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廣大蓮華莊嚴曼拏羅滅一切罪陀羅尼經
宋西天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傳教大師施護奉 詔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波羅奈國鹿野苑中瞻
波無憂樹下與大比丘衆萬二千五十人俱
并慈氏菩薩等諸菩薩摩訶薩及天龍夜叉
羅剎阿脩羅乾闥婆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
伽人非人等恭敬圍遶而爲說法初善中善
後善其義深遠梵行清淨一切圓滿爾時波
羅奈國有大國王名曰梵壽身心純善慈愍
有情於彼大地一切衆生養育如子其王出

城遊行佛寺至精舍門須臾顧視有守門者
而白聖衆梵壽大王今在門外將欲入寺即
時聖衆速令知事僧排列花鬘知事僧聞已
開其殿門求覓花鬘而無所有於佛頂上見
有花鬘即取持行與上座等并諸聖衆迎接
國王所持花鬘即以奉上王即受之而戴頭
上經須臾間忽然頭痛王自思惟云何如是
我今應是夏熱出行致斯患苦王乃即時禮
辤聖衆迴歸宮闕告近臣曰我患頭痛今擬
沐浴汝宜速疾供辦香水王即解其一切莊

嚴衣服即便洗浴有一宮人善解供承洗王
身體沐浴久時頭痛不愈王乃出勑宣詔醫
人醫人即至王遂告言我因夏熱出城遊行
於道路中而患頭痛即便沐浴其疾不愈卿
意云何醫人對曰王之所患傷於內熱即用
牛頭栴檀塗其身上王即依奏塗其栴檀亦
不得差於日夜分得大苦惱應諸醫人俱至
王所互相視之而發言曰此疾所因不可測
度深懷憂惱王旣如是我等作何方便得免
王疾言論之次王有一妹名酥鉢哩二合野發

菩提心信重悲愍見王患苦心生怖懼以手
摩頂而白王曰云何怖懼如怯弱之人王即
告言酥鉢哩野我今不知云何而得不苦不
怖妹復白言王若如是請詣佛所佛具大悲
必爲救濟王即告言汝所作意善哉善哉我
爲忘失今即須徃尋勑重臣令速排列車輦
騎乗時御車者駕五百乗車王與眷屬并諸
臣寮出於城外徃瞻波無憂樹下而詣佛所
於其中路有一女人負薪爲活手把柴擔生
產路傍王妹見已不忍視之以手掩面迷悶

倒地王見如是即問其妹云何苦惱汝爲我
說其王皇后名酥囉遜捺吒以意思惟而告
王言彼酥鉢哩野迷悶倒地爲見路傍擔柴
女人生產其子苦惱甚深彼妹心慈不忍見
之遂乃如是王旣聞已即告皇后罪業宿報
不可逃免王令宮人給賜財物濟彼貧乏速
令歸家其妹迷悶以拂扇涼還得甦醒而復
發言南無没馱野大王貧女大苦我不忍見
之相次前行遙見園林漸近精舍王乃下車
執酥鉢哩野手入於園林見佛世尊如妙金

山放大光明踰百千日其王見已即放妹手
偏袒右肩脫其頭冠徃詣佛前合掌恭敬旋
遶世尊頂禮佛足投地良久時彼世尊舒金
色寳臂摩於頭頂告彼王言汝起汝起王聞
佛勑應聲即起經剎那間頭痛即愈身心適
悅王甚歡喜時酥鉢哩野與諸眷屬同坐一
處王見於妹面色憂愁而即問言云何愁惱
令彼問佛妹旣聞已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
膝著地合掌恭敬瞻仰尊顏白佛言世尊大
王日夜甚患頭痛王諸眷屬及大臣等皆懷

