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說摩訶衍寳嚴經一名大迦葉品
     
晉代失譯師名


聞如是一時佛遊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
比丘衆八千人俱菩薩萬六千人從諸佛國
而來集此悉志無上正眞之道爾時世尊告
尊者大迦葉曰菩薩有四法失般若波羅蜜
云何爲四一者不尊法不敬法師二者爲法
師者慳惜悋法三者欲得法者爲法作礙呵
責輕易不爲說法四者憎慢貢高自大譽毀

他是謂迦葉菩薩有四法失般若波羅蜜復

 
次迦葉菩薩有四法得般若波羅蜜云何四
一者尊法敬重法師二者隨受聞法廣爲他
說心無愛著亦無所求爲般若波羅蜜故捨
一切財物求多學問如救頭然三者聞已受
持四者行法不著言說是謂迦葉菩薩有四
法得般若波羅蜜復次迦葉菩薩成就四法
忘菩薩心云何爲四一者欺誑師尊長老二
者他無惡事說有所犯三者摩訶衍者毀呰
誹謗四者諂僞心無至誠是謂迦葉菩薩成
就四法忘菩薩心復次迦葉菩薩成就四法

 

 
一切始生至于道場菩薩之心常現在前終
不忘失云何爲四一者寧死終不妄語二者
一切菩薩起世尊想四方稱說三者無有諂
僞其心至誠四者不樂小乗是謂迦葉菩薩
成就四法一切始生至于道場菩薩之心常
現在前終不忘失復次迦葉菩薩成就四法
生善法則滅善不增長云何爲四一者貢高
憍慢學世經典二者貪著財物數至國家三
者嫉妬誹謗四者未曾聞經聞說誹謗是謂
迦葉菩薩成就四法生善則滅善不增長復

 
次迦葉菩薩成就四法善不衰退增長善法
云何爲四一者樂聞善法不樂聞非法樂六
度無極菩薩篋藏二者下意不慢衆生三者
以法知足除去邪慢化犯不犯不說其過不
求他人誤失之短四者所不知法不說是非
以如來證如來無量境界隨衆生根佛所說
法我不能達是謂迦葉菩薩成就四法善不
衰退增長善法復次迦葉心有四曲菩薩當
除云何爲四一者猶豫疑於佛法二者憍慢
不語恚怒衆生三者他所得利心生慳愱四

 

 
者毀呰誹謗不稱譽菩薩是謂迦葉心有四
曲菩薩當除復次迦葉菩薩有四順相云何
爲四一者所犯發露而不覆藏心無纏垢二
者眞言致死終不違眞三者所說而不相奪
一切侵欺訶罵輕易撾捶縛害一切是我宿
命所作不起恚他不生使纏四者堅住不信
他說至信佛法亦不信之內清淨故是謂迦
葉菩薩有四順相復次迦葉菩薩有四惡云
何爲四一者多聞調譺行不如法不順教誡
二者離於正法不敬師長不消信施三者失

 
戒定慧癡罔受施四者見於調御智慧菩薩
不敬貢高而輕慢之是謂迦葉菩薩有四惡
復次迦葉菩薩有四智一者未聞者聞行如
法二者依義不以文飾三者順教誡善語所
作皆善孝順師尊得戒定慧而食信施四者
見於調御智慧菩薩興善敬心是謂迦葉菩
薩四智復次迦葉菩薩有四差違云何爲四
一者未悉衆生便謂親厚菩薩差違二者衆
生不能堪受微妙佛法而爲說之菩薩差違
三者愛樂上妙爲說下乗菩薩差違四者衆

 

 
生正行皆得妙法而相違反菩薩差違是謂
迦葉菩薩有四差違復次迦葉菩薩有四道
云何爲四一者等心爲一切衆生二者勸一
切衆生學佛智慧三者爲一切衆生而說正
法四者令一切衆生順於正行是謂迦葉菩
薩四道復次迦葉菩薩有四惡知識云何爲
四一者聲聞但自饒益二者縁覺少義少事
三者世俗師典專在言辯四者習彼但得世
法不獲正法是謂迦葉菩薩四惡知識復次
迦葉菩薩有四善知識云何爲四來乞求者

