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伅眞陀羅所問寳如來三昧經卷上
後漢月支三藏法師支婁迦讖譯

聞如是一時佛在羅閱祇耆闍崛山中與六
萬比丘俱菩薩七萬三千人一一尊復各從
十方佛剎來到是間悉得陀隣尼法其欲無
所罣礙其心所念羞慚多所忍而行從是而
得成其心如金剛無能斷截者諸佛法一切
習諸佛法欲具足其意所作而欲甚尊其意
不離菩薩心令他人亦爾施與伏意而不亂
所愛而無所惜其淨戒莊嚴飾身口意其忍


辱柔軟是則爲力是則僧那阿僧祇劫億那
術百千所作精進而不懈怠禪惟務三昧三
摩越其心知他人意以是自娛樂其慧功德
無所不解其心譬若須彌無能譬者其心如
地水火風亦無所愛亦無所憎常有慈心其
身光明無所罣礙其哀是行爲一切人而作
傷心已法等心已是爲樂其護者不隨二道
有利無利若譽若謗若有名無名若苦若樂
過世間之所有法一切諸會不已爲會却諸
外道降伏衆魔是者難值若優曇鉢華時時

 
可得一切人而無請者而爲作請故名曰友
其友者乃致泥洹以無極上僧那僧涅以深
法猛若如師子以怛薩阿竭印而印之所受
決而無所礙其作如所言以諦法而審其光
明超於日月十方莫不聞名者一切諸佛無
不救護不令離法悉皆守深法藏不斷三寳
其心功德遍無央數剎土其心淨潔習其處
而徃還到佛所無所失常教導一切人以入
般若波羅蜜漚惒拘舍羅則是頭隨人心所
喜以法教照各令得所索知諸人相所行隨

 
所樂喜不失其意而作醫王之德療於老病
死已供養過去無央數佛其功德而致相諸
種好已過空無相無願之法諸法無所有如
幻野馬如夢如水中影山中之響悉知一切
之音聲通入諸法各各能答以成持諸所欲
以智慧曉了道事已稍近尊十種力肉眼慧
眼道眼法眼佛眼過度衆冥盡入諸功德行
曉知菩薩之藏其聞是法不復轉移便得相
印三昧金剛行三昧其法在所作三昧寳明
持三昧不捨一切人三昧悉知一切心三昧

 
已得佛智慧如佛所作爲一切作本已具足
諸好有菩薩名曰樂作復有菩薩名曰樂
等有復有菩薩名曰寳手復有菩薩名
曰明華復有菩薩名曰寳炎復有菩薩
名曰喜見復有菩薩名曰意喜復有菩
薩名曰喜以眼見復有菩薩名[
]持地[]
復有菩薩名曰歡喜作復有菩薩名曰大
處廢復有菩薩名曰大利復有菩薩名
曰辟魔復有菩薩名曰意樂香復有菩
薩名曰人中之天復有菩薩名曰諦願

 
復有菩薩名曰等視復有菩薩名曰盡見
等不等復有菩薩名曰執御復有菩薩
名曰一切無請而作請之友二十復有菩薩名
曰彌勒復有菩薩名曰雨音復有菩薩
名曰雨若山半復有菩薩名曰雨山鼎
復有菩薩名曰慈行復有菩薩名曰光英

復有菩薩名曰光聲陽復有菩薩名曰
鐙明王復有菩薩名曰如常眼所見
有菩薩名曰光等知三十復有菩薩名曰尊官

復有菩薩名曰天官復有菩薩名曰天

 
復有菩薩名曰視處悉吉復有菩薩
名曰快譬復有菩薩名曰諦議意復有
菩薩名曰安處意復有菩薩名曰安處度

復有菩薩名曰無所動而度復有菩薩
名曰金剛行度四十復有菩薩名曰三世行度

復有菩薩名曰諦如事不異復有菩薩
名曰特嚴欲好復有菩薩名曰不盡欲
復有菩薩名曰不
[]留欲復有菩薩名曰
意音復有菩薩名曰淨音復有菩薩名
曰飽滿一切音復有菩薩名曰文殊師利
 

