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佛說方等泥洹經卷上
失譯人名附東晉録

聞如是一時佛遊於王舍鷂山從大衆比丘
比丘千二百五十時摩竭王阿闍世與越祇
不相得衆臣議言越祇自恃國富民衆地沃
野豐多出珍寳不首伏我當徃攻伐國賢大
臣名曰雨舍梵志種也王命使行稽首佛足
敬問消息興居輕強氣力遊步德化日昇啓
言阿闍世與越祇有憾衆臣之議欲徃攻伐
願聞衆祐有以教之大臣受命即嚴車五百


乗騎二千步人二千行詣鷂山到小道口下
車步進見佛歡喜貌色恭辭氣重揖讓畢長
跪言摩竭王阿闍世稽首佛足敬問消息興
居輕強氣力遊步德化日昇佛言甚善王與
國人及汝皆安不雨舍白言王與越祇有憾
衆臣之議以彼自恃國富民衆地沃野豐多
出珍寳不首伏我欲徃伐之願聞佛教佛報
大臣昔吾一時曾遊越祇止躁神舍見其國
人皆多謹勑我時爲說治國七法不危之道
其能行者日當興盛未之衰也即叉手言願 

 
聞七法蓋何施行佛言諦聽對曰受教時賢
者阿難住後扇佛佛言阿難汝寧不聞越祇
國人數相聚會講論政事修備自守對曰聞
其數相聚會講議政事修備自守佛言如是
彼爲不衰汝聞越祇君臣常和所任忠良轉
相承用對曰聞其君臣常和所任忠良轉相
承用汝聞越祇奉法相率無取無願不敢有
過對曰聞其奉法相率無取無願不敢有過
汝聞越祇禮化謹敬男女有別長幼相事對
曰聞其禮化謹敬男女有別長幼相事汝聞

 
越祇孝於父母遜悌師長受識教誨對曰聞
其孝於父母遜悌師長受識教誨汝聞越祇
承天則地敬畏鬼神敬順四時對曰聞其承
天則地敬畏鬼神敬順四時汝聞越祇尊奉
道德國有沙門應眞及四方來者供養衣食
卧牀疾藥對曰聞其尊奉道德國有沙門應
眞及四方來者供養衣食卧牀疾藥佛言夫
有國者行此七法難可得危雨舍對曰使越
祇人持一者尚不可攻何況有七國事多故
當還請辭佛言可宜知是時即從座起禮佛 

 
而去是時佛勑賢者阿難請鷂山中諸倚行
比丘令會講堂即請悉會稽首畢一面坐佛
告諸比丘聽我所言善念行之皆曰受教佛
言比丘有七教則法不衰何等七教一當數
會講誦經道無有懈怠二當和順忠正相教
轉相承用三當無取無願於他惟樂山澤四
當絶婬長幼先後相事以禮五當慈孝承事
師長受識教誨六當奉法敬畏經戒以修梵
行七當遵道供養聖衆開解童蒙來學者受
給施衣食卧牀疾藥如是七法可得久住又

 
比丘有七守則法不衰當善念行一守清淨
不樂有爲二守無欲不貪利養三守忍辱無
所諍訟四守空行不久入衆聚五守法意不
起衆想六守一心坐禪定意七守約損衣食
麤踈草蓐爲牀如是七法可得久住又比丘
有七敬則法不衰當善念行一爲敬佛善心
禮事無他倚行二爲敬法志在道意無他倚
行三爲敬衆依受教令無他倚行四爲敬學
事持戒者無他倚行五爲敬聞事講授者無
他倚行六爲敬淨無欲無他倚行七爲敬定 

 
事坐禪寂無他倚行如是七法可得久住又
比丘有七財則法不衰當善念行一當有信
見正喜樂二當有戒慎護不犯三當有慚改
過自悔四當有愧順所言行五當多聞諷誦
無猒六當智慧深行微妙七當法施勿望禮
賂如是七法可得久住又比丘有七覺意則
法不衰當善念行一志念覺猗淨無婬捨分
散意二法解覺猗淨無婬捨分散意三精進
覺猗淨無婬捨分散意四愛喜覺猗淨無婬
捨分散意五一向覺猗淨無婬捨分散意六

 
惟定覺猗淨無婬捨分散意七行護覺猗淨
無婬捨分散意如是七法可得久住又比丘
有七知則法不衰當善念行一當知法佛十
二部經諦受誦論二當知義求諸法慧博解
其要三當知時可誦可步可禪可卧無失時
宜四當自知所入法行多少深淺熟與初始
志當日勝五當知節勿貪美妙適身節食無
以自病六當知衆入比丘衆梵志聖人君子
及士民衆當分別知可敬可住可坐可默可
語七當知人觀其所好察其志能隨意勸導
 

