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大般泥洹經卷第一
東晉沙門法顯共天竺沙門覺賢譯

序品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拘夷那竭國力士生地
[
]連河側堅固林中雙樹間與八百億比丘[]
前後圍遶二月十五日臨般泥洹時諸衆生
各各快樂自計清淨無疑猒想忽然自覺悟
今日如來應供等正覺哀愍世間覆護世間
爲世間歸等觀衆生如視一子恬憺寂滅大
牟尼尊告諸衆生今當滅度諸有疑難今皆

 
來問爲最後問如是覺已各懷憂慼爾時世
尊從其面門放種種光青黃赤白玻瓈紅色
明曜殊特普照三千大千世界乃至十方一
切佛土六趣衆生其蒙光者罪垢諸惱皆悉
除滅咸皆悲歎愁憂苦惱舉聲啼哭悲號哀
慟椎胷大叫淚下如雨更相謂言怪哉仁者
世間虚空怪哉仁者衆生福盡怪哉仁者苦
法增長如來不久當般泥洹一何駛哉世間
虚空何其駛哉世間眼滅我等當共疾徃詣
彼拘夷那竭國力士生地禮拜供養勸請世 

 
尊不令泥洹住壽一劫若過一劫若佛泥洹
誰爲我等親善慈導誰爲我等救諸厄難諸
人等有所不了當詣如來諮決所疑爾時大
地六種震動時有八百億比丘皆阿羅漢心
得自在所作已辦離諸煩惱降伏諸根譬如
大龍成就空慧逮得己利如栴檀林以爲眷
屬功德具足爲佛眞子其名曰尊者迦旃延
尊者薄拘羅尊者優波難陀等是諸比丘晨
朝嚼楊枝澡漱清淨時有妙光來照其身如
日初出照青樹葉赤脉悉現此諸比丘亦復

 
如是舉身支節一切毛孔血流如雨心大苦
痛哀愍安樂諸衆生故欲發大乗方便密教
教化因縁故疾早漱訖來詣佛所稽首禮足
遶百千帀恭敬問訊於一面住復有二十五
億比丘尼皆是羅漢心得自在所作已辦離
諸煩惱降伏諸根譬如大龍成就空慧逮得
己利其名曰拘隣女須跋羅陀比丘尼優婆
難陀比丘尼海智比丘尼等如日初出照青
樹葉赤脉悉現此諸比丘尼亦復如是舉身
支節一切毛孔血流如雨心大苦痛哀愍安 

 
樂諸衆生故欲發大乗方便密教教化因縁
故來詣佛所稽首禮足遶百千帀恭敬問訊
於一面住爾時會中復有諸比丘尼皆是菩
薩人中雄猛得十地行教化因縁故現爲女
身遊四無量能自現身爲佛種種變化復有
一琲e沙菩薩摩訶薩人中雄猛一切功德
皆已具足以方便身深樂大乗正向大乗飢
虚大乗貪求大乗渴仰大乗堅住大乗善能
隨順一切世間未度者度未脫者脫於無數
劫修習淨戒度脫衆生於無數劫修習淨戒

 
安慰衆生於無數劫修習淨戒興隆三寳於
無數劫修習淨戒轉正法輪於無數劫修習
淨戒成大莊嚴於無數劫修習淨戒行處堅
固如是等無量功德皆悉成就等觀衆生如
視一子其名曰海德菩薩無盡智菩薩等如
日初出照青樹葉赤脉悉現此諸菩薩亦復
如是舉身支節一切毛孔血流如雨心大苦
痛愍念安樂一切衆生欲發大乗方便密教
教化因縁故自來詣佛所稽首禮足遶百千
帀恭敬問訊於一面住復有二琲e沙五戒 

 
優婆塞深樂一切諸對治法苦樂常無常我
非我空非空依無依衆生非衆生瓻D琣N
非吉有爲無爲泥洹非泥洹深樂如是對治
之法欲聞妙義闡揚大法於無數劫淨修梵
行而無所失欲行大乗爲人廣說修習淨戒
欲學堅固大乗欲學隨順世間欲學度脫世
間欲學興隆三寳欲學轉法輪欲學大莊嚴
如是無量功德具足等觀衆生如視一子其
名曰無垢稱王優婆塞善德優婆塞如是等
二琲e沙優婆塞於晨朝時爲供養如來故

 
人人各作五千栴檀牀帳沉水牀帳衆寳牀
帳天香牀帳鬱金香華牀帳等其諸牀帳悉
以牛頭栴檀香熏莊嚴種種奇妙七寳校飾
金繩羅網以覆其上青色青光黃色黃光赤
色赤光白色白光紅色紅光玻瓈色玻瓈光
如意珠色如意珠光以如是等雜色莊嚴殊
勝希有周帀幃帳皆以七寳羅網羅覆其上
周迴四面懸衆寳旛種種雜香以塗其上金
鏤織成以爲垂帶其寳帳內種種異色莊嚴
如上七寳織成以爲茵褥柔輭香熏以敷其

