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遺教品第一      應盡還源品第二

機感茶毗品第三      聖軀廓潤品第四

大般涅盤經後分卷上

唐沙門若那跋陀羅與會寧等譯
憍陳如品之末
爾時須跋陀羅從佛聞說大般涅槃甚深妙
法而得法眼見法清淨愛護正法已捨邪見
於佛法中深信堅固即從如來欲求出家佛
言善哉善哉須跋陀羅善來比丘悅可聖心
善入佛道於是須跋陀羅歡喜踊躍欣慶無
量即時鬚髮自落而作沙門法性智水灌注
心源無復縛著漏盡意解得羅漢果須跋

 
羅旣證果已即前佛所瞻仰尊顏頭面禮足
偏袒右肩右膝著地長跪合掌悲喜交流深
自悔責在昔罪咎而白佛言世尊恨我毒身
久劫已來常相欺惑令我長没無明邪見淪
溺三界外道法中痛哉苦哉爲害[
]甚今大
喜慶蒙如來恩得入正法世尊智慧大海慈
愍無量竊自惟忖累劫碎軀未能報此須臾
之恩須跋陀羅說是語已悲泣流淚不能自
裁復白佛言世尊我年老邁餘命無幾未脫
衆苦行苦遷逼唯願世尊少住教誡哀愍救

 

 
護莫般涅槃爾時世尊默然不許須跋陀羅
不果所請愁憂熱惱高聲唱曰苦哉苦哉世
間空虚世間空虚如何於今大怖即至熱惱
流行哀哉哀哉衆生福盡正慧眼滅復更流
淚悲號哽咽徧體血現發聲大哭於如來前
舉身投地忙亂濁心昏迷悶絶久乃甦醒涕
淚哽咽而白佛言世尊我今不忍見於如來
入般涅槃中心痛切難任裁抑我自何能與
此[
]器毒身共住今前寧可先自速滅唯願
世尊後當涅槃爾時須跋陀羅說是語已悲

 
戀哽咽於是時頃即入涅槃爾時不可說不
可說無數億琲e沙諸大菩薩比丘比丘尼
一切世間天人阿脩羅等同聲唱言苦哉苦
哉如何正覺一旦捨離無主無歸無依無趣
追思戀慕悲感號泣互相執手槌胷悶絶迷
失諸方哀慟三千大千世界爾時世尊出八
種聲普告大衆莫大號哭猶如嬰兒各相裁
抑勿自亂心汝等於此行苦生死大海勤修
淨心莫失念慧疾求正智速出諸有三界受
身苦輪無際無明郎主恩愛魔王役使身心 

 
策爲童僕徧縁境界造生死業貪恚狂癡念
念傷害無量劫來常受苦惱何有智者不反
斯源汝等當知我曠劫來已入大寂無隂界
入永斷諸有金剛寳藏常樂我淨我今於此
顯難思議現方便力入大涅槃示同世法欲
令衆生知身如電生戀慕心生死暴河漂流
速疾諸行輪轉法應如是如來涅槃甚深甚
深不可思議乃是諸佛菩薩境界非諸聲聞
縁覺所知佛復告諸大衆是須跋陀羅已曾
供養琲e沙佛於諸佛所深種善根以大願

 
力常在尼乹外道法中出家修行以方便慧
誘進邪見失道衆生令入正智須跋陀羅乗
本願力今得遇我最後涅槃得聞正法旣聞
正法得羅漢果旣得果已復入涅槃自我得
道度阿若憍陳如最後涅槃度須跋陀羅吾
事究竟無復施爲設我久住無異今也爾時
世尊說是語已即歔長歎唱言善哉善哉須
跋陀羅爲報佛恩汝等大衆應當供養其屍
安立塔廟爾時大衆惆悵慘結掩淚裁抑即
依佛教以香木酥油茶毗其屍須跋陀羅當 

 
焚屍時即於火中放大光明現十八變身上
出水身下出火右脅出火左脅出水小復現
大大復現小滿虚空中爾時無量大衆及諸
外道邪見衆生發菩提心得入正見須跋陀
羅現神變已還復火中茶毗已訖是時大衆
悲感傷悼收取舍利起塔供養
遺教品第一
爾時佛告阿難普及大衆吾滅度後汝等四
衆當勤護持我大涅槃我於無量萬億阿僧
祇劫修此難得大涅槃法今已顯說汝等當