 
令知聖化如是七法可得久住又比丘有七
惟則法不衰當善念行一惟經道當如人念
父母父母生子思極一世惟法活人至無數
世度人生死二惟人生無不有苦憂念妻之
家屬所有死各離散不知所墮若身有罪親
不能解知此非常當念行道三惟精進端身
口意取道不難四惟謙虚無自憍大承事明
哲矜誨未聞愍傷教之五惟降意不聽六情
抑婬怒癡態無有邪行六惟軀中但盛臭處
風寒熱血無可貪者七惟自觀形如糞土日

 
當念死天地開闢生民以來無不死者世間
如夢所見歡愛不知爲化悟乃覺空當知是
幻勿以自欺如是七法可得久住又比丘復
有六重法當善念行可得久住一爲修身以
起慈心依聖旬通諸清淨者行此重任和一
愛敬施於同學無取無諍勉共守行行二爲
修口善行以起慈心三爲修意善行以起慈
心四爲所見法際若得衣食應器餘物終不
愛藏五爲持戒不犯不以摸質能用勸人六
爲若從正見得出正要受道苦盡度知見了 

 
行此重任皆以聖旬通清淨慧用和愛敬施
於同道無取無諍轉相建立共守道行又復
比丘當爲愍傷一切蠕動至於蟣蝨必加慈
心人之死亡當爲悲哀彼得爲人如不聞道
家室啼哭亦不知死魂神所趣惟得道者能
知之耳佛爲是故敷陳經法經不可不學道
不可不行天下多道王道爲大佛道如是最
爲其上譬數十人俱共射准有前中者有後
中者要射不止必復中准又如天下衆流不
息皆歸于海比丘如此行道不止會得解脫

 
如佛法教轉相承用諷詠佛語常用時誨四
輩弟子展轉相教如是佛經可得久住彼時
佛請賢者阿難俱之巴連弗邑即受教行佛
攝衣鉢歷王舍城去行半道所頓止王園佛
告諸比丘皆聽其爲道者當知四諦凡人不
知故走長塗宛轉生死無休止時吾是以啓
汝意何等四一曰知苦尤苦是謂眞諦二曰
苦由集生是謂眞諦三曰苦集盡滅是謂眞
諦四曰苦集盡滅受道是謂眞諦於苦不慧
不知故走長塗生死不休當以知此苦諦苦 

 
者謂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憂悲惱苦愛別離
苦所求不得苦以要言之五盛隂苦已覺斯
苦能斷愛集是謂得眼爲極是生後不復有
苦由集者從愛苦集都盡受道之諦得眼見
證爲盡是生後不復有已見眞諦得道眼者
無復生死長塗永絶如是比丘又當復知道
得八行何等八一以專心受佛經法二棄愛
欲與世無諍三終不爲殺盜婬行四不欺讒
佞飾惡罵五不嫉妬貪餮不信六念非常苦
空非身七觀形中臭穢不淨八不貪身知當

 
歸土諸徃古佛皆見此四諦諸當來佛亦見
此四諦其有貪慕家居恩愛及樂世間榮名
之壽者終不得是度世之道道從心生心淨
者乃得道其次心端不犯五戒可得上天其
次信道好學經法後可得作人若都欲斷絶
地獄畜生餓鬼道者當以一心奉行經戒今
佛爲天下解脫生死開現正道其欲學者當
諦思惟佛與賢者阿難前到巴連弗止城外
神樹下諸梵志居士聞佛從諸弟子來皆出
城外欲覲見供養佛有持席薦有持毾[
] 

 
持水漿及錠燈者行詣佛所稽首畢一面坐
佛告諸梵志居士人在世間好貪欲恣意者
有五消耗一自放恣財產日減二自放恣危
身失道三自放恣衆人不敬死時有悔四自
放恣醜名惡聲周聞天下五自放恣身死魂
神墮三惡道人能降心不放恣者有五豐德
一自檢攝財產日增二自檢攝得近道意三
自檢攝衆人所敬至死無悔四自檢攝好名
善譽周聞天下五自檢攝身死神生天上福
地人不自恣有此五善宜思念之佛爲衆人

 
說法正化若干要語無不歡喜皆前稽首佛
足繞三帀而去於是佛起到阿衛聚坐一樹
下持神心道眼見上諸天使賢神守護此地
賢者阿難從宴坐起稽首畢一面住佛問阿
難誰圖此巴連弗起城郭者對曰是摩竭大
臣雨舍所建所其欲以遏絶越祇佛言善哉
善哉雨舍之賢乃知[
]此吾見忉利諸神妙
天共持此地其有土地爲天神所護必安且
貴又此地者近天之中主此地神名曰人意
人意所護其國久而益勝必多聖賢仁智豪
 

