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說金耀童子經
宋西天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卿明教大師天息災奉詔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食時著衣與諸苾芻恭敬圍遶入
舍衛大城次第乞食有一婆羅門出於舍衛
逢見世尊久視容儀乃發言詞而伸讃詠瞿
曇汝面最上金色端嚴世尊印言如是如是
我所作福乃獲斯報婆羅門言瞿曇我今現
世亦有福德於其家中生一童子金色光輝
容儀相好可似瞿曇得未曾有復次瞿曇爾

時童子初生之時更有殊妙吉祥之事初生
之時心意安泰諸識明利於其庭中忽生蓮
華滿室天香畬阞滫琱@切衆生普皆愛樂
復次瞿曇此未殊妙亦未希有復次童子初
生之時瞻蔔華樹處處出生彼樹執持瞻蔔
妙華天紫金色復次瞿曇如此殊祥猶未希
有復次童子初生之時諸天金盤自然出現
滿其盤中盛天飲食百千萬種假使食者無
有窮盡復次瞿曇如斯感應猶未希奇爾時
童子初生之時口出音聲有佛世尊及阿羅

漢等出現世間乃至行住常所思念婆羅門
說此童子吉祥事已而告佛言徃詣彼處爲
見童子世尊默然詣彼舍宅欲入之時中間
有優婆塞而白佛言勿入此舍彼婆羅門於
佛法中不能信敬世尊答言此婆羅門亦具
信根是時世尊答優婆塞已便入婆羅門舍
見其童子是時童子纔見世尊便徃歸依五
體投地佛便呪願如是彼諸苾芻從佛徃詣
亦見童子佛呪願已與諸苾芻迴歸精舍爾
時童子後漸長大舍衛國主波斯匿王聞彼

婆羅門有如是德行生其貴子遂遣使臣廣
執華鬘栴檀寳香詣婆羅門家圍遶童子而
伸宣請童子答言候我先到祇樹禮拜世尊
而入舍衛見波斯匿王使臣迴已具奏前事
波斯匿王聞其奏已我今亦徃祇樹禮覲世
尊見彼童子是時童子尋詣祇樹於其中路
見一婆羅門而問童子汝今何徃童子答言
欲徃祇樹禮覲世尊婆羅門訶責童子云何
廣名婆羅門族生已要去欲見沙門童子對
言汝得珍寳大藏不要持寳歸舍汝得吉祥

面前而來却乃執棒打退童子對已便徃祇
樹到世尊所作禮佛足於面前坐而爲聽法
本生適意天妙蓮華生彼祇樹園中其香芬
馥徧滿一切智慧忽生我今持此蓮華供養
世尊而復思惟我先生時瞻蔔迦樹世所希
有於發心時瞻蔔迦樹而自出生其樹執持
瞻蔔迦華天紫金色即時童子以手掬瞻蔔
華散世尊上所散之華住佛身上莊嚴佛身
其中或有住佛頂上住佛懷中住佛足下其
中或有成華鬘衣如是種種供養時王驚怪

問童子言汝云何供養作如是神力童子答
言我於祇樹作如是一切莊嚴彼時童子又
生最上智慧我瞻蔔迦樹隨我發心生瞻蔔
華其華或生樹身或生果上或生樹枝或生
葉上其瞻蔔華亦有出現住虚空中又於祇
園虚空之中出現一切金寳鈴鐸彼時童子
禮世尊足白言世尊受我今日施世尊食及
諸苾芻國王侍從普受我供世尊默然受請

待擊[犍稚]時到即時世尊安詳而坐及諸苾[揵椎]
芻國王臣從次下而坐是時生最上微妙思

慧思憶我昔生時有金盤出現滿中天食願
得現前持來供佛作是念已本生金盤隨心
出現諸天上味滿其盤中是時童子即持金
盤及以飲食親自供養是時世尊與諸苾芻
國王侍從食已飽滿金耀童子心大歡喜禮
世尊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此後善
根增長諦發心願廣行法施救度有情我後
方取成佛未救度者與作救度未安樂者施
其安樂未寂靜者皆令寂靜爾時世尊因爲
童子發心次第說地獄相所謂阿毗地獄疱

