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說梵網六十二見經
吳月支優婆塞支謙譯

聞如是一時佛遊於俱留國與大比丘衆千
二百五十人俱爾時異道人須卑及弟子梵
達摩納隨佛及比丘僧異道人須卑謗佛無

央數及謗法比丘僧弟子梵達摩納嗟歎佛
及法比丘僧無央數是師弟子便共諍言各
自非其所說常隨佛比丘僧受請是時佛從
俱留國徃至舍衛國止在祇樹給孤獨園時
諸比丘會於迦梨羅講堂上坐共議言是事
當云何異道人須卑及弟子梵達摩納常隨
佛及比丘僧受請異道人須卑謗佛及法比
丘僧無央數弟子梵達摩納嗟嘆佛及法比
丘僧無央數佛徹聽遙聞諸比丘共議說是
事佛便起徃至講堂佛則坐佛問諸比丘言 

屬者會迦梨羅講堂所議何等諸比丘白佛
言向者會共議言異道人須卑及弟子梵達
摩納常隨佛及比丘僧受請異道人須卑謗
佛及法比丘僧無央數弟子梵達摩納嗟歎
佛及法比丘僧無央數佛言善哉諸比丘會
常當行二事何等爲二一者說法二者思惟
佛告諸比丘若有謗我及法比丘僧汝曹不
瞋恚念惡愁憂者爲善若有謗我及法比丘
僧卿曹便瞋恚愁憂者爲有衰比丘若有嗟
歎我及法比丘僧者汝便當不喜亦不愁憂

亦不喜喜者汝便有衰若復有謗我及法比
丘者汝意便當念言彼人所說非至誠言佛
無有是事比丘若有嗟歎我及法比丘僧者
汝當念言實有是事所以者何其少知者但
有誡不能多聞者便嗟歎佛諸比丘問佛言
何所是少知但有誡不多聞嗟歎佛者佛言
其人說言佛不殺生無怨結不持刀杖教人

爲善慈哀一切及蜎蜚
[]動之類亦不取他
人財物但欲布施心亦念布施見人劫掠人
者哀念之身自行清淨不入人罪法修清淨
 

梵行樂清淨行不樂惡愛欲之法亦不妄語
所言至誠樂實無虚世間人皆信其言無有
異意亦不忘念不兩舌傳語闘人若有諍者
和解各令安隱不罵詈亦不惡口所說令衆
人歡喜但說善不欺言知時至誠有義行法
所言柔輭不坐高綺好牀亦不著香華不聽
歌舞不飲酒亦不著金銀珍寳常以法食食
不失其時不受男女奴婢不絶生穀亦不受
鷄羊猪無有舍宅亦不市買不行斗升寸尺
欺侵人皆離於刀杖撾捶恐怖人譬如異道

人貪著食以是比著行多居穀食酒畜生衣
被醫藥沙門瞿曇皆無是事譬如異道人受
人信施食已是故常作癡業徐行出入誹謗
嫉妬但欲得自恭敬佛常離是癡業譬如異
道人受人信施食畜聚落舍宅穀食樹木果
蓏菜園自取食之佛皆離是事有異道人受
人信施食在高廣綺牀上卧起以金銀好畫
之上布綩筵及諸象馬畜生諸飛鳥之毛以
布座上佛皆離是事譬有異道人受人信施
食便共相問言王者云何賊云何兵云何闘 

云何大臣云何郡國縣邑云何女人云何婬
泆者云何說世間事說開事海事佛皆離是
事有異道人受人信施食行虚現實應表
不相副示光法明以求財利常貪鉢佛皆離
是癡見有異道人受人信施食便共諍訟言
我知法律卿不知法律卿爲邪見豈能知法
耶我爲正見語言前後顚倒我爲正見卿則
邪見卿爲負我得勝卿惡卿邊至無復受其
言卿當學行爲有保任不佛離是畜生果有
異道人受人信施食常行摴蒱博掩便言我
 

以得[]橛兜牡滿君犢塞盧佛皆離是事有
異道人受人信施食便沐浴以雜香塗身自
莊嚴以鏡自照持高繖蓋著履結髻以珠珞
毦佛皆離是事有異道人受人信施食常行
現惡事便持手闘足以頭面相觸闘象馬牛
羊闘男子女人及小兒闘鷄猪鴨佛皆離是
邪惡見有異道人受人信施食作畜生業以
自給活別知刀
[]弓箭別相男女大小別知
相象馬牛羊佛皆離是事有異道人受人信
施食作畜生業以自給活作男女小兒醫作
 

