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大乗大方等日藏經卷第七
隋天竺三藏那連提耶舍譯

佛現神通品第七
爾時頻婆娑羅王聞佛說此不淨觀法一切
大衆各欲護持踊躍歡喜即從座起前白佛
言世尊如是法門福德最勝不可思議今此
國土娑婆世界佛剎之中無量諸大菩薩摩
訶薩所可成就光明妙色我從本來初未曾
見初未曾聞世尊是菩薩光悉能徧照大千
世界乃至有頂亦皆充滿我今眼中不覩餘

 
色但見於此娑婆世界佛剎之中乃至大小
諸鐵圍山悉滿光明世尊如是菩薩摩訶薩
等若得近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其光
云何如來入於三昧所放光明相復云何如
來光明我得見不縁彼光明復得見於其餘
佛剎種種妙好奇特事不佛言如是如是大
王若有菩薩成就無上菩提道者其光能照
十方世界何以故能於如來境界之中行大
福德莊嚴力故於過去世菩薩行中成就具
足大福德力莊嚴法故一切菩薩修行善根

 
多增長故具無量福生於佛家親近無上菩
提道故畢竟無上菩提妙道於不可宣說如
來智力奮迅遠離一切障礙佛境界中勝疾
智故入佛智慧正法果故分別過去無量劫
來無邊佛法境界依故此地最勝轉妙法輪
一切自在所可得身如是福德無罣礙故獲
得清淨眞實法故所可修習到彼岸故未來
世業已得盡故通達一切衆生善根永斷一
切煩惱習故離於障礙住佛界中是故光明
悉能徧照十方世界大王如是隨佛功德光

 
明力故亦能覩見一切十方無量無數阿僧
祇佛王言世尊我今欲見如是十方無量無
數阿僧祇佛并諸菩薩摩訶薩及聲聞衆時
頻婆娑羅王隨從眷屬有無量億諸衆生等
異口同音復白佛言如是世尊亦願如來示
現我等諸佛境界過去所行福德莊嚴離障
礙事我等見已發歡喜心爾時世尊告阿若
憍陳如汝等大衆在家出家聲聞弟子皆各
繫念深心思惟以自善根力入於禪定我於
今者亦欲入於如來三昧當于爾時此佛剎 

 
中天龍夜叉乃至一切人及非人或有見四
諦者或有得順忍者或於三乗得不退者如
是衆生皆結跏坐亦入禪定復有衆生於三
寳中得信敬心亦復如是入於禪定爾時世
尊即入一切如來境界日月三昧行智廣大

悉能徧覆一切虚空能令一切智慧衆生皆
生歡喜如是三昧不可計量不可覩見非諸
聲聞及辟支佛乃至十方琲e沙等補處菩
薩之所能知惟佛如來乃能得之是名如來
境界三昧如來如是入三昧已此娑婆世界

 
三千大千百億四天下百億須彌山百億日
月乃至百億諸有頂天皆悉影現入佛身中
如是娑婆世界一切佛剎入佛身已其中所
有一切衆生地獄餓鬼及以畜生或天或人
彼諸衆生或身或心有苦受者皆得除滅一
切自在悉生歡喜譬如比丘入第三禪得具
足樂爾時一切諸大菩薩摩訶薩衆先在座
中入三昧者皆從定起從定起已見佛光明
見光明已自所有光尋滅不現如是聲聞及
佛弟子乃至一切諸天人衆入禪定者各各 

 
皆起彼諸大衆身心得樂譬如比丘入第三
禪爾時一切無量衆生生大歡喜踊躍無量
不可思議未曾聞見又其六根一切清淨現
佛身中或坐或行或住或卧復見如來一一
毛孔出無量光譬如十方琲e沙等日月光
明亦如一切琲e沙等大摩尼珠亦如琲e
沙等十地菩薩摩訶薩衆一時普放大燄光
明如是光明悉能徧照十方佛土如是如來
一一毛孔所出光明處處皆滿於十方剎最
爲殊勝爾時十方一切諸佛於其剎中自在 
而住各爲大衆異口同音稱讃我名說於此

汝觀具足功德滿  憐彼一切諸衆生
智慧大力能拔除  釋迦如來勝中最
慈悲心故放此光  一切佛剎皆充滿
又愍是諸衆生故
  令其悉現於身中
一一佛剎滿光明  衆生見者皆歡喜
發心清淨悉牢固  得勝無上實菩提
汝等若有得神通  一切宜應急疾徃
恭敬接足稽首禮  釋迦師子最勝尊

