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說寂志果經
東晉沙門竺曇無蘭譯

聞如是一時佛遊王舍城耆域奈國與比丘
衆千二百五十人俱時王阿闍世七月十五
日過新歲臘與群臣百官俱眷屬圍繞上寂
安觀謂群臣言諸卿當知如是我修非時愁
悒不改雖得此歲憒慘不次當何方便除其
怵惕有臣白王當以五樂消散憂慮有臣當
作名倡巧妙異妓鼓樂絃歌可以療憂有臣
白王宜以四種象馬車步勇猛兵士消除悒

憒有臣白王不蘭迦葉莫軻離惟瞿婁阿夷
耑其耶今離迦旃先比盧持尼揵子等是諸
師者各與五百之衆在此大城可嚴大駕造
與相見談聽歡娛可離所患時有童子醫王

名曰耆域此言固活持扇侍王王顧語言卿何故
默獨無所陳耆域白王欲蠲怵惕忘憂除患
今佛世尊與弟子衆俱在奈園可到佛所稽
首致敬諮啓疑惑乃得開解時王阿闍世便
即欲見天中之天答耆域言善哉大佳當俱
徃覲耆域受教嚴五百象五百采女嚴訖白
 

辦宜知是時王乗駕象名曰仁調與五百侍
從俱導衛前後出王舍城然大炬火時王恐
懼住止不前謂耆域言佛與幾比丘俱在奈
園答曰有千二百五十王曰卿得無詐令吾
出國道相危乎每至異道諸梵志所其衆五
百音聲揚逸今比丘多而不聞聲耆域曰王
莫恐莫懼不敢謀王不造逆害及后貴人惟
佛世尊長夜寂然弟子志學法則靜然願王
前覩上妙光明見佛世尊諸弟子衆意爾乃
悅於是王阿闍世遙見世尊便下所乗屏毖

五事脫王冠幘瓔珞寳服幢華翠羽去蓋收
刀步到講堂問耆域曰佛爲所在答曰衆比
丘前坐者是也威神光光功德巍巍王前詣
佛問訊瞻對却住一面觀佛比丘衆悉坐寂
定無量清淨甚深微妙其心欣然叉手向佛
白世尊言佛心寂然微妙無念弟子亦爾願
令我心志于微妙隱定如是有一童子名曰

帛賢白其王言大王願欲得是行耶王白佛
言唯然世尊願樂衆僧其心歡悅於是王阿
闍世白佛言願欲有所問儻有聽者乃敢發
 

言佛言便問在意所欲王言所可供事及諸
所欲娛樂睡眠合聚計校筭術印綬大臣百
官群從太史占變知人終始受人恭敬飯食
技藝或爲己身父母妻子奴婢供養沙門梵
志施以上供求索安隱吉祥之利頗有立於
是佛法律得道證不乎佛言大王曾聞諸外
異道如是誼不王白佛言曾到不蘭迦葉所
問所有象馬乗車步行財寳侍從篋藏力士
勇猛大象車馬娛樂睡眠合會天人印綬大
臣百官群從太史占變知人終始所可恭敬

有所作爲或爲己身求索安隱或爲父母妻
子奴婢供養沙門梵志施以上供是我寧得
法律之正入寂然道乎即報我言無有是也
亦無世尊無答善恩亦無罪福無有父母亦
無羅漢得道之人供養無福亦無今世後世
亦無專行一心道志於是雖有身命壽終之
後四事散壞心滅歸無後不復生雖葬土藏
各自腐敗悉盡如空無所復有唯然世尊我
問外師以是見答我心念言無云何而無罪
福報應譬如有人問奈何類以瓜答之問瓜
 

以奈答之不蘭迦葉亦如是也言語顚倒無
有本末雖聞彼說不以爲解王阿闍世白佛
言我復至莫軻梨瞿邪婁所問何謂小處欲
處人無因縁得淨人爲有罪福不爲無知無
見亦答我言無今世後世無力不力無精進
一切人得其苦樂若問六以七答世尊譬如
問奈以瓜答問瓜以奈答此異道人如是在
我國內問其所問以是見答問其所言不以
開解即便捨去我復至阿夷耑所問何謂所
住處欲處云何於是法律得至道證答我言