 
內一一牀帳各載以寳車其車嚴好七寳莊
嚴前後皆有寳幢旛蓋一一幢蓋皆以七寳
羅網青黃赤白七寳莊嚴及四種華優鉢羅
鉢曇摩拘物頭分陀利亦以七寳校飾如前
結衆雜寳以爲華鬘鮮好白[]圖畫如來本
生之像表現菩薩從初發意至于成佛中間
受身種種苦行無不記列夾道兩邊作衆妓
樂其諸樂器皆用七寳其音和雅皆出無常
苦空之音咸言怪哉世間虚空悲歎泣淚聲
震天地爲供養故各齎名華細末雜香又辦

 
種種上味之食用山澗流水然衆香爲薪令
食細輭香味具足又於堅固林中內外掃灑
布七寳沙香熏寳衣以覆其上周迴敷置三
十二行師子之座皆以七寳莊嚴雕文刻鏤
五色晃耀衆妙雜香用熏其座七寳茵褥以
敷其上衆事辦已而作是念一切衆生欲有
所須我悉施與衣服飲食財物珍寳國城妻
子頭目髓腦血肉肌體貧富貴賤隨其所須
各令充足惟除色欲毒藥及害生等諸不淨
施是諸優婆塞發菩薩心而作是念我等持

 
是牀帳寳車衆物供具施佛及僧是爲最後
供養大施各作是念佛及大衆受我供已今
日如來當般泥洹作是念已其心悲亂譬如
日出照青樹葉赤脉悉現諸優婆塞亦復如
是舉身毛孔血流如雨身心毒痛悲泣流淚
又於堅固林側施大帳幔七寳莊嚴高廣嚴
好上際虚空於其帳內立七寳舍饌具畢已
來詣佛所稽首佛足幢蓋供養遍滿虚空燒
香散華猶如雲雨咸皆悲歎愁憂苦惱舉聲
號泣哀動天地椎胷大呼淚下如雨更相謂

 
言怪哉仁者世間虚空一何駛哉世間眼滅
頭面著地同聲請佛願佛及僧哀愍我等與
諸大衆俱受我請受我請已當般泥洹令我
等飯佛大衆得最後施福世尊知時默然不
受如是三請佛亦默然時諸優婆塞一切望
絶愁憂苦惱猶如慈父止有一子卒病命終
送殯而還憂愁苦惱諸優婆塞憂愁苦惱亦
復如是作禮而起於一面住復有三琲e沙
優婆夷皆持五戒功德具足現爲女像化度
衆生呵責己身猶如四蛇八萬戶蟲侵食其 

 
體是身臭穢貪欲所惑譬如死尸無一可樂
是身不淨九孔常漏血肉筋骨共相依假以
爲僞城手足支節以爲却敵爪齒耳目以爲
寮孔幻僞心法以爲寮障放逸調慢以爲樓
觀惡賊意王居其城內貪利
[]逸馳騁六境[]
如此賊城諸佛所棄愚夫所樂貪欲瞋恚愚
癡羅剎依止其中如伊蘭叢林無可愛樂聚
沫芭蕉無有堅固電光野馬呼聲之響水月
幻化如海濤波駛流立草須臾不住丘冢叢
林穢惡充滿狐狼鵰鷲鳥鴟餓狗諸惡蟲輩

 
競止其中如此穢身安可堪處若以一毛滴
大海水尚可知數此毒樹身四百四病無量
衆穢不可稱計如世尊說譬喻天下草木斬
爲寸籌大地土石抹爲微塵猶可知數此身
不淨臭穢無量是身雜惡其數過是是身暴
害滅諸善法是等優婆夷能捨此身猶如棄
唾習行空行無相無作深樂大乗常爲人說
其名曰善勝法隨順女耆婆尸利優婆夷勝
鬘優婆夷毗舍佉母優婆夷等於晨朝時光
明照已即覺斯瑞便各疾辦衆供養具倍勝 

 
於前來詣佛所頭面著地請佛及僧世尊不
受愁憂苦惱在一面住復有四琲e沙諸離
車童子在毗耶離城內并外來者及閻浮提
邊國諸王大臣俱樂正法淳修戒行衆德成
就伏諸異學亂正法者普能惠施無畏之法
爲衆演說無盡法藏悉能修習諸佛所說甘
露妙法摧伏衆魔外道邪論自持律行令持
戒僧得力安隱自持律[
]樂聽大乗爲人廣
說普慈愍傷一切衆生德皆如上其名曰淨
離垢藏離車童子常快淨離車童子琱蘌

 
垢淨離車童子等是諸離車各辦八十四億
栴檀牀帳沉水牀帳鬱金牀帳栢木牀帳兠
樓香木牀帳亦各八十四億雕文刻鏤七寳
莊飾五色光曜嚴飾如前各辦八萬四千寳
馬八萬四千大象王八萬四千駟馬寳車悉
以神珠明寳校絡莊飾端嚴姝妙行如疾風
又辦八萬四千明月神珠晝夜常明幢蓋旛
華大寳帳幔白[
]圖像次第如前其寳華蓋
廣一由旬彩畫細
[]以爲圖像三十二由旬
其幔高顯各百由旬其旛各長一千由旬七
 

