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過去現在因果經卷第一
宋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與諸比丘住於竹林是諸比丘於
晨朝時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還歸所住食竟
澡漱各攝衣鉢集在講堂悉欲共說過去因
縁爾時世尊以淨天耳超於世間聞諸比丘
語論之聲即從座起到講堂上於衆中坐問
諸比丘汝等共集欲說何法時諸比丘即白
佛言世尊我等食竟澡漱已訖故共集此各

欲聞說過去因縁是時世尊語諸比丘汝等
樂聞過去因縁者諦聽諦聽善思念之今爲
汝說比丘白言唯然世尊願樂欲聞佛言比
丘過去無數阿僧祇劫爾時有一仙人名曰
善慧淨修梵行求一切種智爲欲成就此大
智故樂處生死周徧五道一身死壞復受一
身生死無量譬如盡天下草木斬以爲籌數
其故身不能窮盡夫極天地之始終謂之一
劫而其經天地成壞者不可稱載也所以感
傷羣生躭惑愛欲沉流苦海起慈悲心欲拔
 

濟之又作此念今諸衆生没於生死不能自
出皆由貪欲瞋恚愚癡樂著色聲香味觸法
故我當決定斷其此病雖生諸趣不忘斯念
於諸衆生怨親平等以布施攝貧窮持戒攝
毀禁忍辱攝瞋恚精進攝懈怠禪定攝亂意
智慧攝愚癡如是長夜增益衆生普爲一切
而作歸依於諸如來恭敬供養樂欲聽法亦
爲他說常以四事奉給衆僧於佛法衆尊重
守護如是諸行不可稱計爾時有王名曰燈
照城名提播婆底其國人民壽八萬歲安隱

豐樂極爲熾盛所欲自在猶如諸天時彼國
王正法治世不枉人民無有殺戮楚撻之苦
視諸人民有如一子時燈照王始生太子端
嚴無比威德具足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初
生之日四方皆明日月珠火不復爲用王見
太子有如此瑞即現諸臣共集議言太子初
生有此奇特當爲太子作何等名諸臣答言
應名太子以爲普光又召相師而占相之相
師答言今觀太子若在家者爲轉輪王統四
天下若出家者爲天人尊成薩婆若王及夫
 

人後宮婇女聞相師言於此太子深生愛念
亦爲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
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供養恭敬尊重讃歎
是時太子在於後宮爲夫人婇女說種種法
太子年至二萬九千歲捨轉輪王位啓其父
母求欲出家旣不聽已乃至三請猶尚不許
太子慈悲志存拯濟忍其小違以成大順即
便徃詣山林樹下剃除鬚髮被著法服勤修
苦行滿六千歲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爲
諸天人及八部衆轉於法輪此輪微妙一切

世間天人魔梵所不能轉以三乗法教化衆
生所可利益不可稱數爾時父王及其夫人
後宮婇女聞太子普光成阿耨多羅三藐三
菩提心大歡喜踊躍無量爾時羣臣國內人
民婆羅門等聞太子道成心各念言太子普
光捨轉輪王位剃除鬚髮被著法服出家修
道得成正覺我等今者亦當出家作此念已
悉皆徃詣普光佛所爾時普光如來即觀其
心隨其因縁而爲說法大臣婆羅門等有四
千人成阿羅漢國中人民及餘四方諸來會 

衆有八萬人亦得無著法忍爾時普光如來
與八萬四千諸阿羅漢徃諸國界遊行教化
父王聞已心大歡喜即勑國中平治道路香
水灑地懸諸繒綵寳幢旛蓋散衆名華如是
莊嚴滿十二踰闍那又復擊鼓唱令國內諸
有華者不得私賣悉輸與王并勑人民不得
先我供養於佛即遣大臣并作妓樂燒香散
華而徃請彼普光如來爾時善慧仙人在於
山中得五奇特夢一者夢卧大海二者夢枕
須彌三者夢海中一切衆生入其身內四者

夢手執日五者夢手執月得此夢已即大驚
窹心自念言我今此夢非爲小縁當以問誰
宜入城內問諸智者作是念已披鹿皮衣手
執水瓶及杖繖蓋行入城邑路過外道所止
住處有五百人而爲上首善慧念言我今當
以所夢問之并得觀其所修之業即共諸人
講論道義破其異見時五百人即便受屈求
爲弟子於善慧所深生恭敬各以銀錢一枚
而以上之復有五百外道旣見善慧辯才聦
明亦生隨喜時諸外道自共議言今普光如 