象馬牛羊之醫佛皆離是事有異道人受人
信施食作畜生業以自給活作鬼神事作衣
被作目醫作女人坐醫作呪嬈女人徃來之
時持草化作美食與人食之便詐隨索好物
化廬服與人能令飛行佛皆離是事有異道
人受人信施食以作畜生業自給活持藥與
人使吐佛皆離是事有異道人受人信施食
以畜生業自給活呼人言使東西行呪令共
闘諍訟相撾捶人墮人著地呪女人使傷胎
以葦呪著人臂佛皆離是事有異道人受人

信施食以畜生業自給活持薪然火呪栗皮
毒蒲萄子作烟呪鼠傷殺人學呪知人生死
時佛皆離是事有異道人受人信施食以畜
生業自給活一人言當大雨一人言當小雨
一人言米穀當豐熟一人言不熟一人言米
穀當貴一人言當賤一人言當大病疫一人
言不一人言當有賊來破壞此國一人言當
有大死亡一人言當有崩王當有立王一人
言地當大動一人言不一人言月當蝕一人
言月不蝕一人言日當蝕一人言日不蝕一
 

人言日從東西行一人言從西東行一人言
月星宿從東西行一人言從西東行用是故
有吉凶一人言用是故日月星宿從東西行
一人言用是故日月星出一人言用是故日
月星入一人言雲當覆日一人言當出於雲
一人言天當清無雲佛皆離是事有異道人
受人信施食以畜生業自給活一人言此國
王當徃破彼國彼國王當來破此國一人言
此國王車馬畜少爲人解夢呪人使不能語
令人口噤爲人書取其價爲人持衣計取其

價分別好惡色取其價佛皆離是事佛言沙
門一飯暮不食以時食離不時食行知止足
於衣鉢食取足而已所行至處皆賷衣鉢自
隨身譬如飛鳥所行至處兩翅隨其身比丘
亦如是於衣被飯食鉢取足而已所行至處
衣鉢皆隨身比丘亦如是受賢者誡奉行自
觀身不諍訟思惟道所作安諦見色不作想
亦不互相見闘人變者續寂寞不癡亂諸不
可意惡不善之法不能亂其志皆護眼根是
爲比丘奉賢者誡品賢者如是寂定根門於 

內不念闘亂飯食取足而已食亦不多亦不
少適得其中常爾一食不增減趣支命不用
作筋力但欲令身安不苦痛有氣力得定行
若有當來比丘當以是賢善奉行誡當以是
賢善飯食取足而已思惟道初夜後夜行道
應妙不傾動行道念晝日若坐若經行不念
惡法初夜若經行若坐中夜倚右脇累兩足
而卧意即念起常欲見明後夜復坐念道若
經行不念惡法若入郡國縣邑分衛明旦起
著衣持鉢入郡國縣邑分衛皆護身諸根常

念著意分衛訖出飯食以澡手洗足去鉢便
入在獨夜坐若空閑樹下若露處山間巖石
間若草屋水所盪處正坐不左右顧視離世
間癡意念行不作惡意以慈心哀傷一切人
民及蜎飛蠕動之類意亦不念惡去愛欲去
離睡眠常念疾得定行意而不念睡眠去離
猶豫衆想不說惡亦不作想內意寂定去離
外疑去離衆想行不行惡法意亦不念衆想
皆棄五蓋及塵勞意譬如人舉息錢行賈作
如意還本償息常有餘末饒足自活其人自 

念心亦歡喜譬如人久行作奴婢得脫奴身
出入自在自念言我本作奴今得脫爲民其
人自念心亦歡喜譬如人拘閉牢獄遇赦得
脫其人自念心亦歡喜譬如人得重病連年
累歲遭遇良醫攻治得愈有氣力行步出入
飯食其人念言昔時病累歲今得除愈有氣
力飯食出入其人自念亦歡喜譬如人持重
財經過惡道財物畜甚安隱得至善道其人
自念亦歡喜比丘亦如是去離五蓋譬如負
債已償拘閉得脫久病除愈奴免爲民經過

