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說梵摩喻經
     
吳月支優婆塞支謙譯

聞如是一時佛在隨提國與五百沙門俱行
時有逝心名梵摩喻彌夷國人也年在耆艾
百有二十博通衆經星宿圖書豫覩未萌一

國師焉梵摩喻遙見佛王者之子出自釋姓
去國尊榮行作沙門得道號佛清淨至尊與
五百沙門處隨提國開化衆生梵摩喻深惟
歎曰沙門瞿曇神聖巍巍爲如來應儀正眞
覺道神通以是丈夫尊雄法御衆聖天人之
師心垢以除諸惡以盡從自覺得無所不知
沙門逝心釋梵龍鬼爲其說法上中下語清
淨爲首玄妙卓遠衆聖所聞也梵摩喻爲門
徒廣陳之期爲無上正覺眞衆聖之王吾等
應爲稽首禀化之矣逝心弟子有亞聖者厥

名摩納亦博經典明齊于師具覩秘讖知當
有佛身相奇特三十有二至尊難雙貫心照
焉師告摩納吾聞瞿曇神聖無上諸天共宗
獨言隻步衆聖中雄爾徃觀焉採其儀表眞
正弘模誠如羣儒之所歎不乎假其爾者吾
當馳就稽首奉禮摩納質曰吾當以何觀察
摩納師曰經不云乎末世有王厥名白淨后
名清妙明德純備其生聖子有天中天獨尊
之表軀體丈六相有三十二處國當爲飛行
皇帝捨國爲道行作沙門者必得爲佛摩納 

受教稽首師足至隨提國即詣佛所揖讓畢
退就坐靜心熟視佛身相好不覩兩相一廣
長舌二隂馬藏其意有疑佛知摩納心有疑
望即以神足現隂馬藏出廣長舌以自覆面
左右舐耳縮舌入口五色光繞身三帀滅於
頂上摩納心動喜怖交集欣然歎曰沙門瞿
曇眞是佛也相好光明靡不備焉觀世希有
眞可謂如來應供正覺者也吾當翼從觀尊

楷式以化愚惑并
[]吾師即尋世尊處內禪[]
定周旋教化拯濟衆生或宿或歸輒與僧俱

未曾隻獨六月之日猶影追身具覩神化巍
巍之德稽首佛足辭還本土到詣師所稽首
如舊就座而坐師曰吾使爾行觀察瞿曇天
尊之姿相好神化審如羣儒稱揚之不虚乎
若其然者吾當馳詣稽首足下接足戴土之
恭對曰其有相好神德踰天巍巍難稱釋梵
所不能測度羣聖莫能籌筭衆聖所歎億載
之分未獲其一非吾螢燭所能盡陳略說其
要絶世之相三十有二一相足下安平正二
相手足有輪輪有千輻三相鉤鎻骨四相長 

指五相足跟滿六相手足細軟掌內外握七
相手足合中漫八相鹿
[]腸九相隂馬藏十
相身色紫光輝弈弈十一相身猶金剛瑕穢
寂淨十二相肌肉細軟塵水不著身十三相
一一孔一毛生十四相毛紺青色右轉盤屈
十五相方身十六相如師子上身十七相不
曲身如梵身十八相肩滿具肉連著身十九
相平住兩手摩膝二十相頰車如師子二十
一相四十齒二十二相爲方齒二十三相齒
間平二十四相齒白無喻二十五相廣長舌

二十六相味味次第味二十七相聲如梵聲
二十八相七合滿起二十九相眼中白紺青

色三十相眼
[]上下眴如牛王三十一相白
毛眉中跱三十二相頂有肉髻光明煒煒遏
日絶月沙門瞿曇具有高雅三十二相無一
缺減神妙之德景則無量可奇可貴自古希
有吾覩瞿曇踖步發足輒先舉右足步長短
遲疾合儀行時踝膝不相切摩平身而進肩
不動搖若欲還顧略不以力平住斯須忽然
後向不迴身也不低不仰頭身正平平視而
 

進未甞顧盻躇步之儀其爲若斯矣瞿曇行
路天施寳蓋華下如雪天龍飛鳥無敢歷上
三界衆生無見頂者諸天作樂導從奉尊龍
神地祇平治塗路高下如砥足不蹈地輪相
印現光明輝輝煌煌七日乃滅樹木低仰若
人跪拜之禮若行應請戶楣高下平身而入
楣不高舉瞿曇不伏坐正中牀不侵前後叉

手而坐未甞指擬不以
[]頰下牀不曲忽然
在地天魔含毒而來心不恐懼光顏更釋慈
心愍之毒無不消以鉢受水鉢不傾昂水不

多少澡鉢之時水鉢俱寂不有微聲未甞以
鉢下著于地於中澡手手鉢俱淨去鉢中水
高下近遠適得其所也以鉢受飯飯不汙鉢
搏飯入口嚼飯之時三轉即止飯粒皆碎無
在齒間者若干種味味皆知足足以支形不
以爲樂瞿曇受食以八因縁不以遊戲無邪
行心無欲在志無巧僞行遠三界惱令志道
家依福得度斷故痛痒十二海滅宿罪得道
力守空寂不想定澡鉢如前法衣應器意無
憎愛爲布施家呪願說經訖還精舍不向弟
 