來出興于世善慧仙人聞斯語已舉體毛竪
心大歡喜踊躍無量便與外道分別而去外
道問言師何所趣答言我今當徃普光佛所
欲施供養外道白言師若去者願樂隨從善
慧答曰我今有縁宜應先行爾時善慧賫五
百銀錢縁路而去諸外道衆悲戀懊惱辭別
而歸善慧至前見王家人平治道路香水灑
地列幢旛蓋種種莊嚴即便問言何因縁故
而作是事王人答言世有佛興名曰普光今
燈照王請來入城所以怱怱莊嚴道路善慧

即復問彼路人汝知何處有諸名華答言道
士燈照大王擊鼓唱令國內名華皆不得賣
悉以輸王善慧聞已心大懊惱意猶不息苦
訪華所俄爾即遇王家青衣密持七莖青蓮
華過畏王制令藏著瓶中善慧至誠感其蓮
華踊出瓶外善慧遙見即追呼曰大姊且止
此華賣不青衣聞已心大驚愕而自念言藏
華甚密此何男子乃見我華求索買耶顧看
其瓶果見華出生奇特想答言男子此青蓮
華當送宮內欲以上佛不可得也善慧又言
 

請以五百銀錢雇五莖華青衣意疑復自念
言此華所直不過數錢而今男子乃以銀錢
五百求買五莖即問之言欲持此華用作何
等善慧答言今有如來出興於世燈照大王
請來入城故須此華欲以供養大姊當知諸
佛如來難可值遇如優曇鉢華時時乃現青
衣又問供養如來爲求何等善慧答曰爲欲
成就一切種智度脫無量苦衆生故爾時青
衣得聞此語心自念言今此男子顏容端正
披鹿皮衣裁蔽形體乃爾至誠不惜錢寳即

語之曰我今當以此華相與願我生生常爲
君妻善慧答言我修梵行求無爲道不得相
許生死之縁青衣即言若當不從我此願者
華不可得善慧又曰汝若決定不與我華當
從汝願我好布施不逆人意若使有來從我
乞求頭目髓腦及與妻子汝莫生礙壞吾施
心青衣答言善哉善哉敬從來命今我女弱
不能得前請寄二華以獻於佛使我生生不
失此願好醜不離必置心中令佛知之爾時
燈照王與其諸子及衆官屬婆羅門等持好 

香華種種供具而出奉迎普光如來舉國人
民亦皆隨從是時善慧五百弟子共相謂言
今日國王及諸臣民悉皆徃詣普光佛所大
師今者亦當已去我等宜應徃彼禮敬作此
言已即共俱行在道未遠逢見善慧師徒相
遇喜悅無量即共同詣普光佛所見燈照王
已到佛前最得在初供養禮拜如是次第至
諸大臣亦各禮敬并散名華華悉墮地于時
善慧與五百弟子見諸人衆供養畢已諦觀
如來相好之容又欲濟拔諸苦衆生亦欲滿

足一切種智故即散五華皆住空中化成華
臺後散二莖亦止空中來佛兩邊爾時國王
及其眷屬一切臣民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
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見此
奇特歎未曾有於是普光如來以無礙智讃
善慧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以是行過無量
阿僧祇劫當得成佛號釋迦牟尼如來應正
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
天人師佛世尊當於善慧受記之時無量天
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伽樓羅緊那羅摩睺
 

羅伽人非人等散衆妙華滿虚空中而發誓
言善慧將來成佛道時我等皆願爲其眷屬
是時普光如來即記之曰汝等皆當得生其
國爾時如來旣授記已猶見善慧作仙人髻
披鹿皮衣如來欲令捨此服儀即便化地以
爲淤泥善慧見佛應從此行而地濁濕心自
念言云何乃令千輻輪足蹈此而過即脫皮
衣以用布地不足掩泥仍又解髮亦以覆之
如來即便踐之而度因記之曰汝後得佛當
於五濁惡世度諸天人不以爲難必如我也

于時善慧聞斯記已歡欣踊躍喜不自勝即
時便解一切法空得無生忍身昇虚空去地

七多羅樹以偈讃佛
今見世間導  令我開慧眼  爲說清淨法

去離一切著  今遇天人尊  令我得無生
願將來獲果  亦如兩足尊
是時善慧說此讃已從空中下到於佛前五
體投地而白佛言唯願世尊哀愍我故聽我
出家爾時普光如來答言善哉善來比丘鬚
髮自落袈裟著身即成沙門爾時有二貧窮
 

