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瑜伽集要救阿難陀羅尼焰口軌儀經
唐三藏沙門不空奉 詔譯

爾時世尊在迦羅城尼俱律那僧伽藍所與
諸比丘并諸菩薩無數衆會前後圍遶而爲
說法爾時阿難獨居靜處念所受法即於其
夜三更已後見一餓鬼名曰焰口其形醜陋
身體枯瘦口中火然咽如針鋒頭髮髼亂牙
爪長利甚可怖畏住阿難前白阿難言汝却
後三日命將欲盡即便生於餓鬼之中是時
阿難聞此語已心生惶怖問餓鬼言大士若

我死後生餓鬼者我今行何方便得免斯苦
爾時餓鬼白阿難言汝於來日晨朝若能布
施百千那由他琲e沙數餓鬼飲食并餘無
量婆羅門仙閻羅所司業道冥官及諸鬼神
先亡久遠等所食飲食如摩伽陀國所用之
斛各施七七斛飲食并爲我等供養三寳汝
得增壽令我等輩離餓鬼苦得生天上阿難
見此焰口餓鬼身形羸瘦枯燋極醜口中火
然其咽如針頭髮髼亂毛爪長利又聞苦語
甚大驚怖身毛皆竪即至晨朝從座而起徃

至佛所右遶三帀頂禮佛足身體戰慄而白
佛言大悲世尊願救我苦所以者何昨夜三
更經行靜處念所受法見焰口鬼而語我言
汝過三日必當命盡生餓鬼中我問鬼言云
何令我得免斯苦餓鬼答言汝若能施百千
萬億那由他琲e沙數無量餓鬼婆羅門仙
閻羅所司業道冥官及諸鬼神侍從眷屬先
亡久遠平等普施餓鬼飲食汝等增壽白言
世尊云何能辦無量飲食充足佛告阿難汝
今勿怖我念過去無量劫中曾作婆羅門時

於觀世音菩薩摩訶薩邊受得陀羅尼名曰
無量威德自在光明如來陀羅尼法佛告阿
難汝若善能作此陀羅尼法加持七徧能令
一食變成種種甘露飲食即能充足百千俱
胝那由他琲e沙數一切餓鬼婆羅門仙異
類鬼神上妙飲食皆得飽滿如是等衆一一
各得摩伽陀國所用之斛此食此水量同法
界食之無盡皆獲聖果解脫苦身佛告阿難
汝今受持此陀羅尼法令汝福德壽命增長
餓鬼生天及生淨土受人天身能令施主轉

障消灾延年益壽現招勝福當證菩提發廣
大心普爲有情積劫已來多生父母列宿天
曹幽司地府焰摩鬼界蜫微蠢動一切含靈
普設無遮廣大供養悉來赴會乗佛威光洗
滌身田獲斯勝利受人天樂唯願諸佛般若
菩薩金剛天等及諸業道無量聖賢以無縁
慈證我所行是故我等爲欲滿足弘誓願故
欲爲弘護令濟有情無退失故爲摧諸業令
清淨故爲欲精進求無上道速成就故爲欲
拔濟惡道衆生永拋苦海登彼岸故如經所

說無邊世界六道四生其中所有爲於主宰
統領上首之者皆是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
慈悲誓願分形布影示現化身在六道中同
類受苦設於方便不被煩惱隨煩惱壞分別
諸業令發道意常自尅責悔身造作調伏教
化一切衆生爲大導師摧滅三塗淨諸業道
斷截愛流不捨行願處於苦海爲善知識成
熟利樂一切有情證大涅槃若有施主深信
大乗渴仰瑜伽願樂見聞陀羅尼藏甘露法
門爲諸有情興拔濟心殷勤稱讃捨大財寳

三請於師方許壇法平等一如離怨憎想常
行布施無有悔恨親近善友勇猛精進無有
怯弱至求大道稱讃三寳撫育生命方便拔
濟皆令解脫不以惡求而養身命常自利他
彼善男子是眞善友行菩薩行普爲三塗諸
惡趣中一切餓鬼焰魔王等婆羅門仙虚空
諸天釋梵四王列宿天曹龍神八部日月須
[]羅外道六欲魔衆水火風空山林窟穴[]
舍宅宮殿伽藍大地江河流泉浴池廟宇吉
凶遊行神衆抄録善惡神通無礙毛羽飛空

