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下一頁

文殊師利佛土嚴淨經卷上
西晉三藏竺法護譯
 

聞如是一時佛遊王舍城靈鷲山與大比丘
十萬衆俱及諸菩薩八萬四千皆不退轉無
所從生逮得權慧神通無極隨時而化救濟
三界其名曰文殊師利光世音大勢至諸菩
薩等咸來雲集七十二億諸天子俱皆志大
乗四天王帝釋梵天王各與四萬二千諸釋
梵俱悉慕大道四方阿須倫王難頭和難龍
王和倫龍王娑竭龍王摩那私龍王持地龍


王阿耨達龍王山積龍王降魔龍王上月龍
王如是龍王各從其民六萬二千金比鬼神
曠野鬼神妙毛鬼神普等鬼神善普鬼神善
財鬼神普像鬼神無諍鬼神是諸鬼王各與
等類百千衆俱來詣佛所皆各稽首以次就
位悉都專精志願經道飢虚於法身口意并
加敬歸佛靜心而聽爾時國王太子大臣百
官長者居士民衆大小天龍鬼王咸共供養
隨其所安時佛明旦著衣持鉢與大衆俱天
龍鬼王侍從左右上虚空中四種蓮華紛紛

 

 
如雨百千妓樂不鼓自鳴皆作釋梵雅頌八
聲詣阿闍世就王之請佛顯神足光照十方
七寳蓮華隨跡處生有化菩薩皆坐其上光
像分明不可稱紀繞城七帀而歎頌曰
其導師至神 所愍哀無量 方便護衆生
消病愈諸瘡 能仁無所著 心寂善調和

彼吼護世明 今日欲入城 其意已解脫
度生老病死 諸天衆集會 各懷欣樂志

其心甚堅強 降魔并官屬 釋師子至聖
尊導已來到 壞世衆不消 至眞音難致


 
甚猛能制御 行道億千劫 意抱大慈悲
普護於一切 今日眞正覺 當入王舍城
本所行布施 難量無涯底 衣食衆寳乗
無復有計限 惠所愛男女 妻室及國界

今彼釋師子 欲入國王宮 宿世施手足
頭目及耳鼻 普惠無所逆 不貪恡重珍

緫攝衆功德 施一切有所 尊人以是故
得入一切智 常以勤修學 布施
[]戒慧[?]
護戒無缺漏 故曰眞丈夫 逮成照忍辱
持功勳無量 彼寂然心定 今日當入城


 

 
於百千億劫 行精進解脫 哀傷衆生故
心未曾懈倦 一心不可極 已度於彼岸
音聲越梵天 今日欲入城 其聖明道慧
無限不可量 不可得邊涯 假喻如虚空

人中寳如是 智德不可盡 縁從達衆行
嚴淨至尊慧 因坐佛樹下 降魔及官屬

逮無退道明 永安無憂慼 道聖轉法輪
所度不可極 今日釋師子 欲入王舍城

若有發道意 我當得成佛 處世逮究竟
諸相三十二 常興意無量 至誠發道心


 
輙歸於最勝 供養人中聖 欲斷婬怒癡
消衆塵勞穢 志降伏一切 無益瑕疵難
便宜速行詣 釋師子聖尊 奉貢衆妙養
恪心不可限 若欲生天上 天帝釋梵王

百千億諸天 所知見宗仰 常遭值安樂
在天不失時 當詣釋師子 所宣辭至眞

其欲慕聖帝 王於四方城 自然致七寳
令我逮尊貴 千子諸德具 殊傑甚勇猛

常勤奉事歸 至眞大尊人 若好尊者位
長者積財寳 其生業廣大 常遊得自在


 

 
眷屬悉豪貴 端正顏殊好 當詣釋師子
名好物供尊 其有已解脫 方應求度者
咸當諦聽受 大聖說寂寞 以聞甘露句
寂然無憂患 人中之尊導 音聲甚難值

於時王舍城中無央數衆聞此歎頌勸訓之
音莫不欣悅皆發道心各齎衆華諸雜妙香
幢旛寳蓋妓樂百千出城迎佛稽首足下退
從佛後世尊入城足蹈門閫地則尋時六反
震動箜篌樂器不鼓自鳴婦女珠環相掁作

