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說孛經亦名孛經抄
吳月支優婆塞支謙譯
 

聞如是一時佛在舍衛國太子名祇有園田
八十頃去城不遠其地平正多衆果樹處處
有流泉浴池其中淨無有蚑蜂蚊
[]蠅蚤
居士須達身奉事佛持五戒不殺不盜不婬
不欺不飲酒見諦溝港常好布施賑救貧窮
人呼爲給孤獨氏須達欲爲佛起精舍周徧
行地唯祇園好因從請買太子祇言能以黃
金布地令間無空者便持相與須達曰諾聽


隨價數祇曰我戲言耳訟之紛紛國老諫曰
已許價決不宜復悔遂聽與之須達默念何
藏金足祇謂其悔嫌貴自止曰不貴也自念
當出何藏金耳即時使人象負金出隨集布
地須臾滿四十頃祇感念佛必有大道故使
斯人輕寳乃爾祇曰教齊是止勿復出金園
地屬卿我自欲以樹木獻佛因相可適便立
精舍已各上佛佛與千二百五十沙門俱止
其中是故名曰祇樹給孤獨園也其王名卑
先匿舉宮中及人民皆共事佛奉諸沙門衣 

 
食牀卧疾藥所宜世無佛時諸異道皆興譬
如昏夜炬燭爲明天下有佛衆邪皆歇喻若
日出火無復光國中本共事五百異道人異
道衆邪是時皆廢諸異道人乃共嫉妬謀欲
毀佛以望敬事其女弟子名孫陀利曰師莫
愁也我能令人不復敬佛事師如故便從今
始欲日日萛犌蝒A徃詣佛諸沙門所至一
月後可默殺我埋祇樹間徉行求索衆人當
言數見此女徃來精舍即詣王告乞吏搜索
啼哭出屍道其婬亂無戒行意國人聞是必

 
當捨佛來事諸師諸師曰善女如其言徃來
一月師使四人共殺埋之分布求已詣闕告
言生亡一女衆人悉見日日徃來諸沙門所
乞吏搜求王即勑外部吏與共按行諸師乃
徉徘徊再三過出屍與載徧行啼哭曰沙門
之法戒當清淨反婬人婦恐事發覺殺而藏
之有何道哉國人聞此多有信者唯得道人
知詐僞耳佛於是乃勑諸沙門且勿入城七
日之後事情當露至八日旦佛使阿難至巷
說曰妄語讒人天令口臭詐誣清白死入地
 

 
獄癡虐自怨長夜受苦國人聞是語皆相謂
曰沙門必清淨故佛說此耳王使人微密伺
之見異道家竊相勞賀共賜四人異道人法
知經多者得分多一人頑闇得分獨少怒曰
當反汝事自共殺人而詐誣佛反與我少伺
人得之牽將上問到以實對即收謀者王與
羣臣俱出詣佛給孤獨氏諸清信士及國人
民無數皆行詣佛到作禮畢各一面坐王叉
手曰間聞此謗莫不惘然唯佛至眞清淨無
量不識其故何縁有此佛告王曰誹謗之生

 
皆由貪嫉而此久矣非適今也王曰願欲聞
之佛言宿命無數世時我爲菩薩道常行慈
心欲度脫萬姓時有蒲隣奈國廣博嚴好人
民熾盛中有梵志姓瞿曇氏才明高遠國中
第一有三子其小子者端正無比父甚奇之
爲設大會請諸道人中外親戚抱兒示之衆
師相視曰是兒好道有聖人相必爲國師因
名爲孛孛幼好學才藝過人悉通衆經及天
下道術九十六種死生所趣山崩地動災異
禍福醫方鎮厭無所不知能却婬心消伏蠱
 

 
道武略備有而性慈仁瞿曇殁後二兄嫉之
數求分異曰孛幼好學事師消費與分當少
母憐念之數曉二子二子不止孛見兄意盛
自念人生皆爲貪苦所逼我不去者兄終不
息因自報母求行學道母便聽之孛即去追
就明師作沙門便於山中自得四意一慈衆
生如母愛子二悲世間欲令解脫三解道意
心常歡喜四爲能護一切不犯復得四意諸
佛所譽一制貪婬二除恚怒三去癡念四得
樂不喜逢苦不憂又絶五欲目不貪色耳不