惟大王他人徃問亦作是答言有後世復生
我問之亦言有後世設有後世復生世間爲
有爲無如我意想爲有後世或無後世或有
人徃問言儻有後世儻無後世或有是或無
是譬人問奈以瓜答問瓜以奈答阿夷耑亦
如是問沙門得道之證持異術多事答我言
語無次我心念言一切王舍城所有異道不
能開解除我愁意當於何所得沙門梵志令
解我意使不憂悒見阿夷耑所說無益便起
捨去我復至波休迦旃所問何謂所住處粗 

問畜生所由於是法律云何得道證答我言
惟大王其有人得受身者無因亦無縁無有

想亦無貢高積累賊害於住立而得住處於
是得身無有失者所想知想而自流行謂罪
福善惡其有人所斷截目所覩見無有諍訟
有身壽盡不憂命死彼無有說是欲我當死
及諸天用人故說壽終没已於是人間愛欲
勞塵天人見欲其欲及便有五賊六十二種
其六十二種者無種性俱說六十二事與種
性俱無用思想入其八難皆當棄捐常得增

益便得安隱已得安隱常在於天已在於天
便有八十四大念與幻術俱與微妙俱便起
老病苦無有道人亦無梵志所說如是我戒
清淨又離愛欲於欲已盡常隨逐身譬如然
燈已然其事如是無得道梵志譬如有人問
奈以瓜答問瓜以奈答其波休迦旃如是我
問沙門得道之證通持老病人答我我心念
言問於道證反以是答聞其所言不以爲悅
不用作解便起捨退我復至先比盧持所而
問之問所住欲於是法律云何成道答我言 

惟大王人所作教人所當爲所斷所奪所見
離見所求皆猒愁憂自推毀瓶甕離慳貪破
壞國城賊害人民殺盜婬泆妄言兩舌飲酒
闘亂雖犯是事無有罪殃所布施者無有福
報殘害悖逆作衆不善無罪無福亦無所取
所作無因縁無有至誠亦無質朴縱行義理
善惡無應譬如問奈以瓜答問瓜以奈答比
盧持亦如是問行法當得道證更答斷絶無
有罪福我心念言何縁如是不以爲解即便
捨退我復至尼揵子所問尼揵子何謂得所

住處欲處有人無耶所受罪福云何爲前世
事乎學道爲得道不答我言惟大王一切現
人有所見者所得罪福皆是前世之事因縁
愛欲而生因縁有老病於是學道有因縁想
因生子孫然後得道譬如問奈以瓜答問瓜
以奈答我問得道之證反以虚妄見答我聞
其語不悅不樂即起捨退王阿闍世白佛言
徧問諸師不得開解敢問世尊財寳所在處
惟以所問願答其疑云何寂志梵志於是法
律逮得道證佛告王言在所欲問吾當爲汝 

事事分別令心結解我先問王王以意答之
云何大王若有人著好衣服供侍王以自娛
樂其人不樂居處及本土心自念言阿闍世
王是人我亦是人王以五樂自娛衣服自嚴
不樂本土不懷居處我當立德離諸罪殃我
不如除鬚髮被袈裟作沙門以家之信捨家
爲道便受法戒奉行道禁不殺盜婬不妄言
兩舌惡口罵詈不怒嫉妬於王意何如徃詣
王所白言其人好莊嚴供侍王者不樂居處
亦不懷土以家之信捨家爲道護身口意不

犯衆惡修行十善王奈之何王白佛言我見
其人當歡喜問訊恭修禮敬供養衣服飲食
牀卧具病瘦醫藥佛語王其人未行大法得
道果證王白佛言取其說法佛語王我與世
間爲如來至眞等正覺明行成爲善逝世間
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世尊便即說
法初語亦善中語亦善竟語亦善誼慧妙具
講清淨行若尊長者有子聞佛所講說經於
如來法律得信善利自見於佛法中有大善
利即得法忍念止居家逼於垢塵其出家者 

爲無罣礙便一其心心除欲樂盡其形壽奉
清淨行念言我欲棄家財產門室眷屬下鬚
髮被袈裟以家信出遵道捨所樂立寂志奉
比丘戒二百五十不犯道禁護得度法行止
禮節不失儀撿忽除所有靜恭畏慎一心平
等修習正戒也遠離於殺不執刀杖心懷慙
愧普安一切不施恐怖其心清淨無所加害
遠離盜竊除不與取樂喜惠施心欲放捨所
思念安常自護己其心清淨不與不取遠離
婬行淨修梵行志于貞潔消滅濁欲其心清