 
知此大涅槃乃是十方三世一切諸佛金剛
寳藏常樂我淨周圓無缺一切諸佛於此涅
槃而般涅槃最後究竟理極無遺諸佛於此
放捨身命故名涅槃汝等欲得決定眞報佛
恩疾得菩提諸佛摩頂世世所生不失正念
十方諸佛常現其前晝夜守護令一切衆得
出世法當勤修習此涅槃典佛復告阿難吾
未成佛示入鬱頭藍弗外道法中修學四禪
八定受行其教吾成佛來毀訾其法漸漸誘
進最後須跋陀羅皆入佛道如來以大智炬 

 
燒邪見幢如乾草葉投大火燄阿難今我親
戚諸釋種子吾甚憂念我涅槃後汝當精勤
以善教誡我諸眷屬授與妙法深心誨誘勿
得調戲放逸散心入諸境界受行邪法未脫
三界世間痛苦早求出離於此五濁愛欲之
中應生憂畏無救護想一失人身難可追復
畢此一形常須警察無常大鬼情求難脫憐
愍衆生莫相殺害乃至蠢動應施無畏身業
清淨常生妙土口業清淨離諸過惡莫食肉
莫飲酒調伏心蛇令入道果深思行業善惡

 
之報如影隨形三世因果循環不失此生空
過後悔無追涅槃時至示教如是爾時阿難
聞佛語已身心顫動情識忙然悲哽嗚咽深
没憂海舉體迷悶昏亂濁心投如來前猶如
死人爾時阿泥樓豆安慰阿難輕其愁心而
語之言咄哉何爲愁苦如來涅槃時至今日
雖有明旦則無汝依我語諮啓如來如是四
問佛涅槃後六羣比丘行汙他家惡性車匿
云何共住而得示教如來在世以佛爲師世
尊滅後以何爲師若佛在世依佛而住如來 

 
旣滅依何而住如來滅後結集法藏一切經
初安何等語爾時阿難如從夢中聞阿泥樓
豆安慰其心令[
]四問漸得醒悟哀不自勝
具陳上問而以白佛佛告阿難何爲憂苦悲
哀乃爾諸佛化周施爲己訖法歸是處善哉
善哉阿難汝致四問爲最後問大能利益一
切世間汝等諦聽善思念之唯然世尊願樂
欲聞佛告阿難如汝所問佛涅槃後六羣比
丘惡性車匿行汙他家云何共住而得示教
阿難車匿比丘其性鄙惡我涅槃後漸當調

 
伏其心柔和捨本惡性阿難我弟難陀具極
重欲其性鄙惡如來以善方便示教利喜知
其根性以般若慧爲說十二因縁所謂無明
縁行行縁識乃至老死憂悲苦惱皆是無明
憎愛叢林一切行苦彌滿三界徧流六道大
苦根本無明所起以般若慧示以性淨諦觀
根本即斷諸有過患無明根本滅故無明滅
無明滅則行滅乃至老死憂悲苦惱皆滅得
此觀時攝心定住即入三昧以三昧力得入
初禪漸漸次第入第四禪繼心正念如是修 

 
習然後自當得證上果離三界苦阿難爾時
難陀比丘深生信心依我教法勤心修習不
久即得阿羅漢果阿難我涅槃後汝當依我
教法正觀教示六羣車匿比丘深心依此清
淨土法不久自當得證上果阿難當知皆因
無明增長三界生死大樹漂没愛河衆苦長
夜黑暗崖下遶生死柱六識爲枝妄念爲本
無明波浪心識策使遊戲六塵種苦惱芽無
能制者自在如王是故我言無明郎主念念
傷害衆生不覺輪轉生死阿難一切衆生爲

 
此無明起諸愛結我見覆蔽八萬四千煩惱
郎主役使其身身心破裂不得自在阿難無
明若滅三界都盡以是因縁名出世人阿難
若能諦觀十二因縁究竟無我深入本淨即
能遠離三界大火阿難如來是眞語者說誠
實言最後付囑汝當修行阿難如汝所問佛
去世後以何爲師者阿難尸波羅戒是汝大
師依之修行能得出世甚深定慧阿難如汝
所問佛涅槃後依何住者阿難依四念處嚴
心而住觀身性相同於虚空名身念處觀受 