老人各與親屬一百人俱覩佛相好威德嚴
顯自傷貧乏無以供養是時如來愍其心至
即化前地生諸草穢令二貧人見地不淨發
歡喜心而便灑掃普光如來而記之曰汝過
無量阿僧祇劫釋迦牟尼佛出興於世汝等
爾時當作第一聲聞弟子爾時普光如來記
貧人已與八萬四千比丘及燈照王并婆羅
門諸臣民等前後圍遶入提播婆底城時燈
照王與其眷屬以四事供養普光如來并及
八萬四千比丘經四萬歲王即捨位以付其

子與其眷屬及夫人眷屬各八萬四千人同
於佛法出家修道得陀羅尼諸法三昧善慧
比丘亦隨普光如來受王供養滿四萬歲於
諸法中得深三昧教化衆生不可稱數爾時
善慧比丘白普光如來言世尊我於昔日在
深山中得五奇特夢一者夢卧大海二者夢
枕須彌三者夢海中一切衆生入我身內四
者夢手執日五者夢手執月唯願世尊爲我
解說此夢之相爾時普光如來答言善哉汝
若欲知此夢義者當爲汝說夢卧大海者汝
 

身即時在於生死大海之中夢枕須彌者出
於生死得般涅槃相夢大海中一切衆生入
身內者當於生死大海爲諸衆生作歸依處
夢手執日者智慧光明普照法界夢手執月
者以方便智入於生死以清涼法化導衆生
令離惱熱以此夢因縁是汝將來成佛之相
善慧聞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禮佛而退爾
時普光如來復經少時入般涅槃善慧比丘
護持正法滿二萬歲以三乗法教化衆生所
利益者不可稱計爾時善慧比丘於彼命終

即便上生爲四天王以三乗法化諸天衆盡
彼天壽下生人間爲轉輪王王四天下七寳
具足一金輪寳二白象寳三紺馬寳四神珠
寳五玉女寳六主藏臣寳七主兵臣寳千子
具足皆悉勇健能伏怨敵以正法治無諸憂
惱常以十善化諸人民於此壽終生忉利天
爲彼天主壽終下生爲轉輪聖王終其壽命
乃至生於第七梵天上爲天王下爲聖主各
三十六反其間或爲仙人或爲外道六師或
爲婆羅門或爲小王如是變現不可稱數爾 

時善慧菩薩功行滿足位登十地在一生補
處近一切種智生兠率天名聖善慧爲諸天
主說於一生補處之行亦於十方國土現種
種身爲諸衆生隨應說法期運將至當下作
佛即觀五事一者觀諸衆生熟與未熟二者
觀時至與未至三者觀諸國土何國處中四
者觀諸種族何族貴盛五者觀過去因縁誰
最眞正應爲父母觀五事已即自思惟今諸
衆生皆是我初發心以來所成熟者堪能受
於清淨妙法於此三千大千世界此閻浮提

迦比羅斾兠國最爲處中諸族種姓釋迦第
一甘蔗苗裔聖王之後觀白淨王過去因縁
夫妻眞正堪爲父母又觀摩耶夫人壽命脩
短懷抱太子滿足十月太子便生生七日已
其母命終旣作此觀又自思惟我今若便即
下生者不能廣利諸天人衆仍於天宮現五
種相令諸天子皆悉覺知菩薩期運應下作
佛一者菩薩眼現瞬動二者頭上華萎三者
衣受塵垢四者腋下汗出五者不樂本座時
諸天衆忽見菩薩有此異相心大驚怖身諸
 

毛孔血流如雨自相謂言菩薩不久捨於我
等爾時菩薩又現五瑞一者放大光明普照
三千大千世界二者大地十八相動須彌海
水諸天宮殿皆悉震搖三者諸魔宮宅隱蔽
不現四者日月星辰無復光明五者天[
]
部身皆震動不能自禁是時兠率諸天見菩
薩身已有五相又復覩外五希有事皆悉聚
集到菩薩所頭面禮足白言尊者我等今日
見此諸相舉身震動不能自安唯願爲我釋
此因縁菩薩即便答諸天言善男子當知諸

