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佛說大摩里支菩薩經卷第六第七同卷
   
宋西天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明教大師天息災奉 詔譯

復次發遣賢聖誦此眞言
訖里二合入聲薩里嚩二合薩怛嚩二合
囉他二合悉地那怛嚩二合引野他努誐

誐蹉特嚩二合没馱尾沙燄布曩囉誐摩曩

野左
誦此眞言時作發遣根本印以二手於頂上
作散印相及誦此眞言
里支

誦眞言已阿闍梨即隨意而行復誦百字眞
言爲自擁護身口意業眞言曰
嚩日囉二合薩怛嚩二合三摩野摩努播
羅野嚩日囉二合薩怛嚩二合怛吠二合努波底瑟

二合涅里二合婆嚩酥覩瑟喻二合

婆嚩阿努囉訖覩二合婆嚩酥布瑟
二合引婆嚩薩里嚩二合[]切身

二合野蹉薩里嚩二合羯里摩二合酥左彌
多室里二合引燄俱魯吽賀賀賀賀斛婆誐

鍐薩里嚩二合怛他誐多嚩日囉二合

捫左嚩量二合婆嚩摩賀三摩野薩怛嚩
二合
依如是儀軌志誠持誦如見祥瑞即別作其
法如爲息災用樺皮或疋帛書前所說如意
寳輪阿闍梨須自了知眞言儀軌輪內四門
若爲女用牛黃書若爲男用供俱摩香書輪
法旣成復想輪上諸位賢聖滿手持甘露瓶
與自灌頂各本賢聖眞言誦阿喻多如是自
他俱得災息若女人欲求子者於前如意寳
輪上與眞言同書此女人名阿闍梨結根本

印想妙吉祥入女人身中即得滅罪感福相
子而來受生無諸患難
復次增益法者用供俱摩香於樺皮上書如
意寳輪眞言及自己名即自頂戴然後面北
想自心中有賢聖衆深黃色俱執寳瓶滿盛
珍寳降入道場即加持中指而得增益爲大
財主若作敬愛法亦用此輪以赤檀牛黃燕
脂無憂樹華無名藥用血相和書敬愛眞言
於樺皮上用黃蠟作彼人形以樺皮輪安彼
人心中用酥蜜紅花供養復作觀想想箭如

無憂樹華攅射彼心面向水天位誦本眞言
阿喻多數至夜半加持無名指即得敬愛成
就若作降伏法儀則如前於輪上書降伏眞
言即自觀想眞言輪仰而降伏彼人以罥索

鉤牽作觀想已即誦眞言所欲降者皆來降
伏復次五逆之人欲令調伏法用毒藥芥子
阿里迦木汁合和於日中時面南以人骨爲
筆於死屍衣上書前如意輪眞言及書前敬

愛眞言更添烏字[]字加持頭指復用人骨
粖燒人灰淨土五逆人足下土同合和爲彼

人形以眞言輪置彼形心中用佉祢囉木火
炙其形誦前降伏眞言阿喻多數彼人即得
重病若以彼形藏在神廟中及屍多林內復

得熱病等此法依用調伏最上
復次令彼互相憎嫉法用水牛血馬血[]切身
摩木猫兒血鼠血合和於死屍衣上書前眞
言輪復取燒人灰河兩岸土及彼人足下土
合和各作彼人之形其面西向以眞言輪置
在心中然用水牛毛馬毛緊縛彼形復以三
種毒藥塗之作法者想彼二人一乗水牛一

乗馬互相馳殺如是想已用佉祢囉木火炙
彼形誦眞言阿喻多數以彼形藏在舍下或
屍多林中即彼二人互爲冤讎用此儀法欲
界天等尚得如斯何況凡人
復次禁縛凶惡之法用毒藥芥子雌黃黃薑
汁赤土同和於樺皮上書禁縛眞言輪以輪
安一椀中用灰覆滿復用一椀蓋之藏在密
處誦眞言阿喻多數彼人即得禁縛
復次發遣冤家法用赤色毒藥[]切身摩木汁
合和爲墨以烏翅爲筆於死屍衣上或波羅

舍木葉等書發遣眞言作如意輪即自誦眞
言阿喻多數以輪繫烏項上於西北方放之
或南方亦得經剎那中間冤家自退
復次破壞冤家法用毒藥鹽芥子及自指上
血合和一處以人骨爲筆於死屍衣上或髑
髏上書眞言輪復用燒人灰及骨粖淨土冤
家足下土并毒藥合和爲泥作冤家形以眞
言輪置彼形心中就日中時用佉祢囉木火
炙其形即自面南想頭指上有三豬頭黑色
仍誦眞言阿喻多數復想冤形於自面前破