 
不在內外不住中間名受念處觀心但有名
字名字性離名心念處觀法不得善法不得
不善法名法念處阿難一切行者應當依此
四念處住阿難如汝所問如來滅後結集法
藏一切經初安何等語者阿難如來滅後結
集法藏一切經初當安如是我聞一時佛住
某方某處與諸四衆而說是經爾時阿難復
白佛言若佛在世若涅槃後有信心檀越以
金銀七寳一切樂具奉施如來云何舉置佛
告阿難若佛現在所施佛物僧衆應知若佛

 
滅後一切信心所施佛物應用造佛形像及
造佛衣七寳旛蓋買諸香油寳華以供養佛
除供養佛餘不得用用者則犯盜佛物罪阿
難復白佛言若佛現在若復有人以金銀七
寳房舍殿堂妻子奴婢衣服飲食一切樂具
深心恭敬禮拜供養如來佛涅槃後若復有
人以金銀七寳妻妾奴婢衣服飲食一切樂
具供養如來形像深心恭敬禮拜供養世尊
如是二人深心供養所得福德何者爲多佛
告阿難如是二人皆以深心供養所得福德 

 
其福無異何以故雖佛滅後法身常存是以
深心供養其福正等阿難復白佛言若佛現
在若復有人還以深心如上供養恭敬如來
佛涅槃後若復有人還以深心如上供養恭
敬全身舍利世尊如是二人所得福德何者
爲多佛告阿難如是二人得福正等功德廣
大無量無邊乃至畢苦其福不盡阿難復白
佛言若佛現在若復有人如上深心一切供
養恭敬如來佛涅槃後若復有人如上深心
供養恭敬半身舍利世尊如是二人所得福

 
德何者爲多佛告阿難如是二人深心供養
得福無異所得福德無量無邊阿難若佛滅
後若復有人深心供養如來舍利四分之一
八分之一十六分之一百分之一千分之一
萬分之一琲e沙分之一乃至如芥子許皆
以深心供養恭敬尊重讃歎若佛現在若復
有人深心供養恭敬如來如是二人所得福
德皆悉無異其福無量不可稱計阿難當知
若佛現在若涅槃後若復有人深心恭敬供
養禮拜尊重讃歎如是二人所得福德無二 

 
無別佛告阿難及諸大衆我涅槃後天上人
間一切衆生得我舍利悲喜交流哀戚欣慶
恭敬禮拜深心供養得無量無邊功德阿難
若見如來舍利即是見佛見佛即是見法見
法即是見僧見僧即是見涅槃阿難當知以
是因縁三寳常住無有變易能爲衆生作歸
依處阿難復白佛言佛涅槃後一切大衆依
何法則茶毗如來而得舍利深心供養佛告
阿難我般涅槃汝等大衆當依轉輪聖王茶
毗方法阿難復白轉輪聖王茶毗法則其事

 
云何佛告阿難轉輪聖王命終之後經停七
日乃入金棺旣入棺已即以微妙香油注滿
棺中閉棺令密復經七日從棺中出以諸香
水灌洗沐浴旣灌洗已燒衆名香而以供養
以兜羅綿徧體儭身然後即以無價上妙白
[
]千張次第相重徧纏王身旣已纏訖以衆
香油滿金棺中聖王之身爾乃入棺密閉棺
已載以香木七寳車上其車四面垂諸瓔珞
一切寳鉸莊嚴其車無數華旛七寳幢蓋一
切妙香一切天樂圍遶供養爾乃純以衆妙
 

 
香木表堣撟8L妙香油茶毗轉輪聖王之
身茶毗已訖收取舍利於都城內四衢道中
起七寳塔塔開四門安置舍利一切世間所
共瞻仰阿難其轉輪王以少福德紹此王位
未脫諸有具足五欲妻妾婇女惡見三毒一
切煩惱諸結使等未斷一[
]命終之後世間[]
猶乃如是法則起塔供養一切瞻仰阿難何
況如來已於無量無邊無數阿僧祇劫永捨
五欲妻妾婇女於世間法已作霜雹難勤能
勤難行能行一切菩薩出世苦行勤苦修習

