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說自誓三昧經
後漢安息國沙門安世高譯
 

獨證品出比丘淨行中
聞如是一時佛遊摩竭提界梵志精廬大叢

樹間交露精舍所止道場名曰顯颺獨證初
始得佛光影甚明自然寳零蓮華之座與大
比丘衆比丘三萬二千皆阿羅漢諸漏已盡
意所緫持緫攝諸根三世自在神通無礙譬
如大龍所作已辦聖慧具足暢衆生原賢者
舍利弗大目揵連等菩薩無數皆不思議權


行普具遊諸佛藏過諸魔行等琩F剎弘悲
六度隨時拯濟衆生獲安遠捨名教光世音
慈氏等皆如是上首者也於是如來便入神
靜化證三昧普感琩F諸佛世界於佛座前
忽有蓮華座自然踊從地出其華清香明徹
十方其華千葉一一葉上有化菩薩立侍庠
序玄處虚空各從其位五體投地右遶七帀
當前恭立俱發洪音歎未曾有唯然世尊我
等自於本剎見有化靈瑞樹其樹初生光照
琩F諸佛世界樹出洪音其聲清淨哀雅慈

 
和暢入衆心聞者踊躍具足平等興大乗行
六度無極三十七品備悉佛事爾時琩F世
界一一如來各遣菩薩宣揚道教光顯大乗
告其菩薩曰汝等從此佛土度如琩F等剎
有佛土名曰沙呵此言忍界其佛名能仁如來無
所著至眞等正覺以法律神足言教作佛事
一一如來手執千葉蓮華授其菩薩而告之
曰汝持吾名致敬無量欣承正士功成志就
道體備足降神五濁爲衆重任超次踔第在
彌勒前弘慈六度普濟羣生興居輕利道教 

 
勝常今致此華成法供養願使一切普會道
場彼諸菩薩承佛威神各從其剎忽然不現
潜定寂靜三昧入觀三昧須臾之頃俱到忍
界各離其座端嚴恭立歸崇聖化五體投地
退遶七帀却住本位神足玄處威儀肅然法
服正齊俱發洪音前白佛言我等世尊本土
如來致敬無量欣承功成志就道體備足降
神五濁爲衆重任超次踔第在彌勒前弘慈
六度普濟羣生興起輕利道教勝常今贈此
華成法供養願使一切普會道場佛言正士

 
欣承彼諸如來慧教不倦三昧通暢法身空
淨智明弘備此彼等一欽歌所聞光慶無量
爾時能仁如來手受此華欣然而笑光從口
出普照十方琩F無量諸佛世界便以此華
等散琩F無量諸佛亦以光明普洞通徹
沙世界一一衆生蒙佛慈光皆得慧觀達識
宿命展轉相照照下地獄三惡八難天堂人
中盡蒙慈光皆得解脫百千衆生盡同一意
普發無上正眞道心其光尋還遶身三帀滅
於頂上爾時琩F等諸佛盡通相見諸佛威 

 
神普使衆生並得見佛現變畢訖廓如常故
於是座中有菩薩名曰賢儒即於佛前以偈
讃曰
妙哉大聖化  愍哀羣萌類  從無央數劫
積累功德行
  一一功德行  有若干百千
百福成一相  願禮三世尊  妙哉大聖化
慈慧無有邊
  道教清且貴  釋師天中天
大智高無上  法船濟羣生  聖慧淨無量
願禮無上尊
  妙哉大聖化  慈光潤琩F
愚冥悉已除  迷悟及濁清  惠澤隨時宜

 
善權接羣生 
法橋度一切  願禮三界尊
於是聖師告賢儒曰諸佛法笑有三因縁何
謂爲三薩云若智深遠微妙明暢三世達衆
生源三乗趣向各有本行根信具足或有菩
薩志存弘誓被大德鎧爲衆重任斷所趣向
爲世橋梁專櫂六度不捨一切道住漸著勇
猛精進布施無相戒忍護行禪定不亂慧智
清明向不退轉是等賢儒佛明悉見一一授
決非但一佛授其人決十方現在諸佛皆授
其決是一因縁復次賢儒若有菩薩向阿惟
 

