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摩登伽經卷上
吳沙門竺律炎共優婆塞支謙譯

度性女品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與諸比丘圍繞說法於晨朝時尊者阿難著
衣持鉢入城乞食分衛已訖還祇洹林於其
路次有一大池聚落人衆遊集其上池側有
女旃陀羅種執持瓶器始來取水長老阿難
徃到其所語言姊妹今我渴乏甚欲須飲見
惠少水眞是時施女言大德我無所恡但吾

身是旃陀羅女若相施者恐非所宜阿難言
姊我名沙門其心平等豪貴下劣觀無異相
但時見施不宜久留時彼女人即以淨水授
與阿難阿難飲訖還其所止其去已後此女
便取阿難容貌音聲語言威儀等相深生染
著欲心猛盛作是念言若使我得向去比丘
以爲夫者不亦善乎復作是念我母善呪或
能令彼來爲吾夫我當向母具宣斯事時此
女人持水還家詣其母所而作是言阿難比
丘是佛弟子我甚愛樂欲得爲夫如母力者 

能辦斯事唯願哀愍必滿我願母語女言有
二種人雖加呪術無如之何何者爲二一者
斷欲二是死人自餘之者吾能調伏沙門瞿
曇威德高遠波斯匿王極生信敬若脫知我
將阿難來旃陀羅輩皆被殘滅且復瞿曇煩
惱已盡及其眷屬咸離欲穢我昔曾聞斷生
死者宜加恭敬如何於彼反起惡業女聞是
已悲泣而言若母不得阿難來者我必定當
棄捨身命假令瞿曇而違我願亦復不能久
留於世設得之者衆願滿足母聞斯言慘然

不悅而告之曰莫便捨命我必能令阿難至
此爾時女母於自舍內牛糞塗地布以白茅
於此場中然大猛火百有八枚妙遏迦花誦
呪一周輙以一莖投之火中其呪言曰
阿磨利 毗磨利 鳩鳩彌 三磨禰 移

那婆頭賜 頻頭彌車養  提菩跋利沙

提毗地踰多  提揭闍提 毗三摩耶 磨

羅闍三磨提 跋陀夷闍
若天若魔若乹闥婆火神地神聞我是呪及
吾祠祀宜應急令阿難至此作是語已尊者

阿難心即迷亂不自覺知便行徃詣旃陀羅
舍爾時女母遙見阿難安詳而來告其女曰
阿難比丘已來近此汝今應當敷置茵蓐燒
香散華極令嚴淨女聞母言歡喜踊悅莊飾
堂閣安置寳座淨治灑掃散衆名華爾時阿
難旣到其舍悲咽哽塞泣淚而言我何薄祐
遇斯苦難大悲世尊寧不垂愍加威護念令
無嬈害爾時如來以淨天眼觀見阿難爲彼
女人之所惑亂爲擁護故即說呪曰
悉梯帝 阿朱帝 阿尼帝

於是世尊說此呪已而作是言吾以斯呪安
隱一切怖畏衆生亦欲利安諸苦惱者若有
衆生無歸依處我當爲作眞實歸依爾時世
尊復說偈曰
戒池清涼淨無垢  能浴衆生煩惱熱
若有智者入此池  無明闇障永滅盡
是故三世諸賢聖  咸皆頂戴共稱歎
若我眞實浴此流  當令侍者速還反
爾時阿難以佛神力及善根力旃陀羅呪無
所能爲即出其舍還祇洹林時彼女人見阿

難歸白其母言比丘去矣母告之曰沙門瞿
曇必以威力而護念之是故能令吾呪斷壞
女白母言沙門瞿曇其神德力能勝母耶母
語女言沙門瞿曇其德淵廣非是吾力所可
爲比假令一切世間衆生所有呪術彼若發
念皆悉斷滅永無遺餘其有所作無能障礙
以是因縁當知彼力爲無有上爾時阿難徃
詣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佛告阿難有六
句呪其力殊勝悉皆擁護一切衆生能滅邪
道斷諸災患汝今宜可受持讀誦用自利益