 
若有未得神通者 
向彼低頭遙禮拜
速起菩提眞智念  得見牟尼正覺身
爾時十方一切諸佛各於其國說如是偈慈
悲教化諸衆生故又以如來過去修行願力
莊嚴具足滿故彼諸佛剎一一如來亦有無
量琲e沙等諸大菩薩摩訶薩衆并大弟子
聲聞比丘復有無量億琲e沙諸天及龍夜
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
等無量大衆圍遶彼佛各乗神通俱來詣此
娑婆世界到此剎已向於如來頭面接足右

 
遶三帀右遶畢已各賷持來一切所有種種
寳物種種寳衣種種袈裟種種瓔珞種種旛
蓋種種雜華種種熏香種種塗香種種音樂
種種讃歎種種歌舞供養如來設供養已與
其眷屬各還所住時諸衆生在娑婆世界佛
身中者皆悉見之見已歡喜復受無量無邊
快樂又諸衆生得見十方一切諸佛於其剎
土坐金剛座而演說法又見諸佛各各剎中
於自坐處爲諸衆生說此世界釋迦如來一
切功德有大名稱大智慧力福德莊嚴具大 

 
精進大慈悲力教化衆生彼諸剎中無量阿
僧祇琲e沙等衆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心於自剎中得受記莂無量衆生於縁覺
乗得受記莂彼諸大衆亦見此土一切衆生
入於佛身亦得如是受於記莂其中衆生或
有受樂或有受苦一切皆現釋迦如來身內
住止若空五濁佛剎衆生得見如來及見十
方無量無數說法諸佛一一如來各有無量
無數衆生恭敬圍遶見已起大愛敬生歡喜
心彼諸衆生一切身中所有惡受悉得除捨

 
安隱快樂若不空五濁剎者十地菩薩摩訶
薩等教化衆生故隨何剎中得見於佛見已
生信得信心已聽受妙法彼諸菩薩各於彼
處化作佛身以一音聲滿一切剎各各異口
同說偈言
十方諸佛同一乗  成就善根故來此
離佛及餘菩薩衆  更無如是大德人
汝等一一諸衆生  速發菩提無上道
若不勇猛勤精進  流轉苦海無出期
汝等宜應一切來  速隨於我相逐徃

 
供養人中釋師子 
頂禮右遶彼世尊
時諸菩薩摩訶薩等化作佛身說此偈已各
與無量無邊琲e沙數得神通力一切衆生
俱來詣此見釋迦牟尼佛見已右遶三帀遶
已各持賷來種種寳物種種寳衣種種音樂
種種歌舞以用供養釋迦如來供養畢已悉
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或有衆生於辟
支佛乗而發願者如是悉得不退轉道彼諸
衆生又皆各各得種種忍種種陀羅尼種種
善根得已各還本剎或有菩薩化作辟支佛

 
身或復化作阿羅漢身或復化作梵天王身
或復化作帝釋天身或復化作四天王身或
復化作那羅延身或復化作摩醯首羅身或
復化作自在天身或復化作星宿天身或復
化作阿修羅身或復化作轉輪聖王如是種
種龍身鬼身隨所在處佛剎之中若有衆生
樂見阿羅漢身見羅漢已歡喜受法彼諸菩
薩摩訶薩等爲欲教化諸衆生故即於彼中
作羅漢身爲彼衆生說種種法彼諸衆生見
大光明及釋迦佛得見佛已心中愛敬生大 

 
歡喜具足六根滿一切願惡業皆盡悉樂受
生又彼菩薩摩訶薩等於佛剎中化作如是
阿羅漢身說法教化大福德聚具足成就善
根力故能以一音徧一切剎作諸言辭說如
是偈
衆生久處流轉中  愚癡不知出要道
以諸種種罪業故  得此生死苦惱身
是故應速捨惡心  邪見顚倒諸煩惱
早度有流到彼岸  云何汝等不覺知
難見導師今已見  難得人身今已得
 
難遇善友今逢值 
難聞正法今得聞
是故汝等應至心  速發無上菩提道
出離一切生死獄  證佛微妙功德身
若能永捨兩種邪  所謂斷常等二見
知於一切行無我  如是名入正觀門
愛行取入有於生  智水洗除悉令淨
同共徃詣娑婆國  恭敬供養釋師子
時諸菩薩摩訶薩等如是化作阿羅漢身說
此偈已與於無量琲e沙等得神通力一切
衆生俱共發引來到此剎到已頭面頂禮釋
 