行皆悉無常我今不久捨此天宮生閻浮提
于時諸天聞此語已悲號涕泣心大憂惱舉
體血現如波羅奢華或有不復樂於本座或
有棄其莊嚴之具或有宛轉迷悶於地或有
深歎無常苦者爾時有一天子即說偈言
菩薩在於此  開我等法眼  今者遠我去

如盲離導師  又如欲渡水  忽然失橋船
亦似嬰孩兒  喪亡其慈母  我等亦如是

失所歸依處  方漂生死流  了無有出縁
我等於長夜  爲癡箭所射  旣失大醫王 

誰當救我者  滯卧無明牀  長没愛欲海
永絶尊者訓  未見超出期
爾時菩薩見諸天子悲泣懊惱又復聞說戀
慕之偈即以慈音而告之曰善男子凢人受
生無不死者恩愛合會必有別離上至阿迦
膩吒天下至阿毗地獄其中一切諸衆生等
無有不爲無常大火之所煎炙是故汝等不
應於我獨生戀慕我今與汝皆悉未離生死
熾火乃至一切貧富貴賤皆不免脫於是菩

薩即說偈言

諸行無常 是生滅法 生滅滅已 寂滅爲樂
爾時菩薩語諸天子言此偈乃是過去諸佛
之所共說諸行性相法皆如是汝等今日勿
生憂惱我於生死無量劫來今者唯有此一
生在不久當得離於諸行汝等當知今是度
脫衆生之時我應下生閻浮提中迦比羅斾
兠國甘蔗苗裔釋姓種族白淨王家我生彼
已遠離父母棄捨妻子及轉輪王位出家學
道勤修苦行降伏魔怨成一切種智轉於法
輪一切世間天人魔梵所不能轉亦依過去
 

諸佛所行法式廣利一切諸天人衆建大法
幢傾倒魔幢竭煩惱海淨八正路以諸法印
印衆生心設大法會請諸天人汝等爾時亦
當皆同在於此會飡受法食以是因縁不應

憂惱爾時菩薩以偈頌曰
我於此不久  當下閻浮提  迦比羅斾兠

白淨王宮生  辭父母親屬  捨轉輪王位
出家行學道  成一切種智  建立正法幢

能竭煩惱海  閉塞惡趣門  淨開八正道
廣利諸天人  其數不可計  以是因縁故 

不應生憂惱
爾時菩薩舉身毛孔皆放光明諸天子等聞
菩薩言又復見身出大光明歡喜踴躍離諸
憂苦各心念言菩薩不久當成正覺爾時菩
薩觀降胎時至即乗六牙白象發兠率宮無
量諸天作諸妓樂燒衆名香散天妙華隨從
菩薩滿虚空中放大光明普照十方以四月
八日明相出時降神母胎于時摩耶夫人於
眠窹之際見菩薩乗六牙白象騰虚而來從
右脇入身現於外如處瑠璃夫人體安快樂
 

如服甘露顧見自身如日月照心大歡喜踊
躍無量見此相已廓然而覺生希有心即便
徃至白淨王所而白王言我於向者眠窹之
際其狀如夢見諸瑞相極爲奇特王即答言
我向亦見有大光明又復覺汝顏貌異常汝
可爲說所見瑞相夫人即便具說上事以偈

頌曰
見有乗白象  皎淨如日月  釋梵諸天衆

皆悉執寳幢  燒香散天華  并作衆妓樂
充滿虚空中  圍遶而來下  來入我右脇 

猶如處瑠璃  今以現大王  此爲何瑞相
爾時白淨王見摩耶夫人諸瑞相已歡喜踊
躍不能自勝即便遣請善相婆羅門以妙香
華種種飲食而供養之供養畢已示夫人右
脇并說瑞相白婆羅門言願爲占之有何等
異時婆羅門即占之曰大王夫人所懷太子
諸善妙相不可具說今當爲王略言之耳大
王當知今此夫人胎中之子必能光顯釋迦
種族降胎之時放大光明諸天釋梵執侍圍
遶此相必是正覺之瑞若不出家爲轉輪聖
 

王王四天下七寳自至千子具足時王聞此
婆羅門言深自慶幸踊躍無量即以金銀雜
寳象馬車乗及以村邑而用供給此婆羅門
時摩耶夫人以其婇女并及珍寳亦以奉施
自從菩薩處胎以來摩耶夫人日更修行六
波羅蜜天獻飲食自然而至不復樂於人間
之味三千大千世界常皆大明其界中間幽
冥之處日月威光所不能照亦皆朗然其中
衆生各得相見共相謂言此中云何忽生衆
生菩薩降胎之時三千大千世界十八相動