 
俊餘國弗及亦莫能壞此城久久如欲壞時
當以三事一者大火二者大水三者中人與
外人謀乃壞此城雨舍聞佛與衆弟子俱遊
到此即乗王威嚴車五百乗出城欲覲見供
養佛到即下車步入園門見佛歡喜貌色恭
辭氣重揖讓畢一面坐佛爲說法正化若干
要語雨舍歡喜乃避座言欲設微食願與聖
衆俱屈威神佛以默如可之即起稽首繞佛
三帀而歸大臣歸乃通夜具作好食嚴室內
施牀座早行白佛食具已辦惟聖知時佛即

 
攝衣持鉢與衆弟子俱到其舍就高座於衆
前坐雨舍手自斟酌腆美奉鉢致漿行澡水
畢住白佛言已所施福願佛呪願此國土民
一切天人使長得安佛呪願言佛助爾喜爲
天人供養士民作導飯佛比丘僧稱譽正法
受道慧語奉行經戒都呪願此可敬知敬可
事知事博施兼愛有慈哀心使汝一切常獲
福利得見正道大臣歡喜佛復言汝於今世
雖有[
]事縁由此福後必解脫若人得飯佛[]
及眞賢持戒者沙門呪願終不徒棄又當以 

 
知若欲仕官及居位者不可有貪心不可侈
心不可憍心不可虐心不可快心去此五者
後無咎悔死得上天除惡道罪佛說已從座
起出東城門雨舍追侍曰當名此門爲瞿曇
門佛度津渚又追名之爲瞿曇津是時人民
有乗舫舟度者有乗小船或乗竹[
]及木桴
渡度者甚衆佛坐定意自思徃昔未作佛時
身所更來乗此桴船不可復數今以解脫不
復乗此亦使我諸弟子得離是佛從定覺自
說頌曰


 
佛爲海船師 
法橋渡河津  大乗道之典
一切度天人
  亦爲自解脫  度岸得升仙
都使諸弟子  縛解致泥洹
彼時佛請賢者阿難俱之拘利邑受教皆行
到坐樹下佛告諸比丘皆聽當持淨戒當思
定意當解慧行此三者禪譽旣豐又得離於
婬怒癡垢是謂正度欲疾望此當力自解用
盡是生入清淨行務如應作而知一心以善
其性與世無淨已知世事宜自憂身靜居內
思意志即明三垢已除便自得道心不復走
 

 
亦無所著譬如國王爲萬姓主比丘自思惟
能萬端皆心爲主佛與阿難俱到喜豫邑止
河水邊揵祇樹下諸弟子旦入城食已澡洗
畢還禮佛住白佛言是國多疫癘有死者朝
所共聞有清信士玄黮時仙初動戒震淑良
快賢伯宗兼篤德稱淨高十人皆死是輩喪
身當趣何道佛告諸比丘此十人者已斷自
然魂神上生十八天上到不還地不復來下
受世間法又是國死非但此也佛天眼見五
百清信士悉如難提等離三垢五道斷死皆

 
上生不還之地止取泥洹又有三百清信士
已斷三結無婬怒癡升頻來地後來下生當
見苦際復有五百清信女皆得四喜三結盡
得溝港離三惡道生天人中不過七世當得
應眞於是佛謂諸比丘汝說彼死者爲撓擾
佛也然吾爲佛不復受此亦當何懼微哉妙
矣生死有時夫諸佛興雖曰生於世不住法
情矣何則如來法情已止無所不覺已了是
生現說分明所謂妙者從有是令得是無有
是不得是從是起令是生是滅者乃都滅所 

 
以者何用有欲求故爲不明縁不明行縁行
識縁識名色縁名色六入縁六入更樂縁更
[
]痛縁痛愛縁愛受縁受有縁有生縁生老
死憂悲苦懣心惱致是具足苦性習有生死
之本轉如車輪行無休息從癡不明故有生
死假令不明無餘無欲以滅則行滅行滅則
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入滅六入
滅則更樂滅更樂滅則痛滅痛滅則愛滅愛
滅則受滅受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
老死憂悲苦懣心惱致是具足苦性習有爲

