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佛說大乗十法經
     
梁僧伽婆羅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

大比丘五千人俱無量菩薩衆爾時彼大菩
薩衆中有菩薩摩訶薩名曰淨無垢妙淨寳
月王光集彼菩薩大衆中爾時淨無垢妙淨
寳月王光菩薩摩訶薩即從座起捨蓮華臺
徃至佛所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白佛言
世尊世尊大乗比丘住大乗比丘者何故名
住大乗比丘復以何義故此大乗名曰大乗

 
爾時世尊告淨無垢妙淨寳月王光菩薩摩
訶薩言善哉善哉淨無垢妙淨寳月王光汝
能問如來此甚深妙義善男子善思念之吾
當爲汝分別解說爾時淨無垢妙淨寳月王
光菩薩白佛言世尊如尊教爾時世尊告淨
無垢妙淨寳月王光菩薩言善男子菩薩摩
訶薩成就十法名住大乗何等爲十所謂成
就正信成就行成就性樂菩提心樂法樂觀
正法行於正法及順法遠離慢我慢等事善
好通達諸密語不樂聲聞及縁覺等善男子

 

 
菩薩摩訶薩成就如是十法名住大乗善男
子菩薩摩訶薩成就不諂曲柔和行柔和行
故能信諸佛如來正眞正覺無上菩提善能
信一念中三世諸佛智信如來藏不斷常不
老死不可盡亦信實際法界一切種智一切
種智相諸力無畏不共佛法復信諸佛如來
不可灌頂亦信三十二大人之相八十妙好
圓光等法復信聲聞所說或縁覺所說菩薩
及餘所說亦信世間及出世間復信正行行
者順行等沙門及婆羅門亦信諸善根業報

 
最勝上愛果若天天王若人人王復信不善
業報最下惡不可樂聞不愛甚重麤過或地
獄畜生餓鬼等處彼如是信已遠離三法何
等爲三所謂疑惑不決等事善男子菩薩成
就如是諸法名爲正信爾時世尊欲重宣此

義而說偈言
信爲最上乗 以是成正覺 是故信等事
智者敬親近 信爲最世間 信者無窮乏

是以信等事 智者正親近 不信善男子
不生諸白法 猶如焦種子 不生於根芽


 

 
善男子云何菩薩摩訶薩成就諸行善男子
菩薩摩訶薩剃除鬚髮以被正服殷重信心
捨家出家出家已習學菩薩威儀戒等諸行
或復聲聞威儀戒等諸行亦學縁覺威儀等
行彼如是或以所有身口意等同習煩惱彼
一切同滅是中何者身所有同習煩惱所謂
殺生偷盜惡欲邪婬刀杖瓦石等執慳恡於
他動手足等徃來逃走等事是名身有同習
煩惱是中何者口家同習煩惱所謂妄語兩
舌惡口綺語睇●c語毀謗甚深諸典於諸

 
尊長修梵行中廣說惡名是名口同習煩惱
是中何者意家同習煩惱所謂慳貪邪見嫉
妬樂著名聞利養親族姓慢色慢幼年慢無
患慢長壽多聞慢思惟慢欲覺妄想覺惡覺
親覺士覺飲食衣服卧具醫藥資用等覺著
處著乗著牀著諸飲食妻子男女營作梨耬
奴婢等錢財穀麥倉庫貯積等事乃至著種
種資用之具彼如是吝著已所說事中若失
一事便生其憂苦惱妄想等事彼如是遠離
愛潤心已生於思惟善男子略說意業猶如

 

 
世間輪轉故說意業同習氣煩惱彼如是離
身口意業同習煩惱已於和尚所起其尊想
其阿闍黎所起和尚想於同梵行若老若少
起殷重恭敬彼獨在空閑之處作如是思惟
我不應作如是我爲度一切衆生爲解一切
衆生爲令安調伏靜定衆生故發諸行然我
自不調伏不隱諸根未爲寂滅我必修正行
令有見我者必得成受調伏亦順諸佛微妙
等教復令歡喜諸天神龍夜叉乾闥婆等善
男子此名爲菩薩慙彼作如是思惟勿有令