 
迦牟尼如來并其眷屬恭敬圍遶三[
]佛已[]
出所賷來種種寳物種種寳衣種種袈裟種
種瓔珞種種傘蓋種種幢幡種種寳華種種
寳香種種音樂偈[
]歌舞以用供養釋迦如[]
來供養畢已各還自剎到自剎已坐於自座
各爲於己衆稱[
楊賛]說釋迦如來作如是言[揚讃]
釋迦如來憐憫教化一切衆生能與衆生一
切利益是諸菩薩各自衆中如是稱說彼衆
聞已悉皆讃[
]釋迦如來旣賛[]已無量無[][]
數阿僧祇衆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或復有於辟支佛乗而發心者或復有於聲
聞乗中而發心者各各乗中得不退道有得
種種陀羅尼忍種種善根亦見此土娑婆佛
剎諸衆生等入釋迦如來身中是諸衆生見
此不可思議神德變已無量阿僧祗琲e沙
等衆生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其中
或有發聲聞辟支佛心者各於自乗得不退
轉或有作轉輪聖王微妙之身得受記莂
魔王波旬品第八之一
爾時欲界魔王波旬悉見一切娑婆國土所 
有衆生及諸天宮合家眷屬在佛身中時魔
波旬見已悲泣涕淚橫流心大懊惱徧身汗
出啼哭失聲稱怨大喚或起或立或坐或行
入出家居東西狂走頻申欠呿怖懼慞惶憤
歎長歔喘息麤短合眼張口吐舌舐身露背
現胷申臂縮脚搖動頭項[]手揩摩種種施
爲受大苦惱乃至一切魔之眷屬心內愁憂
亦復如是時魔波旬有一軍主名戒依止見
王身心如是煎迫說偈問言
何故愁惱獨行住  唱喚馳走似癲狂

 
出入家居心不安 
如是因縁願王說
時魔波旬聞是語已倍更懊惱啼哭雨淚說
偈答言
我今身體汗遍流  心中分裂如刀割
啼哭眼中淚如血  爲覩瞿曇現變通
其形廣大無有邊
  剎土悉皆居腹內
我失臣民及眷屬  境界宮殿悉空虚
復有十方大衆來  充滿於此娑婆界
各設無邊大供養  禮拜圍遶或徃還
令我自在無威力  伴侶眷屬歸於彼

 
如來有是大神力 
云何令我心不愁
時戒依止大魔軍主爲於波旬復說偈言
我所統領諸軍衆  強壯勇健實難當
刀輪奮擊擬如來  須臾破身令粉碎
時魔波旬說偈答言
我等諸軍及眷屬  久已歸依佛世尊
設欲自徃生惡心  即見項邊帶枷鎻
時戒依止大魔軍主復說偈言
我今多設諸方便  誘誑於彼惡怨家
詐現親善作識知  得便然後當摧滅
 
時魔波旬說偈答言
若我發起毒惡心  如是方便欲毀佛
即見死屍繫頸下  如是臭惡難可看
時戒依止大魔軍主復說偈言
一切欲界屬於魔  惟有天人信歸佛
諸惡毒龍亦王領  願勑速害瞿曇身
時魔波旬復說偈答
若審知龍有力能  我已荒迷汝自勑
若實能壞瞿曇者  我還得土復本心
爾時戒依止大魔軍主即自念言世間難摧

 
謂三種毒一者天魔二者惡龍三者得定五
通仙人我今魔宮已被破壞惟龍境界牢固
光明照耀海中威力自在眷屬圍遶不可思
議龍旣屬魔其餘兵衆悉皆統領今當爲[][]
約勑速徃壞彼瞿曇魔波旬言善哉善哉智
慧軍主汝可疾去到彼龍宮如是切勒早與
瞿曇共相闘戰時戒依止大魔軍主辤王畢
已即自舉手普告無量百千軍衆唱如是言
汝等宜應速整衣鉀我今欲徃彼龍王宮令
諸惡龍興發毒風害瞿曇命使令破碎如是

