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須摩提長者經一名會諸佛前亦名如來所說示現衆生
吳優婆塞支謙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桓精舍與大
比丘衆五百人俱爾時世尊時到著衣持鉢
與阿難俱入城乞食是時城中有大長者子

 
名須摩提是人命終父母宗親及諸知識一
時號哭哀悼躃踊稱怨大喚悶絶于地或有
喚父母兄弟者或有呼夫主大家者如是種
種號咷啼哭又有把土而自坌者又有持刀
斷其髮者譬如有人毒箭入心苦惱無量或
有以衣自覆而悲泣者譬如大風鼓扇林樹
枝柯相掁又如失水之魚宛轉在地又如斬
截大樹崩倒狼藉以如是楚毒而加其身爾
時世尊知而故問阿難彼諸大衆何故哀號
悲泣如是阿難白佛言世尊此城中有大長

 
者子名須摩提壽盡命終是人父母兄弟妻
子宗親知識爲恩愛所縛故如是迷亂唯願
世尊爲度一切故可徃至彼諸佛世尊不以
無請而有所說我今爲彼諸人勸請於佛世
尊以大慈悲願徃至彼爾時如來受阿難請
即徃其家是時彼諸人等遙見世尊各各以
手拭面前來迎佛旣至佛所頭面禮足悲哀
哽塞不能發言正欲長歎以敬佛故不敢出
息咽氣而住爾時佛告長者父母兄弟宗親
及諸知識汝等何故悲泣懊惱著此幻法是

 
諸人等同時發聲而白佛言世尊是城中唯
有此人聦明智慧端正殊妙年旣盛壯於諸
人中爲無有上我等悲念不離心懷衆人瞻
仰視之無猒言語柔和孝於父母恭順兄弟
又復多饒財寳金銀瑠璃硨磲碼碯珊瑚琥
珀倉庫盈溢珍寳具足又有車馬飲食醫藥
衣服卧具奴婢使人如是悉備一旦命終是
故我等悲泣戀慕不能自勝善哉世尊願爲
我等方便說法得離諸惱從今已後更不復
受如是諸苦得斷貪欲瞋恚愚癡諸結根本

 
得度生老病死之岸永離憂悲苦惱之海所
生之處值遇諸佛善知識會不遇惡縁爾時
世尊告長者子父母宗親知識及諸大衆汝
等曾見有生不老不病不死者不是諸人等
白佛言世尊未曾見也佛復告諸大衆汝等
欲離生老病死憂悲苦惱者莫復念是恩愛
之縛標心正見歸命三寳所以者何於諸世
間無過佛者能導盲冥愚癡之衆於諸商主
及諸醫王有相好中無與佛等所以然者如
來身者即是藥王佛所說法即爲良藥爾時

 

世尊即說偈言

十方世界中  生者無不死  生死徃來道

唯法能除滅  無有十方剎  命終能濟者

唯佛能除斷  是故歸命佛
佛復告大衆汝等云何知名爲死諸人答言
不知世尊佛告大衆殺生偷盜邪婬妄語兩
舌惡口綺語嫉妬恚癡若人行是十惡名之
爲死佛復告諸大衆若人違逆不順父母不
行正法不敬沙門梵志及諸耆宿如是之人
亦名爲死復告大衆若有不敬三寳及諸持
 

 
戒有德沙門如是之人亦名爲死復告大衆
若有慳貪嫉妬憍慢自不持戒家內大小亦
復不持言語麤惡好傷於人狂癡懈怠心意
不安六情不具少於智慧不能專正喜信他
語常懷嫉恚而自稱譽遏人之善揚他之非
好自貢高不能親近沙門梵志不聞正法如
是之人亦名爲死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若人作不善  好行十惡者  心常懷憍慢

