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說苦隂因事經
西晉沙門釋法炬譯

聞如是一時婆迦婆在釋[]剎帝利種也迦惟
羅婆城名尼拘蔞園中於是釋摩訶能渠中後
彷徉行至世尊所到已禮世尊足却坐一面
釋大力士却坐一面已白世尊曰如世尊所
說法我悉知謂三意念著結婬意著結瞋恚
愚癡意著結如是唯世尊所說法我悉知今
此已生婬欲法著其意已生瞋恚愚癡法著
其意是故唯然世尊我作是念我有何法未

盡而令生婬欲而著其意生瞋恚愚癡法而
著其意汝大力士法未盡令汝在家住亦不
學道不信樂出家棄家汝大力士若此法盡
者汝亦不在家汝必能信樂出家棄家學道
法大力士彼法未盡故而令汝在家不信樂
出家棄家學道於是釋大力士從座起一面
著衣叉手向世尊白世尊曰如是我今於世
尊有信樂唯願世尊善爲說法謂見法令疑
盡故此大力士有五婬欲愛念愛色近婬染
著眼知色耳知聲鼻知香舌知味身知細滑 

染著衆中而自娛樂愛樂氣味於中樂如是
大力士氣味婬於中多有敗壞云何大力士
於婬多有敗壞此大力士若族姓子若學工
巧以自存命若耕田若販賣若傭書若學數
若學筭若學印若學詩若學守盧若教書若
應王募彼寒寒所逼熱熱所逼服忍饑渴爲
蚊虻蠅蚤所蛆彼求錢財彼族姓子如是起
如是作如是勤行彼而不能得錢彼便憂慼
不樂啼哭自搥自打增益愚癡勤修不得果
彼族姓子如是起如是作如是勤行彼便得

錢財得錢財已便守護之莫令此錢財令王
奪我莫令賊盜莫令火燒莫令腐壞莫令出
利失利彼守護錢財而爲王所奪賊所盜火
所燒而腐壞出利不得利彼便憂慼不樂啼
哭自搥自打增益愚癡復次長夜所可愛喜
悉敗壞失是爲大力士此今現身是苦隂因
婬故至增上婬故是婬因縁此大力士衆生
因婬至增上婬因婬故母共子諍子共母諍
父共子諍子共父諍兄共妹諍妹共兄諍彼
共闘諍母說子非子說母非父說子非子說

父非兄說妹非妹說兄非況人人耶此大力
士是今現苦隂因婬故至增上婬故此大力
士因婬故至增上婬故王王共諍婆羅門婆
羅門共諍居士居士共諍賊人賊人共諍工
師工師等諍彼各各共闘諍作種種闘具或
以拳或以石或以刀仗於中或有死死苦是
爲大力士此現苦隂因婬故至增上婬故此
大力士衆生因婬故至增上婬故便著鎧便
執弓箭或著皮鎧持極利刀相圍聚闘彼於
中或以象闘或以馬或以車或以步兵或以

女人或以士夫於中或有死死苦是爲大力
士現苦隂因婬故至增上婬故此大力士衆
生因婬故至增上婬故著鎧至執弓箭著皮
鎧持極利刀詣極高城而欲伐之彼於中或
吹貝或擊鼓或舉聲喚呼或以鐵杵或以戟
或以利輪以箭相射或下亂石或以弩或以
銷銅注之於中死死苦是爲大力士今現苦
隂因婬故至增上婬故此大力士衆生因婬
故至增上婬故至王城邑或穿棬}藏或盜
他物或截他道壞他城破他村殺他人被有
 

司執之驅使作種種苦行或截其手或截其
足或截手足或截其耳或截其鼻或截其舌
或截其髻或截其髮或截其髻髮或著函中
或衣戮殺或著沙石上或著草上或著鐵驢
口中或著鐵師子口中或著銅釜中或著鐵
釜中或段段割之或利叉手刺之或卧熱鐵

