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佛說護國尊者所問大乗經卷第一第二同卷
    宋西天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卿傳法大師施護奉 詔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城鷲峯山中與大
苾芻衆千二百五十人俱復有菩薩摩訶薩
衆五千人俱得大忍辱無礙辯才降伏魔怨
制諸外道發大道心得三摩地緫持自在具
四無礙智通達四攝及最上甚深波羅蜜多
乃至一切佛法無量無邊諸善功德其名曰
普賢菩薩普眼菩薩普觀菩薩普光菩薩普
照菩薩上意菩薩增意菩薩無邊意菩薩廣

意菩薩無盡意菩薩持地菩薩世上菩薩勝
意菩薩最上意菩薩緫持自在王菩薩文殊
師利菩薩摩訶薩等復有賢護菩薩摩訶薩
等十六人俱復有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及
帝釋天主護世四大天王復有蘇尸彌天子
安意天子及諸天王龍王緊那囉王巘馱哩
嚩王藥叉王誐嚕拏王等各與若干百千眷
屬俱來會坐爾時世尊坐於吉祥藏師子之
座四衆圍遶逾於須彌光明熾盛譬如日月
普照一切世間威儀具足梵行寂靜譬如帝

釋於諸天中威儀最勝亦如輪王七寳具足
離諸怖畏如師子王善能談說諸法空義如
大火聚破諸幽暗如摩尼寳王遠照一切如
是佛光照於三千大千一切世界於其光中
出妙梵音告諸衆生我今所得一切諸法最
上波羅蜜說眞實義初善中善後善文義殊
勝純白圓滿梵行清淨純一無雜爾時喜王
菩薩摩訶薩在大衆中安庠而坐瞻仰世尊
於師子座放大光明譬如千日照耀一切心
大歡喜深信恭敬即從座起合掌向佛以頌

讃曰

佛身晃曜如金山  利益世間甚希有
菩薩聲聞縁覺僧  天龍八部皆圍遶
譬如須彌諸天居  出於大海而高顯
悲愍衆生而現身  放百千光常照曜
行梵天行即梵天  於彼梵天復爲王
行禪解脫三摩地  光照上位諸菩薩
亦如帝釋爲天主  威德儀容諸相異
牟尼光明照世間  相好莊嚴功德異
金輪四洲得自在  能善調伏諸有情

引彼衆生出苦輪  我佛慈悲亦如是
所有火光摩尼光  日月光等諸光明
如是百千日等光  不及佛日皕蚋`
如月夜分放光明  普照世間悉清淨
佛面端嚴如滿月  映蔽一切光不現
譬如高山然大火  能破夜暗顯諸方
大僊所有智慧光  破盡黑暗離諸有
如大師子曠野吼  衆獸聞之悉驚怖
佛說法空無我義  諸魔聞之亦如是
摩尼寳王放光明  諸餘摩尼光不現

佛身晃曜眞金色  映蔽一切世間光
一切世間賢聖中  無有最上與佛等
具福精進方便智  一切功德不可量
瞻仰大師功德海  威光普照諸羣生
一心恭敬慕尊顏  是故我今頭面禮
我所讃佛歸敬心  世間功德無等等
盡將迴向法界中  一切世間成佛道

爾時喜王菩薩摩訶薩讃歎佛已合掌向佛
瞻仰尊顏目不暫捨心觀法界其義甚深難
知難見離言分別絶諸戲論微妙難解不可
思議如是觀想一切法界唯佛如來觀智攝
受現量證知佛之境界無有等等如是觀見
所有如來不可思議方便境界皆攝一相法
界性中譬如虚空無有住處即衆生界亦如
自性一切諸法亦復如是無礙解脫究竟寂
靜諸佛世尊以善方便身變佛剎徧滿一切
現衆生前諸如來身經無數俱胝劫而不可
得時喜王菩薩摩訶薩如是觀佛功德已默
然而住爾時有一尊者名曰護國於舍衛大
城安居三月過是夏已著衣持鉢與諸苾芻

及初出家者初發心者出舍衛國詣王舍城
鷲峯山中到彼山已即時護國尊者徃詣佛
所頭面禮足右遶三帀住立一面合掌恭敬

而說此頌讃歎佛曰
稽首最上佛光明  稽首如空無礙意
稽首能斷諸結縛  稽首永超三有海
我佛無邊眞色相  普徧俱胝剎土中
菩薩聞已歡喜來  恭敬供養佛功德
作此最上供養已  德牟尼法離諸塵
各生歡喜還本土  稱讃世尊所說法

