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佛說守護大千國土經卷上
宋西天北印度烏填曩國三藏傳法大師施護奉  詔譯

如是我聞一時世尊住王舍城鷲峯山南面
佛境界大樹林中與大苾芻衆千二百五十
人俱其名曰尊者舍利弗尊者摩訶目乾連
尊者摩訶迦葉尊者伽耶迦葉尊者那提迦
葉尊者摩訶那提迦葉尊者阿若憍陳如尊
者優樓頻螺迦葉尊者摩訶迦旃延尊者跋
俱羅尊者婆藪槃豆尊者俱絺羅尊者嚩倪
舍尊者阿濕嚩爾多尊者須菩提尊者蘇婆

呼尊者阿寧嚕馱尊者難提枳曩尊者離跋
多尊者准提曩如是等千二百五十大苾芻
衆俱是時摩竭提國韋提希子阿闍世王供
養恭敬尊重讃歎以衣服卧具飲食湯藥珍
玩寳物而供養佛及比丘僧是時大地欻然
震動大雲普覆起大惡風雷聲震吼掣電霹
靂降大雨雹周徧而霔十方黑暗星宿隱蔽
日月不現不能照曜日無暖氣亦無光明人
民惶怖是時世尊以淨天眼見毗耶離大城
王及臣民有如是等災難競起復次毗耶離

別有離車子等或有內宮嬪妃婇女爲彼鬼
神之所惱害諸王王子及諸老幼奴婢僕從
并諸眷屬皆爲鬼神惱害惑亂彼毗耶離大
城一切人民若苾芻苾芻尼優婆塞優婆夷
皆悉怕怖悶絶慞惶身毛皆竪仰面號哭而
作是言
曩謨没馱野曩謨達摩野曩謨僧伽野一心
歸依乞求加護或有婆羅門及諸長者不信
三寳歸向梵天王者或歸向天帝釋者歸向
護世四王者歸向摩醯首羅者或寳賢藥叉

大將滿賢藥叉大將訶利帝母日月星辰山
林藥草江河陂池園苑塔廟隨所樂著悉皆
歸敬作如是言我此災禍怖畏患難誰爲救
濟云何令我速得免離爾時世尊愍諸衆生
別現瑞相起變化行以是行故令此三千大
千世界天人阿脩羅聞其音聲生恭敬心皆
來集會是時索訶世界主梵天王與梵天天
子衆俱天帝釋與忉利天衆俱四大天王與
四天王天衆俱二十八大藥叉將與三十二
大力藥叉俱訶利帝母并其子及眷屬俱於

夜分時來詣佛所訶利帝母以自威光輝赫
晃耀照鷲峯山皆爲一色到世尊所頂禮佛
足却住一面異口同音讃歎如來說伽他曰
端嚴金色相  猶如淨滿月  富如毗沙門

吉祥之寳藏  遊行如師子  威德若大龍
巍巍眞金聚  閻浮檀之色  暗夜清淨月

安住衆星中  於諸聲聞衆  顯煥莊嚴相
歸命薄伽梵  諸天人中尊  利益於人天

住世垂救護  守護大千經  過去佛已說
盡此輪圍山  而結金剛界  稽首人中尊

歸命無所畏  合掌恭敬禮  牟尼大法王
是時世尊於一念頃默然而住告四天大王
言大王汝等現是色相形類差別云何惱亂
我諸弟子大王若復有人聞佛法僧出現於
世心生歡喜如是人等於佛法中植菩提種
生值佛世遇辟支佛及阿羅漢諸聲聞衆於
佛法中植衆德本十善具足命終之後當得
徃生三十二天一一天上爲天王身受天快
樂復生人中作轉輪王統領四兵王四天下
乃至大海皆爲一境得七寳具足得千子圍

遶其王千子智慧明達勇猛精進無諸怖畏
妙色端正有大神力迅疾如風威德自在能
伏怨敵以是因縁獲得如是福德果報貪著
愛欲娛樂自恣汝等今者於如來前起憍慢
心現如是相作如是事於我弟子心生輕毀
恐怖惱害是時北方藥叉主毗沙門天王即
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
佛言世尊我今住處有一大城及以聚落園
林華果宮殿樓閣周帀欄楯金銀堦道種種
寳物而嚴飾之安以表剎四面懸鈴妙眞珠