亦安樂人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欲
利安己饒益衆生皆當受持六句神呪阿難
此呪皆爲過去六佛所共宣說今我釋迦牟
尼三藐三佛陀亦說是呪大梵天王釋提桓
因四天王等皆悉恭敬受持讀誦是故汝[
][]
宜加修習讃歎供養無令忘失即說呪曰
耶頭多 安荼利 般荼利 枳由利 陀
彌曷賜帝 薩羅姞利  毗槃頭摩帝 
羅毗沙 脂利 彌利 婆膩隣陀耶陀三
跋兜 羅布羅波底 迦談必羅耶

佛告阿難若有衆生受持如是六句神呪臨
應刑戮以呪力故輕被鞭撻而得免脫若當
鞭撻此呪因縁訶責得免若應訶責由此神
呪威德力故永無訶毀坦然歡樂阿難我不
見沙門婆羅門若天魔梵人及非人受持此
呪而被嬈害唯除定業無如之何旃陀羅女
於夜過已沐浴其身著新淨衣首戴花鬘塗
香嚴飾金銀環珮瓔珞其體徐步安詳向舍
衛國到城門已住待阿難阿難晨朝入城乞
食女見其來深生歡喜隨之而行終不捨離

進止出入睎H逐之尊者阿難見如是事極
懷慚愧憂慘不悅還出城外至祇洹林頂禮
佛足却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旃陀羅女極嬈
逼我行住進止而不捨離唯願世尊慈加擁
護佛告阿難汝莫愁惱吾當令汝得免斯難
爾時世尊告女人曰汝用阿難以爲夫耶女
言瞿曇實如聖教佛言善女婚姻之法須白
父母汝今爲問所尊未耶答曰瞿曇父母聽
我故來至此佛言若汝父母已相聽許可使
自來躬見付授女聞斯言禮佛而退向父母

所修敬已畢却住一面白父母言我欲阿難
以用爲夫唯願垂愍與我俱徃親自付之於
是父母徃詣佛所頂禮佛足在一面坐女言
瞿曇吾親已至爾時世尊即問之曰汝實以
女與阿難耶答言世尊誠如聖教佛言汝今
便可還歸所止時女父母禮佛而退於是如
來告女人曰若汝欲得阿難比丘以爲夫者
宜應出家學其容飾答曰唯然敬承尊教佛
言善來便成沙門鬢髮自落法衣在身即爲
說法示教利喜所謂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

爲不淨出要最善又此欲者衆苦積聚其味
至少過患甚多譬如飛蛾爲愚癡故投身猛
燄而自燒害凡夫顚倒妄生染著爲渴愛所
逼如逐焰之蛾是故智者捨而遠之未曾暫
起愛樂之想時比丘尼聞說是已心喜悅豫
意轉調伏爾時世尊知比丘尼心意柔輭離
諸惱障即爲廣說四眞諦法所謂是苦是苦
集是苦滅是苦滅道時比丘尼豁然意解悟

四聖諦譬如新淨白[]易受染色即於座上
得羅漢道更不退轉不隨他教頂禮佛足白
 
佛言世尊我先愚癡欲酒所醉擾亂賢聖造
不善業唯願世尊聽我懴悔佛言我已受汝
懴悔汝今當知佛世難遇人身難得解脫生
死得阿羅漢亦爲甚難如斯難事汝已得之
於佛法中獲眞實果所謂生死已盡梵行已
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是故汝今宜應精進

慎莫放逸


明徃縁品第二
爾時城中諸婆羅門長者居士聞佛度於旃
陀羅女出家爲道咸生嫌忿而作是言此下

賤種云何當與諸四部衆同修梵行云何當
入諸豪貴家受於供養如是展轉共議斯事
乃至聞於波斯匿王王聞是已極大驚愕即
便嚴駕眷屬圍繞前後導從詣祇洹林下車
去蓋徐步而進頂禮佛足退坐一面佛知衆
會心之所念欲決所疑告諸比丘汝等欲聞
本性比丘尼徃昔縁不諸比丘言唯然欲聞
汝今諦聽當爲汝說諸比丘乃徃過去阿僧
祇劫於琲e側有園名曰阿提目多華果繁
茂池流具足園中有王名帝勝伽是旃陀羅