聲天雨華香其下紛紛盲視聾聽瘂言跛行

 
病愈狂正拘躄得伸諸被毒螫毒螫不行裸
者得衣貧者得財飛鳥走獸相和悲鳴當爾
之時衆生慈心無婬怒癡滅除貢高瞋恚恨
疑和悅相向如父如母如兄如弟如身如子
各各欣喜而歎頌曰
人中之上 如月盛滿 爲正導師 丈夫師子
世尊入城 利益衆生 普安一切 盲聾視聽
飢飽寒溫 亂者得定 貧者得富 狂邪得正
諸天在上 散雨華香 作衆妓樂 以爲供養
衆生慈心 無三毒名 下心悅意 除憍慢情

 

 

如父如母 如兄如弟 如身如子 心同意并
世尊法澤 等潤十方 天人群類 解無希望
功勳如是 所現難量 十方威德 頒宣三藏
於時城中有貴姓子名棄惡遙覩世尊行步
正齊容儀端正威神光耀諸根寂定恬淡玄
默和雅其性如水澄渟中表清淨猶猛師子
獸中之王如日初出照于朝陽譬月盛滿衆
星中明佛在大衆巍巍堂堂相好昺著汪汪
洋洋心懷欣悅敬進迎佛稽首足下右繞三
帀叉手自歸長跪白佛願聞菩薩爲行幾法

 
疾逮正眞爲最正覺從心輙成嚴淨佛國惟
垂愍哀分別具說佛言善哉棄惡菩薩乃問
如來嚴淨之德是諸菩薩衆行殊特諦聽諦
受善思儀則棄惡菩薩一切衆會莫不喜踊
一心恭肅皆前禮佛受教而聽佛言菩薩有
一法行疾成正眞爲最正覺從心輙成嚴淨
佛國何謂爲一心常哀愍濟度衆生興發至
眞仁和道心何謂至眞仁和道心曰以發道
心不行諸法何所不行曰不行三垢家業諸
利志存出家不倚衆養從心本願常崇斯法

 

 
何謂出家所崇法行曰修正眞行奉一切法
何謂正眞一切之法曰分別曉了隂種諸入
何謂隂種何所曉了曰有爲法無爲法皆是
五隂解隂如幻所著爲名知隂本空是謂曉
了幻法本寂從對而有剖判本末不見有二
不見無念亦無妄想此乃專修奉行出家成
菩薩行不捨衆生所以者何能自調已暢達
諸法爾乃習辨爲諸衆生不得衆生亦無諸
法佛言族姓子是爲菩薩一法之行疾逮正
眞爲最正覺從心輙成嚴淨佛國棄惡菩薩

 
聞佛所說欣喜踊躍即便逮得不起法忍身
昇虚空去地七仞彼時衆中覩斯變化有二
千人發無上正眞道意萬四千天人遠塵離
垢諸法眼淨時佛因笑無數光色從其口出
照於十方無量世界還繞佛三帀從頂上入
賢者阿難即從座起偏袒右肩長跪叉手以

偈讃佛
遊於諸法度無極  最勝至眞導以力
皆了衆生化上智  惟願宣現是笑義
十力已達徃過世 愍哀亦暢將來業

 

 
悉明現在十方事 今用何故顯笑意
解於衆生之所行 今如師子覩諸心
其智慧明無等侶 惟宣衆人調御法
諸天億垓普來集 咸共叉手禮至聖
願演第一妙光音 無數衆會觀法器
其慧度無極 世俗無儔匹 皆知一切人
善惡行所趣 至仁今所笑 願爲分別義

當決衆疑網 普宣最尊法 今諸會大衆
巨億百千載 以法故雲集 諸比丘默然

加敬修供養 百千妓樂音 奉行靜心聽

 