惡道已脫是心歡喜佛言其少知或不多聞
者便謗如來佛言我所解法深妙我所知所
了者賢者弟子聞者便嗟歎如來佛言何所
是深妙之法我所可了知賢者弟子聞之便
嗟歎如來佛言若有異道人於過去劫中見
過去事於無央數道各各學其事知其中事
皆在十八見中若有異道人於當來劫中見
當來事學當來事於無央數道各各了其事
皆在是四十四見中彼異道人於過去劫中
見過去事於無央數道各各了其事悉在十 

八見中者有異道人行常見常自爲世間說
有常在是四見中佛言其異道人何以在四
見中各見常說自爲世間人說有常若有異
道人斷愛欲行禪即如其像三昧正受能念
過去二十劫事其人言我與世有常所以者
何我知過去劫成敗時不知當來劫成敗時
其人便念知過去事捨當來事是爲第一見
第二若有異道人斷愛欲即如像三昧正受
能念當來四十劫事其人言我與世有常所
以者何我不知過去劫成敗時但知當來劫

成敗時其人便捨過去事不知之念當來事
是爲第二見第三若異道人斷愛欲精進行
寂即如其像三昧定意念過去當來八十劫
事其人便言我與世有常所以者何我知過
去當來劫成敗時其人便念過去當來之智
是爲第三見第四若有異道人精進寂一心
行斷惡行即如其像三昧定意念寂根住癡
念其人自爲世間說有常所以者何我不知
過去劫成敗時亦不知當來劫成敗時是爲
第四見所可謂異道人說常見常自爲世間
 

人說有常者皆在是四見中不能復過上如
來皆知是復過是上微妙知是以不誡之離
於誡得無爲如來知痛痒所更樂盡滅知所
從起佛見以無所受意善解佛言我所解法
深奧深照若有賢者弟子聞之便嗟歎佛其
有異道人於過去劫中見過去事念過去事
於無央數道各樂說知其中事皆在十八見
中其異道人何謂於過去劫中見過去事念
過去事於無央數道各樂說知其中事者若
有異道人各說常見常各自爲世間人說有

常皆在四見中其異道人何謂說常見常爲
世間人說常其劫壞敗時下人民便上生第
十二阿衛貨羅天上劫壞敗時其天福德薄
命盡展轉來下有梵天在上虚空中生便於
彼爲大尊梵自謂我皆作諸事於其上尊爲
一切作父解義千人之上其梵天自念言當
於何所得人來生此過發意頃餘下人即解
生其上爾時其梵天因發見言我皆化作是
諸人其人民亦自生見言梵天皆化作我曹
所以者何梵天先生我曹後生是故化我曹
 

其先生梵天最端正好潔威神巍巍其餘諸
天隨法福德薄命盡皆稍稍下生人間行精
進離愛欲行一心即如其像三昧定意定念
昔所生處其人言上先所生梵天常在終不
轉移亦不死常在尊上梵天化作我曹非常
轉移死是謂爲說常非是是爲第一見第二
若有異道人彼有梵天發見如是言其有色
法痛痒思想行識是法爲常亦不轉移不死
其有地種水種火種風種空種此非常不堅
固其梵天人禄相福德薄者終亡來下生人

間其人精進離愛欲一心即如其像三昧定
意念昔梵天是其人言彼色法痛痒思想行
識其法常堅固此人間地種水種火種風種
空種是法非常無堅固有終亡是爲第二見
第三若有異道人所說何謂有天名幾陀波
屠在其上相娛樂快樂以後常不復念身病
著牀其人法禄相福德薄終亡下生人間其
人行精進離愛欲一心即如其像三昧定意
念昔所生處其人便言彼天人相娛樂快樂
者得常在不動轉終亡此人間相娛樂非常 

無堅固有終亡彼天有常此人間無常是爲
第三見第四若有異道人所說有天名散提
彼居上共止頓卒相向生瞋恚離本座其天
人禄相福薄者終亡下生人間其人行精進
離愛欲一心即如其像三昧定意念昔所生
天上其人言彼諸天共止相娛樂者得常在
堅固不終亡我生人間者非常無堅固有終
亡彼天有常我人間無常是爲第四見佛言
諸異道人各各所說有常各各爲世間人說
有常者皆在是四見中不能過是四見佛皆