 
我若道若俗於諸威儀行中取諸過失所謂
行戒行不正中或見形或威儀行或行資用
壽命行等彼如是慙愧已日夜之中六時觀
於持戒等法彼善持戒已無復疑悔令入住
如來佛法中無有休息善男子此之名爲菩
薩愧善男子是名菩薩成就如是諸行爾時

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諸佛行爲本 及聲聞弟子 是故智者修
行行常堅固 諸菩薩大智 行諸無畏行

令證離垢道 諸佛所讃歎

 

 
善男子云何菩薩成就性佛子菩薩性成少
欲瞋恚愚癡等不妬不悋不惱不說麤言不
欲調戲不輕動調和柔輭已可親近性能成
就上妙供具供養諸佛所謂資用等財惠施
與他具足成就手足頭目等若見如來或如
來弟子見已即生恭敬歡喜之心善男子菩
薩如是名爲性成就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

而說偈言
相煙即知火 鴛鴦以顯水 復相知諸性
菩薩大名稱 柔和不諂曲 捨離慳嫉妬


 

愍念一切衆 名之爲菩薩
善男子云何菩薩摩訶薩喜樂菩提心若有
菩薩摩訶薩體性微發菩提心時值佛菩薩
或聲聞縁覺等教化勸發而生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心是名喜樂初發菩提相彼聞菩
提及菩提功德已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心是名第二喜樂菩提相彼菩薩見諸衆
生無能救護無所歸依孤獨無能濟拔無覆
護無舍宅無有洲已即起悲愍心彼發心已
作如是念我今爲諸衆生作救護歸依濟拔

 

 
覆護舍宅洲等爲彼因縁故發無上菩提心
是名第三喜樂發菩提心彼若見如來或菩
薩聲聞縁覺等滿足諸行見已心生歡喜愛
敬安心以是因縁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心是名第四發菩提心彼菩薩爲諸衆生利
益安樂故行布施持戒修忍發精進行思禪
定修正慧云何菩薩行布施所謂須飲與飲
須食與食須乗給乗須牀榻敷具者給牀榻
敷具等須衣施衣須金銀寳冠環釧等諸莊
嚴具乃至己身皮肉潤益衆生彼如是行於

 
布施已然彼布施迴向發阿耨多羅三藐三
菩提雖施而不生我慢等心云何持戒成就
身口意業彼捨離身口意業等已善離能防
無礙無漏純淨無雜奉持禁戒然彼持戒迴
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雖行持戒然不起
我慢等心善男子云何菩薩修忍彼瞋罵說
枷鎖繫閉切割撾打若道若俗能忍能容不
起諸習等煩惱如是修忍已然彼迴向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雖修忍然不起我慢等心
善男子云何菩薩發精進心彼作如是念猶

 

 
如虚空界無量無邊衆生界亦無量無邊然
此衆生界我獨無二令安無餘涅槃界中是
以爲彼因縁故發行精進身不離身念觀受
彼觀受已觀心心行彼觀心心已順觀諸法
彼如是善憶念觀已爲未生諸不善法令不
生故起欲修勤精進持心等正行爲未生諸
善法令生故起欲修勤精進直心等正行已
生諸不善法爲令滅故起欲修勤精進持心
等正行已生諸善法爲令久住故復令增長
思故起欲修勤精進持心等正行彼發精進

 
已令成初如意足分如是第二第三乃至成
第四如意足分彼成就如意分能令住一劫
若減一劫或具足行令滿精進波羅蜜如是
發精進已然彼精進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
菩提雖發如是精進心然不生憍慢善男子
云何菩薩思禪定行離意欲離意滅離欲靜
不依內不依外不依色不依受想不依識不
依欲色無色界不依空無相無願不依世間
出世間不依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等善男子
乃至略說一切有想繫縛等名爲禪如是修

