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上一頁

遺教品第一     應盡還源品第二

聖軀廓潤品第四

大般涅盤經後分卷下

唐沙門若那跋陀羅與會寧等譯
機感茶毗品第三
爾時拘尸城內一切男女悲泣流淚不知茶
毗法則云何問阿難言如來涅槃如何法則
可以茶毗爾時帝釋具陳上事而以答言如
佛所說依輪王法爾時拘尸城內一切人民
悲泣流淚緫入城中即作金棺七寳莊嚴即
辦微妙無價白
[]千張無數細輭妙兜羅綿
辦無數微妙栴檀沉水百千萬種和香香泥

 
香水一切繒蓋旛華香等如雲徧滿在於空
中積高須彌旣辦已訖悲哀流淚將至佛所
投如來前悲咽不勝而伸供養爾時拘尸城
內一切人民及諸大衆重復悲哀哽咽流淚
復持無量香華旛蓋一切供具如雲徧滿空
中互相執手槌胷哽咽涕泣盈目哀震大千
投如來前悲哀供養爾時大衆悲哽嗚咽深
重敬心各以細妙白[
]障手扶於如來入金
棺中注滿香油棺門即閉爾時拘尸城內一
切士女貪福善心緫欲攝取如來功德不令
 

 
天人一切大衆同舉佛棺即共詳議遣四力
士壯大無雙脫其所著瓔珞衣服期心請舉
如來聖棺欲入城內自伸供養盡其神力都
不能勝爾時城內復遣八大力士至聖棺所
脫所著衣共擎佛棺皆盡神力都亦不得拘
尸城內復遣十六極大力士來至棺所脫所
著衣共舉佛棺亦不能勝爾時樓豆語力士
言縱使盡城內人男女大小舉如來棺欲入
城內亦不能得何況汝等而能勝耶汝等當
語大衆及諸天力助汝舉棺乃得入城樓豆

 
語言未訖爾時帝釋即持微妙大七寳蓋無
數香華旛蓋音樂與諸天衆悲泣流淚垂在
空中供養聖棺至第六天及色界天皆如帝
釋供養聖棺爾時世尊大悲普覆令諸世間
得平等心得福無異於娑羅林即自舉棺昇
虚空中高一多羅樹拘尸城內一切人民及
諸世間人天大衆等共不得舉佛聖棺爾時
帝釋及諸天衆即持七寳大蓋四柱寳臺四
面莊嚴七寳瓔珞垂虚空中覆佛聖棺無數
香華幢旛瓔珞音樂微妙雜綵空中供養至 

 
第六天色界諸天倍前帝釋覆佛聖棺及所
供養爾時拘尸城內一切人民見佛聖棺昇
在空中槌胷大哭悲咽懊惱爾時一切天人
於大聖尊寳棺前路徧散七寳眞珠香華瓔
珞微妙雜綵繽紛如雲地及虚空悉皆徧滿
哀泣流淚供養如來七寳靈棺同聲唱言苦
哉苦哉我等無福舉佛聖棺遂不能得我等
孤露何有善根爾時世尊大聖金棺於娑羅
林虚空之中徐徐乗空從拘尸城西門而入
爾時拘尸城內一切士女無數菩薩聲聞天

 
人大衆地及虚空悉皆徧滿隨從如來大聖
靈棺互相執手號聲大哭槌胷呌喚喑咽流
淚各持無數香華寳幢旛蓋地及虚空悉皆
徧滿悲號哀歎供養靈棺其拘尸那城一面
縱廣四十八由旬爾時如來七寳金棺徐徐
乗空從拘尸城東門而出乗空右遶入城南
門漸漸空行從北門出乗空左遶還從拘尸
西門而入如是展轉遶三帀已乗空徐徐還
入西門乗空而行從東門出空行左遶入城
北門漸漸空行從南門出乗空右遶還入西 

