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佛說菩薩念佛三昧經卷第五
     
劉宋天竺沙門功德直共玄暢譯


正觀品第十之餘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菩薩
若欲成就一切諸佛所說念佛三昧云何當
令其心相續佛告不空見是諸菩薩若能至
心憶念過去未來現在十方一切無量如來
應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
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悉知衆生徃來生死住
胎具足母族亦然善及相好四毗舍羅慈悲

 
喜捨慙愧恐畏威儀等行悉亦具足及舍摩
他毗婆舍那解脫知行諸解脫門念處正勤
神足根力覺道等法皆悉具足知諸四流及
生具足亦知衆生源始具足生諸六通起大
神足戒定智慧及以解脫解脫知見無不具
足無礙解脫及無礙利一切善法亦皆具足
色心清淨境智清淨金色等身清淨具足而
此菩薩應如是念諸佛如來至心不動亦當
安住無所著心復應如是心相續觀爲何等
法是如來耶爲以即色是如來耶爲當異色 

 
是如來乎若以即色是如來者色處衆生具
足色隂而是衆生應是如來若以異色是如
來者除十二縁豈有如來又以即受是如來
耶爲當異受是如來乎若以即受是如來者
一切衆生具足受隂而是衆生應是如來若
以異受是如來者除十二縁何有如來想行
識等亦復如是爲即眼根是如來耶爲異眼
根是如來乎若即眼根是如來者一切衆生
應是如來若異眼根是如來者除十二縁何
名如來耳等諸根亦復如是爲即四大是如

 
來耶爲異四大是如來乎若即四大是如來
者內外四大亦是如來若離四大是如來者
除十二縁何有如來地水火風皆亦如是菩
薩如是相續觀已明見色隂旣非如來異彼
色隂亦非如來又見受隂即非如來若異受
隂亦非如來即想行識非如來者異想行識
亦非如來又見眼根非即如來見異眼根亦
非如來耳鼻舌身非即如來異耳鼻等亦非
如來見色聲等非是如來異色聲等亦非如
來見香味觸非是如來異香味觸亦非如來 

 
見意及法非是如來若異意法亦非如來見
即四大非是如來見異四大亦非如來地水
火風亦復如是菩薩如是心相續觀於一切
法得方便智又不空見汝以何法能得無上
菩提道耶爲以身得爲以心得若以身得此
身不淨無所覺知如草瓦礫菩提非色無有
形質其相空寂不可見法此身旣如草木無
知云何當得菩提道耶若以心得無上道者
心無形相猶如幻化菩提無心亦無色貌如
幻如化云何可得若諸菩薩得如此解非身

 
能得無上菩提亦非心得無上菩提不離身
心得無上道爾時佛告不空見言應當如是
觀於如來作是觀者名爲正觀又不空見菩
薩如是相續觀法心不動搖菩薩應當如是
深解則不退於三昧法也又常離於不相續
心必當疾得無上菩提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心心相續念 去來今現在 一切普眼尊
不久當見佛 住佛大威力 慈哀利世間

憶念人中華 調御功德尊 當念昔生死
住胎母族姓 容相悉具足 不久當見佛

 
念佛八十好 及宿世因縁 痗偃抭虓~
正念善法意 念佛六神變 及大自在通
戒定智解脫 皆悉得成就 云何最上師
得此寂靜地 念慈世間尊 悲喜捨最上

慙愧力無畏 世間威德師 念佛舍摩他
毗婆舍那等 又念智解脫 及以三空門

具念修正勤 神足亦復然 念根力具足
及以菩提分 念佛離生滅 獲此寂靜處

念難思善法 色受皆清淨 想行及以識
清淨亦如是 念佛眞金色 安住無著心

 
觀何法名佛 攝心甯裗礡@念色非如來
四隂亦如是 離隂非如來 想識應當知
念眼非如來 耳等法亦然 離眼非如來
五情法皆爾 念十二因縁 調心得見佛

念四大非佛 異此四亦非 應了十二縁
見佛不爲難 若使諸佛隂 而是如來者

衆生悉有隂 亦應即如來 若欲得根力
當念十二縁 隂非世間師 異隂亦如是

徃昔諸因縁 相續琱嬪O 是以能攝取
不思議智力 此身常無知 如草木瓦礫

 
菩提無形色 寂滅琱ㄔ矷@身不觸菩提
菩提不觸身 心不觸菩提 菩提不觸心
而能有相觸 實爲不思議 此是佛世尊
最勝寂靜處 善能滅一切 外道諸邪見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菩薩
云何得知我見云何復當得離斯見爾時世
尊告不空見菩薩若欲捨我見者莫著住處
當依無依欲以法明利益一切欲吹法螺擊
大法皷欲造法船建立法橋度諸衆生生死
有流欲觀身相及不相續此身不淨穢惡充