四十九如是等菩薩會者七萬三千人於三千
大千剎土釋梵護持世者一一豪尊諸天龍
閱叉犍陀羅阿須倫迦留羅眞陀羅摩睺勒
人非人盡來會悉欲聞佛所說經提無離菩

薩從座起整衣服叉手長跪而讃歎佛說俗
者不及道之明爲世間而作本已過度於衆
冥今自歸度於世者以布施緫持十種力
已自伏意并化餘人是則爲度一切莫不供
事者今自歸於三界無能與等者以相無
所不饒益其光七尺色若於金其音中和色
 
甚殊好無能與等者今自歸莫不供事者
以度而度以降伏衆外道其智甚尊在於衆
黠之上莫能有轉動者盡知一切之行其功
德甚尊今自歸無極之大哀諸所欲於欲
無所得衆魔已索莫能當者其淨戒無所不
安於諸天一切則爲天中天其意無所復著
今自歸莫能當者其聞德莫不歡喜形像
若寳其見者無不愛樂於施與已離婬怒癡
今自歸其德若天無所不覆以四諦過於
四瀆以無眼者悉得視瞻口所說法無涯底
 
於三世行爲一切作本今自歸其足而有輪

其身者爲諸天一切人之所供事無男無
女皆得而依衆魔而不敵當則是天上天下
之所特尊以衆諦正法持於一切其心等
慈者無所不遍爲一切作導其法而等住今
已自歸其德無及者其音柔軟清淨其聞
者莫不悅心其聲如梵無所不至一切諸音
皆悉具足今自歸於尊諦已度空無相無
願其智甚深不可得限已入衆脫是爲功德
今自歸已得脫者悉知因縁而所生有之

 
功德其見無內無外用等故其知所說別於
如作今已自歸過度諸所可見亦無所從
來無所從去視諸法悉脫若幻野馬今自歸
於法功德所生無所生俱無生其有已滅
無有盡時所住如法如怛薩所入審如審
所說若法如怛薩無所動轉其德若大山身
者若金剛今自歸安則若山身心意而適
等其名流於三世莫不聞者一切所問皆能
報答唯不以煩而肯說者願欲所問讃歎
佛已儻有說者而欲問之佛言在所問提無

 
離言何謂菩薩以法自在說而莊飾身
謂菩薩決深法無所不入何謂菩薩知一
切人心何謂菩薩隨所喜而化何謂菩
薩心行而入何謂菩薩知因縁有所作
何謂菩薩而施與爲莊嚴持戒忍辱精進一
心智慧何謂菩薩得在梵天何謂菩薩
其智甚尊何謂菩薩而常得勝何謂菩
薩從是得度何謂菩薩於聲聞辟支佛一
切人而示現法不入其中何謂菩薩離於
生死而不泥洹何謂菩薩知一切人界不

 
離法身何謂菩薩不離本於離本而示現

何謂菩薩而得尊貴其福若帑藏何謂
菩薩隨欲而得入道何謂菩薩盡知諸法

何謂菩薩所作常安諦何謂菩薩於世
間而行無所著何謂菩薩而自在法端正
莫能當者何謂菩薩常不離佛何謂菩
薩安諦而學何謂菩薩意學法無所取無
所捨何謂菩薩而護一切何謂菩薩至
法輪轉何謂菩薩乃至阿惟顏佛言善
哉善哉提無離菩薩所問乃爾令一切得所

 
其在會者若當來悉爲作導是摩訶衍而得
久住佛言諦聽諦聽今我所說則言願樂欲
聞佛言菩薩用四事而自在何謂四其光明
爲一切無所罣礙所有名寳其有索者不
爲愛惜若明經者說法而不中斷於邊勸
若有請令說法而不以爲難承怛薩阿
竭不可議踊躍而說之於菩薩事無所希望
以法而施與是名曰四事復有四事深入
諸法其慧所作不離功德何謂四於十二因
縁而直知之如自惜身亦惜於人與身無