 
說已一切軍衆悉不能動其戒依止軍衆及
身旣不得前眼中淚出身毛皆竪合掌向魔
波旬說言我等今者不能得去沙門瞿曇姧
僞多幻知我等家繫縛於我令我身內一切
火然焦沸熱惱猶如湯煑我今如是力不自
在云何復欲假力於他時魔波旬倍更懊惱
憂愁不樂令戒依止具以上事宣告諸龍汝
當爲我壞瞿曇身時諸惡龍將欲飛空而不
能去語戒依止敬奉來命欲徃毀壞適生此
心便不得徃時戒依止即生恐怖作如是念

 
若我今者現魔大力令諸惡龍心生瞋忿以
瞋忿故則能破壞瞿曇之身時魔波旬及戒
依止化龍宮內作諸蚊[
]蠅蛆毒蟲死屍人
糞臭處狼藉充滿其中諸龍見已於自宮室
心不甘樂作是念言是誰化作此惡物也雖
復思念莫知誰爲爾時一切四天下中諸大
龍王及其男女大小眷屬悉生瞋忿即出宮
殿至須彌下佉羅坻山其山平坦於山頂頭
有大聖人先所居住彼山周帀縱廣正等四
萬由旬一切莊嚴純是七寳乃至難陀優波

 
難陀龍王亦與無量百千眷屬捨自住宮徃
佉羅坻大聖人處請求救濟彼龍奮身如須
彌山旣到彼已其身皆小猶如銅筯雖如是
知不能得語各各自說我等欲徃而不能動
即大憂愁瞋忿停坐爾時復有娑伽羅龍王
亦與無量億那由他百千眷屬如是伊羅鉢
龍王如是善住龍王如是德叉迦龍王如是
阿那婆達多龍王如是目眞隣陀龍王如是
海德龍王如是婆婁那龍王如是大德龍王
如是那吒達都龍王如是阿鉢羅邏龍王如 

 
是山德龍王如是牛頭龍王如是阿藍浮龍
王如是伊羅鉢多龍王如是鬱車加臂龍王
如是婆羅那那龍王如是斯羅摩羅龍王如
是迦迦吒行龍王如是稽羅綺龍王如是水
行龍王如是安闍那致殊龍王如是迦那迦
賓闍那龍王如是奢俱奢伏綺龍王乃至閉
眼龍王乃至白象腋龍王乃至天利龍王乃
至天婆婆遮羅龍王乃至天迦龍王乃至伊
羅口龍王乃至天眼赤龍王乃至端正龍王
乃至光行龍王乃至此間閻浮提地八十六

 
千諸大龍王時彼一切一一龍王各有無量
百千眷屬悉皆來詣此聖人處請求救濟如
是乃至八十四萬諸海洲中一一海洲則有
無量億那由他百千諸龍各捨宮宅爲救濟
故來佉羅坻大聖人處如是鬱單羅拘盧洲
中鼻擔比龍王大遍龍王彼二龍王各與無
量億那由他百千諸龍眷屬圍遶請求救濟
故來到此聖人住處如是弗婆毗提洲中蘇
摩婁叉龍王婆斯目叉龍王彼二龍王亦與
無量億那由他百千諸龍眷屬圍遶悉來到
 

 
此求於救濟如是瞿耶尼洲中曷賴多那龍
王瞿波羅婆龍王彼二龍王亦與無量億那
[
]他百千諸龍眷屬圍遶前後隨從爲求救[]
濟故來到此大聖人處爾時復有此四天下
八萬四千一切洲中所有諸龍[]生胎生濕
生化生如是諸龍所在生處龍婦龍男龍女
龍子爲救濟故一切悉來此大聖人牟尼處

所到已一切皆得小身譬如銅筯彼龍瞋忿
各作是念我等本身如須彌山今者云何如
是細小時魔波旬見於諸龍皆來入此牟尼

 
處所悉受小身見已波旬心中懊惱亦生瞋
忿怖畏不安語其衆軍及眷屬言汝等看此
一切諸龍以我力故變其宮殿化作一切蚊

[]毒蠅及餘臭惡種種糞穢皆捨自家來詣
大山聖人處所悉失勢力無復自在不能毀
壞沙門瞿曇時戒依止大魔軍主白波旬言
大王莫愁願聽我語如是諸龍受此身者非
是沙門瞿曇所化龍自集會一處戲笑作於
是身望得方便害彼釋子魔波旬言如是者
善汝可速去聽問彼龍說何語言作何方便

