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下一頁

佛說菩薩念佛三昧經卷第一
          
劉宋天竺沙門功德直共玄暢譯


序品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與大
比丘衆一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阿羅漢諸
漏已盡無復煩惱調伏縱任善脫無脫深知
無知所作已辦逮得無我捨諸重擔除滅九
結決定解脫諸心自在猶如大龍唯除阿難
爾時難陁天子修難陁天子栴檀天子修摩
那天子自在天子大自在天子阿逸多天子

 
修行天子如是無數淨居天子於夜後分光
色倍常耆闍崛山欻然大明時諸天子徃世
尊所一心恭敬頂禮佛足以天細末栴檀之
香多摩羅跋沉水天香天華鬘香俱修摩等
種種華香以散佛上重禮佛足右繞三帀却
住一面合掌向佛時栴檀天子默然生念過
去諸佛皆爲諸天世人沙門婆羅門演諸佛
所說菩薩念佛三昧復作是念今我世尊亦
應如昔過去諸佛安樂世間諸人天故宣說
菩薩念佛三昧時諸天子俱白佛言世尊過

 
去諸佛皆說菩薩念佛三昧安樂世間人天
八部唯願世尊如昔諸佛廣爲衆生說此三
昧爾時世尊默然許之時諸天子繞佛三帀
頂禮佛足忽然不現爾時世尊於夜後分明
相出時熈怡微笑作大師子謦欬之聲耆闍
崛山別住諸僧承佛神力俱到佛所王舍大
城諸比丘尼蒙佛威聲亦悉同集摩竭提國
阿闍世王先尼梵子與無量億眷屬圍繞承
佛神力於一念頃俱到佛所復有阿羅婆迦
夜叉伽陁婆夜叉金毗羅夜叉修脂路摩夜

 
叉摩羅陁利夜叉如是等夜叉神王有大威
力一一皆有百千眷屬乗佛神力於一念頃
至耆闍崛山復有羅睺羅阿修羅王毗摩質
多羅阿脩羅王脩婆睺阿脩羅王波呵羅頭
阿脩羅王及其眷屬如是乃至三千世界天
龍龍王無量無邊生希有心肅然毛豎承佛
神力於一念頃徃到佛所東方世界如琲e
沙梵天天王聞佛謦欬肅然毛豎徃到佛所
自餘三方及上下方亦復如是時給孤獨須
達長者亦與無數百千眷屬從舍衛城徃到 

 
佛所時毗耶離有大長者名曰善思次名降
怨次名吉祥復有離車諸王子等名歡喜象
次名舉象復有斷事庶士首陁名曰光象如
是一切皆大乗學與無量衆承佛神力徃到
佛所時瞻婆城有庶士子名曰庠序次名饒
益復有大長者子名無量力如是等衆已於
過去種諸善根有大威德承佛神力徃到佛
所時波羅奈無量衆生宿植德本今已成熟
從波羅奈鱗次相繼步至佛所稽首作禮侍
立左右是時拘尸那竭大城無量力士及力

 
士子已於過去供養諸佛植諸善業具大威
德從拘尸那共相和順隨路貫次徃到佛所
至心恭敬前頂禮足是時三千大千世界縱
廣正等佛神力故一切八部天龍夜叉乾闥
婆王阿脩羅王迦樓羅王緊那羅王摩睺羅
伽如是等衆皆來集會間無空缺爾時世尊
見衆已集復更發大師子之聲從僧坊出近
至異處遙見彼方其地衆寳世尊見已復更
微笑即時世間人天阿脩羅各持無量末香
雜華以散佛上至心恭敬尊重讃歎是時衆 

 
中長老舍利弗長老大目[
]連長老摩訶迦[]
葉長老須菩提長老富樓那彌多羅尼子長
老羅睺羅長老摩訶金毗羅長老摩訶迦旃
延長老阿[
]樓馱長老刺奈婆羅長老輸盧
那二十億子長老難陁長老阿難陁皆有威
德具足神通如是聖衆悉已俱集爾時衆中
長老彌勒菩薩三界菩薩越三界菩薩初發
心即轉法輪菩薩善思菩薩大音聲菩薩持
地菩薩文殊師利童子菩薩不空見菩薩如
是等衆無量無邊已曾供養過去諸佛深種

