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 下一頁

佛說如來興顯經卷第一
西晉三藏法師竺法護譯

聞如是一時佛遊如來建立之土號歎法身
深奧悅豫普見棚閣爲大嚴淨顯曜威宫瑠
璃之藏如來所行佛時興出無量之路爲法
界宮觀菩薩身光明清淨師子之座咸受一
切菩薩之體爲大法座咨嗟法界如來聖旨
縁虚空界行無罣礙曉了本際聖慧之界普
解佛慧分別聖道去來今佛一切悉等爲一
法身一切諸佛行皆平等神通之行無所罣

 
礙法身慧體究竟無相法度無極遊於法界
無有二行玄曠無限爲最正覺其等如稱則
超度行無有隂蓋解脫之門其法界者皆周
虚空常遊十方諸佛國土無限之故靡所不
覩億百千姟諸菩薩等猶如塵數一切悉已
一生補處各各在於異佛世界志願無極奉
諸慧行各各入於無所破壞平等法界空界
無限無所獲致無中間行無有自然亦無所
生曉了證明一切諸法亦復如是衆菩薩身
無所動捨逮諸通慧徧諸佛土而無所念遵

 
如來慧而於佛道現在得致顯明之曜遊大
聖行無所震動慧以一身示于無量所行之
體周于無限法界之堣嬪O善人衆生之界
至不退轉等獲本際無本法界除去自大身
常卑順則無所畏如來照明一切德本以爲
徒類其名曰普賢菩薩普稱尊菩薩如來族
姓成首菩薩金剛幢英菩薩無蓋月淨菩薩
日光離垢藏菩薩大神通變動菩薩離垢光
首十方精進王大師子娛樂神通菩薩如是
等類猶如十方不可計數億百千姟諸佛之

 
土滿中衆塵衆座菩薩其數如斯於是有光
號如來聖旨世尊眉間演出斯耀無央數姟
億百千明照於無量無有邊際無餘世界十
方佛土示現如來威神之變告無央數億百
千姟諸菩薩衆威神則令諸佛世界一切惡
趣悉爲消滅覆蔽一切諸魔宫殿又諸如來
成最正覺寤諸未覺示現諸佛衆會道場所
出光明嚴淨之座顯曜法界第一空界在所
周徧達諸佛界尋復來還皆遶一切菩薩道
場入如來族姓成首菩薩頂上不現如是衆 

 
會一切菩薩怪未曾有身心踊躍今日當有
無極之變講說大法如此光明自然來現光
明適没如來族姓成首菩薩即從座起於蓮
華上而下右膝長跪叉手思如來德以偈頌

寤諸不覺者 超踰諸德王 其行無罣礙
所超度無極 其大聖安住 平等於三世

恭敬今稽首 明哲之慧士 所行無形相
則度于彼岸 又復而示現 善莊嚴身相

光明離衆垢 演顯百千曜 降伏諸魔事

 
以頂歸命禮 震動衆國土 宫殿之元首
乃至於十方 諸所有土地 終不令一人
而使獲恐懼 佛道之威神 所興如是比

而平等建立 於虚空之界 其法界如是
獲逮諸境土 嚴淨於黎庶 億姟之塵數

蠲除諸衆生 一切之罪舋 志願甚堅疆
行于億千劫 玩習積累德 殊勝之佛道

逮得於一行 聖慧無罣礙 以一之自然
皆行諸佛道 所演放光明 導師爲若茲

普見於忍界 一切靡不周 普示現一切 

 
威神足變化 吾身已得入 於一自然行
今以是之故 興發如此念 今爲正應時
稽首於法王 無央數菩薩 悉來集會斯

而欲得聽法 所分別法事 今日諸會者
清淨復清淨 而於諸世界 親近遵修行

聖慧無限量 境界無罣礙 建德於勇猛
無極之威神 斯等遊世誼 所行逮神仙

智慧不可計 超越精進力 而造奮光明
悉照諸菩薩 今鄙如應問 殊勝最上法

所堪任境界 爲之大聖通 自恣其威耀

 
而普悉示現 導師最上尊 班宣諸佛土
孰爲人中聖 至上之眞子 
說此頌讃已應時世尊從口演光名不可計
億數照明照於一切無有邊際諸佛世界遶
諸佛土具足十帀示現如來聖旨威變請無
央數諸菩薩億百千姟悉見告敕動諸佛土