摩登伽種與百千萬旃陀羅衆共住此園諸
比丘彼帝勝伽有大智慧高才勇猛自識宿
命世所爲事無不通達我當略說其五功德
一者博練四圍陀典祕密之要無不了達二
者善解詩書文頌字句長短三者悉知諸論
經紀度聲彼岸四者能解世俗祠祀呪術醫
藥五者善分別大丈夫相如是智慧不可窮
盡其王有子名師子耳顏容端正戒行清潔
其心調柔仁慈和順衆德具瞻見者歡喜摩
登伽王廣教其子經書呪術己所知者悉教

授之故師子耳知見深遠亦如其父等無有
異帝勝伽王於夜卧中忽生是念我子色貌
最爲殊勝衆德具足人所宗仰年漸長大宜
爲娉妻必當選擇端正良匹才德超絶顏如
吾子然後乃當而爲求之當是時也有婆羅
門名蓮華實宗族高美父母眞正七世以來
淨而無雜通四圍陀才藝寡匹時有國王名
曰火與緫領天下威力自在以一聚落封蓮
華實令其統御其土豐盛人民殷富彼蓮華
實女名本性德貌殊勝猶師子耳帝勝伽王 

作是念言唯蓮華實其女殊妙吾當爲子而
求娉之作是念已至明清旦乗大寳車駕駟
白馬旃陀羅衆前後圍遶出家北行徃趣其
國時蓮華實所住處南有一園苑名曰悅樂
花果滋茂樹木敷榮泉流浴池淨水盈滿異
類衆鳥遊戲其上哀音相和聞者歡悅其園
廣博甚可愛樂猶如諸天難陀之園摩登伽
王徃彼園中待蓮華實時婆羅門亦於晨朝
駕駟白馬及與五百婆羅門俱導從圍繞至
園遊觀彼婆羅門於其路次教授弟子技藝

等事且行誦習而來詣園帝勝伽王見蓮華
實安詳而來威德殊特心生歡喜以偈讃曰

如日初出 光明照曜 大士威德 亦復如是
如雪山藥 衆藥中勝 仁者高遠 更無能比

德力深妙 極爲嚴顯 猶如秋月 衆星中最
如梵天王 智慧超勝 悉爲諸天 所共瞻仰

如天帝釋 一切恭敬 端嚴殊絶 更無能踰
我但略讃 汝之功德 若廣說者 不可窮盡


說是偈已即起奉迎更相慰問然後就座蓮
花實言汝旃陀羅下劣之甚而來至此欲何

所爲答言仁者世有四事宜應修習何等爲
四一者本所爲事憶而不忘二者應當利安
於己三者饒益一切衆生四者務修婚姻之
事是以我今故來相造吾有一子名師子耳
顏容瓌瑋智慧微妙欲爲娉妻仁女賢勝意
甚相貪欲託姻媛幸能垂意而見許可時蓮
華實聞是語已瞋毒熾盛極生忿恚顏容慘
結色貌顰蹙而語之言摩登伽種人所輕賤
甚可畏惡如毒如火我今身是婆羅門姓豪
勝尊貴更無過者通達圍陀智慧無比汝今

云何欲來毀辱如空中月螢燭光明有目之
士咸知其異旃陀羅種比婆羅門尊貴卑劣
亦復如是今汝愚癡不識貴賤不可求處生
心悕望汝旃陀羅自有種類何故欲染清勝
之人且婆羅門戒行不具不能通達圍陀妙
典諸婆羅門不與交遊況汝凡賤乃生是意
急可速去不宜久留莫使外人聞斯異言時
帝勝伽聞是事已語言仁者金玉珍異土木
弊惡貴賤異相一切悉知我今不見諸婆羅
門與旃陀羅而有差別何以故汝婆羅門不 