 
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所行之道甚深微妙清
淨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六波羅蜜無不具
足修習如來十力大悲四無所畏三解脫門
十八大空六通五眼三十七品十八不共法
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一切諸佛壽命一切淨
佛國土一切成就衆生一切難行苦行一切
攝善法戒一切攝衆生戒一切攝律儀戒一
切功德一切智慧一切莊嚴一切大願一切
方便如是等不可思議福德智慧皆已成就
無不具足斷除一切不善斷除一切煩惱斷 

 
除一切煩惱餘習通達四諦十二因縁於菩
提樹降伏四魔成就種智如是妙法悉修習
已爾乃一切諸佛唱言善哉善哉同以法性
智水灌法身頂乃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以是因縁我今號天人師十力種覺至極世
尊天上人間無與等者等視衆生如羅睺羅
故名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
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憐愍世間
化縁周畢爲衆生故今入涅槃隨世間法如
轉輪王爲令衆生普得供養阿難我入涅槃

 
如轉輪王經停七日乃人金棺以妙香油注
滿棺中密蓋棺門其棺四面應以七寳間雜
莊嚴一切寳幢香華供養經七日已復出金
棺旣出棺已應以一切衆妙香水灌洗沐浴
如來之身旣灌洗已以上妙兜羅綿徧體纏
身次以微妙無價白[
]千張復於綿上纏如
來身乃入金棺復以微妙香油盛滿棺中閉
棺令密爾乃純以微妙牛頭栴檀沉水一切
香木成七寳車一切衆寳以爲莊嚴載以寳
棺至茶毗所無數寳幢無數寳盖無數寳衣
 

 
無數天樂無數香華周徧虚空悲哀供養一
切天人無數大衆應各以栴檀沉水微妙香
油茶毗如來哀號戀慕茶毗已訖天人四衆
收取舍利盛七寳瓶於其城內四衢道中起
七寳塔供養舍利能令衆生得大功德離三
有苦至涅槃樂阿難當知一切四衆起佛舍
利七寳塔已應當更起三塔供養所謂辟支
佛塔阿羅漢塔轉輪王塔爲令世間知歸依
故阿難白佛言如來出世悲愍衆生顯示十
力大悲四無所畏十二因縁四諦之法三解

 
脫門八種梵音雷震三界五色慈光徧照六
道隨順衆生心業所轉或得四果二乗所行
或證無漏無爲縁覺之道或入無滅無生菩
薩之地或得無量諸陀羅尼或得五眼或得
六通或脫三惡或出八難或離人天三界之
苦如來慈力清淨如來解脫法門不可思議
乃至涅槃一切世間人天四衆起七寳塔供
養舍利得大功德能令衆生脫三界苦入正
解脫以是因縁佛般涅槃一切世間人天四
衆報佛甚深無量慈恩起七寳塔供養舍利 

 
理應如是世尊其餘三塔於諸衆生得何等
利而令起立恭敬供養佛告阿難其辟支佛
悟法因縁入深法性已脫諸有一切過患能
爲人天而作福田以是因縁起塔供養所得
福德次於如來能令衆生皆得妙果阿難其
阿羅漢於三界中生分已盡不受後有梵行
已立能爲世間而作福田是故應當起塔供
養所得福德次辟支佛亦令衆生皆得解脫
阿難其轉輪王雖未解脫三界煩惱福德力
故治四天下而以十善化育羣生是諸衆生

 
之所尊敬以是四衆起塔供養所得福德亦
復無量阿難白佛言佛般涅槃一切四衆當
於何所茶毗如來得收舍利唯願示教佛告
阿難佛般涅槃一切四衆若於拘尸城內茶
毗如來其城中人皆紹王位則相討伐諍訟
無量亦令一切得福階差阿難一切四衆可
於城外茶毗如來爲令世間得福等故阿難
白佛言佛入涅槃茶毗已訖一切四衆收取
舍利安置寳瓶當於何所起七寳塔一切皆
得深心供養唯願示教佛告阿難佛般涅槃 

 
茶毗旣訖一切四衆收取舍利置七寳瓶當
於拘屍那伽城內四衢道中起七寳塔高十
三層上有相輪一切妙寳間雜莊嚴一切世
間衆妙華旛而嚴飾之四邊欄楯七寳合成
一切裝鉸靡不周徧其塔四面面開一門層
層間次牎牖相當安置寳瓶如來舍利天人
四衆瞻仰供養阿難其辟支佛塔應十一層
亦以衆寳而嚴飾之阿難阿羅漢塔成以四
層亦以衆寳而嚴飾之阿難其轉輪王塔亦
七寳成無復層級何以故未脫三界諸有苦