淨不爲色惑遠離妄語不尚虚誕未曾詐紿
志存誠信所住安諦不違世誓其心清淨不
懷欺僞不樂兩舌讒謗敗德未曾傳說闘亂
彼此和解變諍散除怨害其心清淨不仇兩
舌遠離惡口不好罵詈每制自在未曾放恣
吐不善言所說柔順無麤獷辭聽服踊躍歸
仰其心清淨曾不罵詈遠離綺語發言應節
無所毀害詳在誼法所說安詳寂靜無失分
別情理其心清淨志不綺語遠離無默除去
愚心不貪他有不求人短己身及人常求大 

止其心清淨不懷愚癡遠離瞋怒無恚害意
心常懷慈志存善權哀護
[]動羞媿安慰一
切衆類其心清淨不懷恚怒遠離睡眠心習
空行常行寂然未甞安寢欲思見明想欲得
起其心清淨志不睡眠遠離調戲嘲談寱語
行無所著無有卒暴其心清淨志不調戲遠
離狐疑心不猶豫秉意一定在於善法其心
清淨志不狐疑遠離邪見今世後世信施得
福孝順父母尊敬賢聖奉修善道信人壽命
後當復生得道六通平等之行其心清淨無

有邪見遠離諛諂其心質朴不懷巧僞不用
升斗尺寸侵欺削人不行繫縛及與牢獄無
毀無望求欲得明其心清淨志不諛諂遠離
男女不樂居家妻子愛欲省除區欵其心清
淨無所榮冀不畜奴客僕從婢妾不樂治家
其心清淨不妄執事不畜象馬牛羊不樂畜
獸其心清淨不志車乗不畜鷄鶩狗犬猪豕
無所利求其心清淨不在鷄猪遠離廬館不
飾屋宇不畜田宅園圃果蓏其心清淨不在
田舍遠離金銀高廣之座不樂綺麗茵褥几 

筵其心清淨不寢高牀遠離七寳不畜珍琦
捨除玩弄無所榮冀其心清淨不貪財色遠
離華香不樂雜馨身不芬薰無所希求其心
清淨不志華香遠離非時飯食中節琤H一
食終爲期度其心清淨飯不失時犂地下種
莊嚴中間見所爲行行沙門事嚴淨其心光
燄憂愁除諸穢害常行眞正節度知足一心
在道然後爲沙門梵志受信施食在土地郡
國縣邑所行如法根本常淨莖節枝葉華實
亦淨具足種種清淨其種像如是在郡國縣

邑作沙門遠離是若有沙門梵志是應食信
施所住處善思念其人行常如應若有沙門
梵志所在受信施食所止住處所行不應求
索飯食校計合會求索香華衣被牀卧藏積
珍寳求索其處沙門道人皆遠離是若有沙
門梵志食信施食坐高廣綺牀處於寳牀所
行不應莊校榻筵彩畫文褥錦繡若好繒綵
驚起毛竪執持幢拂乗象車馬志求好食常
在名色沙門道人皆遠離是若有沙門梵志
食信施食沐浴自在所行不應所行斷絶香 

華自熏求索供養不以道理手執刀蓋校以
眞珠瓔珞臂腕頸脚身著白淨衣服斷截樹
木如此住行沙門道人當遠離是若有沙門
梵志受信施食自綺其身所住之處其行不
應闘象牛馬鷄羊犬豕闘亂於人男女大小
徃觀戰闘及衆大會如是之行所可求住沙
門道人遠離如是若有沙門梵志受信施食
自莊嚴身所住以非其行不應但行聽象聲
群馬車行人牛羊撾鼓妓樂歌舞調戲話語
如是之法異道道行沙門道人已遠離此若

有沙門梵志受人信施食行樗蒱博戲所住
非法其行不一便共競諍
[]橛兜榻君犢塞
稚盧如是之行非法所住沙門道人已遠離
此若有沙門梵志受信施食常共闘諍遘校
言語所行非法所住非法其行不應此爲是
法是爲非法是不如是是爲一法不如卿語