惟願決衆疑
佛告阿難汝乃見此棄惡菩薩住空中不對
曰已見佛言阿難是棄惡菩薩却後六百二
十萬劫當成爲佛號曰寂化音如來至眞等
正覺明行成爲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
天人師爲佛世尊世界名安隱劫名離音其
國比如阿閦如來妙樂世界功勳嚴淨等無
有異佛歎是已乃便詣王阿闍世宮王及夫
人太子百官華香妓樂歡喜迎佛稽首足下
退在佛後佛入就坐菩薩聖衆名以次第坐

 

 
如常位王覩坐定寂靜無聲與后太子手自
斟酌百種供饍食皆飽訖行澡水畢兼施奇
寳好衣貢佛別取小牀在佛前坐專心叉手
聽受導教欲化中宮及來會者爾時王阿闍
世長跪白佛唯然世尊瞋恨猒嫉從何所生
其愚無明從何所來慧何所滅佛告王曰從
其吾我生瞋恨猒嫉住於自大則生其愚不
別正諦是曰無明見正從諦斯則爲慧慧除
衆惡如明消冥見正從諦亦復如是王重啓
曰見正從諦願分別之佛言大王法本空無

 
從意生形解意無處則無去來了一切空是
爲見正見正不轉則曰從諦具解如是乃曰
爲了王聞佛言應心說法欣然大悅善心生
焉即便歎曰善哉世尊至未曾有斯則如來
之善言教假令我身中壽終者心不疑亂必
能奉之佛從座起與諸大衆即皆俱還於靈
鷲山勑諸直使布設衆座請諸會人皆令就
坐時舍利弗承佛聖旨即從座起偏袒右肩
長跪叉手而白佛言向者城中棄惡菩薩所
問微妙嚴淨佛土世尊即答粗舉義要棄惡

 

 
尋便受佛記莂聞者解釋各獲果證意不達
者咸用瞢然惟願世尊加哀重說具敷演之
令諸菩薩堅固其行住於正道而不動轉成
一切智降魔官屬攝諸異學滅諸塵勞勸化
邪業使入正道捨小乗地轉不退輪具悉至
願利益衆生蒙嚴淨力致無限明未度者度
未成者成今現衆會族姓子女虚心樂聞唯
重散說願令法澤潤及後世加哀慈念當爲
衆會爾時世尊心念是法微妙殊特乃是菩
薩大士之業今當班宣不宜小會寧可現瑞

 
感十方世界即如所念便放其身毛孔之光
普照十方琩F世界十方諸佛各遣菩薩神
智無量微妙明達各從菩薩百億之衆皆現
神變來入忍界見能仁佛供侍拜謁稽首佛
足各自陳白覩佛光瑞垂恩見接慿恃四等
聽受法說我本土佛而見難曰汝曹何爲詣
忍世界忍土五逆剛強弊惡貪嫉婬妬罵詈

呪詛心多瞋毒轉相傷害麤獷[]悷侜張難
化勿至忍界自染勞穢我等皆復重自啓曰
力能堪任來至忍界正使遭值衆惱諸害火

 

 
燒刀割終無恨意世尊及諸正士乃能勞謙
忍誨群生願樂禮侍諮受深經我本土佛乃
見遣聽重復勑曰徃族姓子從意順時牢自
持心慎勿懈疑如我本土百千劫行不如忍
世精進一日是故世尊歷琩F界不以爲遠
願聞世尊說嚴淨經及諸正士論講要言於
是彌勒菩薩即從座起偏袒右肩長跪叉手

前詣佛所以偈歎曰
無量威德聞十方 光照上下琩F界
一切衆生無能稱 人中聖慧不可議

 
十方世界琩F國 菩薩大衆爲法來
用樂道法恭恪住 唯人中尊宣法訓
世尊名稱遍十方 禁戒三昧智慧然
儀好無動如師子 猶若日光耀虚空
諸天龍王及鬼神 其比丘衆比丘尼
清信士女叉手住 愍哀安住唯宣法
以知過去及當來 分別曉了今現在
爲衆生本所應度 以律開化決狐疑
云何菩薩造立行 國土嚴淨光所照
何因具足衆大願 唯人中上宣此意