 
是菩薩知識長養道故爲法師者是菩薩知
識多聞長養般若波羅蜜故勸出家學道者
是菩薩善知識長養一切諸善根故諸佛世
尊是菩薩善知識長養一切諸佛法故是謂
迦葉菩薩四善知識復次迦葉有四像菩薩
云何爲四一者貪利不求功德二者但自求
樂不爲衆生三者但自除苦不爲衆生四者
欲得眷屬不樂遠離是謂迦葉四像菩薩復
次迦葉菩薩有四眞功德云何爲四一者解
空而信行報二者解無吾我大慈衆生三者

 

 
雖樂泥洹不捨生死四者行布施教化衆生
不望其報是謂迦葉菩薩四眞功德復次迦
葉菩薩摩訶薩有四大藏云何爲四一者值
佛出現於世二者聞說六度無極三者見法
師心中無礙四者不放逸樂住山林是謂迦
葉菩薩有四大藏復次迦葉菩薩有四法越
度衆魔云何爲四一者不捨菩薩心二者心
不礙一切衆生三者不染著一切諸見四者
不輕慢一切衆生是謂迦葉菩薩四法越度
衆魔復次迦葉菩薩摩訶薩有四法攝受一

 
切善法云何爲四一者常止山澤心無欺詐
二者有恩無恩心常忍辱三者四恩棄捨身
命爲衆生故四者求法而無猒足具一切善
根故是謂迦葉菩薩摩訶薩四法攝受一切
善法復次迦葉菩薩摩訶薩有四無量福行
云何爲四一者法施心無希望二者見有犯
戒興大悲心三者願一切衆生樂菩薩心四
者見有羸劣不捨忍辱是謂迦葉菩薩四無
量福行復次迦葉非以菩薩名故稱爲菩薩
行法行等行禪分別故乃稱菩薩復次迦葉

 

 
菩薩摩訶薩成就三十二法得稱菩薩云何
爲三十二一者至心饒益衆生二者欲逮薩
芸若智三者自謙不毀他智四者不慢一切
衆生五者信心一切衆生六者愛念一切衆
生七者至竟慈愍衆生八者等心怨親九者
衆生求於泥洹益以無量福十者見衆生歡
喜與語十一者已許無悔十二者大悲普徧
一切衆生十三者求法多聞無猒十四者己
之所犯知以爲過十五者見他所犯諫而不
怒十六者修行一切威儀禮節十七者施不

 
望報十八者忍辱無礙十九者精進求一切
善根二十者修習禪定出過無色二十一者
以權攝慧二十二者四恩攝權二十三者有
戒無戒等以慈心二十四者至心聞法二十
五者專止山澤二十六者不樂世榮二十七
者不樂小乗樂大乗功德二十八者遠惡知
識親善知識二十九者成就四梵居上三十
者依倚智慧三十一者衆生有行無行終不
捨離三十二者所說無二敬重眞言菩薩之
心最爲在前是謂迦葉菩薩摩訶薩成就三

 

 
十二法得稱菩薩復次迦葉我當爲汝說喻
智者以喻得知菩薩功德譬如地界爲一切
衆生而無有二如是迦葉菩薩從初發意以
來至于道場爲一切衆生亦無有二譬如水
界生於百穀諸藥草木如是迦葉菩薩至誠
清淨慈心覆育一切爲諸衆生起青白之德
譬如火界成熟百穀諸藥草木如是迦葉菩
薩以般若波羅蜜成就一切衆生譬如風界
莊嚴一切諸佛國土如是迦葉菩薩善權莊
嚴一切諸佛國土譬如月初日日增長如是