 
都滅矣故先爲若說癡者有生死慧者持道
不復生死當思念此挫其心乃不復更生死
之道又欲近道當有四喜宜善念行一曰念
佛意喜不離二曰念法意喜不離三曰念衆
意喜不離四曰念戒意喜不離念此四喜必
令具足而自了見當望正度求解身要可以
除斷地獄畜生鬼神之道以致溝港不墮惡
地雖徃來走天上人中不過七生自得苦際
彼時佛語賢者阿難俱之維耶離國即受教
行佛樂拘利歷城中去到止城外故婬女奈 

 
氏園奈女聞佛從諸弟子自越祇來即嚴車
衣服從五百女弟子俱出城詣奈園欲跪拜
侍覲佛遙見其五百女來勑諸比丘見是皆
當低頭內觀自端汝心彼好莊衣譬如畫瓶
雖表彩色中但屎尿當知好女皆盡畫瓶輩
也夫爲道者不當惑彼故當健制志惟分別
是奈女來亦從我教何謂健制已生惡法能
即斷却治性精進自攝意端未生惡法能令
不起治性精進自攝意端未生善法意能發
生治性精進自攝意端已生善法志立弗忘

 
能使增廣治性精進自攝意端是以當爲寧
破筋骨自碎身體不隨心而爲惡是爲健制
何謂志惟惟內身循身觀惟外身循身觀以
內外觀思念分別斷不使意惟內痛循痛觀
惟外痛循痛觀以內外觀思念分別斷不使
意惟內意循意觀惟外意循意觀以內外觀
思念分別斷不使意惟內法循法觀惟外法
循法觀以內外觀思念分別斷不使意是爲
志惟何謂分別知可行不可行從其正能發
行是爲分別夫能健制志惟分別乃爲有力 

 
非謂壯士多力而爲健也能去惡就善是謂
最健自吾求佛與心諍以來其劫無數用不
聽邪心故今得爲若世間作佛亦可休止汝
意久在不淨之中可自拔擢免斯衆苦見是
女來當如我教於是奈女到稽首畢一面坐
佛問言今汝諸女意何如對曰受佛大恩得
聞法教愚癡醒悟夙夜自勑不敢邪心佛告
奈女好邪婬者有五自妨一者多聲不好二
者王法所疾三者懷畏多疑四者死入地獄
五者地獄罪竟受畜生形皆欲所致能自滅

 
心不邪婬者有五增福一者多人稱譽二者
不畏縣官三者身得安隱四者死上天生五
者從立清淨泥洹道是以當自患猒女人生
病月期不淨拘絆捶杖不得自在受行經戒
可得如佛清淨之道佛爲奈女說法正化若
干要語奈女歡喜避座長跪白言欲設微食
願佛聖衆俱屈威神佛以默然可之即作禮
而去去未久維耶離豪姓有諸離車聞佛從
諸弟子來去城七里即乗王威嚴四色車出
欲見佛諸離車中有乗青馬青車青衣青蓋 

 
青幢青旛官屬皆青有乗黃馬黃車黃衣黃
幢黃旛官屬皆黃有乗赤馬赤車赤衣蓋幢
旛官屬皆赤有乗白馬白車衣蓋幢旛官屬
皆白佛見車騎數十萬衆填路而來即告諸
比丘汝欲見忉利天上天帝苑中侍從出入
者如此無異耶諸離車到皆下車步入奈園
作禮畢一面坐佛爲大衆說法正化有一人
字并暨避座起整衣服向佛自陳言每聞佛
功德巍巍甚大天上天下無不傾動常從在
所夙夜敬仰服重清化不敢有忽佛語并暨

 
天下叡哲乃知敬佛夫敬佛者自得其福死
皆上天不墮惡道於是并暨說頌讃曰
敬謁法王來  心正道力安  最勝號爲佛
名顯若雪山
  譬華淨無疑  得喜如近香
方身觀無猒  光若靈耀明  惟佛智高妙
明盛無瑕塵
  願奉清信戒  自歸於三尊
是時座中五百豪姓各解身上衣以授并暨
并暨持衣前白佛言是諸尊者聞善言喜共
以五百上衣奉獻世尊願哀受之佛受已告
言溥士當知佛爲如來至眞等正覺明行成
 

 
已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
]人師號佛
衆祐出興於世有五難有自然之法何等五
佛出教化天下釋梵沙門梵志龍神帝王以
自然慧爲世現證開說眞道上語亦善中語
亦善下語亦善至要義具清淨究暢一切敷
演是一難有自然法也佛說經於天下聞者
皆樂信學諷誦端身口意去邪入正是二難
有自然之法也天下人民聞佛經道志意開
解深之思惟皆得明慧是三難有自然之法
也天下人民聞佛教誡多以愛敬出三惡道