 
門如是展轉遶經四帀如是左右遶拘尸城
經于七帀爾時七寳聖棺當入城時一切大
衆悲號哽咽各持無數微妙香木栴檀沉水
一切寳香文理香潔普熏世界復持無數寳
幢旛蓋香華瓔珞至茶毗所悲哀供養爾時
四天王及諸天衆悲泣流淚各持天上上妙
栴檀沉水表堶遞銂熁L周徧各五百根大
如車輪復持一切寳香寳幢寳蓋妙華瓔珞
至茶毗所悲哀供養第二天各一千根第三
天各二千第四天各三千第五天各四千第

 
六天各五千及旛華至茶毗所悲哀供養爾
時色界無色諸天唯有香華至茶毗所悲哀
供養爾時一切世間大衆各持微妙栴檀沉
水香華幢蓋至茶毗所悲哀供養爾時樓豆
涕泣盈目哀悼無極從諸天人乞妙香木栴
檀沉水足六千根文理香潔芬馥周徧至茶
毗所悲哀供養阿耨達池四面縱廣二百由
旬出四大河佛初成道琲e北岸一樹栴檀
隨佛而生大如車輪高七多羅樹香氣普薰
供養如來其香樹神與樹俱生常取此香供 

 
養於佛佛入涅槃此一檀樹即隨佛滅枝葉
俱落神亦隨死有諸異神取此香樹送茶毗
所悲哀供養其地乃是三世諸佛茶毗之處
大覺世尊乗本願力亦於是處茶毗是處有
諸徃古諸佛無量寳塔金剛不壞堅固之處
爾時如來大聖寳棺漸漸空行至茶毗所徐
徐乗空下安七寳牀其牀一切衆妙瓔珞無
價雜綵以爲莊嚴於是時頃復經七日爾時
拘尸城內一切士女無數菩薩聲聞三十三
天一切大衆悲哀哽咽持諸旛蓋寳幢香華

 
隨從佛棺經於七日以佛神力一切天人無
飢渴想一無思食唯見哀泣戀慕如來旣滿
七日大聖如來將欲出棺爾時拘尸城內一
切士女無數大衆復大哀泣震動世界復持
香華無數幢旛微妙天樂投佛棺前哀咽供
養是時大衆悲哽流淚各以細微白[
]自障
其手深重敬心從寳棺中扶於如來紫磨黃
金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堅固不壞金剛之身
安詳而出置七寳牀爾時大衆重大悲哀聲
震十方普佛世界復持一切香華繒蓋音樂
 

 
深心供養悶絶哽[
咽投]如來前是時大衆復
更悲咽盈目流
[]各持無數香水香泥深重
敬心從頭至足
[]洗如來三十二相八十種
好無量福德智慧莊嚴金剛堅固紫磨黃金
[]色身復洗寳棺微妙清淨旣灌洗已是
時大衆復大號哭悲哀哽咽燒微妙寳香散
七寳華無數寳旛幢蓋地及虚空悉皆徧滿
悲哀號泣供養如來是時大衆衘哀喑咽即
持無數妙兜羅綿從頭至足纏裹如來金剛
色身旣纏身已復以上妙無價白
[]千張於

 
兜羅上次第相重纏如來身纏身已訖是時
大衆重大悲哀號哭悶絶復持香華旛蓋寳
幢音樂哽咽供養是時大衆哀泣流淚深重
敬心各以白[
]障手喑咽悲哽共扶如來入
寳棺中注滿香油棺門尋閉爾時大衆重大
悲哀聲震世界復持香華旛蓋音樂號悼悲
泣供養寳棺爾時一切大衆所集微妙香木
積高須彌芬馥香氣普薰世界相重密次成
大香樓四面七寳莊嚴幢蓋旛華瓔珞雜綵
徧空如雲以爲莊嚴人天音樂悲哀供養是
 

