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爲優填王說王法政論經
     唐三藏沙門大廣智不空奉 詔譯

爾時優填王獨處空閑靜室而坐生如是心
當云何知諸帝王眞實過失及眞實功德我
若知者當捨其失當修其德誰有沙門淨行
者能了爲我廣宣開示良久思已便作是念
唯我世尊三界大師具一切智定知諸王所
有眞實過失及眞實功德我今當徃佛世尊
所請問斯義故我今者來至佛所惟願如來
爲我開示世尊云何諸王眞實過失云何諸

王眞實功德作是請已爾時世尊告優填王
曰大王今者應當了知王之過失王之功德
王衰損門王可愛法及能起發王可愛之法
云何王之過失大王當知王過失者略有十
種王若成就如是過失雖有大府庫有大臣
佐有大軍衆不可歸仰何等爲十一者種姓
不高二不得自在三立性暴惡四猛利憤發
五恩惠賒薄六受邪佞言七所作不順古先
王制八不顧善法九不鑒是非勝之與劣十
所向縱蕩專行放逸云何名王種姓不高爲

有庶臣不類而生非宿尊貴纂紹王位是名
種姓不高云何名王不得自在爲有帝王被
諸大臣輔相官僚所制不隨所欲所作常有
諫約於妙五欲亦不如意歡娛遊戲如是名
王不得自在云何名王立性暴惡爲有帝王
見諸臣類或餘人等犯小
[]過即便對面發

麤惡言咆忿恚顰蹙貶黜設不對面背彼

向餘而作於前黜罵等事或不長時瞋恚或
於長時不捨如是對面暴惡背面暴惡是名
帝王立性暴惡云何名王猛利憤發謂有國 

王見諸羣臣有小[]過有少違越便削封禄

奪去妻妾即以重法而刑罰之如是名王猛
利憤發云何名王恩惠賒薄謂有國王諸羣
臣等親近侍衛雖極清白善稱其心而以微
劣輭言慰喻其頒賜爵禄酬賞勳庸不能圓
滿不順常式或損耗已或稽留已然後方與
如是名爲王恩賒薄云何名王受邪佞言若
有帝王見諸羣臣實非忠正不閑憲式潜謀
輔佐佞心偏黨不修善政妬嫉賢良信用如
是等人所進言議由此因縁王務財寳虚稱

善政並皆衰損如是名王受邪佞言云何名
王不順先王所制謂有國王不能究察不審
揀擇諸羣臣等於種種務國法事中不堪委
任而委任之堪委任者不委任之應賞賚者
而刑罰之應刑罰者而賞賚之又此羣臣處
大朝會餘論未終發言間絶不敬不憚而興
諫諍不能依法而善奉行不能正住先王教
命如是即名不順先王所制之法云何名王
不顧善法謂有國王不信因果不悟當來善
不善業人天果報隨情造作身語意業三種 

惡行不能以時惠施修福持齋學戒受陀羅
尼業灌頂法門於四無量心不興廣濟如是
名王不顧善法云何名王不鑒是非勝之與
劣謂有國王於諸大臣輔相官僚用心顚倒
不善了知忠信技藝智慧差別以不知故非
忠信生忠信想非技藝有技藝想於惡慧所
生善慧想於善慧所生惡慧想又諸臣等年
耆衰邁曾於久時親近侍衛知其無勢遂不
敬愛不賜爵禄不酬其賞被他陵蔑捨而不
問如是名王不鑒是非勝之與劣云何名王

一向縱蕩[]行放逸謂有帝王於妙五欲一[]

向沉没耽著嬉戲不能時時誡慎如是即名
爲一向縱蕩專行放逸若有國王成就如是
十種過失雖有大府庫有大輔佐有大軍衆
不久國界自然災亂而不可歸仰當知此十
過失初一是王種姓過失餘九是王自性過
失云何名王之功德大王功德者略有十種

