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妙法聖念處經卷第二
宋西天中印度摩伽陀國那爛陀寺三藏傳教大師賜紫沙門法天奉 詔譯

爾時會中諸苾芻等聞佛所說地獄焚燒受
苦無量悲啼雨淚禮敬佛足而白佛言此諸
地獄受罪有情修何因行免於未來諸苦痛

惱不被纏縛速得解脫唯願慈悲利益未來
敷演斯事爾時世尊告苾芻言諦聽諦聽吾
今爲汝分別解說若復有人修諸淨戒離於
邪執愚迷顚倒已所作罪懴令不增未作之
罪防護不生修習聞思及諸善業捨離慳貪
欺詐暴惡深信因果由此因縁不受焚燒地
獄之苦佛告比丘若復有人欲求遠離焚燒
冤害不飲諸酒修施戒業苾芻應知酒失最
上破壞善法酒失最上能壞聦慧酒失最上
能壞安樂酒失最上遠離善友酒失最上能

生諸病酒失最上破壞解脫酒失最上冤家
得便酒失最上財物散壞酒失最上增長非
法酒失最上遠離珍寳酒失最上亂說是非
酒失最上散亂轉增酒失最上能生貪忿酒
失最上無明增長酒失最上忠實變詐酒失
最上顯露隱密酒失最上煩惱轉增酒失最
上成就地獄酒失最上焚燒善根酒失最上
毀壞三寳酒失最上惡名流布酒失最上醉
變膿血酒失最上香變臭穢酒失最上增長
三塗比丘應知酒能毀壞色無色業酒能焚

燒四果聖業酒能增長暴惡之業酒能不信
正實因果酒能增長煩惱諸苦酒能發起口
四過非及怖畏事酒能數起貢高欺詐酒能
毀謗善友知識酒能痝B衆苦憂惱酒能增
長一切諸非酒墮有情黑暗之處酒墮有情
餓鬼傍生酒能遠離聦明智慧酒能遠離諸
天神仙酒能毀壞轉佛法輪酒能增長婬欲
熾盛酒能破壞清淨梵行酒能增長我慢放
逸酒似於風破壞世間酒能壞亂長者之行
酒能忘失忍辱之心酒能迷亂世間聦慧酒

能毀謗解脫之法酒能遠離諸佛淨戒爾時
世尊告比丘言酒有如是種種過非應當遠
離比丘應知飲酒之人但貪美味不慮苦果

[]此爲因墮於地獄受種種苦從地獄出若
生人中愚昧貧乏不信因果毀謗正法輕慢
賢善煩惱增多婬欲熾盛遠離解脫暴惡纏
縛纎毫之善而非修習極惡之因畬刐邞
如是展轉輪廻諸趣無解脫時比丘應知思
惟離妄修習正行慎護三業彼苦澁罪護報
艱辛疼痛難任焚燒決定是故比丘應當遠

離一切過非及諸怖畏比丘應知自作自受
他不能免彼殺生等十不善業果感不虚爾

時世尊說伽陀曰
身語業非虚  輪廻諸惡趣  自作自纏縛

善逝不能救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告諸比丘一切瞋恚及
於妄語應當遠離由此爲因墮諸惡趣受種
種苦後生人中貧乏卑賤凡所發言多增穢
惡傷犯於他猶如刀斧亦如餓鬼自業所招
焚燒飲食此業亦然焚燒衆苦惡名流布見

聞不喜若有智者遠離妄語發言誠諦人皆
信受美名流布猶如香氣聞皆歡喜比丘應
知若復有人發於實語遠離苦惱虚妄邪執
猶如珍寳堪任受用亦如燈明照了物像實
語亦爾聞皆信受由此因縁天上自在解脫
諸苦捨離穢惡虚妄之聲筭數藝能安住最
勝趣向解脫財富無量普濟貧乏智慧光明
莊嚴第一庫藏豐盈遠離煩惱若生人中尊
豪最上種種莊嚴自在具足利益有情孤獨
貧乏乃至知識悉皆利樂睇眞實猶如火

毒燒照最上險惡途路如毒遠離是故妄語
一切時中應當捨離及諸纏縛怖畏等罪復
次比丘有情妄語墮大地獄受諸苦惱身分
破裂如青蓮華琰魔獄卒爲彼罪人而說偈

虚妄地獄因  衆苦自心造  娑伽水有盡

此業報無窮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復有人捨離妄語如
捨苦澁獲味甘美比丘應知修習智慧愛樂
眞實莊嚴自身功德最勝猶如甘露能離過