網羅覆其上燒衆名香晝夜氛馥散諸雜華
徧布其地清淨皎潔甚可愛樂百千天女周
帀圍遶我處於彼受五欲樂無有猒足如迷
醉人不能惺悟犯所行行違本所願以是義
故諸藥叉衆周徧世界十方馳走飲血啖肉
若男若女童男童女於如是人作諸執魅及
諸惡食食血者食肉者食胎者食生者食命
者或作畜生及諸異類或作師子常食有情
彼痡生食啖其命大德世尊我今於佛及
四衆前說彼藥叉所現色相種種形貌一一

不同此藥叉衆皆有執魅是故我常手持寳
塔內安聖像彼執魅者藥叉衆中我名大王
是諸藥叉燒種種香燃種種燈散諸雜華供
養塔像及供養我世尊若藥叉衆作執魅者
令其衆生現如是相若常笑喜若常驚怖若
常啼泣若多語言無有其度若常狂亂若不
睡眠若身常疼痛若仰視虚空若樂觀星宿
若常馳走若晝即不樂夜即歡喜若常健羨
此諸樂叉有如是等執魅之事於諸世間無
能制者我有神呪悉能調伏惟願世尊聽我

說之即說呪曰
阿哩阿囉抳七感切惹胝嚟
阿佉[]麼佉[]佉佉[][][]江切[]

[]哩并并孕切誐嚟底銘名孕切

囉你悉鈿覩滿怛囉二合跛那娑嚩二引合

娑嚩二合薩底也二合薩覩二合無每切引室囉二合

拏寫麼賀囉惹寫曩麼末音[]

濕嚩二合哩也二合引地跛底曵二合曩娑嚩二合引


是時東方彥達嚩主持國天王從座而起偏

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恭敬作禮而白
佛言世尊我彥達嚩衆執魅之者其人現如
是等種種色相若常歌舞若愛莊嚴若無貪
愛若語言誠信若乍瞋乍喜若復燋渴若眼
赤如朱若復瘧病若如中毒若閉目不開常
在睡眠若常背視面不向人如是人等爲彥
達嚩之所執魅於諸世間無能制者我有神
呪悉令調伏惟願世尊聽我說之即說呪曰
阿契麼契尾曩契[滿弟[]

左跛嚟嚩契嚩佉你阿契上聲

嚩賀嚟婆彥那黎嚩勢無鉢切

二合娑嚩二合引母煎覩彥達哩嚩二合

囉呬毗喻二合引地哩二合多囉瑟吒囉二合

寫麼賀惹寫曩嚩黎乃

二合哩也二合引地跛底曵二合引曩娑嚩二合引


是時南方矩畔拏主增長天王從座而起偏
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恭敬作禮而白
佛言世尊若我矩畔拏衆執魅之者現如是
等種種色相若多語若燋渴若心迷亂目睛

矒瞪若面赤色若常卧於地若身常拘急若
容貌醜惡若身體羸瘦若長爪甲若長頭髮
若身體腥臰若身坌垢穢若常妄語若語言
狂亂如是人等爲矩畔拏之所執魅於諸世
間無能制者我有神呪悉令調伏惟願世尊
聽我說之即說呪曰
佉佉佉銘佉攞銘佉攞銘佉囉

黎佉囉契迦囉黎迦尸你迦嚕銘

囉智黎迦彌你尾馱黎上聲

曵細野舍嚩底三母三彌你舍緬覩

滿怛囉二合跛那娑嚩二合引薩嚩

薩怛嚩二合引仡囉二合虎婆喻波捺囉

二合尾嚕茶迦寫麼賀囉惹寫曩麼

嚩黎濕嚩二合哩也二合引地鉢底曵二合

娑嚩二合引
是時西方龍主廣目天王從座而起偏袒右
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恭敬作禮而白佛言
世尊我諸龍等執魅之者現如是等種種色
相若常[]噦若喘息長噓若身常氷冷若口
吐涎沫若多睡眠若身體如蛇光滑堅硬若

