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寳如來三昧經卷上
東晉西域三藏祇多蜜譯
 

聞如是一時佛在羅閱祇竹園中時與千二
百五十比丘僧菩薩有九十億人悉皆如文
殊師利是時羅閱國及竹園四面廣縱上到
三十六天下到無極佛剎地悉生文陀敗華
悉有九十萬億種色色各各異非世之明一
華有百萬葉葉上悉有一怛薩阿竭悉有珓
珞萬寳之蓋一蓋之上各各有萬種之音樂
聲相娛樂一佛前各各有一菩薩如文殊師


利菩薩等問事是時竹園地悉平等如三彌
佛剎是三千日月諸佛境界光明悉蔽隱無
有明一時諸佛境界諸大泥犁毒痛勤苦悉
爲不行皆得安隱百日悉得見十方佛當是
時禽獸飛鳥悉百日不飯食但聽法味耳不
自知是畜生亦復見佛爾時羅閱國中人民
悉百日無復食五味者悉以法作味皆發阿
耨多羅三耶三菩心三千大千佛境界樹木
自有音樂自復相娛樂是時竹園化作水池
池中有十萬種蓮華大如小山一華有四十 

 
萬葉葉上悉有交露師子座一座上各各有
一菩薩如文殊師利一座前各各有天侍菩
薩交露帳間各各有萬種音樂相娛樂千歲
枯死樹悉爲生華三千大千佛剎諸樹悉爲
屈枝四面相向是時竹園佛教導處女人悉
化爲男子無有愛欲悉得法眼佛爾時爲廣
大現寳如來三昧即動九億萬佛剎土爾時
三昧都無所捨有東方無極佛剎土遣無數
菩薩悉如如來等各各自持無形之華十萬
種異色之華來到竹園爲正覺作禮以華散

 
正覺上却就坐復有南方無極佛國土復遣
無數菩薩悉如如來各各持二十萬種華來
到竹園中爲正覺作禮以華散正覺上却坐
復有西方無極佛剎復各各遣無數菩薩悉
如如來等各各復持三十萬種異色華來到
竹園爲正覺作禮以華散衆會上却坐復有
北方無極佛剎亦復遣無數菩薩悉如如來
等各各復持異色四十萬種之華來到竹園
爲正覺作禮以華散衆會上却坐復有東角
佛剎復遣無數菩薩悉如如來等各各持無 

 
形華來到竹園爲正覺作禮以華散佛及衆
會上却坐復有南角佛剎亦復遣無數菩薩
悉如如來等各各持無想欲之華來到竹園
爲正覺作禮以華散正覺及大會却坐復有
西角無數佛剎復遣無數菩薩悉如如來等
各各持無響之華來到竹園爲正覺作禮以
華散佛及大會却坐復有北角無極佛剎遣
無數菩薩悉如如來等各各持文尼之華來
到竹園爲佛作禮以華散佛上及衆會却坐
復有上方無極佛剎各各復遣無數菩薩悉

 
如如來等各各持亂色之華來到竹園爲正
覺作禮以華散正覺及大會却坐下方無數
佛剎各各遣無數菩薩悉如如來等各各持
諸妙華來到竹園爲正覺作禮以華散正覺
及大會却坐上方諸天宿命功德甚尊遇佛
大會曠大寳如來三昧各各自莊嚴天上諸
天子皆令初發意梵天將無數天各各持天
香天華梵多會天復將無數天各各持天上
雜華香徧淨天持非世間名華諸尊天盡持
天上妓樂在虚空中立樂之三千大千悉以 

 
法音晝夜百日如是受之來到竹園爲佛作
禮愛欲天子復將無數天子各各持天妓樂
來到竹園爲佛作禮於虚空中娛樂諸天迦
翼天上諸天持千萬種雜香以散佛上及諸
菩薩上爲佛作禮盡天上諸天悉來會竹園
中上到三十六天中間無缺悉諸天子諸大
龍王各各復將無數官屬持世間人所不能
得華以雨竹園諸阿須倫王各各復將無數
官屬各各持雜華以雨佛上及諸菩薩上諸
迦樓羅各復將無數官屬來到竹園諸眞陀