 
貪聲鼻不貪香舌不貪味身不貪細滑能以
智慧方便之道順化天下使行十善孝順父
母敬事師長諸疑惑者令信道德知死有生
作善獲福爲惡受殃行道得道見憂厄者爲
解免之疾病者爲施醫藥用孛教者死皆上
天其有郡國縣邑水旱災異孛至即平毒害
悉除時有大國安樂饒人王名藍達所任四
臣專行邪諂婬盜奸欺侵奪無厭民被其毒
王不覺知孛愍傷之徃到城外從道人沙陀
寄止七日乃入城欲乞食王於觀上見孛年

 
少儀容端正行步有異心甚愛敬即出問訊
王曰願道人留意我有精舍近在城外可於
中止當給所須孛曰諾王喜曰意欲相屈明
日已去日於宮食孛曰善王還向夫人說孛
非琱H汝明日當見之夫人心喜牀下有犬
犬名賓祇聞之亦喜明旦孛來入宮王與夫
人迎爲作禮與施金牀氍氀毾[
]孛欲就座
犬前舐足王自行澡水敬意奉食食已而俱
出到外精舍孛爲王說治國正法王大歡喜
因請孛令與四臣共治國事四臣愚怯不習

 
戰陣自知貪濁常恐王聞一臣曰人死神滅
不復更生一臣曰貧富苦樂皆天所爲一臣
曰作善無福爲惡無殃一臣自恃知占星宿
然皆侫諂不爲忠正孛性聦明高才勇健仁
義恭敬信順寡言言常含笑不傷人意清淨
無欲節色少事其政不煩預知災異能役鬼
神却起死人愛民如子教之以道不得酗[
]
遊獵畋漁彈射鳥獸殺盜婬欺讒罵侫嫉諍
怒妖疑皆化使善其爲政後國界安寧風雨
時節五穀豐熟衆官承法不復擾民孛體無 

 
爲獨貴奉佛沙門四道朝暮誦習及其姊子
亦賢有志常師仰孛國好學者多依附之王
無復憂一以委孛四臣畏忌不得縱橫興嫉
妬意謀欲治孛共合財寳人一億所伺王出
時以上夫人而自陳曰臣等至意奉家所有
及身妻子當爲奴婢欲白一事願蒙聽省夫
人貪得受其好寳答謝四臣曰便可說之四
臣對曰王所奉孛被服麤陋似乞人耳見任
過重不念國恩日日道夫人惡教王遠房室
竊念夫人宜及少壯當有立子今若失時則

 
絶國嗣願熟思惟不除孛者恐後有悔夫人
恚曰王信此人不知其惡各且還歸今自憂
之比令明日不見孛也夫人遣四臣出即以
梔子黃面亂頭却卧須臾王還內妓白王夫
人不樂王素重之入問再三夫人不應王即
怒曰何人有罪應誅戮者汝欲使我取誰那
爾夫人垂泣曰王會不用我言耳王曰便說
之不違汝也夫人即曰王旦適出孛來謂我
言今王老耄不能聽政國中吏民皆伏從我
可以圖之共此樂也今反爲此乞兒所謀我
 

 
故愁耳王聞是語譬若人噎旣不能咽亦不
得吐不用恐悔用之恐亂念孛助我已十二
年常以忠正憂國除患遠近賴之此國之寳
不可治也王曰若治孛者後必大亂爲萬民
故且共忍之夫人便自擲牀下舉聲哭曰不
治孛者我當自刺自投樓下不能見也王復
曉曰汝亦知法此非小事起共議之夫人還
坐王曰道人不可刀杖加之當以漸遣之稍
減其養明日來者勿復作禮擎拳而已與施
木牀於殿下坐炊惡廝米盛以瓦器如是慚

 
愧極自當去王說此時賓祇不悅夫人明旦
即以王教具勑內厨孛來入宮賓祇於牀下
嘊喍吠之孛見狗吠夫人擎拳及所施設即
知有謀自念我欲無害於人人反害我如是
當避入深山耳小怨成大不可輕也彼以隂
謀我宜慎之凡人身羸行正爲強今我自有
食鉢水瓶革屣繖蓋鹿皮之囊斯足用矣孛
食已攝物欲去王驚起曰是何疾也顧謂夫
人乃使我失聖人之意即前牽孛問欲何之
孛答曰爲王治國十二年矣未曾見賓祇嘊 