 
菩薩無數行願久發無上菩提之心爾時長
老不空見菩薩欲知如來神通之相微笑之
意更正衣服繞佛三帀却住一面合掌向佛
即說偈曰
最勝無爲 兩足世尊 爲調御故 現斯熈怡
富能開慧 令貧滿足 佛演法施 明發亦然
一切世間 之所歸趣 以何因縁 示此微笑
無上正覺 願爲我說

爾時世尊告不空見汝見彼處衆寳地不不
空見言唯然已見如是不空見彼地乃是徃 

 
昔諸佛之所遊化時不空見心自念言我宜
速疾至彼地所如其相貌心入三昧入三昧
已爲佛世尊化作種種衆寳法座即如其念
施置座已徃詣佛所勸請如來昇此寳座白
言世尊此處皆是徃古來今諸佛如來遊踐
之地是時世尊徃到彼處即就法座於一念
頃如來應正遍知力故此剎三千大千世界
六種震動踊遍踊等遍踊震遍震等遍震吼
遍吼等遍吼動遍動等遍動搖遍搖等遍搖
起遍起等遍起東踊西没西踊東没南踊北 

没北踊南没西踊東没東踊西没北踊南没
南踊北没光明遍照無量世界一念之間一
切衆生乃至阿鼻地獄悉受快樂

佛昇法座 如日輝耀 一切世間 之所歸仰
震動大千 咸生欣悅 佛登寳座 如日顯照
一切世間 頂戴法王 欲令衆生 普獲安樂

佛就座已 如日融朗 一切世間 遵承法王
放淨光明 照諸剎土 奇哉斯乗 乗之最勝
異哉斯乗 無能過者 暫現之處 已不可量

善哉斯乗 乗之弘大 乗是乗者 不可思議 

 
諸天魔梵
所不能測
爾時世尊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普
告聲聞及衆菩薩諸善男子一心靜聽是夜
難陁天子修難陁天子栴檀天子修摩那天
子自在天子大自在天子阿逸多天子修行
天子如是無數淨居天子於夜後分光色倍
常耆闍崛山欻然大明爾時諸天來詣佛所
一心恭敬頂禮佛足以天細末栴檀之香多
摩羅跋沉水天香天華鬘香俱修摩等種種
華香以散佛上重禮佛足右繞三帀却住一

 
面合掌向佛供養恭敬尊重讃歎是時栴檀
天子默然生念過去諸佛應正遍知皆爲人
天沙門婆羅門敷演諸佛所說菩薩念佛三
昧今我世尊亦應如昔過去諸佛安樂衆生
宣說菩薩念佛三昧時諸天子作是勸請我
默然許如是比丘栴檀天子難陁天子無量
淨居諸天子等知我許已忽然不現爾時世
尊即說偈言
告諸比丘 於後夜時 諸天身色 光焰倍常
耆闍崛山 欻然大明 供養尊重 圍繞世主
 

 
難陁天子
善喜天子 善意天子 栴檀天子
自在天子 及大自在 阿逸天子 善行天子
如是無量 淨居天子 有大神力 來至我所
廣設種種 珍妙供養 皆共恭敬 右繞三帀

頭面禮足 却住一面 栴檀天子 默然住已
發心欲爲 教化衆生 請說菩薩 念佛三昧
徃昔諸佛 已曾說故 善哉釋迦 十力如來

說三摩提 欲令一切 得安樂故 佛默然許
時諸天子 已知垂允 我亦於此 耆闍崛山
如過去佛 所說三昧 時諸天子 已知如來

 
默然許之
歡喜快樂 右繞三帀 禮足而去
比丘聽我 所演三昧 如昔諸佛 莫生疑惑
如來智慧 不可思議 過去諸佛 最上菩提

於諸知見 心無疑網 如今現在 第一菩提
我皆了知 心無滯礙 若當來世 次成菩提
欲爲憐愍 將來世故 我亦明曉 心無毫疑

是故如來 深解無窮 智力無礙 不可思議
非彼所知 我悉究盡 一切衆生 不測其奧

不空見本事品第二
爾時世尊告長老舍利弗長老目[]連長老[]