不敬於三寳  不能持淨戒  懈怠不精進

如是諸人等  皆名之爲死  好行諸惡者

所生墮惡道  若人行諸善  爾乃得生天

若人不信佛  亦復不行法  行於非法者

是則名爲死
復告大衆若人得富貴而無憍慢心意常安
亦不自高亦不自下等心一切視之如己雖
得富貴心無有異硤[無常不爲己有過如
怨毒解知諸法會當有離旣知是已精勤修
習知一切法無可依止於諸名利不計我所
亦復不著一切諸塵常修其心親近智者不
近惡友常求遠離佛所說法初不違失爾時 

世尊而說偈言

少有衆生 在於世間 得大富貴 而不憍慢

行憍慢者 不得離苦 若不憍慢 速得解脫

無憍慢者 決定解脫 有憍慢者 必墮惡道

斷憍慢者 不名爲死 有憍慢者 乃名爲死
復告大衆汝等知有生老病死今世後世精
神輪轉更受形不諸人答言不知世尊佛言
汝等當知衆生以此四事因縁縛繫精神輪
轉五道不知生所從來死所趣向爾時世尊

而說偈言

無常計有常  不淨計有淨  實苦而言樂

無我計有我  衆生生死中  深著於倒見

千萬億劫中  不知生死本  若有人能解

眞實大法者  能知此非常  最爲大苦本

若人見垢濁  斷除三毒本  必能得成就

無上之大法
復告大衆以結使故起諸因縁以因縁故受
諸苦惱以是之故輪轉生死色不至後世受
想行識不至後世所以者何五隂不可得不
堅牢無暫停故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縁諸結使故  起衆惡因縁  由是因縁故

而受無量苦  以受諸苦故  復起無量結

一切生死本  輪轉皆如是  世間諸美色

譬如水上沫  一切衆苦痛  喻之如雨泡

一切衆想念  野馬等無異  無量諸行等

其性如芭蕉  一切諸心識  猶如幻無實

如是之妙法  如來口所說  諸佛之妙法

已爲汝等演  慈悲衆生故  說是甘露法
復告大衆地不至後世水火風亦不至後世
所以者何地無覺無知四大無識地即虚僞

 
四大合成以是因縁不至後世爾時世尊而

說偈言

一切諸法中  無形無有色  亦無有所覺

虚妄無眞實  四大假合成  柔弱無堅強

欲令至後世  終無有是處
復告大衆眼不至後世耳鼻舌身意亦不至
後世所以者何眼空無我無常無有暫住設
欲令止不可得也有縁則生縁散則滅生無
所從來去無所至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諸
人當知此六情者縁會則有縁散則無譬如

 
寄客不得久住又如負債之人計日償債日
畢則去終無住期去則便空竟不可得無有
徃來此六情者亦復如是爾時世尊而說偈

諸情無堅固  此法如虚空  不安而無量

不可爲我所  因縁故有用  竟無有決定

和合所成法  轉世不可得
佛說是經時三百比丘漏盡結解成羅漢道
五百諸天遠塵離垢得法眼淨復有八千天
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佛復告諸

 
大衆汝等當觀非常不離是念諸大衆等我
知過去諸佛爲一切衆生作大橋梁有大慈
悲普及一切過去佛者名爲迦葉佛拘孫帝
佛拘那含牟尼佛隨葉佛尸棄佛定光佛如
是等琲e沙數諸佛如來斷除一切不善之
法脩習甚深無量善法於諸法中無所罣礙
而皆無常過去亦有無量辟支佛志樂靜寂
善脩其心亦皆無常過去諸佛弟子無量無
邊皆得漏盡意解三明六通及八解脫永離
生死得到彼岸亦爲無常之所遷變過去亦

 
有五通仙人淨修其戒壽無量劫悉歸無常
徃昔亦有無量轉輪聖王及諸小王七寳具
足無所乏少亦復無常我於過去無量世中
作諸國王以頭目髓腦及以手足國城妻子
象馬七珍宮殿樓觀五樂之具一切布施我
於爾時兼修淨戒無所虧損若有人來求是
諸物歡喜施與不生瞋心亦無嫉意勇猛精
進身心不懈深修禪定解脫三昧以深利智
廣大之智無礙無等甚深智慧具足如是無
量功德我行菩薩道時以是功德坐菩提樹