 
寳莊校嚴飾如前其飯香氣熏一由旬敷置
牀座於堅固林供具悉備來詣佛所稽首請
佛頭面禮訖於一面住復有閻浮提內大長
者五琲e沙深樂正法淳修戒行衆德成就
伏諸異學亂正法者深樂大乗其名曰月光
王瞻蔔華首長者法首長者如是等長者子
及長者女五琲e沙於晨朝時承佛威神辦
衆供具倍復勝前來詣佛所稽首請佛頭面
禮足於一面住復有毗舍離王內外眷屬及
閻浮提主大小城邑聚落野人君[
]除阿闍[]

 
世其餘諸王月離垢藏王日離垢王等六
河沙各將一百八十萬億眷屬皆悉勇健力
如龍象行如疾風深樂正法淳修戒行衆德
成就伏諸異學亂正法者所作供具轉倍勝
前來詣佛所稽首請佛頭面禮足於一面住
復有閻浮提主大小諸王夫人婇女七琲e
沙除阿闍世王夫人婇女皆猒患[
]身修行[]
空行深樂大乗廣爲人說所修功德悉如前
說諸優婆夷其名曰三界妙夫人念夫人等
所作供具倍復勝前於晨朝時來詣佛所稽 

 
首請佛頭面禮足於一面住復有八琲e沙
諸天衆俱普明天子等皆樂大乗廣爲人說
修行淨戒渴仰大乗諸衆生類樂大乗者以
大乗法斷其渴仰修行淨戒貪樂大乗堅固
大乗覺悟大乗於大乗法不起嫉慢伏諸異
學亂正法者護持正法修行淨戒隨順世間
未度者度未脫者脫欲轉法輪欲興隆三寳
永使不絶欲建大莊嚴如是等無量功德皆
悉具足等慈衆生猶如一子是諸天等於晨
朝時光明照已覺斯瑞相咸作是念如來不

 
久當般泥洹來詣佛所見衆供具各相謂言
汝等觀彼人間供養莊嚴殊特與天無異供
養如來爲最後供種種飯食供佛及僧最後
大施而今世尊悉皆不受諸仁者我等今日
亦當爲佛及僧并諸眷屬爲最後施成大施
度今日如來及比丘僧并諸眷屬哀受我等
最後供施當般泥洹佛世難值最後施度倍
復甚難怪哉仁者世間虚空何其駛哉世間
眼滅是諸天衆咸作是念我等亦當供養如
來即設供具倍勝人間牀帳車乗幢旛華蓋 

 
圖像帳幔悉以天香天繒天寳莊嚴校飾供
具辦已來詣佛所稽首禮足遶百千帀恭敬
問訊於一面住復有九琲e沙諸龍王從四
方來其名曰和修吉龍王難頭優鉢難陀龍
王等衆德具足哀愍世間於晨朝時光明照
已各作是念如來不久當般泥洹辦衆供具
倍勝人天來詣佛所稽首請佛遶百千帀於
一面住復有十琲e沙諸鬼神王毗沙門等
一切鬼王所作供養悉皆如前來詣佛所稽
首請佛遶百千帀於一面住復有二十琲e 
沙伽留羅王龍怨伽留羅王等三十琲e沙

[]闥婆王那羅達犍闥婆王等四十琲e沙[]
緊那羅王快見緊那羅王等五十琲e沙摩
睺羅伽王大快見摩睺羅伽王等六十琲e
沙阿脩羅王遊空阿脩羅王等七十琲e沙
阿那婆王法水離垢勝王等八十琲e沙羅
剎王廣怖畏羅剎王等九十琲e沙叢林主
鬼王樂香叢林主王等千琲e沙持呪王大
幻持呪王等一億琲e沙欲色衆善現欲色
等百億琲e沙天女衆藍婆天女等千億 

 
河沙負多王宿君坻負多王等百千億琲e
沙天子四天王等百千億琲e沙風神王一
億琲e沙樂雲雨神一切世間寂靜雲雨王
是諸王等於晨朝時光明照已覺斯瑞相各
作是念如來不久當般泥洹雨衆供具倍勝
人天來詣佛所稽首請佛遶百千帀於一面
住復有二十琲e沙香象王金色紺眼象王
等是諸象王隨其力能於雪山中取衆香藥
草及諸名華優鉢羅鉢曇摩拘牟頭分陀利
華等大如車輪及山川水陸所生諸華以用

 
莊嚴牀帳供具悲鳴號吼聲震天地一何駛
哉世間虚空何其駛哉世間眼滅來詣佛所
頭面禮足於一面住復有三琲e沙師子王
大震吼師子王等皆於衆生普施無畏及諸
鳥王迦蘭陀鳥迦陵頻伽鳥王等所作供養
悉如象王復有諸牛羊王詣堅固林出好香
乳一切坑池乳皆流溢復有諸蜜蜂王皆以
香蜜盈滿其中如是等比數如琩F悉詣佛
所頭面禮足於一面住復有萬琲e沙五通
神仙與四天下一切衆仙俱忍辱仙人等作 