憂惱因是事已俱來佛所於中路傍見一擔
柴女人身著故衣頭髮蓬亂聲喚啼泣產生
於子我爲見此得大驚怖深猒女身世尊我
等云何得免女身又此大王所患頭痛名醫
救療而不能痊今蒙世尊手摩頭頂經剎那
間即得安樂有何因縁願佛慈悲而爲解說
爾時世尊聞是語已於其面門放大光明具
種種色照於無邊無量世界而此光明復入
於口爾時尊者阿難見佛光明普照世界以
佛威德心腹懷疑即從座起合掌恭敬頂禮

佛足而白佛言世尊今日有何因縁放大光
明普照佛剎唯願世尊略爲宣說佛告阿難
於過去世此城之中有大國王名曰持光彼
王皇后名曰無憂王所愛重第二夫人名阿
努播摩其國界畔有一小國統領兵衆來侵
大國時持光王即統四兵象馬車乗并諸大
臣作於伎樂隨從出城奔徃討伐王在中路
軍兵暫止時后阿努播摩覺自懷妊將欲生
產說與宮人令彼內官具以所事奏持光王
時彼內官奏斯事已王即有勑令彼夫人却

歸宮內夫人歸已難爲生產即遣大臣拶哩
迦具以斯事速奏王知王旣聞已即乗車騎
反歸宮闕至夫人處問訊安慰王見夫人生
產苦惱對三寳前焚香瀝水禱祝發願其瀝
餘之水賜夫人喫是時無憂皇后心懷嫉妬
執於王手而告王曰阿努播摩夫人情性狂
顚無其慙耻裸形垂髮神鬼無異王聞如是
慙而不顧經須臾間阿努播摩生其太子身
眞金色相好端嚴福德圓備即以太子奉上
大王王旣見之心大歡喜復經少時宮人相

聚有其一人說無憂皇后妬嫉之言時阿努
播摩夫人忽聞其言即問宮人速令具說時
彼宮人不敢隱藏具述前事阿努播摩夫人
聞是說已心如割切而發言曰我何顚狂我
何無慙唱苦搥胷迷悶倒地時彼宮人以水
灑面執拂扇涼久時不惺因此命謝時諸宮
人高聲啼哭王忽聞聲驚怪異常勑令內官
徃問所由內官奉命問守宮門人時守宮門
者復問宮人縁何哭泣王速要知時彼宮人
悲淚哽咽而即告言今爲阿努播摩夫人忽

爾命終是以哭泣宜速奏王是時大臣聞是
事已心懷憂惱面戴愁容奔徃王前王遙見
之知有災惱即問使曰莫是太子病耶夫人
病耶使曰今爲阿努播摩夫人忽然命盡其
王聞已深懷痛惱如樹斷根迷悶倒地時諸
大臣等以水灑面良久乃甦群臣奏曰請王
安心莫生憂惱宮嬪美女其數百千保益大
王睄W歡樂王聞是安慰即得平復佛告阿
難昔日無憂皇后生嫉妬心者今於路傍爲
擔柴貧女生產者是昔日阿努播摩夫人性

行慈愍今酥鉢哩野是阿難於意云何若人
多行貪心嫉妬而於後世得不可愛大惡果
報佛告阿難若梵壽王患於頭痛者爲王入
於園林上座令知事僧取其花鬘迎接於王
時知事僧名曰淨軍後生年少身心散亂性
行麤猛入彼殿中無別花鬘即於佛頂之上
輙取花鬘用獻國王王旣受已即戴頭上經
剎那間而患頭痛致使群臣眷屬悉皆愁惱
王聞佛言因果無謬而即印言如是如是爾
時有一菩薩名曰大意在大衆中即從座起

偏袒右肩合掌向佛白佛言世尊若有衆生
於常住錢物將爲自用得何果報佛言此人
命終墮阿毗地獄大意菩薩復白佛言此人
云何救濟云何安慰以何爲主爾時世尊舒
其右手告觀自在菩薩汝說汝說汝有大悲
心眞言儀軌能救度一切衆生若此衆生入
阿毗地獄者今此眞言善能救濟安慰及爲
主宰觀自在菩薩聞是語已即從座起合掌
白言世尊諦聽我有大悲心陀羅尼能與一
切衆生作廣大利益世尊讃言善哉善哉我