 
下以金剛心而立誓言不起此座當破四魔
得一切種智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適
發此念天魔波旬將諸兵衆器仗嚴飾繞菩
提樹面各三十二由旬而作惡念我以此兵
衆必壞是人令不成道我於爾時申手案地
魔衆眷屬即便破散我所知所得所覺之法
當現證驗應得成道爾時即集無量功德智
慧以一念相應慧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而轉法輪自得成就亦復成就一切衆生
爾時有三夜叉一名阿羅婆伽二名毗沙那

 
伽三名脩脂藍如是等無量鬼神化令持戒
於九十五種外道中最尊最上無與等者斷
除一切三毒根本無有生老病死之患而得
成就無上道法然亦當爲無常所轉却後三
月當般涅槃復告大衆汝等觀此無常終不
捨人如來得一切種智色身相好具足成就
而不能免過去未來現在諸佛亦歸無常是
故汝等當深觀察無常之法若能如是無復
恩愛係戀之心亦無貪欲瞋恚愚癡之想永
斷生老病死之苦得離一切不善之法增益

 
無量清淨之行深達諸法十二縁起以是因
縁常值諸佛所以者何若人得達十二因縁
即是見法若見法者即名見佛欲見佛者當
持淨戒威儀無缺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過去諸王 生長深宮 雄猛端正 莊校嚴飾

象馬車乗 多饒財寳 如是諸王 亦歸無常

過去諸仙 []鹿皮衣 提婆延等 諸大仙人

外道典[] 皆悉通利 如是諸仙 亦歸無常

過去羅漢 以斷三毒 三明六通 不著三界

離諸癡欲 是良福田 如是聖衆 亦歸無常

 

不聞一句 善斷諸結 精勤爲己 是大福田

如犀一角 獨處山林 名聞縁覺 亦歸無常

天魔兵衆 一時破散 及斷諸結 得成佛道

得成道已 而轉法輪 佛雖如是 當歸無常

過去諸佛 知三界事 當來諸佛 牢固衆生

現在諸佛 琩F億剎 如是諸佛 亦歸無常

無常之力 不捨欲界 色無色界 仙人國王

貴賤上下 亦復不捨 諸佛縁覺 學無學人

無常不懼 不選財色 不問強弱 及與大智

執人牢固 以是當知 無常最苦 當求眞法

我本爲王 施人宮殿 園觀浴池 華果茂盛

國城妻子 頭目布施 以此功德 爲求佛道

我徃昔時 手足布施 以如此事 修習忍辱

有鷹逐鴿 割肉贖之 爲無上道 忍諸苦痛

我行苦行 久習難行 我破魔王 於道場樹

得成佛道 無諸垢穢 我轉法輪 於鹿野園

我已降伏 瞋恚夜叉 於七山中 居止雪山

我已降伏 及其眷屬 而不能伏 無常之力

我能降伏 猶如山巖 如是猛象 化爲弟子

及其眷屬 我皆降伏 而不能伏 無常之力 

我於諸論師  及與諸外道  以正法共論

皆悉不如我  異趣諸衆生  化令爲弟子

而不能降伏  無常之大力  我見貪欲縛

瞋恚及愚癡  如此愚冥法  皆已得除滅

然大智慧燈  照於三千界  而不能降伏

無常之大力  降伏天魔王  及與諸兵衆

壞於大盲冥  照以正法光  亦降諸論師

及諸占相者  而不能降伏  無常之大力
爾時尊者阿難前白佛言善哉世尊善能分
別解說此法當何名此經云何奉持之佛言

 
此經名爲除諸憂惱汝應受持一名會諸佛
前亦名如來所說示現衆生應當受持佛告
阿難於後世中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如來
所說示現衆生經者於七生中自識宿命毒
不能害火不能燒水不能漂不墮地獄餓鬼
畜生八難之處捨此身已生彌勒前得在彌
勒第一會中佛說此經已阿難及諸大衆天
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
羅伽人非人等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須摩提長者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