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度一切諸佛境界智嚴經
     
梁扶南三藏法師僧伽婆羅等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頂法
界宮殿上與大比丘衆二萬五千人皆是阿
羅漢諸漏已盡無復煩惱心善解脫慧善解
脫調伏諸根摩訶那伽所作已辦可作已辦
捨於重擔已得自事義有結已盡心得自在
其名曰阿若憍陳如等及八大聲聞復有七
十二億那由他菩薩摩訶薩其名曰文殊師
利菩薩行吉菩薩佛吉菩薩藥王菩薩常起

 
菩薩摩訶薩等能轉不退法輪善問無比寳
頂修多羅等住法雲地智慧如須彌山常修
行空無相無作無生無體深法光明功德圓
滿威儀具足無數那由他世界如來所遣有
大神通住無性相爾時世尊作是思惟是諸
菩薩摩訶薩從琲e沙等世界而來至此我
當爲其說法令得大力當現神通相放大光
明以諸菩薩當問我故爾時世尊放大光明
普照十方無量不可思議三千大千微塵世
界爾時十方一一方面十佛世界有不可說

 

 
千萬億那由他微塵等諸菩薩各從本界乗
不可思議無量神通而來集此復以不可思
議供具供養如來隨意所造蓮華座於佛前
坐瞻仰世尊目不暫捨是時於法界宮殿上
起大寳蓮華師子藏座縱廣無量億由旬無
量光明摩尼珠所成電燈摩尼珠爲交絡不
可思議力摩尼珠爲竿以無譬喻摩尼珠爲
眷屬過諸譬喻摩尼珠所莊嚴以自在王摩
尼珠爲蓋以雜摩尼寳廁填懸種種色旛彼
大摩尼珠圍繞出十種無量億那由他光明

 
遍照十方世界爾時不可說百千萬億那由
他微塵等數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
羅緊那羅摩睺羅伽釋梵四天王從十方十
佛世界來集於此復有諸天乗寳頂宮殿無
數不可思議天女作百千萬億那由他妓樂
亦來集此復有諸天乗寳華宮殿龍寳栴檀
神珠宮殿眞珠宮殿寳衣宮殿金光明摩尼
珠宮殿閻浮提金宮殿無量光明摩尼珠宮
殿自在王摩尼珠宮殿如意摩尼珠宮殿覆
帝釋摩尼珠宮殿大海聚清淨寳莊嚴普光

 

 
明大摩尼珠意頂宮殿與無數不可思議千
萬億那由他天女作諸妓樂而來集此咸以
無數不可思議供具供養於佛供養佛已各
隨意坐瞻仰世尊目不暫捨是時三千大千
世界皆作閻浮提金色以種種摩尼珠爲樹
天華樹寳衣樹龍寳栴檀樹所莊嚴日月電
燈等摩尼珠爲交絡遍覆世界懸種種旛無
數千萬億那由他天女持種種瓔珞種種寳
華爾時從大寳蓮華師子座出此伽陀
汝等今安坐  我當說眞實  人王師子座

 
如來功德造 我今日願滿 供養兩足尊
世尊今當坐 七寳蓮華座 當放大光明
照我及一切 說無上妙法 利益諸天人

衆生聞法者 當坐師子座 如是大光明
從如來身出 照無量世界 令一切歡喜

導師天中天 今當攝受我 我昔於此處
已值八億佛 唯願今世尊 必哀愍攝受

爾時世尊從光明座起坐寳蓮華藏師子座
結加趺坐觀諸菩薩衆皆悉已集爲發起諸
菩薩故當說空法爾時諸菩薩作是思惟此


 

 
文殊師利童子菩薩當問如來不生不滅我
等從久遠來不聞此法是時文殊已知如來
欲說法相及諸菩薩心所思惟即白佛言世
尊無生無滅法者其相云何文殊師利說此
祇夜
無生無滅 云何可知 大牟尼尊 當說譬喻