 
時天人大衆將欲舉棺置香樓上復大悲哀
槌胷大呌聲震大千復持幢蓋香華音樂悲
哀供養是時大衆哀悼悲結深重敬心各以
白[
]障手共舉如來大聖寳棺置於莊嚴妙
香樓上復大號泣絶而復甦唱言苦哉苦哉
何期孤露無有依恃悲咽流淚復散香華寳

[
]旛蓋音樂雜綵一切盡心悲哀供養爾時
如來大聖寳棺旣上微妙寳香樓已將欲舉
火茶毗如來是時大衆復大號哭驚震大千
復更深重悲哀供養大聖寳棺及妙香樓爾

 
時一切大衆哀泣盈目各持七寳香炬大如
車輪艷彩光明徧照世界一時大哭茶毗香
樓哀震大千一切世界復以香華徧滿供養
是時寳炬至香樓所自然殄滅是時一切大
衆復持無上七寳大炬爓光普照悲哀流淚
投香樓所皆悉殄滅爾時一切海神持海中
火七寳大炬無數光爓投香樓所亦皆殄滅
是時大衆長時號哭一切供養不知如來何
縁未畢投火香樓茶毗不然爾時世尊大悲
普潤待迦葉衆來至乃然時大迦葉與五百 

 
弟子在耆闍崛山去拘尸城五十由旬身心
寂然入于三昧於正受中倐爾心驚舉身顫
慄從定中出見諸山地皆大震動即知如來
已入涅槃告諸弟子我佛大師入般涅槃時
經七日已入棺中苦哉苦哉應當疾徃至如
來所恐已茶毗不得見佛三十二相八十種
好眞淨色身迦葉以敬佛故不敢飛空徃如
來所即將弟子尋路疾行悲哀速徃正滿七
日至拘尸城城東路首迦葉遇見一婆羅門
執一天華隨路而來迦葉問言仁者何來答

 
曰佛般涅槃我於茶毗所來復問此是何華
答言於茶毗所得此天華迦葉就乞答言不
得我期將歸擬示六親家中供養迦葉就借
著其頂上便即悶絶昏迷躃地喑咽悲哽良
久乃甦即自唯忖於此號泣不見如來八十
種好紫磨色身無所追憶即與弟子疾共前
進至拘尸城北門而入於其城中入一僧坊
見諸比丘叢聚一處語迦葉言汝等遠來深
勞苦耶安坐待食迦葉答言我之大師已入
涅槃我有何情安此待食諸比丘言汝師是 

 
誰答言汝不知耶哀哉痛苦大覺世尊今已
涅槃[
]丘聞已各大歡喜而作是言快哉快[]
哉如來在世禁制我等戒律嚴峻我等甚不
堪忍不能依行今已涅槃嚴峻禁戒已應放
捨汝且待食有何急耶佛神力故掩諸天耳
及大迦葉諸弟子等皆悉不聞惡比丘語唯
有迦葉獨自聞之於是迦葉即將弟子悲泣
流淚疾徃佛所是時迦葉與諸弟子竊共思
念我等如何得諸供物將至佛所供養如來
迦葉復言我自生長在此城中乞供養物亦

 
應可得將諸弟子即就城內次第告乞得妙
白[
]足滿千張復得無數妙兜羅綿復得無
量寳華香泥香水香油寳幢旛蓋音樂弦歌
瓔珞雜綵悉皆具足迦葉與諸弟子悲哀流
淚即持疾徃出城西門爾時迦葉即聞茶毗
之所一切大衆悲咽號哭共問帝釋已供養
訖如何得火然此香樓茶毗如來帝釋答言
人衆且待摩訶迦葉即時而至釋言未訖一
切大衆正於哀中即見迦葉與諸弟子尋路
悲來衆即停哀便爲開路迦葉前進遙見佛
 