 

 
諸禪然彼禪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雖
思修此禪然不起我慢等心善男子云何菩
薩修智彼作如是念無量無邊衆生界令入
涅槃然無一衆生可入涅槃何以故如佛所
說一切法無我無衆生無命無壽無不伽羅
如是修觀智然彼智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
菩提雖觀修般若然不起我慢等心善男子
如是菩薩摩訶薩樂菩提心爾時世尊欲重

宣此義而說偈言
猶如摩尼珠 顯於寳藏中 師以加功用

 
倍明於本色 成就如是性 求正菩提心
二邊旣寂靜 令魔不得便
善男子云何菩薩樂法成就善男子若菩薩
性樂法喜法愛法彼若見沙門若婆羅門所
有資用命具飲食等事彼能奉上使世間所
有受用等根莖枝葉華果等彼收已施諸衆
生持諸法者令徃禮拜恭敬合掌迎接已殷
重敬納心有所疑處問於正義是以持法者
隨所聞義善能解釋彼於聞法者起世尊想
善知識想起同世間諸海想起和尚想阿闍

 

 
黎想久失導師世間曠野生死難中能訪覓
起訪覓想久遠愚者闇閉目開故令起覺悟
想墜没世間煩惱泥中而起濟拔之想久遠
失正路爲作導師故而起導師之想久伏在
世間牢獄能解故而起解者想久遠著患療
治故而起良醫之想以煩惱火焦滅身令住
滅故而起大雲雨想彼爲法爲法因故能忍
寒熱風雨蚊[]等亦忍飢渴或見他人受樂
報者不起希求樂心然作如是念唯我世間
獨樂而我能聞正法彼爲是事故爲彼因彼

 
縁故不生憂悲苦惱恨等彼如是離憂悲苦
惱恨等已發如是心我堪能荷負如來所說
一法句故在阿鼻地獄住一劫若減一劫彼
如是無疲倦心已自然不行諸行而得一切
種智未得諸佛法而令速得善男子以是義
故菩薩名爲樂著諸法爾時世尊欲重宣此

義而說偈言
大智樂諸法 而成諸佛子 親近正妙法
而不生疲倦 敬心求正法 諸深心佛子

及以心憶持 亦顯正妙行

 

 
善男子云何菩薩摩訶薩正觀諸法善男子
若菩薩作如是觀一切諸法猶如幻迷惑凡
夫故一切諸法如夢不實故一切諸法如水
中月非事故一切諸法如響非衆生故一切
諸法如影計妄想故一切諸法如響聲生滅
壞故一切諸法生滅壞縁假成故一切諸法
本不生不移同眞如體故一切諸法不滅本
不生故一切諸法無作無作者故一切諸法
如虚空不可染故一切諸法定寂滅性不染
故一切諸法無垢離一切諸垢故一切諸法

 
性滅離煩惱故一切諸法非色不可見故一
切諸法離心境界無體性故一切諸法不住
滅諸毒故一切諸法不可求滅愛憎等心故
一切諸法無著離煩惱境界故一切諸法如
毒蛇離善巧方便故一切諸法如芭蕉無堅
實故一切諸法如水沫體性弱故善男子菩
薩如是觀名爲正觀諸法爾時世尊欲重宣

此義而說偈言
一切法如幻 迷惑愚迷者 虚危猶如夢
汝等如是持 法如水中月 亦如響等事


 

 

復如影像等 智者諸不覺
善男子云何菩薩摩訶薩行法順法等善男
子若菩薩摩訶薩觀色無常而不猒離色欲
證於法已正智助法界同用等法善自觀入
善持彼者諸相善思善記彼記此相善持善
修善記已自然行法界等行受想行識亦觀
無常然不猒離識等之入法界已正智助同
法界等法善自觀達亦記彼相善持善修善
記已自然入法界等行如無常苦空無我亦
爾彼觀色無常已於色中不生恐怖驚等何

