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說菩薩修行經
西晉河內沙門白法祖譯

聞如是一時佛遊舍衛國祇樹給孤獨精舍
與大比丘千二百五十及衆菩薩五千人俱
皆尊菩薩神通叡達權慧變化遊于三世導
利一切莫不蒙濟於時舍衛國大城之中有
豪長者名比羅達
此言威施與其城中諸大長者
五百人等宿意同念俱從舍衛大城中出徃
詣祇樹給孤獨精舍前至佛所即皆稽首繞
佛三帀問訊世尊却坐一面於時世尊以無

 
限達因問威施及諸長者族姓子等發何志
乎詣如來耶是時威施并諸長者即白佛言
吾等世尊集坐靜處競有念言佛世難值人
身猶然得脫離世同亦甚難吾等竊議爲用
何乗而至泥洹當以聲聞縁覺乗取泥洹耶
大乗普智泥洹脫乎時吾等舉心便發言曰
志願無上乗泥曰身不以聲聞縁覺脫也吾
等世尊志願發心無上獨尊正眞道意以斯
法故來奉如來云何世尊菩薩大士內性常
欲應於無上平等正眞尊覺當學何法而應

 
行住惟願如來垂惠普慈以無極哀散示疑
結爾時世尊告威施曰善哉善哉諸大長者
乃能改俗捨世之榮樂發無上正眞道意覲
詣如來又威施等勤聽思念當演說之菩薩
大士行得無上等最正覺志作所應及其覺
法長者威施并五百人即皆叉手受教而聽
時佛告曰是諸長者菩薩大士發行欲應無
上正眞等最覺者心向衆生當建弘普無極
大慈志習念行勤執無捨進學無忘是乃應
於無上覺道又諸長者若有衆生分其所受
 

 
身口意惡彼行非故命終墮獄故諸長者[
][]
地聚合集以衆苦向諸網見衆生之類存心
大慈勤志大悲守習學行專精如斯其身不
著衣被飲食於諸利養意亦不貪以諸所珍
樂盡施惠念彼衆生慎行戒具忍進定智如
是長者菩薩大士欲發無上正眞道者當習
觀法乃應身行爾時威施及諸長者吾等世
尊當修身三口四意三念法菩薩大士云何
應觀身行法耶爾時世尊告威施等如是長
者菩薩大士有四十二事而以觀身作是觀

 
已離想結纏身心意識縛著吾我貪身壽命
濁亂諸非應使除盡是時威施及諸長者受
教而聽佛言菩薩大士觀身汙穢本爲不淨
觀身臭處純積腐爛觀身危脆要當毀壞觀
身無強當歸碎散觀身如幻諸大變化觀身
惡露九孔諸漏觀身盛然婬欲火熾觀身焦
燒興恚毒火觀身愚冥癡蒙毒盛觀身羅網
恩愛結縛觀身如瘡衆患纏繞觀身可患四
百四病觀身穢宅受諸蟲種觀身無常神逝
歸土觀身頑愚不達體法觀身危陋毀落不 

 
久觀身無賴常懷多憂觀身無堅老至苦極
觀身無信飾僞純詐觀身難滿受盛無厭觀
身巢窟受衆色愛觀身貪惑迷著五樂觀身
昧冥意懷喜悅觀身無住生死種異觀身識
念懷想衆賤觀身無友拯養會離觀身衆食
狐吞狼爭觀身機關展轉無數觀身係屬飲
食所盛觀身叵視膿血臭滿觀身毀滅趣非
常法觀身如讎琣h怨害觀身熱惱常懷憂
結觀身聚殃五隂所誤觀身苦器生死劇痛
觀身非我衆縁積聚觀身無命男女會散觀

 
身爲空根受諸情觀身無實譬之如幻觀身
虚僞其現若夢觀身僞惑爲如野馬觀身詐
欺其喻響像是謂長者菩薩大士四十二事
觀身行法其不觀者或著貪身心神意識由
之起滅其有菩薩如是觀已受著身命貪愛
吾我疑垢倒謬及諸欲樂有常之計皆悉除
盡遵志守一不惜年壽如是速具六度無極
斯謂長者菩薩大士以滿六德權化流布疾
得無上成最正覺於是世尊重加弘演說身
行法而歎頌曰

 
得爲人甚難值 
無以身造惡行
要會死棄丘冢  狐狼食或爛壞
僞欺我愚常惑  專興念貪色欲
是身求無返復  晝夜受諸苦痛
因衆苦以成惱  身癕滿盛不淨
常困極於飢渴  夫智者豈貪命
常受身終無猒  強畜養劇親厚
爲見色犯衆罪  彼縁是受獄痛
身不能如金剛  無以是造惡業
雖久存會歸死  時興信念佛世
 
假長久養育身 
甘餚饍及香華
會飢渴不痡`  雖勉勵當何益
更劫數因還值  人雄尊佛之世
常發信莫犯非  或墮三受苦毒
其極壽億千歲  勤自勉如救火
況其壽百歲者  憍縱身造獄殃
若有念想吾我  得人身甚爲難
當極意恣五樂  且自娛焉知後
斯之樂不永久  諸苦毒至不遠
當速離諸慳貪  可得應大福祚