 
棺將諸弟子一時禮拜號哭哽咽悶絶躃地
昏濁亂心良久乃醒流淚不勝漸漸前行問
大衆言如何得開大聖金棺大衆答言佛入
涅槃已經二七恐有損壞如何得開迦葉答
言如來之身金剛堅固常樂我淨不可沮壞
德香芬馥若旃檀山作是語已涕泗交流至
佛棺所爾時如來大悲平等爲迦葉故棺自
然開白[
]千張及兜羅綿皆即解散顯出三
十二相八十種好眞金紫磨堅固色身迦葉
與諸弟子見已悶絶躃地喑咽哀哽良久乃

 
甦涕泣盈目與諸弟子徐上香樓近佛棺邊
復更喑咽號哭悲哽即以所得香華旛蓋寳
幢瓔珞音樂弦歌哀號供養即以香泥香水
灌洗如來金色之身燒香散華哀泣供養灌
洗已訖迦葉與諸弟子持其所得妙兜羅綿
纏於如來紫磨色身次以舊綿纏新綿上兜
羅纏已復已所得白[
]千張次第相重於兜
羅上纏如來身纏白
[]已復持舊[]著新[]
上次第相纏緫纏已訖棺門即閉復以七寳
瓔珞一切莊嚴爾時迦葉復重悲哀與諸弟
 

 
子右遶七帀盈目流淚長跪合掌說偈哀歎
苦哉苦哉大聖尊 
我今荼毒苦切心
世尊滅度一何速
  大悲不能留待我
我於崛山禪定中
  徧觀如來悉不見
又觀見佛已涅槃
  倐爾心顫大震驚
忽見暗雲徧世間
  復覩山地大震動
即知如來已涅槃
  故我疾來已不見
世尊大悲不普我
  令我不見佛涅槃
不蒙一言相教告
  我今孤露何所依
世尊我今大痛苦
  情亂迷悶昏濁心

 
我今爲禮世尊頂 
爲復哀禮如來胷
爲復敬禮大聖手
  爲復悲禮如來腰
爲復敬禮如來臍
  爲復深心禮佛足
何苦不見佛涅槃
  唯願示我敬禮處
如來在世衆安樂
  今入涅槃皆大苦
哀哉哀哉深大苦
  大悲示教所禮處
爾時迦葉哽咽悲哀說是偈已世尊大悲即
現二足千輻輪相出於棺外迴示迦葉從千
輻輪放千光明徧照十方一切世界爾時迦
葉與諸弟子見佛足已一時禮拜千輻輪相
 

 
即便悶絶昏迷躃地良久乃醒與諸弟子哀
號哽咽右遶七帀遶七帀已復禮佛足悲哀
哭泣聲震世界復更說偈哀歎佛足
如來究竟大悲心 
平等慈光無二照
衆生有感無不應
  示我二足千輻輪
我今深心歸命禮
  千輻輪相二足尊
千輻輪中放千光
  徧照十方普佛剎
我今歸依頭面禮
  千輻輪相長光照
衆生遇光皆解脫
  三塗八難皆離苦
我復歸依頭面禮
  輪光普救諸惡趣

 
世尊徃昔無數劫 
爲我等故修苦行
今證得此金剛體
  足下由放千光明
悲哀稽首歸命禮
  安於衆生千輻輪
佛修衆德爲一切
  修道樹日降四魔
四魔降已伏外道
  衆生因此得正見
稽首歸依頭面禮
  衆生正見光明足
佛爲一切眞慈父
  足光平等度衆生
我復歸依頭面禮
  平等離苦輪足光
我遇千輻光明足
  悲喜交流哀切心
我復悲哀頭面禮
  有感千輻輪光明 

 
稽首歸依輪足光 
乗究竟乗出三界
敬禮天人歸依足
  輪光普照三有苦
衆生未得脫苦門
  皆悉歸命輪光足
我等輪迴未出離
  如何輪足見放捨
哀哉哀哉諸衆生
  長夜莫覩輪足光
悔過世尊大慈悲
  示敬千輻輪光足
哀哉今遇輪光相
  自此當何復在覩
爾時迦葉與諸弟子說是偈已復重悶絶昏
迷躃地良久漸醒悲哀哽咽不能自裁大覺
世尊千輻輪相金剛雙足還自入棺封閉如

