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大乗大方等日藏經卷第五
      隋天竺三藏那連提耶舍譯


定品第四
爾時世尊告四使菩薩及其眷屬諸菩薩等
善男子汝若樂住此娑婆界者各各隨意入
所修學自福德善根三昧陀羅尼三摩提三
摩跋提時四菩薩及其眷屬即便各各隨意
入定入禪定已身出光明有菩薩光如大炬
火有菩薩光乃至如百千萬日月光者爾時
大德憍陳如承佛神力作如是念我今欲問
 
如來一義如來因是或當分別廣說如是四
陀羅尼文字及義如來若說此娑婆界十方
之衆若得聞者壞疑網心於一切法得大光
明速得四果未得須陀洹果速得須陀洹未
得斯陀含得斯陀含未得阿那含得阿那含
未得阿羅漢得阿羅漢過三惡道得人天身

一切悉行純善之法作是念已即從座起合
掌向佛默然而住爾時佛告阿若憍陳如汝
將不欲問我義耶憍陳如白佛言如是世尊
我實欲問願佛聽許如我意說佛告憍陳如

 
隨汝意問我當廣說令汝心喜一切天人聞
此語已皆生歡喜爾時憍陳如白佛言世尊
如佛經中說有二種所謂愛及富伽羅行於
生死云何名愛云何名富伽羅何故如來說
此二種行於生死佛告憍陳如善哉善哉快
發斯問憍陳如汝爲憐愍一切衆生故作是
問欲與一切衆生樂故作如是問如是問者
是知時問憍陳如至心諦聽我今當說憍陳
如言如是如是如佛所說我當受持爾時世
尊告憍陳如愛有三種所謂欲愛色愛無色

 
愛復有三種所謂有愛離有愛法愛憍陳如
何者欲愛欲名放逸放逸因縁則生貪觸以
觸因縁則生樂想如是等法衆生樂著欲心
發動如火所燒欲因縁故樂造十惡捨離十
善以是因縁墮於地獄畜生餓鬼生貧窮夜
叉中欲因縁故於生死中受五隂身具種種
苦雖受是苦不生怖畏心無慙愧不樂修善
於流轉中難得人身設得人身以欲因縁身
口不淨造作無量諸重惡業乃至五無間業
以是因縁復於生死三惡道中受大重苦一 

 
切受苦皆因欲心欲集因縁猶如糞豬被於
繫縛趣三惡道受諸苦惱是故如來爲斷貪
欲宣說正法呵責欲法若有衆生得聞如是
呵責欲已能如實觀諸欲不淨如毒生果如
大火聚如滿瓨毒藥如滿瓶糞如利刀如賊
如旃陀羅伽絺那如熱鐵丸如大雹雨如惡
毗嵐婆風如惡毒蛇如惡野澤如羅剎洲如
跋陀伽都如種種糞掃聚如尸陀林是人如
是知欲過患於欲事中生大怖畏身大戰動
愛法樂法學法欲剃除鬚髮身被法服求於

 
正法求法自在於正法中生清淨心於法道
中行法救濟如是樂者彼人臨終獲得正念
以念法故樂法氣味故念法果報故見十方
佛在大衆中宣說法要教化衆生旣聞法已
得歡喜心心歡喜故數數得見諸佛色身是
人死已離三惡道生有佛剎常與善人遊止
共俱能行布施忍辱精進樂於禪定修習五
通樂涅槃道大慈悲心教化衆生能得諸佛
瓔珞莊嚴功德之身過去所有煩惱及習悉
皆盡滅彼諸衆生得如是莊嚴身心譬如香 

 
篋盛種種衣服皆香而彼香華不失稱兩不
損其色如是憍陳如若有衆生樂法因縁臨
命終時得見諸佛見佛因縁得歡喜心心歡
喜故生有佛剎共善衆生同其事業亦復如
是自增善根得種種瓔珞莊嚴身心不久得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覺而彼善不減是故
憍陳如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見自利益見他
利益見彼此利益常應親近善友學善友法
常聞善友呵責欲法種種過患如是聞已乃
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道憍陳如所言