清涼香風起於四方諸抱疾者皆悉除愈貪
欲瞋癡亦皆休息爾時兠率天宮有一天子
作是念言菩薩已生白淨王宮我亦當復下
生人間菩薩成佛我得在先爲其眷屬供養
聽法作此念已即便下生王舍城中明月種
姓旃陀羅及多王家復有天子生舍衛國王
家復有天子生偷羅厥叉國王家復有天子
生犢子國王家復有天子生跋羅國王家復
有天子生盧羅國王家復有天子生德叉尸
羅國王家復有天子生拘羅婆國王家復有
 

天子生婆羅門家復有天子生長者居士毗
舍首陀羅家復有五百天子生釋種姓家有
如是等諸天子衆其數凡有九十九億下生
人間又從他化自在天乃至四天王所下生
者不可稱計復有色界天王與其眷屬亦皆
下生而作仙人菩薩在胎行住坐卧無所妨
礙又不令母有諸苦患菩薩晨朝於母胎中
爲色界諸天說種種法至日中時爲欲界諸
天亦說諸法於日晡時又復爲諸鬼神說法
於夜三時亦復如是成熟利益無量衆生菩

薩在胎夫人婇女有來禮拜而供養者或復
有來作是願言當令得成轉輪聖王菩薩聞
已心不喜樂或復有來作是願言當令得成
一切種智菩薩聞已心大歡喜菩薩處胎垂
滿十月身諸肢節及以相好皆悉具足亦使
其母諸根寂定樂處園林不喜憒閙時白淨
王心自思惟夫人懷妊日月將滿而不見其
有生產相作此念時會遇夫人遣信白王我
今欲出園林遊觀時王聞此益懷歡喜即勑
於外令淨掃灑藍毗尼園更使裁植諸妙華
 

果流泉浴池令悉清潔欄楯階陛皆以七寳
而爲莊嚴翡翠鴛鴦鸞鳳鶵鷖異類衆鳥鳴
集其中懸繒旛蓋散華燒香作諸妓樂猶如
帝釋歡喜之園又勑中間所經行處皆令嚴
淨種種莊飾又勑嚴辦十萬七寳車輦一一
車輦雕玩殊絶又復勑外嚴辦四軍象兵馬
兵車兵步兵又復選取後宮婇女顏容端正
不老不少氣性調和聦慧明了其數凡有八
萬四千以用給侍摩耶夫人又復擇取八萬
四千端正童女著妙瓔珞嚴身之具賫持香

華先徃住彼藍毗尼園王又勑諸羣臣百官
夫人去者皆悉侍從於是夫人即昇寳輿與
諸官屬并及婇女前後導從徃藍毗尼園爾
時復有天龍八部亦皆隨從充滿虚空爾時
夫人旣入園已諸根寂靜十月滿足於四月
八日日初出時夫人見彼園中有一大樹名
曰無憂華色香鮮枝葉分布極爲茂盛即舉
右手欲牽摘之菩薩漸漸從右脇出于時樹
下亦生七寳七莖蓮華大如車輪菩薩即便
墮蓮華上無扶侍者自行七步舉其右手而 

師子吼我於一切天人之中最尊最勝無量
生死於今盡矣此生利益一切人天說是言
已時四天王即以天繒接太子身置寳机上
釋提桓因手執寳蓋大梵天王又持白拂侍
立左右難陀龍王優波難陀龍王於虚空中
吐清淨水一溫一涼灌太子身身黃金色有
三十二相放大光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天
龍八部亦於空中作天妓樂歌唄讃頌燒衆
名香散諸妙華又雨天衣及以瓔珞繽紛亂
墜不可稱數爾時摩耶夫人生太子已身安

快樂無有苦患歡喜踊躍止於樹下前後自
然忽生四井其水香潔具八功德爾時摩耶
夫人與其眷屬隨所欲須自恣洗漱復有諸
夜叉王皆悉圍遶守護太子及摩耶夫人當
爾之時閻浮提人乃至阿迦膩吒天雖離喜
樂皆亦於此歡喜讃歎一切種智今出於世
無量衆生皆得利益唯願速成正覺之道轉
於法輪廣度衆生唯有魔王獨懷愁惱不安
本座當爾之時所感瑞應三十有四一者十
方世界皆悉大明二者三千大千世界十八
 