 
喍如今日也是必有謀故欲去耳王曰實有
今見孛意覺微甚明願自勑勵當誅惡人不
須去也孛曰王前意厚而今已薄及我無過
宜以時去夫盛有衰合會有離善惡無常禍
福自追結友不固不可與親親而不節久必
媟嬻如取泉水掘深則濁近賢成智習愚益
惑數見生慢踈則成怨善交接者徃來以時
親而有敬久而益厚不善交者假求不副巧
言利辭苟合無信接我以禮當以敬報待我
以慢當即遠避有相親愛迴相憎者愛時可

 
附憎不可近敬以親善戒以遠惡善惡無別
非安身之道人無過失不可妄侵惡人事已
不可納前人欲踈已不可強親恩愛已離不
可追思鳥宿枝折知更求栖去就有宜何必
守常朽枝不可攀亂意不可犯人欲相僫相
見不懽唱而不和可知爲薄人欲相善緩急
則赴言以忠告可知爲厚善者不親惡者不
踈先敬後慢賢愚不別不去何待夫人初拜
今但擎拳若我不去將見罵逐初施金座今
設木牀初盛寳器今用瓦甂初飯秔粮今惡
 

 
廝米我不去者且飯委地知識相過主人視
之一宿如金再宿如銀三宿如銅證現如此
不去何待王曰國豐民寧孛之力也今棄去
者後將荒壞孛曰天下有四自壞樹繁華果
還折其枝虺蛇含毒反賊其體輔相不賢害
及國家人爲不善死入地獄是爲四自壞經

惡從心生 反以自賊 如鐵生垢 消毀其形
王曰國無良輔實須恃孛若欲相委是必危
殆孛曰凡人有四自危保任他家爲人證佐

 
媒嫁人妻聽用邪言是爲四自危經曰
愚人作行 爲身招患 快心放意 後致重殃
王曰我師友孛常在不輕當原不及莫相捐
去孛曰友有四品不可不知有友如華有友
如秤有友如山有友如地何謂如華好時插
頭萎時捐之見富貴則附貧賤則棄是華友
也何謂如秤物重頭低物輕則仰有與則敬
無與則慢是秤友也何謂如山譬如金山鳥
獸集之毛羽蒙光貴能榮人富樂同歡是山
友也何謂如地百穀財寳一切仰之施給養
 

 
護恩厚不薄是地友也王曰今我自知志思
淺薄聽用邪言使孛去也孛曰明者有四不
用邪僞之友佞諂之臣妖[
]之妻不孝之子
是爲四不用經曰

邪友壞人 佞臣亂朝 []婦破家 惡子危親
王曰相與愛厚宜念舊好不可孤棄也孛曰
有十事知愛厚遠別不忘相見喜歡美味相
呼過言忍之聞善加歡見惡忠諫難爲能爲
不相傳私急事爲解貧賤不棄是爲十愛厚
經曰


 
化惡從善
切磋以法 忠正誨勵 義合有道
王曰四臣之惡乃使孛恚不復喜我孛曰有
八事知不相喜相見色變眄睞斜視與語不
應說是言非聞衰快之聞盛不喜毀人之善
成人之惡是爲八事經曰
卒闘殺人 尚有可原 懷毒隂謀 是意難親