 
於生死亦不念有所從來有所從去
一切諸法以空見空是爲四事復有四事
悉知一切人心其功德增減何謂四事以入
法身而無瑕穢諸種好悉以現以四事
而觀其心無破壞便得三昧是爲四事
復有四事隨一切所行而教化之何謂四事
其慧而四等悉化一切人觀知諸法
其心已淨潔悉淨一切人心是爲四事復
有四事知一切人心化之所行何謂四事其
智無所不入其慧無所罣礙其心無有

 
睡卧諸蓋已不復著是爲四事復有
四事所作罪福不忘何謂四事一切無所斷

亦無所著而知因縁所作隨其示現以
法持法亦不念有我亦不念有人隨是教
者不失道法是爲四事復有四事以布施
而莊嚴何謂四事以相莊嚴隨人所喜示
現其好其色甚尊好所作而不可盡
是爲四事復有四事用淨戒而爲莊嚴便爲
遮迦越羅不忘菩薩心得作釋提桓因以
菩薩心而自莊嚴而作梵天其心以菩薩

 
而爲莊嚴離一切惡道但生天上世間作
人以菩薩心而爲莊嚴是爲四事復有四
事忍辱莊嚴何謂四事其音如梵聲聞者各
得所其聲軟好譬如迦陵一切莫不愛樂
常於功德而堅固是爲四事復有四事
以精進莊嚴何謂四事其身若金剛諸邪不
能得其便爲一切而作厚所作事具足
辯而不中悔學問無猒極其心所求而悉
具足是爲四事復有四事以禪自莊嚴何
謂四事所作不抵突而不調戲不爲弊

 
自知而無異意是爲四事復有四事
以智慧而莊嚴何謂四事不自念有我亦不
念有人亦不念有壽亦不念有命亦不著亦
不斷所作甚尊一切所有無所不入
一切諸法無所復畏是爲四事復有四事
其慧自致梵天何謂四事以空慈念一切
教一切人而以加哀緫攬諸法而已護故

等於一切亦不捨佛是爲四事復有四
事不離於智何謂四事以四禪而住不動轉
於菩薩以四事三昧三摩越用漚惒拘舍

 
羅故不生無色中自在心所說不離法
遍至十方盡見諸佛是爲四事復有四事
而自在何謂四事於內而自滅於外亦自滅

悉曉了諸法如幻以慧爲力不自貢
高而得度是爲四事復有四事深入慧何
謂四事知欲而不斷欲中道取證知生死
以漚惒拘舍羅而在中所見悉知其正道
非正道亦不捨所見知無黠而親近十二
因縁是爲四事復有四事於羅漢辟支佛
一切人以法而示現不於中有所希望何謂

 
四事視諸三昧知若如幻曉了諸法而嚴
以五旬自娛樂所作審諦其自心知
譬若如幻是爲四事復有四事離生死亦
不般泥洹何謂四事念諸佛故其心而等
用漚惒拘舍羅故不忘本發心之願

是爲四事復有四事而知一切人不離於
法身何謂四事視一切人皆自然諸人入法
身亦自然知一切人而自然人自然慧
自然而不疑人自然泥洹自然而得忍
是爲四事復有四事亦不離本於無本而見

 
何謂四事常念泥洹欲具足佛法其意而遍
以身現遮迦越羅梵釋於其中現功德
令會者因是法以身現不肖令劣者得作
功德其有所求者則施與以身於尊貴現
於極豪而徃率化是爲四事復有四事持
想入無想何謂四事生死無常其心淨
本已苦今已慧得視一切諸法無我
洹寂是爲四事復有四事離諸見法何謂
四事清淨於慧眼無所不見佛眼者悉
在前立已度諸法印阿惟顏是爲四事

