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大乗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卷第一
     
唐罽賓國三藏般若奉 詔譯

歸依三寳品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在王舍大城迦蘭多
迦竹林精舍時與衆多菩薩摩訶薩住不退

轉位階十地十波羅蜜多悉已圓滿復有衆
多諸大苾芻皆阿羅漢諸漏已盡無復煩惱
逮得已利心善解脫慧善解脫復有阿僧企
耶諸有情等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爾時慈氏菩薩摩訶薩於此會中而作是念
此會衆中諸有情類貧窮孤露無所依怙流
轉生死沈溺愛河欲達彼岸爲聞法故願見
世尊求一切智無有力能爾時慈氏菩薩爲
欲諮問甚深義趣一切有情云何發菩提心
求佛決定三無數劫無有疲倦今佛世尊意

趣難解廣大甚深文句巧妙具足圓滿記別
有情因果差別希求速疾無上菩提於是彌
勒菩薩摩訶薩發如是心即從座起整理衣
服善調六根身口意業皆悉寂靜然其六根
百福所生妙相莊嚴八十種好三無數劫之
所圓滿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等百千萬日光
明相莊嚴其身一切有情瞻仰無猒近無等
等佛果菩提以如是身徃詣佛所五體投地
禮佛雙足又以無量功德莊嚴之手如新生
蓮華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如來世尊於一念

中能知一切有情過去未來現在之心或有
有情因諮問時獲清淨心或有有情受記之
時獲須陀洹果乃至阿羅漢果辟支佛果或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爲此義故仰諮
如來惟願世尊分別解說世尊今爲三世有
情所依之主或有有情行大乗行其心柔和
惟願世尊慈悲愍念獲甘露法不獨受用而
同其味云何令諸有情趣大涅槃安隱正路
此等有情當作何事於一切智得不退轉云
何圓滿檀波羅蜜乃至般若波羅蜜多又此

般若波羅蜜多與前五種波羅蜜多而爲其
母云何修習而能圓滿又此大願云何顯發
又諸有情云何修習涅槃彼岸惟願世尊分
別解說爲欲利益安樂一切有情令得歡喜
爾時薄伽梵讃慈氏菩薩摩訶薩言善哉善
哉善男子汝今乃能利益安樂一切有情問
是深義勸諸有情修善業故常爲有情勤修
習故汝今一心廣爲有情頓絶羈鎻勤求法
故汝今以此大慈悲心於三阿僧企耶圓滿
六種波羅蜜多大海法故汝今已近菩提道

場涅槃岸故猶如明星出已旭日便照汝今
亦爾當作佛日汝今諦聽善思念之我今爲
汝具足分別甚深之義如有智人能善思惟
觀察生死險道之中莫能過於無所依怙譬
如大海舟船而無帆主其中有情多所漂溺
涌浪洄澓破壞沈没種種諸難常有憂患求
於吉祥無上船師以爲依怙又諸有情於生
死中常多恐懼所以求於力勢之人而爲恃
怙不被怨賊之所侵害縱彼怨賊有大狂力
爲此之人依附王者而[]被賊必無更能作[]

損害者又彼怨賊旣見力勢永捨怨心順從
正化一切有情亦復如是各作是念誰能與
我作歸依處除其衰患令得安樂於此三界
五道之中天龍藥叉阿蘇羅迦嚕囉健達婆
緊捺羅摩怙洛迦人非人等諸衆之中而求
覔之無有能爲作歸依者所以者何彼諸天
等自未能免生死羈鎻煩惱繫縛流轉三界
無量無邊衆苦吞噉諸怖畏事以貪欲網之
所纏縛況能爲我作歸依處又諸天等常被
甲冑闘戰之具心懷怖畏彼阿蘇羅而況於

人及餘諸趣以是觀察三界六道無有堪能
拔濟我者以是應當歸佛法僧除佛法僧更
無有能救護我者一切有情若欲求於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涅槃樂者應當歸依佛法
僧寳以是因縁令諸有情歸佛法僧爾時慈
氏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云何名爲佛法
僧寳云何歸依佛告慈氏言佛寳者則有二
種一者佛身二者佛德言佛身者所謂如來
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
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已於過去無量無邊  