 
生天人中獲大利是四難有自然之法也天
下人民聞佛道奧深妙法言解本生死縁之
事斷情絶欲皆得出要第一精進得應眞道
第二精進得不還道第三精進得頻來道第
四精進得溝港道是五難有自然之法也凡
人於佛而有反復之心以施少善者皆得大
福不唐棄也是故并暨當自勗勉以學此德
佛說已諸離車從座起整衣服叉手言本欲
請佛而奈女以奪我先願須後日我等多務
欲還請辭佛言可當知時時即皆稽首佛足 

 
繞三帀而去奈女通夜作濃美食嚴飾室內
晨施牀座行白佛言食具足辦惟聖知時佛
與衆弟子俱到其舍就高座於衆前坐奈女
手自斟酌奉鉢致漿行澡水畢取小牀坐佛
前欲問法佛言我代若喜好布施者後無怨
畏多得稱譽善名日增衆人愛敬人能無慳
仁惠爲智如是無垢安隱生天上諸天相娛
樂佛爲奈女說法正化若干要語已皆歡喜
佛語賢者阿難俱至竹芳邑止城北林樹下
是歲竹芳邑饑饉穀糴騰貴佛告諸比丘是

 
間饑饉乞求難得汝等宜分部行別到維耶
及越祇諸聚邑可以無乏受教當行佛言比
丘當知自損得善無喜得惡勿憂食取支身
勿貪求美但坐嗜味愛求之故生死不絶夫
知節身能自損者可得定意佛爲說法正化
若干要語皆歡喜禮佛去各分部行到諸國
邑佛獨與阿難俱到衛沙聚是時佛身疾舉
軀皆痛佛念痛甚而諸弟子皆不在當須衆
來乃取泥洹宜爲是疾自力精進以受不念
衆想之定即如其像正受三昧思惟不念衆
 

 
想之定以是忍意而自得聞賢者阿難從一
樹下起詣佛稽首畢一面住問佛消息疾寧
瘳損聞聖體疾實用憂懼世尊得無欲取泥
洹願有教令於衆弟子佛報阿難佛豈與衆
相違遠乎吾亦琣b比丘衆中所當施爲教
誡以具前後所說皆在衆所但當精進案經
行之向吾疾生舉軀痛甚即思不念衆想之
定意不著疾故忍中止要者阿難我所說法
中外備悉佛爲法師無所遺忘所當施行自
足可知我亦已老年且八十形如故車無牢

 
無強吾本已說生死有時無生不終極上有
天名不想入其壽八十四千萬劫彼亦有死
是以佛起經於天下咸示泥洹大道以斷生
死之本我今都爲有身作錠令身自歸爲法
教錠令法自歸彼何謂錠何謂自歸謂是專
心在四志惟一惟觀身二惟觀痛三惟觀意
四惟觀法健制思念斷不使意是爲一切作
法教錠當以自歸吾爲此已重說如欲解者
當精進行中外戒法必使如常其有自歸覺
佛經道皆佛子孫今我委棄轉輪王位爲天
 

 
下作佛憂度三界汝等亦宜自憂其身已斷
衆苦彼避雨時補繕衣畢佛語賢者阿難俱
至維耶離受教即行旣到止猿猴舘行乞食
畢滌鉢澡洗又與阿難俱到急疾神地佛言
阿難維耶離樂越祇亦樂今此天下十六大
國其諸郡邑皆樂熈連禪河多出黃金閻浮
提地五色如畫人生於世以壽爲樂若比丘
比丘尼知四神足是爲拔苦多修習行常念
不忘在意所欲可得不死一劫不啻如是阿
難佛四神足已多習行專念不忘在意所欲

 
如來可止一劫有餘佛重說是至再三時阿
難意没在邊想爲魔所蔽懞懞不悟默而不
對佛言阿難汝去到一樹下靜意自思即受
教一處坐時魔波旬來白佛意無欲可般泥
洹教誨已周已訖可滅度矣昔者佛遊傴留
河上解說諸老曰吾爲佛雖得自在不貪久
住非謂今也所度亦畢可般泥洹佛報波旬
吾所以至於是未滅度者須我衆比丘及比
丘尼令皆智慧承用經戒勸請未入使學者
成亦以須我請清信士及清信女令得智慧 

 
承用經戒未入者入受法者成如是波旬吾
以待此四輩弟子皆得法意展轉相教解諸
童蒙使學成就是以至今未滅度耳魔曰可
足時已畢矣佛言汝默如來不久是後三月
當取泥洹魔心乃悅歡喜而去佛即正坐定
意自思於三味中不住性命棄餘壽行當此
之時地爲大動空中清淨佛之光明徹照無
窮諸天神來
[]滿虚空佛從定覺自說偈曰
無量衆德行
  有爲吾今捨  近來一切安
已度應度者