心勇猛不懼生死若能馳走無困乏時若爪
甲長利若手爮其地令如窟穴如是人等爲
諸龍等之所執魅於諸世間無能制者我有
神呪悉令調伏唯願世尊聽我說之即說呪


訖囉二合野細訖囉二合迦曬訖囉二合
迦曬加沙曵骨嚕二合計計骨[]佉銘骨

二合阿佉黎娑麼娑佉黎迦護銘

阿魯計迦魯計伊哩尸尾哩
哩彌哩虞嚕嚩底娑嚩二合悉底

三合窣覩二合尾嚕乞叉二合寫麼賀

囉惹寫曩嚩攞乃濕嚩二合哩也二合

地鉢底曵二合引曩娑嚩二合引
爾時世尊於一切諸天龍神藥叉衆中大師
子吼而作是言我爲一切世間調御丈夫天
人師具足十力四無所畏難調伏者使令調
順我今轉大法輪我獨一身降伏汝等大藥
叉將一切軍衆悉令降伏我今以大智力爲
欲擁護利益安樂一切衆生如來於一切悉
地皆得成就我有神呪名一切明汝應聽受

即說呪曰
阿僧擬康誐嚩帝末攞你哩驅二合
囉嚩哩嚩日囉二合

三銘嚩日囉二合馱哩薩擔二合鼻捺哩二合

姹娑哩尾惹曵尾伽細嚩囉仡囉

鉢囉二合引鉢帝二合引阿囉抳達麼欲訖帝

二合引禰尸尾驅瑟致二合引娑嚩二合引薩底也

三合薩覩二合阿呬半薩嚩薩怛嚩二合引

左怛他誐多末黎曩乃濕嚩二合哩也

二合引地鉢底曵二合引曩娑嚩二合引

是時四方諸大藥叉矩畔拏等聞佛世尊說
是神呪一時合掌恐懼失色怖畏戰慄身體
四肢不能自勝出大怖聲其聲遠震十方聞
知四大天王作是思惟如來三密守護大千
大明王神呪威德之力廣大甚深不可思議
彼諸藥叉矩畔拏衆諸鬼神等聞佛所說皆
悉降伏猶如大風吹散火焰無有遺餘佛所
說法亦如利刀諸毒害心悉令斷滅佛言如
梵王呪破彼俱尾囉長子令彼長子不起異
心若復有人爲彼天龍及諸藥叉矩畔拏衆

諸鬼神等惱害惑亂執魅之者當用醍醐及
以芥子以是神呪而加持之擲入火中令火
出焰又擲四方及以上下或擲入水是諸人
等速得安樂若有不順此呪者以酥芥子相
和燒之皆令出焰亦得安樂彼等藥叉爲棒
所打身體生瘡及有棒痕彼藥叉等疼痛苦
惱徃阿拏迦嚩底王城到已其俱尾囉威德
神力勑諸藥叉或不令入不得飲食及其本
坐種種怖畏衆會一處出大音聲離藥叉國
此守護大千甚深經典若有藥叉及矩畔拏

諸鬼神等不隨順者彼諸藥叉及鬼神等爲
大忿怒金剛明王手執金剛而破其頭復以
利刀而截其舌復以利刀劓其耳鼻或復斬
截令身粉碎或以刀輪而斷其首或以鐵棒
痡`鞭撻或以鐵橛而釘其心或於口中常
出膿血毀謗斯經獲如是報常處輪迴出已
復入無有休息諸有吉祥國土城邑不復共
會時四方天王東方持國南方增長西方廣
目北方毗沙門天王被忍辱鎧各坐賢座住
於佛會大梵天王以神通力化作寳殿種種

妙寳以爲莊嚴其中復現金剛寳座佛坐其
上彼大梵天王及諸梵王合掌作禮住立佛
前讃歎世尊作如是言如眞金幢金色晃耀
目若蓮華清淨無垢如娑羅王樹華開敷如
淨滿月衆星圍遶相好巍巍功德莊嚴牟尼
法王爲世間燈天人稱讃能令安樂一切衆
生皆到究竟涅槃彼岸出生於佛及辟支佛
諸聲聞衆天人神仙婆羅門等悉皆增長是
時世尊告大梵天王及諸梵衆護世四王等
而作是言如來爲欲利益安樂一切有情故

汝等聽受若復有人聞此經典輕毀之者譬
如有人動須彌山及四大海乃至大地皆令
翻覆其人又言日月星辰水火風等我能繫
縛致於他方令彼處現如是人等爲自欺誑
無有是處乃至起於種種異心輕毀之者如
是人等皆爲嫉妬不爲利益一切人天即爲
愛樂增長步多鬼神等衆彼諸鬼神周徧遊
行伺求人便食啖其肉如是人等即爲一切
魔王徒黨步多鬼神而爲眷屬如是人等於
此神呪不生信敬以是神呪威德力故令彼