 
故爾時城內一切士女天人大衆見大迦葉
復重號哭槌胷大呌哀震大千無量世界各
將所持悲哽供養爾時拘尸城內有四力士
瓔珞嚴身持七寳炬大如車輪爓光普照以
焚香樓茶毗如來炬投香樓自然殄滅迦葉
告言大聖寳棺三界之火所不能燒何況汝
力而能焚耶城內復有八大力士更持七寳
大炬光爓一切將投棺所亦皆殄滅城內復
有十六極大力士各持七寳大炬來投香樓
亦悉殄滅城內復有三十六極大力士各持 

 
七寳大炬來投亦皆殄滅爾時迦葉告諸力
士一切大衆汝等當知縱使一切天人所有
炬火不能茶毗如來寳棺汝等不煩勞苦強
欲爲作爾時城內士女天人大衆復重悲哀
各以所持號泣供養一時禮拜右遶七帀悲
號大哭聲震三千爾時如來以大悲力從心
胷中火踊棺外漸漸茶毗經于七日焚妙香
樓爾乃方盡爾時城內士女天人大衆於七
日間悲號哭泣哀聲不斷各以所持供養不
歇爾時四天王各作是念我以香水注火令

 
滅急收舍利天上供養作是念已即持七寳
金瓶盛滿香水復將須彌四埵四大香潔出
甘乳樹樹各千圍高百由旬隨四天王同時
而下至茶毗所樹流甘乳王寫香瓶一時注
火注已火勢轉高都無滅也爾時海神娑伽
羅龍王及江神河神見火不滅各作是念我
取香水注火令滅急收舍利住處供養作是
念已各持寳瓶盛取無量香水至茶毗所一
時注火注已火勢如故都亦不滅爾時樓豆
語四天王及海神等汝注香水令火滅者可 

 
不欲取舍利還本所居而供養耶答言實爾
樓豆語四天王言汝大貪心汝居天上舍利
隨汝若在天宮地居之人如何得徃而供養
耶復語海神汝等住在大海江河如來舍利
汝收取者地居之人如何得徃而供養耶爾
時四天王即皆懴悔悔已各還天宮爾時大
海江河神等皆亦懴悔誠如聖言悔已各還
聖軀廓潤品第四
爾時帝釋持七寳瓶及供養具至茶毗所其
火一時自然滅盡帝釋即開如來寳棺欲請

 
佛牙樓豆即問汝何爲耶答言欲請佛牙還
天供養樓豆言莫輙自取可待大衆爾乃共
分釋言佛先與我一牙舍利是以我來火即
自滅帝釋說是語已即開寳棺於佛口中右
畔上頷取牙舍利即還天上起塔供養爾時
有二捷疾羅剎隱身隨帝釋後衆皆不見盜
取一雙佛牙舍利爾時城內一切士女一切
大衆即一時來欲諍舍利樓豆告言大衆當
知且待安詳如佛所說應當如法共分供養
爾時城內士女一切大衆不聞樓豆所言乃 

 
各執持矛矟弓箭刀劔罥索一切戰具各自
莊嚴欲取舍利爾時城內人衆即開佛棺兜
羅白[
]宛然不燒大衆見已復大號哭流淚
盈目各將所持悲哀供養深心禮拜流淚長
跪同說偈讃
如來以大自在力
  於一切世得自在
大悲本願處斯土
  周旋苦海度衆生
無量智慧神通力
  出没生死無罣礙
能以一身爲多身
  多身一身爲無量
神變普應咸皆見
  無縁即現入涅槃