阿僧祇劫不惜身命勤修六度萬行圓滿菩
提樹下坐金剛座降伏魔軍斷諸結賊獲一
切智成等正覺具足如是諸妙功德號之爲
佛言佛德者即佛身中具足十力四無所畏
十八不共法大慈大悲大喜大捨三解脫門
三示導六神通隨心三摩地四智二智離於
知境斷煩惱障及所知障離諸習氣無功用
道起如如化若遠若近遊止自在無有障礙
於一芥子能納無量諸妙高山如是功德無
量無邊諸佛如來皆悉具足又從一劫至無

量劫壽命自在無能損減於神境通徃來變
現無有障礙隨意自在諸佛世尊之所經行
城邑聚落先放微妙金色光明照耀其處其
中衆生遇斯光者身病心病皆得除愈心火
滅已身得清涼僂者能伸跛者能行盲者得
視聾者能聽瘂者能言其心亂者便復本心
鬼魅癲狂魍魎所持悉皆除愈裸者得衣憍
慢心者而得謙下憂惱者心安隱失道者得
正路飢渴者得飲食囚繫者得解脫恐怖者
得無畏丘陵坑坎山澗堆阜皆悉平正猶如

抵掌門第卑小自然高大衢路隘狹並皆寬
廣市肆鄽里自然開豁穢惡不淨應時香潔
荊棘毒刺瓦礫沙石悉皆不現日光晃耀而
無炎毒香風和暢無諸塵坌白鶴孔雀鸚鵡
舍利迦陵頻伽拘枳羅拘那羅命命等鳥其
聲美妙出和雅音象馬牛羊水牛犛牛犎牛
竹牛各出本音其聲微妙箜篌簫笛琴瑟鼓
吹如是樂器不鼓自鳴及餘種種巧妙希奇
諸神通事悉皆變現如是種種諸希有事日
日各異轉加殊勝皆是如來威神之力若有

衆生疑佛世尊及佛功德有一異者當作是
說佛與功德不一不異譬如然燈膏炷與明
不一不異離於膏炷無別燈明若言燈明離
膏炷者明所及處悉應焚爇佛身功德亦復
如是此微妙身是佛功德無漏法身自他受
用平等所依然此佛身亦非是體離是體外
無別法身若是體者同於外物有四大相故
知非相亦非無相若非相者同[]虚空同[][][]

虚者性即是常無方便過自性清淨無染無
著甚深無量無有變易難解難知微妙寂靜

具無邊際眞常功德絶諸戲論唯佛證知非
餘所及亦非譬喻之所校量慈氏當知如此
身者即是過去未來現在殑伽沙等諸佛世
尊法身之相佛報身者謂諸如來三無數劫
修集無量福慧資糧所起無邊眞實功德常
住不變諸根相好智慧光明周徧法界皆從
出世無漏善根之所生故不可思議超過世
智純熟有情爲現茲相演無盡法廣利無邊
慈氏當知此即如來報身圓滿言化身者爲
彼有情隨所應化故現無量阿僧企耶諸化

佛身其所化身或於地獄以現其身度彼有
情令離衆苦導以正法令發勝心便生人天
受勝快樂於佛法中深生信樂得佛法分獲
聖道果或生鬼趣化彼有情令離飢渴種種
逼迫化以正法使發勝心便生人天受諸快
樂深入佛法得聖道果或化傍生在於彼趣
或作迦嚕羅身或作龍身或作師子象馬熊
羆虎豹豺狼野犴狐兔蚖蛇蝮蠍魚鼈黿鼉
白鶴孔雀鳳凰鴛鴦鸚鵡舍利種種之身令
諸有情離相殘害慈心相向能離種種諸怖

畏事示以正法令深信樂歸佛法僧得生人
天獲諸快樂得佛法分證聖道果或化有情
於餘國土或日月光所不能照如是種種無
佛法處建立正法令諸有情歸佛法僧剃除
鬚髮受佛禁戒而作苾芻及苾芻尼或作鄔
波索迦鄔波斯迦建立僧坊護持正法安立
無量無數有情置於人天涅槃彼岸而得果
證或生天趣化彼有情令離五欲心無染著
導以正法發菩提心歸佛法僧深入正法置
於涅槃解脫果證或生人趣現處王宮生釋

種家以巧方便化諸有情斷除三界煩惱憂
患生老病死故現受生踰城出家菩提樹下
取吉祥草坐於道場處金剛座降伏魔軍成
等正覺爲化有情轉正法輪放大光明周徧
一切照曜世間自利利他悉皆圓滿或現寂
靜入大涅槃是即名爲佛化身也如是種種
善巧方便無量無邊皆是如來自在神力此
即三身體無異相爾時薄伽梵告慈氏菩薩
摩訶薩言善男子於意云何若有善男子善
女人歸依佛者當歸依諸佛清淨法身若欲