 
種種神力所作供養悉倍勝前來詣佛所以
髮布地稽首佛足於一面住爾時十六大國
比丘比丘尼惟除尊者大迦葉尊者阿難二
衆餘者悉集滿一由旬悉皆如前比丘比丘
尼衆於晨朝時來諸佛所稽首佛足遶百千
帀於一面住復有萬琲e沙諸小山神王大
山神王世界中間諸鬼神王須彌山神王食
諸樹葉華果種種生類皆有大神力放大光
明來詣佛所稽首禮足於一面住復有百千
萬琲e沙八大河大海大地諸神天子大小

 
諸王皆有大神力放大光明蔽於日月於堅
固林出甘露水滿熈連河微流清徹處處皆
作七寳階道令諸會衆飲之無猒爾時力士
生地北面南向有自然善法重閣講堂文飾
刻畫七寳莊嚴五色光耀清泉浴池華果園
林亦自化成譬如忉利天歡喜之園甚可愛
樂其諸天人阿修羅悉覩如來泥洹之相咸
皆悲感愁憂歎息復有一億阿僧祇四天王
諸天子皆悉來會各相謂言汝等觀此天人
阿脩羅爲最後供養如來故作此勝妙殊特 

 
供具種種飲食佛與大衆受彼施已當般泥
洹我等亦當設衆供具倍勝於彼皆用天華
天香天食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迦拘羅
華摩訶迦拘羅華曼殊沙華摩訶曼殊沙華
散多那華摩訶散多那華如是等種種天華
及諸天香以成供具來詣佛所稽首請佛於
一面住釋提桓因與阿僧祇三十三天衆所
作供養乃至第六天王與諸眷屬所作供養
轉倍勝前除四無色及色有無想天其餘諸
天亦辦供具轉倍勝前爾時娑婆世界主梵

 
天王與諸梵天子無量眷屬各放身光徧四
天下欲界人天身諸光明皆蔽不現普雨天
衣及天名華供辦天食一一天幢天旛天蓋
從堅固林上至梵天辦衆具已來詣佛所稽
首請佛於一面住復有毗摩質多羅阿脩羅
王與無量阿脩羅眷屬俱放身光明遍四天
下釋提桓因及諸梵王身諸光明皆蔽不現
亦辦飲食及衆供具其諸寳蓋悉皆彌覆小
千世界辦衆供已來詣佛所稽首請佛於一
面住爾時天魔波旬與無量魔天女衆俱即 

 
以神力普開一切諸地獄門隨彼地獄衆生
有所願樂皆給濟之又復普告地獄衆生言
汝等當念於如來應供等正覺作最後隨喜
此是汝等力所堪能修行福利當令汝等長
獲安樂永得解脫地獄楚毒以如來威神故
令魔波旬心轉調伏與眷屬俱皆悉莊嚴兵
仗刀劔弓箭金椎鉞斧罥索長鉤闘戰衆具
地獄衆生長夜癡冥遠離正法受諸苦痛城
郭門戶盛火熾然興大雲雨令火悉滅爾時
地獄衆生離苦獲安離苦獲安已一一諸魔

 
與其眷屬辦衆供具倍勝於前者詣佛所稽
首請佛惟願世尊哀受我供受我供已其[?][
]
善男子善女人稱摩訶衍名者若眞若僞我
等皆當爲是人等作無畏之護而說是呪
咃趐吒吒羅咃趐魯樓麗摩訶魯樓
阿羅摩羅多羅悉波呵
是呪能令諸亂心者得深妙定是呪能令諸
恐怖者離諸恐怖是呪能令爲法師者辯才
無斷是呪悉能降伏外道諸有能護正法者
爲是呪所護如佩神劔[]此呪術所說誠諦 

 
其有人能持此呪者若止曠野凶害毒獸水
火難等若持若說衆難悉除如龜藏六我等
今日皆悉已離諸魔諂曲惟願世尊哀受我
供願并印可所說神呪爾時世尊即告魔言
我不受汝飲食供養爲安隱一切衆生故今
當受汝神呪法施如是三請世尊亦三默然
不受時魔波旬及魔天女稽首佛足於一面
住復有大自在天王與無量大力諸天子俱
放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梵釋諸天乃
至阿脩羅衆身諸光明悉蔽不現設衆供具

 
倍勝於前華蓋光明徧照三千大千世界百
億日月悉如聚墨光明不現
大身菩薩品第二
東方去此無數阿僧祇琲e沙佛土微塵佛
剎有世界名意樂美音聲佛號虚空等如來
應供等正覺在世教授告第一聲聞菩薩名

曰大身汝善男子當行西方有世界名曰娑
婆佛號釋迦牟尼如來應供等正覺臨當滅
度持此國土滿鉢香飯香徹三千大千世界
并以我心現彼大衆彼如來受我飯已當般
 

 
泥洹又持衆寳牀帳供具獻彼如來汝等并
自請決所疑是時大身菩薩稽首佛足右遶
訖合掌受教與無數阿僧祇菩薩摩訶薩俱
來向此娑婆世界爾時三千大千世界地普
大動時會大衆釋梵四天王魔王阿脩羅及
大力諸天見此地動舉身毛豎各自見身光
明不現悉如聚墨爾時大衆一切驚起文殊
師利童子告諸釋梵護世魔王諸天王言汝
等勿怖汝等勿怖東方去此無數阿僧祇
河沙國土微塵佛剎有世界名曰意樂美音