 
復有四事自在決諸疑何謂四事所欲無覆
入諸諦慧無所不覆不離諸陀隣
是爲四事復有四事而隨習俗無所著
何謂四事盡知世事便能度一切人
離憎愛以淨於本無所點汙是爲四事

復有四事而住法何謂四事其心自在
慧亦自在其智亦自在漚惒拘舍羅而
自在是爲四事復有四事何謂四事不離

怛薩阿竭爲一切讃歎佛形容教詔人
令發心爲菩薩常念於佛是爲四事復

 
有四事寂而知諸法何謂四事以道要盡知
俗事一切曉了諸慧於所聞無有疑而
得法忍不念有是無是不隨俗人有所作
是爲四事復有四事而爲師無所貪何
謂四事爲一切人作因縁其心質朴而無
諛諂捨身之安而憂他人所求慧不用
身故但爲一切是爲四事復有四事爲一
切作護何謂四事自捨身而憂他人悉捨
諸樂以法自樂所聞不以爲解以法功
德而自長養是爲四事復有四事當成輪

 
轉何謂四事逮得陀隣尼逮得自恣所欲
而無盡滅自入其心於內曉了諸法盡
解他人是爲四事復有四事乃至阿惟顏
何謂四事已度於生死不離於菩薩便得
無所從生法樂忍故受生死用不離法故
已得阿惟越致印已令得怛薩阿竭印令
到十道地以到十道地從次第悉曉了
爲四事佛說菩薩四事品時三千大千剎土
六反震動其光明無所不明諸天飛在其上
以億百千種妓樂而娛樂供養佛雨於天華 

 
皆言善哉善哉佛從無數劫所行今皆聞之
其在會者其聞是法德本已作功德聞已便
諷誦持復爲一切人廣說其心未曾忘菩提
如是輩人所作亦當如佛吾等已得是利所
以者何逮聞是法爾時諸天及人八萬四千
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萬二千菩薩
皆得無所從生法樂忍提無離菩薩問佛從
怛薩阿竭般泥洹已後其有聞是經者諷誦
讀持供事當得幾法功德佛言當得八法功
德其信無有異於菩薩而堅住其身施人

 
於功德而令增益於一切人其心無所恨
住於無極大哀教詔一切以法故學問不
猒足若海不猒衆流欲護諸法以法功
德而自長養雖身死後逮倍好入諸福功
德具足本願爲諸佛所擁護降伏衆魔以
離恐懼菩薩以是八事佛般泥洹已後便
逮得功德法爾時三千大千剎土地爲六反
震動悉平如掌諸山陵海水陂渠溝坑悉見

平如地其在水蟲謂爲如故以百歲枯木諸
樹皆生若干種葉其葉者在佛方面皆傾枝

 
向之其餘好樹亦復如是地爲生蓮華大如
車輪其色無數其光明悉開闢三千大千之
剎土從下視上了無所見但聞妓樂其音甚
好爾時從冰山香山其香到是無所不遍其
華從是山出乃來雨佛上遍其地没其踝佛
所坐樹其樹亦出華亦聞妓樂音若如天樂
其佛上便有四十萬里珍寳華蓋而覆蓋座
間而有珍寳鈴周帀其邊悉皆垂珠從其垂
珠間其音聲悉遍三千大千之剎土舍利弗
前長跪問佛是何本之瑞應乃有是現佛謂

 
舍利弗有王名曰伅眞陀羅從名香山與諸
眞陀羅無央數千與犍陀羅無央數千與諸
天無央數千而俱來說是瑞應言適未竟便
見伅眞陀羅與八萬四千妓人俱來及無央
數人其華從上墮譬若天雨從上悉下與諸
俱來者頭面著地爲佛作禮遶佛三帀皆在
前住伅眞陀羅王便以手持瑠璃之琴所以
者何是本之願面面各四萬二千妓樂伅眞
陀羅在其中央同時鼓琴其聲悉遍三千大
千之剎土諸欲天子所有妓樂應時其音不

 
與是聲而等所以者何其音悉覆即令不如
諸欲天子諸色天子皆悉到佛所鼓是音時
三千大千之剎土應時諸樹名大山冰山王
摩訶目隣皆悉躚躚搖譬若如舞一切低昂
皆向佛譬若如人之作禮比丘比丘尼優婆
塞優婆夷諸一一尊比丘及新發意菩薩其
在會者諸天龍鬼神一切自於坐皆踊躍[
]
峨其身而欲起舞
提無離菩薩問尊聲聞已離諸欲悉得八惟
務禪盡見四諦何縁復舞諸尊聲聞答言吾
 