至諸惡趣悉滅灾患覆蔽一切諸魔宫殿十
方如來平等正覺覺諸不覺示現諸佛衆會
道場光明之曜度于法界一切周徧虚空之
界達諸佛土尋即復還遶諸菩薩入於普賢 

 
菩薩面門普賢菩薩適遇斯光尋時如應功
德威顏師子之座倍加於前超越佛身及師
子座又復絶踰諸菩薩體師子之座普賢菩
薩宜觀美德師子座高廣殊妙而現特爲顯
麗爾時如來族姓成首菩薩問普賢曰惟佛
之子仁之功德不可思議一切世界悉徧知
之興大變化況說菩薩無極感動今斯佛子
如來所現奚本瑞應普賢菩薩謂如來族姓
成首菩薩如吾所憶又如徃古諸平等覺之
所覩現如斯變化無極感動當講如來興顯

 
經典今者大聖欲演此誼故復示現如是變
應如來族姓成首菩薩適聞於斯興顯典名
尋時即以佛之威神地則大動於是如來族
姓成首菩薩謂普賢曰善[
]佛子堪任能樂
爲諸菩薩大士之等讃揚如來至眞等正覺
興顯成乎今者十方悉皆嚴淨無央數億百
千姟衆而來集會徃古善修清淨之行心有
所歸懷抱道德顯發覺意演大言辭超度彼
岸建立一切諸如來行威儀禮節心念諸佛
未曾忘捨興設大哀普觀衆生諸大菩薩決
 

 
了神通分別一切如來精進己身憺怕聞一
切佛所講道音尊妙之法如是儔倫功德名
稱平等蠲除一切憎愛而無適莫令斯菩薩
皆來集會仁爲佛子曾已供養無央數億百
千姟佛稽首諮受悉已遵修諸菩薩行獲大
神足諸三昧門娛樂神通皆入如來祕密之
藏消諸狐疑入于如來無畏精進深覩衆生
一切諸根皆以信於眞諦解脫而說經典達
如來種聖性所歸班宣一切諸佛之法最爲
第一得度無極如是比類不可稱計衆德奇

 
特善哉佛子願說如來興顯現身暢演弘音
所可講說諸心念行境界之處所歎行者成
最正覺轉于法輪宣傳佛教現大滅度示於
如來一切德本諸所造行爾時如來族姓成
首菩薩重欲解誼分別所歸則爲普賢菩薩
而說頌曰
善歸無合會  諦曉了悉覺  其慧則無上
平等離欲塵 稱歎於最勝 所行無限量

其聞好音響 一切悉踊躍 菩薩之殊特
云何興出勝 所以得歸趣 何因致眞實

 
如來之音響 何謂爲身心 其行之境界
斯大稱云何 何謂爲諸佛 而白言如來
何故爲最勝 而轉於法輪 願講衆安住
滅度之道地 當悅可斯等 無量諸佛子

其在于十方 安住大法王 一切諸衆生
功德之所歸 斯等之福慶 大聖願爲說

何縁見道意 云何至安住 云何得聽聞
如來之名號 未曾得覩見 滅度諸大聖

假使發踊躍 恭敬於尊聖 唯悅豫說之
何因成大意 今以聞於此 清淨之大人

 
爲說所奉行 大海之巨海 察斯諸菩薩
一切悉叉手 問佛并仁者 及咨于鄙身
當爲斯等故 宣說淨尊法 爲斷衆狐疑
獲無量大慧 因爲引譬喻 示現佛種姓

設衆生聞者 發清淨道心 悉令諸佛土
周徧勝無餘 諸佛普示現 若干種身形

知法清淨音 則演隨應時 因其授譬喻
而爲示現說 徃至姟佛土 於十方百千

億百那術數 無量不可計 難可得值見
如是等菩薩 如今日聚會 若茲自在勝

 
是故願說之 安住行清淨 由斯廣宣闡
如來之族姓 斯等諸菩薩 一切叉手立
普欲志求法 渴仰於經典
普賢菩薩縁如來族姓成首所問普告一切
諸菩薩衆唯最勝子諸如來處不可思議至
眞等正覺若興出者演不可量叙法次第無
能稱計如來熈隆巍巍如是雖以一事不以
一事而歸於道所以者何唯佛之子又有十
事爲無量法歸不可計百千功德修習所行
得至如來何謂爲十道心無量普護群黎一