子說食好惡食自消化無大小便利之穢也
入戶靜嘿深惟諸定須臾即出未甞失時晝
夜不眠亦無睡欠廣陳明法勸進弟子令入
道堂不以財色穢道之行示諸弟子尊說高
遠非仙聖衆書所可聞見也興起周處清淨

爲道經行之時不顧盻視頗
[]恣則拂衣披
攦法服在身高下急緩於身雅好入園洗足
亦不摩抆而足自淨身色煌煌喻于天金意
不著愛志如虚空其坐禪定
[]然無想三毒
四痛五隂六入七結八瞢瞢以無上之明消

滅定焉以空不願無相之定斷九神處以十
善消十惡作十二部經掘十二因縁根六十
二見諸弊惱瘡穢濁之念心寂然哉以四等
大乗而度尊身又濟衆生欲說景模弟子未
問而先自笑口中出光明繞身數帀以漸自
滅阿難整服稽首而問即大說法聲有八種
最好聲易了聲柔軟聲和調聲尊慧聲不誤
聲深妙聲不女聲言無漏闕無得其短者每
大說經二十四天梵釋四王日月星宿其中
諸神帝王臣民地祇海龍皆來稽首各自聽 

經經聲入耳心各解了如其種語也佛之明
慧猶崑崙河千川萬流皆仰之焉川流溢滿
而河無涓滴之減佛之爲明有踰之矣衆生
受智各得滿足佛明不虧絲髮之間說經訖
竟諸開士諸天帝王臣民龍鬼靡不欣懌稽
首而退奉戴執行者也入媢t默未甞以無
上天尊之德輕慢弟子逮于衆生吾尋瞿曇
六月之間猶影追身具視起居經行入室澡
漱飯飲呪願說經勸勉弟子禪定之時摩納
曰瞿曇景式容儀若茲余之所陳猶以一滴

減于巨海非衆聖心想擬可知非諸天所能
逮畢天地所論巍巍乎其無上法汪洋乎其
無崖非測非度難可具陳矣梵摩喻從弟子
聞天師之德愕然流淚曰吾年西垂殆至徒
生徒死不覩天師之上明矣摩淚喜曰吾以
遇哉覩佛而死厥榮難云愚夫雖有天地之
壽何異乎土石之類哉即興整服五體投地
三頓首曰歸佛歸法歸命聖衆願吾殘命有
餘得在覲見稽首禀化佛以六通之明覩彼
自歸佛遙受之自隨提國到彌夷國坐一樹 

下國王臣民逝心理家展轉相命曰沙門瞿
曇出自釋家帝王之子宜在奢麗而今清素
志性憺怕無貪婬之垢恚怒之毒愚癡之冥
處衆聖之上猶星中有月神德廣被諸天所
宗爲如來應儀正眞覺穢冥以盡慧明獨存
神聖富足未有乾坤其中衆諸見在十方微
著委曲當來未萌無事不明吐章施教言皆
眞誠也國王羣臣逝心高士僉然而曰我生
時哉得覩天師可尊可戴應爲稽首沐浴神
化因共會聚車馬步者家無遺人到有稽首

佛者跪者揖讓者自名字者皆默而坐梵摩
喻聞佛與聖衆俱到甚喜無量率其門徒俱
詣佛所適至林際意寤念曰當先遣人表心
之虔直自進者爲不恪乎呼弟子曰爾持吾
名稽首佛足下云梵摩喻逝心年百二十飢
渴聖模樂仰清風欣懌瞿曇起居常安憺怕
無欲今詣請見弟子禮師即至佛所稽首畢
具陳師情向佛歎其師曰國師梵摩喻博通
衆經貫綜祕讖靖居齋房豫知天文圖書吉
[
]靡不逆照豫明斯世當有天師貌容丈六 

天姿紫金相有三十二好有八十彰天中之
天衆聖中王今故馳詣歸命三尊近在林樹
之外未敢自進願欲覲見恭禀神化世尊即
曰善哉進矣弟子返命以佛明教具啓師意
師即稽首于地欣懌而進國內逝心長者理
家遙見其師征營竦竦拱手垂首梵摩喻曰
復爾常座吾今自坐瞿曇世尊法御之側也
即五體投地稽首佛足恭肅而坐靖默清心
熟視佛相即見佛三十妙相兩相不現瞢瞢