 

 
何縁此等無貪嫉 何謂禁戒無所犯
以何爲衆修勤行 因群黎故行愍哀
何從奉行無數劫 用精進故勢力上
智慧不倦脫無爲 濟度衆生勤苦患
其意靜定琱@心 行淨脫門住禪思
修無所著如蓮華 云何立行消殄欲
從何奉行深妙業 何因志行度世法
何縁伏魔及兵衆 以降化之即成佛
於時世尊告彌勒曰布法高座如來今當普
爲十方諸菩薩衆敷演徃古性和佛國功勳

 
嚴淨願行法典彌勒受教即心念言如來何
故使我施座不令阿難目連等乎文殊師利
即知彌勒心之所念便答彌勒當知如來使
仁布座說是法時非諸聲聞縁覺之等所能
受持純爲菩薩宣是法耳于時彌勒即如其
像三昧正受爲佛設座高四百萬里以無數
寳而校成之天繒綩綖而布其上座之光明
照此三千大千世界佛起昇座三千世界六
反震動於時如來告舍利弗菩薩有四事法
具足所願何謂爲四一曰志性仁和二曰愍

 

 
哀衆生三曰精進不懈四曰一心常安習善
親友是爲四法具足所願佛告舍利弗菩薩
復有一法不失所願何謂爲一於是開士當
學追慕阿閦如來宿命本行菩薩道時志願
出家樂沙門行世世所生不違本誓乃能進
至得如來號無所從生是則菩薩第一之利
用捨家故得致十德一者無有貪欲放逸之
態二者常好閑居不習憒閙三者常奉佛行
捨遠小節四者棄捐癡冥無益之法五者不
慕妻子家居恩愛六者釋置惡趣非法之患

 
七者攝取安樂天上善處八者未曾違失宿
命本德九者諸天愛敬常戀侍衛十者諸龍
神王常擁護之是爲十德若有菩薩不捨大
乗慕度衆生常當追樂出家之業是爲一法
不失所願隨志所好致何佛土如意輙成嚴
淨佛國是則菩薩第一善利佛告舍利弗菩
薩復有二事法不捨所願何謂爲二一曰不
樂小乗不學其行不與從事願開度之不說
其法用教化人二曰常以無上正眞之道勸
進衆生令成佛法是爲二法勤心正眞等誨

 

 
不倦則便逮受十功德福處何謂爲十一者
攝取佛土無小乗學二者純諸菩薩聖衆來
會三者諸佛世尊常念護之四者十方諸佛
所見歎譽稱其功德而爲說法五者發微妙

心常修正眞六者不願生[]帝釋梵王心常
精勤志存正道七者若生人間作轉輪王主
四天下以道教導八者所生之處不違道業
常見諸佛無上正眞九者諸天人民所見愛
敬十者受不可計無量功德是爲十處所以
者何設能化度一佛國土衆生之類皆令致

 

得無著果證不如菩薩[]指之頃勸化一人
發無上正眞之道何況十處功德妙深隨意
所欲在取何國如願輙成嚴淨之德是爲二
法不違本願佛告舍利弗菩薩復有三法不
失所願能具功德嚴淨佛土何謂爲三一曰
尊樂閑居心習靜寂二曰常以殷勤謹護禁
戒未曾闕漏三曰常惠法施無衣食望是爲
三法堅護禁戒行菩薩業因此輙逮十無畏
一者能護戒行入於城邑若至聚落心無所
難二者若在衆會說法勇猛三者若入衆中

 

 
飯食不恐四者在家講頌心無所懼五者若
入精舍亦無所畏六者居在聖衆不懷怯弱
七者言談說事不以恐懼八者徃奉師父及
諸和尚恭恪不慢無畏所犯九者若有所說
常抱慈心心不畏惡十者若受衣食牀卧醫
藥亦無所難是爲十又加十事乃具嚴淨何
謂爲十一者不畏惡業二者不貪親族三者
不求名稱四者不慕家種五者不妬種姓六
者常知止足七者衣食牀卧病瘦醫藥而知
節限八者雖在家居歎說道法九者諸天徃

