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說沙彌十戒儀則經計七十二頌
宋西天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傳法大師施護奉 詔譯

頂禮一切智  妙法及聖衆  略說沙彌行

令發出家心  於彼釋迦教  堅持於禁戒
持戒如護身  防守勿令犯  夜卧從早起

淨口及牙齒  念誦至天明  頂禮正等覺
參近於師房  以手輕擊門  入已問訊師

身體安樂不  如是所作已  復作曼拏羅
供養而恭敬  早晨觀水內  中後時亦然

甕器盂鉢等  水蟲有大小  至心硤[照
以羅淨濾水  審觀而可用  食飲懷慈愍

勿令殺害蟲  乃至草木上  塗壇牛糞中
如是受用時  救護於含識  或彼牀座內

田地糞土中  一一子細觀  是名出家行
一切承事師  洗鉢令清淨  依時三作禮

合掌向師前  問師何所食  作食治飢病
如是若爲食  用前清淨水  以水灌手淨

如法默然食  食已說二偈  迴向於信施

如說而依行  增長正念行  信解淨戒法

依法而修持  正觀自相應  出家心安樂
若人自犯戒  他見生輕毀  二人皆得罪

持者須一心  持戒或破戒  乃至病患人
說法不當機  他聞心不重  命終得大苦

若人行毒藥  及行呪法等  令他得命終
又復以種種  方便而行殺  如是破戒因

永沉三惡道  地獄鬼畜生  如次受罪報
及彼諸天輩  若或亦殺生  還墮惡趣中

受彼諸惡報  若有出家者  恣用身口意
悞殺螻蟻類  於其三業中  而得三種罪

若人以拳棒  土石及塼瓦  打擲於有情
駝騾禽獸等  亦得破戒罪  駝騾象馬類

而欲輙乗騎  徃來逼迫他  亦得破戒罪
若有出家者  不得行偷盜  若自若教他

偷得於財物  迦哩沙波拏  四分中一分
如是破戒因  而成最重罪  飲食穀米等

華果草木類  地生或水生  而行於偷竊
或偷官稅利  私過於關律  及盜於有情

二足與多足  或彼出家人  受用雖具足
貪心復盜財  俱獲於重罪  若自衣鉢等

被賊所劫盜  勿得強取之  說法方便化
或復而迴買  不允隨他意  是名出家心

不動三業瘡  戒性自成就  若有出家者
不得行婬欲  女男及黃門  自來相慕欲

愚迷而愛著  得彼根本罪  若彼故行婬
如蛇如毒藥  損壞於自身  得大地獄苦

障礙於涅槃  不出於生死  正覺非如是
未曾身犯戒  持戒獲大利  若有出家者

不得出妄語  若言見天人  與我同言語
天人所住處  我自亦曾到  乃至乾闥婆

恭伴龍夜叉  摩睺羅伽輩  毗舍緊那羅
鉢哩哆鬼等  與我琩斥  此皆爲妄語

或言得五通  正道及四果  曉了甚深法
未得言爲得  如斯之妄語  永沉於惡趣

不得起兩舌  離別他善友  及彼麤惡言
綺說非與是  設被他毀罵  勿得酬對他

種種[]諍言  一一須忍受  若彼不依行
而得犯戒罪  智者一心持  獲離口業過

若以穀米等  爲酒醉於人  不得而故飲
或以甘蔗華  蒲萄果實等  脩醞可醉人

不得而故飲  自飲教他飲  迷亂而失念
增長放逸心  飲者得重罪  是故世尊言

若人以草葉  滴酒於口中  增長於過失
歌舞兼倡妓  故徃而觀看  而得犯戒罪

香油塗飾身  栴檀鬱金等  及以好華鬘
金銀珠寳類  種種莊嚴身  而得犯戒罪

若於眼目上  點畫令端正  而得犯戒罪
坐牀卧牀等  量高可一肘  亦不作莊嚴

復不令廣大  放逸不依行  而得犯戒罪
佛說出家人  過失宜遠離  若受齋食時

不得過中午  日出至午前  可許受齋飯
非時而喫食  佛說得重罪  如有比丘病

治病救於身  可許中後食  無病不依時
而得犯戒罪  金銀珍寳等  出家不得觸

受者生於貪  而得犯戒罪  若有檀信施
供養佛法僧  爲彼興福利  可許而受用

一切快樂具  勿得生愛著  若有貪著者
彼人須擯出  所有戲笑等  沙彌不得作

作者得犯罪  若有呵欠時  以手遮蓋口
不依而得罪  上座作嚏噴  不審而頂禮

新戒等嚏噴  上座須呪願  長壽無其病
沙彌向師前  不得於洟唾  不得刷牙齒

不得向師前  經行及對坐  耆年宿德者
如法而尊重  若入觸溷時  如有後來者

低聲而警覺  所濾無蟲水  用添於淨瓶
淨手安詳行  不失出家行  師自坐卧牀

琤帣b襯褥  所有牀椅等  不得沙彌坐
師自若不在  依止清淨僧  明了律儀者

承事而侍奉  勿更依別僧  違者而得罪
比丘若出行  而爲求縁事  五日內復歸

得利同行衆  衆得利亦然  復與外來者
如過五日後  二俱各無分  沙彌大小便

須問佛僧地  不得亂徃來  行依自界分
一切凡所作  合掌先問師  如是所作爲

不失於正行  日没禮佛塔  禮已復問師
與師濯雙足  事畢一心聽  顒望於所須

初夜及後夜  持誦勿須停  中夜睡眠時
如彼師子卧  所說一切法  至心而依行

熏識賢種子  煩惱自斷除  速成無上覺

佛說沙彌十戒儀則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