 
羅各各復將無數官屬來到竹園諸摩睺勒
復將官屬來到竹園佛爾時現寳如來三昧
即動九億萬佛剎舍利弗見地大動舍利弗
白佛言今諸遠方菩薩諸天人民悉會上到
三十六天地爲大動是何等應佛告舍利弗
無應之應是其應舍利弗復白天中天言無
應之應是何應是何等佛告舍利弗若疑不
斷若徃到寳如來菩薩所舍利弗正衣服禮
如來若干過叉手白如來言今日諸十方上
到三十六天百千億佛剎菩薩悉會何等之 

 
應願如來說之如來謂舍利弗言若阿羅漢
本疑大重故來解耶如來菩薩言舍利弗若
常有想想者非盡之作無想無作是故寳法
如來告舍利弗我初發意時與三十六億人
求菩薩道正覺時亦在其中一切悉起我不
作諸悉作我不念空法悉無我無求生生死
死無道無有斷者虚空無主我非所有現法
譬若野馬無相起作持是作法滅行求願想
欲得是爲壞重者罪之明自言得道起想罪
想壞滅諸慧求得三尊從是作想取泥洹疑

 
盡滅身然生死不斷言得泥洹羅漢譬如命
盡之人其身在牀一時得聞須臾休息命盡
猶不離於身羅漢辟支佛自得禪是非大積
疑耶如來謂舍利弗佛所問乃爾如來謂舍
利弗言若當見龍欲作雨起雲時不舍利弗
言見之四面不知雲所從來何況菩薩從第
九以下悉得逮六萬三昧何道菩薩所從來
處舍利弗白如來言解慧如是心意疑結今
悉破壞都無復有疑根但學本不得善知識
相得今故斷滅我意今我不脫法輪令我疑 

 
根不絶耳今我聞尊法無所益譬如爲百鳥
作音樂會無有聽受知者如是但當爲座中
新發意諸摩訶薩故令大會諸天及人得聞
是尊三昧何一巍巍乃爾但當親近尊但我
前世不與善知識相得故令我不得見是三
昧如來慧如是心意所疑今散解譬如冥處
須臾以火明之火滅冥復在處今我聞之如
是舍利弗叉手白如來言今乞得作八千里
大火上到三十六天持我身置其中億萬劫
後出復入三惡道爲天下人所噉食數千億

 
劫後生作人如奴事大夫求善知識相得求
我心中所願可得不寳如來言大火上至三
十六天尚可澆滅若本發意微薄功德無厚
覺本不得薩芸若不得漚惒拘舍羅不得善
知識故不致是耳舍利弗問事竟還坐如來
正衣服爲正覺作禮願欲有所問佛言善哉
善哉當問如來白佛言諸法無主誰爲成薩
芸若者誰爲成正覺者誰爲成阿羅漢辟支
佛者願怛薩阿竭當爲座中諸摩訶薩分別
其決佛言善哉善哉如來乃欲決斷十方大
 

 
生死根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欲使發阿耨多
羅三耶三菩心當行九法寳何等爲九法寳
一者見諸天無有處但有名耳二寳者世間
人民但有字耳三寳者五道勤苦但有苦習
耳四寳者水火風地但有虧耳五者當來過
去現在如芭蕉無想六者現生死無本際也
七者觀諸三昧寂然無有徃來者也八者當
觀三千大千日月諸佛剎土見之了無得三
昧者九者見三千大千日月中人民[
]動悉
欲度之令與佛等佛告如來得是無作之想

 
者即可決斷十方之大想如來復白正覺言
諸法不以想見知之當作何等住得無所住
法佛言諸法無住是即爲想無起之念是亦
復爲想非想非道亦復爲想斷求之作如來
白天中天言當作何緣度衆欲佛言善哉善
哉如來所問乃爾故非羅漢辟支佛所及者
衆欲無垢衆欲無過度衆欲無主衆欲無徃
來者衆欲如虚空無有能蔽隱者與泥洹等
與無名等如來問事竟爲天中天作禮却坐
般施白佛言今日大會菩薩欲於佛樹欲得 

 
無所從生處立欲得莊嚴千億佛剎土欲得
教授十方悉使十方諸佛剎土各如今日會
竹園中時佛言善哉善哉般施菩薩所問甚
深甚深佛語般施菩薩言欲得使十方大會
欲坐於佛樹欲得無所從生處立欲得莊嚴
諸佛剎土欲得教授十方悉使諸佛剎土各
自會如今日會竹園中時者當行八直一者
直無名之響二者直無名之聲三者直觀十
方佛剎土無有二四者直見三千大千剎土
之法皆同無相離者五者直觀十方一切欲