廣歷俱胝無數劫  利樂一切諸有情
如是身心不疲倦  爲求無上佛菩提
琣璆洵I持戒行  忍辱精進禪定門
智慧方便到涅槃  是故我禮大覺尊
成就六通四禪足  諸根十力解脫門
以此行及諸衆生  我今禮佛無等智
能知一切世間心  所行所作所成業
所有身口及言說  無上世尊悉觀見
貪癡過失不能斷  衆生因彼墮三有
因佛得成善逝業  能知世間諸善惡

所有過去諸佛事  及彼現在天人師
乃至未來功德海  一切諸法悉能知
清淨剎土衆圍遶  菩薩縁覺與聲聞
乃至諸佛壽較量  我佛一切悉能知
所有一切生滅法  所有供養作佛事
所有受持法藏法  我佛一切悉能知
佛有十力無礙智  現在常住於三世
如是一切方便法  我禮世尊智慧海
大覺世尊無等等  相好莊嚴大吉祥
如夜衆星現空中  我禮牟尼最上尊

色相端嚴無與等  光照諸天及世間
帝釋梵王究竟天  對彼佛前俱不現
無垢不動如金山  右旋螺髻紺滋潤
佛頂高顯如金山  光明遠照生諸福
光徧俱胝那由他  顯現眉間白毫相
目若青蓮睅A悅  觀照世間運慈心
清淨滿月虚空中  佛面圓明亦如是
一切見者無厭足  我禮如來圓滿相
行如鵝王及鹿王  亦如牛王行步穩
震動大地無暫止  我禮如來堅固力

手指纎長網縵相  指甲清淨如赤銅
平立垂手過於膝  我禮金色大覺尊
佛行大地現好相  具足顯現千輻輪
足放光明照羣生  蒙光悉得生天界
大聖法王施七財  能爲施主心平等
調御世間依法行  我禮法王無上覺
慈悲法念心爲劔  持戒方便智慧弓
能斷煩惱諸羣賊  生滅輪迴無有增
自利果滿復利他  令彼衆生亦解脫
究竟安樂出塵勞  得入善逝寂靜宗

無生無滅無諸苦  亦無生老愛別離
如是無爲最上乗  佛爲衆生慈愍說
我讃最上大牟尼  攝盡一切諸佛法
如是所有諸功德  願諸衆生證菩提

爾時尊者護國頌讃佛已偏袒右肩右膝著
地合掌向佛恭敬頂禮白佛言世尊如來應
正等覺我有所問惟願世尊慈悲聽許爾時
世尊告尊者護國言如汝所問我爲汝說滿
所求願令生歡喜時尊者護國聞佛語已身
心適悅而發聲言世尊有何等法爲菩薩行

法具足能得一切最上功德無礙大智決定
辯才明了性相入一切智教化衆生斷彼無
明妄想煩惱決定眞實入一切智發眞實語
令彼有情依言所作離諸愚暗念佛方便樂
聞一切甚深梵義受持諸法速得證於無上
正智爾時尊者護國即於佛前而說頌曰

菩薩所行決定行  彼行必有眞實法
眞法從佛智海生  最上如來爲我說
佛身光明黃金相  最上無邊大福聚
救度六趣諸衆生  爲說菩薩無垢行

何得無盡大覺智  緫持甘露生菩提
何得清淨智慧海  彼慧能斷衆生疑
俱胝多劫輪迴苦  衆生迷没意無疲
覩此愚迷苦惱侵  爲彼云何修十善
剎土清淨衆會滿  實剎無邊壽命長
爲衆瓻韁L妙言  願說菩提無垢行
降伏邪魔生正見  枯彼愛河證解脫
清淨法眼照愚盲  令諸有情行上行
端嚴富貴大辯才  言辭柔輭聞歡喜
譬如甘露潤世間  願說甚深微妙法

梵音深妙斷諸惡  其聲和雅如頻伽
求法之衆佛所集  願說甘露濟羣生
衆有菩提最上根  及彼聲聞縁覺性
願佛隨根方便說  師資遇會正是時
我今樂聞最上乗  唯佛知我菩提性
於此小乗不樂求  願說如來第一法

爾時尊者護國說此頌已佛言善哉善哉尊
者能問如來最上之義利益多人令得安樂
攝受未來諸菩薩摩訶薩汝今諦聽善思念
之我當爲說時尊者護國白言善哉世尊我
今樂聽惟願說之爾時世尊告尊者護國言
有四種法具足清淨是名菩薩摩訶薩何等
四法一內二外三心四意如是四法稱理眞
實見諸衆生其心平等猶若虚空無所分別
依言所行是名菩薩摩訶薩四種之法獲得

