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毗婆尸佛經卷上上下同卷
宋朝散大夫試鴻臚卿明教大師法天奉 詔譯

爾時佛告諸苾芻於過去劫有大國王名滿
度摩有一太子名毗婆尸久處深宮思欲出
遊告御車人瑜誐言與我如法安置車馬今
欲出外遊觀園林瑜誐聞已即徃廄中安置
車馬控太子前乗之出外見一病人太子曰
云何此人顏貌羸瘦氣力劣弱瑜誐答言此
是病人太子曰云何名病瑜誐答言四大假
合虚幻不實稍乖保調即生苦惱此名爲病

太子曰我能免不瑜誐答言俱同幻體四大
無別如失保調亦不能免太子聞之情思不
悅即迴車馬却至王宮端坐思惟病苦之法
眞實不虚心無安隱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毗婆尸太子  遊觀於園林  怱見病患者

形色而憔悴  即問御車人  太子亦難免
端坐自思惟  病苦而無謬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告苾芻言時滿度摩王
即問瑜誐云何太子出迴不悅瑜誐答言太
子出外遊觀園林見一病人形色瘦惡心神

不安太子不識問言何人瑜誐答言此是病
人又復問言我能免不瑜誐答言俱同幻體
四大無別如失保調亦不能免太子聞已即
迴車歸當思惟病法是故不樂時滿度摩王
聞是事已憶念徃日相師之言若得在家即
紹灌頂輪王之位若或出家信樂修行而成
佛果如是念已即於宮內施設種種上妙五
欲娛樂太子令彼愛著斷出家意爾時世尊

而說頌曰
滿度摩父王  知子遊觀迴  身心而不樂

恐彼求出家  即以上妙樂  色聲香味觸
悅於太子情  令後紹王位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告苾芻言時毗婆尸太
子告瑜誐言與我如法安置車馬今出城外
遊觀園林瑜誐聞已即徃廄中安置車馬控
太子前乗之出城見一老人鬚髮皓白身心
昧劣執杖前行呻吟無力太子曰此是何人
瑜誐答言此是老人太子曰云何名老瑜誐
答言五蘊幻身四相遷變始自嬰兒童子不
覺長盛老年眼暗耳聾身心衰朽名之爲老

太子曰吾免此不瑜誐答言貴賤雖異幻體
無別日徃月來亦須衰老太子聞之不樂而
歸入定思惟老苦之法無能免者爾時世尊

而說頌曰
毗婆尸太子  忽見一老人  鬚髮皆皓然

執杖乏氣力  入定審思惟  一切有爲法
剎那而不住  無有免斯者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告苾芻言滿度摩王見
太子不樂問瑜誐言我子云何情不樂耶瑜
誐答言太子出外見一老人太子曰此是何

人瑜誐答言此是老人太子又問云何名老
瑜誐答言五蘊幻身四相遷變始自嬰兒童
子不覺長盛老年眼暗耳聾身心衰朽名之
爲老太子曰我還免不瑜誐答言貴賤雖異
幻體無別日徃月來亦須衰老太子聞已不
樂而歸入定思惟實無免者所以不悅王聞
是事憶念徃昔相師之言若得在家必作輪
王若也出家必成佛果爾時滿度摩王如是
念已復以五欲妙樂娛悅太子令彼愛著斷

出家意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滿度摩父王  見子心不悅  憶昔相師言

恐彼求出家  即以妙五欲  種種悅其心
如彼天帝釋  受樂歡喜園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告苾芻言時毗婆尸太
子告瑜誐言與我如法安置車馬今欲出外
遊觀園林瑜誐聞已即徃廄中安置車馬控
太子前乗之出外見有多人圍繞車輿舉聲
大哭太子曰此是何人瑜誐答言此是死相
太子曰云何名死瑜誐答言人生浮世壽有
短長一旦乖離氣絶神逝永別恩愛長處荒

郊眷屬悲啼此名爲死太子曰我能免不瑜
誐答言三界無安未逃生死太子之身亦不
可免太子聞已身心不悅迴車歸宮入定思
惟無常之法不可愛樂我今云何得免斯苦

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毗婆尸太子  見彼命終人  即問御車者

無能免斯苦  獨坐自思惟  眞實而不謬
我身復云何  得免無常患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告苾芻言滿度摩王問
瑜誐言太子云何而不樂耶瑜誐答言太子

出城見一死人問言此是何人瑜誐答言此
是死相太子曰云何名死瑜誐答言人生浮
世壽有短長一旦乖離氣絶神逝永別恩愛
長處荒郊眷屬悲啼名之爲死太子曰我能
免不瑜誐答言三界無安未逃生死不可免
也太子聞已迴車歸宮入定思惟實無免者
是以不樂王聞是事憶念昔日相師之言若
得在家必作輪王若是出家必成佛果復以
五欲之樂娛悅太子令彼樂著捨出家意爾