一者種姓尊高二者得大自在三者性不暴

惡四憤發輕微五恩惠猛利六受正直言七
所作諦思善順先教八顧戀善法九善知差

別十不自縱蕩不行放逸云何名王種姓尊
高謂有國王宿植善根以大願力故生王族
紹繼國位恩養萬姓淨信三寳如是名王種
姓尊高云何名王得大自在謂有帝王自隨
所欲於妙五欲歡娛遊戲所應賞賜隨意而
作於百僚等所出教命宣布無滯如是名王
得大自在云何名王性不暴惡謂有國王見
諸羣臣雖違少小
[]犯等事而能容忍不即

貶黜不發麤言亦不對面憤發亦不內意祕
匿如是名王性不暴惡云何名王憤發輕微

謂有國王諸羣臣等雖有大[]有大違越而

不一切削其封禄奪其妻妾不以重法而刑
罰之隨過輕重而行矜降如是名王憤發輕
微云何名王恩惠猛利有諸羣臣親近侍衛
其心清白其心調順王即時時以正圓滿輭
言慰喻頒賜勳庸而不令彼損耗稽留劬勞
怨恨易可親近不難承事如是名王恩惠猛
利云何名王受正直言謂有國王諸羣臣等
實有忠正無濁無偏善閑憲式情無違叛其
王信用如是人等所進言議國務財寳悉皆

成就名稱遠布黎庶咸歡如是名王受正直
言云何名王所作諦思順先王教謂有國王
性能究察審能揀擇諸羣臣等於種種務公
法事中不堪委任者而不任之堪委任者而
委任之應賞賚者而正賞賚應刑罰者而正
刑罰凡有所爲審思審擇然後方作亦不卒
暴其王羣臣等雖處朝會終不發言間絶餘
論要待言終而興諫諍如其王教而善奉行
如是即名順先王教云何名王顧戀善法謂
有帝王信有因果善不善業人天果報具足 

慙恥而不恣情作身語意三種惡行時時惠
施修福持齋建立曼拏羅受灌頂法而設護
摩供養聖衆四無量心常懷廣濟如是名王
顧戀善法云何名王能鑒是非勝之與劣謂
有國王於諸大臣輔相百僚心無顚倒能善
了知忠信技藝智慧差別若有若無並如實
知於其無者輕而遠之於其有者而敬愛之
又諸臣等年耆衰邁曾於久時親近侍衛雖
知無勢無力然念昔恩轉懷敬愛而不輕賤
爵禄勳庸分賞無替如是名王能鑒是非勝

之與劣云何名王不自縱蕩不行放逸謂有
國王於妙五欲而不沉没慠慢嬉戲而不耽
著能於時時誡慎方便作所應作慰勞羣臣
如是名王不自縱蕩不行放逸若王成就如
是功德雖無府庫無大輔佐無大軍衆不久
國界自然豐饒而可歸仰大王當知如是十
種王之功德初一名爲種族功德餘九自性
功德云何名爲王衰損門大王當知衰損門
略有五種一不善觀察而攝羣臣二雖善觀
察而無恩惠縱有恩惠不得及時三專行放 

逸不思國務四專行放逸不守府庫五專行
放逸不修善法如是五種皆悉名爲王衰損
門云何名王不善觀察而攝羣臣謂有國王
於羣臣等不能究察不審揀擇忠信技藝智

慧差別攝爲親侍加以寵愛厚賜爵禄重委
寄處而相委任數以輭言而相慰喻然此羣
臣所謂財寳多有損費若遇冤敵惡友軍陣
而先退敗以懼破散便生奔背無戀於主如
是名王雖善[?]雖善觀察而無恩惠縱有非時謂有
[不善觀察而攝群臣云合名王]

國王性能究察審能揀擇知是忠信技藝智

慧攝爲親侍而不寵愛不量其材不賜爵禄
於形要處而不委任忽於一時王遇冤敵惡
友軍陣不怖畏事臨急難時於諸臣等方行
寵爵而以輭言慰喻時羣臣等共相謂曰王
於今者危迫因縁方於我等暫行恩惠非長
久心知此事已雖有忠信技藝智慧悉隱不
現如是名王雖善觀察而攝羣臣無恩惠行
縱有非時云何名王專行放逸不思國務謂
有國王於應和好所作所成國務等事而不
得時獨處空閑或與智王共正思惟和好方