 
令與佛等六者直於法無作形見一切不生
死者七者所見直悉入諸三昧藏於無住相
報之想八者直見十方佛泥洹不泥洹亦復
悉等是爲八直法行菩薩從是疾得無所從
生法從是得教授諸佛剎土從是疾得大會
竹園如今日會時如來復白正覺言今日遠
方悉來會竹園悉得見佛如其處是歡喜不
食若干日各各自是諸菩薩諸天及人民皆
得見佛皆見諸三昧是其本願所致耶佛當
爲新發意摩訶薩解說如是佛言善哉善哉 

 
如來所問甚深悉欲爲諸來會菩薩新發意
諸天人民作橋樑如是佛語如來是今日諸
菩薩摩訶薩諸天人民大龍王諸鬼神王悉
來會竹園者皆聞見諸三昧亦非本願亦不
離於本願所行常精進不失諸三昧不失善
知識世世遠衆事寂然不數會但願是三昧
今故以寳精泥洹珠以雨大會耳如來白正
覺言今會有新發意摩訶薩欲行是三昧當
何以致之佛言如來所問甚快若新發意摩
訶薩欲行是三昧當行八法寳何等爲八法

 
寳一者即於佛前是三昧是爲一法寳二法
寳者供養十方諸羅漢從其相隨億億萬劫
一時聞是即解親近尊三昧不遠是爲二法
寳三者供養舍利從上至三十六天中無空
缺無益一時也轉意作行即向慧問是爲三
法寳四法寳者得四無所畏不與十方於生
死無所遠離是爲四法寳五法寳者菩薩見
五道勤苦心意欲悉正度之以其身救之命
不用作勤劇趣令得佛耳是爲五法寳六法
寳者菩薩事十方天下人常如奴事大夫不 

 
用作苦貴度之所以者何知本求無故本無
所起故是爲六法寳七法寳者菩薩觀見九
十六種道於其中覺知之欲起想取法住是
爲七法寳八法寳者奉行六波羅蜜供養比
丘僧供養億萬劫不如一時聞是寳如來三
昧十方當作佛者用何爲證聞是寳如來三
昧者即十方人得佛證若新發意向是三昧
歡喜解是三昧者即爲已解六萬三昧爲已
得如來三昧是爲八法寳令行是三昧即可
得陀隣尼門如來問事竟還坐佛便笑文殊

 
師利正衣服頭面著地叉手爲佛作禮白佛
言佛不妄笑旣笑當有意願佛說之佛語文
殊師利言寳如來所從來佛剎過是九億萬
佛國土其剎名曰諸法自然無猒敢有善男
子善女人徃者無有胞生者無有苦痛生者
無恩愛生者悉於百億萬雜華香中生即立
住悉有辭音樂聲朝暮相娛樂但以無作法
但以寂然法爲唱樂若善男子善女人聞是
三昧即却六百四十劫罪盡絶命即得徃生
徃生者但以諸三昧爲樂寳如來剎無有日

 
月光明雖有爲不現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徃
生者日月光明星宿明即爲現應是三昧當
徃生者星宿日月光明悉爲見十方佛言今
日復徃生寳如來剎十方諸菩薩問十方佛
何以爲證十方佛言以星宿日月明見作證
羅漢辟支佛其數如是非諸羅漢辟支佛所
及知以徃生其國中善男子善女人菩薩自
知之耳我故笑也須菩提及舍利弗二第一
賢者起頭面著地爲正覺作禮願佛加大恩
廣大哀我等以佛威神神足與我我等欲到

 
寳如來剎土諸法自然國觀須臾復還佛言
善哉善哉舍利弗尊羅漢須菩提乗佛威神
須臾即到寳如來菩薩剎便復見寳如來國
中亦復羅閱竹園如釋迦文佛會時也見東
方遣無央數菩薩見南方無數菩薩十方上
至三十六天會如是舍利弗問須菩提怛薩
阿竭隨我人來到是剎也須菩提舍利弗須
臾便還到竹園衆會如故佛問舍利弗向觀
寳如來國土人民何類教授幾人須菩提舍
利弗白佛言觀彼國悉如今日會竹園中時 