從空出眞陀羅種獨因地生婆羅門者從胎
而有眞陀羅種亦復如是而言殊勝是事不
可婆羅門死人所畏惡眞陀羅終亦無欲見
若言貴賤而有相異何故生死而無差別汝
意當謂旃陀羅者造作惡事兇暴殘害欺誑
衆生無慈愍心以是因縁名爲卑賤我當說
汝婆羅門所有惡業虚妄之事起於諍訟擾
亂賢善造爲妖恠占星觀月和合軍陣殺害
衆生舉要言之一切惡事皆婆羅門之所爲
作汝婆羅門性嗜美味而作是言若祠祀者

呪羊殺之羊必生天若使呪之便生天者汝
今何故不自呪身殺以祠祀求生天耶何故
不呪父母知識妻子眷屬而盡屠害使之生
天不滅己身但殺羊者當知皆是諸婆羅門
欲食肉故妄爲是說虚欺之人而言尊勝於
理不可婆羅門法犯四種罪名爲極惡非婆
羅門何等爲四一者殺害諸婆羅門二婬師
妻三者盜金四者飲酒唯此四惡名之爲罪
自餘殺害都無果報而汝法中得殺罪者由
斷他命若殺餘人亦名斷命何故殺之而獨 

無罪乃至飲酒亦復如是當知汝等愚癡無
智橫生妄想不可以此名爲豪貴又婆羅門
犯前四罪至心懴悔還可得滅手持床足著
弊壞衣以人髑髏懸其首上如是懴悔滿十
二年戒還具足成婆羅門如是愚癡隨逐邪
見而生憍慢自謂尊豪由是觀之姓皆平等
可以仁女見與吾子時蓮花實聞是語已倍
增瞋恚語帝勝伽汝不思惟妄作是語汝爲
王者應知三法一國土法二貴賤法三貢稅
法世有四姓皆從梵生婆羅門者從梵口生

剎利肩生毗舍臍生首陀足生以是義故婆
羅門者最爲尊貴得畜四妻剎利三妻毗舍
二妻首陀一妻如是分別種姓各異汝自卑
賤乃至不入是四姓中而言諸姓無有異相
違反聖教欲擾亂我可宜速還莫得復語帝
勝伽言仁者若說世四姓者皆從梵生而婆
羅門獨從口出是以最尊更無過者諸婆羅
門何故亦有手足支節及四威儀音聲語言
以此因縁知無異相假令異者應當分別譬
如蓮花有種種異所謂水陸生華優鉢羅華

瞻蔔香華目多伽華蘇曼那華如是等華其
色差別香氣亦異而汝四姓不見異相當知
皆是妄想分別譬如小兒於路遊戲收聚沙
土以爲城舍或復名曰是金是銀酥酪米麥
而是沙土不以小兒名因縁故便成珍寳汝
亦如是愚癡蔽心起貢高想尊貴下賤不由
汝言即便成就又婆羅門梵口生者應當慈
忍仁愛衆生云何殺害呪詛瞋忿假令四姓
皆從梵生即爲兄弟云何共爲婚姻之事濁
禮違理禽獸無別一切衆生隨業善惡而受

果報所謂端正醜陋貧賤富貴壽命終夭愚
癡智慧如此等事從業而有若梵天生皆應
同等何因縁故如是差別又汝法中自在天
者造於世界頭以爲天足成爲地目爲日月
腹爲虚空髮爲草木流淚成河衆骨爲山大
小便利盡成於海斯等皆是汝婆羅門妄爲
此說夫世界者由衆生業而得成立何有梵
天能辦斯事汝等癡蔽橫生妄想而言尊勝
人無信受又婆羅門命終已後獨得生天餘
不生者是則爲勝而汝經中修行善業皆生 

天上若修善業便生天者一切衆生悉能行
善皆當生天何故餘人而獨卑劣大婆羅門
譬如有人生育四子各爲立字一名安樂二
曰長壽三名無憂四名歡喜雖一父所生皆
同一姓而有四名差別之異世間四姓亦復
如是雖同業報煩惱性欲而有四名言婆羅
門乃至剎利毗舍首陀名雖不同體無貴賤
諸婆羅門學圍陀典恭敬尊重恃生憍慢而
復因之以爲定性我今當說此圍陀典無有
實義易可離散昔者有人名爲梵天修學禪