 
故爾時阿泥樓豆白佛言佛涅槃後茶毗已
訖一切天人四部大衆如何分布如來舍利
而得供養爾時佛告阿泥樓豆我般涅槃汝
等天人取佛舍利以平等心分布三界一切
六道世間供養爾時釋提桓因白佛我今從
佛敬請如來半身舍利而我深心願供養故
佛告天帝如來等視衆生如羅睺羅汝不應
請半身舍利何以故平等利祐諸衆生故佛
告天帝我今與汝右邊上頷一牙舍利可於
天上起塔供養能令汝得福德無盡爾時天 

 
人一切大衆悲哀流淚不能自裁爾時世尊
普告四衆佛般涅槃汝等天人莫大愁惱何
以故佛雖涅槃而有舍利常存供養復有無
上法寳修多羅藏毗那耶藏摩達磨藏以是
因縁三寳四諦常住於世能令衆生深心歸
依何以故供養舍利即是佛寳見佛即是法
身見法身即見賢聖見賢聖故即見四諦見
四諦故即見涅槃是故當知三寳常住無有
變易能爲世間作歸依故佛復告諸大衆汝
等莫大愁苦我今於此垂欲涅槃若戒若歸

 
若常無常三寳四諦六波羅蜜十二因縁有
所疑者當速發問爲究竟問佛涅槃後無復
疑悔三迴告衆爾時四衆憂悲苦惱哽咽流
淚痛切中心追思戀慕愁毒悶絶佛神力故
掩淚寂然無發問者何以故一切四衆已於
戒歸三寳四諦通達曉了無有疑故爾時世
尊知諸四衆無復餘疑歎言善哉善哉汝等
四衆已能通達三寳四諦無有疑也猶如淨
水洗蕩身垢汝等當勤精進早得出離莫生
愁惱迷悶亂心爾時世尊於師子座以眞金 

 
手却身所著僧伽梨衣顯出紫磨黃金師子
胷臆普示大衆告言汝等一切天人大衆應
當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爾時四衆一切
瞻仰大覺世尊眞金色身目不暫捨悉皆快
樂譬如比丘入第三禪難生是中爾時世尊
以黃金身示大衆已即放無量無邊百千萬
億大涅槃光普照十方一切世界日月所照
無復光明放是光已復告大衆當知如來爲
汝等故累劫勤苦截身手足盡修一切難行
苦行大悲本願於此五濁成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得此金剛不壞紫磨色身具足三十
二相八十種好無量光明普照一切見形遇
光無不解脫佛復告諸大衆佛出世難如優
曇華希有難見汝等大衆最後遇我爲於此
身不生空過我以本誓願力生此穢土化縁
周畢今欲涅槃汝等以至誠心看我紫磨黃
金色身汝當修習如是清淨之業於未來世
得此果報爾時世尊如是三反慇懃三告以
眞金身示諸大衆即從七寳師子大牀上昇
虚空高一多羅樹一反告言我欲涅槃汝等 

 
大衆看我紫磨黃金色身如是展轉高七多
羅樹七反告言我欲涅槃汝等大衆應當深
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從空中下坐師子牀
復告大衆我欲涅槃汝等深心看我紫磨黃
金色身爾時世尊從師子牀復昇虚空高一
多羅樹復告大衆我欲涅槃汝等深心看我
紫磨黃金色身如是展轉高七多羅樹七反
告言我欲涅槃汝等大衆看我紫磨黃金色
身從空中下坐師子牀復告大衆我欲涅槃
汝等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爾時世尊從

 
師子牀復昇虚空高一多羅樹復告大衆我
欲涅槃汝等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如是
展轉高七多羅樹七反告言我欲涅槃汝等
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從空中下坐師子
牀復告大衆我欲涅槃汝等深心看我紫磨
黃金色身爾時世尊顯出如來紫磨黃金色
身普示大衆如是三反上昇虚空高七多羅
樹三反從空中下坐師子牀如是慇懃二十
四反告諸大衆我欲涅槃汝等深心看我金
剛堅固不壞紫磨黃金無畏色身如優曇華 