 
以故色是妄想顚倒所起然彼如實知觀受
想行識無常乃至於識中不恐不怖不驚何
以故識者妄想顚倒所起故然彼如實知善
男子譬如善巧幻師或幻師弟子化作種種
幻事象兵馬兵車兵步兵彼智者見已不生
恐怖驚等何以故彼如實知是幻師所作不
實未曾有虚誑作菩薩亦如是觀色無常已
於色中不生恐怖驚等何以故色是妄想顚
倒所起然彼如實知觀受想行識無常已乃
至於識中不生恐怖驚等何以故識者妄想

 

 
顚倒所起故然彼如實知爾時淨無垢妙淨
寳月王光菩薩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觀諸
色無常然不猒離色而證法界已正智觀入
助法界等法爾時世尊告淨無垢妙淨寳月
王光菩薩言善男子吾當爲汝分別說喻善
男子譬如有智男子常事諸毒善持善覆善
惜起我相已種種莊嚴具貿易然是不食彼
毒勿令我因此事斷其正命菩薩亦如是向
涅槃心潤向涅槃順向涅槃近取涅槃然不
證彼涅槃何以故勿令我因於此事退菩提

 
行善男子譬如有人事其火神然彼人日夜
香華等供養恭敬尊重讃歎親侍然彼人不
作是念我以事火供養恭敬尊重讃歎親近
已我以二手接取之何以故勿令我因此事
於身有苦於心有惱菩薩如是向涅槃心潤
向涅槃順向涅槃及取涅槃然彼不證涅槃
何以故勿令我因此事退菩提行爾時淨無
垢妙淨寳月王光菩薩白佛言世尊如我知
世尊所說意趣菩薩者應住世間佛言如是
如是善男子菩薩應住世間問曰世尊云何

 

 
菩薩住世間而不以世間諸患所染佛言善
男子爲此事故略說一喻善男子譬如呪術
之人以大呪術力故諸惡毒蟒蛇等弄戲然
彼人不以此事斷其命根何以故以彼人善
通達呪術力故菩薩亦如是行世間住世間
住世間已大智方便呪力故共諸煩惱毒蛇
而居戲暴亦弄行住坐卧菩薩不以此事故
於菩提而有退還何以故彼成就大智方便
呪力故爾時淨無垢妙淨寳月王光菩薩言
世尊希有希有彼諸菩薩而能不證涅槃復

 
不以世間煩惱毒之所染世尊我今歸依諸
大菩薩世尊是諸衆生成就諸善根聞此法
已而生一歡喜心世尊彼善男子善女人諸
佛已記若能聞此法門佛言善男子說此法
時五百比丘未證無漏而得解脫彼得解脫
已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
白佛言世尊諸菩薩者可敬可正禮拜佛語
諸比丘如是如是如汝所說爾時世尊欲重

宣此義而說偈言
敬禮諸大智 敬禮得無畏 敬禮淨諸目

 

 
敬禮親佛子 方便善巧故 及以勝妙智
菩薩大名稱 能過二乗地 如實知諸隂
請生滅諸等 見世間渴仰 故不證涅槃

善男子云何菩薩摩訶薩離慢及增上慢等
善男子慢者我自亦可若家若姓若色或復
異事金銀等資用象兵馬兵步兵車兵如是
心所有高下者名曰慢我慢者生我身高想
若家若姓若色等或金銀財物倉庫象兵馬
兵步兵車兵如是心喜高意不下諸他者名

曰增上慢菩薩捨如是等法名曰離慢及增

 
上慢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離慢增上慢 常以慈心念 及常懷悲念
琠ぁ@間中 常以行乞食 善說人天益

善男子云何菩薩摩訶薩善巧秘密語善男
子若菩薩摩訶薩如來所說諸甚深經中秘
密之教彼不隨說取何者是秘密之教如來
記諸聲聞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非如
所說佛語阿難吾患背痛不隨說取退老患
朽敗爲我訪覓侍者不隨說而取汝目連徃
至耆婆醫王所取諸妙藥不應如說取如來