 
大迦葉長老須菩提長老富樓那彌多羅尼
子諸天世人皆已來集汝等比丘各昇法座
作師子吼所以者何此衆多有諸聲聞人聞
師子吼悉得解脫爾時世尊告彌勒菩薩越
三界菩薩不思議菩薩不空見菩薩汝等即
時請如來演諸佛所說眞實功德師子吼音
不空見言如是世尊唯然已聞即說偈讃

身色如金 百福莊嚴 爲憐愍故 了達眞諦
功德具足 名譽遠流 今日世尊 以何因縁
於大衆中 令我請問 正覺無倫 最上莫過

 
功德法王
大智難窮 調伏世間 以何因縁
於大衆中 令我請問 如來淨戒 定智解脫
解脫知見 悉皆無等 今我善逝 以何因縁

於大衆中 令我請問 威德無比 得度彼岸
法王世尊 能爲衆生 作大利益 善逝何因
於大衆中 令我請問 百劫修慈 習近悲處

辯才無滯 善逝何因 於大衆中 令我請問
最上法王 普利羣生 貧者得富 盲者得視
楚毒永息 恐畏獲安 以何因縁 令我請問

佛身淨妙 塵垢不污 如來之衣 種種雜色 

 
世尊族姓
王中之王 以何因縁 令我請問
佛所著衣 去身四指 而不離身 身能降怨

以何因縁 令我請問 如來行處 無諸坑坎
智慧力故 所履皆平 以何因縁 令我請問
如來之身 不增不減 行步平正 不邪不曲

妙絶常倫 難可思議 以何因縁 令我請問
仰瞻尊顏 目不暫徙 佛行不假 神足之力
威儀自然 庠序可觀 若爲魍魎 之所捉持

迷悶失心 無所覺者 若覩世尊 於一念頃
諸惡永離 還得正念 若有衆生 觸佛足塵

 
於七月中
身心快樂 命終之後 得生善處
歸命世尊 施一切樂 若有人病 極受衆苦
佛以手摩 即得除愈 善逝曠劫 悉得一切
不可思議 無數安樂 佛昔勇猛 攝取當來

無量劫中 所得淨法 我於是處 無疑異心
以何因縁 令我請問 過去當來 天中特尊

[]遇調伏 人中大仙 以何因縁 令我請問[]
爾時世尊告不空見諦聽諦聽善思念之不
空見言唯然世尊告不空見我憶徃昔無央
數劫爾時有王名無量力有大神通勢力自

 
在是王住處造立大城城名善建縱廣正等
十二由延其城七重面有三門門城皆以金
銀瑠璃玻瓈碼碯眞珠珊瑚莊校嚴麗壍亦
七重皆悉七寳是諸門外以金銀沙布飾其
地一門兩邊各有金銀四闕相對如是不空
見又以金銀作大羅網彌覆門上金網處處
懸於銀鈴銀網徃徃垂於金鈴風吹鈴網皆
作箜篌樂器之聲宮商調暢更相應和王造
城已安處其中斯城壍外有七池沼金銀玻
瓈珊瑚所成此諸池沼有七階道亦是七寳

 
之所莊校金階道者銀爲欄楯銀階道者金
爲欄楯銀爲階道眞珠欄楯眞珠階道瑠璃
欄楯玻瓈階道珊瑚欄楯珊瑚階道眞珠欄
楯眞珠階道金爲欄楯如是不空見無量力
王植衆奇華優鉢羅華鉢頭摩華拘物頭華
分陁利華那梨尼華香氣調柔無悋惜者隨
意採之其池岸上種種華樹所謂伊瞢華樹
尼瞢華樹迦多尼華樹阿提目多迦華樹瞻
蔔華樹玻瓈師華樹拘毗陁羅華樹陁[
]
梨華樹此諸華樹氣若天香亦無守護隨意
 

 
而取又不空見是善建城有多羅樹七重行
列悉以七寳互相間錯金多羅樹銀葉華果
銀多羅樹赤眞珠葉華果亦然白眞珠樹瑠
璃爲葉華果亦然瑠璃樹者玻瓈爲葉華果
亦然玻瓈樹者碼碯爲葉華果亦然碼碯樹
者赤眞珠葉華果亦然赤眞珠樹珊瑚爲葉
華果亦然珊瑚樹者金爲其葉華果亦然不
空見風吹諸樹更相掁觸出微妙聲譬如樂
師善能擊發五種之音又不空見王所住處
如是衆聲琱斷絶象聲馬聲車聲軍聲螺