 
善友者謂諸佛菩薩辟支佛阿羅漢又善友
者即我身是何以故我今出世憐愍衆生欲
爲斷除一切苦惱能說諸欲一切過患是故
大衆應受我語我不妄語常眞實語非無義
語非麤惡語慈悲心語我今當說諸欲罪過
汝等應當一心受持旣受持已於三惡道速
得解脫乃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爾時
一切娑婆世界三千大千一切大集諸來衆
等同發聲言惟願如來宣說欲過我等聞已
如佛所說至心受持佛言憍陳如諦聽諦聽 

 
四種因縁衆生生欲何者爲四色貪長短赤
白等貪觸貪樂貪樂歌舞種種莊嚴瓔珞服
飾等貪何者色貪色名四大和合生生滅不
住無我無衆生如是四大無我無衆生一切
凡夫無明顚倒橫於色中而生覺觀此是男
此是女此好此惡此可樂此不可樂欲火入
心猶如鬼著男見女身執相取著長短黑白
以是因縁未生欲能令生已生欲能令增長
是人如是念欲轉多常不捨離一切善根悉
皆減少不復愛樂諸善知識不能善護身口

 
意業與一切罪而共和合不見一切諸欲過
患以不見故命終即入三惡道中或在地獄
或在畜生或在餓鬼於彼惡道無量世中受
諸大苦皆由貪欲貪欲因縁令欲增長諸有
智者觀察女色念不淨想不念女身所有髮
毛皮肉筋血但念白骨專心不捨如女人身
男子身亦如是如見近身遠身亦如是如他
身自身亦如是但念白骨不念髮毛皮肉筋
血如是念已數數思惟心常信念不忘失者
此名心順行道初斷欲法門是人復念彼骨 

 
中心三摩跋提住於眉間如棗許處如是念
已數數思惟心住不失彼人爾時心得寂靜
氣息不出不入不見惡相不見惡事不樂不
念乃至不縁一法是則名爲奢摩他名心寂
靜此名煩惱順行道第二斷欲法門云何身
寂靜是人如是念故能令身中出入息定不
入不出彼智慧人波羅娑佛陀身心樂寂滅
如是念故心速順奢摩他此名第三寂滅攀
縁斷煩惱道法門是人復念頭骨頂中如一
小棗處如是數數念已見彼中空如是數數

 
念空見彼頂骨如一沙塵如是第二第三見
骨末依此法用一切頭骨皆如塵末見彼骨
末爲風所吹如是見一切身骨皆悉如末爲
風所吹如是不見身骨乃至見虚空彼中身
心波囉娑三跋帝此名第四順奢摩他寂滅
攀縁斷煩惱道法門爾時長老阿若憍陳如

白佛言世尊虚空相者是有爲相不佛言如
是善男子虚空之相是有爲相時憍陳如復

白佛言世尊若虚空相是有爲者爲是自相
爲他相耶佛言憍陳如若能觀察一切法界
 

 
及有爲界是名自相何以故若能觀察色寂
靜者當知彼人能見如來所以者何若人觀
骨見骨如末爲風所吹見是事已能深觀察
色之實性是人爾時見一切色悉皆空寂乃
至不見一切諸相惟見虚空但念虚空於彼
虚空數數修習見十方色一切皆空如淨瑠
璃於中復見無量諸佛乃至十方亦復如是
見佛身已又見如來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乃
至十方悉見諸佛色身具足光照團圓如尼
俱陀樹彼人過去若曾習學涅槃之道有善

 
根者即作是念我當問佛如是虚空誰之所
造久近當滅作是念已即便問佛爾時如來
即爲宣說夫虚空者但有名字無有作者當
何所滅言虚空者無有覺觀無物無數無有
相貌無出無滅一切法相亦不可得能想所
想亦皆是無了知是已於諸想縛悉皆解脫
即便獲得阿那含果能斷一切貪欲之心惟
有色愛無色愛結及於掉慢諸無明在彼人
爾時見佛身已作如是念我今當知如來身
相長短廣狹作是念已見所在處十方空中 

 
悉有如來彼人爾時欲得觀少即便見少欲
得觀多隨意見多無量無邊亦復如是復次
彼人更作是念如是諸佛從何所來復作是
念如是如來無所從來去無所至彼人爾時
不見諸佛有去來已又作是念三界受身心
但虚假以是因縁我隨覺觀欲多見多欲少
見少諸佛如來即是我心何以故自心作佛
自心見故心即我身身即虚空我因覺觀故
見無量無邊諸佛我以覺心見佛知佛非心
心知非心心見見心相者則不可斷我觀法