 
也舍利弗爲佛作禮佛功德甚尊今大會諸
天人民得見明乃如是三彌勒菩薩從座起
正衣服頭面著地爲佛作禮願欲所問佛言
善哉善哉當問三彌勒菩薩白佛言無生之
法有想無未起之想有識無泥洹寂然有無
泥曰不起有形無無者在彼聞教生死立處
誰是主者以空造空是爲主三彌勒聞佛解
說是事如是即時諸天及人八萬六千人即
得無所從生法忍即住虚空中去地百六十
丈來下爲佛作禮是時三千大千日月即復

 
大動彌勒菩薩從座起爲佛作禮問佛言向
者地大動是何之應佛語彌勒菩薩言所以
地大動者非但此剎動十方諸佛剎悉復動
亦復各各八萬六千諸天及人得無所從生
法住即住虚空中如是以故地大動耳彌勒
白佛言何從致若有發意常當六法何等爲
六[
]者知三十六天當得佛者未得莂者我
當徃莂之不與十方天下人共知之二法者
三千大千日月中善男子善女人當得佛我
悉當徃莂之不與十方天下人共知之三法
 

 
者百千泥犁中人當得佛者我悉當徃莂之
不與十方天下人共知之四法者十方人絶
命當所生處我悉知之不與十方天下人共
知之五法者十方天下人命盡我悉知之不
與十方天下人共知之六法者十方諸佛當
取泥洹不取泥洹者不與十方天下人共知
之也是爲六法住從是疾得無所從生法忍
彌勒菩薩復白佛言是三昧甚尊甚尊今我
欲使來會者悉得是三昧當行何等法佛言
當行九法何等爲九一法者視諸法悉清淨

 
無邊二法者視天悉清淨三法者視諸生死
亦清淨無邊四法者視五道悉清淨五法者
於欲無所求悉清淨六法者視三界色悉清
淨無有邊七法者見諸泥犁悉清淨無邊八
法者觀視泥洹悉無邊九法者十方無有舉
名者是爲九法作是行者疾得是三昧彌勒
白佛言說是如來時即得六萬三昧三昧乃
有邊信福無如得六萬三昧是爲有邊[
][]
佛言惟得六萬三昧但有名耳不可極盡三
昧悉具足佛言三昧非但一輩有無念三昧 

 
有離欲三昧有坐聽十方佛三昧有莊嚴諸
佛國土華香三昧有所說法一切人悉還本
三昧有出諸欲無還想三昧有說經時化爲
百種音樂聲三昧有說法億千萬佛國華香
自然來三昧有伏諸魔三昧有發師子意獨
行獨步三昧有所向處莫不發阿耨多羅三
耶三菩三昧有所在處莫不供養者三昧有
亂風一起時如佛說經聲三昧有所向門莫
不開三昧有所處悉師子座爲現三昧有飛
到十方三昧有所向門十方菩薩徃來無極

 
三昧有生知十方人意三昧有壞滅諸想三
昧有壞滅諸識三昧有合十方諸剎土合爲
一剎三昧有發意不盡三昧有視三界中了
不有一人三昧有從一佛國到一佛國三昧
有所在處令法不斷絶三昧有所在處常與
佛相遇三昧有坐觀十方大兵大火大水大
風於其中不恐怖悉住教導之三昧有所在
處但以法作器三昧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是
三昧即得住無還之想三昧是三昧大多不
可極盡故住大會說之有無名三昧有住諸 

 
法三昧有名諸慧三昧有教法三昧有滅壞
羅漢辟支佛三昧有法寳三昧有緫持無名
法三昧有知人意三昧有斷諸煩苛三昧有
制力欲覺三昧有十種力三昧有智慧三昧
光明所行處三昧有不可計三昧有見法時
如水中影三昧有不可盡淨慧三昧有人空
衆惡無有無願想三昧有住禪乃到泥洹三
昧有譬若金剛無穢三昧有無極明三昧有
度諸煩苛已盡三昧有廣大水法三昧有莊
嚴大船三昧有入無名三昧有不可盡喜意

 
三昧有緫持無忘三昧有在冥悉令明三昧
有所樂悉樂三昧有慈行三昧有淨大哀三
昧有入等心三昧有出等心三昧有名已脫
未脫三昧有光明所從來處三昧有曉無所
不曉三昧有脫慧脫教三昧有金色蓮華爲
現三昧有無離無常三昧有尊智慧無生三
昧有勇猛無所不伏三昧有開闢諸剎三昧
有清淨於無形三昧有無名珍寳三昧有如
海無所不受三昧有神足廣大三昧有彈指
頃無所不及三昧曇摩竭菩薩語舍利弗言
 