今諦聽以大金剛之印而以印之爾時觀自
在菩薩摩訶薩復白世尊我此大明陀羅尼
決定消除一切罪業一切惡趣一切苦惱復
令衆生安住菩提之道今此眞言微妙最勝
如大寳樹能圓滿一切願世尊復言觀自在
菩薩汝但當說不思議廣大蓮華莊嚴曼拏
羅陀羅尼心令此無能勝大力眞言圓滿有
情一切之願爾時觀自在菩薩覩佛世尊第
二第三作如是請頭面禮足住立佛前說此

大悲心陀羅尼

曩謨囉怛曩二合怛囉二合野曩麼阿哩

二合嚩路吉帝濕嚩二合野冐地薩

怛嚩二合引野摩賀薩怛嚩二合引野摩賀

嚕尼迦野怛你也二合他鉢納彌二合引

鉢納彌二合引鉢納摩二合鉢囉二合底瑟耻二合

鉢納謨二合引那囉摩賀曼拏羅彌喻呬娑
囉娑囉迦囉迦囉枳哩枳哩俱嚕俱嚕摩賀

婆野三摩底杜曩杜曩尾杜曩尾杜曩呬

哩孕二合摩賀尾你曵二合輸馱野輸馱野薩

哩嚩二合惹敢二合摩波覽波囉尾彌没馱

二合没馱也二合摩賀惹拏二合曩鉢囉二合

閉娑嚩二合
爾時觀自在菩薩說此大悲大明陀羅尼已
一切大地六種震動一切天宮龍宮及一切
藥叉[]達嚩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
伽等所居宮殿皆大震動一切魔王得大驚
怖心懷憂惱一切惡龍及諸鬼魅迷悶倒地
隱没不現一切地獄有情承眞言光破罪苦
暗即得解脫徃生天上以天優鉢羅花俱勿
那花白蓮花曼陀羅花摩訶曼陀羅花於其

佛前持用供養爾時世尊發廣大微妙梵音
如迦陵頻伽聲讃觀自在菩薩所說陀羅尼
甚深不可思議汝爲一切衆生復說畫像念
誦廣大利益曼拏羅儀軌時觀自在菩薩即
奉教勑而說儀軌須得清淨童女合於茸線
復令持戒潔淨之人織成疋帛長其四肘三
肘二肘或至一肘用香水浸上軸令展令潔

淨持戒之人畫於[]像於[]中間先畫觀自
在菩薩坐蓮花座天衣絡腋頭上戴冠冠上
有無量光佛以諸莊嚴而嚴飾之左手持蓮

華右手作施願印於觀自在左邊畫吉祥菩
薩手執白拂右邊畫蓮華吉祥菩薩手執蓮

華此二菩薩各坐蓮華座於[]上面相對畫

二天人手持花鬘於[]下面畫其地天手執
蓮華蓋畫難陀跋難陀二大龍王手捧觀自
在蓮華座於彼座下右邊畫持誦者右膝著

地手持蓮華於[]四邊空處徧畫蓮華具種

種顏色復於[]下面畫大海水及水族之類
優鉢羅華俱勿那華白蓮華一一開敷復用
疋帛畫百葉蓮華作於四色安置
[]前於彼

蓮華上獻五供養復用米粉或白麵或香泥
亦得作一輪如大母指量又逐日獻蓮華八
百以白檀水搵過復用白檀水作曼拏羅用
蓮華印誦前蓮華眞言獻華至一洛叉時用
白月八日或十五日潔淨齋戒作金蓮華或
銀蓮華八百作八種廣大莊嚴或爲蓮華蓋
蓮華旛等而爲供養復於[]內小畫聖衆用
五種飲食作大供養以一合殊妙蓮華獻於
聖衆然後作安像慶讃儀則所有苾芻苾芻
尼優婆塞優婆夷具信心者以齋食供養如