 
界性無牢實隨念生故是故一切所有性相
及心覺觀即是虚空虚空之性亦復非有若
能如是見彼空者已於過去發菩提心彼人
修習三昧因縁即得諸佛現其前住是人若
發求聲聞心即得一切無相三昧旣修習已
復得無著清淨智心遠離無明亦復獲得隨
順空忍不久得於四果眞證彼人若見空即
是空爾時即得身心寂靜得寂靜已是則名
爲空解脫門入是門已欲得取於阿羅漢果
則爲不難此名第五修習寂滅諸攀縁斷煩 

 
惱道眞實法門爾時世尊說此法已彼大衆
中有九十九百千萬億諸天及人得奢摩他
順忍八萬四千人得空順忍如是六萬天人
得空三摩提解脫法門二萬衆生皆得諸佛
現在三昧無量衆生得須陀洹果八十四百
千比丘得無漏道爾時佛告憍陳如言若復
有人自觀頭骨心若不停及不樂者是未調
伏旣未調伏亦復不能得於解脫彼人爾時
應當更詣屍陀林所觀察死人或見青瘀胮
脹血塗或見膿流處處淹漬皮肉爛潰筋脉

 
相交禽獸徃來爭共唼食或見白骨其色如
珂髏頷差移手足分散見是相已當熟察心
樂住何處知已即觀常念不捨一切外色敗
壞若斯自揆我身亦應如是始從青瘀臭處
腥臊終至白骨支離消散心常專念勿使他
縁若住若行若坐若卧勤修觀行滑利流通
晝夜相續不令馳散閉目開目琩洃孺從
少至多內外洞徹如是展轉乃至山河草木
叢林人畜等物皆作骨相亦復如是於四威
儀常見自身骨具等事未曾捨離如是心住 

 
不動如山於一縁中常定無亂不淨念等悉
具足滿彼人爾時於此身中作是觀已乃至
命終不起染心於現在時能離貪欲他世未
能此人若得順虚空陀羅尼即能觀骨作離
散相如是念已四方俱時皆令風起吹此骨
身皆悉磨散使如微塵如是自身風因縁故
皆作塵已一切諸色一切大地亦各以風因
縁力故散如微塵如是作已身及萬物悉皆
隨風塵飛消散都無所見猶如虚空離諸言
說如是觀已得虚空相見一切物如青瑠璃

 
數數修習如是等念令不馳散如是觀已復
觀虚空作於黃色係心憶想亦令成就無分
散意如是觀已復觀赤色想念赤色觀赤色
已復作白色想念白色觀白色已復觀紫色
紫色成已觀玻瓈色於虚空中作如是念如
是萬法色及地等一切諸物皆見青色及玻
瓈色令不馳散作是觀已次作水想亦見青
色及玻瓈等一切諸色皆見於水更無餘想
惟見大地如四指許餘皆爲水彼人見是四
指地已便無增減復作是念我於今者當以 

 
足指動此大地使令動轉隨意久近若欲令
於少分動者即隨所念如是動已乃至能令
諸山大地大海江河一切隨動出大音聲其
聲遠徹聞於餘方復觀諸水有種種色或優
鉢羅華拘物頭華鉢頭摩華分陀利華如是
種種一切諸華皆隨念見復觀虚空皆作地
想於其地上行住坐卧俯仰屈伸復觀一切
土石諸山作種種色事形細輭如兠羅綿於
其山上迴轉去來經行宴坐彼人爾時作如
是等諸外觀已悉皆放捨還更攝念復自觀

 
身作輕微想更增修習令其成就如兠羅綿
隨風飄散作是觀已於虚空中行住坐卧是
人復入火光三昧身現種種妙色光明青黃
赤白及玻瓈色又復遊入燄摩迦定於身上
下互出水火乃至地中現於出没如鳥處空
無諸障礙日月威力有大光明能以手摩不
生驚畏又復身上到於梵天作如是等現神
變已復隨所樂作如是念於其身內或青或
黃或赤或白或復現紫及以玻瓈復作是念
我當云何得見諸佛隨其方所皆悉覩見彼 