 
所問慧住故曰不可極應時聞所聞如意不
自貢高所作不妄常敬意如所教習慧用意
無所受故不失禮節所作法不妄不亂意意
如珍寳除諸老病以意爲法器也是爲樂忍
辱所思但想諸所樂但法意慧不有足時所
施無所惜與無適莫所問諦意觀歡喜無所
得其意已悅身體悉爲輕意不在外道但欲
聞法味及毗羅經但欲聞漚惒拘舍羅但欲
聞四平等心但欲聞無底法如意無異念欲
意受漚惒拘舍羅欲聞無所從生法不貪觀

 
但欲慈度之欲知無常聲欲知寂然之意欲
知空復空欲知無想生死及布施一切不欲
聞但欲聞音樂隨樂十方中忠信以作正降
伏諸欲根曇摩竭菩薩從座起正衣服白佛
言菩薩已得寳如來三昧自在所爲衆慧已
具便得三寳何等爲三寳一者譬如水中影
影亦不在水中亦不在水外菩薩於是間坐
其身悉在十方其身亦不在十方二者菩薩
於是間坐分身悉現十方佛前坐其身亦不
在十方佛前坐三者譬如山中呼響音聲還 

 
報音響亦不在中亦不在外菩薩於是坐悉
遙說十方諸菩薩事十方諸菩薩亦無來到
彼者彼亦無徃者如是佛語曇摩竭菩薩已
得陀隣尼門譬如持弓弩布矢在所欲射無
所不到菩薩持一慧八萬慧靡所不至如是
佛言曇摩竭菩薩若乃見阿須倫欲興兵時
彈指頃兵便到二十八天中間無空缺菩薩
以次第九以下說法時如是如來菩薩語舍
利弗言淨者貪欲消伏其意無貪欲者是不
可盡其諸惡意者不能復亂其意護於惡意

 
是故不可盡其意瞋恚有形欲貪高諸所不
可索可作者菩薩常欲護是意知不可盡去
無瞻諸垢當知是意不可盡護者不令懈怠
當知其意不可盡其狂亂者輙以法護之當
知是意不可極無智慧者欲護之當知其意
不可極一切以法施與以法脫之當知其意
不可盡欲教一切人皆令爲功德當知是意
不可盡極如來語舍利弗言菩薩有四法何
等爲四一者意作陀隣尼行不可盡二者陀
隣尼行不可盡三者教一切人是不可盡四 

 
者不猒學問故陀隣尼不可盡如來菩薩復
語舍利弗復有四事不可極一者上脫中脫
不可盡二者四馬之路不可極三者可意之
王不可極四者十二因緣無有主不可盡極
如是爲不可極如來菩薩語舍利弗復有八
法不可盡何等爲八一者無我之語不可極
二者無作之想不可極三者寂寞泥洹之語
不可極四者菩薩所度不可極五者大海流
水無有懈倦不可極六者衆惡無垢不可極
七者苦痛之聲不可極八者去來之想不可

 
極是爲八法所度無主不可極如來菩薩語
舍利弗復有九法不可極何等爲九法一者
諸佛剎土不可極二者諸菩薩所從來處不
可極三者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提者不可
極四者失願取羅漢辟支佛不可極五者十
方菩薩從一佛剎土飛到一佛剎土不可極
六者六波羅蜜不可極七者三昧不可極八
者過於泥洹亦如化視之無極九者三界不
可極是爲九法不可極如來語舍利弗言菩
薩有三十二寳何謂三十二寳一者其心不 

 
著愛欲是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二者不起
是我非我亦無所造是故忍辱不可極是即
爲寳三者不念一切善惡是爲忍辱不可極
是即爲寳四者不琱葽N於一切是爲忍辱
不可極是即爲寳五者不瞋怒向於一切人
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六者不懷念他
人亂惡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七者亦
不妄嬈人有所繫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
寳八者不調戲於大會中是爲忍辱不可極
是即爲寳九者自護護他人身是爲忍辱不

 
可極是即爲寳十者若貧窮者給護之後不
從有所希望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十
一者自護不隨惡知識不隨衆會是爲忍辱
不可極是即爲寳十二者無愛欲意於身於
他人身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十三者
不起諸想無念於菩薩如彈指頃是爲忍辱
不可極是即爲寳十四者護功德莊嚴身相
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十五者信作善
不離於三昧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十
六者口不妄語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 

