居至心持誦若持誦時於
夜第四分或半夜時趺坐持誦至早辰日出

以次中午獻閼伽水發遣賢聖其事訖已宣
揚義理解說法句以次讀誦經典讀十地經
般若波羅蜜經等如是讀誦恭敬供養投地
作禮復誦根本眞言調伏諸根專心佛道即
得成就最上之法復次阿闍梨若入聚落求
化食時默然淨行密誦法句顧瞻道路無蟲
之地而得行之所乞之舍人有道心正見重
佛即得乞食若無道心邪見顚倒非因計因
不得徃彼恐生疑謗墜墮彼等又於聚落若
見美妙色聲等境不得貪著妄生適悅如入

軍陣勇猛無畏破彼強敵如過冤家深懷嫌
猒若見女人想觀不淨臭惡膿血蛆蟲爛壞
如屍陀林種種枯骸深生猒離若彼愚盲生
顚倒見若處執樂非淨計淨於彼女色耽著
不捨業繩纏縛隨六趣中輪迴徃來無有窮
盡生死相續苦惱不斷譬如有人執索鞦韆
徃復高低繩不離手業繩亦爾六趣昇沉業
不離身如輪給水如蟻循環而無窮盡佛說
女人爲苦根本由是諸苦相續而生是故行
人宜心遠離若阿闍梨如爲女人喻若得病

無其增益所求不成上品中品乃至下品成
就之法皆不成就爲破戒罪諸佛菩薩而無
護念一切眞言都無勝力人天福報少分快
樂亦不可有何況眞言最上之法又若親近
女人於未來世欲求菩提涅槃永不成就何
以故女色壞人障聖道故譬如有人截多羅
樹頭於其截處芽永不生智種亦然女刀截
故善芽不發是故女人過失旣深切要遠離
若彼智者心不邪亂離妄清淨觀彼女色如
空中華如水中月不貪不著無得無捨於曼

拏羅成最上法是名曼拏羅阿闍梨清淨乞
食之行

大方廣菩薩藏文殊師利根本儀軌經卷第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