 
難可值遇汝等當知我欲涅槃汝等應當以
至誠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如熱渴人遇清
冷水飲之令飽無復餘念汝等大衆亦復如
是我欲涅槃汝等大衆應當深心瞻仰爲是
最後見於如來自此見已無復再覩汝等大
衆瞻仰令足無復後悔佛復告諸大衆我涅
槃後汝諸大衆應廣修行早出三有勿復懈
怠散心放逸爾時一切世界天人四衆遇涅
槃光瞻仰佛者一切三塗八難世間人天所
有煩惱四重五逆極惡罪咎永滅無餘皆得

 
解脫爾時世尊顯出紫磨黃金色身慇懃相
告示大衆已還舉僧伽棃衣如常所披
應盡還源品第二
佛復告諸大衆我今時至舉身疼痛說是語
已即入初禪以涅槃光徧觀世界入寂滅定
爾時世尊所言未訖即入初禪從初禪出入
第二禪從二禪出入第三禪從三禪出入第
四禪從四禪出入虚空處從空處出入無邊
識處從識處出入不用處從不用出入非想
非非想處從非非想出入滅盡定從滅盡定 

 
出還入非想非非想處從非非想出入不用
處從不用出入無邊識處從識處出入虚空
處從空處出入第四禪從四禪出入第三禪
從三禪出入第二禪從二禪出入第一禪爾
時世尊如是逆順入諸禪已普告大衆我以
甚深般若徧觀三界一切六道諸山大海大
地含生如是三界根本性離畢竟寂滅同虚
空相無名無識永斷諸有本來平等無高下
想無見無聞無覺無知不可繫縛不可解脫
無衆生無壽命不生不起不盡不滅非世間

 
非非世間涅槃生死皆不可得二際平等等
諸法故閑居靜住無所施爲究竟安置必不
可得從無住法法性施爲斷一切相一無所
有法相如是其知是者名出世人是事不知
名生死始汝等大衆應斷無明滅生死始爾
時世尊說是語已復入超禪從初禪出入第
三禪從三禪出入虚空處從虚空出入無所
有處從無所有出入滅盡想定從滅盡定出
次第還入至非想非非想處從非非想出入
無邊識處從識處出入第四禪從四禪出入 

 
第二禪從二禪出入於初禪如是逆順入超
禪已復告大衆我以摩訶般若徧觀三界有
情無情一切人法悉皆究竟無繫縛者無解
脫者無主無依不可攝持不出三界不入諸
有本來清淨無垢無煩惱與虚空等不平等
非不平等盡諸動念思想心息如是法相名
大涅槃眞見此法名爲解脫凡夫不知名曰
無明作是語已復入超禪從初禪出乃至入
滅盡定從滅盡出乃至入初禪如是逆順入
超禪已復告大衆我以佛眼徧觀三界一切

 
諸法無明本際性本解脫於十方求了不能
得根本無故所因枝葉皆悉解脫無明解脫
故乃至老死皆得解脫以是因縁我今安住
常寂滅光名大涅槃爾時阿難無極悲哀憂
愁痛苦心狂忙亂情識昏迷如重醉人都無
知覺不見四衆不知如來已入涅槃爲未涅
槃爾時世尊如是三反從超入諸禪定徧觀
法界普無大衆三反說法如來如是展轉二
十七反入諸禪定阿難以不知故佛入一禪
即[
]一問如是二十七反問阿泥樓豆佛已 

 
涅槃爲未涅槃阿泥樓豆深知如來入諸禪
定二十七反皆答阿難佛未涅槃爾時一切
大衆皆悉忙亂都不覺知如來涅槃爲未涅
槃爾時世尊三反入諸禪定三反示誨衆已
於七寳牀右脅而卧頭枕北方足指南方面
向西方後背東方其七寳牀微妙瓔珞以爲
莊嚴娑羅樹林四雙八隻西方一雙在如來
前東方一雙在如來後北方一雙在佛之首
南方一雙在佛之足爾時世尊娑羅林下寢
卧寳牀於其中夜入第四禪寂然無聲於是

 
時頃便般涅槃大覺世尊入涅槃已其娑羅
林東西二雙合爲一樹南北二雙合爲一樹
垂覆寳牀蓋於如來其樹即時慘然變白猶
如白鶴枝葉華果皮榦悉皆爆裂墮落漸漸
枯悴摧折無餘爾時十方無量萬億琲e沙
普佛世界一切大地皆大震動出種種音唱
言苦哉苦哉世界空虚演出無常苦空哀歎
之聲爾時十方世界一切諸山目眞隣陀山
摩訶目眞鄰陀山鐵圍山大鐵圍山諸須彌
山寳山香山金山黑山一切大地所有諸山 