等不得自在用是琴聲於座不能忍其音亦
不能制其心令堅住
提無離菩薩問摩訶迦葉言仁者年尊而知
猒足自守如戒爲諸天及人之所敬愛云何
不能自制身舞若如小兒摩訶迦葉言譬若
隨藍風一起時諸樹名大樹而不能自制所
以者何其身不堪伅眞陀羅王琴聲譬若如
隨藍風起時以故吾等而不能自制今乃知
上人之所作其功德不可當諸聲聞之所有
今悉爲是音而覆蔽

 
提無離菩薩復謂摩訶迦葉觀諸阿惟越致
所作爲聞是琴聲而無動者其有智人聞是
奈何而不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諸聲
聞之所有威神之力皆悉爲琴聲而所覆蔽
是音不能動搖諸摩訶衍伅眞陀羅王所有
妓樂八萬四千音聲皆悉佛威神之所接亦
伅眞陀羅本願福之所致諸所音樂聲莫不
聞其聲皆言諸法等而悉脫下中上悉淨而
亦空無有異一切諸人計無有人已過去當
來今現在亦爾但聞其音了無所有其法者

 
一切人聲亦復如是一切剎等剎所以故
等而無剎故其明無所有等而稱其剎者
無有生者亦無長大者是故空無有識而自
然諸所有無所有是自然亦不可得外行
亦不可得內行其慧而本異法而字法亦無
所有其名亦爾其知名色無所有其行無
著已過去安無有極已從聞法本盡壞無
所有亦無所至亦無所住其所計但有字
但字盡知字法而法等不枝別心所持等
持故無所有其本轉而不相知心所思亦無

 
所生其知是慧便入法其根根已等斷前
與後法適等其知等於三世其慧便無央數

凡人爲色名之所繫是者凡之所作從本
至今從生至老無有已已知因縁不復滅其
言有我有人是與本而反我所住等無所
住諸法亦無所住其知住無所住是爲歡喜
聞信譬若雨而有電是上之自然一切諸
法如我故曰自然我與人自然空已知是
者便入陀隣尼印諸所脫門戶而悉知相
等相故無相法者無有底故無希望用字故

 
故與法別便有上中下其字者不自知而別
用不可見故其心已本來故而有二本者故
一已知諸法無所有已爲斷本際故
斷本際爲一切而有行已知本際等是則爲
慈哀已淨於慈便等於苦樂亦不喜亦不
憂所以者是爲上人已入本故法學者寂而
寂若說若不說無所增減法者所以故寂而
無希望故空中之聲而不可獲但可聞無
所說若所說若所聞皆不誠聞是音時八千
菩薩悉得無所從生法樂忍提無離菩薩問

 
佛是歎聲從所出佛語問伅眞陀羅王悉自
爲若說之應時受言便問伅眞陀羅是歎聲
所從出則答言從一切人聲從彼出復問一
切人聲從所出從空出提無離菩薩則言伅
眞陀羅一切人聲不從意出伅眞陀羅復問
提無離菩薩是聲當從身出爲從心出提無
離言亦不從身出亦不從心出何以故其身
不常住故譬若如草不常生若牆[
]不常而
住會有躃時其心無有形亦不可見亦不可
聞亦不可聽譬若如幻伅眞陀羅復問提無

 
離若無有身無心是聲何從得出則答言一
切從念自然而有聲如仁說聲從念便有今
我歎聲因空而出所已故諸聲不離空故伅
眞陀羅則言如仁欲知聲者皆因空自然有
聲但聞音而不可見即時滅其滅者亦空故
曰自然諸法所以等者如空等故其有所說
無所說亦等所以者空等故一切諸法但可
聞不可見其所聞法於聞不見其法如法於
聲不見是聲亦於法不見諸法不可覺所以
聞者已漚惒拘舍羅故而可聞則亦無所聞