 
滿膿血洟唾九孔甯y無常敗壞眴息不住
危脆難信不可愛樂猶嬰兒語虚妄無知是
身不實如水聚沫縱復假以衣服飲食香熏
莊嚴種種寳飾於百千歲恣隨其意會當磨
滅長夜無益如此身性是生死法又爲蟲獸
之所食噉復於長夜或在地獄畜生餓鬼閻
羅王所受無量苦未曾暫息又於永劫處生
死中爲他僮僕策使萬端此身長勤受衆苦
惱而初不能知苦斷習證滅修道行諸功德
此身雖小受污甚多應以是身施諸衆生若

 
有惜命施其以壽若須力者當惠其力須肉
與肉須血與血當施須者不求勿與或於彼
人無所利益願以捨身善心因縁除我見惑
得解無我住是捨身思惟觀時不復著於我
見之惑以不堅身修於堅身又不空見譬如
村邑多有童子相隨出村遊戲水邊見水聚
沫是諸童子競取弄戲而此聚沫不自覺知
爲他所弄亦無痛癢如是不空見若有菩薩
觀自己身當知此心猶彼聚沫無有分別若
此菩薩作是觀者不久當得此深三昧亦當

 
疾得無上菩提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欲求最勝定 得不思菩提 永捨於我見
常應觀此身 無常苦不淨 洟唾臭污等

九孔流諸穢 甚爲可猒患 虚誑無眞實
此是磨滅法 眩惑猶幻化 亦如水聚沫

我此身危脆 瘡疣之窟宅 周遍皆臭毒
無一可樂處 養之初無益 卒爲蟲狼食
一切諸樂具 供膳於此身 會歸當朽滅
終不得一實 長勤無邊劫 苦痛皒U端

地獄畜生報 根本受苦處 長夜增飢渴

 
不可得思議 衆苦所逼迫 爲此乖菩提
我此身不實 應施諸衆生 解法心無惜
所須便給之 作此思惟已 即唱如是言

我今捨此身 血肉隨意取 若有惜命者
我當惠其壽 忘軀濟衆生 爲疾得三昧

段段求水沫 未曾得堅實 我身亦如是
求眞不可得 若得此正觀 疾得菩提道

爾時世尊即便微笑諸佛如來法皆如是當
于世尊微笑之時面門即放種種色光青黃
赤白紅緑玻瓈上至梵天從彼還下[]佛三[]

 
帀復至頂上斯光俄頃忽然不現長老阿難
即從座起更整衣服右膝著地合掌向佛以
偈問曰
最勝調御尊 微笑非無縁 無上世間師
願爲我宣說 爲以何因縁 而現此微笑

金色百福嚴 善解於眞諦 哀矜利益者
世間所歸趣 爲以何因縁 而現此微笑

無等人中尊 最上無過者 如來諸功德
清妙無瑕穢 復以何因縁 而現此微笑

住聖大悲尊 一切所歸者 已離諸煩惱 

 
以淨調御音 唯願爲我說 微笑之因縁
今日誰應得 若此深廣義 誰住堅固地
誰應遇吉祥 世間所歸尊 何故現微笑

一切所歸趣 調御爲我說 願聞清淨人
微笑之因縁 若蒙聖開演 疑惑則永除

爾時世尊告阿難言我向說此相續觀時三
萬人得法眼淨八萬百千億那由他天亦悉
離垢法眼清淨復有三萬億那由他比丘比
丘尼證阿那含復有三萬比丘比丘尼及清
信士女得無生忍三萬衆生發菩提心即皆

 
修習菩薩之行於人尊劫悉當成佛此是初
發無上道心復有九萬億那由他諸衆生等
悉皆不退菩提之道當得作佛號曰放光及
離垢尊釋迦牟尼日光相佛月光明佛天中
尊佛九十二億那由他衆發聲聞心當成羅
漢爾時世尊作是語時聲震三千大千世界
佛以天眼見於十方九十九億百千那由他
諸佛國土其中衆生皆見如來放眉間光名
曰明焰遍照十方衆生見已心驚毛豎時彼
剎土無量百千億那由他諸衆生等遇斯光
 