 
可得令彼沙門瞿曇破壞離散若得碎者我
境界勝龍宮亦全時戒依止大魔軍主前後
導從百千萬衆欲徃彼山發於自家乗空而
進爾時世尊宣揚過去一切諸願通達顯示
究竟無餘一切聖人現在世者一切牟尼處
所作證一切衆生教化畢了一切諸佛眷屬
家生奮迅境界皆已示現一切菩薩摩訶薩
衆所得壽命一種無差一切天龍夜叉羅剎
人及非人得見一切諸佛剎土光明遍照種
種莊嚴心皆歡喜十方一切餘佛剎中此剎

 
光明最勝巍巍福德因縁得此殊勝餘佛剎
中一切五通皆來此剎供養禮拜釋迦如來
是時佛神力故此娑婆界及十方佛土一切
衆生入佛身內如是神通諸佛境界三摩提
力彼諸衆生見佛身光出過十方一切諸佛
世界普皆充滿照曜殊特能蔽餘光於自坐
處作如是說釋迦如來不可思議未曾聞見
彼諸菩薩如是說已各以種種華香寳衣袈
裟纓絡種種音樂供養如來供養畢已無量
百千右遶禮拜悉皆退坐時此大衆一切天 

 
龍夜叉羅剎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
伽鳩槃茶薜荔多毗舍遮富單那迦吒富單
那乃至一切人及非人亦設種種供養如前
作禮右遶畢皆退坐如是聽法時戒依止大
魔軍主將領眷屬在於閻浮地上遊行爾時
如來在衆中坐示現常身安然不動大魔軍
主見已念言沙門瞿曇示現大身今復本形
在摩伽陀國端坐不異或能見我大魔軍衆
怖畏失力無復神通彼戒依止大魔軍[
][]
作是念沙門瞿曇多諸巧慧或能於我欲生

 
惡心我今先當到瞿曇所看彼道術方便因
縁試共談論觀其詐僞時戒依止大魔軍主
眷屬圍遶前至佛所對如來立而說偈言
未能度脫於自身 生死海中得出離
何以誑他衆生類 云我安汝置涅槃
爾時如來答戒依止大魔軍主而說偈言
我久超度流轉海 更不生於諸有中
慈悲愍念諸羣生 是故說於出要道
汝於徃昔無數劫 已發最勝菩提心
值遇然燈佛世尊 修行布施及持戒

 
如是過去億千佛 悉已恭敬曾供養
當得於此清淨乗 我今決定授汝記
未來成佛還如我 云何乃說誑衆生
我今施汝智慧眼 可念前生行本末
時戒依止魔軍主 即得宿命識徃身
頭陀苦節習於禪
  業果福德皆明了
時戒依止大魔軍主聞此偈已念彼過去福
德因縁對於如來五體布地眼中淚出長跪
合掌作如是言如來世尊我大懊悔我大慚
愧如大癡人如迷如醉如著鬼癲我念過去

 
經一阿僧祇劫大精進力發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心行六波羅蜜修習聖道作諸福德
值佛現在種種供養聽受妙法發弘誓願乃
至迦葉如來法中有一比丘說聲聞法有大
乗人說菩薩法我於爾時心錯口惡謗此說
人言是魔語或魔眷屬大乗人邊說小乗過
如是惡口說因縁故我於彼中迦葉如來不
授我記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彼惡口
罪業因縁我於彼死魔界中生受是身來已
經五十七億千歲世尊我寧更歷六百千年

 
受地獄苦終不一念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心何況退於四梵行念第一第二如是懴
悔乃至第三如是懴悔并餘眷屬亦復如是
又過去世流轉際中如是當來於生死海及
在地獄終不暫退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佛言軍主善哉善哉善男子若復有人然於
大燈如須彌山并七寳物於無量世供養諸
佛是福德聚不如有人至心慈悲發菩提心
何以故發是心者乃至供養十方諸佛彼過
去福此最爲勝汝善男子今盡此罪更莫餘

 
念生死五隂一切有中得導師身爾時戒依
止菩薩摩訶薩即於坐處得法順忍從座而
起頭面作禮遶佛三帀即脫身上無價寳衣
眞珠瓔珞供養如來設布施已說偈問言
菩薩云何修諸法  達了一切悉皆空
觀察世間如水泡
  能盡諸有無明縛
一切惡見性非實  得勝無生順忍心
常於菩提道中行  能令衆生得解脫
爾時世尊答戒依止而說偈言
不動如山四種心  智慧之人乃能有