知是復過是上絶妙知是以不譏亦不毀得
無爲佛知痛痒更樂知方便所從起起以見
佛無所受意善解佛所知法深奧深照我悉
了若有賢者弟子聞知之便嗟歎如來若有
異道人於過去劫中見過去事念昔時行於
不可計道各樂說解知其事皆在十八見中
其道人所知何謂有異道人言我於此自然
生不從他方來生念無所從生見謂本無世
間今有世間皆在二見中其異道人所知何
謂言我於此自然生不從他方來生念無世 

間今有世間者有天名無想人無有思想無
有痛痒其天人若念思想禄相福德便薄盡
終亡來下生世間其人行精進離愛欲一心
定意意即如像像其三昧不能復念昔時所
從來生其人便言本無有世間今適有世間
我昔時無今自然生是第一見第二若有異
道人意念癡其癡人念言本無世間今適有
世間我本無今自生有所以者何我本無今
自生有是謂爲本無有世間是爲第二見其
異道人所可謂我本無所從來生念無所從

生見謂本無世間今適有世間者皆在是二
見中是二見不能復過上佛皆知是復過其
上絶妙知是以不譏亦不毀得無爲佛知痛
痒所更樂知方便所從起以見佛便所受意
善解佛言我所知法深奧深照我悉曉了之
若有賢者弟子聞知者便嗟歎佛若有異道
人於過去劫中見過去事念昔時行於可計
道各樂說解知其事者在十八見中有異道
人一人言我所見有崖底一人言我所見無
崖底一人言我所見有崖底無崖底一人言 

我所見不有崖底亦不無崖底皆在是四見
中其異道人所知何謂若有異道人行如是
自爲世間人說有限我所言至誠其餘者爲
癡虚妄言自爲世間人說無限作是說有言
我與世間有限無限我與世亦不有限亦不
無限者後亦爲虚妄語作是說者爲誑語所
以者何我所見世間有限是爲第一見第二
若有異道人所知何謂言我所行所見無限
謂知我與世無限其異道人見如是行如是
謂我與世無限其人說言我與世無限我至

誠其餘者爲癡反言我與世有限無限我與
世亦無有限亦不無限作是說者爲狂語所
以者何我與世無限是爲二見第三若有異
道人所知何謂其異道人見如是行謂知我
與世有限無限我所言至誠其餘爲癡虚妄
語反言我與世有限言無限我與亦不有限
亦不無限作是說者爲狂語所以者何我與
世有限無限是爲第三見第四若有異道人
所知何謂其人言我念如是行如是見謂知
我與世亦不有限亦不無限我所言者至誠 

其餘者爲癡虚妄語反言我與世有限我與
世無限我與世有限無限作是語者爲狂語
所以者何我與世亦不有限亦不無限是爲
第四見佛言諸異道人有言有限有言無限
有言有限無限有言亦不有限亦不無限我
及世間者皆在是四見中不能復過是四見
上佛皆知是復過是上絶妙知是以不譏不
毀得無爲佛知痛痒所更樂知方便所從起
不受著佛善解佛言我所知法深奧深照若
有賢者弟子聞知之便嗟歎佛若有異道人

於過去劫中見過去事念昔所生處於不可
計道各樂說解其事者皆在是十八見中各
異道人共諍說所言各異若有問事者便共

諍所言各異言教我
[]當如是教彼人當如[]
是教餘人當如是教人當如是不如是皆在
是四見中其異道人共諍說所言各異者何
謂各有異道人見如是行如是言我不知亦
不見爲有後世爲無後世我不知一切無有
後世我亦不見我所可不見不知不念是事
如我所說不如餘者所說其人獨語自用我 

所見至誠其餘爲癡佛言受取癡邪見人身
死至泥犂惡道若有沙門婆羅門所行多知
黠慧解說其義諦觀所語無異名聞遠方棄
捐他見來到其所安諦不能發遣其異道人
死墮惡道是爲第一見第二若有異道人所
知何謂其異道人見如是所說如是我不知
爲有善惡之殃福亦不知爲無善惡之殃福
我亦不知亦不見若作是語有善惡之殃福
我爲著無善惡之殃福我爲離著若我不著
爲轉還受若沙門婆羅門所行多知黠慧解