 
顏積植德本具足聖慧供養琩F無量諸佛
一一授決決決相明明淨佛土等潤衆生普
同一行招來諸佛賢聖大仁於四駛流爲大
法船竭六欲海枯十二門入五道淨五眼凝
神玄寂處兜術宮集諸菩薩達士正士淨三
界行講不退輪十方現在諸佛於四部衆皆
共讃歎如此菩薩稱揚其德言當降神作佛
不久十方衆生普得解脫是二因縁復次賢
儒若有菩薩於兜術宮畢彼天壽當下降神
便入究竟廣現三昧淨居諸天普觀三千大

 
千之剎國邑寬大衆生輭和剎利梵志長者
居士何城何邑百億之中有道有德清淨淳
淑仁和慈惠轉輪聖王正處天竺議集降神
諸天翼從現居宮中侍女宿衛現學盡俗觀
四非常淨居天子勸進出家入山研精坐貝
多樹去髮自誓作比丘像修先佛法以法爲
師淨居爲證一夜三達降魔官屬具足佛事
靈瑞之樹普出琩F諸佛世界一一如來於
其剎土八部衆中讃歎坐樹菩薩功德如此
各各遣其土菩薩徃贈華致敬讃揚大乗如 

 
此賢儒十方現在諸佛皆共知之善慶衆生
普會道場是三因縁是等菩薩來者皆是如
來本因縁人因此說法皆當逮得無所從生
或向童眞或向了生向阿惟顏故如來一一
授決分明具足當知正士佛不妄笑說是語
時七十億那術菩薩得童眞位六十億那術
菩薩得了生位三十億那術菩薩得阿惟顏
百千比丘得阿羅漢九十億那術人得踐道
迹三界諸天普得法眼於是聖師而作頌曰
法界一切空  色身清淨眞  緫持度無極

 
三昧無有因 
佛界亦不空  慧淨亦不有
哀世表微笑  正士宜速受
於是座中有菩薩名曰明見光賢即從座起
正衣服偏露右臂下右膝長跪叉手前白聖
師欲有所問唯願聖師以無量慧照釋未聞
世尊曰善哉恣汝所問今當爲汝具敷大要

明見光賢菩薩曰何謂菩薩正士出家具足
道證至薩云然於是聖師告曰正士善聽著
意具思其要諸佛出家要有起發端坐閑思
玄靜通微夫專精念道必有所感應感者淨

 
居天子梵王自在便勑帝釋化四非常老病
死像因此說證離欲苦難念道清淨當處山
澤研精行禪此意方興四王已下給侍所當
詣貝多樹憶念先佛出家之法以法爲師天
梵爲證信根內固宿習六度四等四恩四禪
行五神通善權隨時三十七品具足佛事發
意已來不捨一切忽然自悟帝釋便下剃刀
授之於是菩薩左手執髮右手持刀心自念
言刈習苦垢殖無著根斷不退流通泥洹源
從始起意常得去家堅固之志心無懈倦深

 
不退轉信證具足意思分明刀未近髮忽便
自墮肉髻自然明顯菩薩心念先佛出家去
髮應有袈裟法服檢心方興此念淨居天子
即取色界天劫波育自然袈裟以上菩薩惟
願正士受是法服菩薩即受以被著身在體
正齊威儀肅然於是琩F無量世界諸佛盡
通相見各送袈裟授與菩薩菩薩即受諸佛
袈裟彼此諸佛普現威神盡令諸佛所送袈
裟合成一服名曰薩波佛頭震越此衣今在
梵天所以端坐六年以畢宿縁六年後夜戒 

 
證方現何謂戒證志在閑寂山澤受法神眞
操遠持戒行道不惜壽命棄捐身體齊等萬
物不求利養守空行寂常觀淨法行淨四等
慈悲喜護宣暢四恩惠施仁愛利人等利具
無蓋哀明釋四禪無瑕穢無黠念遠眼色捨
耳聲止鼻香絶口味外更樂息意念滅六欲
棄本習色止色聲止聲香止香味止味樂止
樂念止念淨色性斷耳聲靜鼻根拔口力息
樂定住覺意色非色無非色無滅色不色色
捨諸大棄本習聲非聲無非聲不聲聲捨彼