相動丘墟平坦三者一切枯木悉更敷榮國
界自然生奇特樹四者園苑生異甘果五者
陸地生寳蓮華大如車輪六者地中伏藏悉
自發出七者諸藏珍寳放大光明八者諸天
妙服自然來降九者衆川萬流恬靜澄清十
者風止雲除空中明淨十一者香風芬芳從
四方來細雨潤澤以斂飛塵十二者國中疾
病皆悉除愈十三者國內宮舍無不明曜燈
燭之光不復爲用十四者日月星辰停住不
行十五者毗舍佉星下現人間待太子生十

六者諸梵天王執素寳蓋列覆宮上十七者
八方諸仙人師奉寳來獻十八者天百味食
自然在前十九者無數寳瓶盛諸甘露二十
者諸天妙車載寳而至二十一者無數白象
子首戴蓮華列住殿前二十二者天紺馬寳
自然而來二十三者五百白師子王從雪山
出息其惡情心懷歡喜羅住城門二十四者
諸天妓女於虚空中作妙音樂二十五者諸
天玉女執孔雀拂現宮暀W二十六者諸天
玉女各持金瓶盛滿香汁列住空中二十七 

者諸天歌頌讃太子德二十八者地獄休息
毒痛不行二十九者毒蟲隱伏惡鬼善心三
十者諸惡律儀一時慈悲三十一者國內孕
婦產者悉男其有百疾自然除愈三十二者
一切樹神化作人形悉來禮侍三十三者諸
餘國王各賫名寳同來臣服三十四者一切
人天無非時語爾時諸婇女衆見此瑞相極
大歡喜自相謂言太子今生有如此等吉祥
之事唯願長壽無諸疾苦勿令我等生大憂
惱作此言已以天細
[]裹抱太子至夫人所

時四天王在虚空中恭敬隨從釋提桓因執
蓋來覆有二十八大鬼神王在園四角守衛
奉護爾時有一青衣聦慧明了從藍毗尼園
還入宮中到白淨王所而白王言大王威德
轉更增進摩耶夫人已生太子顏貌端正有
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墮蓮華上自行七步舉
其右手而師子吼我於一切天人之中最尊
最勝無量生死於今盡矣此生利益一切人
天有如是等諸奇特事非可具說時白淨王
聞彼青衣說此語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即 

脫身瓔珞而以賜之爾時白淨王即嚴四兵
眷屬圍遶并與一億釋迦種姓前後導從入
藍毗尼園見彼園中天龍八部皆悉充滿到
夫人所見太子身相好殊異歡喜踊躍猶如
江海諸大波浪慮其短壽入懷怵惕譬如須
彌山王難可動搖大地動時此山乃動彼白
淨王素性恬靜常無歡慼今見太子一喜一
懼亦復如是摩耶夫人爲性調和旣生太子
見諸奇瑞倍增柔軟爾時白淨王叉手合掌
禮諸天神前抱太子置於七寳象輿之上與

諸羣臣後宮婇女虚空諸天作諸妓樂隨從
入城時白淨王及諸釋子未識三寳即將太
子徃詣天寺太子旣入梵天形像皆從座起
禮太子足而語王言大王當知今此太子天
人中尊虚空天神皆悉禮敬大王豈不見如
此耶云何而今來此禮我時白淨王及諸釋
子羣臣內外聞見是已歎未曾有即將太子
出於天寺還入後宮當爾之時諸釋種姓亦
同一日生五百男時王廄中象生白子馬生
白駒牛羊亦生五色羔犢如是等類數各五 

百王家青衣亦生五百蒼頭爾時宮中五百
伏藏自然發出一一伏藏有七寳藏而圍遶

之又有諸大國
[]人從海採寳還迦比羅斾
兠國彼諸商人各賫奇寳而來獻王時白淨
王問諸
[]人汝等入海採諸珍寳悉皆吉利
無苦惱不及諸伴侶無遺落耶彼諸
[]人答
言大王所經道路極自安隱王聞此言甚大
歡喜即遣請諸婆羅門等婆羅門衆皆悉集
已設諸供養或與象馬及以七寳田宅僮僕
供養畢已抱太子出即便白諸婆羅門言當