此諸大衆 皆已來集 樂聞此義 願佛解說

今諸菩薩 諸佛所遣 亦皆樂聞 微妙法相
佛告文殊師利善哉善哉汝今所問能大利
益一切世間令諸菩薩得作佛事文殊師利

 
汝當諦聽勿起驚疑文殊師利不生不滅即
是如來文殊師利譬如大地瑠璃所成帝釋
毗闍延宮殿供具等影現其中閻浮提人見
瑠璃地諸宮殿影合掌供養燒香散華願我
得生如是宮殿我當遊戲如帝釋等彼諸衆
生不知此地是宮殿影乃布施持戒修諸功
德爲得如此宮殿果報文殊師利如此宮殿
實無生滅以地淨故影現其中彼宮殿影亦
有亦無不生不滅文殊師利衆生見佛亦復
如是以其心淨故見佛身佛身無爲不生不

 

 
起不盡不滅非色非非色不可見非不可見
非世間非非世間非心非非心以衆生心淨
見如來身散華燒香種種供養願我當得如
是色身布施持戒作諸功德爲得如來微妙
身故如是文殊師利如來神力出現世間令
諸衆生得大利益如影如像隨衆生見爾時

世尊說此祇夜
如來常住 不生不滅 非心非色 非有非無

如瑠璃地 見宮殿影 此影非有 亦復非無

衆生心淨 見如來身 非有非無 亦復如是

 
文殊師利如日初出先照高山次及中山後
照下地如來亦爾無心意識無相離相斷一
切相不著彼不著此不住此岸不住彼岸不
住中流不可思議非思惟所及不高不下無
繫縛無解脫非智非無智非煩惱非不煩惱
不眞實不虚妄非智非非智不可思議非不
可思議非行非不行非念非不念非心非不
心非意非不意非名非不名非色非無色無
取無不取非說非不說非可說非不可說非
可見非不可見非導師非非導師非得果非

 

 
不得果如是文殊師利如來慧日光明照於
三界先照菩薩如照高山次照樂縁覺聲聞
人後照樂善根人乃至邪定衆生爲增長善
法爲起未來因縁文殊師利如來平等無上
中下常行捨心文殊師利如來不作是思惟
如是衆生我爲說勝法如是衆生說不勝法
亦不思惟此衆生大意此衆生中意此衆生
小意此樂善法此樂惡法此人正定此人邪
定如來智光明無如是分別已斷一切分別
想故以衆生有種種善根故如來智慧故有

 
種種文殊師利如大海中有摩尼珠名滿一
切衆生所願安置幢上隨衆生所須彼摩尼
珠無心意識如來無心意識亦復如是不可
測量不可到不可得不可說除過患除無明
不實不虚非常非不常非光明非不光明非
世間非非世間無覺無觀不生不滅不可思
議無心無體不動不行無量無邊不可說無
言語無喜無不喜無數離數無去無來無行
處斷諸趣不可見不可執無校計非空非不
空非和合非不和合不可思議不可覺知非

 

 
穢非淨非名非色非業非果非過去非未來
非現在無所有無聲無相離一切相非內非
外亦非中間如是文殊師利如來清淨住大
慈悲幢隨衆生所樂現種種身說種種法文
殊師利如因聲生響非內非外亦非中間不
生不滅不斷不常文殊師利如來亦爾非內
非外亦非中間不生不滅無名無相隨諸衆
生種種示現文殊師利如諸草木依地增長
彼地平等離諸分別如是一切衆生善根依
如來增長聲聞乗縁覺乗菩薩乗乃至裸形

 
尼揵子等一切外道善根亦依如來增長如
來平等無有分別亦復如是文殊師利如虚
空平等無下中上如來平等亦復如是衆生
自見有下中上文殊師利如來不作是念此
衆生下意當現下身此中上意現中上身此
衆生下意當說下乗此衆生中意說縁覺聲
聞乗此衆生上意爲說大乗文殊師利如來
無如是意此衆生樂施我當說施戒忍精進
定慧亦如是何以故如來法身平等離心意
識無分別故文殊師利一切諸法悉皆平等

 

 
平等故無住無住故無動無動故無依無依
故無處無處故不生不生故不滅若能如是
見者心不顚倒不顚倒故如實如實故無所
行無所行故無來無來故無去無去故如如
如如故隨法性隨法性故不動若隨法性不
動則得法性若得法性則無希望何以故已
得道故若得道則不住一切諸法不住一切
諸法故不生不滅無名無相文殊師利若衆
生著一切法則起煩惱起煩惱故不得菩提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云何得菩提佛告文