道有大知見造一圍陀流布教化其後有仙
名曰白淨出興于世造四圍陀一者讃誦二
者祭祀三者歌詠四者禳災次復更有一婆
羅門名曰弗沙其弟子衆二十有五於一圍
陀廣分別之即便復爲二十五分次復更有
一婆羅門名曰鸚鵡變一圍陀爲十八次復
更有一婆羅門名爲善道其弟子衆二十有
一亦變圍陀爲二十一分次復更有一婆羅
門名曰鳩求變一圍陀以爲二分二變爲四
四變爲八八變爲十如是展轉凡千二百十
 

有六種是故當知圍陀經典易可變易大婆
羅門此圍陀典當分散時婆羅門性爲隨散
壞當猶存耶若令猶存則不應言諸婆羅門
因圍陀故性得決定設隨散壞汝云何言婆
羅門性眞實不變是故汝說我獨尊貴餘人
卑劣是事不然又婆羅門自恃智慧善能呪
術輕懱他人生豪貴想然今汝等所能知者
餘人學習亦得通達當知一切皆悉尊貴何
故獨稱婆羅門耶過去有仙名婆私吒其妻
即是眞陀羅女產生二子長名爲純二名爲

飲皆獲仙道五通具足變圍陀典作宅圖法
汝能誹謗此二聖人言非仙耶而汝先言眞
陀羅種卑賤下劣何故其息名爲仙乎昔捕
魚師捕得一魚剖腹而觀見有一女其色正
黑波羅勢仙與共交會生育一子名提婆延
五通自在威德具足如斯等比豈非仙耶過
去久遠有剎利種名曰毗摩亦獲仙道神力
殊勝智慧深遠善於言辭悉能教授諸婆羅
門若斯之人寧當下賤有剎利女名曰微塵
從婆羅門讇婆持尼生育一子名曰羅摩有 

大神力通諸經論於盛夏月共母遊行日光
焰熾大地斯熱曝其母足不能前進羅摩白
言上我肩上然後可去母於爾時不納其語
小復前行猶患地熱羅摩誓曰若我眞實仁
和孝敬當令此日自然隱没作是語已日尋
不現母後採花花皆含閉母告之曰汝[
]
没故花不敷即復誓言我若仁孝日當復出
立語已訖日尋顯曜如是等仙非婆羅門神
力變化不可限量豈可名爲下劣人耶以是
因縁諸姓平等可以汝女用妻吾子財幣珍
異恣意相與

示眞實品第三
爾時帝勝伽王語蓮華實仁者善聽我當爲
汝斷邪見網開眞實路淨菩提道起人天行
就汝法中有五祠法言斯祠者是涅槃因能
生天上何者爲五一殺害人取脂用祭二者
刑馬亦以脂祭三廣大祭四普聞祭五隨所
欲祭此皆虚妄無有眞實徒自疲勞長衆惡
趣有八善法是眞利益必得生天獲衆善報
何等爲八一者正信二者修戒三廣行施四
 

樂智慧五常恭敬同梵行者六好多聞七者
防護身口意業八常親近諸善知識如斯八
事是清淨法一切衆生皆應修習前七法者
悉皆從於善知識所而得聞之是故汝今應
當與我共爲婚姻就吾修學如斯妙法勿生
憍慢失此善利今我復當更爲汝說諸姓所
起本末次第汝聞是已宜除貢高劫初成時
諸衆生類悉能飛行光明殊勝餚饍美味嚴
身之具自然而有無造作者其後福盡衆事
消滅是時衆生便生種殖壃界分別生我人