人等知其過惡即於佛前至心受持此守護
大千陀羅尼經懴悔之者是諸人等即得遠
離種種謫罰時會大衆頂禮佛足各各瞻仰
金色之身是時復有毗首劫摩天子爲四天
王造四大寳車一一皆以七寳所成謂金銀
瑠璃眞珠碼碯及玻胝迦珊瑚等寳種種間
錯而嚴飾之護世四王坐其寳車以天威力
悉變金色乗空而行至步多國香華寳物徧
覆其地而爲供養是時護世四天王勑六十
大藥叉將言汝等今者持是神呪以呪威力

徃詣四方所有一切藥叉羅剎步多鬼神汝
以羂索當繫其頸將來至此乃至十方一切
國土有此最上甚深經典所在之處悉當守
護時梵天衆及餘諸天皆悉以此甚深經典
神呪威力降伏一切藥叉羅剎步多鬼神而
爲守護大千國土是時毗沙門天王大藥叉
即徃四方廵遊世界勑諸大藥叉將所有藥
叉羅剎步多鬼神或住十方國土城邑或居
巖窟東方彥達嚩魅與二十八步多鬼神衆
俱南方矩畔拏魅與二十八步多鬼神衆俱

西方龍魅與二十八步多鬼神衆俱北方藥
叉魅與二十八步多鬼神衆俱如是等種種
執魅琠韞@間惱害衆生作諸魅事汝等諸
大藥叉將以此神呪威德力故而降伏之以
五羂索繫縛其身牽來至此時矩尾囉說是
語已復有矩尾囉長子名散惹野大藥叉常
乗於人統領六十俱胝藥叉及步多鬼神衆
俱其第二子名惹你迦大藥叉將統領六十
俱胝藥叉及步多鬼神衆俱其第三子名曰
大魅大藥叉將統領六十俱胝藥叉及步多

鬼神衆俱其第四子名曰瓮腹大藥叉將統
領六十俱胝藥叉及步多鬼神衆俱魔醯首
羅其天四臂具大威力亦復統領六十俱胝
藥叉及步多鬼神衆俱如是矩尾囉長子散
惹野大藥叉將等及魔醯首羅彥達嚩衆皆
以此神呪悉令調伏十方所有藥叉羅剎步
多鬼神亦令降伏以五羂索繫縛其身牽來
至此我今破壞佛言若復有人於此神呪如
法受持當想此大明王至心念誦如是神呪
能攝一切諸大神呪等無有異作忿怒聲起

勇猛意誦此神呪彼藥叉衆步多鬼神以是
神呪威德力故皆爲毗沙門天王鐵棒之所
鞭撻自縛而來歸命懴悔若諸魔王及諸魔
衆藥叉羅剎步多鬼神於佛法中常作魔事
起諸障難以是神呪威德力故於一念頃皆
悉自來歸命懴悔彼諸藥叉及羅剎娑步多
鬼神或居大海或住諸河或居舍宅或依門
戶或處空室湫濼江湖川澤陂池園苑林樹
或居曠野或住村坊國邑聚落村巷四衢或
居天祀或住王宮或依乾枯娑羅之樹或居

道路或住城隍或居道界或處一方或住四
隅或不依方所有千萬億藥叉羅剎及諸步
多鬼神等衆以是神呪威德力故皆悉調伏
復有諸大彥達嚩衆或爲歌舞或作倡妓奏
諸雅樂琴瑟鼓吹出妙音聲如是等大彥達
嚩衆具大威德有大光明色相圓滿以是神
呪威德力故皆悉調伏天帝釋日月天子地
天水天火天風天頗羅墮天子護世四天摩
多里天子眼赤天子雪山天子栴檀天子商
主天子麼抳建姹天子世間敬天子麼怛隷

唧怛囉二合枲曩天子彥達嚩王[]曩哩沙二合
天子五髻天子覩母嚕天子山王天子麼枲

天子尾濕嚩二合彌怛嚕二合天子耶殊陀羅天
子針耳天子大口天子妙口天子如是等一
切大威德天大力軍衆及天龍彥達嚩阿蘇
囉藥叉羅剎娑或復瘧病一日二日三
[日四][?]
日若常熱病痡`惱害一切衆生起毒害心
行不饒益者諸藥叉羅剎皆爲神呪羂索之
所繫縛牽之而來一時合掌住立佛前讃歎

世尊而作是言

稽首丈夫無所畏  稽首調御天人師
不可思議大法王  是故我今歸命禮

佛說守護大千國土經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