 
者其中有得須陁洹果斯陁含果阿那含果
阿羅漢果有多衆生發菩提心皆不退轉無
上菩提於未來世當得作佛皆同一號號不
退轉爾時世尊欲令此義光宣明顯重說偈

我向宣說此 心相續觀時 即有六十千
九十九億衆 以聞法利故 而發菩提心

復有三萬人 皆得聖慧眼 已聞相續念
寂定之菩提 此等悉得免 惡道之苦難

八萬億諸天 旣聞如來音 獲得淨法眼

 
永離惡趣苦 三萬億四衆 得不起法忍
度脫諸惡道 無復苦惱患 當得成佛道
如春之敷榮 三萬億諸人 學於菩提道

是人亦當得 諸佛大威力 旣成無上道
憐愍於世間 六萬千天子 學習於菩提

樂中之樂行 猶如彌勒等 無礙世間依
以笑廣利益 阿難汝當知 皆有因縁故

是以我今日 示發此微笑
微密王品第十一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菩薩 
摩訶薩云何當知安住慙愧恐畏等法捨無
慙愧得此三昧爾時世尊告不空見此諸菩
薩所以慙愧身作諸惡而懷羞怖口意行惡
復生恥辱嫉妬嬾惰亦復如是若起不善恭
敬諸佛畏懼諸天及以世人惡不善法可羞
恥故菩薩如是則住慙畏捨無慙畏諸不善
法勤修衆善護清淨行默然閑寂三業具足
不久亦當得此三昧生生痡o值遇諸佛當
疾得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又不空見奇
哉希有我念過去經阿僧祇億百千萬那由

 
他劫初第三劫名爲善生次復有劫名曰寳
炬次復有劫名蓮華池時濁劫起餘一千年
次復有劫名曰樂住時有國王生此劫中名
勝微密有大威德勢力自在王所住城名拘
脩摩清淨香聚其城縱廣七十由延有十二
重七寳莊校嚴麗光明如善建城城北有地
名爲離垢此處有苑苑名安隱縱廣正等面
十由延周帀皆有諸多羅樹其苑法式猶善
建園又不空見爾時有佛號曰明相如來應
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 

 
夫天人師佛世尊出現於世佛告不空見時
明相佛與其眷屬住安隱園所從比丘九十
九億百千那由他皆阿羅漢諸漏已盡無復
煩惱心得自在所作已辦所應學者皆悉已
學明相如來應正遍知於其晨朝著衣持鉢
翼從比丘入城乞食微密王聞佛當來即乗
大象象名樂手前後導從無數百千皆共出
城奉迎世尊又不空見是微密王遙見佛來
光色相好微妙殊特皆大歡喜即便下象趣
如來所頭面禮足右繞三帀即於道路請佛

 
及僧時明相佛默然許之王旣知佛已受其
請即於其夜掃灑燒香嚴辦種種珍妙供具
復於城內遍豎幢旛懸諸華鬘瓔珞寳蓋牛
頭香汁以灑塵坌散種種華嚴飾於地以篋
盛華置於座前作衆妙妓以用供養又不空
見王辦供已於晨朝時與諸營從詣安隱園
頂禮如來白言世尊食時已至時明相佛聞
王請已即如其相現大神通與諸比丘俱昇
虚空放淨光明九萬百千照於東方三方亦
然一一光中有八十億那由他等諸妙蓮華 

 
一一華上有化如來相好具足如明相佛是
諸如來眷屬無量左侍帝釋右侍梵王猶如
眞實釋梵無異又不空見明相如來現此種
種神變相時一念之頃欲色諸天即作無量
衆妙妓樂以天栴檀多摩羅跋沉水華鬘如
是諸香以用供養明相如來時彼世尊爲王
說法大王當知諸行無常有爲皆苦不實故
空一切諸法悉無有我所以者何此身不淨
九孔流穢猶糞中蟲破壞危脆念念不住四
大諸隂假以爲身飢渴寒熱琩茷I迫虚誑

 
幻焰猶水聚沫不得自在磨滅之法強名爲
人無一可恃是故大王當深觀察生死諸行
甚可猒患當勤方便求速遠離時微密王聞
是語已合掌向佛而作是言如是世尊誠如
聖教有爲諸行無常苦空一切諸法皆悉無
我現見此身不淨臭穢衆苦之聚甚可猒患
時王見佛神通相貌及聞如來所說之法即
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又不空見時彼
如來知王已發菩提之心與諸大衆俱受王
請乗虚而徃至城便下是王從佛步入宮門 