 
十七者心淨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十
八者堅住善知識世世與相隨不捨不於他
處說其過失不說其惡是爲忍辱不可極是
即爲寳十九者自校計他人有惡者我亦有
惡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二十者所念
無有邪即覺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二
十一者輭心和意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
寳二十二者護惡人令心不起是爲忍辱不
可極是即爲寳二十三者生於諸天教導諸
天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二十四者生

 
天上世間教兩道中不更三惡道是爲忍辱
不可極是即爲寳二十五者具足諸種好是
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二十六者得音如
梵天聲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二十七
者脫婬怒癡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二
十八者不於諸色與名是爲忍辱不可極是
即爲寳二十九者所作功德不著但欲起衆
法耳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三十者降
伏諸外道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寳三十
一者已出衆病中是爲忍辱不可極是即爲 

 
寳三十二者具足諸佛法使不傷毀是爲忍
辱不可極是即爲寳如來菩薩語舍利弗菩
薩有三十二事爲寳如所入何謂三十二事
一者欲入響欲入觀無所觀是即寳二者欲
入心離心於心無主是即寳三者欲入身求
脫本無脫者是即寳四者不入十二因緣無
有住者是即寳五者欲入斷離於不斷是即
寳六者欲入無常視之無形是即寳七者欲
入無名主離於無名是即寳八者欲入寂不
離於起是即寳九者欲入三界不離三界是

 
即寳十者欲入受無所受是即寳十一者欲
入當來過去亦出當來過去是即寳十二者
欲入功德觀本末無主是即寳十三者欲入
空空中空是即寳十四者欲入無相不起無
相是即寳十五者欲入願不起願是即寳十
六者欲入空離想空是即寳十七者欲入三
昧無有合者所以者何法無二法是即寳十
八者不以三昧有所願生處是即寳十九者
三昧不爲一切諸法作證是即寳二十者欲
入無生之道有度者是即寳二十一者欲入 

 
無生處是即寳二十二者欲入不動搖處是
即寳二十三者欲入一切無我不離無我是
即寳二十四者欲與生死初無相知者是即
寳二十五者欲與三昧初無所識者是即寳
二十六者欲入相初相知者是即寳二十七
者欲猒欲意是即寳二十八者欲入不念無
有是即寳二十九者欲入諸陀隣尼門無所
不緫是即寳三十者欲入諸所作惡欲不爲
惡是即寳三十一者欲入漚惒拘舍羅以意
作法器是即寳三十二者欲與萬事相應不

 
相遠是即寳佛語如來譬如若欲入城會從
其門欲知因緣無所諍欲知諍者不如自守
欲知不欲語言者不如莫那中居不動者勿
得轉欲無希望者無所想是故等不欲危者
當正位謂至故欲有不異者當自守其家能
自守者不稱說不自高不自下者其人已具
足故不欲咸者無而譴之者欲有所使者所
作無所失得道亦如是無癡無癡者知本無
故耳知本無者無所失故三世等無異三世
無增減者不住色已不住色爲不住衆法也 

 
眼見色者但是眼眼精住是色也耳聞聲聲
識無所住鼻聞香香識無所住舌所識味味
亦無所住身知細滑識亦無所住意不知識
識不知意無所住如本行無有想慧行諦諦
如我無有我是我所非諸法見我但見無我
名者慧不知諸所有亦不知慧欲不知習習
不知慧慧不知身身不知慧菩薩其心不離
其心是非耶曇摩竭菩薩白佛言天中天道
不與想合爲有合者無佛語菩薩諸法不以
爲證但以音響爲法譬若人吹長笛音聲悲

 
快與歌相入如歌氣笛氣合同一意出菩薩
諸三昧亦如是諸法無生壞者亦離於壞戒
諸化亦如是諸念亦如是諸覺亦如是諸生
無名離於無名諸念無名離於無名諸化無
名離於無名覺無諸名離於無名無處我不
想之但無作之想爲離但以無作之作已爲
作想想行寂然都教無所有法非欲一切皆
然如來正衣服白正覺言諸法不起今復欲
問如來曇摩竭菩薩向者所問欲決斷大疑
各還本處佛語如來諸法若生處無有處若 