 
賢者阿難心驚毛豎疾行詣佛稽首畢一面
住白佛言甚哉世尊地動乃爾是何因縁佛
語阿難凡世地動有八因縁何等八天下地
在水上水止於風風止於空空中大風有時
自起則大水擾大水擾則普地動是爲一也
有時得道沙門及神妙天戒德隆盛欲自試
力手按少地則普地動是爲二也若始菩薩
從第四天下入母胎明哲慈意欲現道化開
發愚蒙乃放神光震動天地令梵釋魔沙門
梵志一切見明是爲三也若菩薩生出母胎 

 
時德感諸天淨無雲曀神光遠照則普地動
是爲四也至於菩薩得無上道證眞佛時普
地大動天神四布稱揚佛名是爲五也及已
作佛初大會時法輪三轉天人則解此彼菩
薩證成大道光明遠照時普地動是爲六也
佛教將畢欲棄壽行不住性命乃大放光勸
發天人則普地動是爲七也如佛衆祐臨當
棄身般泥洹時明無不照天神參至則普地
動是爲八也阿難言今佛已爲捨性命耶佛
言已捨阿難曰昔聞佛說若有弟子知四神

 
足多修習行專念不忘在意所欲可止不死
一劫有餘而佛道德過殊於此亦不可久止
乎佛報阿難今汝言之豈不過耶吾與汝言
四神足者乃至再三而若徑默没在闇昧不
發明想爲魔所蔽而復何云且佛所說言一
出口寧自違乎對曰不也如是阿難夫不智
者旣自發言而追違之我無是也阿難垂涕
曰亦何駛哉佛取泥洹一何疾哉世間眼滅
彼時佛勑賢者阿難請維耶離國倚行比丘
受教即請悉會講堂稽首畢一面住佛告諸 

 
比丘世間無常無有牢固皆當離散無常在
者心識所行但爲自欺恩愛合會其誰得久
天地須彌尚有崩壞況于人物而欲長存生
死憂苦可猒已矣佛後三月當般泥洹勿恠
勿憂且夫一切去來現佛皆從法得經法具
存但當自勉勤學力行持清淨心趣得度脫
心識情休則不死不復生亦不復走於五道
捨一身受一身也五隂已斷乃無飢渴寒熱
憂悲苦惱之患人知正心天上諸天皆代人
喜當以降心柔弱自損勿隨心行心之行無

 
不爲得道者亦心也心作天心作人心作鬼
神畜生地獄皆心所爲也從心行得起諸法
心作識識作意意轉入心心者取爲長心志
爲行行作爲命賢愚在行壽尤在命夫志行
命三者相須所作好惡身自當之父作不善
子不代受子作不善父亦不受善自獲福惡
自受殃今佛爲天上天下所尊敬者皆志所
爲是故當以正心行法惟行法者能現世得
休現世得安宜善取持諦受諷誦靜意思惟
然則我清淨法可得久住可以愍度世間衆 

 
苦導利綏寧諸天人民比丘當知何等爲法
謂是四志惟四意端四神足四禪行五根五
力七覺八道諦如受行可得解脫令法不衰
彼何謂四志惟惟內身循身觀惟外身循身
觀以內外觀分別思念斷癡惑意惟痛之觀
及意與法皆如初說何謂爲四意端已生惡
法能即斷却治性精進自攝意端未生惡法
制使不起治性精進自攝意端未生善法即
能發生治性精進自攝意端已生善法志立
不忘能使增踰精進意端何謂爲四神足思

 
惟欲定以滅衆行具念神足其欲不邪不取
無捨常守淨行惟精進定惟意志定惟戒習
定皆同文如初說何謂四禪棄欲惡法但念
但行志樂無爲成一禪行念行已滅內守一
心志在恬靜成二禪行惟觀無婬心安體正
分別見眞成三禪行已斷苦樂無憂喜想意
已清淨成四禪行何謂五根一爲信根意向
四喜二爲精進根治四意端三爲念根念四
志惟四爲定根思四禪行五爲智根見四眞
諦何謂五力一爲信力喜意不壞二爲精進 

 
力常能健制三爲念力得志惟觀四爲定力
禪意不亂五爲智力以道自證何謂七覺志
念覺意法解覺意精進覺意愛喜覺意一向
覺意惟定覺意行護覺意何謂八道正見正
思正言正行正命正治正志正定是爲度世
清淨之法彼時佛語賢者阿難俱至拘利邑
即受教行佛樂維耶過國中出城門廻身右
轉視門而笑賢者阿難即整衣服右膝著地
長跪問曰自我得侍二十餘年未曾見佛行
以無縁如廻身視門而笑是何因縁佛言如