 
我等福盡無應縁 
故乃如來見放捨
佛於娑羅寳棺中
  大力士舉皆不起
大悲之力自輕舉
  昇空高一多羅樹
乗虚徐遶拘尸城
  七日大聖遶七帀
遶已自臨茶毗所
  不共神力所施爲
一切天人莫能測
  佛於大般涅槃中
金剛不壞力自在
  一切茶毗火不然
自於心中出慈火
  焚燒七日示現盡
天人不能滅此火
  如來大悲示應力
帝釋來至火便滅
  妙兜羅綿纏佛身 

 
大火焚燒都不然 
[]隨佛寳棺內
火中儼然而不燒
  方知如來自在力
於法自在爲法王
  敬禮大悲三界尊
敬禮聖中無畏者
  敬禮普覆大慈力
敬禮神變自在者
  我等從今離世尊
没苦無能見救護
  哀哉哀哉大聖尊
方今長別何由見
爾時大衆說是偈已重復悲泣各以所持盡
哀供養爾時樓豆普爲天人一切大衆與城
內人共於棺所徐舉白
[]及兜羅綿其迦葉

 
等白[
]千張火全不燒其城內人白[]千張
除外一雙餘著灰燼其兜羅綿宛然如故爾
時樓豆取此白
[]及兜羅綿細破分之與諸
大衆令起寳塔而供養之樓豆復取
[]灰亦
細分衆令起寳塔而供養之其餘燼灰無復
得分衆各自取起塔供養其城內人先已遣
匠造八金壜八師子座各以七寳而爲莊嚴
其七寳壇各受一斛各置七寳師子座上其
八師子七寳之座座別各有三十二力士各
嚴七寳瓔珞雜綵纏身共舉七寳八師子座
 

 
座上復各有八綵女身嚴七寳瓔珞雜綵持
七寳壜座上復各有八綵女嚴身瓔珞執七
寳蓋覆金壜上座上復各有八綵女身嚴瓔
珞持七寳劔衛七寳壜座上復各有八綵女
身嚴瓔珞執雉毛纛竪壜四面座別各有無
量人衆持妙音樂幢旛寳蓋華香瓔珞圍遶
供養座各復有無量人衆各持弓箭矛矟罥
索長鉤一切戰具而圍遶之從拘尸城前後
圍遶向茶毗所其八師子七寳之座出城去
後城內人衆即持無數香泥香水尋力士後

 
平治塗地作香泥路廣博嚴事向茶毗所其
路兩邊無數寳幢旛蓋香華眞珠瓔[
?]衆妙[]
雜綵音樂弦歌嚴飾路邊儼然奉待大聖世
尊舍利而還其諸力士持八師子七寳之座
圍遶至茶毗所即大哀泣號哭哽咽聲震大
千各以所持深心供養爾時世尊大悲力故
碎金剛體成末舍利唯留四牙不可沮壞爾
時大衆旣見舍利復重悲哀以其所持流淚
供養爾時樓豆與城內人涕泣盈目收取舍
利著師子座七寳壜中滿八金壜舍利便盡 

 
爾時一切天人大衆見佛舍利入金壜中重
更悲哭涕泣流淚各將所持深心供養爾時
城內諸大力士及諸士女將欲持佛舍利金
壜向拘尸城爾時大衆復重悲哀各將所持
流淚供養爾時城內諸大力士及圍遶衆并
城內人悲咽流淚舉八師子七寳之座隨香
泥路迴向拘尸爾時一切人天大衆復大悲
哀聲震世界各將所持隨從舍利哀號供養
如來舍利至城內已置四衢道中爾時拘尸
城人即嚴四兵無數軍衆身著甲鎧各執戰

 
具遶拘尸城四面周帀無數重兵儼然而[
][]
擬防外人來抄掠故雖爲儀式無戰諍心復
有五百大呪術師守城四門爲遮難故復有
無數寳幢旛蓋微妙莊嚴大雉毛纛於城四
維儼然供養爲標式故爾時城內一切士女
天人大衆復大悲哀各將所持深心供養其
舍利壜置師子座經于七日於七日中一切
大衆日夜悲號哀聲不斷盡以所持深心供
養其八師子七寳之座各有五百大呪術師
各其持之遮有天龍夜叉神鬼來欺奪故經 