有疑稽首于地以偈問曰

吾梵志經典  秘讖記世要  濁世王名淨

后名曰清妙  太子名悉達  容色紫金耀

身有天尊相  忍穢以法御  無上正眞相

三十二具不  貞潔隂馬藏  無欲可別不
豈有廣長舌  覆面舐耳不  陳法踰衆聖

梵釋希聞不  明導天人師  能殄衆疑不
懷道處世康  來世獲仙不  仙度處泥洹

永離三界不  心意識魂靈  能滅衆苦不
梵志陳其心所疑佛具足知梵志心疑兩相
即以神足現隂馬藏也出廣長舌還自覆面
 

舐左右耳口中光明照彌夷國繞身三帀徐
還入口即報之曰爾之所問大士三十二相
吾相具足無減一焉吾自無數劫來行四等
心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拯濟衆生
猶自護身斷求念空守無想定心垢除盡無
復微曀習斯行來諸殃悉滅萬善積著遂成
佛身相好光明獨步三界永離五道之愚冥
獲無上至尊之明故號曰佛也若有貪婬恚
怒愚癡之毒五隂六衰之冥絲髮之大餘在
心者佛道不成也未有人物逮于今日衆生

所念方來未然無數劫中委曲深奧有所不
知者即非佛也四無所畏八聲十力十八不
共法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不足一事者亦非
佛矣吾今已具無一不足故號爲佛沙門得
應儀道者能分一身爲十十爲百百爲千千
爲萬萬爲無數又能合無數身還爲一身以
指按地三千大千皆爲震動以其心行得無
欲定故能然也而況佛乎佛眉一相之德
沙可筭眉間之勳難可籌計豈況盡身之德
乎重曰梵志信佛三尊者現世安隱終生天
 

上所欲從念所疑當問無嫌難也梵志念曰
瞿曇所說玄妙深遠盡吾問也又念曰吾念
當問現世事也來世事也意重寤曰三世之
要唯佛明焉豈俗仙聖羣儒之所能照乎梵
志曰何謂逝心何謂通達何謂爲淨何謂寂
然何謂爲佛佛報梵志吾以眞言啓釋爾意
諦聽著心得三神足謂之逝心明識徃古分
別生地道眼覩見山石所不能遏決闇釋疑
三世悉明謂之通達以得六通心垢除盡謂
之寂然三毒已滅心如天金謂之清淨生死

癡本集盡無餘清淨道行降于三界諸癡以
索無窈不達得一切智尊號爲佛也梵志欣
然起立五體投地頭面著佛足以口嗚佛足
以手摩佛足復自名曰吾是梵摩喻逝心者
歸命佛歸命法歸命僧流淚而云衆生瞢瞢
六衰所蔽覩佛不奉見經不讀見沙門無虔
愛之心不禀神化斯爲長衰乎其諸門徒覩
師盡虔顧相謂曰吾等尊師明達經典無書
不覩名被四國衆儒所宗今者屈尊體叉手
稽首瞿曇足下何況吾等哉佛告梵志復坐 

吾明爾心有眞信慧向於世尊受教就坐佛
復說持戒之德布施之福去家穢濁之垢歎
于道志之上行也佛即知梵志有上士歡喜
博解之心佛爲說至道之要諸苦萬端皆興
乎身明人深照知樂者惑返流求原逮于本
無斯謂上士慧明眞諦不知身苦之尤苦者
皆由集生上士覺之斯明者眞諦三界若幻
有合則離何盛不衰因縁合則禍生諸縁離
則苦滅上士觀本乃知其空斯明者眞諦以
知本無即逮三界空其心淨其行不願諸欲

得無想定在心所取三尊可得也梵志心解
猶若白縶漯無垢穢入染成色梵志心然宿
命屢奉諸佛執行清戒今聞尊教具解無上
正眞覺道心垢寂盡入三脫門長離衆苦復
白佛言吾未見佛神聖之行爲盲冥所壞信
狂愚之言以爲眞諦今始覩佛狂病瘳矣盲
視聾聽喑語僂伸囹圄囚出矣痛夫愚惑徒

生徒死不
[]懷味天尊眞道長處焰火庸夫[]
奈何吾生時哉值覩佛極靈爲吾演至奧之
道令吾復本無爲長存自今之後歸佛歸法

歸比丘僧願爲清信士守仁不殺知足不盜
貞潔不婬執信不欺盡孝不醉天尊哀我明
日晨早願與聖衆顧下薄食佛默受之梵志
心喜稽首足下還家具設百味之食即以平
旦於舍爲佛作禮長跪恭白願佛以時枉屈
尊儀佛正法服與聖衆俱至梵志家皆就法
座梵志自手肅心供養如斯七日佛說神化
訖竟還隨提國未久之間梵志壽終諸比丘
聞之共白佛以梵志喪意將趣何道世尊曰
彼梵志者聖心博解通乎不還五蓋以盡淨 
若天金於彼清淨得應眞無爲而去[
說去][佛說經]
竟比丘歡喜

佛說梵摩喻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