我所行法汝所爲不應我所爲應汝有因縁
我無因縁汝自前住在後妄語我得卿勝卿
無所種但行衆惡當見危害我得度脫卿見
棄捐不得自在如是諍訟非法之言沙門道
 

人已遠離此若有沙門梵志食信施食坐共
寱語其行不應王者云何盜賊云何戰闘云
何飲食云何衣被男女大小云何說世事因
事好事如是之像非法之言沙門道人已遠
離此沙門梵志受信施食妄說非事其行不
應說王者婆羅門事說樹木人事說國事於
此彼當如是彼國當有是此人當徃彼彼人
當來此如是句所言非法沙門道人已遠離
此沙門梵志受信施食而行諛諂所爲非法
其行不應坐共語言是爲得利是爲衰折治

生賈販財物之人出如是諛諂非法之事沙
門道人已遠離此沙門梵志受信施食學修
幻術興起邪見說日之怪逆占觀相妄語有

所奪學品術處度術所學呪欺詐術乹陀羅
呪孔雀呪雜碎呪術是異術欺詐迷惑如是
之像非法之術沙門道人已遠離此也沙門
梵志受信施食學迷惑呪欺詐之術觀人面
像星宿災變風雲雷霧求索良日夏月之時
某聚落當雨不雨其地當吉不吉說國王事
如是之行非法之術沙門道人已遠離此沙
 

門梵志受信施食學有若干種非邪之法畜
生之業處方行藥住在所欲令人短氣吐下
淚出動人血脉志不中正說欺詐術占安隱
事如是之像畜生之業沙門道人已遠離此
沙門梵志受信施食所行非法以斷
[]口說
嫁娶事其有居跱某館某舍某堂懷軀某堂
燕處某有宮殿爲精進行某有堂舘無精進
行說王者雜事如是之像畜生之業沙門道
人已遠離此沙門梵志受信施食作若干種
畜生行邪見之業有占相珠寳牛馬居家刀

刄所見相男子女人大小如是之像邪見之
業沙門道人已遠離此沙門梵志受信施食
或有妖妄之本行非法業無智之事自以爲
智卜問行符呪如是之像邪見之業沙門道
人已遠離此沙門梵志受信施食或見善或
見惡豫說米穀當飢貴當平賤當有恐怖當
有安隱當大疫當死亡如是之像邪見之業
沙門道人已遠離此沙門梵志受信施食說
某國王戰闘當得勝某國王當不如某國王
當出遊觀他國他國王不得自在此當得勝
 

彼當敗壞此王象馬六畜車乗多彼王象馬
車乗少如是之像邪見之業沙門道人已遠
離此沙門梵志受信施食共說日月順行日
月差錯星宿順行星宿差錯日月運行遲疾
不順當有災異無常之變日月當蝕或雨霜
雹或當霹靂如是之像邪見之業沙門道人
已遠離此沙門梵志受信施食便說日月是
故順行以是不順行星宿順有因縁不順亦
有因縁有所罣礙變怪日月西行或言東行
或言當蝕又云何不蝕當雷電霹靂如是之

像常見證驗沙門道人已遠離此是謂賢聖
我弟子沙門以是奉賢聖戒品行知止足衣
輙蔽形食纔充口所遊至處衣鉢隨身無所
顧戀譬如飛鳥飛行空中兩翅隨身比丘如
是奉賢聖戒心知止足無所希望一曉節度
其行安隱盡行安詳視盻觀瞻不失儀軌屈
伸進止依法從宜坐起安雅行無所壞持是
戒品第一知足根門寂定心在安跡諸根不
亂守護其心救使無念無想在道目見好色
不想求以爲好斷截所受奉行善本其心內 

住遠離內色守護眼根如是耳聲鼻香舌味
身更不以想求亦無所著除諸不可棄療愚
癡斷不善法其意內住救使不亂令心根定
其比丘奉是賢聖戒第一知足其心寂定禮
節根定於內無起而行安隱閑居寂然山藪
避隈巖穴野處身宴其中離世無黠心念無
想不貪他有不起愚癡不侵亂人常行慈心
其意清淨無有癡想所在遊行心無所著快
善安隱譬如有人遠行求利經過惡道得度
險窄多獲盈利無所遺亡供給妻室男女親