說其義諦觀所語無異名聞遠方棄捐他見
來到其所安諦問之不能發遣其異道人疑
恐畏來問若有問者便共諍說教某人當如
是教餘人當如是當如是不如是亦當如是
不如是是爲第二見第三若有異道人所知
何謂其異道人所見如是所說如是不我知
何所善何所惡當行何等不行何等所惡道
何所善道何所是現世寳何所是後世寳常
當作何等行爲苦當作何等行爲樂若有沙
門婆羅門所行多知解其義諦觀所語無異 

名聞遠方棄捐他見來到其所安諦問之何
所善惡當行不行何等何所善惡之道何所
是見後世寳常當作何等行爲苦樂來問之
不能發遣恐畏惡道若有問事者便共諍所
言各異教某人當如是教餘人當如是教人
當如是亦當如是不如是爲第三見第四若
有異道人所知何謂其異道人意念癡若有
問事者便共諍所言各異教其人當如是教
餘人當如是當如是不如是亦當如是亦不
如是不如是亦當如是亦不如是是爲第四
 
見所謂異道人共爭亦說各異若有問事者
便共諍語教某人當如是教餘人當如是當
如是不如是亦當如是亦不如是者皆在四
見中不能過是四見上佛皆知是所知復過
上絶妙知是以不譏亦不毀得無爲佛知痛
痒更樂方便知所從起佛現所受意善解佛
言我所知法深奧深照我悉了若有賢者弟
子聞知者便嗟歎佛若有異道人於過去劫
中知過去事念昔時行於不可計道各樂說
解其事者皆在是十八見中是十八見不能 

復過上佛如是所知復過上絶妙知是以不
譏亦不毀佛現無所受意善解佛言我所知
法深奧深照我悉了若有賢者弟子聞知之
便嗟歎佛若有異道人於當來劫中見當來
事念當來事行不可計道各樂解說其事者
皆在四十四見中其異道人所知何謂於當
來劫中知當來事行不可計道各樂說解其
事若有異道人行想見想自爲世間人說想
在十六見中其異道人所知何謂行想見想
爲世間說想在十六見中其異道人所見如

是行如是有我色爲有後世想言我至誠其
餘爲癡是爲第一見若有異道人言無色爲
有我無後世言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第
二見若有異道人行想見想自爲世間人說
想者言有色無色有我我所語至誠其餘者
爲癡是爲第三見若有異道人言亦不有色
亦不無色爲有我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
第四見第五若有異道人言有限爲我我至
誠其餘者爲癡是爲第五見第六若有異道
人言無限爲有我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 

第六見第七若有異道人言有限無限爲有
我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第七見第八若
有異道人言亦不有限亦不無限爲有我我
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第八見第九若有異
道人言一想爲有我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
爲第九見第十若有異道人言少思想爲有
我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第十見第十一
若有異道人言種種思想爲有我我至誠其
餘者爲癡是爲第十一見第十二若有異道
人言無央數思想爲有我我至誠其餘者爲

癡是爲第十二見第十三若有異道人言一
樂爲有我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第十三
見第十四若有異道人言苦爲有我我至誠
其餘者爲癡是爲第十四見第十五若有異
道人言苦樂爲有我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
爲第十五見第十六若有異道人言亦不苦
亦不樂爲有我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第
十六見佛言其異道人行想見想自爲世間
說想者皆在是十六見中不能復過上佛皆
知是所知復過上絶妙佛知是以不譏亦不 

毀得無爲佛知痛痒更樂知方便所從起佛
現無所著受意善解佛言我所知法深奧深
照我悉了若有賢者弟子聞知之便嗟歎佛
若有異道人於當來劫中見當來事念昔時
行於不可計道各樂解說其事悉在四十四
見中其異道人何謂若有異道人行無常見
無常自爲世間人說無常悉在八見中其異
道人所行何謂行無想見無想自爲世間人
說無想其異道人見如是行如是有色爲有
我無想死無後世言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

爲第一見第二若有異道人所知何謂行無
想見無想自爲世間人說無想謂無色爲有
我無想死無後世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
第二見第三見若有異道人言有色無色爲
有我無想死無後世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
爲第三見第四見若有異道人亦非有色亦
不無色爲有我及世死無後世我至誠其餘
者爲癡是爲第四見第五見若有異道人言
我爲與世有限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第
五見第六見若有異道人言我與世無限我 