 

 
共諸外道尼揵子等諍其諸伎不應如說取
如來佉陁羅剌剌足者是事不應如說而取
提婆達多是如來久遠害者怨家不應隨說
而取如來入舍梨耶婆羅門村空鉢而出不
應如說而取旃遮及孫陁利謗佛者不應隨
說而取須那國毗羅若婆羅門請佛至已食
麥亦不應如說而取爾時淨無垢妙淨寳月
王光菩薩白佛言世尊世尊云何記諸聲聞
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佛言善男子吾
記諸聲聞得無上正眞正道者以有性故淨

 
無垢妙淨寳月王光菩薩白佛言世尊云何
諸無漏聲聞斷諸有習煩惱設有性而成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佛言善男子吾今說喻
譬如灌頂轉輪聖王有子彼欲學一切技藝
等事然是中根復非利根彼應後學是先學
應前學復後學善男子於汝意云何彼以此
事故可說非王子也答曰不也世尊是善王
子善男子菩薩亦爾已成就中根性故修道
門先除諸煩惱障後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善男子於汝意云何彼以此事故可說不

 

 
成正覺答曰世尊我不見有衆生若天若魔
若梵若沙門若婆羅門人天阿脩羅衆中說
言不成正覺者除一闡提佛言善男子復聽
一喻善男子十地菩薩爲斷諸煩惱坐於道
場爲不斷答曰世尊以斷故善男子於汝意
云何彼以此豈不成正覺答曰世尊此名爲
成佛言善男子此亦如是淨無垢妙淨寳月
王光菩薩白佛言世尊云何告阿難比丘吾
患背痛佛言善男子吾愍念後世衆生故說
此言金剛身諸佛尚患背痛況其餘者然彼

 
愚癡衆生隨教而取彼旣自壞亦壞於他吾
朽敗老退患爲我訪覓侍者善男子我此言
亦爲後世所說於我滅後後世無弟子故諸
沙門婆羅門朽敗老退患者如是以侍者所
加身故彼以佛聽故不生之意爲此密故說
如來朽敗老退患耳世尊云何可取汝目連
徃至耆婆大醫王所取藥善男子我此言亦
爲後世故說吾諸聲聞必須諸藥知佛聽故
而無有之爲此事故如來所說彼諸愚癡衆
生如所說取如來是患身目連比丘徃至耆

 

 
婆所而不禮拜及不生恭敬速疾之意聞已
怱怱說其藥善男子此亦說諸欲等患證見
法者尚忘何況凡夫世尊云何所取如來共
諸外道尼揵子等諍其諸技者我爲後世衆
生故說此言如來尚有怨家況其我等然彼
愚癡衆生如實說取如來有怨家等轉輪聖
王微善根故尚無諸怨況如來成就諸功德
藏世尊云何可取佉陁羅剌剌如來足如來
亦說過去業報如來尚受過去業報況餘凡
夫衆生爲是事故爲彼因彼縁故示於惡業

 
爲此義故而示其業果報事然彼愚癡衆生
如實所取佉陁羅剌剌如來足世尊云何可
取提婆達多是善知識復是如來久遠親近
是怨家者善男子若無提婆達多善知識者
不顯如來諸佛功德善男子是以提婆達多
善知識共如來諍彼等道德示怨家等事然
是顯如來諸大智功德善男子若提婆達多
承王教已於大衆中放護財大象此象若徃
堪害如來而如來力令降伏善調爾時無量

人衆見彼象調伏已生[希有]希有心即歸依[?]