求於佛法身者當作如是發大誓願願我及
彼一切有情當得如是功德法身云何乃令
發如是願爲佛應身剎那遷變化身佛者疾
入涅槃功德法身湛然常住以是歸依清淨
法身歸法身者即是歸依過去未來現在諸
佛若我捨於衆生取涅槃者即同受於地獄
諸苦若與有情同解脫者雖處地獄無異涅
槃以是因縁令諸衆生歸佛法身證涅槃樂
究竟如如體無增減如是法身是眞安樂是
故但令歸佛法身復次慈氏云何名爲清淨

法寳言法寳者亦有三種云何爲三第一法
寳所謂涅槃甘露解脫常樂我淨而爲體性
能盡一切生老病死憂悲苦惱云何生苦謂
依父母胖合之時不淨種子處母胎中業力
風持時經九月住居黑闇無有光明生熟藏
間汙穢不淨八萬[]蟲之所和雜出息入息

隨母而行口不能言眼不得視飢渴寒熱種
種諸苦逼切身心如是諸苦無量無邊令諸
衆生不得自在故名生苦雖受此苦而有一
德一切怨家所不能見亦不能說是非過惡

無比涅槃安樂法中無如是苦云何老苦所
謂衆生從少至老時節代謝所有充實悉皆
損減筋力衰朽行止戰掉髮白面皺眼耳昏
暗牙齒踈缺顏貌醜陋身相傴僂人所惡賤
所有言教隨說廢忘而以此身爲其重擔譬
如然燈膏油旣盡不久將滅老亦如是壯膏
旣盡不久將死又如蘇莫遮[]覆人面首令[]

諸有情見即戲弄老蘇莫遮亦復如是從一
城邑至一城邑一切衆生被衰老冒見皆戲
弄以是因縁老爲大苦除非死至無藥能治

雖受老苦而不猒之祈禱神祇矬@長壽無
比涅槃安樂法中無此老苦云何病苦所謂
地水火風互相違害種種諸苦來集其身一
切衆生無問老少皆共有之安樂適身勝妙
五欲金銀珍寳家族眷屬悉皆捨離所有教
詔男女親戚皆不承順一切怨家詐來親附
如此病苦皆不願求以是當知病爲大苦安
樂涅槃無比法中清淨寂然無斯病苦復次
慈氏云何死苦所謂衆生氣絶識滅無所覺
知一切苦中莫過死苦生老病苦五趣之中

有無不定此死苦者皆共有之譬如貧苦能
劫榮華如怨憎苦能劫親愛死苦若至不揀
老少愚智貴賤一切盡劫捨見身已入幽闇
處衣服卧具一切財寳莫能用之裸露而行
復無伴侶貨財不免披訴無容奇哉無常能
作斯害甚大鄙惡不揀怨親三界衆生無能
免離皆被死伐何能救之設轉輪王那羅延
力皆被擒獲當知死苦無量無邊以是觀之
死爲大苦解脫涅槃無比法中寂靜安樂無
茲死苦譬如有人瀑河漂溺登陟高山得免

怖畏衆生亦爾常爲一切生死瀑河之所漂
溺登涅槃山離生死畏亦如天雨能除毒熱
塵穢等障人民安樂身意清涼百卉滋茂成
就果實如來法雨亦復如是能除一切煩惱
毒熱衆生安樂解脫清涼滋長一切白淨善
種成就果實令得涅槃以是因縁諸佛世尊
捨無常身證涅槃樂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
而說偈言
如來妙體即法身  清淨解脫同眞諦
如日與光不相離  如來功德即涅槃

眞我與佛無差別  一切有情所歸趣
生死涅槃等無二  其性不壞無造作
垢淨如如性不異  唯佛世尊獨能了
衆生悉有如來藏  三寳於是現世間
一切有情入佛智  以性清淨無別故
佛與衆生性不異  凡夫見異聖無差
一切衆生本清淨  三世如來同演說
其性垢淨本無二  衆生與佛無差別
空徧十方無分別  心性平等亦復然
譬如一切衆生界  徧在虚空受生滅