 
無量億劫受諸苦 
爲愍一切諸衆生
佛說禁戒堅固持  乃至不破如一點
一切三世佛正法  具足圓滿悉能行
爾時八萬四千魔軍及戒依止菩薩眷屬聞
戒依止得授記已心大歡喜即於佛前至心
悔過一切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此
菩提心名爲三昧順菩提心得此心已歡喜
踊躍各各脫衣以用布施布施已坐爾時波
旬見其軍主并及眷屬已歸依佛心生瞋忿
苦惱不安更大怖畏作如是言我今得出沙

 
門腹中復失眷屬未知幾人於此得出作佛
弟子有幾人在速閉城門莫放一人令其出
外自魔境界安隱住止爾時世尊更爲彼魔
大衆眷屬說三種梵行所謂衆生攀縁法攀
縁離攀縁如虚空眼品中說爾時一切諸天
龍王悉皆集會佉羅坻山牟尼聖人處所中
住彼一切龍各見自形小如銅筯欲動不能
遊行絶望思念奮體懊惱細身宛轉彼中不
得自在怖畏毛竪一切相與向難陀跋難陀
王邊禮拜作如是言大王我龍國土今者所 

 
有蚊[
]螥蠅毒虫糞穢種種不淨皆是瞿曇
之所爲也是故我等皆捨宮宅來到此間求
覓救濟又不能得離於小身及以怖畏若能
歸依佛世尊者可得免脫是時難陀跋難陀

龍王作如是言沙門瞿曇多諸方便種種幻
術能內一切娑婆佛剎安置身中於我龍家

亦復化作一切諸惡令我怖畏來此求救今
者沙門自失勢力無復方便神通道術身今
如本坐舊座中豈能救我如是小身旣造此
獄安置於我皆不得去何能救濟[]無怖畏[]

 
一切諸龍繫屬波旬欲界自在惟有魔力今
可禮拜求出此難各各還家安隱而住爾時
伊羅婆龍王復作是言汝等諸龍莫生懊惱
何以故沙門瞿曇已能降伏魔之眷屬群臣
人民作於弟子惟魔王在喪失本心及其神
力云何當能救濟汝等時諸龍王聞伊羅婆
如是說已或有禮拜四天王者或有禮拜帝
釋天者或有禮拜須夜摩天或有禮拜那兠
率陀或有禮拜化樂天者或有禮拜他化自
在或有禮拜大梵天者爾時娑伽羅龍王復
 

 
語一切諸龍王言汝等不見彼諸天王人及
非人聖賢雜類禮拜供養沙門瞿曇而歸依
耶爾時諸龍即復歸依其餘仙聖時彼山頂
有六聖人第一名蘇尸摩第二名那籌第三
名[
收牧?]阿收求多第四名毗梨呵第五名婆揭蒲
第六名殊致阿羅娑彼一切龍或有歸於蘇
尸摩邊禮拜者或有歸依於那籌者或有禮
拜阿收求多或有禮拜毗梨呵者或有歸依
婆揭蒲者或有歸依殊致羅娑彼一切龍皆
悉歸命此六聖人請求救濟是六聖人得五

 
神通悉各在於雪山邊住彼五聖人皆在殊
致羅娑菩薩摩訶薩大聖人所聽於正法時
殊致羅娑菩薩亦以種種無量言辭讃歎釋
迦如來神德時五聖人悉聞一切龍王哭聲
求乞救濟聞已即起白殊致羅娑菩薩摩訶
薩言大德頗聞彼龍啼哭號咷求救聲不答
言已聞大士今聖人處一切諸龍大懊惱心
我等聞知尚欲徃救況大德乎惟願慈悲徃
至彼所救一切龍與其解脫時殊致羅娑大
聖人言汝等可徃我未及去所以者何此中 

 
大天龍王夜叉百千萬衆今對我坐問離障
礙四梵行法彼心歡喜聽我所說時五聖人
禮彼殊致羅娑大士三帀遶已以神通力飛
騰虚空到佉羅坻大山頂頭牟尼聖人處所
爾時彼處一切龍王見五聖人心生歡喜恭
敬禮拜作如是言汝等大仙福德之人智慧
方便一切莊嚴於苦惱中已到彼岸願救濟
我出惡獄中令得解脫彼五聖人如是答言
我等不能救濟汝等所以者何現今雪山有
大菩薩名殊致羅娑諸聖人中最大智慧大