 
人爾時若欲見小隨念即見若欲見大亦隨
念見乃至[]塞遍滿虚空復作是念是等諸
佛無所從來去無所至惟我心作於三界中
是身因縁惟是心作我隨覺觀欲多見多欲
少見少諸佛如來即是我心何以故隨心見
故心即我身即是虚空我因覺觀見無量佛
我以覺心見佛知佛心不見心心不知心我
觀法界性無牢固一切諸法皆從覺觀因縁

而生是故法性即是虚空虚空之性亦復是
空我因是心見種種色青黃赤白一切雜色

 
及以虚空種種示現作神變已所見如風無
有眞實但妄想心依止於色是則名爲共凡
夫人順四諦陀羅尼佛言憍陳如何者名爲
不共凡夫四諦順陀羅尼若有人能作如是
念此虚空者不可捉持無有覺觀不可宣說
心亦如是猶如虚空不可捉持不可宣說如
是二種皆悉虚妄憂愁惱亂猶如火燒虚誑
闘諍我今捨離是空色等一切諸念亂想覺
觀如是捨諸虚空色等虚妄覺觀一切心已
心不復生離諸念故心得寂滅得寂滅已更 

 
不復生何以故心縁滅故是心便滅身心釋
悅悉皆捨離以捨離故身得安隱捨覺觀故
口離語言心安一縁修習滅定是人爾時一
日一夜入於如是寂滅三昧如意自在經無
量億百千萬歲於是三昧堪忍不散從滅定
起捨有漏法及其壽命入於涅槃此名無漏
不共凡夫四諦順陀羅尼第一解脫門佛復
告憍陳如云何名爲共凡夫人四諦順陀羅
尼若有人能作如是念我隨覺觀觀如是色
觀如是我我心即色色即我心若我遠離一

 
切色相觀虚空相是人初時修虚空相即入
無量空處三昧此則名爲共凡夫人順四諦
陀羅尼義若有人能作如是念色即是空我

以此色因縁空故得見虚空何者境界是虚
空相虚空之性名無障礙是風住處如是風
者是四大相我色亦爾是四大攝此二法者
無有差別心亦如是猶如虚空復作是念此
四大者以何爲體一切諸法性自空寂自他
等性亦皆空寂夫虚空者即無所有不生不
滅無處無家作是觀時繫念諸佛旣繫念已
 

 
見虚空中有無量佛一心念已得阿那含果
此則名爲不共凡夫四諦順陀羅尼第二解
脫門復次行者作如是念何者境界是虚空
相復何因縁名爲我相行者自念言虚空者
即是我也即是淨我即是我心我者無色如
空無邊我亦如是此則名爲共凡夫人如實
陀羅尼若有能觀一切法空無我我所言空
處者即是無我色亦無我若觀如來即是我
也我見佛已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
果乃至一切有漏法盡得阿羅漢果此則名

 
爲不共凡夫四諦順陀羅尼第三解脫門復
次行者若觀於我清淨不濁即是空處空即
我心若能永斷一切煩惱即是淨心若能修
習八直正道是名淨心作如是學即能獲得
須陀洹果乃至證得阿羅漢果此則名爲不
共凡夫四諦順陀羅尼第四解脫門復次行
者若有欲觀於色相者即分別相分別相者
即是瞋相瞋恚相者即生死相我今爲斷生
死相故觀心相空此則名爲共凡夫人四諦
順陀羅尼行者若觀於我即是寂靜我今亦 

 
未斷於覺觀若觀於我及我我所如觀虚空
我我所者即是苦也苦所從生即名爲集如
是苦集是可斷法是名爲滅觀苦集滅是名
爲道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乃至
獲得阿羅漢果此則名爲不共凡夫四諦順
陀羅尼第五解脫門復次行者作如是念何

以故我今已觀此虚空相夫虚空者即是於
我我若遠離虚空觀者次觀識處如虚空觀
識觀亦爾如虚空處無量無邊識亦如是無
量無邊此則名爲共凡夫人四諦順陀羅尼

 
行者若念識名爲想亦名覺觀識即是苦知
苦所從名之爲集苦集可斷是名爲滅觀苦
集滅是名爲道得須陀洹果斯陀含阿那含
阿羅漢果此則名爲不共凡夫四諦順陀羅
尼第六解脫門復次行者若觀識處即是覺
觀如刺入身如瘡如病如我前時遠離空處
離空處已亦離識處離識處已修無想處是
人爾時得無想已不縁一法即得住於無想
三摩跋提此則名爲共凡夫人三摩跋提若
觀識處即是瘡痍苦惱之法如病如癰如我 

