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大乗伽耶山頂經
唐南天竺國三藏法師菩提流志等第四譯


如是我聞一時婆伽婆住伽耶城山頂精舍
與大比丘衆一千人俱其先悉是長髮梵志
皆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辦捨諸重擔逮
 
得己利盡諸有結正知解脫心得自在到於
彼岸復與無量諸菩薩摩訶薩衆俱爾時世
尊得成正覺其日未久寂然宴坐入于三昧
觀察法界作是念言我已證菩提已得聖智
慧已辦所應作已捨諸重擔已出生死曠野
已捨離無明獲於智明已拔毒箭已盡渴愛
已證法界已擊法鼓已吹法螺已建法幢已
捨離生死眼說於法眼已閉惡道開衆善道
已捨非田示諸福田我今審觀如是之法誰
能現證已證當證爲身證耶爲心證乎若身
 

 
證者身是頑鈍無覺無思猶如草木椈壎
石從於四大父母所生無常敗壞散滅之法
必假塗洗衣食等縁而得存立若心證者心
如幻化無相無形無所依處無所容受又菩
薩者隨於世間而立名字無音響無形色無
成實無相狀無來無去不出不入過於三界
無有處所不可見聞不可憶念離攀縁處非
戲論境無所入無文字不可動搖不可安立
絶於一切語言之道而言現證已證當證但
唯名字虚妄分別無生無起無有體性不可

 
取不可說不可愛著是中實無已成正覺現
成正覺及當成者若能如是無證無成乃得
名爲成正覺耳何以故菩提者離於一切變
動相故爾時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知佛所
念而作是言世尊若菩提如是相者諸善男
子善女人發菩提心應云何住佛言文殊師
利如菩提相應如是住文殊師利菩薩言世
尊何者是菩提相佛言文殊師利菩提相者
獨超三界雖隨世俗而有名字遠離一切音
聲言說諸菩薩衆發趣菩提從初發心則無
 

 
所趣是故文殊師利諸善男子善女人應以
遠離發趣之心而住菩提文殊師利若諸菩
薩能發趣於無所趣者是則趣向菩提之道
文殊師利趣於無自性是趣向菩提趣於無
處所是趣向菩提趣於法界性是趣向菩提
趣於一切法中無所執著是趣向菩提趣於
實際無差別是趣向菩提趣於如鏡中像如
光中影如水中月如熱時焰是趣向菩提爾
時衆中有天子名淨月威光白文殊師利菩
薩言大士諸菩薩摩訶薩修習何行依何處

 
修文殊師利菩薩言天子諸菩薩摩訶薩修
大悲行依於一切衆生處修淨月天子又問
言菩薩大悲依何心起文殊師利菩薩言菩
薩大悲依無諂誑心起又問言無諂誑心依
何而起答言無諂誑心依於一切衆生平等
心起又問於一切衆生平等心依何而起答
言依於入非一非異法性心起又問入非一
非異法性心依何而起答言依深信心起又
問深信心依何而起答言依菩提心起又問
菩提心依何而起答言依六波羅蜜起又問
 

 
六波羅蜜依何而起答言依方便慧起又問
方便慧依何而起答言依不放逸起又問不
放逸依何而起答言依三種淨行起又問三
種淨行依何而起答言依十善業道起又問
十善業道依何而起答言依持淨戒起又問
持淨戒依何而起答言依如理思惟起又問
如理思惟依何而起答言依觀察心起又問
觀察心依何而起答言從憶持不忘起爾時
淨月威光天子復問文殊師利菩薩言大士
諸菩薩發菩提心凡有幾種於因於果而得

 
成就文殊師利菩薩言天子諸菩薩發菩提
心凡有四種於因於果而得成就何等爲四
一者初發心二者解行住發心三者不退轉
發心四者一生補處發心應知初發心爲解
行住因解行住發心爲不退轉因不退轉發
心爲一生補處因一生補處發心爲一切智
因復次天子應知初發心如田中下種解行
住發心如芽漸增長不退轉發心如枝葉華
果次第出生一生補處發心如果實成熟復
次天子第一發心如造車人先集於材第二

 
發心如得材已各別治淨第三發心如彼匠
人造車成就第四發心如以其車引重致遠
復次天子第一發心猶如初月第二發心如
五日夜至七夜月第三發心如十日夜月第
四發心如十四日夜月應知如來所有智慧
譬如明月至十五夜一切光色悉皆圓滿復
次天子第一發心超聲聞地第二發心超辟
支佛地第三發心超不定地第四發心住決
定地復次天子第一發心譬如有人初學字
母第二發心如彼學人漸解分析第三發心

 
如學已久善筭知數第四發心如學成熟了
達諸論復次天子第一發心菩薩住因第二
發心菩薩住智第三發心菩薩住斷第四發
心菩薩住果復次天子第一發心因所攝第
二發心智所攝第三發心斷所攝第四發心
果所攝復次天子第一發心從因而起第二
發心從智而起第三發心從斷而起第四發
心從果而起復次天子第一發心因差別分
第二發心智差別分第三發心斷差別分第
四發心果差別分復次天子第一發心如採

 
集衆藥第二發心如分辨藥性第三發心如
隨病合藥第四發心如服藥除愈復次天子
第一發心生法王家第二發心學法王法第
三發心學得解了第四發心學得自在爾時
會中有天子名決定光明白文殊師利菩薩
言大士何者是菩薩摩訶薩速疾道諸菩薩
摩訶薩行此道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文殊師利菩薩言天子菩薩摩訶薩速疾道
有二種諸菩薩摩訶薩行此道疾得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云何爲二一者方便道二者