 
財非財譬如夢 
強以此僞衆生
時一有惑便盡  明智者不吝財
若如幻化色[ 現虚僞華鮮采[]
是欲財詐欺身  愚濁惑隨顚倒
以衆苦致福財  用身故念興想
財非財五家事  有何智爲財惑
謬順隨妻與子  王勢強奪聚財
覺無常了如此  終無意樂利家
恩愛聚致苦惱  無貪惑著家獄
父母財身妻子  皆留在行自當
 
有貪惜不自覺 
惟恐財隨我滅
愚頑者力求財  有智慮信無貪
慳不信不可從  極自卑如兒僕
外焦貪內熱諂  諸聖賢所不詠
談書籍或詩頌  以惑衆若婬女
意麤獷性暴弊 諸慳人多妬嫉
貪狼性無親友 現卑謙強親人
惟爲財習追苦 智慮者莫信之
順財故興此事 乃造起毒害心
是故智當省察 棄離慳妬邪事

 
金珠寳諸珍奇 因福祚得致之
爲斯故興諍訟 制是意整以法
時可值人雄尊 慈氏佛上如來
乃當有金寳地 焉知復在向生
欲五樂純虚僞 愚迷惑欺詐意
欲若如夏盛熱 坐野馬困疲勞
貪目色欲惑己 婬發醉失意志
從習欲隨顚倒 當何時值佛世
從九十一劫中 世乃有佛尊覺
山須彌燒壞滅 後何縁當得值
 
海陂池枯竭乾 天地焦水無餘
欲熾然亦如是 有何智當著欲
諸聦達明智士 當察知居寂滅
有何貪奚可樂 解是義不入網
觀行習法之最 莫戀屍塚囚獄
著恩愛貪濁意 不能免獄苦殃
有妻子會離別 所作行當自受
便獨趣隨苦毒 彼無有代痛者
斯三界惱之甚 莫若如妻與子
本受時規與樂  返成憂罪惱根

 
縁受三惡道苦 毒辛酸慘痛生
若當被諸惱根 妻及子無代者
勿以父造惡行 及與母諸親屬
阿鼻痛無免救 且莫如身行善
閻羅王獄卒地 彼不問父母事
兄弟妻子親友 惟詰却身善惡

以得致身人身 遭遇值不念惡
斷滅衆殃罪行 除改前不善事
已濁汙自防覆 莫信作無報應
彼法王當散說 分別了行清淨
 
身種作行自當 縱放意隨墯惱
身所造即獲殃 譬喻之影隨形
當其受苦痛時 父母親不能免
及善厚無代者 是故智無戀欲
其欲脫獄楚毒 及衆縛枷鎻械
當勤念捨離欲 速行法世雄教
家火熾多惱根 火之起而常然
何慧達而樂是 墮大火恐難中
在家者憂利時 居俗業營妻子
有是衆萬端慮 何智慧不捨家

 
十力教甚可樂 無種栽取若根
騃癡子無是志 但惑家墮地獄
天地間專惑者 興念想我妻子
愚頑意謂常存 不知之幻化身
當佛世尊說是法時威施之等五百長者應
時逮得柔順法忍從得忍已神通備具達知
去來聖智弘妙慧無罣礙明曉衆生意志所
趣欲發起衆生一切會者觀心之故即說偈

快哉爲大利 衆利之最上 其有發心行

 
求佛菩薩者 大乗心可樂 但欲安衆生
爲人修橋梁 志樂大乗者 衆生愛樂彼
顏像衆欣覩 其有興發心 志求菩薩道

諸發菩薩心 種德於福田 深樂菩薩者
得爲三界明 隆聖菩薩心 踰越諸衆意
一切悉備足 能度諸衆生 吾等快得利
愛樂興斯心 值佛能仁世 師子最正覺

得逮聞是法 菩薩觀身法 志即樂大乗
獲致於柔順

時佛便笑世尊笑時五色光出從口中奮輝

 
暉晃昱色色各異遂至無數光明普徧十方
諸土威影覆蔽一切釋梵日月天魔宮殿之
明當其佛笑及震光明諸天龍神并世人民
七萬二千見佛神耀暐曄之變亦皆自覺被
如來明安育其體各於座上忽然悉得無所
從生法樂之忍其餘無數皆發無上正眞道
意然其焰還繞身三帀而其威光忽從頂入
爾時賢者阿難白佛諸佛如來出現於世安
度衆生道教洋洋終不妄笑今者何因興發
威顏而欣笑耶善哉世尊如來降德愍念一

 
切無量諸天及世人民皆使得安畜生禽獸
蜎飛蠕動莫不蒙度願佛開解敷演笑意爾
時世尊告阿難曰汝見長者威施之等五百
人不唯然已見世尊告曰是諸長者在過去
諸佛植衆德本從發無上正眞道意如是阿
難長者威施五百人等却後當更七十六劫
不墮三苦然後成佛當同一劫劫名勇猛皆
同一字其號名曰華吉藏王如來無所著平
等正覺道法御天人師爲佛世尊各各所度
極至無量是時阿難重白佛言唯然世尊甚 

 
深妙哉未曾有也如來散說是之弘奧無極
要法是經名何云何奉持佛言阿難是經名
曰菩薩修行亦名大士威施所問觀身行經
又斯阿難是觀要法過去當來今現在諸佛
致道弘化無不由之吾今成佛有身相好化
于生死亦因此法當善書持諷誦讀說開示
一切佛說經已賢者阿難大士威施五百人
等諸天龍神及世人民聞經歡喜皆起叉手

爲佛作禮

佛說菩薩修行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