 
受止此起無縁對歸本斷香非香不非香不
香香神空淨淨神足味非味不非味不味味
寂微弱強根力樂非樂不非樂不樂樂四大
淨淨本住心意識縁七法七法淨淨所向心
無心不非心不心心意無意不非意不意意
識無識不非識不識識非意識合爲一以知
一而除一不於一而有動空本地淨本向棄
名譽捨諸入無種性不羣從遠形法無吾我
無人壽捨命求無三界想無識無吾無我無
人無命無意無名無種無化無數無作無所 

 
從來無所從去無起無滅無身無犯無口無
言無心無念無世事無計想無事縁無所住
亦無有戒亦無有我無成念無敗壞是名禁
戒內外淨戒佛禁戒無瑕穢亦無著戒者亦
無瞋無恚安定清淨就度世道菩薩正士初
坐樹下始淨戒證棄欲苦本捨分散意無起
想不動想不微想不我想不彼想不中想不
彼此想不中外想無道想無俗想無滅想滅
無想無無無想想無無無想盡無盡想如是
正士坐樹菩薩立證淨本千八百戒此數始

 
訖金剛之座忽然從地裂而出第六魔宮而
大傾動三界諸天不安本位皆共俱下詣貝
多樹供侍所當琩F世界忽有洪音洪音之
中云坐樹菩薩是夜啓證衆生各各皆聞皆
見如是正士是爲菩薩具足戒證成薩云然
三達六通三十七品十八不共十力神通四
無所畏一切普具三千世界六反震動功德
降魔光明普照琩F世界衆生蒙此慈光一
時得安普發無上正眞道意佛說是時八百
比丘得阿羅漢三萬天人皆得法眼三千清 

 
信士得阿那含賢儒正士等皆逮了生一切
衆會普發無上正眞道意於是聖師告賢儒
曰昔吾一時遊句睒彌國爾時天魔部黨忽
與部屬來入大衆作異被服與衆同處動共
諍訟更相誹謗兩頭謳合生死比丘不閑道
體恚心忿惱各自離羣馳散惟羅漢眞人各
之山林爾時賢儒夏三月已過歲暮已至當

[]和蘭十四日夜明星出時惟勑阿難鳴[][]

[]布草褥唯與阿難共鉢和蘭爾時淨居天

子於虚空中白佛世尊今比丘衆各共分散 
今佛受歲何其獨自佛告天子昔吾出家以
汝爲證詣貝多樹汝復爲證今我受歲汝復
爲證於閻浮利周回三千無量世界多薩阿
竭成薩云然凡從得佛至于泥曰汝爲三證
明體具足當知天子多薩阿竭道慧神通獨
步三界猶復須證而況一切凡爲道者可無
師乎又告淨居末世多人志存清白道心貞
明不樂世俗隱處山林審有去家堅固之志
若無師長可宗法者當如摩訶迦葉出家之
法遠欲欲捨爲證遠俗俗捨爲證遠名譽譽 

 
捨爲證遠形法忘形爲證遠內外求捨求爲
證如是等天子摩訶迦葉以此五證便下鬚
髮被袈裟師自然法淨感十方諸佛求哀自
陳仰惟佛出家之法稱淨居爲證此三分證
明便成比丘專行十二頭陀一一堅固無起
想證爾時迦葉即於樹下具五神通末後見
佛六通即備如是天子末世比丘善思此法
莫自貢高求名毀衆以望供養亦不可以苟
有此法背衆不師於師此法謂都無比丘衆
可爲師者慕行此法若有僧者當求僧爲證

 
佛法衆此三寳等於如來故多薩訶竭稱明
律比丘僧衆以爲上頭當知天子比丘僧中
必有三乗說是語時淨居天子及八部衆聞

經歡喜作禮而去
佛說自誓三昧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