 
七日間爾時如來本生眷屬迦毗羅國王諸
釋種等佛神力故都不覺知佛入涅槃佛涅
槃後經三七日爾乃方知時彼國王諸釋種
等悲哭號泣即共疾來至拘尸城見諸兵衆
無數千人圍遶城外復見寳幢旛[
]列城四[]
維映發國界復見大呪術師守城四門王及
釋等問呪師言佛涅槃耶答云佛涅槃來過
四七日茶毗已竟將分舍利王言我等是佛
所生眷屬佛神力故令我不知如來涅槃我
今欲見如來舍利卿可開路令我得入呪師

 
兵衆聞是語已即聽入城王及釋種得入城
已見佛舍利在師子座悲號哽咽涕淚交流
右遶七帀遶七帀已抆淚而言我今欲請如
來舍利一分將還供養大衆答言雖知汝是
釋種眷屬然佛世尊先已有言分布舍利未
見及汝各有請主汝如何得汝可還邪爾時
王及釋種不果所請號哭悲哀悶絶躃地良
久乃醒悲不自勝語衆人言如來世尊是我
釋種愍汝等故於此涅槃汝等如何見有欺
忽不分我一分舍利作是語訖各禮舍利右 

 
遶七帀悲泣流淚心生忿恨慨悼還家爾時
摩迦陀主阿闍世王害父王已深生悔恨身
生惡瘡旣遇世尊月愛光觸身瘡漸愈來詣
佛所求哀懴悔世尊大悲即以甘露微妙法
藥洗蕩身瘡極重罪滅即還本宮都不覺知
如來涅槃於涅槃夜夢見月落日從地出星
宿雲雨繽紛而隕復有煙氣從地而出見七
彗星現於天上復夢天上有大火聚徧空熾
然一時墮地夢已尋覺心大驚顫即召諸臣
具陳斯夢此何祥耶臣答王言是佛涅槃不

 
祥之相佛滅度後三界衆生六道有識煩惱
橫起故現大火從天落地佛入滅度月愛慈
光慧雲普潤悉皆滅没即夢月落星落地者
佛涅槃後八萬律儀一切戒法衆生違反不
依佛教乃行邪法墮於地獄日出地者佛涅
槃後三塗惡道苦聚日光出現世間故感斯
夢王聞是語將諸臣從夜半即來至拘尸城
見諸無數四兵之衆防衛拘尸無量重數復
見城門有呪術師防止外難王見是已即問
呪師佛涅槃耶呪師答言佛涅槃來已經四 

 
七當今大衆將分舍利王言佛入涅槃我都
不知我於夜夢見不祥事以問諸臣方知如
來入大涅槃我欲入城禮拜如來金剛舍利
汝爲通路呪師聞已即聽前入王至城內四
衢道中見師子座舍利金壜復覩大衆悲哀
供養王與從衆一時禮拜悲泣流淚右遶七
帀哀慘供養爾時王就大衆請求如來一分
舍利還國供養大衆答言何晚至耶佛已先
說分布方法舍利皆已各有所請無有仁分
仁可還宮阿闍世王不果所請愁憂不樂即

 
禮舍利惆悵而還爾時毗離外道名王佛涅
槃後經三七已爾乃方知即將臣從疾徃拘
尸旣至拘尸即見無數四兵之衆防衛拘尸
遶無量重爾時阿勒伽羅王佛涅槃後經三
七已爾乃方知即將臣從疾徃拘尸旣至拘
尸即見無數四兵之衆防衛拘尸遶無量重
爾時毗耨國不畏王佛入涅槃經三七已爾
乃方知爾時遮羅迦羅國王佛入涅槃經三
七已爾乃方知爾時師伽那王佛入涅槃經
三七已爾乃方知爾時波肩羅外道名王佛 