水族游鱗披毛角類蠢動含靈曠野遊魂鞭
屍苦澁多生冤恨相繫未免歷劫怨魂負於
財命亡過僧尼未證果者多生父母眷屬親
戚乗如來教得出三塗無量地獄發菩提心
各願放捨解脫冤結[]相讃念如父母想到[]
此道場證知護念心懷踊躍如優曇花甚難
可值由自造作處於人間識情難定多隨妄
起積爲苦源未獲聖果旋生過患又復依王
水土住佛慈光常思曩縁猶懷今果日夜尅
責何報殊私或爲眷屬親戚父母幾曾翻覆

顚倒攀縁改形換面豈將便識唯願今日承
斯佛力駕逈飛空到此道場慈光拂體各隨
形類懴滌塵尤發菩提心納斯供養佛告阿
難若欲受持施食之法須依瑜伽甚深三昧
阿闍梨法若樂修行者應從瑜伽阿闍梨學
發無上大菩提心受三昧戒入大曼拏羅得
灌頂者然許受之受大毘盧遮那如來五智
灌頂紹阿闍梨位方可傳教也若不爾者
[][]
不相許設爾修行自招殃咎成盜法罪終無
功效若受灌頂依於師教修習瑜伽威儀法

式善能分別了達法相故名三藏阿闍梨方
得傳斯教也若欲作法先自護持弟子亦爾
定知日已選擇淨地精華大舍
[]靜園林鬼
神愛樂流泉浴池江河山澤福德之地堂舍
亦得如法塗摩用香水泥隨施主力方圓大
小四角竪幖如法莊嚴用五色綵安火焰珠
又於珠內安置佛頂大悲隨求尊勝東北佛
頂東南大悲西南隨求西北尊勝又於四柱
如法莊嚴殊特妙好名吉祥幢令百由旬無
諸衰患即成結界風吹影拂土散水霑罪障

消亡獲大福利眼見耳聞普皆利濟次復周
圍懸繒旛蓋寳扇白拂布列位次其於
壇法聖衆
位次別在教丈從師禀受阿伽香水妙花燈塗飲食湯藥
種種果味及餘物等以法淨除勿令觸穢莊
嚴若了手執香爐右遶道場遍以觀照不周
備處重添安排莊嚴事畢與諸弟子香湯洗
浴著新淨衣出外中庭如法掃灑香泥塗地
如法莊嚴名三昧耶壇
是與弟子及鬼神受戒壇也於道
場外敷淨薦褥嚴整威儀作禮三拜面東胡
跪手執香爐作啓請法


啓告十方一切諸佛般若菩薩金剛天等及
諸業道無量聖賢我今以大慈悲乗佛神力
召請十方盡虚空界三塗地獄諸惡趣中曠
劫飢虚一切餓鬼閻羅諸司天曹地府業道
冥官婆羅門仙久遠先亡曠野冥靈虚空諸
天及諸眷屬異類鬼神唯願諸佛般若菩薩
金剛天等無量聖賢及諸業道願賜威光悲
增護念普願十方盡虚空界天曹地府業道
冥官無量餓鬼多生父母先亡久遠婆羅門
仙一切冤結負於財命種種類族異類鬼神

各及眷屬乗如來力於晨朝時日没時亥時諸天衆歡喜
降臨作法驗爾
決定降臨得受如來上妙法味清淨
甘露飲食充足滋潤身田福德智慧發菩提
心永離邪行皈依三寳行大慈心利益有情
求無上道不受輪廻諸惡苦果常生善家離
諸怖畏身常清淨證無上道如是三白啓告
已竟即以香華燈塗運心供養諸佛般若菩
薩金剛天等無量聖賢及諸業道唯願慈悲
降臨攝受微分供養禮三拜已承迎聖衆入
於壇內右遶三市還復面東作禮聖衆即以

香華燈塗種種法事供養次即發露己身所
有罪咎懴悔已竟還禮聖衆即以塗香戒度
塗掌
運心入觀方可作法次結破地獄印二羽金
剛拳檀慧而相鈎進力竪側合心想開地獄
三誦三掣開眞言曰

娜謨阿瑟吒二合試帝南三弭也二合三没馱俱
胝南[][ ]二合曩嚩婆細地哩地哩吽[?]