爲太子作何等名諸婆羅門即共論議而答
王言太子生時一切寳藏皆悉發出所有諸
瑞莫非吉祥以此義故當名太子爲薩婆悉
達說此語時虚空天神即擊天鼓燒香散華
唱言善哉諸天人民即便稱曰薩婆悉達爾
時八王亦於是日與白淨王同生太子彼諸
國王各懷歡喜我今生子有諸奇異而不知
是薩婆悉達之瑞相也皆集婆羅門各爲太
子制好名字王舍城太子名曰頻毗婆羅舍
衛國太子名波斯匿偷羅拘吒國太子名拘
 

臘婆犢子國太子名優陀延跋羅國太子名
鬱陀羅延盧羅國太子名曰疾光德叉尸羅
國太子名弗迦羅娑羅拘羅婆國太子名拘
羅婆爾時白淨王普勑羣臣令訪聦明多聞
智慧善知占相爲諸世人所知識者羣臣聞
已四方推覓時王即便於後園中起一大殿
[
]牖欄楯七寳莊飾爾時羣臣得五百婆羅
門聦明知相見諸奇瑞欲來詣王會王遣信
疾速而至諸臣白王知相婆羅門今者已到
王聞歡喜即勑令前請入殿坐設諸供養彼

婆羅門即白王言我聞大王新生太子有諸
相好奇特之瑞願令我等悉得見之時王即
勑抱太子出諸婆羅門旣見太子相好威嚴
歎未曾有王即問言今占太子其相云何婆
羅門言一切衆生皆欲子好大王今者所生
太子是大珍異勿生憂怖即又白言所生太
子大王雖言是王之子乃是世間人天之眼
王復問言云何得知婆羅門言我觀太子身
色光焰猶如眞金有諸相好極爲明淨若當
出家成一切種智若在家者爲轉輪王領四
 

天下譬如江河海爲第一衆山之中須彌最
勝凡諸光暉日爲無上一切清涼唯有明月
天人世間太子爲尊王聞此語心大歡喜離
諸怵惕彼婆羅門又白王言有一梵仙名阿
私陀具足五通在於香山彼能爲王斷諸疑
惑諸婆羅門說此語已辤別而去爾時白淨
王心自思惟阿私陀仙人居在香山途徑險
絶非人所到當以何方詣來至此王可作此
心念之時阿私陀仙人遙知王意又復先見
諸奇瑞相深解菩薩爲破生死故現受生以

神通力騰虚而來到王宮門時守門者入白
王言阿私陀仙人乗虚空來今在門外王聞
歡喜即勑令前王至門上自奉迎之旣見仙
人恭敬禮拜而即問言尊者旣來住門不進
爲守門者不聽前也仙人答言無見止者旣
來相詣宜須先白王便隨從入於後宮敬請
令坐而問訊言尊者四大常安和不仙人答
言蒙大王恩幸得安樂時白淨王白仙人言
尊者今日能來下降我等種族方大熾盛從
今已去日就吉祥爲是經過故來此耶仙人
 

答言我在香山見大光明諸奇特相又知大
王心之所念以是因縁故來到此我以神力
乗虚而至聞上諸天說王太子必當得成一
切種智度脫天人又王太子從右脇生墮於
七寳蓮華之上而行七步舉其右手而師子
吼我於天人之中最尊最勝無量生死於今
盡矣此生利益一切天人又復諸天圍遶恭
敬聞有如此大奇特事快哉大王宜應欣慶
太子今者可得見不即將仙人至太子所王
及夫人抱太子出欲禮仙人時彼仙人即止

王曰此是天人三界中尊云何而令禮於我
耶時彼仙人即起合掌禮太子足王及夫人
白仙人言唯願尊者爲相太子仙人言善即
便占相具見相已忽然悲泣不能自勝王及
夫人見彼仙人悲泣流淚舉身顫怖生大憂
惱如大波浪動於小船問仙人言我子初生
具諸瑞相有何不祥而悲泣耶爾時仙人歔
欷答言大王太子相好具足無有不祥王又
問言願更爲我占視太子有長壽相不得轉
輪王位王四天下不我年旣暮欲以國土皆
 

悉付之當隱山林出家學道所可志願唯在
於此尊者爲觀必定果耶爾時仙人又答王
言大王太子具三十二相一者足下安平立
如奩底二者足下千輻網輪輪相具足三者
手足相指長勝於餘人四者手足柔軟勝餘
身分五者足跟廣具足滿好六者足指合縵
網勝於餘人七者足趺高平好與跟相稱八
者伊泥延鹿腨腨纎好如伊泥延鹿王九者
平住兩手摩膝十者隂藏相如馬王象王十
一者身縱廣等如尼俱盧樹十二者一一孔