 
迦葉菩薩至誠清淨增長一切白淨之法譬
如日出照諸衆生如是迦葉菩薩以一般若
波羅蜜照一切衆生譬如師子鹿王隨其所
行一切無有恐怖如是迦葉菩薩住戒功德
隨其所行一切無有恐怖譬如象王堪諸重
擔終無疲猒如是迦葉菩薩善調御心爲一
切衆生堪任重擔而無猒倦譬如蓮華生在
汙泥而不著水如是菩薩生在世間不著世
法譬如伐樹雖截其枝而不伐根復生如故
如是迦葉菩薩以善權心雖斷結縛猶生三

 

 
界譬如諸方江河之水入於大海悉爲一味
如是迦葉菩薩作若干種善願功德當作佛
道悉爲一味譬如四天王天三十三天住須
彌山如是迦葉菩薩善根心中譬如國王大
臣所助乃具成辦一切國事如是迦葉菩薩
般若波羅蜜善根所助乃具成辦一切佛事
譬如迦葉天無雲者雨不可得如是菩薩不
多聞者法雨不可得譬如迦葉天有雲者雨
澤可得菩薩如是有大慈雲能降法雨譬如
聖王出者七寳可得如是迦葉菩薩出者三

 
十七品道寳可得譬如有摩尼珠者彼中無
量百千種珠悉皆可得如是迦葉有菩薩心
者彼中無量百千聲聞縁覺之法悉皆可得
譬如三十三天遊雜園觀一切樂具皆悉同
等如是迦葉菩薩至誠清淨爲一切衆生方
便同等悉無差降譬如有毒因呪藥故不能
爲害如是迦葉菩薩結毒因智樂故不能爲
害譬如城邑有諸糞壤饒益田用如是迦葉
菩薩因結學薩芸若用是故迦葉菩薩欲學
此寳嚴經者當正觀諸法云何爲正觀謂眞

 

 
實觀諸法云何爲眞實觀諸法謂不觀我人
壽命是謂中道實觀法復次迦葉眞實觀者
謂不觀色有常無常亦不觀痛想行識有常
無常是謂中道眞實觀法復次迦葉云何爲
眞實觀諸法謂不觀地有常無常亦不觀水
火風界有常無常是謂中道眞實觀法復次
迦葉有常是一邊無常爲二邊此二中間無
色不可見亦不可得是謂中道眞實觀法有
我是一邊無我爲二邊此二中間無色不可
見亦不可得是謂中道眞實觀法有眞實心

 
者是謂一邊無眞實心者是爲二邊無心無
思無意無識是謂中道眞實觀法如是不善
法世間法有諍法有漏法有爲法有穢污法
是謂一邊如是善法出世間法無諍法無漏
法無爲法白淨之法是爲二邊此二中間無
所有亦不可得是謂中道眞實觀法有者是
一邊無者爲二邊此二中間無所有亦不可
得是謂中道眞實觀法復次迦葉我爲汝說
無明縁行行縁識識縁名色名色縁六入六
入縁更樂更樂縁痛痛縁愛愛縁受受縁有

 

 
有縁生生縁老死苦惱憂悲啼泣如是生大
苦隂無明已盡則行盡行盡則識盡識盡則
名色盡名色盡則六入盡六入盡則更樂盡
更樂盡則痛盡痛盡則愛盡愛盡則受盡受
盡則有盡有盡則生盡生盡則老死苦惱憂
悲皆盡如是滅大苦隂無有此二亦無二行
中間可知是謂中道眞實觀法如是無明行
盡識名色六入更樂痛愛取有生老死老死
盡無有此二亦無二行中間可知如是迦葉
是謂中道眞實觀諸法也復次迦葉中道眞

 
實觀諸法者不以空三昧觀諸法空諸法自
空故不以無想三昧觀諸法無想諸法自無
想故不以無願三昧觀諸法無願諸法自無
願故不以無行觀諸法無行諸法自無行故
不以無起觀諸法無起諸法自無起故不以
無生觀諸法無生諸法自無生故不以如觀
諸法如諸法自如故是謂中道眞實觀法不
以無人觀諸法空諸法自空故如是本空末
空現在世空當令依空莫依於人若有依空
倚此空者我說是人遠離此法如是迦葉寧

 