想或復自恃田稼滋多輕懱餘人自言豪富
由是縁故衆皆名之爲剎利種復有衆生不
樂居家入於山林修學禪法著弊壞衣乞食
濟命清身潔己奉修祠祀由斯因縁咸皆謂
爲婆羅門種耕種墾殖畋獵漁捕行如此者
名曰毗舍劫盜販賣無悲忍心如斯之等名
首陀羅時復有人於路遊行其車破壞因便
修治名摩登伽惟爲農作名曰田夫徃來市
肆名商賈者如是分別爲百千種而其所起
眞實無異但假施設爲立名字爲欲紀別諸 

姓不同就婆羅門亦復分別所謂瞿曇犢子
憍蹉憍尸迦婆私吒迦葉蔓荼毗如是七姓
復各分別皆出十種第八名烟更無異姓汝
婆羅門雖名一相而得分別劫初衆生亦復
如是根本無異別爲多姓是故汝今應諦觀
察爲法利故爲斷虚妄求眞實故宜以貴女
用妻吾子欲有所求必相滿願可速爲婚不

宜久留

衆相問品第四
時蓮華實聞是語已生大歡喜得未曾有語 
帝勝伽善哉仁者所說誠諦汝於徃昔曾爲
何等智慧言辭乃能若是修習何行成何功
德惟願爲我廣宣分別帝勝伽言我念過去
曾爲梵王或爲帝釋亦復曾爲淨蓋仙人爲
婆羅門變一圍陀以爲四分於百千劫作轉
輪聖王如是生處尊豪富貴於爾所時修習
慈悲禪定智慧廣化衆生施作佛事蓮花實
言仁者豈讀婆毗多羅神呪不耶答言曾讀
汝今善聽吾當廣說此呪本末過去久遠阿
僧祇劫我爲仙人名曰婆藪五通具足自在
 

無礙善修禪定智慧殊勝時有龍王名爲德
叉其王有女字曰黃頭容色姿美人相具足
我見彼女起愛著心生此心故便失神通及
禪定法深自悔責即說此呪而此呪者凡有
三章二十一句復有三章惟有八句汝今善

聽吾當宣說
怛提他浮婆蘇婆旦娑婆闘

利茹拔瞿提婆斯提磨提由那婆羅

提那
此即名爲婆羅門呪

闍致羅多波藪浮埵伽呵男

那摩失多幹毗羅怛多羅毗利多

[]提婆婆失利尸絺緘薩闍男憂波

十一婆羅陀嘶摩十二
此即名爲剎利神呪
質多羅摩醯帝毗舍斤若阿他

娑斤若遏陀多婆羅毗那

此即名爲毗舍神呪
阿多波婆羅多波示毗陀貪婆利

沙賒貺[]陀貪奢羅[] 

此即名爲首陀神呪

有形必有欲  有欲必有苦  若能離此慾

定得梵天處
此即名爲梵天王娑毗羅呪
蓮華實言汝姓何等曰姓三無又問仁者汝
原何出答曰元從水生汝師是誰答言吾師
名迦藍延汝宗族中誰爲勇健答曰我門族
中凡有三人最爲雄猛一名爲獨二曰爲屬
三者名曰婆羅陀闍汝同師者爲是何人答

言賛詠又問賛詠爲有幾變答言六種汝母
何姓答曰吾母姓婆羅設如是仁者吾之德
行其事若此故我先說一切衆生貴賤不定
雖有尊貴而爲惡者猶名下賤若卑賤人能
爲善事便名豪貴是故一切稱尊貴者由修
善業不以種族名爲勝人汝旣知已當除憍


說星圖品第五
爾時蓮華實問帝勝伽仁者豈知占星事不
帝勝伽言大婆羅門過此祕要吾尚通達況 

斯小事而不知耶汝當善聽吾今宣說星紀
雖多要者其惟二十有八一名昴宿二名爲
畢三名爲觜四名爲參五名爲井六名爲鬼
七名爲柳八名爲星九名爲張第十名翼十
一名軫十二名角十三名亢十四名氐十五
名房十六名心十七名尾十八名箕十九名