 
般若道方便道者攝諸善法般若道者了知
簡擇方便道者不捨衆生般若道者能捨諸
法方便道者知法和合般若道者知不和合
方便道者能爲因縁般若道者能至寂滅方
便道者能知諸法差別之相般若道者能知
法界無差別理方便道者能具莊嚴諸佛國
土般若道者能知諸佛國土平等方便道者
能知衆生根行不同般若道者能知根行空
無所有方便道者令諸菩薩詣於道場般若
道者能令菩薩逮無所覺天子菩薩摩訶薩 

 
復有二種速疾道云何爲二一者資糧道二
者[
]擇道資糧道者謂施等五波羅蜜決擇[]
道者謂般若波羅蜜有著道無著道有漏道
無漏道皆如是說復有二種速疾道云何爲
二一者有量道二者無量道有量道者謂有
相位無量道者是無相位復有二種速疾道
所謂智道及以斷道智道者謂從初地至第
七地斷道者從於八地至第十地爾時會中
有菩薩名勇修智信白文殊師利菩薩言大
士云何爲菩薩摩訶薩所知義云何爲菩薩

 
摩訶薩所修智文殊師利菩薩言善男子義
非和合智是和合勇修智信菩薩言大士以
何因故義非和合智是和合文殊師利菩薩
言善男子義是無爲無爲則非義非義中無
有法若和合若不和合義是無變異無成實
不可取不可捨皆如是說善男子智名爲道
道與心和合非不和合復次善男子智唯是
和合非不和合勇修智信菩薩言大士何因
縁故智惟是和合非不和合文殊師利菩薩
言善男子智善能觀察蘊處界善觀察縁起 

 
法善觀察處非處以是故惟和合非不和合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有十種智何等爲
十一者因智二者果智三者義智四者方便
智五者般若智六者攝智七者波羅蜜智八
者大悲智九者教化衆生智十者於一切法
無所著智善男子如是名爲菩薩摩訶薩十
種智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有十種發起
何等爲十一者身發起爲一切衆生淨治身
業故二者口發起爲一切衆生淨治口業故
三者心發起爲一切衆生淨治意業故四者

 
內發起於一切衆生無所取著故五者外發
起於一切衆生行平等行故六者智發起修
習一切佛智故七者國土發起示現一切佛
剎功德莊嚴故八者教化衆生發起知諸煩
惱病藥故九者眞實發起能成就決定聚故
十者無爲智滿足發起於一切三界心無所
著故善男子如是名爲菩薩摩訶薩十種發
起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有十種行何等
爲十一者波羅蜜行二者攝物行三者般若

行四者方便行五者大悲行六者求慧資糧 

 
行七者求智資糧行八者清淨信心行九者
入諸諦行十者不分別愛憎境行善男子如
是名爲菩薩摩訶薩十種行復次善男子菩
薩摩訶薩有十種無盡觀何等爲十一者身
無盡觀二者事無盡觀三者法無盡觀四者
愛無盡觀五者見無盡觀六者資糧無盡觀
七者取無盡觀八者無所執著無盡觀九者
相應無盡觀十者道場識自性無盡觀善男
子如是名菩薩摩訶薩十種無盡觀復次善
男子菩薩摩訶薩有十種調伏行何等爲十

 
一者調伏慳嫉行捨施如雨故二者調伏破
戒行三業清淨故三者調伏瞋恚行修習慈
心故四者調伏懈怠行求法無倦故五者調
伏不善行得禪解脫神通故六者調伏無明
行生決定善巧慧資糧故七者調伏諸煩惱
行圓滿一切智資糧故八者調伏顚倒行出
生眞實不顚倒資糧道故九者調伏不自在
行於時非時自在故十者調伏著我行觀察
諸法無我故善男子如是名爲菩薩摩訶薩
十種調伏行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有十 

 
種寂靜地何等爲十一者身寂靜地遠離三
種身不善業故二者口寂靜地淨治四種口
業故三者心寂靜地永捨三種意惡行故四
者內寂靜地不執著自身故五者外寂靜地
不執著一切諸法故六者智資糧寂靜地不
執著所行道故七者不自高寂靜地觀察聖
智自性故八者究竟邊際神通寂靜地出生
般若波羅蜜故九者滅戲論寂靜地不欺誑
一切衆生故十者不顧戀身心寂靜地大悲
教化衆生故善男子如是名爲菩薩摩訶薩

 
十種寂靜地復次善男子諸菩薩摩訶薩如
實行者能得菩提不如實行則不能得如實
行者如其所說則如是行不如實行者但有
言說不能信受不能修習復次善男子菩薩
摩訶薩有二種如實行[
]等爲二一者道如[]
實行二者斷如實行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復
有二種如實行何等爲二一者自調伏如實
行二者教化衆生如實行善男子菩薩摩訶
薩復有二種如實行何等爲二一者有功用
智如實行二者無功用智如實行善男子菩 

 
薩摩訶薩復有二種如實行何等爲二一者
善建立諸地如實行二者善觀察諸地無差
別如實行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復有二種如
實行何等爲二一者善遠離諸地過失如實
行二者善圓滿諸地功德如實行善男子菩
薩摩訶薩復有二種如實行何等爲二一者
善說聲聞辟支佛地如實行二者善說諸佛
菩提不退轉法如實行善男子菩薩摩訶薩
有如是等無量無邊如實行法若能如是如
實行者當知是人不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

 
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勤修學爾時世尊讃
文殊師利菩薩言善哉善哉文殊師利快說
此語佛說此經已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勇
修智信菩薩摩訶薩淨月威光天子決定光
明天子及餘衆會一切世間天人阿脩羅等

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大乗伽耶山頂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