 
嚴座已訖次第而坐王與群臣宮內眷屬及
國人民侍立左右擎諸供膳前受嚫願各各
授食皆令充足飯食已訖漱口澡手復以種
種華香妓樂名衣上寳而以供養時微密王
即於是日捨四天下及八十四億那由他妃
后婇女以國王位付其長子與八十億那由
他人俱共徃詣明相如來於彼佛所出家修
道王出家已將欲請法白言世尊云何菩薩
得諸佛所說念佛三昧若人能得此三昧者
當疾成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具足見法

 
時明相佛告微密比丘菩薩有二法得此三
昧亦當疾成無上菩提何謂二法菩薩應當
信於如來所說經典此大方等諸佛行處菩
薩具足此二法者得此三昧當疾成佛復有
二法何謂爲二舍摩他毗婆舍那復具二法
捨我無我安住慙愧恐畏等法菩薩若能具
足二法得此三昧疾成正覺告不空見是微
密比丘白明相佛云何菩薩安住慙愧恐畏
之法得此三昧明相如來告比丘言菩薩應
當捨三惡業無慙愧等諸不善法住於慙愧 

 
恐畏之法而是菩薩慙畏具足捨諸不善修
行善法應護清淨身口意業又不空見是時
比丘於彼佛所聞說過患即捨無慙愧恐畏
諸惡精勤攝心住諸善法不失善法欲令滿
足復更攝心安住正觀觀一切法不增不減
亦不見法去來生滅微密比丘作是觀時不
見諸法有種種相觀十二縁如夢如焰觀於
諸法如影幻化觀於諸法無增無減觀於諸
法無名無性觀一切法無滅無生微密菩薩
如是修行不久當得此三昧也獲三昧已辯

 
才不斷過六萬億那由他劫當得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佛告不空見汝莫生疑爾時捨
國出家學道微密王者豈異人乎蓮華上佛
如來是也微密菩薩安住慙愧修習成就一
切善法不久便得如此三昧又不空見我今
語汝諸佛所說念佛三昧若有衆生不種善
根終不得聞如此三昧告不空見若善男子
善女人等曾於過去無量佛所親近供養植
衆善本方得聞此三昧寳王何況書寫讀誦
受持分別解說觀其義趣是善男子善女人 

 
等所種善根無量無邊不可稱計是諸人等
修菩薩乗方得少聞如此三昧次第當得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唯除身證時不空見白
言世尊是諸衆生不學大乗爲能得此三昧
寳不佛言如是亦當能得又不空見譬如有
藥其質堅硬不可斫削以石磨取用之塗皷
若有怨敵臨陣戰時彼軍亦以毒塗其箭聞
皷音聲毒不能行如是不空見若善男子善
女人等少得遇聞三昧光聲是人皆當得於
無上菩提之道唯除身證又不空見譬如衆

 
生若依須彌金色之邊其身即與彼山同色
所以然者山勢力故如是不空見若有善男
子善女人等少聞三昧威光之力當得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唯除身證所以者何而此
三昧功德最勝不思議故又不空見譬如諸
水悉入大海同其一味所以然者以海力故
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不能讀誦持說書寫但
得暫聞此三昧寳一切皆當得無上道所以
者何三昧力故又不空見若人正說諸佛法
門得三昧母說此三昧是名正說若人正說 

 
如是三昧無量無邊功德之聚攝取長養是
名正說又不空見菩薩摩訶薩修行布施於
一念頃以衆妙寳奉獻琩F諸佛世尊以此
功德當得成佛若人讀誦受持解說書此三
昧功德勝彼布施之福不可稱計爾時世尊
即說此偈
我念徃昔生 調御明相佛 一切諸世間
咸共所歸趣 慈悲哀衆生 爲說衆妙法