 
造稽首禮侍十者未曾思念非宜之想心常
念佛欣然專精無衣食意是乃具足嚴淨佛
土又復十事受德名稱何謂爲十一曰棄捨
衆會不慕因縁二曰常習宴處不思城邑三
曰心存禪思無有邪念四曰不志多事憒閙
之中五曰心常念佛無他之思六曰不捨身
安而爲危害七曰淨修梵行未曾中礙八曰
以少事故得三昧定九曰聞所說義要妙章
句識念不失十曰如所聽經解義歸趣能爲
人說是爲十法佛告舍利弗復有四法不失

 

 
所願何謂爲四一曰菩薩所作言行相應二
曰棄捐自大三曰捨於貪嫉四曰見他人安
代之悅豫是爲四又有四事至誠諦教何謂
爲四一曰所生之處口常清淨氣優鉢香二
曰言辭辯慧無所闕漏三曰諸天世人皆保
信之四曰不失好聲必獲佛音是爲四復有
四法所修訓誨何謂爲四一曰不生三趣無
憎惡者二曰所學不慕九十六種所見迷惑
三曰怨家惡友不得其便四曰天上世間咸
共歸禮是爲四復有四法流布訓誨何謂爲

 
四一曰不捨布施之心穀米涌貴因時惠施
二曰不慕世榮所有財業三曰徃奉自歸禁
戒之士四曰若有布施不懷貪嫉是爲四復
有四法可悅他人心知止足何謂爲四一曰
是衆生等是爲我所吾當安之二曰斯等貪
財依怙身力以爲無雙菩薩加哀施已所安
當計財業非是我侶常畏五分侵奪無期三
曰若多財寳妻子熾盛眷屬豐饒不以信樂
不戀國土何況他人望於衆生四曰志未曾
求非業錢財行在諸俗是爲四法菩薩行是

 

 
不失所願嚴淨佛土佛告舍利弗復有五法
不失所願何謂爲五一曰常樂經法勤求道
義二曰知無數世所生徃反三曰以聞經法
如諸佛行成就功勳四曰所從聽經每事問
義造立何行具足疾成五曰若聞經法尋能
奉行是爲五法不失所願嚴淨佛土佛告舍
利弗復有六法不失所願何謂爲六一曰好
喜布施心無慳嫉以身施與不惜壽命不愛
妻子男女眷屬心無悕冀不懷妄想二曰菩
薩在家若出行學寧失身命不犯禁戒謹慎

 
守護常住梵行興發衆生以戒勸助三曰知
身假借諸法如幻堅住忍力逢對不起設遭
毒害刀杖加刑惡罵呪詛愁惱之患未曾起
意而有恨心四曰奉行精進心無所著深念
非常如救頭然行止卧覺未曾懈廢設火燒
身心不退却五曰專心守靜寂無他念入無
寂境伏想不起心如灰滅形如枯朽六曰見
正從諦滅除邪僞曉了三界如響如幻法無
常名如水月形愍哀一切勸誨衆生是爲六
法如願輙成具足功德嚴淨佛國佛告舍利

 

 
弗復有七法不失所願何謂爲七一曰一切
所有而以布施所可施者亦無所獲二曰奉
戒不虧不想所禁三曰勸於衆生不起法忍
四曰以精進行不得身心五曰成就禪定一
心攝念六曰具足智慧不懷妄想七曰常志
念佛捨衆悕望是爲七法所行具足嚴淨佛
土佛告舍利弗復有八法不失所願何謂爲
八一曰所宣不說無益之言二曰以布施事
用爲莊嚴三曰其心柔和而無麤獷四曰恭
敬法師不懷輕慢五曰常行謙恪下意順衆