 

[]之意徃宿積累善行之念志性無限從本[]
清淨合集無極大慈大哀而以習趣救濟衆
生願行無底不斷遵修福慧無極習行無猒
而習歸趣教化衆生無邊佛藏亦以習趣善
諦清淨無量善權智慧之路奉無量德無限
之道所習聖智合集懷來無際法誼經典之
藏是故佛子十法之行爲法面首已具足十
不可計會無量百千眷屬支黨得歸如來譬
如佛子其千世界所因德號不以一事而合
成也以無數合會成譬如天隂不失時節而 

 
以澍雨有四因縁諸風習習飃[
]流布風名
執御其大風場多有衆水主導御雨有枯竭
風其風遶水有風名曰住立住立一切所有
宮殿風名莊嚴爲諸三千受體衆生罪福俱
遊計諸菩薩所成功德亦復如是無有限量
不可計會亦如若
[]立三千界乃得諸法無[]
有能爲分別計數稱量本末無能覩見盡其
源者如是佛子如來至眞等正覺不以一事
不以一誼而興出也又從徃古諸如來所先
興弘隂法雨其心奉教而無猒倦志性堅強

 
執持不忘無有憒亂觀察寂然以慧道場枯
竭一切塵勞之欲誘勸修植衆德之本而善
逮進消却憍慢分別決了清淨之行講暢言
教德淨群生如來功祚道源無漏懷來如是
至眞正覺獲致諸法於彼無有興出之者是
爲入于第一之門菩薩所行至於如來之所
興顯復次佛子譬如喻於三千世界自然興
盛起大隂雲名不可壞應時而雨其餘地者
不能堪任受於此水唯有三千世界遭水變
時如是仁者佛之法界有弘法澤名曰無壞 