 
聲佛號虚空如來應供等正覺告第一聲聞
菩薩汝行詣娑婆世界有佛號釋迦牟尼如
來應供等正覺臨當滅度供飯彼佛及比丘
僧汝等并自請決所疑即時大身菩薩稽首
佛已右遶訖合掌受教與無央數阿僧祇菩
薩摩訶薩俱來詣此娑婆世界放身光明故
令汝等光明悉蔽不現彼虚空等如來應供
等正覺供養世尊故遣菩薩來汝等皆當一
心隨喜時釋梵天王及諸大衆即復歎曰何
其怪哉世間虚空如來不久當般泥洹一何 

 
駛哉世間眼滅皆悉舉聲哀號悲哭時彼大
身菩薩摩訶薩與無量阿僧祇諸菩薩俱從
意樂美音聲佛土各各徧身放大光明來詣
娑婆世界其大身菩薩舉身毛孔光明化爲
無量雜種蓮華一一華上各有七百八十萬
城高廣嚴好其城七重城各七寳以閻浮檀
金以爲却敵其却敵上列植寳樹其寳樹生
衆寳華果皆以金繩連綿樹間以七寳網重
羅樹外微風吹動作五音聲其音和雅猶如
天樂人民快樂安隱自在其城外有七寳池

 
周帀圍遶八功德水湛然充滿不冷不熱微
流清淨生四種七寳蓮華大如車輪青黃赤
白五色光耀乗七寳船遊戲其中又其城內
亦有浴池四種蓮華大如車輪五色嚴好其
池四邊以黃金白銀瑠璃玻瓈面各一寳互
相映發玫瑰爲底布以金沙一一浴池各有
十八黃金梯階種種雜寳校飾莊嚴梯階中
間皆以閻浮檀金爲芭蕉樹列植道側天優
鉢羅鉢曇摩拘牟頭分陀利華大如車輪徧
覆池上異類衆鳥遊戲其中其浴池上有種
 

 
種天香華樹四方風吹遍散池上其水香淨
如天栴檀其城內外有八萬四千大王一一
諸王各有無量夫人婇女五欲自娛人民舍
宅各四由旬垣暀C重悉皆七寳亦各自有
園觀浴池五欲快樂隨意遊居無有適主其
地柔輭散五色華熏以天香又復彼處無有
聲聞縁覺名淳一大乗一一華上皆有大王
處師子座寳机承足衆寳帳幔彌覆其上以
大乗法化度衆生其諸衆生悉在華上聽受
大乗書持誦念如說修行大身菩薩毛孔光

 
明神通變化其餘菩薩亦復如是時諸衆生
無有欲樂但有憂惱悲泣隨路漸漸行詣拘
夷大城各相謂言汝等觀此天人供養殊特
之事諸來菩薩亦辦供具衆味飯食鮮潔香
美無可爲喻大身菩薩與諸眷屬從身毛孔
出寳蓮華所齎飯食供佛及僧其飯香氣普
熏三千大千世界衆生聞者一切煩惱皆悉
除滅次寳蓮華有寳牀帳幢旛華蓋一切供
具無可爲喻從其本國來向此土乗虚空而
至猶若高臺一切衆生無不悉見大身菩薩

 
及諸眷屬設衆供養倍過諸天惟除如來光
明梵釋諸天光蔽不現彼諸菩薩其身毛孔
皆雨蓮華其華香熏普徧三千大千世界諸
聞香者罪垢消除發菩提心大身菩薩身大
無量徧滿虚空自捨如來餘無能測稽首奉
獻飲食衆供於一面住南方世界諸來菩薩
其身毛孔出寳蓮華如閻浮提從蓮華上起
七寳城倍勝東方西方世界諸來菩薩毛孔
蓮華如四天下城等衆具轉倍勝前北方世
界諸來菩薩毛孔蓮華如小千世界城郭浴

 
池亦倍勝前乃至十方世界無量阿僧祇諸
來菩薩皆如大身菩薩身滿虚空毛孔蓮華
猶如三千大千世界雨種種華及衆供具自
捨如來其身光明悉蔽衆會稽首奉獻於一
面住時堅固林側爲大吉祥地周迴敷座三
十二行其處陿小而諸菩薩身大無量諸天
世人皆悉雲集而不迫窄有座如鍼鋒處者
有坐如毛端處者有坐如毫芒處者有坐如
微塵處者隨身大小各得安立而不苦患乃
至十方微塵數世界六種大動神通變化希
 

 
有之相各各隨力設供如前時閻浮提惟除
尊者大迦葉眷屬尊者阿難眷屬阿闍世王
眷屬其餘衆生無不來會爾時蚖蛇毒螫諸
惡蟲類魔鬼羅剎雜呪蠱道皆生慈心不相
侵害如視一子惟除一闡提輩爾時佛威神
故此三千大千世界地皆柔輭無有丘墟沙
礫荊棘毒草衆寳莊嚴猶如西方極樂國土
時會天人阿脩羅衆盡見十方微塵數世界
其中所有悉在目前如觀鏡像爾時如來從
其面門出種種光明曜殊特諸來會者其身