 
是如是阿難佛之儀法不妄廻身虚而笑也
是我最後見維耶離故視笑耳於是佛自頌

是吾之最後  遊觀維耶離  將逝彼泥洹
不復受有身

有異比丘亦讃頌曰
佛稱此末後  身行極於斯  若遂淪清虚
於何覩聖來

佛與阿難俱到拘利止城北林樹下告諸比
丘當護淨戒當思定意當解智慧夫以守戒
 

 
有定慧者成大德致豐譽永離貪婬瞋恚愚
癡可得應眞欲以現世望正度者當加自解
令盡是生入清淨道已如應行乃自知身後
不復受佛復語賢者阿難俱之健持邑止城
北樹下坐告諸比丘當守淨戒思惟定意求
解智慧守淨戒者不隨三態惟定意者心不
放散已解慧者去離愛欲行無罣礙有戒定
慧德大豐譽又離三垢終得應眞欲以是身
望得正度當勤求解令盡是生入清淨道作
如應行乃自知滅後不復受佛又與阿難俱

 
過掩滿邑及出金邑授手邑華氏邑至善淨
邑處處爲弟子說此三要曰當護戒當思定
當解慧守此三者德豐譽大消婬怒癡是謂
正度已有戒心則定心成定心已成則智心
明如染淨[
]受色明好有此三心則道易得
但當一意勤身求解令盡是生已入清淨行
如應者自知極此不復受生若不能具戒定
慧行欲度世難有此三者意自開解坐而思
惟便見五道天上人中地獄畜生鬼神分明
悉知衆生意志所念譬如溪水清其中沙礫
 

 
青黃白黑所有皆見得道之人但心清故所
視悉見欲得道者當淨其中心如水渾濁則
無所見持心不淨不得度世師所見說弟子
當行師同不入弟子心中就正其念念意端
者道自得矣佛已樂善淨又語賢者阿難俱
之夫延邑止城北樹下坐晡時阿難從宴坐
起到佛所稽首畢叉手問曰倉卒欲知地動
幾事佛語阿難有三因縁一爲地倚水上水
倚於風風倚於空大風起則水擾水擾則地
動二爲得道沙門及神妙天欲現感應故以

 
地動三爲佛力自我作佛前後已動三千日
月萬二千天地無不感發天人鬼神多得開
解阿難歎曰妙哉佛爲無倫以自然法無不
感動至德至道巍巍乃爾佛言如是如是阿
難佛德不小乃從無數劫積累功德奉行諸
善自致作佛有是神妙自然法化一切知一
切見無不入無不化憶念我昔以慈悲心若
干百千人天下諸王君子衆化住相見隨其
像貌爲安慰說經道周流教化使得善意如
是現化徧於八方隨其國俗服飾語言相其 

 
人行何法知何經而爲演說授以正道樂義
言者爲設典教解道理者爲說上要豎立其
志已而捨没諸王君子莫知我誰後皆耽味
敬承法化是爲佛之清妙自然法也又我阿
難得佛力徧入現化以佛儀法入沙門衆爲
之師導已後化入梵志之衆又入居士儒林
異學隨其被服聲音語言授與經道一切成
就爲厝模法已而捨殁子曹皆受我教而莫
我知是佛之難有自然法也佛亦上入第一
四天王徧上第二忉利天第三燄天第四兜

 
術天第五不憍樂天第六化應聲天周帀魔
界又上第七梵天第八梵衆天第九梵輔天
第十大梵天第十一水行天第十二水微天
第十三水無量天第十四水音天第十五約
淨天第十六徧淨天第十七清明天第十八
守妙天第十九玄妙天第二十福德天第二
十一懿淳天第二十二近際天第二十三快
見天第二十四無結愛天我皆周徧若干百
千人是諸天隨形貌與相見樂清淨者爲說
清淨達道意者勸使布化在清仁者立以大

 
道其解法情即授以法要誘勸導利化使得
道訖輙捨没彼諸天輩莫知我誰是佛之難
有自然法也上餘四天皆無形聲故佛不徃
第二十五空慧入天第二十六識慧入天第
二十七不用慧入天第二十八不想入天如
是阿難佛恩廣大無不成濟然而難值佛出
世間如漚波羅華時時有耳佛所說法亦難
聞聞已聞經法當受護持護持云何我滅度
後若有比丘言我見佛口受是法是律是教
然其言說不近不經而虧損法當持法句經