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第六見第七見若有
異道人言有限無限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
爲第七見第八見若有異道人言亦不有限
亦非無限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第八見
佛言若有異道人於當來劫見當來事所知
言各異皆在四十四見中其異道人所知何
謂見無想行無想亦不無想見謂知我與世
無有想皆在是八見中第一見若有異道人
見如是行如是有色爲有我亦不有想亦不
無想死有後世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第
 
一見若有異道人言有色無色爲有我亦不
有想亦不無想死有後世我至誠其餘者爲
癡是爲第二見第三見若有異道人言有色
無色爲有我亦不有想亦不無想於後世我
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第三見第四見若有
異道人亦不有色亦不無色爲有我亦不有
想亦不無想於後世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
爲第四見第五見若有異道人言有限爲有
我亦不有想亦不無想於後世我至誠其餘
者爲癡是爲第五見第六見若有異道人言 

無限爲有我亦不有想亦不無想於後世我
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第六見第七見若有
異道人言有限無限爲有我亦不有想亦不
無想於後世我至誠其餘者爲癡是爲第七
見第八見若有異道人言亦不有限亦不無
限爲有我亦不有想亦不無想於後世我至
誠其餘者爲癡是爲第八見佛言若有異道
人亦不有想亦不無想行亦不有想亦不無
想見亦不有想行亦不有想見皆在是八見
中不能復過是八見上佛皆知是所知復過

上絶妙知是以不譏亦不毀得無爲佛知痛
痒所更樂方便知所從起佛現無所著意解
脫佛言我所知法深奧深照我悉了若有賢
者弟子聞知便說佛功德佛言若有異道人
當來劫見當來事於無央數道所知言各異
皆在四十四見中其異道人所知何謂若有
異道人言無行無有見無有人念空知皆在
七見中其異道人言無行無有見無有人念
空者所知何謂若有異道人見如是如是諸
我色四大父母所生以飲食而長在非常沐 

浴衣身死在地骨節解墮別離異處風吹其
身破碎壞敗以後世不復生死如是便滅盡
是爲第一見第二見復有異道人言死非如
此破敗更有我復過其上何所是我踰上者
其我者色天及欲行天彼我者若死壞敗後
世不復生死是爲第二見第三見若有異道
人言我者死非如此壞敗更有異我復過其
上其我者色無意故彼我若死壞敗後世不
復生死是爲第三見第四見復有異道人言
我者非如此死壞敗更有我復過其上其我

者何謂其我皆過諸色想天悉踰瞋恚想天
念種種無央數虚空知行其我若死壞敗後
世不復生死是爲第四見第五見復有異道
人言我者不如死壞敗更有我復過其上其
我者何謂其我皆踰一切虚空知天無央數
名識知天所念行其天若不壞敗時後世便
不復生死是爲第五見第六見復有異道人
言我者不如此死壞敗更有我復過其上其
我者何謂皆踰一切識知天不復著名無識
知念行其天我者死壞敗後世不復生死是 

爲第六見第七見復有異道人言我者非如
此死壞敗更有我復過其上其我者何謂皆
踰一切無識知天其天人無想有想念行其
天我者死壞敗時後世便不復生死是爲第
七見佛言所可謂異道人行滅壞見無行無
有想無人念空皆在是七見中於七見中不
復能過上佛皆知是所知復過其上絶妙知
是以不譏亦不毀之得無爲佛知痛痒所更
樂故便知所從起起以現佛無所著意善解
我所知法深奧深照悉了知若有賢者弟子

聞知便說佛功德佛言若有異道人於當來
劫中見當來於無央數道所說各異皆在四
十四見中復有異道人自說今現念行無爲
現在見無爲若人至其所便爲說現在無爲
皆在五見中有異道人見如是說行亦爾其
在殿舍自快以五欲自娛樂其人言我現在
得無爲是爲第一見第二見復有異道人言
不如餘者言有我現在無爲也更有現在得
無爲何謂現在無爲若比丘離欲脫惡不善
之法意念行善安樂便第一禪其人滅盡我