族其人自念心甚歡喜比丘如是遠離愚癡
其心清淨無有垢濁已除恚害喜悅無穢譬
如有人得疾著牀連年羸頓後日得愈安隱
有力飯食消釋心自念言我本委厄今得除
愈比丘如是除瞋恚心熟自思惟心亦歡喜
譬如有人爲他下使羈縶作役終無休閑不
得自在然後得免脫爲良民心自念言我本
屬人今得脫出心亦踊悅比丘去疑心無猶
豫立在清淨欣喜踊躍譬如有人拘閉牢獄
楚痛苦毒然後得出心自念言我本幽閉今 

已得脫亦自僥愛比丘如是除去狐疑心淨
無瑕歡喜比丘除不正心心無瑕想清淨其
志譬如有人遭值穀貴恐怖飢餓得濟安隱
救攝其命值得豐殖穀米平賤逸豫無畏心
自念言我本飢匱危困難言今得飽安心亦
歡喜比丘如是除不正心無衆想行却本清
淨無疑心除五蓋遠塵勞自心力得智慧而
脫衆厄刑獄飢餓已去愛欲衆不善法有想
有行寂而清淨行第一禪譬如有人入水洗
浴清潔無垢度在岸邊心亦歡喜比丘如是

寂然獨處安靜喜悅觀視一切身本所趣覩
無有身普觀無根心用寂然喜悅安隱第一
一心彼以是定其心清淨寂然住立得無有
異愛欲已盡除去想行內已具足所念安隱
爲善行第二一心復以是身得三昧定歡喜
安隱以無罣礙觀視具足無有身類成無所
與當得定喜譬如有青蓮芙蓉莖華生於汙
泥長養水中雖在水中其根葉華實在水無
著亦無所汙比丘如是於是身與三昧安隱
歡喜彼以是正受之心至于堅住得無有異 

清淨其心無有欲塵第三一心彼以是心身
安隱意定安隱無著設無有身普觀徧無所
有亦不復歡喜安隱不亂譬如有山完具無
缺廣普無邊東方風來而不能動南西北風
亦復如是所以者何其下根堅不可動故中
有流水清涼具美無能汙者用依山故流滿
具足周普徧流無所不至用水清淨之故比
丘如是於是觀身無所愛樂所倚安隱其行
具足觀視無身爾乃普見彼以是心安隱之
行清淨無瑕堅住無異除去愛欲無苦無樂

當行第四禪一心譬如有人月七八日著新
衣服首面悅澤觀視其無有裸形欲著上好
妙衣之故也比丘如是身行清淨其心無垢
歡喜得度行無所處不見有身普觀無處用
心清淨無有衆穢譬如郡國縣邑不遠有大
講堂有人在上然火然明其明等照不高不
下風不能滅鳥不能覆及餘衆類不能翳明
堅住不動比丘如是其心不亂堅住不動已
得空淨比丘作是了知已得正受其身寂然
是四大身從父母生魂神所依棄身不樂常 

立身心是可患猒不復更受使心無色除去
一切形類身諸有種不失根本當立身心化
現諸身具足衆好無所缺減譬如拔草木根
株明者見知如拔根本不復更生比丘如是
曉了如此其身所有見有名色四大合成從
父母生衣食所養爲虚僞覆有何堅固爲磨
滅法魂神所依使住不亂亦不動搖我當立
身心化現衆身無有色心具足形容諸根無
毀從三昧起化若干意形容具足譬如有人
出篋中虺明者見之知爲四虺之篋比丘如

是曉了如此是有形之身依所溫暖四大合
成從父母生魂神依之當立身心變現衆形
無有名色具足形容諸根無缺從三昧起化
無數身譬如有人從鞘拔刀明者見之是鞘
中有利鐵刀今拔出耳比丘如是曉了如此
普觀其人化無數形衆好具足令不缺減比
丘以是三昧正受其心清淨無有瑕穢除去
塵勞柔輭無欲堅住不動神足之慧已逮得
證神通之慧心無增減其行平等尊大自在
心念無畏以一身化無數身無數身還合爲 

一獨立現變若干之慧出趣椈嬰茧L礙跡
譬如飛鳥遊於虚空出無門入無孔入地無
罣如出大水經行水上譬如履地在虚空中
正跏趺坐如飛鳥雲於是日月威神廣遠以
手捉持而捫摸之變身上至第九梵天譬如
巧黠陶師調和其泥模好模像埏埴作器無
所不成比丘如是得神通在所變化至于梵
天譬如調象馬師調諸象馬皆令成就比丘
如是神通變化身至梵天譬如金師所鍛工
巧取紫磨金作臂環瓔璅印步搖勝隨意悉