 
倚我見積若須彌不以憍慢亦不多聞而倚
空見者我所不治譬如良醫應病與藥病去
藥存於迦葉意所趣云何此人苦患寧盡不
耶答曰不也世尊所以者何藥在體故如是
迦葉空斷一切見若有倚空見者我所不治
亦復如是譬如有人畏於空虚啼泣而說今
當爲我去此虚空於迦葉意所趣云何寧能
去不答曰不也世尊如是迦葉若畏空者我
說此人甚爲狂惑所以者何衆生造空而彼
畏之譬如畫師作鬼神像即自恐懼如是迦

 
葉諸凡愚人自造色聲香味細滑之法輪轉
生死不知此法亦復如是譬如幻師化作幻
人而食幻師無有眞實如是迦葉修行比丘
隨所思惟一切虚僞而不眞實無有堅固亦
復如是譬如二木因之更生火而燒彼木如
是迦葉因眞實觀生無漏慧根而彼即燒於
眞實觀亦復如是譬如然燈諸冥悉除此闇
無所從來亦無所至不從東方南方西方北
方而來亦不至彼如是迦葉智慧已生無智
即滅此無智者無所從來亦無所至如是迦

 

 
葉燈無此念我當除冥而燈然者諸冥即除
燈闇俱空不可獲持無作無造亦復如是譬
如迦葉百歲冥室若然燈者彼闇頗有是念
我當住此而不去耶答曰不也世尊此闇必
滅如是迦葉若有衆生百千劫中造作結行
以一正觀無漏智燈即得除盡亦復如是譬
如空中不生五穀菩薩如是不從無爲而生
佛法譬如大地衆穢雜糅而生五穀菩薩如
是於世雜糅結縛之中乃生佛法譬如陸地
不生蓮華菩薩如是不從無爲出生佛法譬

 
如污泥之水生雜蓮華菩薩如是從諸衆生
結縛之中乃生佛法譬如醍醐滿於四海當
知菩薩造作善根亦復如是譬如一毛破爲
百分以一毛取四大海一渧之水當知聲聞
造作善根亦復如是譬如迦葉芥子中空當
知聲聞造作善根亦復如是譬如十方虚空
當知菩薩造作善根亦復如是譬如剎利頂
生皇后賤人共會若後生子於意云何當言
此子是王子耶答曰非也世尊如是迦葉此
諸聲聞從我法界生然彼一切非世尊子譬

 

 
如剎利頂生大王賤女共會若後生子於意
云何賤人所生當言此子非王子耶答曰不
也世尊此是王子如是迦葉雖從賤生而是
王子菩薩如是初發道心住於生死教化衆
生而彼一切是如來子譬如聖王雖有千子
無聖王相聖王之意起無子想如是迦葉如
來雖有百千聲聞弟子之衆無菩薩者如來
之意起無子想譬如迦葉聖王皇后持齋七
日生一童子具足聖王相三十三天咸共歎
之而不稱說其餘大者所以者何童子雖小

 
而不斷於聖王種故菩薩如是初發道心諸
根未具彼諸天衆曾見佛者咸共歎之而不
稱說諸阿羅漢具八解脫所以者何雖初發
菩薩心諸根未具不斷諸佛如來種故譬如
有小摩尼眞珠勝於水精如須彌山菩薩如
是初發道心出過一切聲聞之上譬如迦葉
聖王皇后初生童子一切臣屬皆爲作禮菩
薩如是初發道心一切天人皆爲作禮譬如
須彌山出諸良藥爲一切人療治苦患無所
適莫菩薩如是學智慧藥爲一切人療生死

 

 
患亦無適莫譬如禮敬初生之月非後盛滿
如是迦葉禮初發意菩薩者勝非復得成如
來至眞等正覺也所以者何諸佛如來從菩
薩生故譬如迦葉無有捨月禮星宿者如是
無有捨具戒德智慧菩薩而禮聲聞譬如迦
葉一切天人不能以水精爲摩尼眞珠聲聞
如是成就一切戒清淨行不能坐佛樹下成
於無上正眞之道譬如得摩尼眞珠者獲餘
無量百千財寳菩薩如是出於世者則有無
量聲聞縁覺現於世間於是世尊告尊者大