 
以漚惒拘舍羅智知便於法無所希望無所
希望者是故要是故力不復羸便堅強無有
能斷者無有能斷者無有生無有生者無所
屬無所屬者便已輕已輕者便淨潔已淨者
便無垢已無法甚明甚良甚明者是心本心
本者爲過其過者知過已已過者便無有想
已過諸想其處轉上轉上者是菩薩忍已得
忍者無所不忍亦忍空亦忍人何以故空亦
不離人何所是空人則空忍於無相忍於有
相所以故相者自然而無相亦忍無願亦忍

 
有願所以故其願相自然無有願本諸法泥
洹亦復忍於生死所以故生死者譬若如夢
菩薩得忍者不疑有無持一計而盡知一切
人用得忍故知一切諸法亦無所至亦無所
來知諸法悉住已住於法者知一切人亦住
已入是法者是爲無所從生法樂忍但有音
聲其法忍者亦無所語無可說其本者亦復
不可說佛者甚尊不可說法而令人得了提
無離菩薩白佛快哉伅眞陀羅所說微妙曉
了知深法而得忍能有一一尊所有所入忍

 
而甚深問佛是王所作功德已更幾佛其所
欲自恣乃爾佛語提無離菩薩可知矞鋮F
一沙爲一佛土盡索滿中星宿是數可知伅
眞陀羅所供事佛其數不可計提無離菩薩
問伅眞陀羅所供事佛甚多乃爾合會功德
甚大巍巍何縁不疾成佛伅眞陀羅則言菩
薩用十事無有猒足何謂爲十供事怛薩阿
竭而無猒足所作功德亦無猒足學問
法亦不猒足四禪五旬知亦不猒足
諸法亦不猒足欲廣說法亦不猒足
 
教一切人亦不猒足常欲護法亦不猒足

欲具足諸波羅蜜亦不猒足欲感動化
道勸助亦不猒足是菩薩十不猒足伅眞
陀羅問佛聞菩薩摩訶薩有三昧名曰寳如
來其得是三昧者悉具足諸寳其聞者所說
法而自在佛言諦聽所說伅眞陀羅言受教
唯願聞之佛言菩薩不盡佛及法比丘僧用
是三事發心便有八十法寳何謂八十其心
不忘薩芸若是則爲寳其心不捨信是則
爲寳其心習諸功德不懈是則爲寳

 
心堅其願不捨是則爲寳其心所有施與
無所愛惜而復增益是則爲寳其心所作
但念菩薩是則爲寳其心莊嚴身不犯身
三事是則爲寳其心淨者其語無惡是則
爲寳其心莊嚴心不念惡是則爲寳
心已戒莊嚴加身不欲不念人惡是則爲寳

其心無所罣礙等一切人是則爲寳
心已忍辱爲莊嚴忍一切諸惡是則爲寳
其心不愛惜身壽命用菩薩故是則爲寳
其心無所憎愛亦不搖動是則爲寳其心

 
堅固精進而不懈怠是則爲寳其心所作
皆悉欲成是則爲寳其心所念意行直所
作不忘欲具足菩薩事是則爲寳其心禪
三昧三摩越已發是所作便自在是則爲寳

其心求法欲合會諸智是則爲寳其心
所聞法而習誦便有精進是則爲寳二十其心
所說法無所希望度諸求故是則爲寳
心於法無有虚飾是則爲寳其心念正道
所作如事是則爲寳其心所聞所作如所
聞用審故是則爲寳其心具足智慧已不

 
隨他人教是則爲寳其心以無極慈而自
護是則爲寳其心爲無極哀謂等一切故
是則爲寳其心無極護[
]法自娛樂是則
爲寳其心以無極等觀視諸法是則爲寳

其心於生死不以爲勤苦已入功德故是
則爲寳三十其心欲教一切人多念於人不自
念是則爲寳其心不乏已法分與人令得
而學是則爲寳其心以大智無所不曉有
神足無所不感動是則爲寳其心而親近
迦羅蜜無所聞而學問是則爲寳其心遠