成比丘如是神通變化身至梵天比丘持三

昧正受心淨無瑕至于證智逮得神通心無
所著眼能徹視見天上天下善惡所趣耳能
徹聽聞諸天人所語及蚑行喘息人物之聲
譬如達士丈夫吹大鳴螺立大高山盡力吹
打其聲四聞比丘如是道耳徹聽諸天人善
惡所歸皆悉聞知用得道證神通普徹知他
人心所念善惡有欲無欲有怒無怒有慈無
慈有癡無癡有黠無黠有塵勞無塵勞得道
證不得證亂心靜心進者怠者功德智慧有
 

量無量皆悉知之譬如郡國縣邑不遠有大
棚閣若高樓人住其上見無數人行來出入
智者見之觀出入者比丘如是見他人心所
念善惡是非普及一切世間形類佛言其比
丘得神通者念過去無央數世事慧心癡心
見一世十世百世千世萬世千萬世無數世
徃來周旋天地成敗是人本生彼來生此其
所在處土地名字種姓名色長短好醜善惡

彼没生此此没生彼悉了知之譬如有人從
此聚落到彼聚落坐起言語卧眠不語從彼

聚落來還至此坐起言語經行皆識見之比
丘如是識知如海見過去無數世事佛言比
丘得神通者其心清徹道眼洞視過於人本
見人没生善惡好醜歸善道惡道是人身行
善口言善心念善正觀無邪見縁是之本壽
終得生天上是人身行惡口言惡心念惡縁
是之本身死之後墮惡道中譬如有人住高
樓上視行人徃來出入及坐歡喜悲哀比丘
如是逮得神通道眼徹視清淨無瑕見去來
事佛言比丘逮得神通諸漏已盡慧證三達 

不以戲疑解知苦集盡諦道諦除流無流無
有癡心悉見其本深諦無異見知如是已度
欲漏所有癡漏其心淨脫則度脫已度智具
足無死已斷已逮梵行所作已辦知名色本
佛言大王是爲現在沙門道果於是摩竭王
阿闍世起坐稽首佛足自首悔過惟願世尊
原其罪舋譬如小兒愚癡無智迷惑失志無
有善權佛爲法王一切父母常立正法救迷
立法無怒害隂蓋今若更生願世尊受身歸
命自見過惡更受勑誡懲改旣徃修順將來

佛言大王如仁所言實如小兒愚癡無智迷
惑無懼害其父母命今歸法王爲得更生自
見罪過於是法律爲得善利不爲有損時王
阿闍世叉手向佛惟願世尊受我供施及比
丘衆時佛默然即已受請王知受請其心喜
踊遶佛三帀稽首而退時王旣退去佛不遠
告耆域童子卿之於我多所饒益令吾詣佛
啓受法誨得覲世尊免吾罪尤令重咎微輕
佛告諸比丘王阿闍世已得生忍雖害法王
了除瑕穢無有諸漏已住於法而不動轉於 

是座上遠塵離垢諸法眼生王還歸宮即夜
設百種飯食餚饍精細明旦徃詣佛所稽首
佛足白佛言時已到願尊自屈佛即與比丘
僧俱眷屬圍遶徃詣王宮佛衆坐定行澡水
訖連布飯食手自斟酌食澡畢竟王取小榻
而坐佛前聽佛說經王白佛唯然世尊願受
我一夏之請於王舍宮供養所乏及比丘衆
當爲佛立五百精舍令千二百五十人寢息
有所倉庫米穀中宮小大當進所供養佛言
大王喜悅則所施具足前已受舍衛國長者

須達之請一夏矣王白佛言彼國長者爲得
善利佛天中天先受其請故時佛爲阿闍世

王說法令心開解佛說偈言
有作火祠者  一切自謂上  王者人中尊

海爲衆流本  星宿中月明  日者晝垂光
上下所徃來  所可謂萌類  天上及世間

佛道爲最尊
佛說經已王阿闍世諸比丘衆諸天阿須倫
聞經歡喜作禮而去

佛說寂志果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