清淨爾時世尊重說頌曰
心意內外常清淨  不退菩提正道心
所作之善無唐捐  能得菩薩無邊智
觀彼衆生苦無我  生老病死悉來侵
如是三有大海中  廣運法船救羣品

見諸衆生心平等  觀彼世間如一子
願令一切俱解脫  悉向菩提心不退
常談空義依空行  亦無人我無衆生
譬如夢幻等無實  令彼愚迷生智慧
如所宣說大覺智  依智而行所作事
調伏過失心寂靜  求證菩提爲佛子
爾時世尊說此頌已告尊者護國言復有四
種法於諸菩薩令心安慰何等四法一者於
緫持法門志求修學二者常近善友威儀無
缺三者求證甚深無生法忍四者精進修行

持戒清淨如是四法令彼菩薩安慰其心進

修不退復說頌曰
若人愛敬緫持法  名聞遠響衆所歸
能持無上妙法門  一切如來同所說
智慧增明無忘失  如是速得無礙智
通達一切最上法  成就無爲解脫門
皆因善友證菩提  出生七覺能修斷
增長八正作佛事  遠離惡友如怖火
聞甚深法證無生  能了諸法畢竟空
無我無人無衆生  如是求離一切見

律儀出生諸善本  堅持守護離破犯
彼行能成寂靜心  佛爲衆生親演說
爾時世尊說此頌已告尊者護國言復有四
種法於諸菩薩在輪迴中令心愛樂何等四
法一者令諸菩薩愛樂見佛二者令諸菩薩
愛樂說法三者令諸菩薩愛樂能捨一切所
有四者令諸菩薩愛樂忍印無相深法如是
四法於諸菩薩在輪迴中深生愛樂復說頌曰

菩薩得見二足尊  一切生中行正行
能善調伏諸世間
  光明普照除愚暗
如是供養人中尊  深生愛樂常尊重
救度一切諸衆生  令入菩提無上道
若聞諸佛所說法  身心寂靜生愛樂
如是堅固心無退  依行速證佛菩提
能捨一切心無悋  見來求者生歡喜
國城妻子及身命  給施衆生作佛因
若聞無相甚深法  性離分別本來空
無我無人無衆生  如是於斯生愛樂

爾時世尊說此頌已告尊者護國言復有四
種法於諸菩薩不得愛樂何等四法一者於
其在家不得愛樂二者旣出家已不得愛樂
利養三者不得愛樂上族中生四者不得愛
樂小乗之人如是四法於諸菩薩不得愛樂

復說頌曰
在家無邊大過失  捨離令心無所著
常樂山野寂諸根  勇猛勤修大智德
獨行清淨如利劔  能斷愚癡諸垢染
於彼種種大利養  常樂遠離無愛著
棄捨高貴上種族  觀如幻化陽焰等

普爲羣生行布施  持戒忍辱等諸行
不惜身命及眷屬  志求正覺到彼岸
於小乗法無所著  於最上乗痚磼T
乃至割截於身體  其心不壞如金剛
爾時世尊說此頌已告尊者護國言復有四
種法於諸菩薩而有損減何等四法一者破
犯戒律二者不住山野而趣寂靜三者不依
四乗之教邪妄推求四者雖樂多聞全無所
得如是四法於諸菩薩而有損減復說頌曰
戒相清淨如摩尼  能引衆生到彼岸

菩薩於斯破律儀  迷没不成無上覺
住持山野寂靜處  我人分別自然除
男女眷屬及己身  觀如草木無情愛
四乗教理無虚誑  一心清淨奉教行
必得具足衆功德  成就佛智大丈夫
觀彼輪迴諸有情  常處生死憂悲苦
盚B最上妙法船  度彼有情出苦海
若無救度彼衆生  迷没沉淪無有盡
是故小乗非究竟  爲生令發菩提心

爾時世尊說此頌已告尊者護國言復有四
種法於諸菩薩明了修習何等四法一者發
生諸佛平等之心而求善逝二者承事法師
尊重供養於卧具等而不愛著三者不貪利
養亦無所求四者於甚深法忍具足成就如
是四法明了修習復說頌曰
彼有善逝大丈夫  天上人間無有等
平等導引諸羣生  如是修習行十善
尊重承事於法師  依師授教而修學
作大供養求佛智  無邊諸佛亦此生
常住深山無所畏  於斯利養不生貪