 
解方便彼菩薩能與汝解脫汝可一心求哀
勸請諸龍聞已如是異身同共合掌遙向殊
致羅娑聖人恭敬禮拜皆唱是言大德聖人
願救濟我願憐愍我爾時殊致羅娑菩薩摩
訶薩聞彼龍王唱救濟聲即與大天緊那羅
等夜叉羅剎百千萬人前後圍遶以神通力
發於雪山乗空而徃到佉羅坻山頂時諸龍
王見彼聖人各各恭敬合掌禮拜一心同聲
作如是言大仙聖人願救濟我於此獄中與
我解脫令我自身及以眷屬安隱還家離諸 

 
苦惱爾時殊致羅娑菩薩善解方便知世因
縁欲爲諸龍說星宿法星宿法者各有度數
和合時節合時則易不合則難時節未合不
得解脫諦聽次第我當爲汝分別解說今此
月者名奢婆拏星宿名爲富那婆藪富那婆
藪屬此五月此月復繫屬於日天汝諸龍王
與此生辰時未和合爾時娑伽羅龍王白殊
致羅娑菩薩言大士是星宿者本誰所說誰
作大星誰作小星誰作日月何日之中何星
在先於虚空中復誰安置三十日月十二月

 
年云何爲時繫屬何處姓何字誰何善何惡
何食何施若爲是晝若爲是夜日月星宿復
若爲行何者名爲月初一日何者滿月若爲
時節若爲行度一一各幾復若爲停幾許時
行何者是輕何者是重何者是合何者非合
云何力多云何力少云何名爲日前後行上
行幾影下行幾影影有幾步名曰爲轉初轉
云何月北月南云何次第大士汝於諸聖第
一最尊願愍我龍具足解說我等聞已脫苦
奉行爾時殊致羅娑菩薩告諸龍言大王過 

 
去世時此賢劫初有一大城名曰瞻波彼中
人民和合熾盛有一天子名大三摩名端正
少雙才智聦明正法行化常樂寂靜不著世
榮爲諸人民之所宗仰恭敬禮拜而侍衛之
彼三摩多清淨慈悲愍念衆生猶如赤子不
樂愛染常自潔身王有夫人多貪色欲王旣
不幸無處遂心曾於一時遊戲園苑獨在林
下止息自娛見驢命群根相出現欲心發動
脫衣就之驢見即交遂成胎藏月滿生子頭
耳口眼悉皆似驢惟身類人而復麤澀[
]

 
被體與畜無殊夫人見之心驚怖畏即便委
棄投於屏中以福力故處空不墜時有羅剎
婦名曰驢神見兒不汙念言福子遂於空中
接取洗持將徃雪山乳哺畜養猶如己子等
無有異及至長成教服仙藥與天童子日夜
共遊復有大天亦來愛護此兒飲食甘果藥
草身體轉異福德莊嚴大光照耀如是天衆
同共稱美號爲佉盧虱吒大仙聖人以是因
縁彼雪山中并及餘處悉皆化生種種好華
種種好果種種好藥種種好香種種清流種 

 
種和鳥在所行住並皆豐盈以此藥果資益
因縁其餘形容麤相悉轉身體端正惟脣似
驢是故名爲驢脣仙人是驢仙人學於聖法
經六萬年翹於一脚日夜不下無有勌心天
見大仙如是苦行時諸梵衆及帝釋天并餘
上方欲色界等和合悉來禮拜供養乃至龍
衆修羅夜叉一切雲集所有仙聖修梵行人
皆來到此驢聖人邊種種供奉讃歎稱揚如
是苦行生來未覩設供養已合掌問言大仙
聖人欲求何等惟願爲我諸天說之若我力

 
能即當相與終不悋惜爾時驢脣聞是語已
內心慶幸答諸天言必能稱我情所求者今
當略說我念宿命過去劫時見虚空中有諸
列宿日月五星晝夜運行各守常度爲於天
下而作照明我欲了知分別識解愍暗瞑故
不憚劬勞此賢劫初無如是事汝等一切諸
天龍神憐我故來願說星辰日月法用猶如
過去置立安施造作便宜善惡好醜如我所
願具足說之一切天言大德仙人此事甚深
非我境界若爲憐愍一切衆生如過去時願 
速自說
大乗大方等日藏經卷第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