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說四輩經一名四輩學經
西晉三藏法師竺法護譯

聞如是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
時諸四輩弟子天帝龍鬼神質諒神皆詣祇
樹稽首佛足却就常位坐佛告諸弟子吾今


所出法經所可教戒皆自各守其意念末世
毒然之時四輩弟子若出家若居家修道皆
狂醉衆色不復承用佛經法專愚自用便使
吾道薄淡令世人謗訕吾道信是弟子慠慢
所致鶖鷺子正衣服叉手一心聽佛說四輩
經如是佛言若末世男子能出家除剃頭髮
爲道者第一去離愛欲志存大乗常當慈悲
喜護爲主去想行普念一切蜎飛蝡動之類
視之如身無異不得妄起恚怒深入明度常
以明度權便誘致朦冥使入無極以戒德除

 
心穢病不得爲世間之業能行此者便可出
家名曰道士不可依恃吾法自以出家爲信
不專念道或能有下賤之人倚道自活無益
一切而但出意說爲人師主輕薄戲調不自
檢察使尊法薄淡世人不信非吾出家弟子
之法也佛言若有女人出家除髮爲道以去
愛欲當專精靜處不得與出家男子同廟止
若行師受當有等類不得獨徃禀受常當晚
出早還不得妄出廟宿止但得教授女人不
得教授男子所著衣服不得刻繒帛綵色苾
 

 
芬不得輕言戲語不得貪財寳物戒行清淨
名曰出家道人若輕言戲譺未語預笑心志
不寂意行穢濁惡口罵詈輕言不節不能靜
處憍慢自大不自檢勑者雖復出家故是賤
人非出家弟子也佛言若有男子心志繫道
不能出家者在於愛欲之中當受持五戒月
六齋第一孝順父母治家養子朝暮燒香然
燈稽首三尊悔過十方恭敬四輩不得慢經
自大去離慳貪常以至誠不得欺殆世人不
得與世間人妻婦坐起同席住行相隨同室

 
異牀除去四事以四等心普視一切老者若
父若母少者若弟若子琤H明度法藥洗除
衆病不得妄瞋恚罵詈常以無極方便誘解
世人使入大乗不得爲新學者說深經奧妙
之義當爲除想識無罣礙者不得綺飾衣服
不得與世間妻女戲譺言語徃來報答以致
因縁如是者爲清淨道人若行不清淨貪利
財色或於世俗綺飾衣服互相翹舉但結非
惡眄睞所欲輕言戲譺未語預笑託己同法
口說妙言外似清虚內懷貪惑心存財帛以 

 
自供給活於妻子慢佛尊經不復修學反習
外道之術世藥解奏符呪厭說療治衆病因
縁外道解奏之術或於財帛絇束上下賊意
欲得因解奏之術不持吾法當來者却皆由
斯輩是故非吾法學弟子也佛言若有女人
不能出家在於愛欲之中心樂道者當持五
戒月六齋孝順父母姑嫜叔妹夫
[婿]不得撾
罵兒子婢使不得輕行來宿止他家不得與
世間男子語言調弄戲笑不得妄瞋恚罵詈
惡口不得證說他人惡不得陷人兒子妻妾

 
奴婢過惡皕穜M精念道爲上首不得與世
間凡人說法顏貌不得與人男子相扠不得
教他人男子不得說世間吉凶善惡灾變之
相不得憍慢自大晝夜三時燒香稽首三尊
悔過十方禀受經行言數自勸不得希望供
養貪利財帛不得嫉妬夫主當自賤女人身
願爲男子轉身受福可得上天宮觀自然是
清信女人學道之法若不孝順憍慢姑嫜嫉
妬夫主撾罵奴婢造惡自是怨恨恚怒毒意
向人行者如是是爲非法學女人弟子也佛 

 
告諸弟子清慎汝心守護身口琤H四等濟
於衆生以道寳之慧恩施一切如佛教誡必
得度世弟子諸來會者聞佛說經歡喜奉行

作禮而去

佛說四輩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