王曰是我頑弊不別明闇惡人所誤遂失聖
意孛曰有十事知人爲明別賢愚異貴賤知
貧富適難易明廢立審所任入國知俗窮知
所歸博聞多識達於宿命是爲十事經曰

 
緩急別友
戰闘見勇 論議知明 穀貴識仁
王曰自我得孛中外恬安今日相捨永無所
恃孛曰有八事可以恬安得父財有善業所
學成友賢善婦貞良子孝慈奴婢順能遠惡
是爲八事經曰

生而有財 得友賢快 諸惡無犯 有福尤快
王曰聖人之言誠無不快孛曰有八事快與
賢從事得諮聖人性體仁和事業日新忿能
自禁慮能防患道法相親友不相欺是爲八
事經曰


 
有佛興快
演經道快 衆聚和快 和則常安
王曰孛常易諫今何難留孛曰有十不諫慳
貪好色蒙籠急暴抵突疲極憍恣喜闘專愚
小人是爲十經曰

法語專愚 如與聾談 難化之人 不可諫曉
王曰如我憍恣不能遠色孛得無爲不復與
我語乎孛曰人不與語有十事慠慢懵鈍憂
怖喜豫羞慚吃肕仇恨凍餓事務禪思是爲
十事經曰

能行說之可  不能勿空語  虚僞無誠信 

 
明哲所不顧
王曰惡婦美姿巧於詞令如有外婬卒何用
知孛曰有十事可卒知頭亂髻傾色變流汗
高聲言笑視瞻不端受彼寳飾闚看垣晪
不安所數至隣里好出野遊喜通婬女是爲
十經曰

婦女難信 利口惑人 是以高士 遠而不親
王曰人情所近親信婦人不知其惡孛曰人
有十事不可親信主君所厚婦人所親怙身
強健恃有財產大水潰處故屋危牆蛟龍所

 
居辜較縣官宿惡之人毒害之蟲是爲十經

謂酒不醉 謂醉不亂 君厚婦愛 皆難保信
王曰如孛所語愛習生惡是可嫉也孛曰可
嫉有五麤口傷人讒賊喜闘譙譊不媚嫉妬
呪詛兩舌面欺是爲五經曰

施勞於人 而欲蒙祐 殃及其軀 自搆廣怨
王曰何所施行人所愛敬孛曰愛敬有五柔
和能忍謹而有信敏如少口言行相副交久
益厚是爲五經曰

 
知愛身者
慎護所守 志尚高遠 學正不昧
王曰何者爲人所慢孛曰見慢有五鬚長而
慢衣服不淨空無志思婬態無禮調戲不節
是爲五經曰

攝意從正 如馬調御 無憍慢習 天人所敬
王曰願孛留意共還精舍孛曰有十事不延
於堂惡師邪友蔑聖反論婬泆嗜酒隱弊長
者無反復子婦女不節婢妾莊飾是爲十經

遠避惡人 婬荒勿友 從事賢者 以成明德

 
王曰孛在我樂四方無事今日去者國中必
嗟孛曰有八事可以安樂順事師長率民以
孝謙虚下下仁和其性救危赴急恕己愛人
薄賦節用赦恨念舊是爲八經曰

修諸德本 慮而後行 唯濟人命 終身安樂
王曰吾常念孛豈有忘時孛曰智者有十二
念鷄鳴念悔過作福早起念拜親禮尊臨事
念當備豫所止念避危害言語念當至誠見
過念以忠告貧者念當哀給護有財念行布
施飲食念以時節分物念以平均御衆念用
 

 
恩賜軍具念時繕治是爲十二念經曰
修治所務 慮其備豫 事業日新 終不失時
王曰安得大賢使留孛乎孛曰大賢有十行
學問高遠不犯經戒敬佛三寳受善不忘制
慾怒癡習四等心好行恩德不擾衆生能化
不義善惡不亂是爲十行經曰

明人難值 如不比有 其所生處 族姓蒙慶
王曰我過重矣畜養惡人使孛恚去孛曰大
惡有十五好殺劫盜婬泆詐欺諂諛虚飾侫
讒誣善貪濁放恣酗
[]妬賢毀道害聖不計

 
殃罪是爲十五經曰
奸虐饕餮 怨譛良人 己行不正 死墮惡道
王曰曉孛不止使我慚愧孛曰人有十事可
愧君不曉正臣子無禮受恩不報過不能改

兩夫一妻未嫁懷妊習不成就人有兵仗不
能戰闘慳人觀布施奴婢不能使是爲十經

世儻有人 能知慚愧 是易誘進 如策良馬
王曰吾始今日知有道者爲難屈也孛曰有
十二難任使專愚難怯弱御勇難仇恨共會
 

 
難寡聞論議難貧窮償債難軍無師將難事
君終身難學道不信難惡望生天難生值佛
時難得聞佛法難受行成就難是爲十二經

人命難得 值佛時難 法難得聞 能受行難
王曰今與孛談益我有智孛曰略說其要人
所當知四十五事修其室宅和其家內親於
九族信於朋友學從明師事必成好才高智
遠宜守以善富當行恩治產宜慎有財當廣
方業子幼勿付財相善與交苟合莫信財在