 
化處無有處諸法若覺處無覺處諸法若念
處無念處如來菩薩白天中天言生生處有
生處無化化處有化無無念處有念無無覺
處有覺無如來言生生復生泥洹生是爲合
怛薩阿竭意非合生生復生不生泥洹生是
不合怛薩阿竭意是合化化復化泥洹化是
爲合怛薩阿竭意非合化復化不化化泥洹
化是爲不合怛薩阿竭意是合念念復念泥
洹念是爲合怛薩阿竭意非合念念不念泥
洹念是不合怛薩阿竭意是念覺覺復覺泥

 
洹覺是爲合怛薩阿竭意不念覺覺復覺不
覺泥洹覺是爲不合怛薩阿竭意是合文殊
菩薩說偈言
法者無有生  合爲一剎耳 生生不復生
泥洹皆如是 化者從本無 化化無脫者

化與泥洹等 寂然無處所 念者本無識
發念因空耳 泥洹與念等 所念諦如是

覺覺平等等 所覺無所到 所覺無常住
是故睌
[?] 化處無有處 所覺無所到[]
若化無處所 諸法皆如是 生處有本無 

 
無生是其處 化處無名處 一切爲三昧
念處有念無 從空到是處 非本無所諦
其慧已如是 覺不行相連 覺不離其處

行從覺見識 離覺無有脫 所生法不絶
所在常如是 三千日月中 所明無有上

法有非思想 可得還行者 於欲不起垢
非空亦非想 如來意常淨 亦不處法名

所脫非常住 一切如本處 華香自然來
所出無處所 清淨意無處 所有皆悉爾

千歲枯樹生 皆從發意起 皆見大光明

 
世間最無有 虚空爲音樂 晝夜光明現
是時及大會 悉發菩薩意 人民大歡欣
皆得聞是經 即動三千剎 得受不動身

寂然法爲現 無名是其應 何況世所有
一切皆如是 清淨不爲定 癡慧本無現
清癡合用本 慧本無脫者 三昧無所造
一切皆如是 菩薩住道地 在意所從生

五事不可親 今墮五道中 遠離如是行
得佛達十方 百日法爲時 奉行是三昧

皆從諸剎來 飛到怛薩前 諸天及國王 

 
悉得見佛身 悉意大歡喜 身體爲悉輕
不當以色想 觀法有三千 般若毗羅經
所處無三千 如來本發意 願不離十方

常作大法國 所處無三千 三界及已上
乃到忉利天 悉阿陀那佛 其號天中天

發意到其國 須臾復來還 摩提那菩薩
飛到竹園中

舍利弗白如來言願復有所問如來所從來
處剎土何類厚薄何如本願何如無極國土
如來語舍利弗言本願無極無極國中悉菩

 
薩無阿羅漢之名無女人之聲宮殿皆水精
黃金爲樹白銀爲葉珊瑚碼碯爲寳銚鐄銚
鐄非世所明諸菩薩皆生蓮華中如來語舍
利弗言舍利弗我發願已來所度不還無願
不極所願也珍寳金銀樹木我欲想不欲耶
法者無起之處起願珍寳是非思想耶百千
億佛剎土有起願者今復還是無極之想願
也舍利弗白如來言寳如來時持億萬種華
來各各異色豈非想耶如來語舍利弗是無
形之華但以華作法器授之耳諸菩薩以華 

 
所竹園中者悉以法授之不於中願生持華
爲主不於華中生也如來語舍利弗若初見
佛形像不舍利弗言見之人悉爲佛像作禮
其佛威神無有不歸之者其中有道威神無
舍利弗言威神在何所如來言亦不在像中
亦不離於像但有想者言有威神耳觀之了
無威神願者譬如忉利天上有樹名拘耆而
華熾盛諸天莫不愛樂者菩薩以法爲一切
諸可意王作眼目耳道者俱無但以意作器
耳舍利弗言意者獨有主耶如來言意者與

 
諸法合諸法與意合道者無主但以無起作
主耳是故爲法器如來語舍利弗若見化未
舍利弗言見之如來言化道徑在何所去來
到何許從何所來有道路無舍利弗言化無
有道徑何知爲化舍利弗言但見化成時了
不見本末故呼之爲化耳如來化無所有舍
利弗言見者不見到見耶舍利弗白如來言
無所見何等爲見者如來答言諸想如化是
爲未起法如化是爲見未來法無有名是爲
見無造法是爲見未作法是爲見無有造化 

 
者是故見但作無名之想是爲見但作無造
之化是爲見舍利弗言云何於是見中爲有
徃來無如來答言故無徃來者故爲是見設
使有徃來者是不爲是見是爲到見耳如來
見事
寳如來三昧經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