碎無數有百千鷲鳥及烏鵄等食彼冤家如
是想已以形藏冤家舍下或屍多林中於三

日內冤家命終
復次求降雨之法如前儀則先觀想毗盧遮
那佛次想如意寳輪[]一切賢聖手持甘露[]
瓶如奉師敕盡日呪龍即入三昧龍即降雨
復次求降雨法用供俱摩香白檀青黛於樺

皮上書眞言輪復取打瓦輪上土作龍形以
青線繫眞言輪於龍項上用乳汁一椀安龍
在內復用一椀合之以金剛印印彼仍誦眞

言阿喻多數即送龍於龍堂內其雨大降
復次求降雨法用毒藥等於死屍衣上或破
瓦瓶上書眞言輪於輪心書[]吒二字輪東
輻上畫阿難多大龍王南輻上畫嚩酥枳龍
王西輻上畫德叉迦龍王北輻上畫羯句吒
迦龍王東南輻上畫商佉羅龍王西南輻上
畫大蓮華龍王西北輻上畫蓮華龍王東北
輻上畫俱里迦龍王於輪輞上畫一切降雨
龍及書降雨眞言如是復作觀想想佉祢囉
木火中有摩里支菩薩[]忿怒相想已即誦

眞言阿喻多數速降大雨若雨不止用金粖
雌黃及黃薑合和於瓦椀上書眞言以灰滿
覆其椀用黃線繫於椀上以黃花供養即誦
眞言阿喻多數其雨速止
復次禁冤家法用毒藥等於死屍衣上書摩
細菩薩眞言及根本眞言藏在密處即誦眞
言阿喻多數隨意經行一切冤家自然禁止
復次禁止冤兵不令侵境法若國王信重佛
法恭敬阿闍梨作此壇法決定不侵用雌黃
黃薑汁於死屍衣上書摩細菩薩眞言及逆

主名爲如意寳輪取河兩岸土十字道中土
或山上土燒人灰同和爲泥作冤兵主形用
眞言輪置彼形心中復用泥作一豬形豬口
之內含冤兵主足身體半垂都安在一椀中
復用一椀合之將徃冤兵之界地內埋藏以
佉祢囉木橛長八指釘冤形之上用飲食酒
肉出生祭祀時阿闍梨懸摩里支[]像於[]
後面隨意書眞言安在幢旛上發忿怒相如
金剛明王即誦眞言阿喻多數乗象車徃彼
軍前冤兵如索繫手足無所施勇怖而自退

復次息災法先隨意出生食一切處供養然
自心作觀想想前如意寳輪一切賢聖擁護
世人即依法請召已用甘露水供養即誦此
眞言
佉佉佉呬佉呬誐里二合怛曩二合誐里二合

[]二合覩薩里嚩二合部帝迦嚩隷摩摩扇帝

二合俱里嚩二合覩娑嚩二合引
誦此眞言已自他俱得息災
復次久雨不止祈晴之法令持誦者而作觀
想想摩里支菩薩作黑煙色腹大面惡忿怒

瞻顧想眞言輪在菩薩心間如大劫火樹木
乾枯如是想已即出舌舐食眴息之間天自

晴朗

復次禁縛法用雌黃黃薑汁赤土和合一處
於銅器內畫彼人形復於心上書禁縛眞言
輪於隱密之處安置水中以黃色花而爲供
養即誦眞言所有來者徃者冤惡之人皆能
禁縛

復次令冤家心得迷亂法如前如意輪上書
迷亂眞言等用人小便處土及蔓多羅木汁

和合爲冤家形以眞言輪置彼形心中用屍
多林火炙彼形誦眞言阿喻多數即藏彼形
於冤家舍下速得迷亂或以蔓多羅子入於
肉內安在水中浸七日取出與冤家喫或將
和酒或用燒香俱得迷亂若要却除迷亂用
乳汁洗浴自身誦眞言阿喻多數即得息災
還復如故
復次若有女人夫所躭著欲令嫌棄法用[]
切身摩花汁如無此花汁用毒藥自指頭上血
同合和於死屍衣上書眞言及其夫名如前

作輪用悉祖木汁搵過以棗木火炙即誦眞
言阿喻多數以眞言輪埋於門下其夫即生
憎嫌而無躭著
復次女人欲令人愛敬法用牛黃吉祥樹葉
汁及人血於樺皮上同書眞言輪及書自名
誦眞言阿喻多數加持彼輪戴在頸上即得
人所敬愛
如是摩里支菩薩眞言等若阿闍梨依法受
持畬伎欞w所求之事無不成就所謂聖劔
眼藥革屣丸藥降伏夜叉女天女龍女阿脩