 
縣官當早憂出賣買交易以誠勿欺凡所投
止必先行視所徃當知貴賤入國當親善人
客宜依[
]無與強諍故富可求復素貧勿大
望寳物莫示人匿事莫語婦爲君當敬賢厚
勇取忠信清者可治國趣事能立功教化之
紀孝順爲本師徒之宜貴和以敬師多弟子
當務義誨爲醫當有效驗術淺不宜施用病
瘦當隨醫教飲食取節便身知識美食當共
博戲莫吝財命抵所施假貸當手自付證佐
從正勿枉無過諫怒以順避惡以忍人無貴
 

 
賤性和爲好道以守戒清淨爲上天下大道
無過泥洹泥洹道者無老病死飢渴寒熱不
畏水火怨家盜賊亦無恩愛貪欲衆惡憂患
悉滅故曰滅度王當自愛我今欲退王曰孛
欲去者寧復有異戒乎孛曰譬如大水所盪
突處雖百歲後不當於中立城郭也其水必
復順故而來宿惡之人雖欲行善故不當信
本心未滅或復爲非不可不戒人所欲爲譬
如穿地鑿之不止必得泉水事皆有漸智者
見微能濟其命如人健泅截流度也王曰前

 
後所說我皆貫心舉國士女靡不歡喜舊惡
低伏無敢言者王曰願聞其言儻遭異人何
知其明孛曰明者問對種種別異言無不善
師法本正以此知之明人之性仁柔謹慤溫
雅智博衆善所仰無有疑也觀其言行心口
相應省其坐起動靜不妄察其出處被服施
爲可足知之與明智談宜得其意得其意難
如把刄持毒不可不慎也王曰欲事明者不
失其意爲之奈何孛曰敬而勿輕聞受必行
明者識眞體道無求知來今徃古一歸空無 

 
人物爲化少壯有老強健則衰生者必死富
貴無常是故安當念危盛存無常善者加愛
不善黜遠雖有仇恨不爲施惡柔如難犯弱
而難勝明人如是不可慢也王曰盡心愛敬
以事明智寧有福乎孛曰智者法聖以行其
仁樂開愚蒙成人之智治國則以惠施爲善
修道則以導人爲正國家急難則能分解進
退知時無所怨尤恩廣德大不望其報事之
得福終身無患王其勿疑治正之法不可失
道勸民學善益國最厚王曰誰能留孛我心

 
愁慘恍惚如狂垂泣向孛懺悔解過孛曰如
人不能泅不當入深水知報仇者不當豫嬈
親厚中諍後更相謝雖知和解善不如本無
諍也善不能賞反聽讒言我如飛鳥止無常
處道貴清虚不宜人間如野火行傍樹爲焦
激水破船毒蟲害人與智從事不當擾也草
木殊性鳥獸類分白鶴自白鸕鷀自黑我與
彼異無欲於世如田家翁生習山藪與之好
衣爲無益也天下有樹其名反戾主自種之
不得食實他人竊取果則爲出今王如是善 

 
安國者而見驅逐佞僞敗正反留食禄賓客
久留主人厭之我宜退矣王曰人命至重願
垂憶念今欲自力事孛勝前孛曰王雖言之
猶不得施夫人意惡我不宜留天下家家皆
有炊食沙門所以持鉢乞者自樂除貪全戒
無爲遠罪咎也王曰今孛旣去莫便斷絶願
時一來使我不恨孛曰如俱健者猶復相見
且欲入山以修其志夫近而相念惡不如遠
而相念善智者以譬喻自解請說一事譬喻
如人以蜜塗刀茍得舐之以傷其舌坐貪小