 
聲鼓聲簫聲笛聲箜篌琵琶歌儛之聲如是
衆聲未曾暫廢王常宣令境內人民若有所
須衣服飲食象馬車乗恣隨其意一切給與
多羅樹間常出樂音諸人遊之五欲自娛王
視國人如父念子一切奉王猶若慈父又不
空見善建城內開諸街巷鄽邑市肆處處復
有四寳池沼其池相去盡一箭道是池四岸
衆寳階陛金階銀欄銀階金欄玻瓈珊瑚間
錯亦然又不空見王於諸池植衆名華復於
池上種雜華樹伊尼瞢華樹迦曇婆華樹阿
 

 
提目多伽華樹瞻蔔華樹陁[
]迦利華樹芳
如天香亦無惜者城內又建諸園林觀種種
華果行列其間復於園中四方周帀處處皆
造諸妙華池亦以七寳莊飾如前有衆婇女
更相娛樂一切人民恣意遊適又不空見無
量力王族姓豪傑大剎利種所生父母乃至
七世胄胤相承悉皆清淨容色端雅人中獨
絶財寳巨億不可稱計又不空見無量力王
深信弘慧虚心大施施諸沙門及婆羅門乃
至盲聾癃殘百疾貧窮孤獨困厄之人王所

 
統領八萬四千城邑聚落淨業果報七寳莊
飾一一城上復造八萬四千栴檀衆妙樓櫓
是諸門外開四衢路路首悉起嚴麗臺觀一
切人民任意遊戲常於初夜樓觀臺殿巷陌
鄽里悉然燈燭其明猛盛遍照國界衆生蒙
光身心快樂又不空見王有二子一名師子
二名師子意久發無上菩提之願名稱遠聞
具大威德爾時有佛號曰寳肩如來應正遍
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
人師佛世尊出現於世作是唱言我於今世 

 
及以後世沙門婆羅門天人阿脩羅大衆之
中一切知見普爲羣生說諸妙法初中後善
語善義善具足清白梵行之相與大羅漢七
百千萬億皆具神通威德自在寳肩如來於
晨朝時齊整衣服執持應器比丘翼從入城
乞食時無量力共其二子在高樓上歡娛受
樂王遙覩佛功德相好生奇特心欣躍無極
眷屬圍繞俱到宮門告其二子速齎香華幢
旛妓樂疾至佛所即以牛頭栴檀末香諸妙
珍異以供養佛及比丘僧右旋三帀頭頂禮

 
足却住一面又不空見王與二子請寳肩佛
及聲聞衆盡其形壽施諸所安寳肩如來於
天人中教化已周將般涅槃時王知佛不久
住世與其二子臣民眷屬前後導從至涅槃
所如來爾時滅度已訖頭面敬禮悲號啼哭
以身投地如太山崩作是唱言世間眼滅重
更哀嗟世間眼滅如來涅槃一何駛哉猶商
失主佛滅亦然世間黑闇盲無慧目搥胷拍
頭舉聲大呌嗚咽抆淚告其二子辦諸香湯
洗浴如來又以種種妙香塗身一切散華及 

 
諸華鬘無量妙衣纏如來身七寳爲棺以鐵
爲槨聚赤栴檀高一由旬縱廣正等一拘盧
舍復以華香散於[
]上蘇油千器以灌栴檀
然後起火火旣發已復更號慟灑淚如雨爾
時師子作是念言世尊涅槃我生何爲亦當
隨佛入於涅槃立此誓訖重以種種珍妙香
華散於
[]上白[]纏身手執火炬自投火中
火即猛盛爲利衆生歸依世尊而說偈願讃
詠如來

如大珍寳聚  世間之所尊  生死苦永盡 
於斯般涅槃 自從今已徃 不覩轉法輪
我所奉法王 已入於涅槃 宣揚廣大義
不可復重布 何當在大衆 聞說於菩提
諸天及世人 歡喜讃善說 我於今日後
絶不思議聲 世間勝調御 於此而沉淪