 
遠離觀於識相次觀無想言無想者即是無
我無我我所想念清淨大般涅槃作是觀時
即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乃至得
於阿羅漢果此則名爲不共凡夫四諦順陀
羅尼第七解脫門復次行者若有能觀無想
處者即是細想如我遠離是無想處觀非有
想非無想處亦復如是此則名爲共凡夫人
如實陀羅尼若觀非想非非想處即是大苦
是處可斷可得解脫作是觀時彼人即得須
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乃至得於阿羅

 
漢果此則名爲不共凡夫四諦順陀羅尼第
八解脫門憍陳如此陀羅尼有如是等不可
思議種種利益又能除斷一切欲貪一切色
貪一切非色貪離凡夫位得聖人法永斷一
切三惡道因於當來世不更受於地獄畜生
及以餓鬼是名四諦順陀羅尼汝今當知此
即是彼瞻波迦華色如來所遣日行藏菩薩
所賷持欲我今在此說大集經是故彼佛送
此欲來此陀羅尼能斷一切諸結煩惱又能
永盡一切結恨諸增上慢及我慢等一切妬 

 
嫉能却世間一切家業一切戲笑能斷一切
我見一切疑見及婆羅多觸能斷一切常見
斷見壽命見逋沙見富伽羅見作見知見一
切色見乃至觸見一切生見一切四大見能
斷如是一切諸見能知一切五隂十二入十
八界等能令受者得涅槃樂能壞衆魔調伏
惡龍能令一切諸天及諸夜叉皆生歡喜能
怖阿修羅及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能壞
一切惡邪外道能悅一切剎利婆羅門毗舍
首陀羅能令一切多貪婦人念於少欲能令

 
多聞人心生歡喜能令坐禪人樂阿蘭若能
療一切諸惡重病能却一切闘諍饑饉疾疫
凶衰及諸橫死能除外賊惡風惡雨惡水暴
河非時寒熱種種苦辛麤澀惡未能光法母
建立法幢紹三寳種使不斷絶又能安慰生
死流轉恐怖衆生令其快樂能生盡智證無
生智能裂無明破諸闇聚能捨苦擔入於涅
槃佛說此四諦順陀羅尼忍時無量無邊阿
僧祇衆諸天及人遠塵離垢於諸法中得法
眼淨九十六億那由他衆生捨諸煩惱心得 

 
解脫八十億百千那由他衆生得此四諦順
陀羅尼無量無數阿僧祇衆生發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心亦復得於不退轉道四萬二
千衆生得無生法忍一切天龍夜叉羅剎阿
修羅迦樓羅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薜荔
多鳩槃茶毗舍遮人非人等皆悉讃言善哉
善哉無上世尊言音微妙不可思議最勝難
量不可稱說無慧眼者爲出智光苦擔衆生
能爲除却於流轉海作大船栰如是善巧無
礙智說誰有聞者不樂發於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心爾時長老阿若憍陳如白佛言世
尊云何名爲日眼蓮華陀羅尼如日行藏菩
薩摩訶薩之所宣說智者受持讀誦書寫得
大利益於三界獄不生樂想得無相三摩提
解脫門得無所有處三昧得雙頭滅結若有
聞者能薄煩惱七返常受人天之身於人天
中能得聖道不爲貪欲之所染汙諸天世人
常所恭敬佛告憍陳如諦聽諦受精勤用心
莫生疲懈汝所問此日眼蓮華陀羅尼者非
是一切聲聞辟支佛心行境界何以故此陀 

 
羅尼乃至清淨十八不共佛法力生憍陳如
若我今於百千萬劫說此日眼蓮華陀羅尼
終不可盡亦令聞者一切天人心生迷悶此
陀羅尼惟佛能說惟佛能聽何以故此陀羅
尼有無量義難知難覺如日眼蓮華陀羅尼
自餘三方無盡根陀羅尼智依止陀羅尼惡
睡眠衆生陀羅尼亦復如是憍陳如白佛言
世尊惟願說彼南方山王如來香象菩薩所
送空順陀羅尼佛言如是如是至心諦聽當
爲汝說憍陳如若有衆生觸欲因縁惛醉迷