 
甜不知瘡痛四臣如是但美其口心如利刀
王其戒之自今已後若有驚恐常念孛者衆
畏必除孛復曰鵄鵂樂冢羣鼠糞居百鳥栖
樹鶴處汙池物各有性志欲不同我好無爲
如王樂國器雖麤弊不可便棄各有所貯愚
賤不肖亦不可棄各有所用王當識此我猶
知人言意所趣如鳥集樹先從下枝間關趣
上見賓祇吠以知中外有謀意欲厭故更受
新也孛曰請退即起出城王與夫人啼泣送
之人民大小莫不號怨王行且問誰可信者 

 
孛曰我姊子賢善可與諮議時時共出巡行
國中觀民謠俗可知消息王曰受教即與傍
臣人民爲孛作禮於是別去孛去之後四臣
縱橫於外以佞辯爲正夫人於內以妖蠱事
王王意迷惑不復憂國奢婬好樂晝夜躭荒
衆官羣僚發調受取無有道理征卒市買不
復顧直強者[
]弱轉相抄奪互相殺傷不畏
法禁良民之子掠爲奴婢六親相失迸竄苟
活災異相屬王不能知風雨不時所種不收
國虚民窮飢餓滿道歌謡怨聲感動鬼神人

 
民愁怖亡去略盡號泣而行莫不思孛孛如
鶬鷹臨衆鳥上厭伏奸人慈育民物如天帝
釋孛姊子道人後適他郡見國荒亂聚落毀
壞人民單索還爲王說大臣不正放縱劫盜
掠殺無辜殘害無道人怨神怒天屢降災遠
近皆知而王不覺今不早圖且無復民王乃
驚曰果如孛戒我所任者如狼在羊中知民
當散如奔車逸馬道人旣告何以教之道人
曰孛去國亂皆由奸臣王宜更計國尚可復
願一循行目見耳聞當知其實王即與道人
 

 
私出案行國界見數十童女年皆五六十衣
服弊壞呼嗟而行道人問曰諸女年大何以
不嫁答曰當使王家窮困如我快也道人曰
汝言非也王者位尊憂重何能憂汝女曰不
然王治不正使國飢荒夜則困於盜晝則窮
於吏衣食不供誰當嫁娶我也王復前行見
諸老母衣不蓋形身羸目瞑啼哭而行道人
問曰皆有何憂答曰當使國王窮盲如我快
也道人曰是言非也老自目瞑王有何過諸
母曰我夜爲盜所劫晝爲吏所奪窮行採薪

 
觸犯毒螫使我如此非王惡耶王復前行見
一女人跪[
]牛湩爲牛所蹹躃地罵曰當蹹
王婦如我快也道人問曰牛自蹹汝王家何
過答曰不然王治不政使國荒亂盜賊不禁
令我善牛見奪今爲弊牛所蹹非王惡耶道
人言汝自不能
[]牛女曰不然若王家善孛
自當留國不亂也王復前行見烏啄蝦蟇蝦
蟇罵曰當使惡王見啄如我快也道人曰汝
自爲烏所啄王當護汝耶答曰不望護也王
無恩潤政治不平祭祀廢絶天旱水竭故使
 

 
我身烏見啄耳蝦蟇喚曰知爲政者棄一惡
人以成一家棄一惡家以成一鄉不知政者
民物失所天下怨訟道人曰百姓無罪呼嗟
感天神使蝦蟇降語如此王所具見宜退惡
人改徃修來與民更始如種善地雨澤以時
何憂不熟王曰今當任誰道人言宜急呼孛
孛仁聖知時反國必安王還即遣使者入山
請孛言若孛不還當向叩頭道我自知怨負
萬民憂不能食須待孛到孛素慈仁憂念十
方知我國荒想必來也使者受命徃到孛所

 
稽首白言大王慇懃致敬無量自知罪過深
重違失聖意使國荒亂百姓窮困涕泣思孛
不能飲食願垂愍念復一相見也孛哀人民
故隨使者還道見死獼猴故剥取其皮欲以
坐諸國人聞孛來皆出界迎孛到城外止故
精舍王出相見作禮問訊畢一面坐叉手謝
孛曰空頑不及害負天民請自悔勵幸遂原
之孛曰甚善四臣過耳語孛曰卿等無過何
不公談四臣恚曰子爲沙門欲望天福人皆
稱善不當殺獼猴取其皮也孛曰卿等自迷
 