羅女緊曩羅女等悉皆隨順敬愛和合彼持
明者以眞言威德如摩里支菩薩神通威力
所有天龍夜叉乾達婆羯吒布單曩毗舍左
羅叉母鬼拏枳你鬼烏娑多囉迦餓鬼身鬼
迷鬼大曜吠多拏唧左迦及僕從諸惡鬼等
懷惡心者彼持明者影尚不能侵何況害其
身是故持明阿闍梨能獲清淨大福能增長
廣大吉祥能消除一切重罪能成就本尊三
昧當證毗盧法身摩里支經汝等宜應信受
讀誦

復次息災增益等法起首之時各有時分作
息災之法用早辰增益之法亦用早辰降伏
之法用日中敬愛之法用夜半如是四法色
相各異息災之法所用器物及持明者衣服
並用白色增益之法所用器物及阿闍梨衣
服並用黃色敬愛之法所用器物及阿闍梨
衣服並用紅色降伏之法所用器物及阿闍
梨衣服並用黑色如前所說如意寳輪書寫
眞言應用作法有二十二種求一切事皆悉
眞實無不成就彼阿闍梨依此軌儀通達祕

密此眞言王殊勝第一
正心歸命禮  摩里支菩薩  毗盧遮那佛

所說成就法  依此勝軌儀  慈悲復爲說
我等如得聞  永離諸[][]
復次若有於曼拏羅得受灌頂弟子乗自師
敕持本三昧發清淨心求無上道救度一切
衆生者而作是法先誦此眞言
吽癹吒
誦眞言已手作忿怒拳安心上頸上額上頂
上即以水漱口入賢聖堂展摩里支菩薩[]

誦辟魔眞言加持香水眞言曰
里支吽薩里嚩二合尾近喃二合引

努蹉那野娑嚩二合引
誦眞言已即作觀想想自心中有阿字變成
月輪有盎字變成日輪其日月相如融金光
色復出羯磨光明其光變成正等正覺天人
師即自作禮獻諸供養而誦眞言
里支婆訖旦二合鉢囉二合底蹉娑
二合引
誦此眞言獻佛飲食

里支補瑟半二合鉢囉二合底蹉娑
二合引
誦此眞言獻佛華
里支度半鉢囉二合底蹉娑嚩二合

誦此眞言獻佛香
里支祢半鉢囉二合底蹉娑嚩二合

誦此眞言獻佛燈
里支巘馱鉢囉二合底蹉娑嚩二合


誦此眞言獻佛塗香
里支娑嚩二合引
誦此眞言加持閼伽水如是一一供獻若無
力辦此飲食等供養者即觀想飲食等一一
供獻如是歸依佛法僧三寳眞淨福田懴悔
一切罪障已所有隨喜諸善功德發願迴向

我發菩提心  所作諸功德  迴向於眞如

周徧於法界  一切諸衆生  同霑於利樂

普發無上心  俱成正等覺
如是誦偈三徧已即入三昧思惟一切諸法
而無有我作是觀已即誦無我眞言
輸你也二合惹拏二合曩嚩日囉二合引

娑嚩二合怛摩二合俱憾
誦眞言已復入三昧觀微妙字如幻如化無
其實性次觀三界六道九有四生色等五[鹿][]
內外四大唯從縁生都無實體一切性空不
離識故如是觀已所有過現業障悉皆除滅
即誦三業清淨眞言

娑嚩二合嚩秫馱薩里嚩二合達里

二合娑嚩二合嚩秫度
誦此眞言三徧即入三昧復想如意寳輪上
唵字變成毗盧遮那佛於蓮華藏師子座上
作金剛結跏趺坐身作金色結毗盧印爲入
定相髮髻頭冠具一切莊嚴彼佛心上有其
月輪輪有第五第六微妙梵字具第一第二
音體如法界復於微妙字上有其日月如檀
金色一切如來受持此字復能變化成五股
金剛杵名如來族彼金剛杵以神通力入毗

盧遮那身中而自宣說曼拏羅法此壇四方
作四門樓下有八柱眞珠瓔珞以爲莊嚴於
壇四角安其寳月月有半金剛曼拏羅中安
八重金剛杵一一殊妙復以金剛周圍一帀
放大光明如天秋月即誦安菩薩眞言
阿里迦二合摩細娑嚩二合引
於東方安此菩薩身作紅色如童女相著青
天衣一切莊嚴手持針線縫冤家口眼復誦
安菩薩眞言
摩里迦二合摩細娑嚩二合引

於南方安此菩薩身作金色如童女相著青
天衣一切莊嚴左手持無憂樹枝右手持針
線復誦安菩薩眞言
桉多里馱二合引曩摩細娑嚩二合引
於西方安此菩薩身作黃色著青天衣一切
莊嚴右手持無憂樹枝左手執罥索復誦安

菩薩眞言
祖摩細娑嚩二合引
於北方安此菩薩身如日初出之色如童女
相著青天衣一切莊嚴手執弓箭此四菩薩
如是安住

佛說大摩里支菩薩經卷第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