善能成就無礙智  通達深法離諸塵
聞佛功德深歡喜  如是行法堅固修
證彼寂靜無生忍  廣度衆生無量苦
爾時世尊說此頌已告尊者護國言復有四
種法於諸菩薩行法清淨何等四法一者身
心決定志求菩提行法清淨二者離諸虚妄
樂住深山行法清淨三者一切能捨不求果
報行法清淨四者常隨法師晝夜求法行法
清淨如是四法於諸菩薩行法清淨復說頌

貪瞋癡垢心皆盡  懈怠虚妄亦復無
一切過失令不生  決定求證菩提道
厭離本舍憂根斷  捨彼俗塵求出家
諸惡朋友不相逢  行住深山趣解脫
於彼山中修淨行  能成如來無礙智
於身命財無所著  自在無畏如師子
見彼有情生歡喜  譬如飛鳥聚還離
觀彼世間非久居  如是求大菩提道
身心清淨如虚空  所捨一切無驚怖
於彼利養無愛著  如鹿心驚不住地

世間痝B大險難  難發身心求解脫
覩此虚妄無眞實  是故我行寂靜行
琤H輭語誘羣生  怨親平等無分別
無著無住亦如風  是求菩薩最上行
無相解脫空無願  了彼有爲如幻化
常行清淨廣大心  飲甘露味常歡喜
志求道法依師學  彼人五蘊痦M淨
衆苦逼迫無疲勞  如是證入緫持門
解此所修菩薩行  成就所求令彼喜
若人不求於菩提  彼即少智百生失

爾時世尊說此頌已告尊者護國言復有四
種法於諸菩薩而爲難法何等四法一者心
不尊重多行輕慢二者心無孝行懈怠背逆
三者心貪利養少於知足四者心樂虚妄邪
求財利如是四法爲菩薩難法復說頌曰

佛法本師及父母  全無信重多輕慢
不行孝敬心懈怠  常以愚癡行散亂
一向貪心於利養  復行虚妄爲邪利
自讃德業誣他人  我能持戒及修行
互相[]諍無慈愍  覆藏己過見他非

復行農業及經營  如是沙門無功德
末法之時人散亂  []諍相殺心嫉妬
沙門隱滅如來法  諸善苾芻皆遠離
菩提妙道永不逢  五趣輪迴無有窮
爾時世尊說此頌已告尊者護國言復有四
種法於諸菩薩宜應遠離何等四法一者懈
怠二者不信三者嫉妬四者憎見他人如是

四法宜應遠離復說頌曰
無信懈怠心愚迷  心懷嫉妬常瞋恚
見有沙門持忍辱  却行驅擯出伽藍

於彼世間貴賤人  都無分別善惡事
一向只行於是非  如是過失從瞋得
遠離佛法諸功德  墮入惡趣大火坑
如是所行惡趣行  不依教法獲斯苦
是故常行菩提道  無令淪没惡趣生
利益有情大金僊  多劫俱胝方出世
今時暫得遇牟尼  速捨諸過求解脫

爾時世尊說此頌已告尊者護國言有四種
法於諸菩薩不應行何等四法一者惡友補
特伽羅不應行二者有見補特伽羅不應行

三者捨一切善法補特伽羅不應行四者樂
著財利補特伽羅不應行如是四種補特伽

羅不應行復說頌曰
若人遠離諸惡友  常得善友來親近
如夜圓月現當空  除暗明顯菩提道
凡有所見常不斷  於己身命偏養育
如是毒氣能遠離  彼人成佛大智慧
若捨最上微妙法  不樂寂靜甘露味
如是名爲不淨器  遠離求證大菩提
貪求財利衣鉢等  復與在家同營事

如是遠離此火坑  而能成就最上道
常樂降伏諸魔怨  []轉法輪度羣品[?]
如是廣作大利益  常逢善友得菩提
親踈毀讃常平等  利養嫉妬亦復然
如是無上諸佛智  彼人不久悉成就
爾時世尊說此頌已告尊者護國言復有四
種法於諸菩薩爲苦報法何等四法一者輕
慢教法二者執著我人三者心無信解四者
於不淨境具足印持如是四法爲菩薩苦報
法復說頌曰

若有受持微妙法  堪受世間諸供養
於彼輕慢無大智  當受無邊衆惡苦
於佛本師及父母  常懷人我不恭敬
如是大福心不求  當得不淨無知處
三寳最上良福田  而無信解行歸敬
純以虚誑昧世間  如是當獲罪惡苦
女人即是惡趣門  流浪生死無窮盡
無智愚癡作彼業  永沉地獄及畜趣
若人尊重向諸佛  能滅衆苦得無畏
復閉一切惡趣門  開引衆生得佛道

佛說護國尊者所問大乗經卷第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