是佛大知見 明了三世法 如此普眼尊
世間最爲上 如來不思議 無量深智力

 
開顯諸法門 爲利羣生故 發起大悲心
拔濟無量苦 明相善逝尊 八億聲聞衆
皆是阿羅漢 諸漏悉已盡 是諸應眞等
隨從法王遊 時有安隱園 在城東北隅

大仙經行處 睇P聖衆俱 時有轉輪王
微密勇徤士 憐愍一切故 導從出彼城

是王遙覩佛 其心甚寂泊 相好殊世表
威儀亦無比 王即步奉迎 徃到世依所

旣至如來前 頭頂接足禮 合掌恭敬已
却住於一面 請佛受明供 世尊默然許

 
王知佛垂許 還勑諸官屬 灑掃宮城內
嚴辦諸餚膳 王復到佛所 白言食時至
世尊若矜愍 願時屈威神 與諸聖衆俱
至當奉微供 時佛聞王請 即現大神變

普放千億光 遍滿十方剎 一一光明中
化作億蓮華 大悲愍衆生 爲衆現斯瑞

又告不空見 彼諸蓮華中 有大威德王
相好特端嚴 各以最勝意 廣說諸佛法

諸行皆無常 苦空亦如是 無我琱ㄨ
此爲磨滅法 何有聦慧人 而生樂著心

 
諸行猶幻焰 破壞流動法 大悲明相[
][?]
演說如是法 諸天見世尊 奮大神通時
作衆上妙妓 廣設香華供 善哉佛威力
不可得稱說 王覩神化已 兼設妙供養

捐去四天下 及以五欲樂 出家守一心
以修菩提道 是王學道時 問彼明相佛
安住何等法 得佛力三昧 時佛說二法
如是應當修 得此深妙定 施不思議樂

聞佛說法已 踊躍充遍身 即發菩提心
當得此三昧 微密比丘者 蓮華上佛是

 
若人信如來 不誹謗此經 是人住佛境
疾得此三昧 若人畏生死 心不著於我
常修舍摩他 及毗婆舍那 是人如此相
疾得此三昧 安住慙恐畏 常修於正捨

利智勤苦行 速得此寂定 觀法無增減
一切如虚空 是聦慧菩薩 疾得此三昧

不見諸法起 亦不見其盡 硤[法無常
亦如夢幻等 常能勤習行 不久得此定

不見法異相 唯覩無生滅 又如影響焰
當得此三昧 觀諸法平等 無有差別相

 
內旣無身想 觀外亦復然 不見其名字
亦無有生滅 若能如是觀 疾得此三昧
時微密比丘 如是諦觀已 初中及後夜
其心常相續 旣聞如來說 不久得此定

即於一念頃 而證此三昧 得不斷菩提
即見十方佛 具諸有爲行 其心漸清淨

比丘在生死 滿十六千劫 曾供無量億
諸佛之世尊 然後獲寂定 得於無上道

佛告不空見 莫心疑不信 汝是聦哲人
勿懷於異見 爾時比丘者 蓮華上佛是

 
我今語於汝 諸天及世人 若欲觀一切
無量諸法者 是人應當修 如此妙三昧
若有人樂欲 生無量功德 施衆難思樂
當持此三昧 若人樂欲見 十方三世佛

復樂轉法輪 當持此三昧 若有人樂欲
具足諸相好 深知生死縁 亦備衆善本

是以當勤持 如此勝三昧 若有人樂欲
遠離諸惡趣 爲利衆生故 當持此三昧

如是善人等 昔已曾供養 非一二與十
無量億諸佛 求最上菩提 得持此三昧

 
若人樂欲求 正念聞三昧 已曾多供養
過去無量佛 是人久勤修 過去所行道
若人於彼處 聞說勝三昧 即發歡喜心
踊躍意無量 昔已曾供養 多億天中天

若人於此經 常修相續心 讀誦及解說
受持與書寫 是人已曾見 無量大明力

譬如戰場所 他陣放毒箭 以聞藥皷聲
毒消得歡樂 若人聞如是 勝定妙三昧

爲他說此法 得明三昧力 當來必成佛
唯除身證者 如須彌功德 依者同其色

 
行者有深慧 聞定亦復然 若有人得聞
最勝三昧聲 斯人功德聚 猶如大海量
決定明三昧 當得於菩提 譬如江河水
悉入於大海 異本衆流相 皆同一鹹味

若人聞如是 微妙之三昧 即同菩提性
無異無分別 若有諸菩薩 於多億劫中

勤修行布施 爲利一切衆 諸佛世依所
廣植無量業 是諸菩薩等 涉歷無數劫

雖行布施業 得福未爲多 慈心說三昧
功德勝於彼 如母能生育 此三昧亦然

 
顯現難思議 諸佛之功德 是人聦慧故
常修此三昧 不久當疾得 無上自然佛
三法品第十二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菩薩
摩訶薩具足幾法得此三昧世尊即告不空
見言菩薩若能具足三法得此諸佛所說三
昧何者爲三所謂不貪不瞋不癡如此善根
若是菩薩住於無貪便得滿足檀波羅蜜心
得安住如此法已攝取不貪清淨善根永離
貧窮痡o豪富具大威勢如日光曜如是菩