便乖絶等事及應賞賚乃至軍陣所作所成
要務等事不勤在意如是名王專行放逸不
思國務云何名王專行放逸不守府庫謂有
國王寡營事業不觀諸務不禁王門宮庭庫
藏國家密要說向婦人乃於捕獵博戲事中
費損財寳而不慎護如是名王專行放逸不
守府庫云何名王專行放逸不修善法謂有
國王於世所知柔和淳質聦慧辯才得理解
脫所有沙門婆羅門不能數近禮敬諮詢云
何是善云何不善云何有罪云何無罪云何

有福吉祥法門遠離諸惡設得聞已不依修
行如是名王專行放逸不修善法若有國王
成就如是五衰損門當知此王退失現世果
報乃至來生失人天福謂前四門現受福利
最後一門退來生果報云何名爲王可愛法
大王當知略有五種謂王可愛可樂可欣可
意之法何等爲五一者人所敬愛二自在增
上三能摧冤敵四善攝養身五能修善事如
是五種是王可意之法云何善能發起王可
愛法大王當知略有五種善能發起王可愛

法可等爲五一恩養世間二英勇具足三善
權方便四正受境界五勤修善法云何名王

恩養蒼生謂有國王性本知足能爲謹慎成
就無貪白淨之法所有庫藏隨力給施貧窮
孤露柔和忍辱多以輭言曉喻國界諸有羣
臣有故違犯不可免者量罪矜恕以實以時
如理治罰如是名王以王化法恩養蒼生故
感世間之所敬愛云何名王英勇具足謂有
國王神策不墜武略圓滿未降伏者而降伏
之已降伏者而攝護之如是名王英勇具足

云何名王善權方便謂有國王一切好事分
明了知方便能和攝受強黨故得摧伏一切
冤敵云何名曰正受境界謂有國王善能籌

量府庫增減不奢不[]平等受用隨其時候

所宜給與所有臣親族王等及伎樂人又有
疾時應食所宜避所不宜醫候食性方以食
之若食未消或食而痢皆不應食應供食者
不應獨食所有精味分布令歡如是名王正
受境界遂能善巧攝養自身云何名王勤修
善法謂有國王具足淨信戒
[]捨慧於淨信

處了信他世及信當來善不善業人天果報
如是名爲具足淨信受持淨戒於年三長每
月六齋遠離殺生及偷盜邪行妄言飲酒諸
放逸處如是名王具足淨戒於淨聞處於現
世業及當來果修德進業樂聽般若衆妙法
門專意勤心究竟通達如是名王具足淨聞
於淨捨心遠離慳貪舒手惠施常應修福圓
滿平等如是名王具足淨捨謂於具足淨慧
之處如實了知有罪無罪修與不修勝劣方
便親近多聞戒行沙門遠離諸惡邪教之者 

善知三種果報圓滿士用圓滿功德圓滿所
謂國王繼習帝業所生宗族聦利明慧府庫
財寳應用不虧如是名爲果報圓滿若諸國
王善權方便痡`成就英勇進退善達藝能
是即名爲士用圓滿若諸國王住持正法與
諸內宮王子大臣共修惠施行好善事持齋
受戒慈三摩地門上妙梵行頻作護摩息災
增益建曼荼羅具受灌頂是爲功德圓滿若
能如是行者是名淨慧具足復次大王當知
我已說王之過失王之功德王衰損門王可

愛法及能發起王可愛之法是故大王每日
晨朝若讀若誦此祕密王教依之修行即名
聖王即名法王諸佛菩薩天龍八部日夜加
持痡`護念能感世間風雨順時兵甲休息
諸國朝貢福祚無邊國土安寧壽命長遠是
故當獲一切利益現世安樂爾時優填王聞
佛所說踊躍歡喜信受奉行

佛爲優填王說王法政論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