斗二十名牛二十一女二十二虚二十三危
二十四室二十五壁二十六奎二十七婁二
十八胃如是名爲二十八宿蓮華實言如此
宿者爲有幾星形貌何類爲復幾時與月共

俱其所祭祀爲用何等何神主之有何等姓
惟願仁者重爲分別帝勝伽言若欲聞者諦
聽當說昴有六星形如散華於十二時與月
俱行祭則用酪火神主之姓毗舍延畢有五
星形如飛鴈於一日半與月共行麋肉以祭
屬於梵王姓婆羅婆觜有三星形如鹿首於
一日中與月共俱以果爲祭屬於月神即姓
鹿氏參有一星一日及月須酥以祭係在日
神姓則安氏井有二星形如人步惟於一日
與月而俱祭必用蜜屬于歲星亦姓安氏鬼 

有三星形如畫瓶一日與月而共同遊祭以
桃花屬于歲星姓烏波若柳宿一星半日共
月不相捨離祭之用乳屬於龍神因姓龍氏
有此七宿在於東方其七星者五則顯現二
星隱没形如河曲一日及月胡麻祭之屬於
鬼神姓賓伽羅張宿二星亦如人步於一日
中與月俱行以果用祭其姓善氏即屬善神
翼有二星形如人步於一日半共月而行鮫
魚祭之屬婆伽神姓憍尸迦軫宿五星形如
人手一日一夜共月俱行稗穀祭之姓奢摩

延屬呾吒神角有一星一日及月以華爲祭
屬呾吒神姓質多延亢宿一星酥麥麨祭之
一日及月屬呾吒神姓曰赤氏氐宿二星形
如羊角於一日半共月俱行以華用祭屬于
火神姓桑遮延有此七宿在於南方房宿四
星形類珠貫一日一夜與月共俱酒肉爲祭
係於親神姓阿藍婆心宿三星其形如鳥一
日及月粳米祭之屬天地神姓迦旃延尾有
七星其形如蠍一日一夜與月共俱果以祭
之屬沙陀神姓迦旃延箕宿四星形如牛步
 

一日一夜而與月俱尼俱陀果以用爲祭屬
於水神姓迦旃延斗有四星形如象步於一
日半與月同行桃花祭之屬凶惡神姓伽羅
延牛宿三星形如牛首一時與月而共同行
不須祭祀屬於梵天姓於梵氏女有三星形

[]麥一日一夜共月而行鳥肉用祀屬毗
紐神姓迦旃延有斯七宿在於西方虚有四

星形如飛鳥一日一夜共月而俱豆糜爲祭
屬婆藪神姓憍陳如危宿一星一日及月粳
米爲祭屬乎水神姓單荼延室有二星形如

人步一日一夜共月俱行血肉祠祀其宿屬
在富單那神姓闍罽那壁宿二星形如人步
一日一夜及月而行以肉祭之屬於善神姓
陀闍延奎一大星自餘小者爲之輔翼形如
半珪一日一夜共月而行酪飯以祭屬富沙
神姓八姝氏婁宿二星形如馬首一日一夜
共月俱行乳糜用祭胃有三星形如鼎足一
日一夜共月而俱胡麻爲祭屬於閻神其姓
拔伽有此七宿在於北方大婆羅門我已廣
說二十八宿然此宿中有於六宿一日一夜 

共月俱行所謂畢井氐翼斗壁之等復有五
宿但於一日共月而俱一參二柳三亢四心
五者名危惟有牛宿半日及月自餘盡皆一
日一夜共月而行東方七宿初起於昴南方
七宿初起於星西方七宿初起於房北方七
宿初起於虚又此宿中七宿最勝張室氐箕
房井及亢三宿凶惡參柳與胃四宿和善翼
斗壁畢五宿柔弱女虚危心第五名尾五宿
常定一觜二角三名七星四者爲柳五者名
牛四宿速疾昴觜婁鬼而此諸宿共月合行

凡有三種一在月前二在月後三共月俱今
當爲汝復說七曜日月熒惑歲星鎮星太白
辰星是名爲七羅睺彗星通則爲九如是等
名占星等事汝宜應當深諦觀察

摩登伽經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