諸根生滅亦如是  處在無爲界亦然
譬如虚空火不燒  生死不壞無爲性
地水風輪轉相依  虚空無有所依相
蘊處界三亦復然  琣窾~種煩惱性
彼業煩惱住何處  常居妄想無明源
妄想之心何所居  琣b無爲淨心性
蘊處界三假施設  一切法性本無住
業惑相持如地水  妄想轉動猶如風
心性本淨如虚空  妄想依空無所有
煩惱業苦從妄起  業苦還爲煩惱因

惑業循環無定居  無因無縁無所會
無生無滅性空寂  本體光明智清淨
自性無生無變異  煩惱無明垢所覆
亦如瞖眼見二月  衆生二執亦復然
煩惱猶如衆蜜蜂  其蜜即喻如來藏
此蜜衆蜂共圍遶  智者護身能取蜜
無相六度爲方便  而能證彼法界身
譬如五穀[ ]未除  不堪與人充美饍
菩薩煩惱糠未遣  不能施人甘露飯
行人遺寳落穢處  設經萬歲無損汙

天眼見寳知所在  收取洗拭隨意用
佛見衆生性無二  爲欲滌除煩惱穢
大乗甘露而爲水  滌盡塵勞佛性現
譬如新生五穀芽  說米有無未決定
佛性不離有無中  唯佛自證方明了
法寳自性痦M淨  諸佛世尊如是說
客塵煩惱之所覆  如雲能翳日光明
無垢法寳衆德備  常樂我淨悉圓滿
法性清淨云何求  無分別智而能證
譬如池水淨無垢  其中蓮華妙無染

如月蝕已重光明  亦如皎日出雲翳
無垢功德徧莊嚴  滌除煩惱光明現

佛告慈氏當知第一清淨法寳即是摩訶般
若解脫法身復次慈氏應知第二法寳者謂
即戒定智慧諸妙功德所謂三十七菩提分
法謂四念住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
分八聖道此三十七法與前清淨法寳而爲
方便云何方便以修此法而能證彼清淨法
身當知此即第二法寳復次慈氏云何名爲
第三法寳所謂過去無量殑伽沙等諸佛世

尊所說正法我今亦當作如是說所謂八萬
四千諸妙法蘊調伏純熟有縁衆生而令阿
難陀等諸大弟子一聞於耳皆悉憶持攝爲
五分一素呾纜二毗奈耶三阿毗達磨四般
若波羅蜜多五陀羅尼門此五種藏教化有
情隨所應度而爲說之若彼有情樂處山林
常居閑寂修靜慮者而爲彼說素呾纜藏若
彼有情樂習威儀護持正法一味和合令得
久住而爲彼說毗奈耶藏若彼有情樂說正
法分別性相循環研覈究竟甚深而爲彼說

阿毗達磨藏若彼有情樂習大乗眞實智慧
離於我法執著分別而爲彼說般若波羅蜜
多藏若彼有情不能受持契經調伏對法般
若或復有情造諸惡業四重八重五無間罪
謗方等經一闡提等種種重罪使得銷滅速
疾解脫頓悟涅槃而爲彼說諸陀羅尼藏此
五法藏譬如乳酪生酥熟酥及妙醍醐契經
如乳調伏如酪對法教者如彼生酥大乗般
若猶如熟酥總持門者譬如醍醐醍醐之味
乳酪酥中微妙第一能除諸病令諸有情身

心安樂總持門者契經等中最爲第一能除
重罪令諸衆生解脫生死速證涅槃安樂法
身復次慈氏我滅度後令阿難陀受持所說
素呾纜藏其鄔波離受持所說毗奈耶藏迦
多衍那受持所說阿毗達磨藏曼殊室利菩
薩受持所說大乗般若波羅蜜多其金剛手
菩薩受持所說甚深微妙諸總持門如是教
門能除有情生死煩惱長夜黑闇速能出離
證解脫果譬如明燈能除暗暝使得見道佛
亦如是然智慧炬能照有情十不善闇使見  

善道設彼有情慳悋財寳聞此法已便能惠
施一切貧窮若有惡業衆生聞此法已捨惡
修善若瞋恚者便能忍辱懈惰有情聞已精
進散亂衆生聞已寂靜愚癡有情聞是法已
便發智慧得智慧已悉能迴心修種種善又
諸有情聞此法已閉惡趣門開涅槃路猶如
甘露證解脫果當知此即第三法寳是三法
寳一切衆生應當歸依無爲法寳一切法中
最尊最勝莫過無爲何以故以於生死大苦
海中能爲船筏能作有情甘露良藥又是殑