 

 
三寳所謂佛寳法寳僧寳是名提婆達多善
知識之相然有愚癡之人如說而取提婆達
多者是如來怨家如是五百世中現菩薩行
是提婆達多所示現者顯如來道德然愚癡
衆生隨教而取提婆達多者是如來怨家害
者以是因縁捨身墮阿鼻地獄餓鬼畜生之
處何以故善男子提婆達多者善集諸行善
集諸善根已曾供養無量諸佛於諸佛所種
諸善根及大乗行正學菩提順向菩提不退
於大菩提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諸衆

 
生偏起惡故於命終後墮阿鼻地獄餓鬼畜
生之中歷受諸苦善男子云何所取如來入
舍梨耶婆羅門村善男子我爲愍後世故行
示此教何以故無有業報而對如來然我護
後世故所有乞食比丘入聚落村邑城王都
等以薄福力故不得其食彼爾時正憶於我
是其佛世尊具足一切功德空鉢而出何況
我等微薄善根我等以是故心不應生退爲
此事故如來入村空鉢而出然復所說言魔
波旬治諸婆羅門令不給如來食不應隨說

 

 
而取何以故魔無如是神力堪障施如來食
爾時諸佛神力故令魔處處治諸婆羅門及
居士等而如來無有過咎爲顯彼衆生故如
來示現此方便善巧等事爾時如來及諸聲
聞斷食之後魔及魔民并諸餘天觀如來心
是沙門瞿曇及諸聲聞弟子爲憂惱不彼曰
觀如來及諸弟子無有意恨憂惱心已亦不
高不下如前後亦如是爾時彼衆中七千諸
天子以心歡喜歸依於佛如來爲彼善化說
妙法彼聞法已於如來法中得法眼淨如是

 
如來觀後世事佛無業報世尊云何可取旃
遮孫陁利等以木器置腹上而謗如來答曰
善男子如來無有業患果報如來成就諸神
通力令旃遮孫陁利過無量琲e沙等世界
令安彼人然是如來方便力故示現業報諸
謗等事於我法中出家者彼被虚謗旣聞謗
已而生憂愁疑悔彼作如是說是如來成就
一切諸白法對面被謗何況我等而不被謗
彼爾時忍其諸謗行清淨梵行而不成退旃
遮孫陁利者以惡業所牽乃至夢中謗其如

 

 
來謗已捨身墮於惡趣若如來知是可救者
便應救之何以故如來無有衆生而是可捨
者世尊云何可取如來於脩羅婆國毗蘭若
婆羅門所謂請三月安居已唯食其麥答曰
如來知諸婆羅門居士等請已而不供養如
來知已故徃至彼何以故所有五百匹馬者
如來并諸比丘衆食麥彼一切盡修菩薩行
親近過去諸佛是以值惡知識故造諸惡業
以此事生畜生中彼五百馬能調伏護者名
曰日藏菩薩以願力故生於彼處是諸馬者

 
以日藏菩薩所化發菩提心爲化彼故應生
彼處以彼調伏馬師力故彼一切諸馬憶本
宿命而彼現其菩提心善男子如來愍彼五
百馬故徃至彼處調伏馬師麥者分半施佛
五百馬所有麥亦分半施諸比丘彼馬師以
馬音聲令彼五百馬皆能悔過及禮拜佛僧
等爾時彼三說後彼諸馬捨身已生兠率陁
天中彼復生天中而供養如來如來爲彼善
教化說法聞法已即不退阿耨多羅三藐三
菩提彼五百馬所調伏護者如來亦記彼當

 

 
成辟支佛號曰善調伏心然復善男子如來
無慈不備不常者善男子設使如來食土木
瓦石等無三千大千世界中有如是味及如
是上味是諸土木瓦石等何以故如來得上
妙味中之味大人之相故善男子以此義故
應如是知如來一切諸食皆上妙味善男子
阿難比丘生憐愍心如來捨轉輪王位今旣
食麥如來知阿難心已施其一麥故語阿難
言汝知是何味彼食已生奇特異相語我言
世尊我生王家長養未曾甞如是上味以此