地獄疱裂地獄阿吒鵮訶訶鍐護護鍐青蓮
華紅蓮華大紅蓮華從此出已而入八熱地
獄次第皆因惑業所感若有智慧說我救法
彼得清涼爾時世尊說此語時青黃赤白四
色光明從口而出其中光明有上去空中有
下入地獄照彼等活黑繩衆合號呌大號呌
焰熱極焰熱阿毗地獄及疱地獄疱裂地獄
阿吒鵮訶訶鍐護護鍐青蓮華紅蓮華大紅
蓮華若去焰熱地獄彼得清涼若入寒冰地
獄彼得溫暖而彼衆生爲發勝心我等云何

得此處命終轉生餘趣如是彼發心已世尊
爲生變化光明遣發變化令彼得見旣得見
已我等從此命終之後決定不生諸餘惡處
今未曾見此處衆生得受無爲勝光爲發信
心受地獄業盡各各得生人間天上眞實得
受若是光明照彼上方四大王天忉利天夜
摩天兜率天樂變化天他化自在天梵衆天
梵輔天大梵天少光天無量光天極光靜天
少靜天無量靜天徧靜天無雲天福生天廣
果天無想天無煩天無熱天善現天善見天

色究竟天光明到已出如是聲演說苦空無

常無我說二伽陀曰
出光勸化汝  歸依佛法僧  抖擻死魔軍

如象離繫縛  若入此法中  志心行不退
所以斷輪迴  諸苦悉皆盡
爾時光明徧照三千大千世界救度有情如
是光明却還佛身隨世尊後爾時世尊欲得
授記過去業所放光明於其佛身後入欲得
授記未來業其光於佛面前而入欲得授記
生地獄者其光從佛足下而入欲得授記生

畜生者其光從佛足跟而入欲得授記生餓
鬼者其光從佛脚足大母指而入欲得授記
生人中者其光從佛膝下而入欲得授記力
輪王者其光從佛左手掌而入欲得授記轉
輪王者其光從佛右手掌而入欲得授記生
天者其光從佛臍間而入欲得授記聲聞菩
提者其光從佛胷臆而入欲得授記縁覺者
其光從佛眉間而入欲得授記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者其光從佛頂門而入爾時世尊
所放光明遶身三帀入世尊頂爾時尊者阿
難合掌恭敬而白世尊種種顏色百千莊嚴
從口而出周徧十方普皆照耀而說偈言

是非久遠離  煩惱皆遣除  世間佛最上

勝因報不虚  如螺蓮華白  降魔佛現光
當時魔自去  安定妙智慧  令聲聞求佛

牟尼安定聲  如牛王最上  除諸疑網淨
無有冤家縛  如水壞於鹽  正覺說現光

佛與誰授記  彼聞安定樂  此衆人歡喜
佛言如是如是阿難陀非無因果阿難如來
應供正徧知正覺正說阿難陀見此童子作

如是供養於我善根深固發心施法經三大
阿僧祇劫修行菩提成就大悲六波羅蜜觀
行圓滿成等正覺名金曜如來十力具足四
智圓明三密不共念處大悲若我等徃昔發
心亦爲行此法施爾時波斯匿王問世尊此
童子作何行業得如是富貴世尊答言此童
子徃於昔過去生中廣作福業之因於今世
中得獲斯報又此童子昔種業因之時至心
不退於今世中誰免斯報大王所作之業得
受報時如地界無盡水界無盡火界無盡風

界無盡如是等蘊界六塵作業獲報無有窮
盡童子志心昔種福因今生得報無盡乃至
善惡二業業報無盡假使經於百刼業至須
受其報大王過去世時波羅奈國有王名曰
聞軍彼有太子名吉祥密彼時父王廣作罪
業太子見父作罪心驚毛竪而告王曰我去
修行王言只汝一子我今云何教去修行吉
祥密言我須離父必去修行童子言若金銀
象馬宮人庫藏心無貪著亦無愛樂受用後
便修行三十七品菩提分法得證縁覺菩提