 
光明皆蔽不現一切衆生稽首勸請所應作
已還從口入時諸天人阿脩羅即大恐怖身
毛皆豎各相謂言如來光明徧照十方無量
世界所應作已還從口入更無餘事必是最
後泥洹之相天人奉獻皆悉不受何其怪哉
四功德牙一旦廢捨聖慧日光從今永滅慈
悲寳船於斯沉没嗚呼痛哉衆生望絶悲號
啼哭血淚如雨譬如大雲普雨世界時諸大
衆啼哭流淚亦復如是
長者純陀品第三 
爾時會中有拘夷那竭國長者名曰純陀與
五百長者子俱威儀庠序觀察衆會皆已來
集更整衣服爲佛作禮心懷憂慼如日初出
照青樹葉赤脉悉現時彼長者亦復如是舉
身血出淚下如雨遶百千帀合掌白佛惟願
世尊與諸大衆哀受我等最後供養當令我
及一切衆生悉蒙解脫譬如田家貧子仲春
之節耕田下種仰希天雨今我如是身口意
患煩惱衆垢始蒙少習猒離之想惟願世尊
當惠法雨與諸大衆哀受我請枯旱之田得

 
蒙慈澤爾時世尊一切種智知一切時告純
陀言如來應供等正覺與諸大衆當受汝請
最後供養時諸天人阿脩羅聞如來應供等
正覺受長者純陀最後供養一切大衆內懷
歡喜異口同聲歡未曾有善哉善哉純陀長
者德願滿足甚奇純陀生人道中難得之利
汝今已得如優曇鉢華世間希有佛出於世
難值於此信心難得聞法亦難佛臨泥洹最
後供養復難於彼又復純陀譬如春月十五
日夜純淨圓滿無諸雲翳一切衆生莫不瞻

 
仰汝亦如是如來應供等正覺與諸大衆受
汝最後檀波羅蜜善哉純陀是故說汝如月
盛滿一切衆生無不瞻仰奇哉純陀爲佛眞
子雖生人道今皆謂汝爲天中天是故我等
當稽首禮咸共舉聲而讃頌曰
雖生人道中  天相悉具足  我及一切衆
今當稽首請
  今若哀許者  當宣微心願
若欲度生死  惟應速勸請  今日天中天
人中調御士
  圓應神通眼  無量功德相
爲衆生哀請  捨涅槃方便  天中天住世

 
廣說甘露法 久遠生死苦 從是獲安隱
爾時純陀長者歡喜踊躍猶如有人卒喪父
母憂愁悲頓臨送墓所忽然還活瞻奉悲喜
倍增敬情純陀長者及諸眷屬歡喜踊躍亦
復如是五體投地叉手合掌以偈頌曰

快哉我今得大利 人中妙果悉已獲
快哉我今得大利 永閉泥犂惡趣門
快哉我今得大利 生世得值無上果
猶如沙中求妙寳 忽遇金剛大歡喜
快哉我今得善離 在在處處畜生惑

 
快哉我今得大利 優曇鉢華堅固信 
快哉我今得善離 餓鬼慳貪飢渴苦
快哉我今得大利 難得施度到彼岸
從今永閉諸惡趣 阿脩羅王究竟離
快哉我今得大利 如來出世甚難遇
優曇鉢華今得值 亦如芥子投針鋒

快哉我今得善離 四天大王計常想
快哉我今得大利 法王大寳今悉見
乃至欲天十生處 諦了分明不染著
快哉我今得大利 世雄難遇今悉現
 
猶如芥子投針鋒 值佛甚難復過是
盡三界原二十五 針鋒爲喻亦復然
快哉我今得大利 值遇如來願滿足
摧滅一切諸兇惡 無量癡冥無知賊
快哉我今得大利 生值離垢蓮華尊
快哉我今永得離 彌淪濤波生死海
快哉生世值如來 如海盲龜遇浮木
快哉我今永得離 生死大海盲龜惑
快哉我今得大利 世未曾有無倫匹
天人哀請悉不受 難請之寳我今得

 
快哉我今得大利 天人脩羅所尊奉
快哉今得現法果 大仙受我最後請
快哉我今得大利 與諸天人俱勸請
捨彼天人上妙饌 哀愍受我麤澀供
快哉我今得大利 天人獻供願不果
我供麤澀如伊蘭 如來大慈哀愍受
諸天人民阿脩羅 愁憂號泣稽首請
如來大悲普慈愍 等視衆生如一子
假令不受衆飯供 願哀天人不滅度
彼諸天人無餘求 惟願如來永住世

 
猶如須彌處大海 跱金剛輪安不動
山水映發端嚴好 如來如是處大會
法王威光耀四衆 猶如重雲舉世闇
日光顯出除衆冥 今諸天人亦如是
久遠憂悲癡冥闇 惟願如來久住世
聖慧日光悉除滅 願長住世大智尊