 
合集如來不斷佛種及諸聖士一切聲聞及
與縁覺所不堪任受持奉行唯有菩薩承大
勢力心無恐懼誓被德鎧是爲二事於是頌

明聽諸十方 一切世間上 求比無等倫
譬之若虚空 導師之所行 無量無邊際

則爲無儔匹 其德皆周徧 假使思惟佛
心意之所由 斯諸十力者 功德無限量

衆人之口辭 億百千劫歎 雄師子無極
世俗無有雙 一切諸十方 諸所有佛土


 
皆破碎如塵 如是塵數劫 復如億百千
咨嗟諸十力 一毛之功德 而不能盡極
假令有丈夫 欲稱量虚空 第二人計然
疾算諸受相 不可計無量 不能盡虚空

當知諸十力 如是行無限 假使三世人
諸在三界者 設計此衆生 心之所行念

心一時須臾 悉可知分數 群萌諸思想
神識之所念 猶譬如法界 悉無有邊際

而不見一切 法界之所趣 十方亦如是
所行無限量 一切無一切 法界爲自然

 
猶如大雨時 名曰不可壞 無能任受者
水灾乃能包 佛演無極澤 小乗不堪受
唯菩薩能奉 徧布於一切 無本如無本
寂寞無二想 永無有生者 是曰爲普等

一切世間上 境界亦如茲 無本等自然
已脫於增損 猶如斯本際 眞本際無際

三世爲平等 普解脫一切 愍哀等如斯
導師之所行 咸同於三世 一切無罣礙

本際無所造 無造能自然 本淨如虚空
無垢無塵勞 最勝顯如是 一切悉嚴淨


 
已捨造無造 棄於有無事 釋放言聲辭
及一切音響 蠲除於去來 滅度無所有
諸十力如斯 於法而自然 一切言無聲
亦不可受持 如是淨寂然 曉了一切法

如空中鳥跡 若石處虚空 縁本所誓願
而示現色身 目觀諸十方 最勝所變化

假使欲入斯 如是最勝界 當志念遵道
自淨其志性 制捐諸思想 於念亦無念

猶空中鳥跡 心所入如是 是故安住子
省諸導師行 聽我之所說 積舉諸譬喻

 
計於諸十方 名德不可極 況復說其誼
咨嗟講聖尊 如彼群萌類 自然行致身
不能思念計 諸導師所行 十力境界果
佛道自在輪 成就諸德本 聽說一切德

今現是世人 思行令無餘 未曾能堪任
合聚依因縁 百億土有辭 音合億百千

所以曰言世 因立三千界 人中上如是
斯等悉自然 不能計演德 如其等所周

常可數宣暢 一切衆生念 不可知人尊
所行之自然


 
復次佛子猶如此雨無所從來無所從去而
致斯潤是群萌類因罪福生如是佛子斯諸
如來興隆道化無所從來無所從去而致法
雨悉是菩薩衆德本力是爲三事於是頌曰
如雨無從來 去亦無所至 佛化一切然
無來亦無去

復次佛子譬如大雨三千世界受體衆人無
能計會知其滴數設一佛土所興衆生思念
弘澤心眼爲惑唯有主知三千世界雨尊天
子悉知諸數不失一滴悉是宿本德之所致
 

 
如是仁者一切衆生聲聞縁覺不能曉了思
惟觀察如來法澤不能及念懷來大心假使
聞之斯大心者則當迷惑唯衆生尊菩薩大
人於過去佛善修道業得無上力能知之耳
是爲第四於是頌曰
猶如有大雨 徧三千佛土 唯尊天子知
其餘無能別 計一切聲聞 及縁覺之乗

不解佛法雨 唯菩薩能知
復次佛子興大雲時又有隂雨名曰滅除滅
盡於火又有大雨名曰憒亂壞於水災又有

 
大雨名曰斷絶斷除於風又有大雨名曰壞
敗毀壞大寳又有大雨名曰消爛則以糜爛
三千世界如來如是興顯于世有大法雨名
曰滅除而演法澤消除一切塵勞之欲又名
積業而演法澤積累一切衆德之本又名蠲
釋而演法澤斷除一切六十二見又名壞敗
而演法澤令成一切諸法之慧又名消化而
演法澤化滅一切心志所行是爲第五於是
頌曰
如雨滅除火 有雨壞水災 有雨斷絶風 

 
毀落大寳山 如來興顯世 滅一切貪欲
積累衆德本 除六十二見 法雨於十方
成就一切慧 化衆生志性 使順從正覺

令不悋四大 三界無根源 自然無極慈
三達無罣礙 

復次佛子如雨一味若滋無限潤悉周徧如
來若斯以一大哀咸雨一切令至無邊法澤
周普懷致大聖故曰如來分別顯現無量之
法是爲六事於是頌曰
譬若雨一味 而悉徧蒙潤 如來亦如是

 
行等無偏邪 則以一大哀 咸雨一切人
法澤至無邊 普懷來大道
復次佛子猶如三千世界還復之時先成色
界諸天子身所有宫殿次成欲界世人所居
然後成就衆生之類如來若斯興顯現世先
成就於諸菩薩慧然後次演縁覺慧行次乃
顯示聲聞德本所行之慧然後示於諸餘衆
生合集善本所當行慧道法一味隨衆生樂
所爲德本所居屋宅宫殿之處如現一類或
不用者如來法味亦復如是從黎庶器所植