 
迦葉曰菩薩爲一切衆生求修諸善根具衆
智藥徃至四方隨病所應如實治之迦葉云
何爲如實治謂以惡露不淨治欲慈心治恚
縁起治癡空治一切見無相治一切四相無
願治一切欲界色無色界四非顚倒治四顚
倒一切行無常治非常有常想一切行苦治
苦有樂想無我治無我有我想不淨想治不
淨有淨想四意止者治計著身痛心法身身
觀者不起觀身我見痛痛觀者不起觀痛我
見心心觀者不起觀心我見法法觀者不起

 

 
觀法我見四意斷者悉斷一切不善之法習
一切善法四神足者捨身心眞想五根五力
治不信懈怠亂念無智七覺者治諸法無智
聖八道者此慧所治一切邪道是謂迦葉隨
病所應如實治之如此迦葉菩薩當作是學
復次迦葉假令三千大千國土諸有識者悉
如耆域醫王有人問之以何方藥治彼病者
終無能答惟有菩薩能悉答之是故迦葉菩
薩當作是念我不應求世間之藥當求出世
間藥修一切善根是衆智藥徃至四方隨衆

 
生病如實治之復次迦葉云何爲出世智藥
謂因縁智無我人壽命智解一切諸法空無
恐怖之心彼作是觀何者心欲何者怒癡爲
過去耶爲未來現在耶若過去者去心以滅
若未來者來心未起若現在者現心不住如
是迦葉心未來不在內亦不在外亦不在兩
中間心者非色不可見亦無對無見無知無
住無倚迦葉心者一切諸佛不已見不當見
不今見若一切諸佛不已見不當見不今見
者云何知有所行但以顚倒想故有諸法行

 

 
諸法者如幻化之法受種種生故是心如風
遠行不可持故心如流水不可住故心如燈
燄縁相續故心如電光時不住故是心如霧
外事穢故心如獼猴貪一切境界故心如畫
師造種種行故心不得住隨衆結故心獨無
侶常樂馳走故是心如王一切法之首故是
心如母生一切苦故是心如炎聚散一切諸
善根故是心如魚鈎苦有樂想故是心如[
]
無我有我想故是心如蠅不淨有淨想故是
心如怨家所作不可故是心如羅剎常樂求

 

便故是心如[?]嫉常樂求過故是心不可愛
恩愛癡故是心如賊斷一切善根故是心著
色如蛾投火故是心愛聲如軍樂戰鼓音故
是心愛香如豕樂臭穢故是心著味如使人
樂餘食故是心愛更樂如蠅樂羶故求心無
有亦不可得設無不可得者則無過去未來
現在設無過去未來現在者則過三世設過
三世者是則不有亦不無若不有不無者是
爲不生若不生者是爲無性若無性者是爲
無起若不起者是亦不滅若不滅者則無敗

 

 
壞若無敗壞者則無來無去若無來去者則
無有生死若無去來無生死者是則無行若
無行者則是無爲若無爲者則是聖賢之性
若聖性者則無戒不戒若無戒不戒者則無
威儀行亦無不威儀若無行無威儀不威儀
者是則無心無心數法若無心心數法者則
無業無報若無報者則無苦無樂若無苦樂
者是聖賢之性若聖賢性者則無業無作如
此性中無作身業亦無作口意業此性平等
無上中下亦無差別一切諸法悉平等故如

 
是迦葉此性遠離捨身口故此性無爲順涅
槃故此性清淨離於一切諸結垢故此性無
我離我作故此性平等離虚實故此性眞出
要第一義故此性無不盡至竟不起常如法
故此性樂無爲悉同等故此性清潔至竟無
垢故此性非我求我不可得故此性潔白至
竟淨故汝等迦葉當應求內及去求外當來
之世當有比丘馳走如犬云何比丘馳走如
犬譬如有犬摶擲令怖反走逐之不趣擲者
如是迦葉當有沙門婆羅門畏色聲香味細