 
所言律所見爲解說之若經不入與法意諍
則當諫曰賢者且聽佛不說是吾子妄受與
法意違非法非律不如佛教當知棄是若有
比丘言我所止得依聖衆有法戒者面受是
法是律是教然其言說不近不經虧損正法
當持法句經義律語爲解說之若經不入與
法意諍則當諫謂賢者且聽比丘衆者知法
曉律此非法律吾子妄受不應於經與法意
違不如佛教當知棄是若有比丘言我
[][]
耆舊長[
]者口受是法是律是教然其言教 

 
不近不經虧損正法當持法句經義律語爲

[]說之若經不入與法意違則當[]謂賢者[]
且聽耆舊長老知法曉律此非法律吾子妄
受不應於經與法意違不如佛教當知棄是
若有比丘言我得近賢才高明智大福慧衆
所宗事面從受是經法律
[]其言[說以]不近[教然][]
不經虧損正法當持法句義解說之若經不
入與法意諍則當諫謂正賢者且聽賢哲高
明曉法律此非法律吾子妄受不應於經與
法意違不如佛教當知棄是又復阿難若有

 
言我得從佛受是法語而其言謬不合經法
若有言我從依聖衆奉法者受而其言謬不
合經法若復言我口從耆舊長[
]受是其言
錯謬不合經法若言我從賢才高明智大福
慧面受是語而其言非不合經法當舉佛語
以解曉之趣使其人入經承律以爲詳說佛
經法教聖衆所承長老所明賢才所識賢者
諦受如律教無得諍當知持是四若彼阿難
有是四闇虧損正法當爲分別令棄邪媚受
四正意是爲受持護法者也其不承經戒者
 

 
衆比丘當黜之稊稗不去害善穀苗弟子不
善壞我道法當相檢校無得以佛去故不承
用教也世有沙門奉行經戒則天下得福天
神皆喜若聞在所有明經比丘長老比丘新
入學者當從諮受如是則清信之士清信之
女樂供衣食牀卧疾藥比丘同道不可不和
其[
]地獄三惡道者皆不和故耳比丘不可[]
轉相形[
]言我知經多汝知經少知多知少
各自行之言說應經者用不合者棄是佛所
說比丘所受必善持之若令如後凡講論經


 
當言聞如是一時佛在某國某處與某比丘
俱說是經若其經是不得苟言非佛所說相
承用如是者比丘法可得久住彼[
佛時]語賢[時佛]
者阿難俱之波旬國弟子皆行佛以樂夫延
歷城中去到止城外禪頭園中波旬豪姓有
諸華氏聞佛來到皆出作禮稽首畢一面坐
佛告諸華氏智者居家恭儉節用所奉有四
用得歡喜一爲敬養父母妻子二爲占視人
客奴婢三爲給施親[
]知友四爲奉事君天[]
正神沙門道士是謂知生全身安家得力得 

 
色富足名聞死得上天佛爲諸華氏說法正
化若干要語皆歡喜去有華氏子淳獨留起
整衣服長跪白佛欲設微食願與聖衆俱屈
威神佛以慈哀默而可之淳喜爲禮而歸調
作腆美嚴[
]室內晨施牀座畢行白佛食具[]
已辦唯聖知時佛與衆弟子俱到其舍就高
座於衆前坐淳手自斟酌奉鉢致漿有惡比
丘已飯取器佛知之淳念聖恩善意供養行
澡水畢取小牀坐佛前說頌問曰
請質聖慈智  已度到彼岸  法御爲析疑

 
將幾沙門輩
佛告淳沙門有四輩當識別之一曰行道殊
勝二曰達道能言三曰依道生活四曰爲道
作穢何謂殊勝佛所說法不可稱量能行無
比降心態度憂畏爲法御導世間是輩沙門
爲最殊勝何謂能言佛所稱貴微妙之法體
解其情行之不疑亦能爲人演說道跡是輩
沙門爲敏能言何謂依道念在自守勤綜學
業一向不廻孜孜無倦以法自養是輩沙門
爲知生活何謂作穢恣意所樂依恃種姓專
 

 
造濁行爲衆致議不敬佛語亦不畏罪是輩
沙門爲道作穢凡人見聞將謂在道學淨智
者如此而已當知是中有眞有僞有善有惡
不可齊同以爲一也彼不善者爲賢致謗是
故佛律黜夫惡者譬如苗中生草不去害禾
世多此輩內懷穢濁外如清淨若知福者信
心奉道終不爲彼起恨想也識善之人修己
遠惡除欲怒癡故得道疾佛說已淳歡喜

佛說方等泥洹經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