 
離惡師而習功德是則爲寳其心等一切
因是習無有二心是則爲寳其心知生死
是則爲療病便入一切人意是則爲寳
心爲一切作藥而愈諸病是則爲寳其心
不輕[
]無智者用法尊故是則爲寳其心
不自貢高而忍一切是則爲寳四十其心不諛
諂是則爲寳其心所聞法不忘於法住故
是則爲寳其心盡護諸法用念報諸佛恩
故是則爲寳其心欲報恩用堅固厚故是
則爲寳其心若有侵者而不念報是則爲

 
其心樂於山間欲守法淨故是則爲寳

其心常欲捨家欲作沙門至於正故是則
爲寳其心於道而自極足自制而護惡是
則爲寳其心知足令人各歡喜是則爲寳

其心於世事知足者是爲不猒足於法是
則爲寳五十其心自護不與衆閙從事是則爲
其心不猒足諸功德用諸相具諸種好
是則爲寳其心不猒足於智慧欲決一切
人疑故是則爲寳其心常念佛不離佛故
是則爲寳其心常念法所說不離法故是

 
則爲寳其心常念僧便至阿惟越致僧故
是則爲寳其心常念戒不動離菩薩是則
爲寳其心常念施不貪身故是則爲寳
其心常念天上便入一生補處是則爲寳
其心盡知本索曉諸所有是則爲寳六十其心
知法不壞法身故是則爲寳其心所作知
如事盡知一切人之所語是則爲寳其心
知自在飽滿一切人是則爲寳其心得陀
隣尼所聞法無所忘是則爲寳其心知本
法諸所有[
]然悉曉了是則爲寳其心護[?] 

 
慧知其識如幻是則爲寳其心學審諦從
是而得脫不壞所作是則爲寳其心護法
欲知人自然是則爲寳其心知無常苦生
死於三界無所著是則爲寳其心視諸法
無有我用無人故是則爲寳七十其心入泥洹
從本本寂復寂是則爲寳其心知空無相
無願已度於脫近泥洹門是則爲寳其心
無有生無所生無所壞無所滅其脫是者得
忍是則爲寳其心知若幻如夢如野馬如
山中響如水中影已堅固無所希望是則爲
 
其心喜知十二因縁已去著斷之事是
則爲寳其心所見悉曉了而不求不墮二
是則爲寳其心不入二事已一事悉知法
是則爲寳其心具足諸行而不轉還度於
諸色名是則爲寳其心稍近已具法故是
則爲寳其心合聚三十七品用度諸法故
是則爲寳八十佛語伅眞陀羅已習是八十事
而具足便得寳如來三昧已逮是三昧者於
道寳於欲寳無所住何謂欲寳何謂道寳欲
寳者諸天及人人中之尊釋梵四天王遮迦

 
越羅若尊者諸侯其一一豪姓者於天上天
下各自有尊已得者則不如驕自於是中悅
心爲菩薩而欲得之是名曰欲寳道寳者以
法度欲何所法而度俗者則道法何以故欲
之所作皆因慧慧者則象道之法譬如衆流
歸於大海須彌者諸山中尊月者衆星中大
明日者明於衆冥若師子諸獸中之猛如王
於衆而爲上如釋於忉利而爲尊梵者於衆
梵而獨高以是慧尊於諸法故曰智慧王所
以其欲度者因是而得度用安隱道故若冥

 
持炬火而得明其作甚猛降伏衆魔作醫王
調和諸藥作師曉知諸事若持弓弭箭在所
射其箭無所不入若力士持兵有所擊應時
無有全命者持是智慧擊於愚冥無有不盡
者所以者何用去垢故其心而等無有異亦
不與人有所諍亦無有能害者與人無有恨
所作有究竟故其慧而忠質故能有所成所
作至誠是爲止意一切平等是爲斷因縁是
神足合會諸功德是則爲根所作在後是則
爲力於無智而爲智是則爲覺示人道徑者

