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外道問聖大乗法無我義經
宋西天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傳教大師法天奉 詔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大衆中爾時外道有疑
欲決迷大乗行來至佛所稽首恭重合十指
掌問無我義大丈夫是一切智常說此身無
我若身無我本性亦無云何說有哀啼戲笑
憎愛兩舌等事當何所生是我所疑願賜除
斷如來所言身與本性有無云何佛言外道
諦聽諦受當爲汝說佛言身與本性體本空
故說或有或無斯成二法言是有者斯更虚

妄佛言當觀全身髮甲皮毛兩手雙足至於
脂筋脾腸骨髓等事周徧內外不見本性外
道言大丈夫若彼不見本性以我肉眼云何
能見或以天眼而能見乎佛言天眼見彼無
色無相無住此見非見外道言若如是說大
聖妄語若彼非者云何現見有此啼笑嬉戲
瞋怒憎愛兩舌等事以如是故何得說無又
說或有或無斯成二義又言大丈夫若彼有
無不得說者云何說言彼有所著彼無所著
又言空者當何所如佛言如是如是空非所

如體不可得故外道言若此者笑哭嬉戲瞋
怒憎愛兩舌等事當何所見佛言如夢如幻
如化如影像相外道言云何夢相云何幻化
相云何影像相佛言幻化非相空非執持夢
本體空如陽焰故影像無色虚假不實如是
所見乃至一切事皆如幻如化如夢如影當
如是見復次有二種見莊嚴眞如彼莊嚴者
此即名我此即名他是名人補特伽羅名人
世間思惟至於資財男女兄弟妻妾等名心
所思惟莊嚴彼如是法無自無他無人無命

無補特伽羅無有情無世間無見者無資財
無男女無朋友無妻妾等彼一切事不見自
性云何彼出世間莊嚴果報善惡生滅彼眞
如莊嚴果報無善無惡不生不滅無煩惱無
快樂而彼諸法各各如是又彼世間及出世
間二種莊嚴令諸有情因莊嚴故而生煩惱
處於輪迴久久展轉不知眞如彼知法者思
惟莊嚴疑此苦受彼苦受惡遠離解脫而不
見道愚癡有情以迷執故輪轉生死墮於惡
趣行世間法不見眞如盡彼輪迴猶如織網

用線展轉復去復來又如日月二種行徃晝
夜隱顯出没世間諸行無常不久破壞輪轉
生死來徃亦然而眞如體離莊嚴句又彼天
人乾闥婆等及彼女等住於天上以彼莊嚴
果報墮一切有復有持明成就夜叉緊那羅
摩睺羅伽彼以一切莊嚴果報復墮地獄惡
精進天以彼神通而作功德以彼一切莊嚴
果報或墮彼天又若帝釋及轉輪王具最上
德及最上句以彼一切莊嚴果報復生旁生
智者於一切時宜應遠離天上最上大樂

觀菩提之心靈明廓徹無自性無罣礙亦無
所住一切皆空亦復遠離一切戲論外道菩
提心相不硬不輭不熱不冷無觸無執又菩
提心相非長非短不圓不方不肥不瘦又菩
提心相不白不黑不赤不黃非色非相彼菩
提心不作相非顯耀無性無纏縛由如虚空
而無色故菩提心相而離觀察外道而汝不
知菩提心相與般若波羅蜜多而相應故又
菩提心相自性清淨無物無喻不可覩視是
最上句又菩提心相非諸物像無相似者如

水成漚雖覩非有如幻化如陽焰喻如泥團
作諸坯器衆名雖具咸成戲論貪瞋癡等亦
幻化有一味空故如電之住剎那不見觀彼
般若波羅蜜多及作諸善亦復如是至於談
笑嬉戲歌舞歡樂飲食愛欲一切如夢有情
諸行畢竟體空心喻虚空疑當何立行般若
行畯Y此觀了一切性自然解脫得最上句
諸佛所說無上菩提由斯生出當作是觀作
此觀者得最上涅槃乃至徃昔造作諸過咸
悉除滅生無量德而於此生不染諸過專精

觀行決定成就若與眞如不相應者應念非
眞如呪及金剛鈴眞如無生印而起眞如相
應之行決定圓滿如上功德爾時外道聞是
語已審諦觀察而彼疑網皆悉除斷作是觀
已獲住大乗瞻奉歡喜作禮而退

外道問聖大乗法無我義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