由此印呪威力故所有諸趣地獄之門隨此
印呪豁然自開

次結召請餓鬼印左羽作無畏相右羽向前  

竪四度微曲進度鈎召眞言曰
[ ][ ]迦曀呬曵二合呬娑嚩二合

旣召請已普皆雲集以愍念心讃歎慰喻令
歡喜已渴仰於法

次結召罪印二羽金剛縛忍願伸如針進力
曲如鈎召罪眞言曰

薩嚩播跛羯哩灑二合拏尾戍馱曩嚩日
二合薩怛嚩二合三摩耶吽弱入聲

次結摧罪印  八度內相叉  忍願如前竪
摧罪眞言曰

唵嚩日囉二合播抳尾娑普二合吒耶薩嚩播
野滿馱曩[ ]鉢囉二合謨乞叉二合薩嚩

播耶誐底毘藥二合四薩嚩薩怛嚩二合五薩嚩

怛他誐多嚩日囉二合三摩耶怛囉

二合

次結定業印  二羽金剛掌  進力屈二節
禪智押二度  淨業眞言曰
唵嚩日囉二合羯麼尾戍馱野薩嚩嚩囉

拏你母馱薩底曵二合三摩耶吽
次結懴悔滅罪印

二羽金剛縛  進力屈二節  禪智押二度

懴悔眞言曰
唵薩嚩播跛尾娑普二合那賀曩

日囉二合娑嚩二合
諸佛子等旣懴悔已

百劫積集罪  一念頓蕩除  如火焚枯草
滅盡無有餘

次結妙色身如來施甘露印即以左羽轉腕

向前力智作聲施甘露眞言曰

曩謨素嚕播耶怛他誐哆野怛你也二合

[?]引四素嚕素嚕鉢囉二合素嚕鉢囉二合[]
素嚕娑嚩二合

誦眞言時想於忍願上有一鑁字流出般若
甘露法水彈洒空中一切餓鬼異類鬼神普
得清涼猛火息滅身田潤澤離飢渴想

次結開咽喉[]左羽想持蓮花右羽忍禪彈[]
作聲隨誦而[]之開咽喉眞言曰[]
曩謨婆誐嚩[]尾補攞誐怛囉二合[]
他誐多野

語諸佛子今與汝等作印呪已咽喉自開通
達無礙離諸障難

諸佛子等我今爲汝稱讃如來吉祥名號能
令汝等永離三塗八難之苦常爲如來眞淨
弟子

南無寳勝如來若有大衆[]時爲稱[?]
諸佛子等若聞寳勝如來名號能令汝等塵
勞業火悉皆消滅

南無離怖畏如來准前爲稱下皆例此
諸佛子等若聞離怖畏如來名號能令汝等
常得安樂永離驚怖清淨快樂

南無廣愽身如來
諸佛子等若聞廣愽身如來名號能令汝等
餓鬼針咽業火停燒清涼通達所受飲食得
甘露味

南無妙色身如來
諸佛子等若聞妙色身如來名號能令汝等
不受醜陋諸根具足相好圓滿殊勝端嚴天
上人間最爲第一

南無多寳如來
諸佛子等若聞多寳如來名號能令汝等具

足財寳稱意所須受用無盡
南無阿彌陀如來

諸佛子等若聞阿彌陀如來名號能令汝等
徃生西方極樂世界蓮花化生入不退地
南無世間廣大威德自在光明如來

諸佛子等若聞世間廣大威德自在光明如
來名號能令汝等獲得五種功德一者於諸
世間最爲第一二者得菩薩身端嚴殊勝三
者威德廣大超過一切外道天魔如日照世
顯於大海功德巍巍四者得大自在所向如

意似鳥飛空而無阻礙五者得大堅固智慧
光明身心明徹如瑠璃珠諸佛子等此七如
來以誓願力拔濟衆生永離煩惱脫三塗苦
安隱常樂一稱其名千生離苦證無上道
次與汝等歸命三寳

歸依佛兩足尊歸依法離欲尊歸依僧衆中
三說

汝等佛子歸依佛竟歸依法竟歸依僧竟三說
汝依三寳故如法堅護持

次爲汝等發菩提心汝等諦聽作金剛掌忍
願如蓮葉以印心上眞言曰

冐地唧多母怛跛二合二娜野弭

今爲汝等發菩提心竟
諸佛子等當知菩提心者從大悲起成佛正
因智慧根本能破無明煩惱惡業不被染壞
次爲汝等受三昧耶戒印以二羽縛忍願申
如針眞言曰

三昧耶薩怛鑁二合

今爲汝等受三昧耶戒竟從今已去能令汝
等入如來位是眞佛子從法化生得佛法分
次結無量威德自在光明如來印左羽想持

器右羽彈忍禪想於左羽掌中有一鑁字流
出種種無量甘露法食即誦施食眞言曰

薩嚩怛他誐多嚩路枳帝鑁婆囉

婆囉三婆囉三婆囉

語諸佛子今與汝等作印呪已變此一食爲
無量食大如須彌量同法界終無能盡
復以前印誦此眞言曰

曩謨三滿多没馱喃鑁
語諸佛子今與汝等作印呪已由此印呪加

持威力想於印中流出甘露成於乳海流注
法界普濟汝等一切有情充足飽滿是時行
者即以右羽持甘露器面向東立瀉於壇前
或淨地上或大石上或所淨瓦盆亦名盂蘭盆生臺亦得或泉池江海長
流水中不得瀉於石榴桃樹之下鬼神懼怕
不得食之若聖衆壇中明王諸天若施飲食