無數百千天人而來供養餘人見已具告王
曰太子得如是功德時王聞已欲見其子出
於宮闕四兵隨從有一貧人見王坐於最上
象背上妙衣服而用嚴飾妙香塗身傘盖覆
上四兵圍遶彼生智慧此王手足腹肚頭面
肩背與我無異因何乗坐最上大象妙衣嚴
飾妙香塗身傘盖覆上四兵圍遶復次我身
累世慳貪未曾捨施令我今世受如是苦是
事乏短不能捨施云何我得生彼人中又問
王曰未知大王何處而去彼聞軍王言我有

一子名吉祥密出外修行證得縁覺菩提若
復有人少許供養後獲大果王答問已而復
前去其王于時忽見群鹿王愛彼鹿而趂逐
之彼時貧人審諦思惟王貪趂鹿我今此時
願見縁覺是時貧人漸漸前行入山谷中見
彼縁覺身量巍巍心意寂靜有無量百千賢
聖周迴圍遶散曼陀羅華積至于膝是時貧
人高聲啼哭甚大悲痛而復懊惱是時百千
賢聖供養畢已而復還去貧人悟解我今將
何供養縁覺去此不遠有菴没羅樹是時貧

人取最上菴没羅果以鉢滿盛供養縁覺爾
時縁覺執彼鉢盂猶如鵝王騰空自在現種
種神變從虚空下還復本座復次貧人禮縁
覺足而復告言汝爲我食我爲受福於第二
日供養縁覺此人心淨悟解拯救貧人便受
供養即時貧人從山谷而出彼聞軍王遙見
縁覺住虚空中王生智慧而復思惟彼處應
有大福德人天我今急速去見縁覺及彼人
天王便入於山谷於其路中見彼貧人出於
山谷時王問曰汝何處來貧人答言我此處

來王言貧人汝身麤澁頭髮蓬亂衣服垢穢
而不去除汝今云何遠離貧窮似我富貴觀
汝實不能遠離貧窮彼人別王而忽思惟云
何得一片殊妙田地又得多般美妙飲食百
味具足思惟未已足蹈圓石忽然倒地於其
彼處得一鐵甕滿中金寳其王至山見彼縁
覺面前而坐住後須臾而告子言我爲祈福
云何來日受我齋食縁覺答言大王我先受
請聞軍問言受何人請耶縁覺答言有一貧
人請我供養王遂發使告貧人言我請縁覺

齋汝別日請齋使臣到已具宣王旨貧人不
肯王乃親自詣貧人所而復告言我與縁覺
食汝別日設食彼言不得王言汝須移日貧
人言曰云何令我移日況我自有金寳定伸
供養王言汝本來貧窮我是剎帝利灌頂王

種汝却云何對我有[]貧人告言王若不信
教王見金遂便同到出金之地有一鐵甕傾
出金寳積聚如山一邊人立兩邊不見王乃
思惟此人有如此福德彼人言曰我齋時將
至貧人於第二日淨除田地嚴飾殊妙散諸

蓮華摘樹枝葉作妙傘盖設食供養時彼縁
覺復上虚空現種種神變爾時彼人禮足發
願如我此地散作蓮華願我世世生生得彼
天妙蓮華如我所造樹枝傘盖供養善願世
世生生得瞻蔔迦樹出瞻蔔華天紫金色如
我瓦器持食供養善根願世世生生常得金
盤滿盛天食假使百千人食食之不盡而得
值佛佛告波斯匿王汝須思惟當時貧人者
今婆羅門子金耀童子是供養縁覺得彼善
根快樂無邊一切願心皆得成就佛說此經

已彼諸苾芻一心頂戴歡喜奉行

佛說金耀童子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