 
殊師利無根無處是如來得菩提文殊師利
白佛言云何爲根云何爲處佛告文殊師利
身見爲根不眞實思惟爲處文殊師利如來
智慧與菩提等與一切諸法等是故無根無
處是得菩提文殊師利菩提者寂靜云何寂
靜內寂靜外寂靜何以故眼即是空非我非
我所耳鼻舌身意空非我非我所以知眼空
於色不行是謂寂靜如是以知耳空於聲不
行是謂寂靜知鼻乃至意空亦如是文殊師
利菩提者不動不行不動者不取一切諸法

 

 
不行者不捨一切諸法文殊師利如來不動
則如如實如如實者不見此岸不見彼岸不
見此彼故則見一切法以見一切法故稱爲
如來文殊師利菩提者無相無縁云何無相
云何無縁不得眼識是無相不見色是無縁
不得耳識是無相不聞聲是無縁乃至意法
亦如是文殊師利菩提者非過去未來現在
三世等斷三世流轉文殊師利云何斷流轉
以於過去心不起未來識不行現在意不動
不住不思惟不覺不分別故文殊師利菩提

 
者無形相無爲云何無形相不可以六識識
故云何無爲無生住滅故是謂斷三世流轉
文殊師利菩提者是不破句云何不破云何
句無相是不破如實是句無住處是不破法
界是句不動是不破空性是句不得是不破
無相是句不覺是不破不作是句不希望是
不破無自性是句衆生無自性是不破虚空
是句不可得是不破不生是句不滅是不破
無爲是句不行是不破菩提是句寂靜是不
破涅槃是句不更生是不破不生是句文殊

 

 
師利菩提者不可以身覺不可以心覺何以
故身是無知如草木故心者虚誑不眞實故
文殊師利若謂菩提身心所覺是依假名非
眞實義何以故菩提不身不心不虚不實故
文殊師利菩提者非語言可說何以故如虚
空無處所不生不滅無名字故文殊師利一
切法眞實不可說何以故一切法非眞實無
語言不生不滅故文殊師利菩提者不可取
無處云何不可取無處眼識不可取不得色
爲無處耳識不可取不得聲爲無處鼻乃至

 
意法亦如是菩提者不可覺以眼不取故不
得色不得色故識無住處耳不取故不得聲
不得聲故識無住處乃至意法亦如是文殊
師利菩提者是說空以空一切諸法故空是
如來所知空是如來所覺文殊師利不從空
有空爲如來所覺何以故以無相故復次文
殊師利菩提因智亦是空性何以故以無相
故文殊師利空及菩提悉無所有無二無數
無名無相離心意識不生不滅無行無處非
聲非說文殊師利但以名字說實不可說文

 

 
殊師利如來悉知一切諸法從昔以來不生
不起不盡不滅無名無相離心意識如是知
故如是解脫亦不繫縛亦不解脫文殊師利

菩提者與虚空等虚空者不平等非不平等
菩提者亦不平等非不平等如是法相如來

所覺文殊師利如阿[]微塵不等非不等一
切諸法亦如是以眞實智能如是知文殊師
利云何眞實智知諸法未生者生生已即滅
彼一切諸法無生無所攝故文殊師利菩提
者如實句如實句者如菩提相不離如實色

 
受想行識不離如實如菩提相地界不離如
實水火風界不離如實如菩提相眼界色界
眼識界不離如實乃至意界法界意識界亦
不離如實此謂如實句文殊師利菩提者以
行入無行文殊師利云何行云何無行行者
縁一切善法無行者不得一切善法行者心
不住無行者無相解脫行者可稱量無行者
不可量云何不可量無可識故文殊師利菩
提者無漏無取無漏者滅四流故云何爲四
欲流有流見流無明流不著此四流是謂滅

 

 
四流無取者滅四種取云何四取欲取見取
戒取我語取此謂四取此一切取無明所闇
渴愛所欺以展轉相生故文殊師利以如實
智斷我語取根取根斷故身得清淨身清淨
者是無生滅文殊師利無生滅者不起心意
識不思惟分別若有分別則成無明不起此
無明則無十二因縁無十二因縁即是不生
不生即是道道是了義了義是第一義第一
義是無我義無我義是不可說義不可說義
是十二因縁義十二因縁義是法義法義是