 
入涅槃經三七已爾乃方知即將臣從疾徃
拘尸旣至拘尸即見無數四兵之衆防衛[
]
尸遶無量重復見城門有大呪師防止外難
王問呪師佛涅槃耶答言佛涅槃來已經四
七當今大衆將分舍利王語呪師佛入涅槃
我都不知故今晚至我欲入城禮拜供養如
來舍利汝可開路呪師聞王即聽前入至四
衢道見師子座七寳莊嚴安置舍利七寳金
壜復見大衆悲哀供養王將徒衆一時禮拜
悲哀流淚右遶七帀各齎所持悽慘供養王

 
語衆言佛入涅槃我都不知一何苦哉不得
見佛請衆與我一分舍利還國供養衆言[
][]
何來晚佛已先說分布法軌舍利皆已各有
所請無有仁分仁可還宮王及臣衆不果所
請愁憂不樂即禮舍利悲戀而還爾時迦毗
羅等七國王臣不果所願心懷悲憤慨戀而
還各至本邑咸遣使臣同詣拘尸再求舍利
城人報曰世尊慈父旣於我界而般涅槃全
身舍利應留永劫於此供養終不分與外邑
諸人諸國答曰若分者善若不與者我等當 

 
以彊力奪取城人告曰徒事闘諍終不可得
闍王復使兩行大臣馳兵請分告城人曰若
與者善若不見分我加兵力彊奪將去答言
任意爾時拘尸城中所有壯士男女並閑弓
射即便緫出嚴整四兵欲與諸邑交兵合戰
爾時毗離國諸棃車種遂集四兵徃拘尸城
在一面住阿勒國諸剎帝利亦集四兵在一
面住毗耨國諸婆羅門亦集四兵在一面住
遮羅迦羅國諸釋子亦集四兵在一面住師
伽國拘樓羅亦集四兵在一面住波肩羅國

 
力士亦集四兵徃拘尸城在一面住爾時拘
尸那城七軍圍遶爲舍利故各欲奪取爾時
大衆中有一婆羅門姓煙在八軍中高聲大
唱拘尸城諸力士主聽佛無量劫積善修忍
諸君亦常聞讃忍法今日何可於佛滅後爲
舍利故起兵相奪諸君當知此非敬事舍利
現在但當分作八分諸力士言敬如來議爾
時姓煙婆羅門即分舍利以爲八分作八分
竟高聲大唱汝諸力士主聽盛舍利瓶請以
見與欲還頭那羅聚落起瓶塔華香旛蓋妓 

 
樂供養諸力士答言敬從來請爾時必波延
那婆羅門居士復以高聲大唱拘尸城中諸
力士主聽燒佛處炭與我欲還本國起炭塔
華香妓樂供養諸力士答婆羅門言敬從來
請爾時拘尸城諸力士得第一分舍利即於
國中起塔華香妓樂種種供養波肩羅婆國
力士得第二分舍利還歸起塔種種供養師
伽那婆國拘樓羅衆得第三分舍利還歸起
塔種種供養阿勒遮國諸剎帝利得第四分
舍利還國起塔供養毗耨國諸婆羅門得第

 
五分舍利還國起塔種種供養毗離國諸梨
車得第六分舍利還國起塔種種供養遮羅
伽羅國諸釋子得第七分舍利還國起塔華
香供養摩伽陀主阿闍世王得第八分舍利
還王舍城起塔華香妓樂種種供養姓煙婆
羅門得盛舍利瓶還頭那羅聚落起塔華香
供養必婆羅延那婆羅門居士得炭還國起
塔供養爾時閻浮提中八舍利塔第九瓶塔
第十炭塔如是分布舍利事已時諸菩薩及
聲聞衆天人龍鬼國王長者大臣人民一切 
大衆悲號涕泣槌胷大哭五體投地作禮而

大般涅槃經後分卷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