伽沙等諸佛菩薩三無數劫六度萬行所證
之果如是妙法功德圓滿以是歸依無爲法
寳若有衆生受持經者當發是願願我歸依
如是法寳歸是法已願令五道一切衆生亦
發是願我今歸依亦令有情安住於此功德
法中引至涅槃眞實寳所慈氏當知此即名
爲第三法寳復次慈氏云何名爲眞實僧寳
言僧寳者亦有三種一者第一義僧所謂諸
佛聖僧如法而住不可覩見不可捉持不可
破壞無能燒害不可思議一切衆生良祐福

田雖爲福田無所受取諸功德法常不變易
如是名爲第一義僧第二聖僧者謂須陀洹
向須陀洹果斯陀含向斯陀含果阿那含向
阿那含果阿羅漢向阿羅漢果辟支佛向辟
支佛果八大人覺三賢十聖如是名爲第二
僧寳第三福田僧者所謂苾芻苾芻尼等受
持禁戒多聞智慧猶天意樹能蔭衆生又如
曠野磧中渴乏須水遇天甘雨霈然洪霔應
時充足又如大海一切衆寳皆出其中福田
僧寳亦復如是能與有情安隱快樂又此僧

寳清淨無染能滅衆生貪瞋癡闇如十五日
夜滿月光明一切有情無不瞻仰亦如摩尼
寳珠能滿有情一切善願如是名爲第三僧
寳是三僧寳一切有情云何歸依應作是說
當令歸依第一義諦無爲僧寳所以者何以
是無爲常住僧故而此僧寳無漏無爲不變
不異自證之法歸依如是無漏僧寳能滅有
情一切苦故復願有情當獲如是無漏功德
得此法已演三乗法度脫有情我所歸依佛
法僧寳不爲怖畏三惡道苦亦不願樂生於

人天誓救有情出生死苦是則名爲歸依僧
寳復次慈氏若有衆生歸依三寳應發是心
我今此身已生人趣得離八難難得能得以
善方便當習一切勝妙之法若我違於如是
上願不求善法則爲自欺亦如有人乗船入
海至於寳所空手而歸如是歸依佛法僧寳
脫苦方便若不歸依後悔何及旣知是已當
須勉勵精勤修習速願成就善法旣成過去
罪愆應當懴悔使令除滅復作是說我從無
始生死已來身口意業所作衆罪無量無邊

皆從虚妄顚倒心起而於父母和尚師長佛
法僧寳尊重之境所作諸罪今皆懴悔復爲
二事造作諸罪極重惡業如妙高山云何爲
二一者親愛二者怨嫌若於生死急難之中
而彼二類怨親有情而於我身不能利益應
作如是徧觀察之彼與我身悉歸磨滅而我
云何乃作斯罪又於十方世界一切有情造
諸善業及學無學獨覺聲聞佛及弟子一切
賢聖我皆隨喜復次於無始際生死轉輪受
五趣身無量怨親於我未曾獲得毫[]利益

之事現在未來亦不可得我於無始爲彼怨
親所作諸罪我願自受誓不擾他一切衆生
若我重患之時求親愛人慈心瞻省扶侍我
身摩抆沐浴供給飲食病瘦醫藥種種相資
雖則如斯而於我身疾苦之中無相代者況
於未來而能救我生死大苦而我此身於現
世中無依無怙何況未來我身旣然有情亦
爾自我及他皆無恃怙是故歸依眞實三寳
何以故以常住故譬如有智之人於險難中
求有力者以爲救護衆生亦爾生死險難歸

依三寳以爲其主方能越度生死大河我若
得已亦爲其主覆護一切苦難衆生能發如
是大誓願者得大信心而於佛前長跪合掌
偏露右肩作是歸依佛法僧寳譬如世間貧
賤之人一切有情見皆輕蔑
[]役驅使種種

呵罵陵辱其身旣被輕賤遂求尊貴有力之
人以爲其主便能免離種種欺辱有情亦爾
或生惡趣及在人中痝Q諸苦逼迫其身爲
求免離歸依三寳如是諸苦悉得解脫歸三

寳已復發是願願我救護一切衆生度生死

海到涅槃岸如大商主導諸商人度大曠野
沙磧險路至無畏處三寳導師亦復如是導
引有情度空曠處生死長夜至大涅槃得無
所畏慈氏當知發心修行大乗行者應作如
是歸依三寳

大乗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卷第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