一毛生青色柔輭右旋十三者毛上向靡青
色柔軟右旋十四者金色相其色微妙勝閻
浮檀金十五者身光面一丈十六者皮薄細
滑不受塵垢不停蚊蚋十七者七處滿兩足
下兩手中兩肩上項中皆滿字相分明十八
者兩腋下滿如摩尼珠十九者身如師子二
十者身廣端直二十一者肩圓好二十二者
四十齒二十三者齒白齊密而根深二十四
者四牙最白而大二十五者方頰車如師子
二十六者味中得上味咽中二處津液流出 

二十七者舌大軟薄能覆面至耳髮際二十
八者梵音深遠如迦陵頻伽聲二十九者眼
色如金精三十者眼睫如牛王三十一者眉
間白毫相軟白如兠羅綿三十二者頂髻肉
成具有如此相好之身若在家者年二十九
爲轉輪聖王若出家者成一切種智廣濟天
人然王太子必當學道得成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不久當轉清淨法輪利益天人開世
間眼我今年壽已百二十不久命終生無想
天不覩佛興不聞經法故自悲耳又問仙人

尊者向占言有二種一當作王[?]成正覺而
今云何言決定成一切種智時仙人言我相
之法若有衆生具三十二相或生非處又不
明顯此人必爲轉輪聖王若三十二相皆得
其處又復明顯此人必成一切種智我觀大
王太子諸相皆得其所又極明顯是以決定
知成正覺仙人爲王說此語已辤別而退爾
時白淨王旣聞仙人決定之說心懷愁惱慮
恐出家即擇五百青衣賢明多智爲作妳母
養視太子其中或有乳者或有抱者或有浴
 

者或有浣濯者如是等比供給太子皆悉具
足又復別爲起三時殿溫涼寒暑各自異處
其殿皆以七寳莊嚴衣裳服飾皆悉隨時王
恐太子棄家學道使其城門開閉之聲聞四
十里又復擇取五百妓女形容端正不肥不
瘦不長不短不白不黑才能巧妙各兼數技
皆以名寳瓔珞其身百人一番迭代宿衛於
其殿前列樹甘果枝葉蔚映華實繁茂又有
浴池清流澄潔池邊香草雜色蓮華綺靡芬
敷不可稱計異類之鳥數百千種光麗心目

趣悅太子太子旣生始滿七日其母命終以
懷太子功德大故上生忉利封受自然太子
自知福德威重無有女人堪受禮者故因將
終託之而生爾時太子姨母摩訶波闍波提
乳養太子如母無異時白淨王勑作七寳天
冠及以瓔珞而與太子太子年漸長大爲辦
象馬牛羊之車凡是童子所玩好具無不給
與爾時舉國人民皆行仁惠五穀豐熟風雨
以時又無盜賊快樂安隱皆是太子福德力
故時王又以青衣所生是車匿等五百蒼頭
 

給侍太子至年七歲父王心念太子已大宜
令學書訪覓國中聦明婆羅門善諸書藝請
使令來以教太子爾時有一婆羅門名跋陀
羅尼與五百婆羅門以爲眷屬來受王請即
白婆羅門言欲屈尊者爲太子師此可爾不
婆羅門言當隨所知以授太子時白淨王更
爲太子起大學堂七寳莊嚴牀榻學具極令
精麗卜擇吉日即以太子與婆羅門而令教
之爾時婆羅門以四十九書字之本教令讀
之于時太子見此事已問其師言此何等書

閻浮提中一切諸書凡有幾種師即默然不
知所答又復問言此阿一字有何等義師又
默然亦不能答內懷慙愧即從座起禮太子
足而讃歎言太子初生行七步時自言天人
之中最尊最勝此言不虚唯願爲說閻浮提
書凡有幾種太子答言閻浮提中或有梵書
或佉樓書或蓮華書有如是等六十四種此
阿字者是梵音聲又此字義是不可壞亦是
無上正眞道義凡如此義無量無邊爾時婆
羅門深生慙愧還至王所而白王言大王太 

子是天人中第一之師云何而欲令我教耶
爾時父王聞婆羅門言倍生歡喜歎未曾有
即厚供養彼婆羅門隨意所須凡諸技藝典
籍議論天文地理筭數射御太子皆悉自然

知之

過去現在因果經卷第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