 
如來義是故我說若見十二因縁即是見法
見法即是見佛如是見無所見文殊師利菩
提者清淨無垢無煩惱文殊師利空是清淨
無相是無垢無作是無煩惱復次不生是清
淨無爲是無垢不滅是無煩惱復次自性是
清淨清淨是無垢無垢是無煩惱復次無分
別是清淨不分別是無垢滅分別是無煩惱
如實是清淨法界是無垢眞實觀是無煩惱
虚空是清淨虚空是無垢虚空是無煩惱內
身智是清淨內行是無垢不得內外是無煩

 

 
惱知隂是清淨界自性是無垢不捨諸入是
無煩惱於過去盡智是清淨於未來不生智
是無垢現在法界智是無煩惱文殊師利此
謂清淨無垢無煩惱此即寂靜寂靜者內外
寂靜內外寂靜者是大寂靜大寂靜故說名
牟尼文殊師利如虚空是菩提如菩提是諸
法如諸法是一切衆生如一切衆生是境界
如境界是泥洹文殊師利一切諸法與泥洹
等最上無邊故無有對治無對治故本來清
淨本來無垢本無煩惱文殊師利如是如來

 
覺一切諸法已觀諸衆生起大慈悲令衆生
遊戲清淨無垢無煩惱處文殊師利云何諸
菩薩行菩薩行文殊師利菩薩不思惟不爲
滅不爲生是爲行菩薩行復次文殊師利菩
薩過去心已滅不行未來心未到不行現在
心雖有亦不行何以故不著過去未來現在
故文殊師利是名菩薩行菩薩行文殊師利
布施及如來無有二相是菩薩所行如是戒
忍精進定慧及如來無二是菩薩所行文殊
師利若菩薩不行色空是菩薩行不行色不

 

 
空是菩薩行何以故以色自性空故如是菩
薩不行受想行識空不空是菩薩行何以故
心意識不可得故文殊師利一切無所有法
當修當作證若證則無煩惱生無煩惱滅文
殊師利生滅者是假名字說於實相中無起
無滅文殊師利假使六趣四生衆生若有色
無色有想無想二足四足多足無足悉得人
身得人身故發菩提心發菩提心已一一菩
薩供養琲e沙等諸佛及諸菩薩縁覺聲聞
飲食衣服卧具醫藥一切樂具經琲e沙劫

 
乃至入涅槃後起七寳塔高百由旬寳蓋覆
上懸摩尼珠寳珠爲莊校懸種種旛蓋自在
王摩尼珠以爲交絡若有菩薩以清淨心聞
此度一切諸佛境界智嚴經聞已歡喜受持
信解乃至爲他說一偈一句勝前功德百分
千分萬分億分乃至筭數譬喻所不能及何
以故此經廣說不可思議清淨無相微妙法
身故文殊師利若琲e沙等無數諸菩薩若
琲e沙無數諸佛世界悉閻浮金所造乃至
樹木華果皆閻浮金及以天衣莊嚴其樹一

 

 
切光明摩尼珠網以覆其上自在王摩尼珠
以爲宮殿電光摩尼珠以爲基陛懸衆寳旛
日日以此供養琲e沙等無數諸佛如是經
無數劫若有菩薩正念此經或宣說一句以
前菩薩布施功德比此功德百分不及一百
千萬億分乃至筭數譬喻所不能及如是其
餘一切功德比此經功德無有及者爾時世

尊說此祇夜
若有受持此 微妙法身經 所得功德利
不可得稱量 假使諸衆生 皆悉生人道


 
並發菩提心 爲求一切智 如是諸菩薩
皆作大施主 以種種供具 供養無數佛
并及諸菩薩 縁覺與聲聞 乃至入滅度
各起七寳塔 高至百由旬 種種寳嚴飾

若人持此經 或說一句偈 出過此功德
無量無有邊 以此經所說 無相法身故

是故有智者 應當念受持 讀誦及書寫
以華香供養 所得功德果 不可得思議

不久詣道場 降魔成正覺 如是修妬路
諸佛所稱揚 即是妙法身 無相無言語
 

是故受持者  功德不可量
佛說此經已文殊師利等一切菩薩無量縁
覺及聲聞衆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
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一切大衆聞
佛所說歡喜奉行

度一切諸佛境界智嚴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