者後世不復生死是我現在得無爲是爲第
二見第三見復有沙門道人復言不如餘者
所說不用此我現在得無爲更有現無爲復
過其上何謂現在無爲其比丘滅意內寂定
其志一不念亦不行三昧喜樂便行第二禪
其人滅盡現在得無爲是爲第三見第四見
復有沙門道人言不如餘者言不用此我現
在得無爲更有現無爲復過其上何謂現在
無爲其有比丘喜離婬泆悅觀行常寂悅身
行如賢者所觀行常安便便行第三禪是爲

第四見第五見復有沙門道人言不如餘者
言不用此現在得無爲更有現在無爲復過
其上何謂現在無爲其有比丘斷樂斷苦無
有昔時可意不可意亦不苦亦不樂常奉清
淨便行第四禪其人現在得無爲滅盡以後
世不復生死是爲第五見佛言所可謂有沙
門道人說現在無爲見現在無爲者爲現在
無爲者皆在是五見中不能復過是五見上
佛皆知是所知復踰上絶妙知是以不譏亦
不毀得無爲佛知痛痒所更樂方便知所從
 

起以現佛無所著意善解我所知法深奧深
照我悉了知若有賢者弟子聞知之便說佛
功德佛言彼異道人念常見常爲人說我世
有常在是四見中者用不知示現故不得道
行精進乃知是習因縁不習因縁用是成因
縁用是不成因縁不得是處佛言彼異道人
說上中行各現所各自爲大說世常在二見
中者用不知不見不得道行精進乃知是習
因縁不習因縁用是成因縁不得其處佛言
若有異道人各念常見常各爲人說我與世

有常在四見中者用不知不見故不得道習
因縁不習因縁是用因縁成用是因縁不成
不得其處佛言彼諸異道人有言有限人言
無限有言有限無限又言亦不有限亦不無
限我及世在四見中者用不知不見不得道
行精進乃如是習因縁不習因縁用是因縁
成用是因縁不成不得其處佛言彼諸異道
人共諍言所說各異在四見中者用不知不
見故不習道行精進乃如是習因縁不習因
縁用是因縁成用是因縁不成不得其處佛

言彼諸異道人說想行想爲人說我與世有
想在十六見中者用不知不見故不得道行
精進乃如是習因縁不習因縁用是因縁成
用是因縁不成不得其處佛言彼諸異道人
念無想見無想爲人解說我與世無想在八
見中者用不知不見故不得道行精進乃如
是習因縁不習因縁用是因縁成用是因縁
不成不得其處佛言彼諸異道人亦不念想
亦不無想爲人說我與世無想在八見中者
用不知不見故不得道行精進乃如是習因

縁不習因縁用是因縁成用是因縁不成不
得其處佛言彼諸異道人說滅壞常爲人說
我與世滅壞在七見中者用不知不見故不
得道行精進乃如是習因縁不習因縁用是
因縁成用是因縁不成不得其處佛言彼諸
異道人說現在無爲見現在無常爲人說現
在無爲在五見中者用不知不見故不得道
行精進乃如是習因縁不習因縁用是因縁
成用是因縁不成不得其處佛言若有異道
人於過去劫中見過去事於無央數道各各 

異在十八見中彼諸異道人當於來劫中見
當來事於無央數道所說各異在四十四見
者今皆在是六十二見徃還其中於彼住在
厥中生俱會行於網中行死不得出佛言譬
如工捕魚師若捕魚弟子持麼目網下著小
泉中下以便前住若坐其人念言水少諸魚
浮游皆上網上徃徃在其中不得出佛言如
是諸異道人於過去劫中見過去事識昔時
行於無央數道所說言各異在十八見者若
有異道人於當來劫中見當來事念說當來

事於無央數道所說各異在四十四見中者
皆在是六十二見徃還於其中住在其中生
死俱合會行在羅網中不得出佛言比丘佛
身皆斷諸著常在厥住諸天及人民悉見佛
般泥洹後不能見也佛說是經時三千大千
世界六反震動爾時那耶和留比丘在佛前
住以扇扇佛於是賢者那耶和留長跪叉手

白佛未曾有天中天是
深乃如是深照天
中天是經名爲何等云何持名佛告那耶和
留拘樓秦佛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說是經時
 
名爲法網迦葉佛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說是

經時名爲見網今我亦說是經名爲梵網佛

說如是諸比丘皆歡喜前爲佛作禮而去

佛說梵網六十二見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