是修崇所有自前破用他佛像前塔廟內常
住財物一切過非悉皆除滅業障清淨亦不
墮惡趣後生佛剎臨命終時坐見聖觀自在
菩薩於廣大蓮華莊嚴曼拏羅樓閣中作安
慰之言勿怖勿怖當生勝處不受女身是時
觀自在菩薩說是語已於大衆中有一菩薩
名師子意即從座起合掌向佛白世尊言若
梵壽王不知是佛頂上花鬘而忽戴之經剎
那間尚感頭痛得大苦惱等若復有人知是
佛像塔廟常住之物將自使用之時得何果

報佛言師子意菩薩善哉善哉能問斯事若
梵壽王心意清淨信重三寳悞戴花鬘而獲
現報得其頭痛者譬如潔淨白衣下一墨點
衆人見之其墨甚少若未來世衆生破用常
住三寳之物譬如青衣擲於墨器之中所獲
重罪於諸餘法無能救濟復次師子意菩薩
若有信心施主捨其財利造於寺舍塔廟或
功德佛像或供養三寳若是國王大臣於彼
僧處侵奪財物爲已使用令彼苾芻受其貧
苦欲於威勢退精進力斷絶持誦有如是失

彼諸王臣得大罪苦如前無異若有苾芻雖
有信解辯才智慧而樂親近國王重臣廣求
財利我慢貢高破犯戒律我今於此復以譬
喻而明斯事師子意菩薩譬如有人飢御飲
食食有毒藥其藥或一兩一分乃至如芥子
許彼人食已決定命終出家之人亦復如是
恃王威勢誑求財利所得供養非正命食此
人決定常獲惡報爾時師子意菩薩白世尊
言若有出家之人身披法衣妄求財利我慢
貢高若王臣等敬重供養應無福利佛言師

子意菩薩莫作是說譬如有人迷悶倒地依
人扶策即得身起亦如大象陷彼泥中而人
不能起彼象身須得別象扶翼而出又如有
人受灌頂王或於後時失彼王位凡常之人
無能護衛唯有力大臣威勢強勇能復王位
師子意菩薩我教法中亦復如是若有依法
者不依法者俱是佛子皆成利益若生輕毀
何處得福爾時一切大衆聞是語已異口同
音高聲唱言世尊我等今者蒙佛度脫大得
忻慶令一切衆生得意願圓滿佛言若有人

於此陀羅尼正法若自書若使人書受持讀
誦恭敬供養所獲福德殊勝最上若復有人
如是見彼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所傳第二法
輪大力陀羅尼正法之名是人以爲建法幢
吹法螺深種善根爾時梵壽王及一切大衆
發淨信心即從座起合掌向佛而發誓言願
我等今後永不侵受佛寺塔廟聖衆常住之
物及一花一果復於四大城門造四大寺皆
以七寳莊嚴願佛證知佛言如是如是宜作
勝利遠離嫉妬得正寂滅時梵壽王作是願

已遶佛三帀與其眷屬還歸本處復爲百千
衆生說此正法廣行布施作大佛寺時王妹
酥鉢哩野優婆夷於王後宮爲諸婇女五十
萬人廣說妙法發誠實願作是願已是諸宮
女皆轉女身而成男子彼一切人見是事已
皆大驚怪於陀羅尼法信受依行高聲唱言
唯佛唯法唯僧最上福田是眞歸依若有供
養受持此陀羅尼者是人種佛善根得福最
上佛說此經已諸菩薩摩訶薩及天人阿修
羅乾闥婆人非人等皆大歡喜信受而去[?][
???]

廣大蓮華莊嚴曼拏羅滅一切罪陀羅尼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