 
一時振裂悉皆崩倒出大音聲振吼世界唱
言苦哉苦哉如何一旦世間孤露慧日滅没
大涅槃山一切衆生喪眞慈父失所敬天無
瞻仰者爾時十方世界一切大海皆悉混濁
沸涌濤波出種種音唱言苦哉苦哉正覺已
滅衆生罪苦長夜久流生死大海迷失正路
何由解脫爾時一切江河溪澗溝壑川流泉
源渠井浴池悉皆傾覆水盡枯涸爾時十方
世界大地虚空寂然大暗日月精光悉無復
照黑暗愁惱彌布世界於是時間忽然黑風

 
鼓怒驚振吹扇塵沙彌暗世界爾時大地一
切卉木藥草諸樹華果枝葉悉皆摧折碎落
無遺於是時頃十方世界一切諸天徧滿虚
空哀號悲歎震動三千大千世界雨無數百
千種種上妙天香天華徧滿三千大千世界
[
]高須彌供養如來於上空中復雨無數天
幢天旛天瓔珞天軒蓋天寳珠徧滿虚空變
成寳臺四面珠瓔七寳鉸絡光明華彩供養
如來於上空中復奏無數微妙天樂鼓吹絃
歌出種種音唱言苦哉苦哉佛已涅槃世界
 

 
空虚羣生眼滅煩惱羅剎大欲流行行苦相
續痛輪不息爾時阿難心苦迷悶都不覺知
不識如來已入涅槃未入涅槃唯見非盚
界復問樓豆佛涅槃耶樓豆答言大覺世尊
已入涅槃爾時阿難聞是語已悶絶躃地猶
如死人寂無氣息冥冥不曉爾時樓豆以清
冷水灑阿難面扶之令起以善方便而慰喻
之語阿難言哀哉哀哉痛苦奈何奈何莫大
愁毒熱惱亂心如來化縁周畢一切人天無
能留者苦哉苦哉奈何奈何何期今日人天

 
之師爲事究竟無能留者奈何我與汝等且
共裁抑復慰喻言阿難佛雖涅槃而有舍利
無上法寳常住於世能爲衆生而作歸依我
與汝等當勤精進以佛法寳授與衆生令脫
衆苦報如來恩爾時阿難聞慰喻已漸得醒
悟哽咽流淚悲不自勝其拘尸那城娑羅林
間縱廣十二由旬天人大衆皆悉徧滿尖頭
針鋒受無量衆間無空缺不相障蔽爾時無
數億菩薩一切大衆悉皆迷悶昏亂濁心都
不覺知如來涅槃及未涅槃唯見非硠黹 

 
一時同問樓豆佛涅槃耶爾時樓豆告諸大
衆一切天人大覺世尊已入涅槃爾時無數
一切大衆聞是語已一時昏迷悶絶躃地苦
毒入心隘聲不出其中或有隨佛滅者或失
心者或身心戰掉者或互相執手哽咽流淚
者或常椎胷大呌者或舉手拍頭自拔髮者
或有唱言痛哉痛哉荼毒苦者或有唱言如
來涅槃一何疾者或有唱言失我所敬天者
或有歎言世界空虚衆生眼滅者或有歎言
煩惱大鬼已流行者或有歎言衆生善芽種

 
子滅者或有歎言魔王欣慶解甲冑者或自
訶責身心無常觀者或有正觀得解脫者或
有傷歎無歸依者中有徧體血現流灑地者
如是異類殊音一切大衆哀聲普震一切世
界爾時娑婆世界主尸棄大梵天王知佛已
入涅槃與諸天衆即從初禪飛空而下舉身
大哭流淚悲咽投如來前悶絶躃地久乃甦
醒哀不自勝即於佛前以偈悲歎
世尊徃昔本誓願 
爲我等故居忍土
乃隱無量自在力
  貧所樂法度衆生 