願長住世大雄士 令我等心離憂怖
猶若須彌安不動
爾時世尊告純陀曰如是如是純陀佛興於
世甚難得值猶如海砂一金剛粟人身難得

 
又復過是具足信心亦復甚難猶如盲龜值
浮木孔得遇如來臨般泥洹最後所供檀波
羅蜜復難於彼如優曇鉢華時一現耳汝今
純陀莫生憂惱應大歡喜所以者何當作是
念今日如來與諸大衆受我最後大施供養
以是善利故應歡喜汝今純陀勿請如來長
住此世當觀世間皆悉無常一切衆生性亦
如是爾時世尊即爲純陀而說偈言
正使久在世 終歸會當滅 雖生長壽天
命亦要之盡 事成皆當敗 有者悉磨滅

 
壯爲老所壞 強者病所困 人生皆有死
無常安可久 無色無強力 亦無有壽命
妻子及象馬 錢財悉復然 世間諸親戚
眷屬皆別離 三界大恐怖 乃至惡道苦

斯等悉歸滅 安可不猒患 有有[]老相
所謂慚恥法 計常所侵欺 而謂爲長存

清涼殊勝法 遠離於恐怖 亦得離生老
病死之大患 亂心愚癡垢 此等謂皆度

無量無有餘 妙勝之寂滅 其義實無常
亦非蔭護法 但是衆苦聚 虚僞非堅固

 
無堪無所忍 亦非可常保 斯等如蠶蟲
結網而自纏 輪迴三界中 無一可樂處
惟有生老苦 病死之大患 知義者能見
壽命日夜流 衰減欺誑法 恐怖無暫歡

疾病憂悲惱 諸非義盈滿 欲火輪熾然
衆難競來集 智者永不住 受斯大苦痛

曉了五欲患 是非功德利 離欲無所貪
明了見眞實 是爲解脫觀 捨除諸生老

呵責害結怨 究竟棄諸有
從此疾離一切數 猶如薪盡盛火滅
 
妙色湛然常安隱 不爲衰老所磨滅
無量病苦不逼迫 壽命長存無終極
無邊苦海悉已度 不隨時節劫數遷
快哉如來超三界 生死輪迴不復惑
汝莫觀我永滅度 猶如須彌跱大海
純陀我今當泥洹 平等正法永安樂
諸明智者聞斯義 諦了分明不憂慼
莫以生死危脆身 微淺智慧測量佛
我身眞實處安隱 惟是天尊能諦了
爾時純陀白佛言善哉善哉世尊我等凡劣

 
得知如來泥洹不可思議世尊我今便得與
彼大人諸菩薩衆及諸羅漢等無有異如文
殊師利童子及阿羅漢此等衆中若有最初
受戒即受戒日得在僧數我今凡劣亦復如
是蒙佛威神得同斯等大賢衆數唯然世尊
願使如來長存於世不願泥洹如燋敗種文
殊師利語純陀言莫作是願所以者何當作
是觀有爲行法性自如是如是觀者空慧具
足欲求正法當作是學純陀答曰文殊師利
夫如來者是人中尊爲天中天名爲應供豈

 
是行耶若是行者爲生滅法譬如水泡速起
速滅徃來流轉猶如車輪若使如來是行數
者終不得出人天之上非天中天亦非應供
復次文殊師利汝豈不聞有天長壽而今如
來不滿百歲云何生死之法稱人天上爲天
中天名曰應[
]文殊師利譬如有人作聚落
主隨其功勳漸漸遷轉得爲高位衆人所敬
財力自在受福旣盡還爲貧賤人不齒録若
使如來是行數者亦復如是非人中上非天
中天亦非應供轉爲下劣所以者何起滅法
 

 
故是故文殊師利莫作是觀如來應供等正
覺是行數也復次文殊師利爲知而說爲不
知而說如何妄想而謂如來是行數耶若如
來是行數者不名三界自在法王所以者何
譬如有王勇猛多力一人當千時人號名千
力士王以能降伏千力士故如來應供等正
覺亦復如是降伏煩惱魔隂魔死魔自在天
魔如是諸魔力士高慢悉伏是故如來應供
等正覺得爲三界自在法王若使如來是死
法者無實功德如千力士王也是故文殊師

 
利汝莫於如來起行數妄想復次文殊師利
譬如巨富長者惟生一子相師占子有短壽
相父母聞之心大愁怖我等薄相居門不吉
生短壽子不復愛重所以者何夫天人婆羅
門中有短壽者斯等同輩自不愛敬以短壽
故如是文殊師利若當如來同世人壽者亦
如世人不爲父母之所愛敬如來應供等正
覺是行數者亦復不爲人天阿脩羅之所愛
敬現見轉變故所以者何同一切法退敗知
見而爲衆生說解脫教如是義者何名正覺 