龍神阿脩羅 及以緊那羅 欣悅常歌歎
不復聞斯音 貧者得滿足 苦惱蒙救護

世尊今涅槃 悉喪所依怙 父王無量力
及弟師子意 亦復無慈蔭 更不聞說法

我亦隨世尊 速取於滅度 世間無明導

 
何用苦生爲 今焚此毒身 願獲不思議
我昔與父王 常於長夜中 勤供佛法僧
今得獲果報 若我於佛所 修習諸善行

爲調伏世間 得不思議故 爲令諸衆生
發不思議願 世尊般涅槃 我投火盛時

若人見聞者 一切得成佛 唯除邪謗人
及證正位者 若我修菩薩 廣大無量行

衆生夢見者 皆令得佛道 唯除邪謗人
及證正位者 此身如聚沫 要必當有死

一切衆生類 若食我肉者 是等不可量

 
疾當得成佛 我修菩薩行 惡口罵詈者
是人值調御 必當得成佛 唯除邪謗人
及證正位者 若人於我身 修於慈悲觀

求第一菩提 速得成佛道 唯除邪謗人
及證正位者 以是燒身縁 爲求彼此願

若我心眞實 即還見佛起 設得更覩佛
如先住世者 我身投火中 猶前侍佛時

佛起如眞身 今覩不異昔 爾乃證諸佛
相續常不斷 唯願普眼尊 愍攝於世間

佛知王子心 渴仰甚殷重 即於火聚中 

 
奮大神通力 如從三昧起 光相倍明顯
不可思議衆 咸歎未曾有 廣爲時會人
更作大利益 所化旣已畢 還入於涅槃

師子旣見佛 示大威神力 身心甚欣悅
坦然快安樂 深知諸佛法 不可得思議

如來雖涅槃 猶應衆生願 不思議戒定
智慧與解脫 及解脫知見 神化不可量

歸依於世尊 然後當放身 世間妙威儀
最勝無倫匹 自在諸神力 亦復無等雙

如來還涅槃 一切咸驚惋 是故我至心

 
歸依普眼尊 歸命於善逝 累盡無爲主
歸命永離苦 憐愍於世間 正智遍觀察
了達知他心 除諸煩惱病 成就無量衆

大醫人中尊 施不思議藥 能善除世間
一切衆疾苦 歸依無上師 哀矜衆生者

若我讃如來 一念之功德 燒身微毫善
須臾供養福 如是諸淨業 願施於一切

如是不空見時天魔梵及餘一切世間人民
悉見師子投身盛火皆大悲愕生奇特心命
終之後即生梵天有大神力威勢自在是梵

 
爾時中心念言云何忽然來生此間重更思
惟徃昔人中已曾奉侍寳肩如來至心恭敬
尊重讃歎佛涅槃已燒身供養復說偈頌發
弘誓願乗此善業得生梵天我今當徃至燒
身所是梵即時忽然不現譬如壯士屈伸臂
頃便到如來闍維之處以天栴檀沉水碎香
俱修摩華多摩羅跋種種香華不可稱數遍
散空中如雨而下十方交紛若風旋雪供養
寳肩如來舍利向無量力說其本縁我是王
子師子之身投火供養命過之者唯願大王

 
不加慈念我今已蒙獲諸善利由昔至誠虔
恭奉侍尊重歌歎寳肩如來功德果報得生
梵天是故大王與師子意應共珍敬受持妙
法收取舍利分布供養無令遺落而生懈怠
大王當知我生梵天亦常敬持受此勝法作
是言已忽然不現又不空見無量力王與師
子意取水滅火以諸妙香衆華寳鬘幢旛妓
樂種種供養須臾之頃周遍八萬四千城邑
悉起八萬四千塔廟皆以七珍莊校嚴麗是
諸寳塔高一由延縱廣正等一拘盧舍於一
 

 
一塔周帀各然八萬四千衆香油燈是諸塔
間復以種種香華妓樂供養如前尊敬受持
如此妙法無量力王以是善根與師子意經
歷八萬四千劫中不墮惡道又於八萬四千
億劫親近供養六萬諸佛次第奉敬常不斷
絶世世琝@轉輪聖王又不空見寳肩如來
涅槃之後時有菩薩現於世間名普密王爲
愍世間出家學道菩提樹下結跏趺坐一心
定意正智解脫豁然大悟得無上道又不空
見是師子梵至普密王佛世尊所住在虚空

