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說阿闍世王受決經
西晉三藏沙門釋法炬譯
 

聞如是一時佛在羅閱祇國耆闍崛山中時
阿闍世王請佛飯食已訖佛還祇洹王與祇
婆議曰今日請佛佛飯已竟更復所宜祇婆

 
言唯多然燈也於是王乃勑具百斛麻油膏
從宮門至祇洹精舍時有貧窮老母常有至
心欲供養佛而無資財見王作此功德乃更
感激行乞得兩錢以至麻油家買膏膏主曰
母人大貧窮乞得兩錢何不買食以自連繼
用此膏爲母曰我聞佛生難值百劫一遇我
幸逢佛世而無供養今日見王作功德巍巍
無量激起我意雖實貧窮故欲然一燈爲後
世根本者也於是膏主嘉其至意與兩錢膏
應得二合特益三合凡得五合母則徃當佛

 
前然之心計此膏不足半夕乃自誓言若我
後世得道如佛膏當通夕光明不消作禮而
去王所然燈或滅或盡雖有人侍琱ㄘP帀
老母所然一燈光明特朗殊勝諸燈通夕不
滅膏又不盡至明朝旦母復來前頭面作禮
叉手却住佛告目連天今已曉可滅諸燈目
連承教以次滅諸燈燈皆已滅唯此母一燈
三滅不滅便舉袈裟以扇之燈光益明乃以
威神引隨藍風以次吹燈老母燈更盛猛乃
上照梵天傍照三千世界悉見其光佛告目 

 
連止止此當來佛之光明功德非汝威神所
毀滅此母宿命供養百八十億佛已從前佛
受決務以經法教授開化人民未暇修檀故
今貧窮無有財寳却後三十劫功德成滿當
得作佛號曰須彌燈光如來至眞世界無有
日月人民身中皆大光明宮室衆寳光明相
照如忉利天上老母聞決歡喜即時輕舉身
昇虚空去地百八十丈來下頭面作禮而去
王聞之問祇婆曰我作功德巍巍如此而佛
不與我決此母然一燈便授決何以爾也祇

 
婆曰王所作雖多心不專一不如此母注心
於佛也乃更徃請佛宿勑諸園監各令晨採
好華早送入宮至中佛便晨出祇洹徐徐緩
行隨道爲人民說法投日中至宮有一園監
持華適出園巷正與佛會於大道之衢聞佛
說經一心歡喜即以所持華悉散佛上華皆
住於空中當佛頭上佛即授決曰汝已供養
九十億佛却後百四十劫汝當爲佛號曰覺
華如來其人歡喜即時輕舉身昇虚空來下
作禮畢即更自念我王爲人性大嚴急故宿

 
勑我齋戒將華當以供佛而我悉自以上佛
空手而徃必當殺我便徑歸家置空華箱於
戶外入告婦言我朝來未食王今當殺我急
爲具食婦聞大惶懅曰王何故相殺便爲婦
本末說之婦即出至竈下具食天帝釋便以
天華滿空箱中婦持食還見戶外箱中華滿
如故光色非凡即以告夫夫出戶視知是天
華心大歡喜止不復食便持華入王適出迎
佛道與王相逢王見華大好世間希有即問
監曰我園中大有此好華乃爾而汝前後不

 
送上汝罪應死寧知之不監曰大王園中無
有此華臣朝早將園華道路逢佛不勝歡喜
盡以上佛即授與我決知當殺故過家索食
比其頃出視空箱中復見此華必是天華非
園所有今我生旣卑賤爲王守園拘制縣官
不得行道一已受決止爾而死必生天上十
方佛前無所拘制可得恣意行道王若相殺
我無所怪也王聞受決便大慚怖肅然毛豎
即起作禮長跪懴悔佛至宮飯食已訖呪願
而去王復問祇婆曰我前請佛而老母受決 

 
今日設福而園監受決我獨何故初無所獲
心甚於悒當復宜作何等功德耶祇婆曰王
雖頻日設福但用國藏之財使人民之力心
或貢高意或瞋恚故未得決今宜割損身中
自供之具并脫瓔珞七寳珠環以作寳華當
與夫人太子併力合手自就功勤一心上佛
佛照王至誠必得決也於是王減撤廚膳晝
夜齋戒脫身上諸寳合聚諸師日前作華王
及夫人太子皆自著手至九十日所作悉成
勑外嚴駕當徃上佛傍臣白言聞佛前到鳩

 
夷那竭間已般泥洹也王聞心大悲號涕淚
哽咽曰我故至心手作此華佛雖般泥洹我
故當賷詣耆闍崛山以上佛坐處展馳我意
也祇婆曰佛者無身亦無泥洹亦不常住無
滅無在唯至心者爲得見佛佛雖在世間無
至心者爲不見佛大王至誠乃爾佛雖般泥
洹徃必見佛便至耆闍崛山中見佛且悲且
喜垂淚而進頭面作禮以七寳華前散佛上
華皆住空中化成寳蓋正當佛上佛便授與
王決曰却後八萬劫劫名喜觀王當爲佛佛 

 
號淨其所部如來剎土名華王時人民壽四
十小劫阿闍世王太子名旃陀和利時年八
歲見父受決甚大歡喜即脫身上衆寳以散
佛上曰願淨其所部作佛時我作金輪聖王
得供養佛佛般泥洹後我當承續爲佛其所
散寳化爲交絡帳正覆佛上佛言必如汝願
王爲佛時必當作金輪聖王壽終便上生兜
術天上壽盡便下作佛在藥王剎土教授佛
號栴檀人民壽命國土所有皆如淨其所部
佛時授決適竟王及旃陀和利前爲佛作禮
 

便[]然不見佛所在
佛說阿闍世王受決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