 

 
滑法而反樂中不觀於內不知何由得離色
聲香味細滑法不知不覺遂入人間復爲色
聲香味細滑法而得其便彼在山澤而命終
者因持俗戒得生天中復爲天上色聲香味
細滑法而得便也身壞命終生四惡趣云何
爲四地獄畜生餓鬼阿須羅中是謂迦葉比
丘馳走亦復如犬云何比丘不走如犬若人
撾罵嘿受不報呵責瞋怒比丘不報怒但觀
內身罵誰打誰誰受恚責是謂迦葉如此比
丘不走如犬譬如御者若馬放逸即能制之

 
修行比丘亦復如是若心馳散即隨制止令
順不亂譬如絞人必斷其命如是迦葉一切
諸見有計我者必斷慧命譬如有人隨其所
縛則悉解之比丘如是隨心所縛當即除之
如是迦葉出家學道有二重縛云何爲二一
者學世經典二者執持衣鉢而不精進復次
迦葉出家學道有二堅縛云何爲二一者見
縛二者貪財名譽所縛復次迦葉出家學道
有二法障礙云何爲二一者狎習白衣二者
憎嫉師友出家學者復有二垢云何爲二一

 

 
者任取二結二者詣知友家而從索食復次
迦葉出家學道有二雹雨云何爲二一者誹
謗正法二者犯戒而食信施出家學者復有
二瘡云何爲二一者觀他短二者自覆己短
復次迦葉出家者有二煩熱云何爲二一者
藏濁持袈裟二者欲令有戒行者承順於己
出家學者復有二病云何爲二一者憍慢觀
其心二者毀呰學摩訶衍者復次迦葉沙門
稱說沙門者云何沙門稱說沙門有四沙門
云何爲四一者色像沙門二者詐威儀沙門

 
三者名譽沙門四者眞實沙門云何色像沙
門若有沙門成就色像剃除鬚髮被著法服
手持應器彼身惡行口意惡行不習調御亦
不守護犯戒作惡貪不精進是謂迦葉色像
沙門云何詐威儀沙門若有沙門成就禮節
遊步正智食知止足行四聖種不樂衆聚道
俗之會少言少睡然彼威儀詐不眞實不期
淨心不習止息而有見想於空便起如坑之
想諸有比丘習行空者發怨家想是謂迦葉
詐威儀沙門云何名譽沙門若有沙門奉持

 

 
禁戒欲令他人知奉持戒精進學問欲令他
人知精進學住止山澤中欲令他人知住山
澤少欲知足精勤獨住欲令他知不猒生死
不求離欲不樂盡止不欲求道息心梵行不
爲泥洹是謂迦葉名譽沙門云何爲眞實沙
門若有沙門不爲身命況復貪財著於名譽
樂聽空無相無願之法聞則歡喜修行如法
不爲涅槃而修梵行況爲三界不作空見況
見我人壽命依法求道離結解脫不求外道
觀諸法性皆悉究竟清淨無穢而自照察不

 
由於他如法者不見如來況有色身不見無
欲法況有文飾不想無爲況有衆德不習斷
法不學修法不生生不樂涅槃不求解脫亦
不求縛知一切法究竟清淨不生不滅是謂
迦葉眞實沙門是故迦葉當學眞實沙門莫
習名譽沙門譬如貧人外有富名於意云何
彼名有實不答曰不也世尊如是迦葉有沙
門名無沙門德我說此人是爲極貧譬如有

人大水所[]渴乏而死如是迦葉有沙門梵
志習學多法而不能除婬怒癡渴彼爲法水

 

 

[]結渴而死生惡趣中亦復如是譬如醫
師持種種藥療他人病而不自治如是迦葉
有沙門梵志多諷誦法而不自除婬怒癡病
亦復如是譬如病人服王妙藥不自將節而
致終没如是迦葉多有沙門梵志行不如法
起諸結病終生惡趣亦復如是譬如摩尼珠
墮不淨中無所復直如是迦葉多有沙門梵
志貪著財利當知亦如摩尼珠墮不淨中無
所復直譬如死人著金華鬘如是迦葉人不
持戒被著袈裟亦復如是譬如長者子淨自