 
方便逐宜隨應說 
衆生無不受安樂
誘進令出三有苦
  究竟皆至涅槃道
如來慈母育衆生
  普飲衆生大悲乳
何期一旦忽捨離
  人天孤露無所依
痛哉衆生善種芽
  無天甘露令增長
善芽漸漸衰滅已
  罪業相牽墮惡道
奈何世界悉空虚
  衆生正慧眼已滅
旣行無明黑暗中
  墮落三有淪溺苦
奈何衆生罪無救
  願依舍利得解脫
勸請如來大悲力
  救護令我脫苦地

 
何期痛哉此惡世 
如來棄我入涅槃
爾時釋提桓因與諸大衆從空而下唱言苦
哉苦哉發聲大哭悲泣流淚投如來前悶絶
躃地久乃甦醒悲哀哽咽胡跪佛前說偈哀

如來歷劫行苦行
  普爲我等羣生故
得成無上正覺道
  等育衆生如一子
施法藥中爲上藥
  療病醫中爲勝醫
大慈悲雲蔭衆生
  甘露慧雨雨一切
慧日光照無明暗
  無明衆生見聖道

 
聖月慈光照六趣 
三有蒙光脫衆苦
何期於今捨大悲
  已入涅槃衆不見
本誓大悲今何在
  棄捨衆生如涕唾
我等一切諸衆生
  如犢失母必當死
四衆互相執手哭
  椎胷大哀動三界
苦哉苦哉諸有人
  如何一旦盡孤露
我等福盡苦何甚
  善芽燋然無復潤
唯願法寳舍利光
  照我令脫三有苦
哀哉痛哉我等衆
  幾何重得見如來
爾時樓豆悲哀號泣傷悼無量胡跪佛前以

 
偈悲歎
正覺法王育我等 
飲我法乳長法身
衆生法身未成立
  又復慧命少資糧
應以八音常演暢
  令衆聞已悉悟道
常放大慈五色光
  令衆蒙光皆解脫
如何今已永涅槃
  行苦衆生何依趣
苦哉世尊捨大悲
  我等孤窮必當死
雖知世尊現方便
  我等無能不悲哀
四衆迷悶昏失心
  哀動天地震三界
世尊獨處大安樂
  衆生大苦欲何之 

 
世尊徃昔爲我等 
衆劫捨頭截手足
得成無上正覺道
  不久住世即涅槃
我及四衆處無明
  魔王欣慶捨甲冑
哀哉世尊願大悲
  舍利慈光攝我等
伏請世尊愍四衆
  法寳流潤願不窮
我等不能即殞滅
  茍存餘命能幾何
苦哉痛切難堪忍
  重見世尊無復期
爾時阿難悶絶漸醒舉手拍頭椎胷哽咽悲
泣流淚哀不自勝長跪佛前以偈悲歎
我昔與佛誓願力
  幸共同生釋種中

 
如來得成正覺道 
我爲侍者二十載
深心敬養情不足
  一旦見棄入涅槃
痛哉哀哉荼毒苦
  無極長夜痛切心
我身未脫諸有網
  無明之[]未出離
世尊慧觜未啄破
  如何見捨疾涅槃
我如初生之嬰兒
  失母不久必當死
世尊如何見放捨
  獨出三界受安樂
我今懴悔於世尊
  侍佛已來二十年
四威儀中多懈惰
  不能悅可大聖心
願正覺尊大慈悲
  施我甘露令安樂 

 
我願窮盡未來際 
常覲世尊爲侍者
唯願世尊大慈光
  一切世界攝受我
痛哉痛哉不可說
  嗚咽何能陳聖恩
爾時無數億琲e沙菩薩一切世間天人大
衆互相執手悲泣流淚哀不自勝各相裁抑
即皆自辦無數微妙香華曼陀羅華摩訶曼
陀羅華曼殊沙華摩訶曼殊沙華無數天上
人間海岸栴檀沉水百千萬種和香無數香
泥香水寳蓋寳幢寳旛眞珠瓔珞徧滿虚空
投如來前悲哀供養爾時拘尸城內男女大

 
小一切大衆悲哀流淚各辦無數微妙香華
旛蓋等倍勝於前投如來所悲哀供養爾時
四天王與諸天衆悲哀流淚各辦無數香華
一切供養等三倍於前悲泣流淚來詣佛所
投如來前悲哀供養五天如是倍勝於前色
界無色界諸天亦復如是倍勝供養

大般涅槃經後分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