 
是則爲道已寂而寂向觀而觀於冥欲作明
冥去是則爲明是明之自然故無有垢故能
淨餘脫於欲故能脫餘欲不可見已度諸界
故無有諸界內已寂已過諸空用入空故已
離諸所見是則無相無所求寂是則無願相
已度三界以相無有相是爲相其相與空等
故所以者何以無求故是則爲布施已度是
我所非我所無希望是則爲我戒無所住是
則爲忍無所持無所捨是則爲精進無所增
減是則爲禪不可知處所是則爲慧其所入

 
一切皆慧之所入與漚惒拘舍羅而相得故
譬若如夢已無我爲莊嚴所作皆功德已離
無所住佛語伅眞陀羅是則慧寳菩薩已具
足是者便逮寳如來三昧譬若大海悉含受
衆流及寳悉從中生若菩薩得是三昧者便
含受一切人是爲合集諸法故是者衆寳之
明是者衆寳之本以是故三寳衆不知盡提
無離菩薩問佛伅眞陀羅王已逮得是三昧
不佛言自從伅眞陀羅而問爲而發遣提無
離則問仁者已得是三昧伅眞陀羅報言是

 
三昧不作是住念當得我者不得我者是三
昧無有能得者是三昧亦無有色而不可知
痛痒思想生死識亦不可知是三昧不可以
色見亦不可聽聞亦無所生相亦無所盡相
亦無所有相而可相相相亦不可觀亦不可
視其言我能視我能觀不爲三昧何以故有
因縁想故三昧者無有因縁想三昧者等諸
法故已等諸法我亦如是一切人等何以故
等一切空故三昧者空相一切人無有相無
有相是三昧相一切人無有願無有願是三
 
昧相一切人悉淨悉淨是三昧相一切人無
有我無有我是三昧相亦不可得身亦不可
得細滑亦不可得心其有說我知法我見法
是皆不可得所以故不可從希望得提無離
菩薩白佛見伅眞陀羅所被服從婇女及妓
樂謂已媱泆不知所入法甚深微妙所說自
恣如法佛言菩薩已入深慧曉了漚惒拘舍
羅其道地如是無所不作伅眞陀羅所持琴
而鼓之其音莫不而聞故七十億伅眞陀羅
三十億[
]陀羅自隨者八萬四千夫人悉發[]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菩薩以是慧漚惒
拘舍羅便致名及美人而在尊位用不可數
人故爲作本如人作火不益薪知令滅不久
菩薩而獨住者不能爲人作本以與人共乃
能益人其欲作大火者當益其薪故能大明
菩薩以人爲薪乃能成大之光明佛言菩薩
所受人多各各得本提無離問佛伅眞陀羅
何以故能持妓樂音而令人發阿耨多羅三
耶三菩提心佛言伅眞陀羅[
]陀羅者悉樂[]
於妓樂便以妓樂而樂之各得歡喜知得歡

 
喜便令聞佛音聞法音聞僧音讃歎菩薩快
其德極尊當已心習薩芸若但聞布施持戒
忍辱精進一心智慧音慈哀護等音止意斷
神足根力覺道向觀禪惟務三昧三摩越皆
聞是音無常苦無我寂亦復聞是音空無相
不願無生無所生無生死亦聞是音復聞菩
薩藏陀隣尼金剛行三昧藏淨決諸法王印
海印三昧入一切諸法自恣諸法三昧莊嚴
三昧寳如來三昧寳自然三昧知禪三昧歡
喜三昧令地悉作蓮華三昧蓮華尊三昧無

 
所不遍入三昧法池三昧其意差特三昧大
電明三昧師子明三昧日明三昧無央數因
三昧已入本三昧金剛署三昧金剛幢旛三
昧若金剛三昧金剛[
]三昧如地三昧若須
彌三昧若須彌住三昧明華三昧其心自恣

三昧知一切入三昧一切所行其地因是三
昧甚深全三昧無央數說法三昧開冥三昧
知一切人心行三昧所樂三昧生旬三昧降
伏魔三昧現諸色三昧各入其音三昧悉知
一切人身三昧法行三昧慧地首三昧地首
 
三昧見諦所有三昧解諸縛三昧悉入諸因
縁三昧四十五
伅眞陀羅所問寳如來三昧經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