 
亂不知解脫醒覺之處流轉生死於無量劫
在三惡道受諸苦惱不可堪忍菩薩摩訶薩
大慈悲心見諸衆生受如是等無量苦惱起
大精進修行諸道修行道已得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說出
苦道若有衆生能至心聽如說順行即得脫
苦得須陀洹果乃至阿羅漢果佛告阿若憍
陳如云何觸欲若有衆生和合欲事因和合
故則生於觸因觸生樂因樂生苦苦因縁故
生死苦惱從是而生憍陳如如四毒蛇以四 

 
因縁能害衆生所謂見毒噓毒囓毒觸毒如
是一切念欲衆生亦復如是有見因縁有聞
因縁有念因縁有觸因縁以是四縁令諸衆
生遠離一切諸善根本於生死中受大苦惱
佛告憍陳如云何名爲觸欲解脫若彼行者
作如是念以何方便得離觸欲復作是念若
我能觀骨鏁遠離貪欲是則名爲最勝方便
作是思惟色者即是四大所造四大所造即
是無常性無牢固破壞離散皮肉髮爪膿血
筋骨智者終不於是身中生淨好相作是觀

 
已若晝若夜悉見一切十方清淨猶如珂貝
見是事已即時獲得一切世間不可樂想如
是行者復作是念我此生死煩惱鼓作我於
此想若樂修者則能斷除一切煩惱生老病
死如是行者於一切骨正覺觀已一心正念
不失不動此名奢摩他如是次第正觀頭骨
乃至足骨一心正念不失不動此名毗婆舍
那復作是念以何方便得破生死作是思惟
觀於口鼻和合入出風方便故破生死鼓如
是行者自觀身骨猶如碎末爲風所吹於自 

 
身中骨想皆盡不見身相如是觀時遠離身
相生於空相不見內法此則名爲第一空門
復次行者於自身中復更思惟一切外色風
力所壞作是觀已於此內外一切諸色不念
不見此則名爲第二空門復次行者作如是
念我今不見一切內外諸色相貌皆是空力
我今定知一切諸法無有去相無有來相作
是觀時一切覺觀悉皆永斷此則名爲第三
空門復次行者作如是念識爲大罪復觀是
識知是一切覺觀因縁我當速離心意識行

 
何以故若有集法當知定滅一切有法體非
眞實一切有法性是寂滅此則名爲第四空
門作是觀時得須陀洹果乃至阿羅漢果或
有獲得法順忍者或有獲得菩提證者復次
行者若觀覺觀是滅相者即得滅定此則名
爲不共凡夫空順陀羅尼是陀羅尼成就無
量一切功德有大力勢能大利益永斷無量
諸大苦惱善能除斷一切欲貪一切色貪乃
至一切想非想貪能捨一切煩惱苦擔此即
是彼山王如來香象菩薩摩訶薩所送以我 

 
說此大集經故彼佛送此陀羅尼欲說此法
時九十二萬百千衆生得須陀洹果六百萬
諸衆生等不生煩惱得無漏道慧心解脫九
十九那由他百千衆生於初學中得此空順
陀羅尼八百萬諸衆生等得辟支佛證智定
心六十六頻婆羅衆生發阿耨多羅[
]藐三[]
菩提心無量衆生亦得住於不退轉道一切
大衆皆讃善哉天雨雜華并散香末爾時憍
陳如復白佛言世尊惟願如來爲我說彼智
德峯王佛遣燄德藏菩薩摩訶薩所送無願

 
順陀羅尼佛言如是如是憍陳如至心諦聽
當爲汝說有諸衆生處在世間愛樂於欲晝
夜貪味不知出道不知出故於流轉身受大
苦惱是人應當觀於無願解脫法門作如是
念欲欲色欲及無色欲觸欲解欲如是等欲
因覺觀生諸行因縁和合故有復次行者更
如是念如是諸行無有作者無有受者因風
造作故有於我身口意行亦復如是因風而
生因是風故身得增長因是風故口得增長
復作是念若身口意因風造者我當碎身令 

 
如微塵如是念已諦自觀察我此身中入出
氣息即同彼風諦觀一切身諸毛孔從風因
縁故有生死復觀一切不淨之物肉血髮爪
因風故成復觀是身命終之時是屍更無風
息入出復作是念我身口行因縁於風若無
風者無身口行是故爾時得空三昧修習增
長因修習故一切有本葉薄花萎乃至漸漸
能斷欲貪及以解欲作是觀已得須陀洹果
乃至阿羅漢果或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心復次行者若心亂時應如是觀彼欲因