 
六曰性行清白而無玷汙七曰若不持戒知
報應事八曰不自傷行不毀他人是爲八法
嚴淨佛土佛告舍利弗復有九法不失所願
何謂爲九一曰常護身行令不虧失二曰口
言謹慎而無缺漏三曰將護其意使無邪想
四曰棄去貪欲心無所著五曰刈除瞋恚心
不起恨六曰滅愚冥業不爲闇昧七曰常行
至誠而無欺惑八曰行慈堅固心不移易九
曰依善知友未曾捨遠是爲九法嚴淨佛土

佛告舍利弗復有十法不失所願何謂爲十

 

 
一曰聞地獄苦心懷恐懼奉修哀心二曰聞
畜生苦亦復怖懼興隆道哀三曰聞餓鬼苦
亦復畏難發起大慈四曰聞天上安亦復不
喜常興大哀五曰聞於人間穀米湧貴弊惡
加害而興慈仁六曰心自念言加勤精進悉
忍衆苦乃使佛土嚴淨無量七曰令無三苦
衆惱之患八曰使其國土豐饒平賤九曰人
民安和壽命無限十曰皆自然生無所名屬
至成無上正眞之道是爲十法所願不失嚴
淨佛土佛告舍利弗菩薩執華詣如來時若

 
詣塔寺當作是念願使衆生心意輭淨顏貌
和悅如華輭妙形色香潔見莫不歡愛之欣
悅願成佛時令我國中香樹妙華周帀普遍
衣被飲食雜綵旛蓋金銀珍寳皆自然生其
土人民禁戒清淨心意柔輭和雅其性逮深
法忍神通無上又舍利弗菩薩所爲先人後
己念安一切如父如母見人得安欣然代喜
願成佛時生我國者皆令安和無嫉妬疑恬
然入定心無念思又舍利弗菩薩護口未曾
犯失不可之言不加人物語常如法非義不

 

 
出願成佛時生我國者言辭柔和無有不可
語聲八種出口和雅又舍利弗菩薩戒淨身
口意善復勸他人使行己善令轉相教普及
一切願成佛時生我國者令身口意完淨無
漏神通具足在所至奉又舍利弗菩薩所遊
興隆道化常以正眞開度男女未曾講論小
乗之語願成佛時生我國者不聞聲聞縁覺
之行轉不退輪逮最正覺令純淑行流布無
極又舍利弗若有菩薩不嫉彼供不斷他養
見人得供代之悅豫願成佛時生我國者無

 
貪嫉名皆獲法利又舍利弗若有菩薩不自
稱善不說人短不講衆僧比丘尼闕聞見人
論有如己犯願成佛時生我國者皆令清淨
不聞罪名又舍利弗若有菩薩慕求經道如
渴欲飲志在正眞不好異法願成佛時生我
國者皆樂經道慕求正法又舍利弗若有菩
薩常作音樂歌頌佛德供養如來若塔形像
以是德本勸助學者願成佛時百千妓樂不
鼓自鳴演八法音聞皆欣悅開發道心悉獲
正眞又舍利弗若有菩薩見衆生心放逸馳

 

 

騁開示正要使不憒閙[]成佛時生我國者
使無亂志攝念入定以禪爲食衆想寂滅皆
至正覺佛語舍利弗假使如來以劫之壽咨
嗟佛土成就功勳不可究盡而譬喻之今粗

爲汝略舉之耳若有聞是菩薩行德思齊慕
及建志不疑亦當成其嚴淨佛土佛告舍利
弗菩薩復有三法疾逮正覺不失所願如意
即得何謂爲三一曰所願特尊與衆不共二
曰所行安諦而不放逸三曰如所聞法奉行
不倦是爲三舍利弗言善哉至未曾有如來

 
善訓道品備悉所願成就嚴淨佛土佛告舍
利弗如是如是如汝所云如來作佛積行所
致不以飾辭巧言成道放逸行者自誤入冥
墮四顚倒没生死河求出難得若有菩薩聞
是經者願樂奉行立不放逸必當成就如上
所教於時會中八萬四千菩薩即從座起叉
手自歸同發聲言我等世尊願皆奉行如佛
訓教具足所願從行得道除去飾辭放逸之
巧備悉弘誓戒德之要願使一切志行愍誨
以行自嚴去衆穢操時佛欣笑口中五色光