牀或以
[]油灑之著臼中以鐵杵擣之若以[]
龍蛆若以杖撾若以棒棒將至標下以刀梟
首是爲大力士現身苦隂因婬故至增上婬
故此大力士衆生因婬故至增上婬故作身

苦行口意苦行彼時若得患病苦卧在牀上
卧在蔭中身有病極苦痛不樂命欲斷謂彼
身苦行口意苦行彼終時倒懸向下猶若冥
時日欲没大山大山間彼山影倒懸向下如
是謂彼身苦行口苦行意苦行彼時命終倒
懸向下彼作是念此身苦行口苦行意苦行
倒懸向下本不作行本不作福我多作衆惡
謂趣作惡作貪作兇暴不作福行不作善行
不作有所歸必墮其趣此便有變悔變悔已
終亦不善生亦不善是爲大力士現身苦隂 

因婬故至增上婬故此大力士衆生因婬故
至增上婬故作身苦行口意苦行彼作身苦
行已口意苦行已彼因彼縁身壞死時生惡
趣泥犂中是爲大力士此是後身苦隂因婬
故至增上婬故是爲大力士五氣味婬多有
苦敗壞此聖弟子不以等智見如眞而於婬
作惡不善法亦不喜樂謂無上息如是大力
士聖弟子與婬法相應復次大力士我少氣
味婬知有苦知是敗壞謂我知見如眞亦不
於婬作惡不善法住於護安樂謂無上息如

是我大力士不與婬法相應此大力士我一
時在羅閱祇鞞陀隷止右脇七葉窟中此大
力士從下晡起我至止右脇邊我於中遙見
諸尼揵常不坐常跪極苦痛行我到彼所到
已作如是言何以故汝尼揵作如此常跪常
坐作如此極苦行彼答我言瞿曇有師尼揵
親族子彼作是言汝諸尼揵本作惡行今作
此苦行當消彼惡行謂今身業行口意業行
有惡當不爲我語彼曰云何汝諸尼揵汝師
尼揵親族子能信能任彼不不疑彼師耶彼
 

作是言此瞿曇我彼師尼揵親族子我不疑
彼師能信能任我答彼曰如是如汝等尼揵
有尼揵有彼尼揵本作惡行作極苦行彼尼
揵終已當來生人間亦當復在此尼揵中學
當如此常跪不坐作苦行如今汝衆皆當爾
彼作是言此瞿曇不從善行得善報彼王頻
浮婆安樂住汝沙門瞿曇不能爾汝諸尼揵
爲爾不是而作斯言何以故爲是凡愚不定
不善無猒無足而作斯言王頻浮婆常住於
善常得安樂沙門瞿曇不能爾汝諸尼揵應

當先明我云何爲常安樂住而言王頻浮婆
沙門瞿曇耶汝諸尼揵我當爲汝說我爲善
安樂住非摩竭王頻浮婆者耶及汝應當作
是言摩竭王頻浮婆常安樂住非汝沙門瞿
曇所能及此沙門瞿曇我今問汝誰爲善安
樂住爲摩竭王頻浮婆耶爲沙門瞿曇耶於
尼揵意云何彼摩竭王頻浮婆爲得口意自
在不七日七夜得身一向安樂不不也唯瞿
曇若六五四三二一日一夜得意口自在不
身爲一向得安樂住不唯瞿曇不也於尼揵
 

意云何我爲得意口自在不一日一夜身爲
善安樂住不唯然瞿曇二三至七日七夜爲
得意口自在不身爲一向善安樂住不唯然
瞿曇於尼揵意云何我等誰爲常善安樂住
摩竭王頻浮婆耶爲我耶如汝從沙門瞿曇
所說知其義沙門瞿曇爲善安樂住非摩竭
王頻浮婆此大力士少氣味婬知多有苦是
敗壞中多有敗壞謂此聖弟子不能以智慧
見如眞而於婬作惡不善法不入喜樂謂無
上息如是大力士聖弟子與婬法相應復次

大力士我少氣味婬多有苦知是敗壞謂我
以智慧等見如眞亦不於婬有不善法但住
於護以自樂謂無上息如是我大力士不與
婬法相應佛如是說彼大力士諸比丘聞世

尊所說歡喜而樂

佛說苦隂因事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