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爲勝光天子說王法經
唐三藏法師義淨奉 詔譯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在室羅伐城逝多林
給孤獨園與大苾芻衆百千人俱皆是大阿
羅漢諸漏已盡復與無量菩薩摩訶薩俱人
中大龍一生補處爾時世尊在一樹下於勝
妙座加趺而坐於大衆中普爲人天演說自
證微妙之法所謂初中後善文義巧妙純一
圓滿清淨鮮白梵行之相爾時憍薩羅國王
勝光天子嚴駕侍從出室羅伐徃逝多林欲
 
禮世尊恭敬供養承事親近旣至林所下車
整衣詣大師處遙見如來坐於樹下爲衆說
法顏貌端正調伏諸根意樂寂靜住增上定
人中龍象如師子王亦如牛王如善智馬人
中最上如白蓮華如池湛寂如妙高山安處
大海具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如妙金幢形色
充遍亦如白日千光晃耀如盛月輪衆星圍
遶時王見已生大歡喜身毛遍豎得未曾有
灌頂大王有五盛事所謂如意髻珠白蓋白
拂寳履寳劔悉皆棄捨著常人服從以大臣

 
安詳正念諸根寂靜偏露右肩整理衣服曲
躬合掌至世尊所禮佛雙足布上妙華燒衆
名香爲供養已右遶三帀退坐一面時勝光
王從座而起如常威儀合掌向佛作如是言
惟願大師開悟於我善教於我爲國主法令
於現在琩安樂命終之後當生天上乃至
菩提善心相續佛告大王善哉善哉當一心
聽甚爲希有孰能致問求勝資粮當順法行
蠲除惡事何以故大王若王大臣捨其善法
行惡法者於現世中人所輕鄙不敢親附咸

 
生疑惑常見惡夢多有怨家復生懊悔命終
之後墮地獄中大王若國王大臣遠離惡法
修善法者於現世中人所欣仰皆來親附不
生疑惑常見好夢能除怨敵無復追悔命終
之後得生天上乃至菩提證眞常樂大王譬
如父母憐愛諸子常願安隱令無惱害遮其
惡行勸修善業大王爲天子者亦復如是於
諸臣佐乃至國人僕使之類咸以四攝而恩
育之布施愛語利行同事時彼人王能於國
界廣作如是大饒益已成就二種利益之事

 
云何爲二王如父母愛念無差國人如子並
懷忠孝復次大王作天子者情懷恩恕薄爲
賦斂省其傜伇設官分職不務繁多黜罰惡
人賞進賢善不忠良者當速遠離順古聖王
勿行刑戮何以故生人道者勝縁所感若斷
其命定招惡報大王常當一心恭敬三寳莫
生邪見我涅槃後法付國王大臣輔相當爲
擁護勿致衰損然正法炬轉正法輪盡未來
際常令不絶若能如是依教行者則令國中
龍王歡喜風調雨順諸天慶悅豐樂安隱災

 
橫皆除率土太平王身快樂永保勝位福力
延長無復憂惱增益壽命現在名稱遍滿十
方外國諸王咸共讃歎某國天子仁讓忠孝
以法教化拯恤黔黎於諸國中最爲第一我
等今者咸當歸伏此大法王捨身之後得生
天上受勝妙樂乃至菩提復次大王一切諸
法體性空虚無常滅壞譬如有人於夜夢中
見好園圃山河人衆茂林清泉堂舍樓閣皆
可愛樂及其睡覺一無所見大王當知所紹
王位及以壽命諸有勝樂自在尊貴五欲歡

 
娛象馬車步父母兄弟男女妃后所有國人
乃至臣妾金銀珍寳衣服飲食及諸庫藏命
終之際悉皆棄捨此等衆事皆是無常滅壞
之法事難保守體是動搖終歸離散可怖畏
處能生苦惱無我我所亦無主宰常應觀察
勿爲放逸復次大王譬如大樹初生葉華次
當結實果旣熟已漸當墮落青葉次黃後悉
零墜終至皆盡唯有空樹其樹乾枯有大火
至熾然猛焰不久燒盡復次大王譬如日月
有大威力具大光明能令黑闇悉皆除盡此

 
亦不久終歸磨滅大王如是當觀無常無我
滅壞之事應生怖懼而作國王當以法化勿
行非法常修衆善不隨惡行復次大王譬如
四面各有大山從四方來堅固一段無有空
缺上陵太虚下磨地界於中所有草木叢林
及諸生類無一飛走能得免者無有壯夫而
爲拒敵亦無能以呪藥財物可令迴去大王
人間四山亦復如是謂老病死及以失勢大
王老若來時令人[
]悴疾病若至能生苦惱
死期現前必當命斷勢若失時滅其威力復
 