 
縁念種種色乃至念天以是心散時彼行者
更如是念若我一切諸生處中欲未斷故此
心更生譬如伐樹不除於根惟却枝榦不除
根故其樹更生愛亦如是愛入未斷能生諸
苦復次行者不念於取一心專修乃至我身
骨鎻雪白色如珂貝悉皆筋連見骨鎻已是
時若眼中見內外色或復見彼一切皆空但
骨鎻連色白如貝不增不減時彼行者如是
念已不失於心此名奢摩他復次行者若如
是學此我頭骨齒骨項骨乃至此是我脚指 

 
骨如是念者坐不得禪何以故以有奢摩他
毗婆舍那兩種念故心不得禪時彼行者攝
念縁中心住不動歡喜快樂速疾得修若獨
念一毗婆舍那心正住者應當速疾念彼骨
鎻專繫思惟此行若明更好觀察骨相成塵
磨滅分散隨逐因縁作是觀者此名毗婆舍
那順忍覺若一切骨離垢色白碎末爲塵與
心和合如是思惟此名生順忍覺若彼行者
觀一切色離垢潔白及骨成塵離我和合心
識去來如是觀者此名無我盡順忍覺若一

 
切色爲識境界眼中來者離垢淨白及以骨
塵作如是念彼不可說不可捉持亦不可停
住如是念者此名奢摩他順忍覺如是行人
得此順忍覺因縁故於三世中現在未來一
切貪欲悉皆除滅及盡三有於三界中脫三
垢縛即得入於三解脫門如是念已得須陀
洹果乃至如是一相念者得阿羅漢果復次
行者觀一切色及以骨鎻猶如珂貝離垢筋
連見骨鎻已時彼行人心定不動若心不動
行住坐卧常繫一縁如是念者名奢摩他調 

 
柔修習時彼行人復更內外觀察於空念內
外空得入三昧觀一切色悉皆青相念此骨
鎻亦作青色見諸骨鎻作青色已時彼行人
復作是念誰作此色及骨鎻青誰造誰安乃
至瑠璃及玻瓈色作此思惟分別想已更如
是念此青色者心因縁見是虚妄見非是實
見如是念已知法從縁精勤修習於諸世間
常爲衆生禮拜供養佛告憍陳如此無願順
陀羅尼義除不樂想及除食中諸顚倒想是
彼智德峯王如來遣燄德藏菩薩摩訶薩所

 
送來欲爾時座中有菩薩摩訶薩名正念智
白佛言世尊若諸聲聞修不淨相及奢摩他
得成相已有何等相佛言善男子若爲破壞
貪欲之結修不淨念繫心眉間自觀己身三
百碎骨如是相出及不淨念於是時中彼行
人身亦熱亦動此名初相得是相已乃至常
觀彼如是相見自己身澀觸等相及以他身
亦復如是名第二相又彼行者修不亂心一
切悉觀亦皆不淨名第三相是人能觀苦集
盡淨名奢摩他行者身中如是相出得於煖
 

 
法如溫乳汁灌注身心此則名爲不動心相
時彼行者若有心中樂如是相當捨念心此
相清淨貪染自除無明汙心智慧斷故行者
如是觀白骨時念此骨相乃至寂滅因縁故
有如是觀察即見一切身中煖出此如是相
名奢摩他得具足滿此則名爲煖相善根行
者爾時縁於過去福德善根今作此修心行
清淨見智如燈內心自知復次行者觀身四
行從於鎻骨乃至微塵洞徹明了如自額中
覩於燈燄見一切色及以自心并心數法盡

 
分別知譬如[
]中日光明照微塵迴轉無暫
時停一切有爲譬於塵性作如是念乃至世
間一切有法見無我見寂滅實智行者爾時
得頂善根是名頂法復次行者得頂法已更
自觀身或見火出或見火然或見大光滿十
方面從初禪地乃至四禪善根所生如是色
隂微妙四大彼行者身亦如是得所見身色
滿足禪樂不異於天時彼行人更從心奡_
出日光見於十方處處日輪皆悉遍滿見是
相已不生心念是時得入空三昧中復見頂
 