時世尊而說偈言

滿度摩國王  毗婆尸太子  見彼命終人

咨嗟而不悅  王以上妙樂  色聲香等境
娛悅令愛著  捨離出家意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告苾芻言時毗婆尸太
子告瑜誐言與我如法安置車馬今欲出外
遊觀園林瑜誐聞已即徃廄中安置車馬控
太子前乗之出外見一苾芻剃除鬚髮身被
袈裟太子曰此是何人瑜誐答言此是出家
人太子曰云何名出家人瑜誐答言悟老病
死入解脫門行忍辱慈悲求涅槃安樂永別

親愛願作沙門名出家人太子聞已歡喜至
前善哉善哉行慈悲忍辱平等善法能背塵
勞趣求安樂我亦願爲言已歸宮即發信心
行出家法作沙門相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太子出王城  遊觀諸園苑  忽見老病人

及彼無常者  念念不久停  琩種種苦
復覩出家人  剃除於鬚髮  服壞色袈裟

進止身儀雅  常行平等慈  忍辱諸善法
是故求出家  棄捨五欲樂  父母并眷屬

國城諸珍寳  即作沙門相  忍辱自調伏

息除貪愛心  勤求解脫樂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告苾芻言滿度摩城八
萬人衆見毗婆尸捨父王位出家剃髮爲沙
門相而各思惟太子上族棄捨五欲而修梵
行我等今者宜亦出家彼八萬人如是思已
即時出家爲沙門身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大智最上人  其數有八萬  隨順毗婆尸

出家修梵行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告苾芻言時毗婆尸菩
薩旣出家已與彼八萬人離自國城遊行諸

處至一聚落結夏安居過是夏已而自思惟
我今云何如迷醉人遊行諸處作是念已心
得清淨至本住舍於夜分中復自思惟我今
何用世間富貴衆生愛著輪迴生死苦蘊相
續無有窮盡又復思惟此老死苦因何縁所
生而得老死入三摩地諦觀此法從生支有
又復思惟此生苦因何縁所生入三摩地諦
觀此法從有支有又復思惟此有苦因何縁
所生入三摩地諦觀此法從取支有又復思
惟此取苦因何縁所生入三摩地諦觀此法

從愛支有又復思惟此愛苦因何縁所生入
三摩地諦觀此法從受支有又復思惟此受
苦因何縁所生入三摩地諦觀此法從觸支
有又復思惟此觸苦因何縁所生入三摩地
諦觀此法從六入支有又復思惟此六入苦
因何縁所生入三摩地諦觀此法從名色支
有又復思惟此名色苦因何縁所生入三摩
地諦觀此法從識支有又復思惟此識苦因
何縁所生入三摩地諦觀此法從行支有又
復思惟此行苦因何縁所生入三摩地諦觀

此法從無明支有如是無明縁行行縁識識
縁名色名色縁六入六入縁觸觸縁受受縁
愛愛縁取取縁有有縁生生縁老死憂悲苦
惱如是集成一大苦蘊爾時毗婆尸菩薩又
復思惟此老死苦因云何得滅入三摩地諦
觀此法生滅則老死滅又復思惟此生苦因
云何得滅入三摩地諦觀此法有滅則生滅
又復思惟此有苦因云何得滅入三摩地諦
觀此法取滅則有滅又復思惟此取苦因云
何得滅入三摩地諦觀此法愛滅則取滅又

復思惟此愛苦因云何得滅入三摩地諦觀
此法受滅則愛滅又復思惟此受苦因云何
得滅入三摩地諦觀此法觸滅則受滅又復
思惟此觸苦因云何得滅入三摩地諦觀此
法六入滅則觸滅又復思惟六入苦因云何
得滅入三摩地諦觀此法名色滅則六入滅
又復思惟名色苦因云何得滅入三摩地諦
觀此法識滅則名色滅又復思惟此識苦因
云何得滅入三摩地諦觀此法行滅則識滅
又復思惟此行苦因云何得滅入三摩地諦

觀此法無明滅則行滅如是無明滅則行滅
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入
滅六入滅則觸滅觸滅則受滅受滅則愛滅
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
則老死憂悲苦惱滅如是一大苦蘊而自不
生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毗婆尸菩薩  思惟老死苦  以智推彼因

何縁何法生  入定審諦觀  知從生支起
乃至行苦因  知從無明有  復觀從何滅

無明滅行滅  乃至老死盡  苦蘊悉皆無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告苾芻言時毗婆尸菩
薩復觀色受想行識生滅不住如幻如化無
有眞實智觀現前業習煩惱一切不生得大
解脫成正等覺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毗婆尸菩薩  復觀蘊等法  入彼三摩地

智觀現前時  惑苦業習氣  一切皆不生
如飄兜羅綿  剎那不可住  成就佛菩提

涅槃吉祥果  如月大圓明  光徧十方界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告苾芻言時毗婆尸先
在因位一疑自身猶如迷醉二疑貪等煩惱

展轉增多如是思惟縁生之法得大解脫爾

時世尊而說頌曰
彼佛如來身  難成能得成  觀察縁生法

復斷貪瞋癡  究竟於彼岸  成就大解脫
如日在山頂  徧照於一切

毗婆尸佛經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