患愚夫迷倒不了苦因熾然造作暴惡之業
損害憎嫌一切過非畬氻ㄝ尬Z諸地獄遠
離安樂及以眞實若得人身見聞不喜憎多
過患龍天嫌猒愚迷虚妄善友如冤非曾親
近痦蔇挬c無時暫捨輪廻受苦而無窮盡
比丘應知眞實最上智者修習猶如甘露遠
離過非畬犰w樂亦如涅槃苦惱不侵遠離
無義及四相等又如聖境愛樂最上眞實亦
爾聞皆歡喜又如暗室明燈最上能了物像
眞實亦爾聞非疑謗又如良藥能息苦惱乃

至鬼魅皆能遠離眞實亦爾解脫地獄及諸
苦惱愚迷輪廻諸惡趣中受苦展轉業報無
窮墮諸地獄不得解脫受種種苦發聲號哭
空中有聲告諸罪人汝等勿哭自作自受怨
於何人煩惱迷覆自心虚妄不能遠離解脫
衆苦若復有人琱ㄕk語猶如甘露人皆愛
樂普益自他若行妄語猶如毒藥損惱自他
不得安隱虚妄亦爾墮於險處受大苦惱如
是虚妄生生之中應當捨離修習淨行解脫
諸苦眞實莊嚴種種智慧慳貪諸惑及不善

業伏斷無餘比丘應知有情虚妄煩惱纏縛
猶如器仗刀劔等物損害有情不得安隱若
復有人眞實離妄財法惠施饒益有情最勝
功德而無有盡乃至獲於安樂自在若復有
人遠離眞實及諸智慧痝y惡業輪廻諸趣
受種種苦刀兵飢饉風火疾疫飄溺焚燒冤
家非一衆苦聚會逼迫酸疼一切暴惡自作
自受業報非虚比丘應知愚夫妄執此彼世
間無因無果及無作用散亂橫計增長非法
遠離善法愚迷有情不了因果墮諸黑暗輪

轉不息苦惱無窮佛大慈悲說希有法導彼
愚迷令心省悟捨離衆魔及諸驚怖佛告比
丘地獄有情被業所牽處於黑暗睇D惡聲
怖畏迷亂奔墮火坑焚燒身體皮乾肉爛猶
如枯木由業力故涼風觸體還復如本依前
焚燒苦惱無量如是受苦業盡方免比丘應
知勤修善業遠離惡趣及諸苦惱人天富樂
自在可愛趣向涅槃伏除貪瞋及餘諸惑勿
令侵害捨離散亂不造衆惡地獄酸楚畬
受苦應生猒離解脫輪廻若復有人殺害衆

生及不與取毀謗三寳不信因果起於虚誑
離間彼此發身等業慳貪嫉妬琱ㄠ侁魕R
終之後墮於地獄受苦無量如是展轉沉淪
惡趣而不解脫比丘應知由宿業力輪廻生
死纏縛諸有而無窮盡佛告比丘身語意業
不善爲因墮於地獄受苦三時而無暫息寧
持利刄斷於舌根不以此舌說染欲事所以
者何由此爲因起貪瞋癡廣造惡業輪轉諸
趣不得解脫皆因虚妄橫執染欲於苦計樂
起業煩惱生死長時不能遠離又如羂索纏

縛有情染欲亦爾繫縛有情墮於地獄獲苦
澁果愚迷有情不能遠離染欲因縁諂誑暴
惡轉增熾盛焚燒衆善而無悲愍廣益有情
比丘應知我執如山惡業似海煩惱焰猛熾
然相續纏繞不捨相貌醜惡驚怖憂惱瓻D
安隱又如虚空徧一切處惑業苦惱隨逐有
情琱ㄠ侁鰽L處不有繫縛有情不令出離
又如世間邪見執我堅固難拔僻執繫縛
無暫捨苦惱逼迫暴惡纏縛損害艱辛無怙
無依輪轉生死周徧一切如火焚燒受種種