 
薩所修功德皆爲一切諸衆生故所可宣說
無不信受得此三昧不以爲難亦當疾成無
上菩提菩薩具此妙善功德天人敬信菩薩
若復能修不瞋善根之行滿足忍辱波羅蜜
也若是菩薩安住忍度若人罵詈刀杖加之
解其支節斷其頭首不生一念忿惱之心亦
不說他諸惡過咎攝取不瞋清淨善根慈心
爲利一切衆生是以修行如此三昧菩薩安
住此三昧已得與諸佛世尊常俱乃至夢中
不離見佛經行坐卧皆獲安樂諸天護念不

 
見惡夢寤寐歡喜刀不能傷毒亦不害水所
不漂火所不燒所資四事痡o豐足亦爲一
切皆令歡喜疾當得於無上菩提若是菩薩
除捨無明具足不癡善根之時正觀修行毗
婆舍那即便攝取不癡善根於一切法決定
巧便滿足般若波羅蜜也他求問難疾能答
對菩薩具足如是三法速當得此三昧之寳
又不空見若是菩薩復具三法當得此定何
謂爲三應觀一切諸行無常應觀一切諸行
皆苦應觀一切諸法無我菩薩具足如此三
 

 
法當得斯定疾成佛道又不空見若是菩薩
復具三法當得此定疾成無上菩提之道何
者爲三所謂供養現在諸佛及以滅度如來
舍利若以香華幢蓋繒旛種種珍妙而以奉
獻若自供養勸人令行復應發願作如是言
以我善根布施因縁願得諸佛所說三昧又
不空見復當讃歎現在如來般涅槃佛眞實
功德讃戒功德定慧解脫解脫知見威儀神
通教化辯才阿蘭若行及以慈悲喜捨之法
復更殊勝讃歎佛法儀容相好無量功德旣

 
讃歎已復發願言若我讃歎諸佛功德設獲
微福以此善根當得諸佛所說三昧疾當得
成無上菩提又不空見菩薩摩訶薩於諸佛
所聞此三昧功德名字有三隨喜何謂爲[
][]
如過去佛徃昔已曾修菩薩行求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如彼諸佛求是三昧我亦隨[
][]
求此三昧亦爲自利及利他人聞三昧已即
生隨喜我亦當復隨彼隨喜此是第一隨喜
者也又不空見如彼未來諸佛世尊亦當修
習菩提之行聞此三昧自利利他生於隨喜 

 
我亦隨喜是名第二若諸如來現在世安隱
住快樂斷不善行捨諸惡趣變化幻術種種
妓樂圍焎
]弈一切諸惡悉皆離之深定大[]
悲無不具足如彼諸佛徃昔已曾修菩薩行
聞此三昧即便求之生隨喜心我今亦爾如
過去佛隨而喜之是名第三又不空見此三
隨喜與發願俱若我所獲善根功德願使衆
生常得是定又不空見菩薩具足此三隨喜
亦當疾得如是三昧又不空見若善男子善
女人等隨喜斯定得此善根功德之聚爲此

 
善根以譬明之如有一人以彼三千大千世
界琩F爲聚於大聚中捻取一沙擲過無量
不可思議億那由他無邊世界復取一沙擲
過無量無數世界如是次第盡大沙聚此諸
世界若善筭師筭師弟子能得邊際知其數
不時不空見即白佛言如此人者不能知也
唯舍利弗不退菩薩乃能知此世界之量告
不空見不可思量若干世界滿中珍寳其高
過於諸天所居乃至非想非非想處以此珍
寳施諸衆生此善男女得福多不時不空見 

 
即白佛言甚多世尊無量無邊爾時佛告不
空見言我當語汝若善男女於諸佛剎滿中
珍寳以用施於一切衆生若善男子善女人
等聞此三昧三隨喜已發願求於無上菩提
亦復欲樂修於多聞是善男子善女人等所
獲功德勝彼施福無量無邊不可稱計佛告
不空見此念佛三昧即是一切善根之母如
是說者名爲正說


佛說菩薩念佛三昧經卷第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