 
德本而顯慧行自然爲現是爲七事於是頌

猶始立天宫 色界無色界 然後乃興成
欲界之宫殿 已後乃成地 人民之處所

一切諸萌類 諸龍揵沓和 十力亦如是
本已應自然 修行無邊際 菩薩之風儀

然後寂然實 因縁而得立 次行得自在
爾乃及衆生 雨諸滴墮已 無青亦無黃

水則入于地 縁是生若干 因其地欲就
生樹山叢林 其水不若干 生地種之名


 
諸[
]師住諦 智慧悉聖達 哀慧如虚空[]
執持於善權 如最勝之法 則入斯供養
智慧離衆垢 其身無所住
復次佛子猶如水災興起之時等在虚空斯
三千界現有蓮華名成德寳爲若干種而自
然生皆悉覆蔽於水災變普照世間假使蓮
華自然出時大尊天子及淨居天得見斯華
則便知之於此劫中當有若干平等覺興彼
有自然風名顯曜而起遊行則以成立色界
天子宫殿屋宅又復有風名淨顯明安隱淨
 

 
潔而以成立欲行天子宫殿屋宅又復有風
名曰一類無所破壞而成立於大鐵圍山金
剛之山又復有風名曰特尊而吹成立須彌
山王又復有風名曰長立而吹成就七大寳
山王一曰隂塗利二曰懿此其利三曰除害
[
]四曰除憂陀羅五曰脫化民隨羅六曰目
隣大目隣七曰香山冰山又復有風名曰善
住成立大地又復有風名曰嚴淨成立遊地
諸天天龍揵沓和宫殿屋宅又復有風名無
盡意成立三千通流一切海之淵又復有風

 
名照明藏成立普世如意寳珠又復有風名
堅固根吹令成就衣服之樹如是仁者其大
隂雨則爲一味又其水者無有想念獲致諸
法自然之數而使衆生別知德本如斯諸風
則以諸風分別了知三千世界如來至眞等
正覺者所以懷來一切德本成就諸法積累
無上無極之慧爲世面首而不斷絶如來種
性顯曜無極威神光明普暉世間靡不周徧
其見光明皆以至心向於如來又是大聖無
所罣礙及諸菩薩各自念言今者如來所以 

 
興顯化諸菩薩是故現身於斯世矣分別演
說諸佛種性清淨離垢平等之慧奮此光明
如來所可該懷合集無漏之慧有道光明名
曰普照令知如來不可思議法界之慧正覺
種性又有光明名曰緫持以故如來力不可
動懷來興顯無能勝者有道光明名曰超越
故諸如來慧無所畏懷來興顯莫能及者有
道光明名一切通故諸如來懷來合集諸通
之慧靡不從教有道光明名壞憍慢故諸如
來令衆聲聞見功德本不爲虚妄無所缺減

 
致無所著有慧光明名曰普德一切衆生若
見佛者悉令歸趣無盡福慧身亦如是有慧
光明名遠中間如來以斯深妙之智歸趣合
集至道三寳而不斷絶有慧光明名若干種
莊校嚴淨如來以斯具三十二相八十種好
懷來合集一切普備悅可衆人有慧光明名
無等倫如來以斯度於法典咸同空界於佛
之土壽命無量致無窮極如是仁者如來法
雨則爲一味如來慧場無所想念顯示菩薩
成致道法見衆生根而爲說經如來之慧悉
 

 
爲一等聖道光明等無差特以故如來興出
現耳佛子觀此如來致於一解脫味分別顯
現無有限量不可思議清淨之德令衆生類
悉覩知之皆是大聖之所建立又復欲令如
來無所建立而顯現法未之有也若使勸立
化於一人至于無上則爲如來俱顯德本若
能曉了如來之德想念智慧而逮及者未之
有也如來聖旨超殊諸法故爲衆生分別顯
現令入此誼使了亮法不以猒足如來無想
亦無所念無所成就亦不懷來無所造作亦

 
無不作彼無作者無所從來乃爲興顯是爲
八事於是頌曰
如蓮華出生 覺佛興如斯 諸天歡喜者
曾見過去佛 覩水之所在 宫殿則清明
今世不復久 各當有國土 佛眞善光明
斯爲本瑞應 菩薩之所念 覺了靡不達