 
惑不別眞僞耳是輩好惡天悉知之苦樂有
本不可強力爲惡罪追雖久不解作善福隨
終不敗亡禍福在己愚謂之遠以我剥皮而
殺獼猴難此似是卿曹默默爲奸不止相殺
事耶言命在天謂善無益爲惡無殃禍福之
報自然如響響應隨聲非從天墮卿所作惡
豈不自識雖欲誣之自然不聽此非謗我爲
自中耳卿一人言人死神滅不復生者是聖
語耶從意出乎自欲爲惡反言作善無福爲
惡無殃夫天之明象日月星辰列現於上誰

 
爲之者四臣默然孛復曰天地之間一由罪
福人作善惡如影隨形死者棄身不亡其行
譬如種穀種敗於下根生莖葉實出於上作
行不斷譬如燈燭展轉然之故炷雖消火續
不滅行有罪福如人夜書火滅字存魂神隨
行轉生不斷卿曹意志自以爲高如人殺親
可無罪乎四臣答言夫蔭其枝者不摘其葉
何況殺親而當無罪孛曰然卿難我是吾取
死皮汝尚誣之卿等所爲當復云何卿一人
言人死神滅不復生一人言苦樂在天一人
 

 
言作善無益一人言自怙知占星宿外陽爲
善內隂爲奸譬如僞金其中純銅貌飾善辭
心行讒賊如狼在羊中主不能覺天下惡人
亦稱爲道被髮卧地道說經戒專行諂欺貪
利欲得愚人信伏如雨淹塵羣妖相厭如水
流溢不時入海多所傷敗唯有聖人能濟天
下化惡授善莫不蒙祐若善無福惡無殃者
古聖何故造制經典授王利劔夫行有報其
法自然善者受福惡者受殃天之所疾禍無
久遲隂德雖隱後無不彰故國立王王政法

 
天任賢使能賞善罰奸各隨其行如響應聲
人死神去隨行徃生如車輪轉不得離地信
哉罪福不可誣也人行至誠鬼神助之惡雖
不覺終必受殃故當戒慎遠惡知慙若皆爲
善禀氣當同不善者多或有不平或壽不壽
多病少病醜陋端正貧富貴賤賢愚不均至
有盲聾瘖瘂跛蹇癃殘百病皆由宿命行惡
所致其受百福人所樂者則是故世善行使
然積德忠正故有日月星辰有天有人帝王
豪富是其明證也何可言無宜熟思之勿謂 

 
不然孛說是時王與臣民無不解悅孛曰古
昔有王名爲狗獵池中生甜魚甘而少骨王
使一人監護令日獻八魚其監亦日竊食八
魚王覺魚減更立八監共守護之八監又各
日竊八魚守之者多魚爲之盡今王如是所
任不少爲亂益甚譬如人摘生果旣亡其種
食之無味王欲爲治不用賢人旣失其民後
又無福治國不正則使天下有諍奪之心如
人治產不勤用心則財日耗國有勇武習戰
陣者不足其意則弱其國爲王不敬道德不

 
事高明生則賢者不歸死則神不生天掠殺
無辜使天下怨訟則天降災身失令名治國
以法爲政得忠敬長愛少孝順奉善現世安
吉死得上天譬如牛行其導直正餘牛皆從
貴賤有導率下以正遠人伏化則致太平爲
君當明探古達今動靜知時剛柔得理惠下
利民有施平均如是則世世豪貴後可得泥
洹之道衆坐皆喜稱善無量王即避座稽首
言今孛所語譬如疾風吹却雲雨幸本慈念
垂化如前孛即起行隨王入宮四臣愚癡於
 

 
是見廢孛復治國恩潤滂流風雨時節五穀
豐熟人民歡喜四方雲集上下和樂遂致太
平佛言是時孛者今我身是也姊子道人者
則阿難是時王藍達者今卑先匿是時夫人
者則好首是犬賓祇者車匿是時四大臣者
則今四道人殺好首者是時語蝦蟇者今羅
漢漚陀耶是我爲菩薩世世行善勤苦積德
無央數劫爲萬民故今自致得佛所願皆得
諸值我時聞經者宜各精進爲善勿懈佛說
是已有三億人得踐道迹皆受五戒歡喜受

佛說孛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