 
澡浴被白淨衣著瞻蔔華鬘如是迦葉多聞
持戒被著袈裟亦復如是復次迦葉有四不
持戒似如持戒云何爲四若有比丘護持禁
戒成就威儀至微小事常畏懼之持比丘戒
淨成就威儀禮節身口意行正令清淨而計
吾我是謂迦葉一不持戒似如持戒復次比
丘誦律通利密住律法不斷身見是謂迦葉
二不持戒似如持戒復次比丘行慈衆生聞
說諸法不起不滅而懷恐怖是謂迦葉三不
持戒似如持戒復次比丘行十二法淨功德

 

 
行而起見我有我所是謂迦葉四不持戒似
如持戒如是迦葉戒稱戒者謂無我亦無我
所無作不作無事非事亦無威儀無行不行
無名色相亦無非相無息無息相無取無捨
無可取者亦無不可捨不施設衆生亦不施
設無衆生無有口行無不口行無心不心無
倚不倚無戒不戒是謂迦葉無漏聖戒而無
所墮出於三界離一切倚於是世尊說此頌


持戒不有亦無垢  持戒無憍而不倚

 
持戒無閡無所縛 持戒無塵無污穢
究竟止息無上寂 無想不想亦無穢
諸慟衆倚一切斷 是爲迦葉持佛戒
不著身口不倚命 不貪一切受生死
以正去來住正道 是爲迦葉持佛戒
不著世間不倚世 得明無間無所有
無有己想無他想 斷一切想得清淨
無此彼岸無中間 於此彼岸亦不著
無縛無詐無諸漏 是爲迦葉持佛戒
謂名及色意不著 禪定正念調御心

 

 
無有吾我無我所 是爲迦葉稱住戒
不倚禁戒得解脫 不叩持戒爲歡喜
於此上求八正道 是謂持戒清淨相
不期持戒不依定 謂修習此得智慧
無有無得是聖性 清淨聖戒佛所稱
謂己身見心解脫 我是我所終不起
心能解空佛境界 如是持戒莫能勝
善住淨戒得禪定 已獲禪定修智慧
已修智慧便得脫 已逮解脫平等戒
說此偈已八百比丘逮得漏盡三萬二千人

 
遠塵離垢諸法眼生五百比丘昔已得定聞
佛說此甚深之法不能解了從座起去於是
大迦葉白世尊曰此五百比丘已昔得定聞
是深法不能解了即便起去世尊告大迦葉
曰此五百比丘貢高慢故不能解此無漏淨
戒是所說法甚深微妙諸佛之道極甚深妙
非是未種善根與惡知識共相隨者所能解
了此五百比丘昔迦葉如來興出世時悉爲
異學弟子聞迦葉如來說法時計著有故一
聞說法心得歡喜以是因縁身壞命終生忉

 

 
利天從彼命終還生人間於我法中出家學
道此諸比丘爲見所壞聞是深法不能解了
今始造縁不復生於惡趣之中此身終已當
得滅度於是世尊告尊者須菩提曰汝去化
彼五百比丘須菩提白佛言唯世尊此五百
比丘不受佛教何況我耶於是世尊化作比
丘在彼道中五百比丘見已徃詣化比丘所
問化比丘曰諸賢欲何所至化比丘曰欲詣
山澤遊住安樂所以者何向聞世尊所可說
法我不能解了故即言諸賢我等亦聞世尊

 
說法不能解了而有恐怖欲詣山澤遊住安
樂化比丘曰諸賢且來當共誼計莫得有諍
非沙門法諸賢稱說般泥洹者爲何等法般
泥洹耶是身中何者衆生何者我人壽命謂
般泥洹何所法盡便得般泥洹五百比丘曰
婬怒癡盡便得般泥洹化比丘問曰諸賢有
婬怒癡盡耶而言此盡便得般泥洹五百比
丘答曰諸賢婬怒癡者不在於內而不在外
亦不在兩中間亦非無思想而有也化比丘
曰是故諸賢不當思想亦莫及想若不思想