苦而無窮盡又此我執顚倒虚妄愚暗迷亂
或執星辰或計五根或執意根妄爲究竟歸
依奉事而求解脫由妄執著我能造因亦能
受果由斯增長身心苦惱而非遠離地獄輪
廻酸楚疼痛堅執勇猛纏繞相續愚迷造作
諸不善業而非悔恨思惟方便了悟果因遠
離過非趣求解脫比丘應知若復有人造諸
惡業受報艱辛處於地獄乃至劫壞而非解
脫龍天八部不能守護所以者何此諸有情
業繩所牽受地獄苦此界壞已惡業因縁徃

於他方餘處受苦不能遠離若復有人於父
母處起殺害想而生決定此罪至重譬如有
人以利刀劔破壞三界一切衆生比此猶輕
所以者何父母恩德反生冤害獲罪甚重若
復有人破僧和合殺阿羅漢出佛身血此罪
最重獲報無間受苦相續殘害怖畏治罰
時思惟方便無暫止息鐵毒火炬苦[
]無窮
非法纏縛破壞恐怖痡`無斷顚倒愚迷不
能遠離苦澁之果由此因縁煩惱業牽輪廻
生死不得解脫比丘應知染欲妄語應生猒

離悔恨思惟伏除棄捨止息貪愛勿作是想
何況執著造作彼業是故比丘煩惱暴惡邪
見顚倒汝應破壞於諸惡趣捨離彼業及愚
癡等趣求無上最勝無邊二空智慧利益有
情不令墮落地獄鬼畜焚燒諸苦受種種等
非愛之果若復有人尊重佛僧及諸經典恭
敬供養歌頌稱讃以此因縁遠離塵垢及諸
繫縛業等諸障獲報安樂琤芚蝸鴘鴗井
善遠離苦惱安樂長時相續無間棄捨垢染
及諸煩惱愚迷醉亂伏除不起止息輪廻解

脫諸有乃至究竟而證轉依於是佛告諸比
丘言若復有人虚詐妄語誑惑世間希求財
利養活身命及奴馬等以此因縁命終之後
必墮地獄受焚燒苦猛炎熾然相續無間苦
惱燒煮而無窮盡彼獲如是暴惡之苦皆由
業牽不得遠離地獄諸苦譬如羂索繫縛有
情令不自在此業亦爾能縛有情墮落猛火
焚燒身體手足骨髓皆如火聚內外亦然苦
惱無量彼大地獄周帀四門復有四角各各
焚燒膿血糞穢種種治罰衆多苦具皆悉煙

炎俱時火然相續無斷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愚迷諸有情  貪財行虚誑  地獄業所牽

焚燒受諸苦  亦如諸毒藥  自飲還自害
造業亦復然  似影睎H逐  又如出火木

生火能自害  苦果隨惡因  自作應自受
佛告比丘若復有人於境起貪應作觀想可
以對治若於珍寳起於貪欲如火輪想及破
壞想世間貪愛無量無邊由斯觀想皆悉遠
離貪著世間如冤家想見於海水作漂流想
見於刀劔滅煩惱想降雲雨時作普益想見

諸佛時作解脫想見國王時起尊重想見父
母時起親愛想起慳貪時如毒藥想見眷屬
時暫止息想趣圓寂時起平等想持淨戒時
起光明想見金寳時起破壞想見破戒者起
救護想財散失時非究竟想住三界時如牢
獄想見日輪時起智慧想修靜慮時求功德
想比丘應知於他財物矯設諸行虚誑盜取
以此爲因墮於地獄種種苦惱焚燒其身支
體破裂痝B黑暗無有光明愚迷覆心琱
捨離無少安樂遠離涅槃一報終盡復墮鬼

畜常困飢渴勞役疲乏衆苦逼迫而無窮盡
若生人中乏少資財欲心熾盛處人卑賤勞
苦相續時無暫息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虚誑盜他財  三塗苦自受  飲渴甯裗

衆苦無休息  愚迷覆智慧  光明睇溘
輪廻惡趣中  業盡方能出
爾時佛告諸比丘言若復有人於諸順情妙
觸之境而起染著瓻D捨離應作堅硬苦澁
等想無常敗壞體不究竟如電如夢自性非
有於諸妙觸皆悉遠離比丘應知於諸欲境
勿起愛著及諸世間過去未來所有可愛染

欲塵境應當捨離

妙法聖念處經卷第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