其慧識清淨 身鮮潔無垢 十力濟蠕動
念行諸佛土 曉了世所有 無量所造業

猶在因地上 地在於水表 悉處於虚空
此謂大宫殿 兩足及四足 衆生皆依仰

 
人中尊如是 已達爲法王 爲一切無餘
衆生皆戴賴 覩見若聞者 悉宗共侍之
破壞愛欲塵 群生所依業 上至于梵天
然及無邊際 孰爲衆生故 而欲安黎庶

不應光爲迷 而求於智慧 無喻而爲喻
最勝以故現

復次佛子譬如空中而立四風執持水種何
謂爲四住風起風御風堅固風是爲四持虚
空水地在水上不動不搖是則名曰爲地力
矣水在風上風立於空空無所住以是之故

 
三千世界而有處所如是仁者假使懷集如
來興顯建立於世無所罣礙智慧之明便有
四部無極慧場執持一切衆生德本何謂爲
四一將順勸悅群黎慧場二建立諸法因縁
慧場三護衆德本所御慧場具足諸業四住
無漏界而覩慧場是四慧場以此將育一切
黎庶其大慈者度脫群萌其大哀者執師子
吼以能立此大慈大哀分別衆生諸所念趣
住權方便建立慈行是爲綏懷如來興顯又
如來者無所罣礙聖達之明悉無所住是爲 

 
九法於是頌曰
猶如虚空界 而無有齊限 受有色無色
所包無有量 八維及上下 佛土諸有身

三界無有餘 是爲虚空界 諸勝身如是
則普而示現 觀察諸法界 有無之所處

大聖之尊體 一切無見者 若覩諸導師
隨律蒙開化

復次佛子猶如三千世界彌廣無限衆生之
類有若干行若有方便不離虚空或在水中
或在地上或分地利不可計量各行權便或

 

在諸天宫殿之中自在天宫或在虚空因空
自恣如是仁者假使如來綏集顯現一切衆
生見皆戴仰若有覲者歡喜踊躍隨時自恣
則住覺力繼習禁戒娛樂弘業度世賢聖自
由神通智慧無身說無罣礙聖達之門修行
此業演說顯曜而自恣成不失報應講務光
輝導利諸法依由大化無所亡失是者名曰
綏集如來顯現一切衆生而悉戴仰是爲十
力法斯爲佛子如來至眞等正覺爲諸菩薩
興顯示現懷來講法有所歸趣不可限量無
 

 
有放逸亦不調戲其心意識有所興發歸於
無身自然如空了解衆生則爲自然不計吾
我非有涯底一切佛土則無有土諸土盡空
歸無退還而不斷絶當來之際至無歡豫如
來聖慧無有伴黨歸于無二有形無形有爲
無爲諸法平等假使通達一切衆生遵修大
猷自恣之業乃是徃古之所勸助則能具足
斯奇雅矣是爲佛子無限言辭之徒類也所
言徒類懷集如來興顯大道於是頌曰
一切諸衆生 依怙於佛土 悉因虚空界

 
則隨順法教 或水中平地 若於諸天宫
鬼神及龍王 皆爲依仰之 空無有斯念
今吾何所造 已爲何所失 爲誰現造誼

人中上如是 身顯諸縁使 隨一切十方
而造若干行 戒禁自娛樂 弘業度世聖

以神通慧明 爲益誰利誼 顯示清白法
了無有諸見 未曾興想念 爲益誰利誼

何謂佛子諸菩薩衆覲見如來至無限量菩
薩設若親近如來則爲歸道所以者何無所
見者爲見如來見如來者則爲一法身以一
 

 
法身若慈心向於一人則爲普及一切群萌
多所將養如虚空界無所不包無所不入或
至一切有色無色有形無形有處無處亦無
所至亦無有來則無有身以無身故無所不
周佛身如是普入一切群萌之類悉於諸法
一切佛土靡所不徧亦無所去亦無所從來
所以者何用無身故如來身者欲以開化衆
生之故因現身耳是爲佛子菩薩入於第一
之門歸趣興顯則謂如來復次佛子譬如虚
空無色無見無有形貌而不可覩因分別知