 

 

出照於十方還繞佛身三[]從頂上入賢者[]
舍利弗前白佛言何因縁笑今佛歸笑必當
有意佛告舍利弗汝寧見此諸族姓子師子
吼不白言已見世尊佛言是族姓子於後來
世竟百千劫皆當成佛號曰淨願如來至眞
等正覺明行成爲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
御天人師爲佛世尊國土嚴淨猶如西方安
養之國功勳嚴淨等無有異其壽命等亦無
差別又問云何其壽命等亦無差別佛言各
壽十劫爾時師子步雷音菩薩即從座起偏

 
袒右肩長跪白佛言文殊師利童眞諸佛所
歎咨嗟功德今當久如成最正覺佛言汝自
以是問文殊師利尋如佛教前問文殊師利
仁尊久如當成無上正眞之道逮最正覺文
殊師利答曰當作是問仁爲志學無上正眞
道乎所以者何假使吾身學佛道者當作斯
問吾不求道當何因成最正覺又問仁不以
衆生求最正覺乎答曰不也所以者何衆生
不可得故假使吾得衆生處所當爲衆生志
求佛道所以然者無有吾我人壽命故由是

 

 
之故身無志求亦無退轉又問仁不求佛慕
佛法乎答曰不也所以者何一切諸法皆悉
佛法若使衆法無有衆漏無受因縁無想是
志佛道解了若此建一切法又如仁問建立
佛法隨仁意答誰求志者色志佛道乎色志
本淨志佛道乎其色本無志佛道乎色自然
色悉空無色恍忽色本淨色寂然以此色法
志求佛道成正覺乎答曰不也色不志道本
淨自然以空寂然諸色法不志求道不成正
覺法亦如是文殊師利又問曰痛想行識及

 
與識法志求佛道乎答曰不也文殊師利曰
五隂識法不成正覺於意云何其外五隂我
人壽命可言有處乎答曰不也文殊師利曰
如是我當分別以何等法志求佛道成最正
覺又問文殊師利其阿夷恬新學菩薩聞是
教訓將無恐怖乎所以者何仁之名號一切
導首爲衆重任而今造證爲諸菩薩班宣諸
法不志求道不成正覺文殊師利答曰法界
不恐本際不懼聞佛說法無所畏難其恐懼
者則懷憂慼無憂慼者則離塵埃以離塵埃

 

 
彼則解脫其以解脫則無所著以無所著則
無復縛以無復縛則不復脫其不脫者彼無
從來以無從來亦不從去其無從去則無所
願其無所願則無志求其無志求則無退轉
以無退轉何所退轉受我人壽命有常斷滅
退在衆想夢想退轉耶若不退轉便不退轉
何所退轉空無不轉無相不願斯本際者佛
法不轉佛法無作無有邊際佛法無著則無
所倚佛法無行亦無精進亦無所行無有教
令其諸佛法假有號耳又計空法無所從生

 
無所從來無所從去又計佛法不離塵勞貪
怒癡垢佛法無染塵勞之行無有吾我寂無
所念所行無念無盡不起平等無邪則諸佛
法亦無非法所以者何無處所故無可行者
是曰佛法若有新學菩薩聞是說者若恐怖
者疾成正覺若不恐怖不成正覺又問文殊
爲誰說是文殊曰其恐怖者乃有妄想以有
妄想心自念言我身當得成最正覺縁是之
故便起道意志存正覺於意云何從來未曾
有覺成空不答曰無也文殊又曰世尊不云 

一切諸法等如虚空答曰有是文殊又曰道

猶虚空等亦本無虚空如道道如虚空空之
與道則無有二不可分別其解斯等則無所
知亦不無慧文殊師利說是語時四千比丘
漏盡意解十二垓衆得法眼淨九萬六千人
從古以來未發道心皆發無上正眞道意四

萬二千人逮得無所從生法忍
文殊師利佛土嚴淨經卷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