 
上味力故阿難比丘七日受上妙快樂而不
復食善男子以此義故應如是知如來無有
諸業果報若有衆生淨持諸戒若沙門及婆
羅門不隨本請奉施者爲彼衆生說不虚故
如來示此業果報事善男子汝觀如來諸身
等法是彼婆羅門請如來而不施設如來亦
說彼令不退轉然善男子所說彼五百比丘
如來記令不退者復次善男子所有彼五百
比丘共如來夏坐安居中有四十比丘多念
於欲結靜念彼若得美食者欲想欲覺便令

 

 
熾盛彼以惡食因縁故欲想欲覺亦微旣微
已彼七日七夜得阿羅漢果善男子若能如
是解如來所說語者彼名爲正解善男子菩
薩摩訶薩成就如是名爲善巧解如來秘密
說教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所說漸義教 及以頓說者 大智諸菩薩
秘密故正解 善巧諸密語 捨離執說教

通達正說法 諸佛之所說
善男子云何菩薩摩訶薩不喜樂聲聞辟支
佛乗善男子若菩薩摩訶薩或以地獄苦餓

 
鬼畜生等受諸重惡而不喜樂求聲聞涅槃
復不念云何得猒離世間心令速得自在亦
不求少欲少作等復不求少欲少作等行因
彼所見諸衆生修諸善業者菩薩佐助令成
及勸諸衆生讃歎正說正示向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成就如是諸
功德不喜樂聲聞辟支佛乗爾時世尊欲重
宣此義而說偈言
化衆無疲倦 不退於菩提 持心如山王

行慈心等法

 

 
爾時淨無垢妙淨寳月王光菩薩白佛言世
尊如來已說諸法菩薩成就諸法已名爲住
大乗然如來不說以何義故名爲大乗爾時
世尊告淨無垢妙淨寳月王光菩薩言善男
子吾今問汝隨汝意說善男子於汝意云何
轉輪聖王并四兵衆隨所行者彼道以何說
取答曰世尊名曰王道亦名大道名無畏道
名無障礙道名爲寂靜道佛言善男子如來
亦爾隨所乗乗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彼
乗名爲大乗名爲上乗名爲妙乗名微妙乗

 
名曰勝乗名無上乗名無惡乗名無比乗名
無等乗名無等等乗善男子以此義故名爲
大乗答曰善哉大乗世尊善哉大乗爾時魔
王波旬作如是念此沙門瞿曇過吾境界亦
令餘者能過境界若我集四兵衆共徃惱亂
及不說此法故至沙門瞿曇所爾時魔王波

旬將領四部兵衆至王舍[]城耆闍崛山爾
時淨無垢妙淨寳月王先菩薩遙見魔王波
旬將領四部兵衆來欲爲此法令作妨故見
已作如是神力現神力已魔王波旬至王舍

 

 
大城巷衢四道之處作如是聲汝等徃至王
舍大城諸仁者若知是如來在耆闍崛山中
爲四部衆說法初善中善後善其義巧妙滿
足白淨說行梵行是故汝等應徃如來所是
以汝等於長夜而成饒益快樂爾時王舍城
中諸婆羅門剎利長者居士等被魔勸已持
諸香華塗香末香燒香繒幢寳蓋衣服等從
王舍大城出已至耆闍崛山於如來所頭面
禮佛尊重讃歎供養恭敬已却住一面魔王
波旬及四兵衆出王舍大城耆闍崛山中至

 
如來所已化作天曼陁羅華而散佛上散已
及四部兵衆却坐一面爾時淨無垢妙淨寳
月王光菩薩見魔波旬却坐一面而告之言
波旬汝何故將四兵衆至如來所魔言吾至
此爲令滅此法故及惱亂如來故淨無垢妙
淨寳月王光菩薩語魔波旬言波旬何容煩
亂及滅此法汝波旬於如來前今可悔過勿
於長夜成無利益苦報淨無垢妙淨寳月王
光菩薩所順說法已魔即從座起偏袒右肩
叉手合掌禮佛足已於如來前而起悔過願