 
衆生之類其所包裹廣普彌遠不以逼迫空
亦無想念如是若見如來之身普照世間及
度世事因別罪福如來不來亦無所去無所
罣礙亦不可得所以者何大聖光明蠲除一
切八十顚倒是爲第二所入之門於是頌曰
因發起馳逸 則盡滅光焰 悉見於衆生
增損諸因縁 如空無形色 如來亦如是
以一等法身 救脫衆生類 最勝適出現
化一切冥者 漸漸觀察誼 興盛遇佛道

道德甚弘廣 照曜三千界 度脫生死難 

 
心悉無想念 人尊無等倫 示現於增損
若有訓己者 逮得于縁覺 一切衆生知
親近人中聖 譬如大梵志 自處清明宫

復次佛子日之光明照閻浮提衆生之類蒙
恩無限而仰得活暉曜無量猶如流水出於
山川生長百穀衣服之具其有窈冥不明之
處亦復賴之蜎蜚蝡動牛馬騾驢亦復由之
所欲讀說嵠谷樹木及諸藥草悉亦因之諍
訟虚無悉得決了空中遊行衆生之類悉復
怙之江河浴池泉源流水亦復恃之蓮華開

 
披郡國縣邑州城大邦悉得其明展轉覩見
若干形色遊於田野草苗之中陸地之人水
中品類悉復仰之各各修治生活之業有所
興造便能究竟所以者何日之光明宫殿所
照不可限量饒益衆生道德如日群萌若覩
如來身聞其音聲致無央數不可稱限方便
之縁而依得安迴惡就善功德之法蠲除愚
戅滅衆冥事興隆道慧巍巍暉曜其大慈者
普護衆生其大哀者救脫黎庶歸趣諸法長
育成就三十七品道之力也殖種信淨猶如 

 
濁水而致清澄所覩不虚不失報應有色無
色生没之事悉見覩之無所傷害道慧光明
令諸衆生不失德本爲衆之首菩薩大士猶
如蓮華勸化布施一切諸行因縁之便而爲
最上所以者何聖之道場而無涯底如來奮
振無量慧光無限聖場亦復若斯是爲第三
所入之門於是頌曰
譬如日宫殿 悉照閻浮提 於空而垂光
除闇無蔽礙 本無無處所 因地生蓮華

衆人而依怙 若干之土地 勝日亦如是

 
衆生[
]恃仰 諸天世人民 善修於德本[]
降伏於無極 逮致法光明 得見人中聖
因成於三乗

復次佛子譬如彼一日之宫殿照大石帝須
彌山王次復照於諸餘大山次照黑山後乃
照陵阜丘垤及地處所此閻浮提人所遊居
光明隨地其日宫光無有想念言當先照於
寳山王又日演暉等無差別是其土地處所
高卑非日光明而有殊特不念先後如來若
此等遊無量忠正法界巍巍道場則演出於
 

 
無損光暉以斯慧明普有所照其前云何帝
石山須彌王者而先遇光則謂趣于諸天正
士以法光明而爲示現開化度之然次乃示
聲聞縁覺之所慕慧衆生發志建立德本然
後化於不善之黨稍漸教於一切黎庶長處
邪見悉皆遭蒙如來之光已蒙光明便得受
決於當來世得值如來日之慧暉令無思想
成諸德本如其志願逮智慧耀是爲第四所
入之門於是頌曰
如斯日之曜 不離諸有形 又及諸天衆

 
亦皆得依倚 猶如諸江河 饒益於衆人
安住光如是 衆生悉戴仰 其離篤信者
不見佛日光 何所佛差特 斯等亦蒙賴

若有聞名者 遭遇勝光明 縁是漸獲進
至于成佛道

復次佛子如日宫殿其生盲者不見威光雖
無眼目不知晝夜續因其明得生活業飲食
之具如是衆生亡失本淨見佛不信無極道
光則謂生盲雖不覩見如來慧光縱使如此
續當蒙於大聖日照如是比類微妙弘明暉
 

 
曜神通照其身形爲設瑞應於當來世蠲除
愛欲塵勞之行是爲第五所入之門於是頌

如日照天下  生盲不能見  雖不別晝夜
續蒙其暉曜
  衆生失本淨  不信如來慧
佛恩慈廣大  續當蒙得度

佛說如來興顯經卷第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