 
是故文殊師利汝莫於如來起行數妄想也
復次文殊師利如貧女人無有居止加復疾
病遊行乞匃止他客舍寄生一子其客舍主
驅遣令出抱兒隨道向豐樂國於路困乏蚊
[
]毒蟲唼食其身經由琱籇磥l而度水流
漂急不放其子遂至没溺母子俱死由是慈
心救子功德身壞命終生淨妙天所以者何
以不惜命救護子故文殊師利菩薩如是欲
救護正法者不於如來而造行觀造行觀者
當知是人盲無慧眼於世尊所應正觀察不

 
可思議當知如來非有爲法以是現化安樂
衆生彼貧女人救護其子不惜身命故生淨
妙天護法菩薩亦復如是能知如來非有爲
法是長存法是久住法因此護法得現法果
速成解脫復次文殊師利譬如丈夫遠行寄
止他舍疲極而卧大火卒起焚燒此家驚覺
見火燒逼其身欲出火難衣服燒盡自愧裸
身不出火宅遂至燒死以慚愧功德故身壞
命終八十千返爲三十三天王復百千返爲
梵天王來生人中常爲轉輪聖王不墮惡趣 

 
永處安樂因慚愧故如是文殊師利當知如
來是方便行應也如彼丈夫慚愧而死寧同
外道翫習邪見不爲持戒比丘於無爲如來
作有爲想知而妄語若於如來作有爲想者
當知是人阿鼻地獄常爲室宅是故莫於如
來作有爲數能於如來作無爲想者從是得
度智慧大海不爲死屍之所迷惑是爲甚深
智度成就以此智果疾逮如來具足相好爾
時文殊師利謂純陀言善哉善男子應如是
知如來常住無爲非變易法汝善男子有是

 
智者亦能如佛隱覆有爲方便示現汝今不
久當成佛道如此勝妙奇特功德惟佛世尊
乃能歎說復次純陀應時施及法施出於一
切衆施之上應時施者若比丘比丘尼優婆
塞優婆夷若遠行來若在道路隨其力能疾
應所須是檀波羅蜜種子生大果報純陀汝
今隨其力能爲佛及僧施最後供宜知是時
世尊滅度垂至純陀答曰文殊師利何煩催
此垢穢食爲如來寧當待此食耶如來六年
在道樹下難行苦行日食麻米猶自支持況 

 
今須臾豈不能耶汝謂如來食此食乎如來
法身非穢食身爾時世尊告文殊師利純陀
所說眞實說也又語純陀汝成大智明解大
乗文殊師利謂純陀言汝今便爲稱可如來
佛所悅念純陀答言如來豈偏念耶一切衆
生悉平等念汝莫作此顚倒想說念可念者
是二悉無當作是行夫愛念者譬如乳牛雖
復飢渴行求水草若足未足忽念其子便疾
還歸諸佛世尊無此苦念視一切衆生皆如
一子是智慧念諸佛境界又文殊師利譬如

 
象馬寳車遲速不同如是我等九部之乗不
能等問如來智慧復次文殊師利譬如金翅
鳥王陵虚而飛經由大海影現水中其身長
大水性之類莫能測量其形大小如嬰兒病
不堪大藥文殊師利言如純陀所說然我爲
諸菩薩故於甚深功德而立此論爾時世尊
從其面門復放種種色光時文殊師利童子
見此光明知如來泥洹時至便告長者純陀
言汝爲如來臨般泥洹施最後供其時已到
宜應速設純陀當知如來不以無事而放光 

 
明其義有以宜速宜速莫令失時如過採之
華長者純陀默然而住佛告純陀如來須臾
泥洹汝供養僧今正是時如是再三純陀[
][]
恨舉聲歎曰何其怪哉世間虚空如來長逝
悲號流淚而復啓請願哀久住世尊告曰純
陀汝莫啼哭自亂其心當正思惟修野馬觀
芭蕉夢幻電光坏器等無有堅實當知有爲
爲災患宅純陀白佛如來不哀住世世間虚
空我等那得而不啼哭佛言純陀今我哀汝
及一切衆生而般泥洹諸佛法爾有爲之法

 
性亦復然汝於一切諸有爲行當思我昔說
無常偈苦偈空偈非我之偈我說此身爲災
患偈如水上泡生滅之偈莫但憂悲如凡人
法純陀白佛如是世尊誠知如來方便泥洹
我故愁憂苦惱悲泣不能自持佛告純陀善
哉善哉善男子應知如來方便泥洹當知佛
經如涉大海長壽非長壽起法滅法幻法方
便法時非時性非性如是等盡應知純陀汝
欲疾度三有海者可速設供諸天人阿脩羅
所齎供具今當得爲最後供養令一切衆生 

 
從我得不動快樂汝及餘人值良福田汝於
如來等正覺所設檀波羅蜜不留難者亦當
自成如來福田時純陀長者欲度一切衆生
故低頭泣淚猶如雨下譬如日出照青樹葉
赤脉悉現純陀長者亦復如是血淚俱下而
白佛言唯然世尊今當從教然則如來泥洹
甚深之義非我[
]細所能測量亦非聲聞縁
覺所知惟佛世尊智慧境界爾時純陀與諸
眷屬爲度一切衆生故稽首佛足右遶畢燒
香散華供養世尊并復供養文殊師利已供
 
設飲食故還歸其家

大般泥洹經卷第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