 

 
不及想者則無染不染若無染不染者是說
息寂諸賢當知所有戒身亦不生亦不般泥
洹定慧解脫度知見身亦不生亦不般泥洹
諸賢因此五分法身說泥洹者是法遠離空
無所有無取無斷如是諸賢云何可想般泥
洹耶是故諸賢莫想於想莫想於無想亦莫
斷想及與無想若斷想無想者是爲大縁諸
賢若入想知滅定者於是似有所作說此法
時五百比丘諸漏永盡心得解脫即詣佛所
稽首佛足却坐一面於是尊者須菩提問諸

 
比丘曰諸賢向去何所今從何來諸比丘曰
尊者須菩提佛所說法無去無來須菩提復
問諸賢師爲是誰諸比丘曰謂不生不滅是
須菩提復問云何知法答曰無縛無解須菩
提復問諸賢云何解脫答曰無明滅而明生
也須菩提復問諸賢誰弟子耶答曰謂如是
得如是正智須菩提復問諸賢何時當滅度
耶答曰如來所化般泥洹須菩提復問諸賢
所作已辦耶答曰吾我所作悉皆已斷須菩
提復問諸賢誰同梵行答曰不行三界須菩

 

 
提復問諸賢結已盡耶答曰諸法至竟滅須
菩提復問諸賢降伏魔耶答曰諸隂不可得
須菩提復問諸賢順尊教耶答曰無身口意
須菩提復問諸賢清淨福田耶答曰無受亦
無所受須菩提復問諸賢度生死耶答曰無
常無斷須菩提復問諸賢向福田地耶答曰
一切諸著悉已解脫須菩提復問諸賢趣何
所耶答曰隨如來之所化也如是尊者須菩
提問五百比丘答時彼大衆聞已八百比丘
諸漏永盡心得解脫三萬二千人遠塵離垢

 
諸法眼生於是尊者須菩提白世尊曰甚奇
甚特此寳嚴經饒益發起趣摩訶衍諸族姓
子族姓女須菩提復問世尊諸族姓女說此
寳嚴經者得幾所福世尊答曰若族姓子族
姓女說此寳嚴經教授他人書寫經卷在所
著處是爲天上天下最妙塔寺若從法師聞
受持誦書寫經卷者當敬法師爲如如來若
敬法師供養奉持者我記彼人必得無上正
眞道命終之時要見如來是當得十種身清
淨云何爲十一者死時歡喜無猒二者眼目

 

 
不亂三者手不擾亂四者耳不擾亂五者身
不煩擾六者不失大小不淨七者心不污穢
八者心不錯亂九者手不摸空十者隨其坐
命終是謂十種身清淨也復次迦葉當得十
種口清淨云何爲十一者善音二者輭音三
者樂音四者愛音五者柔和音六者無礙音
七者敬音八者受音九者天所受音十者佛
所受音是謂十種口清淨也復次迦葉當得
十種意清淨云何爲十一者無恚不怒他人
二者無恨不語三者不求彼短四者無結縛

 
五者無顚倒想六者心無懈怠七者戒不放
逸八者意樂布施歡喜受九者離貢高慢十
者得三昧定獲一切佛法是爲十種意清淨
也復次迦葉若有琩F國土滿中七寳供養
如琩F等諸佛如來等正覺及弟子衆如
沙劫一切施安至般泥洹後起七寳塔不如
是族姓子族姓女聞此寳嚴經受持諷誦爲
他人說不誹謗也若有女人說此經者是女
人終不墮惡趣亦不復受女人身也復次迦
葉若有族姓子欲以一切珍妙供養此經典

 
者當受持誦書寫經卷爲他人說是爲供養
此經典已若有受持諷誦書寫爲人說者則
爲供養諸佛如來佛說此經時尊者大迦葉
一切天龍鬼神世間人民聞佛說已歡喜奉

佛說摩訶衍寳嚴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