置生臺上是本法也若供養諸佛聖衆於上五更晨朝
日出是供養時若鬼神法當於人定子時亦
人定最上本阿闍梨法若於齋時盡於一日但

加持飲食水等布施飛空鳥獸水族之類不
揀時節但用施之若作餓鬼施食之法當於
亥時是施食時若於齋時施餓鬼食者徒設
功勞終無効也不是時節妄生虚誑鬼神不
得食也不從師受自招殃咎成盜法罪

諸佛子等雖復方以類聚勿以[嗔恨]然我所[羣分]
施一切無礙無高無下平等普遍不擇冤親
今日勿得以貴輕賤倚強凌弱擁遏孤幼令
不得食使不均平越佛慈濟必須互相愛念
猶如父母一子之想語諸佛子汝等各有父
母兄弟姊妹妻子眷屬善友親戚或有事縁

來不得者汝等佛子慈悲愛念各各賫持飲
食錢財物等逓相布施充足飽滿無有乏少
令發道意永離三塗長越四流當捨此身速
超道果又爲汝等將此淨食分爲三分一施
水族令獲人空二施毛群令獲法寂三施他
方禀識陶形悉令充足獲無生忍

次結普供養印作金剛合掌置印當心眞言
誐誐曩三婆嚩嚩日囉二合

諸佛子等從來所受飲食皆是人間販鬻生
命酒脯錢財血肉腥膻葷辛臰穢雖復受得

如是飲食譬如毒藥損壞於身但增苦本沉
淪苦海無解脫時我某甲依如來教精誠罄
捨設此無遮廣大法會汝等今日遇茲勝善
戒品霑身於過去世廣事諸佛親近善友供
養三寳由此因縁值善知識發菩提心誓願
成佛不求餘果先得道者逓相度脫又願汝
等晝夜痡`擁護於我滿成所願以此施食
所生功德普將迴施法界有情共諸有情同
將此福盡皆迴施無上菩提一切智智勿招
餘果願速成佛

次結奉送印二羽金剛拳進力二相鈎隨誦
而掣開金剛解脫眞言曰

嚩日囉二合穆乞叉二合

佛告阿難若當來世苾芻苾芻尼烏波索迦
烏波斯迦每於晨朝或於齋時及一切時常
以此法及諸眞言七如來名加持飲食施諸
餓鬼等修行行者當於齋時及一切時爲諸
餓鬼及餘鬼神出於飲食盛淨器內候於人
定加持布施無量餓鬼及餘鬼神一切時者但有淨食
未曾受用留取布施
便能具足無量福德則同供養百

千俱胝如來功德等無差別壽命延長增益
色力善根具足一切非人夜叉羅剎諸惡鬼
神不敢侵害又能成就無量威德若欲能施
諸餓鬼等婆羅門仙閻羅所司業道冥官及
諸鬼神先亡久遠等以淨飲食滿盛一器作
前印呪投於淨流水中如是作已即爲天仙
美妙飲食供養俱胝琲e沙數餓鬼婆羅門
仙閻羅所司業道冥官及諸鬼神先亡久遠
等得加持食印呪威力各成就根本所願諸
善功德各各同時發誓願言呪願施主壽命

延長福德安樂又令其人心所見聞正解清
淨具足善根速證無上正等菩提又同供養
百千琲e沙如來功德等無有異一切冤讎
不能侵害若苾芻苾芻尼烏波索迦烏波斯
迦若欲供養佛法僧寳應以香花燈塗上妙
飲食以前印呪加持奉獻諸佛菩薩一切賢
聖歡喜讃歎種種功德爲諸佛憶念稱讃
諸天善神常來擁護是人即爲滿足檀波羅
蜜佛告阿難汝隨我語如法修行廣宣流布
令諸短命薄福衆生普得見聞常修此法壽

命延長福德增長是時佛說爲阿難及救拔
焰口餓鬼一切衆生陀羅尼經以是名字汝
當奉持一切大衆及阿難等聞佛所說一心
信受歡喜奉行

瑜伽集要救阿難陀羅尼焰口軌儀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