 

 
世尊受我悔過我以愚癡無智慧不善巧不
能自知而如來前起惡心及欲滅如是等經
善哉世尊爲我正受悔過等法佛語魔王波
旬言吾法中增長善根所謂若善男子善女
人爲欲清淨法故令能悔過爾時魔王波旬
從座起已在佛前立而白佛言世尊先制一
切諸惱惡口等不善業道佛語波旬如是如
是波旬問曰如來法主何故以波旬名而喚
於我佛言波旬吾今說喻譬如長者及居士
大富財錢無窮然彼人惟有一子愛念深重

 
以彼繼命爲活然彼一子不善調伏心諂曲
彼長者及居士若手若杖若拳等治或惡言
及苦語惡治爲令息彼惡故波旬於汝意云
何是長者居士瞋恨情治彼一子有惡心不
答曰世尊惟爲成彼一子故佛言如是波旬
如來亦爾善知衆生心心數法應以苦惱語
調伏者爲說苦惱語應以檀治者即以檀治
應以攝取者即說攝取言應以色身度者即
以色身度之應以聲香味觸法等度者即乃
至法等度之爾時魔王波旬從佛聞此法歡

 

 
喜踊躍復更禮佛足禮已白佛言世尊若有
村邑聚落中說是法者我爲聽此法故徃至
彼處及護此經亦念益法師故是中多有如
是瑞相衆則寂定離調戲懈怠等得上勝聽
法之者若讀若誦若受持若解說身不生疲
倦心不起猒足隨所說此法若聽或爲他廣
說如是彼轉生歡喜踊躍心爾時彼衆中有
諸外道尼乾子等彼見聞此魔王所說語已
於如來所即生歡喜踊躍之心爾時尊者阿
難白佛言世尊何因縁故此諸外道聞說此

 
法而得證忍佛語阿難過去此王舍城耆闍
崛山中有佛名曰善勝調伏多陁阿伽度阿
羅訶三藐三佛陁說法彼佛說法已有諸外
道爲惱故來彼至已聞此法即唱善哉而於
佛所不生敬重心彼諸外道以此因縁力故
六萬劫不生地獄餓鬼畜生之中唯生人天
之處彼諸外道以不敬如來故所生之處不
值善知識阿難於汝意云何爾時彼諸外道
等豈異人乎阿難汝不應異意取何以故善
男子此諸外道尼乾子等阿難今此諸外道

 

 
於如來所生歡喜恭敬踊躍心以此因故如
來今記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爾時彼諸
外道尼乾子等聞受記已心大踊躍即得無
生法忍說此法時萬二千人遠塵離垢得法
眼淨二萬衆生未曾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心而發道意爾時尊者阿難白佛言世尊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此法讀誦受持廣爲
人說得幾福德佛言若善男子善女人一切
無餘衆生界令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
若復善男子善女人讀誦受持及廣爲人說

 
此經是人倍得福德何以故阿難此法能令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一切種智世尊若
善男子善女人於此法及法師起惡心世尊
彼善男子善女人得幾不饒益佛言善男子
若善男子善女人超拔一切衆生目若復有
人於此法及法師起惡心是人因此事得惡
復倍於前何以故阿難此法於一切衆生能
作光明阿難白佛言世尊此法不應不信心
善男子善女人前說何以故世尊應護後世
諸衆生故勿說此法謗法業報故墮諸地獄

 

 
中佛語阿難應說此法何以故彼諸衆生於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即以此爲因阿難白
佛言世尊此經以何名云何受持佛語阿難
此經名爲十法如是受持淨無垢妙淨寳月
王光菩薩所問如是受持如來說此法時尊
者阿難及淨無垢妙淨寳月王光菩薩并諸
菩薩衆比丘衆及諸天人龍王阿脩羅迦樓

羅緊那羅摩睺羅伽等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佛說大乗十法經

 


Top