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說龍施菩薩本起經

西晉三藏法師竺法護譯
 

聞如是一時佛遊維耶離奈女樹園與大比
丘衆千二百五十五千菩薩及無央數天人
時佛說經衆會皆定龍施菩薩立於佛前作
師子吼嗟歎大乗說前世行積功累德不惜
身命不計吾我無所希求白佛言過去世時
有一般遮旬在叢樹下精進行道心無所著
常愍十方人及
[]動之類行四等心慈悲喜
護常食果蓏而飲泉水不慕世榮無所貪惜


得五神通以自娛樂何等爲五眼能徹視耳
能徹聽身能飛行了衆人根自知本末在其
山中誦習經義晝夜不懈時有毒蛇見般遮
旬晝夜誦經心大歡悅前詣般遮旬所稽首
作禮取草用掃含水灑地供事道人不敢懈
慢常在左側聽經不離般遮旬所說經毒蛇
輒悉諷誦如是數月之中轉向冬寒樹木華
果遂復欲盡般遮旬心念言冬寒已至華果
已盡無所依怙我今當還止於人間便取衣
鉢即欲發去毒蛇時見悲泣淚出白道人言 

 
欲何至乎道人答曰寒冷且至亦無屋舍華
果復盡無以自活故相捨去欲入郡國毒蛇
聞之益甚悲哀白道人言道人在此如依太
山晝夜樂法其心不傾今捨我去無所恃怙
願見愍傷我身可憐道人答曰吾有四大常
當衣食以自住立今此山中亦無供具雖有
慈心不能自在毒蛇白曰今此山中樹木參
天泉水流行百鳥嚶嚶甚可娛樂何爲捨焉
唯願道人勿見棄捐今雖當去欲從其後奉
侍道人不敢住留在此愁思但有死憂道人

 
答曰卿爲毒蛇衆人所憎見者欲害無有愛
樂或於道中虎狼毒蟲飛鳥走獸共害汝身
今實悢悢無有已已雖有是心不得自在願
卿住此思道念德精進自守忍諸困厄若前
強健後年復會道人悲泣抆淚而去毒蛇涕
零不能自止貪見道人無有極已便即上樹
遙望道人觀視若行察其所避道人不現轉
復上行適復不現上盡樹頭遙望道人遂遠
不現毒蛇益悲自責悔言身罪所致失善道
人前世愚癡多犯衆惡婬泆瞋恚闇冥放逸 

 
懈怠無知不奉精進迷亂不止其心不一不
值佛世遠離正法失大智慧違遠至明從苦
入苦離波羅蜜墮於五道蟲蛾蚤虱今受蛇
身爲人所憎皆是身過不由他人天上世間
豪貴無常何況我此含毒之身展轉生死譬
如車輪爾時毒蛇自說瑕惡身意靜然但還
自責今此危身不足貪惜不顧軀命此無所
著便從樹上自投於下未及至地墮樹枝間
身絶兩分便即命過生兜術天得見光明即
自思惟便識宿命我在世時身爲毒蛇奉侍

 
道人行正遠邪精進不懈伏惡心魔視其身
命譬如土沙知命非常自投樹下於彼壽終
來生此處便於天上從諸玉女及與天子各
持香華散毒蛇上便自說言今此蛇身雖爲
毒害於我大厚終不爲薄精進行法心無所
著絶其壽命得上爲天今故來下欲報其恩
便復行詣般遮旬所稽首作禮供養華香嗟
歎功德皆共稱譽今此道人無有等侶行大
慈悲無有親踈教授一切令離三塗本爲毒
蛇視如赤子憂念一切此功德大欲報其恩 

 
何時能達適說是已便還去上兜術天
皆從諸天人 行詣彌勒前 俱稽首作禮
其心悉等平 見彌勒歡喜 禮畢住一面

彌勒爲說法 皆得無從生 天上壽終後
來生於世間 長者須福家 作女意甚明

號名曰龍施 除去諸欲情 時佛來詣舍
眉間放光明 時女在浴室 志意用愕驚

便即上樓觀 見佛功德正 諸根悉寂定
三十二相明 女心即歡喜 今逮得安寧

當供養佛法 便發菩薩心 時魔聞知之

 
心中爲愁思 此女發道意 盡我境界人
已下變爲父 具說艱惱事 佛今現在世
功德甚尊特 菩薩多勤苦 羅漢疾易得

時女即對曰 父言無義理 佛智譬虚空
羅漢如芥子 猶是以觀之 小道無高士
佛德如巨海 度人無極已 時魔謂女言
汝今何愚癡 菩薩甚勤苦 得道無有期

假使欲得佛 當不惜軀命 從樓自投地
乃知女妙英 精進無所著 可得無上正

時女住欄邊 向佛叉手言 我用一切故

 
願佛知我誠 便自投樓下 逮得無從生
變爲男子形 阿難乃驚怖 叉手正衣服
白佛天中天 今我意甚怪 此爲何等焉

一切皆愚癡 願佛現大明 時佛告阿難
汝見此女不 自投於虚空 轉作男子身

不獨今棄軀 前世亦復爾 已更事萬佛
精進無懈止 却後當來世 供養如琩F

便當得作佛 號名曰龍上 在第一大會
度脫諸天人 其數難屢陳 譬之如浮雲

爾時佛治世 快樂無有極 飲食皆自然

 
譬如忉利天 於是龍施身 住立在佛前
報其父母言 聽我作沙門 父母即聽之
侍從五百人 及八百天神 皆發無上心

爾時魔愁毒 悔恨無所陳 龍施白佛言
願愍一切人 爲斷十二海 除去諸苦辛

用衆愚癡故 多說大珍寳 時佛便講法
五百侍從人 皆得無從生 及八百諸天

得不起法忍 彼時龍施身 便住於佛前
自說過世行 求道甚苦勤 不用己身故

但爲一切人 如來之功德 不可具說陳 

 
爾時般遮旬 今則是世尊 其毒蛇之軀
今是龍施身 時五百玉女 今是五百人
八百諸天子 共志無等倫 菩薩所示現

猶爲有所因 欲歎其功德 終無能盡焉
彼龍施菩薩 作師子吼時 無數諸天人

皆發無上眞 一切皆歡喜 作禮於佛前

佛說龍施菩薩本起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