 
以天栴檀供養於佛右繞三帀稽首作禮請
轉法輪而白佛言唯願世尊從道場起摧諸
魔軍於淨神智無所毀損願世間師哀從定
寤調御有解諸聲聞衆開演美妙善逝之法
如來前身久修智慧攝受善法今爲人尊過
去世中已發弘誓願得佛時當度未度今願
已滿得安隱處最勝無爲寂然妙樂當開甘
露解衆三結爾時世尊默然許之時彼大梵
及無數天旣知如來當轉法輪咸共歡喜踊
悅無量梵天于時設諸妙供即發大願求無 

 
上道遇普密王應正遍知生我淨妙功德之
聚以此果報於生死中常得親近覩十方佛
若我供養佛菩提樹如是種種所修功德願
慈愍故爲我說法以此果報於生死中常得
讃歎諸佛塔廟又不空見師子王子燒此一
身以是功德所修善根琣穜諝@值五千佛
供養敬侍尊重讃歎植諸善根發不思願汝
不空見莫生此疑時無量力王豈異人乎我
身是也時不空見即白佛言是二王子爲今
現在爲已滅度唯然世尊願爲說之告不空

 
見爾時王子師子意者彌勒是也時師子者
汝身是也王子師子捨此一身寳肩如來佛
法之中教化成就三萬衆生安住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心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憶念宿世時 寳肩無量眼 出現於世間
廣利一切衆 金色百福嚴 慈矜哀愍故