 
次大王如師子王駿疾多力爪牙鋒利入鹿
羣中隨意取食無能爲礙此諸獸類被他所
愶無有自在大王當知一切衆生被死箭射
無有豪強無歸無護命欲斷時骨節離解血
肉乾燥口不能言手足撩亂勢力都盡涎唾
便利遍汙其身眼等六根悉皆閉塞喉中氣
逆飲食不通念念之間後識將盡無始時來
生老病死苦海流轉隨業而去即於此時命
根將斷隨所作業皆悉現前琰摩使人甚可
怖畏黑闇長夜無能違逆出入之息溘然而

 
盡獨行無侶所向慞惶捨此人間趣於後世
將墜大坑入深闇處唯涉險道無復資粮業
風所吹不知前路爾時危難無別歸依於此
時中隨業受報大王有陀羅尼名曰勝旛若
人先時曾受持者於生死中能爲善伴共相
救護大王善聽我今爲說呪曰
南謨釋迦牟奈曳 怛他揭多也 阿羅[]
帝 
三藐三勃陀也 怛姪他唵 苫謎苫
謎 薩婆波跛 鉢羅苫末泥莎訶

佛告大王此陀羅尼諸佛所說於日日中清

 
淨澡漱常誦七遍有大威神能爲救濟如遭
極寒遇炎火聚如大熱時得清冷水盛夏尋
路逢好樹隂如渴遇清泉如飢得美食如病
蒙呪藥又復遇良醫如怯怖人得強壯伴大
王如是有福之人臨欲死時有好瑞相而爲
導引大王於此時中唯有善法共相護念爲
作歸依唯此陀羅尼善能救濟是故大王常
當日日誦此神呪能得消除一切罪障復能
生長無量福因當善觀察無常滅壞究竟空
無於死門中生大恐怖以善化世莫行惡法

 
常修福業起大慈悲何以故然於此身常所
愛護供以名厨上妙飲食隨時偃息無憂自
在雖受如是殊勝之樂終歸不免臨死之際
飢火來逼乏食而死復次大王所著衣服皆
是微妙迦尸白[
]錦綺綾羅涼燠順時任情
受樂終歸不免臨死之際委卧牀席迴轉隨
人垢膩縈身衾裳霑體能令見者生可惡心

復次大王平生之日澡浴嚴身塗香末香種
種莊飾熏香遍馥頂繫華鬘設受如此上妙
樂具終歸不免漸將變壞復本形狀臰穢現

 
前澡沐塗香並皆虚設復次大王多處內宮
婇女圍遶管絃代發歌舞隨情以樂送時不
聞憂事終歸不免死苦來迫懷怖而終復次
大王所居宮殿種種莊嚴戶牖踈通寒溫適
節暢情終日受樂通宵室燎明燈多諸婇女
踈籠散馥名華遍布七寳莊校所卧之牀氈
褥重敷并安偃枕恣意而卧無復憂勞及其
業盡終歸不免身亡之後送徃寒林置之空
野屍骸爛潰膿血橫流骨肉分張人皆鄙賤
被諸狐狼鴟梟鵰鷲之所餐食悲哉此身卒

 
至於此復次大王嘉晨令節嚴駕出城徃詣
芳林縱情遊賞象馬車步前後陪隨意樂乗
騎無不遂念諸臣侍從羽扇嚴儀幰帳高懸
復持金蓋鼓樂並奏鈴鐸和鳴人皆敬奉如
天帝釋若福命盡琰摩使來收録精神將至
王所隨業分判無能免者唯有殘骸置之於
地父母妻子及以國人咸共悲號推胷懊惱
靈轝送殯詣彼屍林或燒或埋或沉於水飛
禽走獸魚龞黿鼉聞其肉氣爭來餐食骨成
塵粉與地無殊大王當知一切衆生禀識之

 
類悉皆如是終爲無常之所滅壞體難保信
念念遷移多諸煩惱無可愛樂誰有智者不
生猒離是故大王當觀如是身爲患本無常
所隨鎮被死王之所驅逼知是事已當爲法
王不應恣情起貪瞋癡行於惡事何以故大
王我不說有愚癡凡夫於五欲境色聲香味
觸琣h積聚常樂親近如是之人能生猒足
大王誰於欲境能發猒心謂賢聖人起勝智
慧現在前時方生猒足漸當遠離證妙涅槃
爾時勝光天子聞佛爲說安隱自身長保國
 
位利益含識名聞十方當得生天受勝妙樂
深心喜慶得未曾有合掌恭敬一心瞻仰白
佛言世尊如來大慈爲說如是微妙法義我
今頂戴常願流通舉國諸人皆令誦習佛言
善哉善哉大王前世修因今受勝報得爲天
子所願隨心當如說行勿爲放逸時勝光天

子及諸大衆皆大歡喜信受奉行禮佛而去
佛爲勝光天子說王法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