 
上種種色出猶如傘蓋此名頂相功德善根
復次行者不取縁相四諦順忍爾時彼中得
四諦證善男子此名聲聞修習不淨正念因
縁不淨正念因縁成已得奢摩他是名白骨
燈光觀相復於彼中如是相生亦見是相見
是相已得歡喜心歡喜因縁得八正道因八
正道能斷一切煩惱愛結得須陀洹乃至阿
羅漢果善男子汝自剎中勝燄佛土聲聞之
人若富伽羅樂阿羅漢觀如是法不淨因縁
即得道果說此不淨解脫法時無量無數無

 
邊衆生證得四諦如法順忍乃至無量無邊
衆生得如實果爾時世尊復告阿若憍陳如
言善男子若一切衆生共同一心其四眞諦
可以一念而證得者如來應爲一切衆生演
說一行一法一事亦不應有八萬法聚隨逐
因縁差別之異若一人證時一切衆生亦應
同證若一人斷時一切衆生亦應同斷不應
別有聲聞三乗不應別有菩薩十地何以故
煩惱同故斷時證處處所是同憍陳如是故
衆生應以種種因縁調伏不以一縁及以一 

 
事憍陳如若一切衆生覺觀未盡如是時中
一切有法大瘡大刺種種有生種種生中有
法增長種種相種種色種種心時彼行者如
是思念若欲自心樂心取相觀此骨鎻心和
合生彼念因縁作此初心次第思惟如是必
定得涅槃道果證不難又見此身得樂因縁
不退轉故復次行者作如是念何因縁故心
和合生彼因縁故樂說方便能知是者此則
名爲第二勝心現見法樂住必定心得不退
轉復次行者如是思念我今此心幾許因縁

 
和合共生處處覺觀攀縁取捨如是身心有
樂受故或妄想住我於彼身心樂寂滅又如
是念若我因縁和合故生縁骨鎻故身心安
樂樂已還滅若彼行人生於眼識乃至意識
生及住滅方便因縁亦皆寂滅作如是念此
則名爲第三勝心現見法樂必定不退得涅
槃道以是因縁及得四果不久不難復次行
者作如是念若我此身一切法界通達方便
清淨體性亦非體性寂滅方便住復如是念
我一切心相寂滅方便住又一切心相覺觀 

 
相滅寂靜心住此則名爲第四勝心現見法
樂如是必定得涅槃道身雖未證欲證不難
憍陳如如是四種最勝尚心和合現時即得
明見八十四百千三摩提行門見是行己得
阿那含果乃至得阿羅漢果爾時又得二種
解脫有大勢力具大神通爲諸天人禮拜供
養憍陳如一切衆生非實一乗一行一貪一
念一欲一解一信是故如來宣說種種句偈
名字種種法門以是義故如來具足十種神
力憍陳如一切衆生具有種種顚倒之想是

 
故如來爲淨衆生顚倒想故說無常想或樂
苦想或無我想或樂死想或胮脹想或樂爛
想或樂膿想或青瘀想或樂種種蟲噉食想
或樂臭想或樂骸骨離散等想爾時阿若憍
陳如重白佛言世尊云何名爲一切世間不
可樂想云何復名一切世間食不淨想憍陳
如汝今不應問如是事何以故我此剎中別
有方便得涅槃道及四果法彼剎衆生根性
不同信心行別方便力別得涅槃道國界旣
殊其相各異憍陳如若我具說如是之法惟 

 
除得無生忍菩薩摩訶薩能信受此其餘衆
生聞即迷没時憍陳如復白佛言世尊惟願
憐愍爲諸菩薩能信解者分別宣說世尊是
諸衆生若聞宣說一切世間不可樂想及以
食中不淨想等聽聞如是二種相已能生種
種上妙善根能破無明種種障礙一切衆生
愛入和合癡見纏縛如揭頭羅於流轉中處
處受生於流轉中處處造行又過去際諸流
轉中不可見知以是因縁樂於生死是故生
死無有始終何以故一切衆生在流轉中不

 
聞如是食不樂想以食因縁增長貪欲又不
聞於此法門故是故五處流轉受生困苦疲
極如來世尊大慈大悲無量世中常念衆生
惟願如來憐愍故說此具足滿無願順陀羅

大乗大方等日藏經卷第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