深解眞實諦 爲度諸世間 顯示甚深法
濟苦惱衆生 寳肩正遍知 一切世間尊

三輪善逝衆 七十二億千 與是諸大衆
入城共分衛 昔有大國王 名爲無量力

 
自在大威德 勢能伏一切 其王與二子
俱遊高臺觀 王於臺觀上 遙覩調伏仙
寳肩天人師 翼從諸比丘 時王與二子
速迎人中尊 旣至如來所 即廣設妙供

頂禮繞三帀 却立合掌住 請佛及衆僧
盡壽奉所安 衣服及餚膳 極世之珍異

八萬四千歲 奉施未嘗息 時王及二子
淨心求菩提 時佛旣滅度 收取尊舍利

爲彼寳肩佛 敬造七寳塔 八萬有四千
微妙甚端雅 一一佛塔然 八萬四千燈


 
時王無量力 復於善逝處 香華衆妓樂
深心以供養 已種不思議 無量諸善根
歷事六萬佛 一切世間依 至誠求第一
無上勝菩提 比丘莫疑惑 徃昔有國王

汝善聦慧者 勿生於異見 時彼無量力
今則我身是 雜華及衆香 晝夜明諸燈

爲利閻浮提 供養諸如來 布施琱ㄗ
聞法亦復然 曾無懶墯意 一心求菩提

寳肩正覺尊 無上大明智 汝昔曾燒身
供養於大仙 自投猛火中 初無畏苦心

 
燒身如然炷 以油渧其上 漸漸不頓盡
譬如淨燈炷 爲利衆生故 供養涅槃佛
彼佛已燒身 汝知方便請 覩佛從火起
光相更明顯 見佛不異昔 心生恃怙想

即時捨此身 爲益一切故 若我果斯願
敬佛亦如前 所獲諸功德 不可得思議

我若有宿願 攝受先世業 合集百千萬
必當得見佛 我願若眞實 佛應從火起

佛智甚清淨 究竟無染著 泊然常寂滅
相續琱斷 知師子心淨 亦先照其意

 
佛便從火起 相好更殊特 不空見菩薩
世間怙旣起 一切願無餘 彼復發誓願
其願不思議 不可得稱數 法主矜世故
起於猛火中 善逝難思力 光明更殊勝

彼時一切衆 皆悉懷驚愕 淨心發高歎
欣躍未曾有 奇哉大神通 勢力無倫匹

甚深佛境界 不可得思議 一千諸衆生
見此神變已 於諸法不受 善得心解脫

不空見當知 師子爲世間 請佛還起時
一千諸衆生 於彼善逝處 覩佛神變化

 
其心正趣向 無上菩提道 大悲爲世間
廣作利益已 佛還入涅槃 師子亦捨身
即於命終時 忽然生梵天 梵天從上來
以天栴檀末 散之以供養 如來闍維處

寳肩滅度已 有佛普密王 最勝人中尊
天王之大仙 哀愍衆生故 出現於世間

是佛坐道樹 得成菩提已 梵天設美膳
供養於世尊 頭面接足禮 請佛轉法輪
普密王如來 即知梵天心 默然而許之
梵天大欣慶 復於燒身所 更發諸大願

 
是梵已曾修 不可思議善 昔於一劫中
供養五千佛 至心敬世怙 奉侍人中尊
又告不空見 慎莫懷疑惑 汝若有聦慧
勿生於異見 昔日梵天者 今即汝身是
過去五千佛 善逝般涅槃 我悉明見汝
一一諸佛前 燒身以供養 求第一菩提

過去多千佛 滅度遺舍利 如是諸佛所
捨身及手足 爲利衆生故 修習菩薩行

近世及遠世 我悉咸了知 常於百千生
勤修諸苦行 佛在及涅槃 汝願睆”

 
復告不空見 如此諸大願 攝取過去世
無量百千生 我住自在力 今悉照知之
汝聖果成就 即時皆明見 攝取不思議
眞實諸行等 住佛前讃歎 供養兩足尊

是故今勸請 衆聖之法王 普密王佛所
攝取最勝願 蒙佛現神通 汝今獲此果

不空見菩薩 白言牟尼尊 百千生諸願
云何得攝取 願少爲敷析 令我得開解

不空見昔誓 雷音成佛時 見坐菩提樹
我當請說法 先佛名帝幢 普眼之世尊

 
一切諸衆生 所共歸依處 是時廣發願
求無上菩提 爲日光如來 作大七寳輪
汝時於彼處 已發最勝願 不空見菩薩
此願我悉知 造七寳僧坊 雜色以莊嚴

奉今修伽陁 廣施未來佛 發此誓願已
即時而捨去 第一衆尊佛 人中上師子

名不可思議 善生之世尊 奉上七寳蓋
端飾甚微妙 天中天大仙 美身普眼佛

明燈供養已 是處發大願 近世及遠世
多有諸如來 千億那由他 其數復倍上

 
於是諸佛所 發無量大願 令一切衆生
悉獲快安樂 普密王佛前 先生如是念
我今說汝昔 修行至菩提 願一切大地
皆生種種華 雲雷音佛所 爲利世間故

爾時發誓願 若有諸衆生 聞我名字者
一切皆得佛 於帝幢佛所 設大珍妙供

復發諸善願 若眼見我者 於此世界中
皆當得成佛 在日光佛所 奉上七寳輪

無量大光焰 炫晃甚輝麗 時復發願已
誓生佛剎土 七寳嚴僧坊 雜色甚雅好


 
以此珍奇特 奉施於善逝 又發誓願已
得天妙宮殿 斯處快歡樂 皆悉成佛道
人中師子王 無上如來所 奉上珍寳蓋
發於殊勝願 願諸衆生類 不爲日所暴
身心得安樂 無復熱惱患 美身善逝所
供施燈明已 復發弘誓願 若我命過處

衆生食肉者 願皆成佛道 若聞我名者
無有貪悋心 乃至夢中聞 亦無愛惜意

一切成佛道 唯除見諦者 若眼見汝者
除諸貪嫉意 晝夜夢見時 亦捨染著心

 
一切當得佛 唯除見諦者 若人愍念汝
或生憎嫉者 是等於汝所 當得佛法王
若汝臨終時 又勤求菩提 我今如實說
汝之眞功德 必於當來世 獲是無上尊

若有處水陸 空行衆生等 食我身肉者
願悉得成佛 我已知汝爲 安樂衆生故

勤修菩薩道 滿足大千行 衆生多疑謗
是故不顯現 如此衆生類 即時於是處

若得信念等 及以歡喜心 悉當成正覺
唯除見諦者 若人願樂見 世間所尊怙


 
或樂轉法輪 有樂免衆苦 是人爲菩提
利益故發心 若有樂供養 三世諸法王
若人欲出生 一切功德聚 如是衆生等
應持此三昧

爾時世尊說是偈已即從座起還入僧坊於
常靜室右脅而卧


佛說菩薩念佛三昧經卷第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